2417 -2418自下而上

官仙 2417 2418自下而上

2417-2418自下而上(求月票)

2417章自下而上(上)

陈太忠摸回凤凰一趟,却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坚决推动稽查办成立的决心,于是在第二天周三的上午,他找到了康楼电,“康主任,你那个贪官访谈录,进行得怎么样了?”

“报上去了,部里正在审核呢,”康主任回答的时候,笑容满面神采奕奕,“大家都说,这个活儿,咱文明办早就该干了。”

“这么说,一天半天的就能下来?”陈太忠也笑了,不过他的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老康的业务刷地就过了,我的业务却是被人为地阻挠,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哪儿能呢,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的,”康楼电笑着摇头,眼见对方眼中露出不解,说不得露出一个大有深意的笑容,声音也放低了,“关键是这个采访的名单……不能出纰漏,你明白的啦。”

“哦,”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他何止是明白,简直是太明白了,有些进去的官员,涉及了这样那样的人物就不合适曝光出来。

所以对宣教部的各位领导来说,出访谈录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访谈录里该出现什么样的人,这才是重中之重不容有失——宁可不做,也不能犯错。

为了防止可能的疏漏,用十来天的来核对名单,以敲定人选——平心而论,并不能说这时间就很宽裕。

“嗐,我还说你最近一两天就要去司法厅呢,”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摇摇头,“还想让你帮我打听个犯人的去向呢。”

“啧,这还不是一句话?那边我熟得很,”康楼电一听打听的是犯人,登时就笑嘻嘻地拍胸脯了,“你把这个人的特征和经历跟我说出来,一天之内我就帮你搞定。”

“我跟这个人呢,是……一点私人恩怨,”陈太忠犹豫一下,吞吞吐吐地发话,看起来似乎有点难言之隐。

“明白,”康楼电笑着点点头,心说就算是私人恩怨,以你的能量都查不出此人的去向——那就是你没怎么上心,所以这恩怨也就那么回事,他就针对陈主任的顾虑表态了,“我通过私人关系查,不走程序。”

“那就太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个叫龚亮,凤凰人,一年前被抓住的……”

龚亮在事发当天就潜逃了,是在一年前才被抓住的,当时判了十年还是十五年,陈某人记不清了,反正那厮不是在凤凰服刑的。

按说,他想打听清楚龚亮的服刑地点,找小董就可以,实在不行也可以通过王宏伟或者田立平来打听,没必要选择还不是特别惯熟的康楼电。

不过,他既然选择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康楼电一开始还面带淡淡的微笑,听着陈主任的陈述,不过听着听着,笑容就渐渐地在他脸上凝固了——合着你是要找张汇连襟的表弟?

机关里真的是没什么秘密可言,陈副主任和张副秘书长的恩怨,本来就有不少人知道了,而昨天又有传言说,张汇因此否决了文明办申报组建稽查办的方案。

这个消息传得实在是太快了,马勉想要捂住都没这个能力,前文说过,文明办不但是受宣教部的领导,同时还有不少兼职的领导干部。

这个消息在宣教部不是秘密,对省委高层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尤其又是涉及到了两个年轻有为的干部的碰撞,于是几乎在一瞬间,此事就在文明办传得众所皆知。

这个消息传播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很多人的评语,能证明此事的保密度真的很差——“我倒是听说了,陈主任好像……好像跟张秘书长,有点误会,不过这个稽查办……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从没有听说过呢?”

稽查办的事儿,能封锁得住,反倒是这种个人恩怨的消息,封锁不住,这个现象似乎有些滑稽,但却是事实。

大家一旦确定了这个消息,自然就会有人挖掘陈太忠跟张汇之间恩怨的细节——陈主任说了,是张秘书长做得不对,而且当时他还占了上风,但是……大家也得相信不是?

事实上,就算相信陈主任的那些人,也有深挖八卦的,这种题材,是官场里套近乎、卖眼力时最好的谈资,谁会疏忽了?

人多力量大,所以,陈太忠、张汇、薛时风的恩怨,还真被众人挖了一个差不多,连康楼电都有所耳闻了——是的,就在这短短的一天里。

康主任倒是不知道薛时风的表弟叫什么,但是张汇的连襟是因为什么惹了陈太忠,他将因果经过打听得一清二楚,这一场小陈果然是完胜——怪不得张汇要横生枝节以泄愤呢。

可是眼下,他听着听着,就将龚亮和某人对上号了,一时间心情就复杂到了极点,我这是……答应了就得罪了张汇,不答应就得罪了小陈。

这个时候,康楼电实在有点无所适从了,犹豫一下之后,他点点头,“我了解的时候,会封锁好的,不过陈主任您这儿……是不是也要?”

啧,合着我白说了半天,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叹气,他不找别人专找康楼电办此事,想的就是这消息能有限度地传播出去,不成想老康做人不够圆滑,居然没有敷衍了事之后转身捣鬼,而是要现场落实保密性。

不过,这个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有对付这种情况的预案,于是他笑着点点头,“没事……你放心好了,不过一定要保密啊。”

对龚亮这种小人物,陈太忠有太多的收拾手段了,既然康楼电不想外传这个消息,他就打算,打探到此人服刑的地点之后,狠狠地给丫点颜色看一看——所谓的敲山震虎,我敲不了薛时风,来震张汇这只老虎,在号子里找些服刑犯,敲打你龚亮一下,总是没问题的吧?

反正这是顺手为之的事情,龚亮在号子里再惨,也未必能打动的了张汇,正是那句话了,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薛书记的表弟也不是张秘书长的表弟。

但是这种反应,有总比没有强,陈太忠只是想向张汇表示出——你能走正当渠道恶心我,哥们儿我手里也不缺正当渠道。

然而,康楼电了解的结果,再次震惊了某人,“什么?保外就医?”

“呃,没错,就是保外就医了,”康主任去司法厅一问,就得到了这个结果,而且效率非常高,“我找的这个人,很可靠……那家伙肝功能衰竭,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这不是胡扯吗?”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一句,接着又干笑一声,“康主任,我不是说你胡扯,我是说……没听说他保外就医啊,你等我打个电话了解一下。”

“你估计不用打电话了,”康楼电在那边哼一声,“这个案例,我找的人记得很清楚,人家保外就医的时候,就没回老家,犯人说了……消息传回老家的话,他就得病死在监狱里……”

合着龚亮的保外就医,根本没惊动凤凰人,他原本就是有点身家的,出得起钱,薛时风就算冷冻也是个副处,想搭一把手不是很难,关键是龚亮是金乌人,金乌的县长吕清平因为拟黑多刺蚁的事情,跟陈太忠也不太对付。

人家上下其手把此事办了,龚亮忌惮陈太忠,肯定没胆子回金乌,直接就在外地养病了,所以陈太忠对此事两眼一抹黑也是正常了,“他现在……在哪里?”

“保外就医了,谁还能知道他在哪里?”康楼电嘴上苦笑,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好了好了,消息我是给你打听出来了,再有啥事情,那也不是我能决断的了。

“不是吧?”陈太忠实在有点不能接受这个消息,“他判的是大徒刑啊,怎么可能……一年就保外就医呢?”

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很多地方十五年以上才是大徒刑,但是在天南,十年以上的徒刑,那就是大徒刑,要重点对待,有几个人被打靶的大案子里的大徒刑,想要一年就保外就医,政法口上的副处都未必有这门路,就别说薛时风这仆街的副处了,所以,他感到吃惊。

“但是人家手续齐全,”康楼电心里其实也清楚,那姓龚的还不到四十岁,入狱之前没啥事,入狱之后肝有事,这多半就是传说中的那啥了,可是这程序上没啥问题,他也不好说什么,“省人民医院做的鉴定,四大里的一个,符合程序。”

这四大,说的就是省人民医院、天南医科大附属第一、第二医院,再加上502医院——这是部队上的医院,治疗烧伤、开放性骨折之类的,冠绝周边五省,这四大医院,在天南声名显赫,简称“四大”,做出的鉴定,权威性不容置疑,起码司法厅是认可这四家的诊断。

“省人民医院是吧?”陈太忠冷冷一笑,他在那边也不是没人。院长沈正斌他就见过,至于院长的女儿沈彤,他更是在车祸现场拉走了此人,不敢说救命之恩吧,起码是美貌的沈小姐免去了破相的可能,“我去问一问。”

2418章自下而上(下)

康楼电一听陈太忠这么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婉转地提示一下,“陈主任,慎重,一定要慎重。”

陈太忠要是只会慎重,也就不是陈太忠了,他径自打个电话给田甜,“甜儿,那个沈彤……你还有来往吗?”

田甜是沈彤的手帕交,两人的关系,远好于田甜跟雷蕾的关系,这大抵是由于身份的缘故——沈正斌是省人民医院院长,但是同时,他还兼着卫生厅的副厅长。

“沈彤啊,她最近不太好,她的男朋友顾铨沉迷赌博,欠了一屁股债,被人抓到缅甸蹲水牢了……十一的婚礼肯定也黄了,”果然是手帕交,田甜知道的内幕不少,她笑着打趣他,“你不会有兴趣扮一下新郎官吧?”

“我有点事情,想联系一下她老爸沈正斌,”陈太忠咳嗽一声,按说他有直接打电话给沈院长的能力,然而他不得不考虑的是,沈院长跟朱秉松交称莫逆。

老沈当初差一点就被朱秉松连累了,总算还好,他在省人民医院从副院长到院长,足足干了十几年,在老干部中积攒下了相当的人脉,大家也就懒得动他。

“找沈正斌?”田甜奇怪地重复一遍,“你找她什么事儿,没准我能帮你问一问。”

当她听明白事情原委之后,苦笑一声,“这个事儿,找沈正斌未必方便,你最好是有了证据,那就方便多了……”

原来,龚亮找的这个门路,是真的不那么好走通的——四大医院的牌子在那里摆着呢,别说做鉴定了,签个字都要负责任的。

不好走通的门路,这家伙走通了,哪怕这件事捅到沈正斌那里,沈院长明知道里面有猫腻,那也必须要问一句,有证据没有?他必须维护医院的形象——这可是砸牌子的事情。

“证据……肯定有证据,那家伙保外就医之后,不敢回凤凰,那就证明他的病是假的,”陈太忠的推断有点不讲理,但逻辑上是正确的,那厮真要病了,他陈某人再是五毒书记,犯得着跟一个肝功能衰竭的家伙叫真吗?

当然,这只是推断,当不得真,于是他有点苦恼,“真凭实据我还真没有,主要是时间太紧,要不然我肯定挖出来那些证据。”

陈太忠确实是这么认为的,时间紧张——张汇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给他,他若不能第一时间做出报复,就算以后再找回场子,那都是大掉面子的事儿。

陈某人的自尊心极强,将面子看得格外地大,仙人让凡人扫了面子,那成什么了?

“哈,那也有变通方式啊,”田甜在电话那边笑,“你就忘了,你现在在什么单位了?别的不行,造一造舆论总是可以的吧,比如说……去找刘晓莉?”

田主播每天接触的都是媒体,这想法真是张嘴就来,陈太忠却是听得恍然大悟,“哦,我倒是把这个忘了……你还在小区吗?在的话,把电话给望男……”

刘望男得了他的授意,开始忙碌了,陈主任却是通过小董,查证一下龚亮保外就医,是否是实情——这件事要从龚亮身上做文章,就要把情况落实到位。

小董的消息渠道也很快,还不到中午,他就将情况落实清楚了,甚至他搞清楚了龚亮大致是通过哪一条线,从而保外就医的。

搁在往日,陈太忠就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了,不过他现在没时间,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反正他已经做好了安排。

大概是下午四点左右,凤凰市那边传来消息,有个女人投水自尽,被路过的好心人救起,送进了医院,好心人在垫付了急救费用之后,悄然消失。

当然,这好心人不过是个托儿,倒不是怕碰到“X老太”这种讹人的主儿,而女人自杀之前,在岸边留了遗书,控诉这个社会的不公正。

原来这女人便是龚亮一案的受害者,她在“无意间”听说,龚亮居然被保外就医,不日将回到金乌,一时间就万念俱灰了,她不但害怕打击报复,更怕自己昔日被人那啥的事情,再次炒起来,所以就选择了以死抗争。

这东西其实有点经不起推敲,要死的话,她两年前就该自杀了,不过话在人说,她要说自己咬牙撑着,要看那些歹徒遭报……这个解释也算合理吧?

其实刘思维才最清楚,这女人舍不得死,她又不会游泳,就跳河这么一下,还是他砸出了一万块钱,女人才心动的,并且再三叮嘱,“一定要及时救我啊。”

刘望男操作的,就是此事,她是刘思维的堂妹,又是他的老板,安排此事最为合适,尤其是她跟十七这些人也熟,安排个人“见义勇为”然后消失啥的,真是小儿科了。

反正,凤凰是陈太忠的大本营,做点什么,都是太方便了,像医院那里,假病历伪造一下也简单,就说这女人抢救得异常艰难,好悬没救过来。

这件事虽然有针对性,但是大家并不怕造假,具备完全民事能力的人想要自杀,而且人家愿意多出钱,病历写得重点又怎么样?

医院不需要为此承担责任,道理很简单,没人会关心这女人是怎么救过来的,她要自杀是自己的选择,就算想再告龚亮,这病历都不可能成为证据——它的唯一作用,就是可以炒作,博取大家的同情心。

再加上十七之流又找人又出钱、再隐隐地恐吓一下,相关的医生和护士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那根本不用问。

再然后,就是有热心群众打电话给《天南商报》的刘晓莉爆料,说是凤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刘记者敢说真话的名头,已经有不少人认可了,那么……凤凰这边有人打电话,自然也是正常的。

女人是在湖西和金乌的交界处,东山湖投水的,疾风厂的生产厂长张爱国恰好路过,他想起自己的老主任正在省文明办挂职,就给陈主任打个电话,表示自己认为,这件事跟精神文明建设很有点关系。

陈主任“惊闻”此事,禁不住大怒,哥们儿我在文明办狠抓精神文明建设,不成想大本营里出现了这种掉链子的事儿,于是他当然就要“表示高度关注”——这个可怜女人的自杀,是对咱们整个社会风气无声的控诉吖~

于是他直接就将电话打到了田立平那里,认为电视和报纸上,都该好好报道一下此事,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不管那个龚亮是否真的病了,可是这女人……她不相信政府了啊。

田立平接到这个电话,愣了好一阵,才沉声发问,“这个……一起很普通的自杀事件,你为什么要把它无限拔高?”

“因为我要敲山震虎,”陈太忠回答得明明白白,“那个龚亮是薛时风的表弟,薛时风是张汇的连襟,张汇现在跟我过不去,那我就要敲打敲打他。”

他自觉回答得挺有道理,高层的斗争,往往是通过下面激烈的事件来体现的,想当年他也是通过收拾范晓军的小舅子杨斌,使得蒙艺轻松地搞定范省长。

这个关系,好像有点远吧……田立平听得有点无语,其实他听说此事涉及张汇,也是有点头皮发麻,他知道那是杜毅面前的红人,田市长不是杜书记阵营的人,不需要刻意讨好张秘书长,但是对着干的话,他也有点忐忑。

不过,既然是分了阵营,他也不能拒绝陈太忠的请求——大家辛辛苦苦地拉帮结派,可不就是为了在这种情况下相互支持?

龚亮和张汇关系远,那就更没压力了,所以田立平也不介意答应下此事来,“行,那我安排他们报道一下,力度要大一点……可以向他们解释,省文明办在高度关注吧?”

“直接点我的名就行,”陈太忠可是个有担当的——事实上,要是不点他的名的话,都不能很好地恶心到张汇,“而且我会关注后续发展的。”

“这事儿……不会是在你的授意之下,发生的吧?”田立平笑着发问,他不是笨人,听到这里,哪里还会猜不到一些因果?当然,以两人的关系,他不怕问出来这话。

“呵呵,反正是自杀,又没什么人需要负责,”陈太忠听得就笑。

“你这歪门邪道,还真不少,”田立平听得也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小陈能算计出来的,他自然也能看出来,这事儿不需要什么人负责,所以就算是假的,报道一下也不会有责任。

当天晚上,凤凰电视台就播出了这个节目,由于是赶制的,没有什么很及时的图像报道,镜头大多数是在医院里,不过女主播倒是很忠实地念了稿子,“……这件事情,引起了凤凰市科委副主任、现挂职于省文明办的陈太忠副主任的高度关注……”

“你大爷,陈太忠”好死不死的,薛时风正在家里吃晚饭,看的还就是凤凰台,猛地听到这则新闻,抬手就将杯子摔在了地上……

(还是第二十二,努力向前冲,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