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1 -2422热点访谈的到来

2421 2422热点访谈的到来(求月票)

陈太忠错估了张汇的心性,张秘书长不是沉得住气,而是牺牲得起。不得不说,陈某人反击之快速和凌厉,令张汇也咋舌不已,以他的智慧,自然知道那女人为什么投河自杀一一我说,蒙艺都走了,姓陈的你不知道适当地退让,却偏偏这么槁,真的是要同我不死不休吗?

当然,他是这么想的,但是对咬牙切齿打来电话的薛时风,他却相当地不客气,“不是我说你,你这辈子也就是个副处的命……十五年的徒刑,还有几个死刑,你敢在第衅内就保人出来,你的脑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好像我保人的时候,你也同意了啊,薛书记听着自己妹夫的谩骂,却是不敢回嘴,他知道对方做人功利得很,“我速不是想着,蒙艺走了吗?妹夫……陈太忠这么搞,是不整死我罢休啊。”

“这是你自己找死,”张汇不满意地哼一声,妹夫?就你这点政治智商,也配当我姐夫?不过,他一点不表态也不可能,“从现在,你沉住气,陈太忠干什么你都忍着……我倒是要看他,是不是能折腾出花儿来,对了,也别给我打电话。”

“不会吧?”薛时风听到最后一句,登时就石化了,“你是说,他

还敢监听厅级干部的电话?这性质就太恶劣了。”

“他是个什么人,你不比我清楚?”张汇紧咬着牙关发问了,“假自杀都玩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接下来有什么事儿,你让阿岚的姐姐跟她说,你不要主动联系我。”

电话挂了,但是电话两边的人都清楚,张秘书长这么说话,已经存了同连襟划清界限的心思一一薛时风的政治智商,并不像他连襟说的那么不堪。

张汇确实是这么想的,原本他也是出于好心,想为连襟松绑一一不然老婆聒噪得也有点受不了,但是凭空遭遇到如此凌厉的反击,他终于切身地体会到,这陈太忠是如何地蛮横和不讲理了。

当然,张秘书长不会因此就怕了陈太忠,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必须要同薛时风-保持距离了,以确保龚亮的事情折腾得再大,也最多在薛时风那里戛然而止。

所以说,薛书记认为的“连襟很功利”,确实有他的道理。

但是张汇并不这么认为,在他的心里,自己这个连襟眼界不够开阔,行事手段也稍嫌粗鄙一一不粗鄙舱有龚亮这种表弟吗?

所以,他愿意帮!时风是人情,不帮的话也是本分,恨只恨陈太忠那厮,在自己见过他之后,居然大肆在文明办宣传,说我张某人吃过他的亏……麻痹的,我啥时候吃过你的亏了?

没铝,张汇这次出声阻拦稽查办的事情,固然是要平靖家庭,为薛时风松绑,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想向别人证明:我一点不怕陈太忠!

他这么想也是很正常的,官场确实是个很奇妙的地方,有时候,面子这玩意儿就是个虚得不能再虚的东西一一利益才是扎扎实实的「但是有时候,面子还是重中之重,毕竟这代表了包括靠山、人气、行情等元素在内的综合实力。当然,他是不会想到,自己当时对陈太忠太傲慢,才激起了陈某人的反弹,在他想来,自己当时的行为是再正常不过了:我堂堂一个正厅,点一个小处长的名……不可以吗?

而现在事态的发展,已经背离了他的初衷,他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帮薛时风松绑了,看陈太忠邵尿性,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好好说话的主儿。

不松绑就不松绑吧,张秘书长对自己那连襟也不是很感冒,但是有一点他必须坚持,那就是他张某人的面子,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扫的。

那么,他跟薛时风划清界限的行为,就很正常了一一唯有彻底撇开姓薛的,他才能在对上陈太忠时,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说到底,薛书记的前程加上亲情,也不及张秘书长的面子重要。

不过张汇也知道,这通电话下来,两人之间原本就不多的亲情,怕是荡然无存了,所以他的心情也有点复杂,今天中午,他又接到了老婆的电话。

“有记者去四监了,还有文明办的人?去就去呗……那是我管得了的吗?”他的情绪真的不好,但是犹豫一下,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终究是亲戚一场啊。

“让他们先躲着,不见人呗,这个薛时风……啧,我就不知道诶怎么说他好,连扯皮都不会,这个县委副书记,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当上的。”

“妈了个逼的,老子扯皮比他在行,”薛时风听到自己老婆转述来的话,气得张嘴就骂,“不是我笑话他,他一个不接地气的副秘书长,知道基层工作该怎么做吗?操的,我不是不合扯皮……我是不知道,这种形势下该不该扯皮!”

不管这连襟俩怎么隔着大人对骂,由于有了张秘书长的授意,刘晓莉的涂阳之行,肯定不会收获什么了,相关的责任人不是出差就是联系不上……啧,采访无法开展。

四监的人这时候也知道了,还是省里有大能在碰撞,这种情况,官场中人趋吉避凶的本能就充分的显现了出来,刘晓莉和姚平吃完午饭,在车里简单地休息一下,下午再去四监的时候,才发坝r能做主的全出门了,想要找的责任人,也是一个不见。

刘晓莉见状,也没了脾气,说不得打个电话给陈太忠,把自己这边遭遇的情况汇报一下,“老板,咱们还是……坚持下去,还是走人?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这个年轻的副主任,作为指导她行动的舵手,行事的指南了。

她临来之前,是得陈老板授意的,知道四监的哪个渠道出了问题,但是这消息,陈太忠也是得自小董,可靠性不容置疑,可终究没有光明正大的来源。

“啧,”陈太忠也在头疼,他做了足够的准备,迎接张汇的反弹,但是人家俾都不蚌,这让他感觉有点狗咬刺猬的味道一一无处下嘀啊。

这一习·1,他真的感受到了,蒙艺在天南的时候,别人是怎么看自己

「的,这张汇真的很扯淡,不过就是一个正厅,还不是主政一一方或者一个行局的老大。然而,这家伙再不抵事,终究是杜红的心腹,想要收拾这家伙……绕不过杜毅啊。

也就是图为有这个靠山,所以姓张的敢无视我的挑衅!陈太忠想明白了,但是就算想明白了,他依旧是无可奈何,杜毅在天南正是得意之时,怎么会容得别人轻易动他的干将一一张汇的脸都挺难打了,就别说打杜毅的脸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必须……从长计较了,陈太忠很不喜欢“从长计较”这四个字,他一向认为报仇要趁早,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恩怨分明快意恩仇,但是,他再不喜欢又怎各样呢?眼下是形势比人强,这口气不忍也得忍了。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猜出来了,张汇这是打算牺牲薛时风,换得自己的主动了,当然,这牺牲应该是有限度的。

你出了题目,我就要做的!陈太忠原本就是愈挂愈坚的性子,心说哥们儿为官这么久了,从来没打过一场面对面的攻坚战,那么……就让你做我的磨刀石吧。

没错,陈某人真的缺少打攻坚战的经验,往日里他的气运过于强大,很多事情还没到攻坚的阶段,就迎刃而解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例子大多,通过堂堂正正的手段、有目的地正面攻陷某个目标,他还没有做过。

“你在涂阳呆着,要是姚平不满意,让他先回来,”这一习·1,他的语气异常地严肃,“何去何从,由他自己选择·’…’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

姚平就在一边听着呢,陈主任那严厉的声音,不周刘记者转述,他就听得到,一时间他真的有点为难了。

但是这个时玄·j,不是他多想的时候,几乎在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了,眼下若是离开,必然会得罪陈主任,而他若是不离开,未必能将张秘书长得罪成什么样一一姚某人现在可是上命在身,身不由己的。

于是,涂阳这边就算暂时安定下来了,但是陈太忠依旧在犯愁:张汇这家伙伞头不大,但是他身后那位个头挺大,不好啃动吖……靠,返有组织的人,就是难搞!

就在这个时候,话痨荀的电话又过来了,陈主任真是有点腻歪,“我说老荀,联系电话这些我都给你了,我迳边事儿真的多,你这屡次三番地骚扰……我说,不光主席、总书记是领导,处长也是f部。

“哥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呢?”荀德健操着一口北京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委屈,“我这边联系得挺顺利的,不过,中视二台想要采访我一下,说是参展四大时装周,意义重大……我是琢磨着,是不是该提一下咱驻欧办呢?”

潞草热点访谈的到来

荀德健这家伙,看似做事不靠谱,但其实还真不是那么回事,按说他被北京的媒体追捧,早就应该迷得不辨东西了,但是他心里明白,这样的追捧只是一时的。

作为荀家的私生子,他能做的,不过是帮国内服装界跟米兰那边搭一下桥,此事听起来意义重大,也能交好国内个别商家和设计师,但也不过就是这么回事。这桥一旦搭起来,可就没他什么事儿了,他只能将桥越搭越宽,想要借拆桥来要挟人可不现实,毕竟米兰时装周组委会不是他家开的一一就算是他家开的,他也不过是个私生子。

所以他绝对不愿意丢了陈主任这条线,而且老陈现在虽然挂职走了,但是听北京这帮人说,人家的行情没坏一一大陆最年轻的正处,所以他反倒要借这个机会,巩固一下两人的交情。

“当然要提啦,”陈太忠知道,中视二台是经济、生活和服务频道,论影响力,差了一台不止一点半点,而且还有很多软广告性质的有偿新闻,不过就算这样,能上中视二台,也是对驻欧办成绩极大的肯定。

“你跟老袁联系一下,看他还需要些什么形式的宣传,”陈某人对自己人,从来都是照顾有加,“你这个搭桥,本来我们驻欧办建议的……反正你用心干●亏不了你>”

“袁主任可是想清二台去法国采访他呢,”荀德健听得就笑,“他脱不开身,不过中视的人哪里是那么好清的?不赞助费用,那人家就得自己安排时间。”

这话一点不假,驻欧办就算再有卖点,想请中视的人过去,也得支

付费用,否则的话,人家不是不去,但那就是中视自己的安排了。

而袁珏虽然主持驻欧办工作,也沿袭了随主任的各项政策,但是他的魄力真的没有陈太忠大,这种钱他不敢花一一说白了,他弄钱的本事不如陈老板,弄不来钱,怎么敢乱花?

“这钱怎么能省呢?你让他出点钱,就说是我说的……算了,我自己给他打电话吧,”陈太忠挂了电话,计算一下巴黎和北京的时差,抬手才要拨电话,猛地手一僵一一嗯,出钱……请中视的人?

“我倒是要看张汇你撑到什么时候,”他拨弄一下了过去,“于总你好,我天南随大忠啊……最近活儿怎么样?”

“能怎么样,就那样呗,”于总笑一笑,电话那边隐约有噼里啪啦的响声,很显然,她还是在牌桌上,“倒是你家小雅,生财有道,忙得人影都不见……起码过手七八十个学生了,她要买新房子,买奔驰盟二70’’

现在八月底,高校招生基本完毕了,马小雅能接的活儿也不多了,但是这个时候接的活儿,那油水肯定不小,所以她忙也正常的,连来天南的时间都没有。

“她再忙,那也是小打小闹,挣个辛苦钱,哪儿赶得上于总你?”陈太忠笑一笑,他对马主播的动向还是比较清楚的,“对了于总……能不能请《热点访谈》栏目的人来一趟天南,费用好说。”

“哎呀,这个你找小苏吧,”于总拒绝了,但是她拒绝得言之有物,“没有真凭实据找上门要曝光的,行情价都是十万,不过你要找她,栏目组随时就下去了,我出面的话,保不齐就耽误你一半个星期……你耽误得起吗“得,那我还是找她吧,”陈太忠也不矫情,笑一声挂了电话,其实,对北京南宫毛毛这类人,他的印象还是不错,这些人初开始给人很难打交道的感觉,但是真交往得好了,人家说话做事也都挺痛快的。

当然,这个交往得好,首先你自身底版得硬,有钱有势那是必须的,而陈某人有钱,在天南和碧空也有势一一像帮碧空的刘骞,可不也是从南宫的圈子里领的任务?

然后他就一个电话打给了苏文馨,苏总略略问一下情况,二话不说就应承了下来,“太忠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既然你着急,这十个我先帮你垫了,最迟明天中午到素波,怎么样……苏姐够意思吧?”

“成,这份情我颌了,回头得空,我请你去阿拉斯加钓鲑鱼,”络

太忠笑着回答。

“记得你的话啊,不过太忠……你说的这个事情,采访可以,未必

能上去,”苏文馨很认真地解释,“除非能曝出猛科,你知道吧?”

“这我明白,”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心说就算他们曝不出猛

料,我也能给他们找点猛料出来。

苏文馨在中视的能量,还真不是盖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热点访谈》栏日组的人就下了飞机,陈太忠没有出面,而是让远望公司的老板袁望出面接待了——他要是出面,就太没有大局感了。

袁望也是从北京混回天南的,一口京腔说得倍儿溜,接了来人之后,这帮人也挺敬业,在机场随便吃点东西,等到托运的大包小包出来之后,就直奔涂阳而去,连素波市区都没进。

刘烧莉和姚平还在涂阳呆着呢,不过第四监狱的人打定主意要拖了,所以这边进展不大,直到下午四点,《热点访谈》栏目的一行三人出现了。

四监的人一看,又来几个,还扛着摄像机,这下可就不干了,上前就推推搡搡地,“我说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带摄像机来的,赶紧走啊……信不信我把你机子没收了?”

“我们有新闻采访的权力,”带队的这位也是见多识广了,知道有些人没办法讲道理,说不得摸出一个塑封卡片来,“《热点访谈》的,这是我的证件。”

“我搔……”阻拦的这几位,就是四监出来垫背的,没啥大背景,一听是《热点访谈》栏咱组的,脸色登时就是齐齐一变,有-人连脏话都骂出来了。

其中有一个老一点的,比较沉得住气,拿过来证件看一看,发现是一次性冲压成型的卡片,上面台标、照片、编号应有尽有,凹凸有致,根本不可能假得了。

“咝,”此人倒吸一口凉气,知道这是要见真草了,总算他也知道,自己就是替领导挡空的,说不得苦笑一声,“原来是中视记者,那欢迎了,不过监狱有保密制度……你们得去厅里办一份儿采访许可证。

$热点访谈》的这位应付这种局面倒也拿手,闻言就是冷笑一声“要去办许可证……这是监狱长的意思,还是政委的意思,还是说就是你的意思?”

这就是扯皮了,一边拿着制度说事,一边却是拿着中央媒体的气势相压,要将责任落实到人,三言两语肯定说不出个结果来。

可是这么一折腾,不但监狱长和政委知道了消息,几乎在同时,监狱管理局和司法厅那边也接到了汀息,大家登时就晕了一一什么,《热点访谈》栏目组跑到第四监狱了?

对这个栏目的杀伤力,大家真的太清楚了,这东西甚至能影响到正省级官员的命运一一虽然事情通常不会像表面上显示的那么简单,但是作为风向标却是有余的。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康楼电最先被骚扰了,打电话的正是司法厅的对口副厅长,“老康,你这可是有点那啥……我们这边积极配合你们文明办搞访谈,你们那陈太忠,怎么就把热点访谈的人揭幕了呢,这是兄弟单位该做的事儿吗?”

“不能吧?”康主任一听,也有点晕,可是一听是第四监狱,心里就明白了,这十有就是陈太忠搞的,但是他肯定不能认不是?“我找陈主任了解一下情况。”

司法厅的人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并不是特别能确定,热点访谈的人是陈太忠喊来的,他们只是知道,《天南商报》的刘晓莉昨天就到了涂阳,而她是陈太忠的人,更别说文明办的姚平也过去了,所以他们有返样的猜测很正常。

可是放了电话之后,大家又汇总一下情况,就认定有九成九的可能,人是陈太忠叫过来的一一接待热点访谈栏目,并且派车护送到涂阳的,是天南远望公司的,这远望公司,跟陈太忠关系也非同一般。

这麻烦可就大了!司法厅的人没怎么遭陈太忠祸害过,但是眼前的情况已经说明,此人是何等的大能了,当天《天南商报》在涂阳吃了软钉子,第二天更狠的《热点访谈》就过来了。

请得动热点访谈的人,这不算什么,但是能将人随叫随到,那在北京城的势力,绝对不可小看,于是大家就要扒一扒一一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能惹得这种人物大怒?

“不就是个保外就医吗?”众人正有所不解,不成想康楼电私下向

其打问龚亮的那位反应过来了,“这伞好像是对着某个领导去的。”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别人也从凤凰打探到了消息,一时间,想找关系让陈太忠捂盖子的人登时就熄了这份心思:,人家剑指张汇

呢一一r一

九千字外的推荐:某远古巨神新书』大煞神》,大家去捧场,

尽量收茂一下,看四万字还觉得不好看,就去书评区咬死他!

简介:左手分魂,右手化魄。凭借噬灭一切的至尊魂体,且看易小七在这个汇聚着历史上无数转世霸者的神奇土地,谈笑间破开幽冥,一飞冲天,灰飞烟灭掉无数画饼,一步步走上.数峰,恣意纵横,睥睨天下。

书号:lq31剃,最后,召唤月票~,如欲知后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