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3 -2424局面失控

2423 2424局面失控(求月票)

2423章局面失控(上)

由于大家愕然地发现,此番《热点访谈》栏目组的到来,其实是涉及了陈太忠跟张汇的斗法,于是就有人纷纷地改变态度。

像司法厅副厅长、监狱管理局局长周铭的反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周局长原本打定了主意,是要避开中视的人。

同时,他积极联系跟陈太忠有关的人,想让其从中缓颊一下——你不喜欢某人的保外就医,咱可以再把他弄回来嘛,相关的责任人……也可以低调处理嘛,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何必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呢?

但是,自打知道那保外就医的家伙,有个副处的表哥,而那副处又是张汇的连襟之后,周局长直接给自己的司机打个电话,“准备一下,五分钟内,启程去涂阳。”

这时候,他宁可对上热点访谈的人,也不愿意留在素波,对上中视的人,只要积极诚恳,表示愿意深挖漏洞改正错误,也未必会有多大的事情——起码他态度端正不是?

正经是他若敢留在素波,那就要面临陈太忠和张汇的夹击,就算那两位不是直接面对他,但是那两者在激烈碰撞之时,很可能就直接殃及了他这条池鱼了——不管怎么说,他是四监的顶头上司、直接责任人,想躲都躲不开。

周铭并不知道陈太忠到底有多狠——没准就是借了凤凰科委一举成名,但是人家敢摆明车马跟杜老板的红人张汇叫真,这就不是一般的处级干部敢惦记的,而且,那厮用热点访谈就跟用自家人一样,要说没点底气,谁信呢?

好吧,说得再明白一点,彻底吓坏周局长的,其实是凤凰科委现任一把手,那是许绍辉的儿子,而且听说……这正副主任之间,关系很好。

这么大的一盘棋,他哪里敢掺乎?想一想可能涉及到了杜毅和许绍辉的恩怨,他腿肚子都是软的……爷惹不起你们,爷去承认错误还不行吗?

司法厅和监狱管理局,办公的地方相隔不远,周铭下了楼走进车里,司机才缓缓地提速,猛地又放开了油门,“吴厅长的车……”

一辆奥迪,正缓缓地从大门驶入,司机视线好,一眼就看清楚了,周铭奇怪之下探头一看,果不其然,正是司法厅大厅长吴朝晖的座驾。

厅里老大驾到,就算周局长再着急离开,也不得不下车,走上前去打招呼,“厅长来了?请问有什么指示?”

吴朝晖放下车窗,也不下车,就那么皱着眉头看他两眼,又看一眼迎面驶来的奥迪车,“周铭你这是……要出去?”

“涂阳那边有点事情,我赶去协调,”不管谁拦车,周铭肯定是要走的,所以他也不怕说,而且他相信吴厅长也能明白自己的苦衷,“时间仓促,没来得及向厅里汇报。”

“第四监狱的事儿吗?”他不怕说明白,吴朝晖当然就更不怕说了,“正好,我也要过去了解一下情况,你上我的车吧。”

啧,合着着急跑路的,不止我一个啊,周铭明白了,这吴厅长是他的老大,所以他很清楚对方的来路——吴厅长不属于省里什么大的派系,严格说起来,是属于南下干部系的。

天南官场有那么两句话,一句是“正林的天下凤凰的党”,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后面还跟着一句呢,“南下的干部后娘养”——真要归纳起来,吴朝晖勉强能算到郑飞一系里。

蒙艺跟郑飞家也有瓜葛,蒙书记甚至不敢招惹郑飞的大儿媳简泊云,所以在蒙艺当政的时候,吴朝晖的日子过得还行,不过等杜毅上台,他就艰难了一点。

然而,郑飞一系虽然衰败了,在京城也有不少故旧,如非必要,杜书记也不会搭理一个小小的司法厅厅长。

周铭上得车来,一声不吭,吴朝晖也不吱声,车前面坐着的司机和秘书更不敢出声了,车里就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快出市区的时候,两辆警车拉着警报追了上来,为吴厅长的车开道——由此可见,他这走得也是仓促无比,开道车现在才追上来。

“联系上陈太忠了?”吴厅长猛然间冒出这么一句来,这话没有主语,但是问话的对象,明显是周铭。

“没有……我不认识这个人,”周厅长缓缓地摇头,在自家厅长当面,有些动机他必须承认,但是有些事情,他坚决不能承认,“我是想先到现场,了解第一手资料……我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同志,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能不能跟中视的记者好好沟通一下。”

“王宏伟不是你的小师弟吗?”吴朝晖笑一笑,淡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嗡~”周铭刚想解释,说我跟王宏伟关系其实一般,他的手机就响了,虽然他已经将手机定成了震动,但是眼下车里气氛沉闷寂静无声,奥迪车的隔音效果又好,别说是吴厅长,就是车前面那二位,也听到了震动声。

好死不死的是,来电话的还就是王宏伟,“周局你找我,有什么指示吗?我这心脏最近不太好,在医院呢……这是偷偷溜出来,打个电话给你。”

麻痹你堂堂的凤凰政法委书记,谁还管得了你打电话?周铭撇一撇嘴,他刚才想说的话,还真是真的——他跟王宏伟的个人关系真的很一般,也就是大家现在都是副厅了,难免有需要相互仰仗的地方,才走得近了一点,也都愿意强调一下渊源而已。

“我们吴厅长找你,想了解点情况,”周铭也别无选择了,直接将电话递给了自家老大,心说我打电话找你一个小时了,你才回电话,眼里真是没我这个师兄。

他可不知道,王宏伟的秘书小陶,接的电话远远不止他一个人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王书记的心脏病适时发作——绕不开的关系,他指点一二,绕得开的,他才懒得去管,而周局长跟他的关系,介于两者之间。

“宏伟书记你好,我是吴朝晖,”吴厅长虽然是一厅之长,但是眼下有求于人,少不得也要客气一二,“有个你们凤凰的案子,引起了中视《热点访谈》栏目的重视,嗯……可能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你要想办法挽回。”

“我……最近身体不好,没注意这些,这是我失职了,”王宏伟低声艰难地回答,听起来很有点奄奄一息的味道,“厅里的精神,我今天就传达下去,不过……您说的是哪个案子?”

麻痹的,你这是什么玩意儿啊?吴朝晖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陈太忠都折腾成这样了,你还问我是什么案子?

王宏伟肯定不怕这么问,因为他很确定,陈太忠再折腾,也不会把这一把火烧到他身上——事实上,小董首先是他的人,其次才是陈太忠的人,这个案子的猫腻,他比别人都清楚,要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就躲进医院了。

不过,王宏伟被骚扰的程度,还是轻的,陈太忠被骚扰得更厉害,尤其是他看到康楼电的电话号码时,真的有关机的冲动了。

当然,老康是提供第一手信息的人,虽然这信息,陈某人从别处也能得到,但是这个人情他还是要领的,说不得就接起了电话。

“太忠,我现在跟司法厅搞的那个访谈,正在审核的关口,”康楼电的声音,通过电话传了过来,都是聪明人,很多事不用多说,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的语气,缓慢地诉说着,“也是咱文明办的事情……”

“哦?呃,”陈太忠不太喜欢这么说话,但是他也知道,康主任没办法把话说透,只得轻笑一声,“我对司法厅的支持,也挺感激的……我对他们没有成见。”

我知道你没成见,你压根就是惦记着张汇呢,康楼电很清楚这一点,可是这话题,他又无从说起,沉默半天之后,他才轻叹一声,“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太忠……你……要学会适当地退让,以前,有些人可不是也不敢跟你打擂台吗?”

这话就隐隐指出张汇其人了,以前蒙艺在,他不敢跟你折腾,所以就算是副厅被副处欺负了,也要忍着,现在,你且由他猖狂一阵也正常,人家背靠杜毅,你真当忍一口气,就是很丢人的事情吗?

以康楼电谨慎的个人风格,按说是说不出这话来的,但是他对自己的成绩也很上心,司法厅那边的一系列事情,就是他一手活动出来的。

既然是如此,他肯定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心血被人破坏掉,而他对陈太忠又放下了成见,说一点隐晦的话,却也正常了——当然,谁要指望他言辞锋利地反对张汇,那也不现实,文明办毕竟是归党委管的。

“老康,我知道,这个事儿让你为难了,”陈太忠也听得出这话的意思,说不得干笑一声,他还是挺领康主任情的,“不过,有人上杆子找虐,非要给我恶心,就算我丢得起这个人……也对不起首长们的期待。”

这个回答,算是把他手里的底牌掀开了一个角,麻烦你听清楚,不是“领导”的期待,是“首长”的期待。

“啧,”康楼电听到这话,也沉吟了一下,方始小心地发问,“司法厅不会牵扯出来大问题吧?”

“老康你的面子,我总是要买的,”陈太忠笑着回答,康楼电才在那边暗暗地松口气,不成想又听到对方补充,“不过对于那些不讲立场、屁股出了问题的同志,我也不敢保证……”

2424章局面失控(下)

“哎呀,不关机不行了,”陈太忠压了康楼电的电话之后,直接拔掉了手机电池——这只是压力施加到康主任这里了,真要施加到马勉那里,他岂不是要更被动?

他现在是在公交公司旁的科委工地转悠,陪着他的还有市建委主任陈放天,以及科技厅挂职到凤凰科委的副处长宋敏。

宋主任对自己能分管驻素波办事处很是开心,这样一来,他可以舒舒坦坦地做一个空中飞人,素波和凤凰他随便跑,自在又舒心。

他在凤凰科委的存在感弱化一点,可以成全同学情谊,有效地降低凤凰人的抵触心理,同时也有机会跟厅里多联系,强化在厅里的存在感。

而且,驻素办作为上下沟通的纽带,凤凰人的成绩,必然会有他的一份,还能照顾在素波的家,实在是再妙不过了。

科委的驻素波办事处,原则上是要安排在这里,不过这儿要建好,起码还得八个月,许纯良指定了三处宾馆,要临时将驻素办设立起来,由宋敏来考察。

在这一点上,许纯良的权力**比陈太忠要大,考察的宾馆由许主任指定,考察的结果出来,还要他拍板——这大抵也就是创业和守成的主儿的区别了。

不过宋敏不介意,相反地,他认为大主任就该是这样的风范,所以来考察宾馆之后,又来工地上转一转,却正好听说过一阵建委的陈主任和科委的陈主任要过来视察。

然而,就是因为宋主任在场,所以陈太忠关了手机,一样有人找得到他,又过了没多久,许纯良的电话打了过来,“老宋,帮忙去找一下陈太忠,告诉他,蒙勤勤找他。”

蒙勤勤找我?陈太忠犹豫一下,拿过宋敏的手机,给秦科长打电话,不成想,她找他也是为热点访谈的事情,“太忠,你这搞得夏叔叔很被动啊。”

这夏叔叔就是省政法委书记夏大力,按说他年纪比蒙艺还大,她该叫他伯伯的,不过想当年蒙老板可是天南老大……所以这称呼也就稀里糊涂地这么叫下来了。

夏大力算半个蒙系人马,不过也有点别的出处,而杜毅上来时间又短,没办法动他,这夏书记特别喜欢蒙勤勤,就像王宏伟喜欢蒙晓艳一样——没别的原因,就是看着顺眼。

陈太忠这番折腾,不但惊动了司法厅,也终于惊动了夏大力,政法委书记一听,觉得也有点不妙,就打个电话给蒙勤勤……你帮我问一问陈太忠,那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陈太忠倒也知道,蒙勤勤和夏大力关系好,说不得将前因后果说一遍,“……张汇既然不肯跟我罢休,那就掐呗,谁掐死谁都算。”

“但是你这么搞,首当其冲的是夏叔叔嘛,”蒙勤勤有点不满意,“这是公检法司序列的问题,扯到张汇可不容易。”

“首当其冲的是吴朝晖,”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一句嘴,接着又歉意地笑一笑,“我也是着急出气,手边没有合适利用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张汇现在可是杜毅的红人,抓他点小辫子也难。”

“那夏叔叔会不会受连累?”蒙勤勤主要就是帮夏书记打听这事儿来的,“你知道……他可真的是无辜的。”

“我找来的人,我自然有分寸,”陈太忠其实并不能确定,苏文馨是否可以影响那栏目组的人——想来就算能影响,也不会很容易,而且不会影响得太厉害。

他是对自己下一步的动作有信心,毕竟苏文馨说了,没猛料不好上节目,有没有猛料,这可全在他的操作了,所以他的话信心十足,“现在就是看张汇识趣不识趣了……”

“这不是胡来吗?”夏大力接到蒙勤勤的电话,听明白恩怨之后,气得哼一声,“这家伙做事太想当然了,他能确定张汇跟这个龚亮的事儿有关吗?”

“能确定的话,我配合他弄下来张汇,”夏书记真的很生气,连这话都说出来了,“这种根本不搭界的事儿……他这纯粹是给我添乱。”

话说到最后,他的语气也是有点软了,毕竟陈太忠不是冲他去的,而眼下杜毅当道,想要扳倒张汇,那也非得下点猛药不可。

夏书记对张汇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他作为执掌一省暴力机关的政法委书记,却不是杜书记的人,本身就要受到杜系人马的排挤,而张汇作为杜毅的心腹,为了避嫌,自然不会跟他交往太多。

夏大力如此生气,只是不忿小陈这家伙挥刀乱砍,害得他躺着也中枪,心说你们斗你们的,跑到我的地盘上撒野,算怎么档子事儿?

可是听到蒙勤勤的话,他的气儿就消了不少,小家伙不是冲我来的,而且也不想波及我,算了,你们斗吧,不过……张汇要继续缩头不出,我看你怎么收场。

张汇还真的想继续缩头不出,但是很遗憾,在五点多接近六点的时候,杜毅终于也听到了风声——热点访谈栏目组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这渠道不是通过张汇传递上去的,恰恰相反,他不敢让杜书记听到这个消息,起码不能从他这里得到消息——既然已经决定跟薛时风撇清了,那他不过问这件事才是最正常的反应,还跟领导反应个什么?

而跟杜毅秘书反应情况的人,也不敢说此事就涉及了张汇,开什么玩笑,在省委书记面前说他的红人的小话,将来张汇随便使个小动作,真不知道会在哪条阴沟里翻船。

所以,杜毅得到的,是很正常的消息,《热点访谈》栏目组光临涂阳的省第四监狱,据说是掌握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黑幕。

我问心无愧啊杜书记并不在意这样的事情,要不说这上位者有时候也挺可怜,别人都是瞒上不瞒下,他蒙在鼓里,还觉得不怕。

当然,仅仅不怕是不够的,虽然类似栏目远远不足以撼动一个省委书记,他还是很正式地通知了一下夏大力——中视来人了,你做好配合,如果出了问题……后果不需要我跟你说吧?

夏书记听得就是暗暗冷笑,从杜书记的话里,他听出老杜是被蒙在鼓里——这个很好推敲的,杜毅要是知道此事涉及了张汇的恩怨,断不会如此吩咐。

张某人是杜书记的红人,这点不假,但是丫挺的再红,也不过才是一个一年的正厅,这样一个没什么根基的小干部,杜书记可能愿意去维护,但是只为这层原因,就来找堂堂的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碴儿——这得是怎样的一种脑残?

不过,夏大力却是不敢有半点怠慢,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目前,也是杜毅的眼中钉——这跟个人恩怨无关,实在是他屁股下面那个位子,太惹人觊觎了,一省的书记,若是不能将政法委这个暴力系统掌握在亲信的手里,会极大地影响在省内的行事。

所以夏书记的回答,是规规矩矩的,他一点都不想被人迁怒,“司法厅的吴朝晖和监狱管理局的周铭,都在向涂阳赶去,估计一个多小时以后就到了,我正在了解,《热点访谈》的栏目组,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到涂阳的事情的。”

“嗯?”杜毅轻轻哼一声,旋即就挂掉了电话,坐在那里沉吟了起来——这是又有幺蛾子出来了?

夏大力回答得规矩,但是话中之意也很明白,老杜你别找我的麻烦,建议你还是查一查,人家这热点访谈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吧——是的,这里面有文章

按说,中央媒体下来查证事情,并且随时有曝光的可能,大家先想的应该是怎么渡过难关,就算有人想查举报者,现在也不是时候。

更别说查举报者这种事,不但是瞒上不瞒下的,也是典型的“做得说不得”的事情,然而,夏大力就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大喇喇地说出来,还是结尾点睛之语,这话里没有玄机才怪

“给我查,涂阳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杜毅略一沉吟,就做出了决定,他不害怕热点访谈,但要是别有用心的热点访谈,他就不得不提高警惕了,“别拿表面文章糊弄我……”

他一边吩咐,一边就抬手去抓电话,拨的开头号码是010……

杜书记在北京的朋友很快就打听出来了,中视台里的人说是栏目组看到了《天南商报》的报道,才下去的,这应该是敷衍的答案,不过显然,这里面也有线索。

“天南商报?”杜毅怎么琢磨,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在他印象里,那个报纸好像确实有点古怪来着,但是……那古怪是什么呢?

(又掉到第二十二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