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9 -2420咄咄逼人

2419 2420咄咄逼人(求月票)

2419章咄咄逼人(上)

跟其他的媒体相比,电视在新闻播报的及时性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天南商报》和《凤凰日报》的稿子还在校对的时候,凤凰市电视台就已经率先做出了报道。

薛时风并不知道,除了电视台,还有其他媒体也即将做出报导,不过他一见这则新闻,就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陈太忠这是来者不善。

张汇刁难文明办的事儿,薛书记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自然猜得出,姓陈的这是恶意报复,要不然,龚亮都被保出来三个月了,也没听谁有什么反应,偏偏地,就在这两天,这女人就想起来跳河了?

保出龚亮来,薛时风确实是出了力了,虽然他恨不得自己这个表弟早死早超生,但是亲戚终究是亲戚——好吧,就算官场中“亲情”二字比较扯淡,可是当年在金乌的时候,龚亮对这个表哥,也是鞍前马后地服务,帮县委副书记办过那么两件不合适出面的小事。

事实上,龚亮被抓获的时候,蒙书记要走的消息就甚嚣尘上了,到后来,蒙艺不但走了,杜毅还升任省委书记了,薛时风就觉得压力小了很多。

可是,官场的压力小了,来自家庭的压力反倒是大了,他母亲也知道蒙艺走了,就要他出手搭救这个表弟,他的姨妈更是隔三差五就过来哭哭啼啼,到最后他终于扛不住了,心说我不让龚亮回来,应该就没啥大事。

事实上,薛书记的心思,更多是放在自己该怎么活动就能复出的上面,他到档案局之后,原本以为这辈子八成就这样了,不成想还不到一年,天南的局势大变样,他的连襟张汇更是成了正厅的省委副秘书长——那么,他复出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

当然,他也明白,眼下的凤凰是章尧东的天下,张汇又不是个鲁莽的主儿,不可能直接点名要人,那么他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暂时蛰伏。

饶是如此,他家两口子跑张汇家,跑得也相当勤快,两连襟的关系一般,但是那姐妹俩关系好,时不时地就探讨一下薛时风的前途,但是张汇从来都不肯给个确定的答复,着了急就反问一句,“你以为我是邓健东啊?切……就是邓健东,也很少对凤凰指手画脚。”

薛书记在默默地期盼着,属于自己的那一声春雷,不成想这春雷没盼到,反是晴天来了一道霹雳——陈太忠要拿龚亮保外就医做文章

“必须要跟张汇说一声了,”薛时风定一定神,站起身走向屋角的小茶几——那里摆着座机,这场碰撞才刚刚开始,连那女人都在新闻里发话了。

当时的她才被“急救”醒来,听起来很有点奄奄一息的味道,但是言语中却是流露出不屈服的意思——虽然,她的头像还被打着马赛克,“你们救得了一次,救不了我十次,不给我个说法,我早晚要死给你们看……”

麻痹的这话也能上电视,宣教部的人都是吃屎长大的吗?薛书记那是相当地无语了,金乌那种县电视台,也不敢这么播呢——当然,他很清楚,这是某些人想借此将事情挑大,这不过是一封战书罢了……

陈太忠在下午的时候,也接到了刘晓莉的电话,凭良心说,刘记者此前并没有得到来自陈主任的任何暗示,但是她一听对方爆料的内容,心里就有数了,而再一想,爆料的热心群众来自于凤凰,这里面的味道,真的不需要再多说。

当然,这并不是陈主任不相信她了,刘晓莉心里非常明白,这个形式是应该有的——不得不承认,她近年来虽然行情大涨,但是陈太忠的行情涨得更快,两人之间身份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倒是扩大了。

这个事实,真的是有点可笑,但是刘记者自从经历了被精神病之后,人生观、世界观就有了里程碑一般的飞跃——逆境总是发人思索催人成熟的,所以她就很自然地向陈太忠请示,我这个报道,合适不合适发?

这个答案会是什么,那也毋庸置疑,但是刘晓莉还有别的问题,她想把这篇报道也做成系列的,要做后续报道——起码要分个上中下三篇。

按说,像她这么频频地发跟主旋律不符的报道,是做记者的大忌,但是她眼下有人撑腰,不发白不发,这种机会,以后可能都再不会有了,那还不赶紧抓紧时间,在业内捞足资本?

是的,她想去涂阳一趟,到监狱里了解一下情况,了解一下这个龚亮,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出狱的,正当的,抑或是非正当的。

陈太忠对这个请示,必然要表示出支持,他没时间去琢磨这里面的猫腻,但是有人愿意帮他冲锋陷阵,他自是欢迎的,“明天九点以前,来我单位吧,我派个人跟你过去,省得你吃了亏。”

第二天早晨,陈太忠就拿到了当天的《天南商报》,金牌刘记出手,自然又是商报的头版,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这文章,刘晓莉就找来了。

“你的报道不错,现在的社会,就需要这样有良知的媒体,有你这样敢于说真话的记者,来监督政府的运行机制合理与否,”当着打扫卫生的郭建阳,陈主任异常肃穆地点点头。

当然,他的支持,并不仅仅是体现在口头上,下一刻,他就拿起了电话,“我看一看,有没有人愿意跟你一起去一趟……哦,商巡您好,我现在有点问题,想跟您请示一下,不知道您有时间没有?”

这商巡便是伍海滨的爱人,文明办的副厅巡视员商翠兰了,陈某人知道,想对付张汇,将自家的阵营壮大,是必须的。

“我又不是领导,小陈你不用说请示,”商翠兰细声细气地回答,巡视员是非领导职务,她虽然级别高于陈太忠,但是却中规中矩地不摆领导的架子,“那你过来吧,过一会儿可能我就有事了。”

她虽然是女人,但是到了她这个级别和岁数,说话可谓是字字珠玑,“可能有事”其实更可能就是无事,不过就算如此,谁又有胆子去戳穿?

于是,陈太忠就带着刘晓莉过去了,商翠兰听完事情原委之后,微微一笑,抬手拍一下手边的报纸,“《天南商报》是吧?我正在看呢,嗯……你们行使了舆论监督的权力,不过我是非领导岗位的,也不好安排人跟你去涂阳的省第四监狱,小陈,你带她去找洪涛吧。”

洪涛……那不是跟你不对付吗?陈太忠听得有点茫然,洪涛是省文明办分管调研的副主任,但是他对洪主任印象最深的地方,就是老洪似乎不畏惧商翠兰,而且屡屡挑衅。

商翠兰似乎看出了他的迷茫,于是微微一笑,“我自己有事去不了,又不能指派别人,提个建议,你要是不采纳……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那就……去找洪涛吧,陈太忠只能这样想了,商翠兰在文明办不算高调,也能把自己放在非领导岗位去看,但是……她说话还真是有点底气,称呼陈太忠也是小陈长小陈短的,不过这也正常,谁让她是伍海滨的老婆呢?

九点以前,洪涛也在,听陈太忠说明来意之后,他微微沉吟一下,“监狱管理局这帮人,不好打交道,我配合你没问题,不过你最好能联系一下康主任,他对司法厅比较熟悉。”

“其实,小刘就是想了解点情况,那边不要太抵触就行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实事求是就好,找康主任的话……四监那边的人,没准会有点不必要的压力。”

“嗯?那好吧,”洪涛点点头,他倒是没怎么多想,抬手就抓起了电话,“我叫姚平去吧……要派车吗?”

姚平是调研处的副处长,可他是文明办不多的副处级的副处长,文明办的处室都是副处编制,也就是说,处里的一把手才是副处。

他这个副处的副处长,就相当独特了,调研处三个副处长,宋颖和柳青云都是正科级别的,不过这个也正常,因为他本身兼着省精神文明建设研究会的副秘书长。

洪主任派姚平去,就算很给面子了,整个调研处里,也就是处长张锋,能隐隐大过他,然而,陪个小报的记者去调研,张处长出面的话,就太过兴师动众了一点。

姚平这人行事,有点吊儿郎当,听说是陈主任指派的任务,来的又是背靠陈主任的刘晓莉,他就非要从单位磨辆车才肯走,尽管刘记者表示,她可以从报社借辆车。

这么一来,就耽误了点时间,两人离开不到一刻钟,陈太忠又接到了随遇而安的电话,“陈主任,监狱也有写头啊……让我跟小刘一块儿去涂阳吧?”

随遇而安早上的工作就是看报纸,补充知识的同时寻找话题,看到刘晓莉的稿子,再一看是发生在凤凰的事情,马上就抬手打个电话,知道她已经坐上了文明办的车,在前往涂阳的路上了,心红眼热之下,就打个电话给陈主任。

2420章咄咄逼人(下)

你真是哪儿热闹往哪儿挤陈太忠对老随的感觉,是犀利有余而控制不足,这家伙不像刘晓莉那么听话,让干啥就干啥,不是特别听使唤。

而且,刘晓莉算是脑门刻字的陈系人马,可随遇而安作为一个时评家,保持一份超然的地位,还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陈主任认为,自己应该把事情跟老随说明白,以免到时候万一有事,他不便出手搭救,“这篇稿子可能涉及到省委副秘书长张汇,他是杜书记的红人……你确定要参与吗?”

“……”随遇而安登时就沉默了,他再卖弄自己不畏权贵、卓尔不群,听到事情涉及省委书记,腿肚子也要转筋——事实上,时评写得越多,越明白体制的威力,杜书记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丢掉饭碗,甚至去吃牢饭。

但是,他还是舍不得这个题材,而且,此事涉及的只是张汇而不是杜毅,更而且,张罗此事的陈太忠也很大能,所以他略略犹豫一下,就做出了决定,“我先跟着去现场了解一下情况,回来以后该怎么写,您可以指示我嘛。”

“那随你了,”陈太忠挂了电话,又给姚平去个电话,安排一下,坐在那里暗暗感慨,现在的人投机取巧、见缝插针的能力,真是一个赛一个。

老随你也不过就是想掌握第一手材料,回来之后看风头行事,可偏偏还要说得这么漂亮——听我指示……风头不利的话,就算我肯指示,你会写吗?

不过,就算随遇而安不疼不痒地说两句,张汇也只会更被动吧?陈太忠想到自己这反击的手段是如此犀利,禁不住有点自得。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他低估了张汇的忍耐力,他这边没命地折腾,张秘书长那边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刘晓莉是在中午十一点半抵达第四监狱的,那边听说来的是《天南商报》的记者,根本就不带搭理的,以保密制度为借口,就要撵人走。

在这个时候,姚平挺身而出,说我是省文明办的,我们领导高度关注此事,我这也是身不由己,大家通融一二哈。

他这话一出口,再加上那辆虽然比较破、但车牌明显是省委序列的桑塔纳,第四监狱的人登时就缩了,验看一下他的证件,这就到了十二点……大家先吃饭吧?

吃了人的嘴短,拿了人的手软,刘晓莉不跟他们一起吃饭,姚平在这一点上也不含糊,说是我此来就是配合刘记者的,她若是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四监的一干人等纷纷表示不能理解,更有那甚者,就很奇怪地当面指出了,“姚处您不要这样嘛,这个刘记者……她也得配合您的工作吧?”

对四监的人来说,姚平虽然只是副处,却是扎扎实实的省委机关的领导,对的还是宣教口,《天南商报》这种野鸡报纸,就算再大牌的记者,还不是得听你的?

但是姚处长有苦自知,他今天折腾着要派车,可不就是因为这个吗?文明办里,是个人就知道,陈主任跟张秘书长扛上了,他也知道一二。

像今天的差事,初开始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拿起《天南商报》扫两眼,看一看那篇文章所讲述的内容,他就知道了,自己这趟涂阳之行——麻痹的这是要招惹张汇啊。

姚处长肯定不愿意来四监,然而洪涛和陈太忠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他是想拒绝也没胆子,所以才要单位里派车,将来别人歪嘴,他也好说明自己出的是公差。

那么,他当然不怕宣传,自己是听刘晓莉的——这样主次颠倒的做法或者会让他被小看,但是,这不是没办法吗?一时的小看,总要强过被人记恨……

陈太忠从一大早就开始等,等待张汇那边传来的消息,事实上,他认为昨天在凤凰电视台播出新闻之后,张汇就该知道消息了,薛时风不可能对这个消息无动于衷——不得不说,他的猜测符合事实。

为了给张汇一个难堪,陈太忠甚至有意没在单位呆着,而是去外面转悠了,想到凯利大酒店那里,还欠着自己一个说法,于是就到那里走一趟。

上次他在这里折腾得太狠了,这次才一进来,就有服务员认出了他,他走到游泳馆,“你们大堂经理在不在?”

“在呢在呢,”游泳馆的人员更认识这位了,抬手就要去摸电话,不成想那大堂已经一路小跑过来了,他满脸堆笑,“陈主任来了啊,上次的事儿,查清楚了,还说这一半天要联系您呢。”

“这次态度不错嘛,”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上次这家伙傲慢得一塌糊涂,这次却是一副孙子模样。

“上次失礼了,您多包涵,”这大堂赔着笑脸,心里却是不无腹诽:我说你都是这么牛逼的干部了,还专拣我这小人物的痛处戳——这不是一个处长的气度。

他现在是真的知道,上次大闹游泳馆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了,上次陈主任走了不久之后,于总就回来了,听说事情经过之后,气得就是一拍桌子,“你这家伙……知道差点给我惹多大麻烦吗?”

这于总本是贩夫走卒之辈,因为赶上了时机,一路就坐大了起来,先是摆地摊挣钱,然后大家都摆地摊的时候,他就盘出去摊子,凑钱买了黄面的,黄面的开了两年,又高价卖出去,买车跑长途,再然后又是开歌厅。

总之,他总是能在别人意识到商机前下手,等大家都开始搞这个的时候,他就高价出让手里的产业,凭着这身运气,他白手起家,又靠着贷款,现在居然撑起了这么大的门面。

于总搭上穆海波,也是纯粹的运气,凯利大酒店开业不久,蒋世方带着穆海波来素波,由于蒋书记已经离开了天南官场,回来办的又是私事,所以就低调地进驻了这家新酒店。

他发现之后,立刻殷勤招呼,后来去过天涯几次,也是带了天南的土特产去看望蒋书记,并不提办什么事儿。

这算是个有心人,蒋书记在天涯威风八面,可是天南这边基本上都没啥存在感了,于是就觉得这小伙子做事还行,当然,蒋书记是高高在上的,一来二去的,穆海波跟他就处得不错了。

要不说这于总的运气,真不是吹的,他烧几把冷灶,居然硬生生地等到了蒋省长回天南,那么,他在蒋省长的眼里,就算比较值得信赖的人了——遗憾的是,蒋君蓉对他实在不感冒,不过这也正常了,蒋主任眼里放不进去他。

上次穆海波安排于总做假证,堂堂省政府大秘这么安排,他对陈太忠就有耳闻了,后来又听说,那家伙当天晚上为了保护外宾,赤手空拳地放翻了七八个豆奶小偷,其中有人连肩膀都砍下来了。

对搭上蒋省长的于总来说,官不可怕,混混也不可怕,但是既是官又是混混的,还是特别能打,那就可怕了,尤其穆大秘后来还说过,这家伙登黄家的门儿,就跟去自己家一样。

这种人在宾馆里丢钱了,自己的大堂还牛逼哄哄,于总真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不过他在蒋省长那个圈子里,基本上也类似半个干脏活的,有些事情他心里有数,却是不能跟别人说。

反正这大堂知道自己惹祸了,还好后来陈主任拿了八千五走人了,现在人家来打听结果,他自然要端正态度,“去我办公室谈吧?”

就凭你,也想请动我?陈太忠真是懒得理他,不过想一想自己今天出来,是消磨时间来了,于是哼一声,“这次你不说我是讹诈了吧?”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处长大堂心里暗骂,脸上依旧堆着谦恭的笑容,“我还年轻,不懂事口不择言,陈处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

一边说,他一边向身边的服务员使个眼神:那意思很明白,我陪此人上房间坐一坐,你小子麻利点,赶紧通知于总。

陈太忠也看到了他这眼神,于是微微一笑,“我比你还年轻呢,好了,你也别发信号了,你们这儿没有茶社吗?”

说穿了,他还是不跟此人对等交往,不过大堂也没别的选择,带他去了一个大包间,就开始解释那天的事情,说到一半的时候,于总匆匆地赶到。

发生在游泳馆里的失窃,果然是内盗,原本是一个男服务员悄悄偷客人的钱财,他知道细水长流的道理,所以每次都是只拣钱多的客人下手,而且只拿几张,也不动物品。

不过后来这服务员跟领班闹了矛盾,走人了,临走之际,将自己的心得悄悄地告诉了一个女服务员,那位没控制住自己的贪欲,拿几张之后,觉得拿得少,又拿几张,最后……索性就一锅端了。

当然,于总重视的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这女服务员已经被抓了,但是没向外面公布,陈太忠听到这里,禁不住长叹一声,“精神文明建设,果然任重而道远啊……”

“那是那是,”于总笑着接话了,他长得矮壮粗黑,穿着也很普通,偏生是一双眼睛机灵无比,“以后省文明办有什么活动,我们凯利绝对大力支持。”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思却是在嘀咕:张汇这家伙,还真沉得住气啊……

(六千二百字奉上,前二十真的不远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