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5 -2426有人跳脚

2425 2426有人跳脚(求月票)

2425章有人跳脚(上)

杜毅正在努力回想,这个《天南商报》涉及到过什么事情,秘书也打探清楚了消息,走了过来,“听说涂阳的这件事,受到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的高度关注。”

“是他,啧,”杜书记的眼睛微微一眯,轻轻嘬一下牙花子,听到这个名字,他就想起来了,莒山煤业安全生产的问题,就是这家报纸曝光的。

一省的书记,要操心的事儿太多了,《天南商报》出的其他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传到杜毅耳朵里,也就是这个莒山煤业,老黄家和蓝家试探着碰了一下,所以他印象深刻。

这一家报纸是亲黄家的,最起码是有陈太忠在撑腰,杜书记做出了判断,但是下一刻他又有点疑惑了,“涂阳那边到底是什么事情?”

他的秘书王毅单,做事也是相当周密的,他打听到了事情原委,并且还了解到,凤凰晚报和凤凰电视台也播出了这样的新闻,“这个人跟陈太忠有旧怨……”

不能不说,他打听得是很周密了,但是他偏偏地没有打听到,张汇和薛时风是连襟,张汇在省政府任副秘书长时,还有些人知道这层关系,可他来省委之后就没几个人知道了。

张秘书长在此事上栽了跟头,又没找回面子,这容易遭人笑话,而且薛时风被处理,也会影响他的仕途,他自然不肯提及。

“无法无天”杜毅听完王秘书的陈述,重重地哼一声,他对陈太忠的印象,真的不是很好,而且那厮的跋扈,他早有耳闻,现在这家伙居然为了私人恩怨,请来了《热点访谈》的人做节目曝光天南,这还有一点大局感没有了?

“给我……”杜毅才说要秘书给自己接陈太忠,猛地又觉得有些什么事儿有点不对劲,他略一沉吟,就反应过来了——这家伙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件事一旦被中视曝光,最被动的会是夏大力吧?

夏大力可是跟着蒙艺走的人啊,陈太忠想要消气,就算搭不上夏大力的路子——那可是省委常委,但总要考虑个影响的吧?

而且这件事,起初是发生在凤凰的,那叫薛时风的人,现在也在凤凰任职,在凤凰还有你陈太忠做不到的事情,需要拉上《热点访谈》做虎皮?

“给我接一下丁小宁,”杜毅决定换个人接触,他觉得这件事朦朦胧胧,他有点看不清楚,就不肯把事情办绝,而他对丁小宁那个女娃娃很有好感——小姑娘居然敢在他面前置疑捐款去向,幼稚得可爱,从她嘴里掏点东西出来,应该是很容易的。

“嗯?”杜书记吩咐完毕,感觉小王的身子微微滞了一下,就奇怪地抬头看一眼,“你有什么话?”

“周一的时候,通德臧市长来过,说陈太忠抓精神文明建设,抓得都眼红了,”王毅单小心地介绍了一下陈太忠和臧华的冲突,却是没说自己的结论——作为领导秘书,他有义务提醒一些事情,却不能掺杂个人意见。

“你是说……他还是从工作的角度出发,想要增强文明办的话语权?”杜毅半是发问,半是自言自语地嘀咕。

他觉得小王的这个提醒,确实比较及时,陈太忠好大喜功的名声,不用别人提醒,他也想得到,没有强烈的功利心的支持,凤凰科委可能强力崛起吗?还有那什么……狗屁的太忠库,简直是个笑话。

“我……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王毅单见领导发问,就小心地回答,“而且据了解,司法厅厅长吴朝晖和监狱管理局局长周铭,都在赶往涂阳……这好像不太正常。”

当然不正常这一点也是杜毅不能理解的,热点访谈下来调查,大家没命地躲还来不及呢,谁会上杆子地往上凑,送把柄给人抓?

而且,眼下看起来只是一个案子的保外就医出了问题,这事儿说大不算大,就算司法厅想表明态度端正,愿意积极地配合调查,那去一个周铭也就足够了,等事态再大一点,吴朝晖再动也不迟不是?

初开始,杜毅就觉得这里有点问题,不过他还当是夏大力为了保住位子,做出了这样的指示,心里多少有点鄙薄政法委书记的胆小如鼠。

杜书记也知道姓夏的在警惕自己做文章,但是他自认还是有胸襟的,你要愿意配合,我杜某人岂能没有容人之量?倒是这啥事儿还没定性,你就着急地推出两个下属做挡箭牌——怎么能让我不小看你?

然而,顺着小王的提示思考下来,杜书记猛地发现,自己或者真的是冤枉了夏大力,吴朝晖他们,很可能是得了陈太忠的授意,帮着呐喊助威去了。

什么,吴朝晖和周铭可能不认识陈太忠?没错,这确实是可能的,但是更可能的是,人家三个早有联系,不过别人不知道就是了——官场中交际,谁又可能傻到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暴露出来?

杜毅这属于一个环节想歪,那就步步想歪的典型例子,难得的是,陈太忠此人实在是官场中大大的一个另类,那些想歪之处,所有不合理的因素,在他身上都找得到符合逻辑的答案。

就比如说这吴朝晖和周铭,一个正厅一个副厅,根本就不可能听从一个正处的指派,但是……这个正处若是陈太忠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人家背靠黄家手眼通天,别说正厅了,就是蒋世方这正省,对上那家伙,也要有点表面客气。

所以,杜书记几乎在一瞬间,就认可了王毅单的思路,不过,他肯定不会明显表现出来,反倒是由于进一步认识到了陈太忠的跋扈,他有点忍无可忍了。

“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他冷哼一声,“你跟丁小宁说,就说晚上八点,我在天南宾馆东三号院等她……不许迟到。”

王毅单一听,心里就暗暗地欢喜,因为他知道,自己提的建议,帮到了老板——一开始杜书记只想让他“帮我接丁小宁”,而现在,杜书记有面谈的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提议起作用了,做秘书的,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帮老板拓展了思路,这就是成就呢。

而且,王秘书听得出来,老板一开始,只是想解决了这件事情,而现在老板要认真了,要认真地追究一下责任了。

于是他就给丁小宁打个电话,他对丁总这大名鼎鼎的美女孤儿企业家,也早有耳闻,撇开“美女”、“孤儿”和“企业家”三个卖点不说,只说这是杜老板欣赏的人,就足够他去刻意了解了。

按说,既然有这样的认识,他说话就该挺客气了,但是实则不然,他已经知道了,杜老板有点生气,所以通知丁小宁的时候,语气就不是特别客气。

这并不是他势利与否的问题,而是他身为领导秘书,说话的语气,本身就代表了一种风向……丁小宁你现在行情不妙,识相的话,尽早想办法自救哈。

然而,丁总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个上面,她只是很奇怪地发问了,“八点啊,这天都黑了……天南宾馆东三号院,这是个什么地方?”

“这是杜书记接待客人的地方,今天晚上,他还要在这里接待几个大学同学,”王毅单听她这么发问,心里的鄙视,真是有若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你以为杜老板有兴趣把你怎么样吗?麻烦你醒一醒,老板已经递补为正式的中央委员了,“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人家就算酒醉,小鞭玩的也是名马。

天南宾馆,杜毅来的次数并不多,但是这里毕竟是省委接待宾馆,还有副总理级别的领导在这里住过,不过,正经的中央委员以上级别的,在楼里住的人真不多,大多都在后面的小院。

杜毅在这里,有专门的接待小院,最常用到的就是三号院——不过话说回来,常用也是相对而言,这里毕竟离省委远了一点,今天杜书记接待同学,不想表现出太多的特权味道,就说我在省委接待宾馆,招待同学们吧。

“那么好吧,”丁小宁答应了下来,她对杜毅的印象,其实不坏,不过她的太忠哥跟着蒙艺走了,她也别无选择——这世间,站队无所不在,官员有站队,下面的百姓,何以能幸免?

不过饶是如此,丁总也听出来了,王秘书对自己有点不客气,所以她真的有点莫名其妙,我又没做过什么对不起杜毅的事儿,你怎么就敢这么跟我说话呢?

然而,她虽然年轻,却是早早地就混迹社会,认识陈太忠之后,又接触到了官场这个圈子,而她自身也是聪慧异常,总是品出了几分不对味儿。

所以她想找太忠哥咨询一下,今天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但是很遗憾,陈太忠的手机,一直“不在服务区”。

于是丁小宁心一横,就按时找到了天南宾馆东三号,她的光棍脾气上来了,心说任你省委书记是泼天的权威,老娘就这烂命一条,还怕你吃了我不成?

2426章有人跳脚(下)

丁小宁找到东三号的时候,杜毅还在觥筹交错,他的这帮同学,都是工农兵学员前期这一茬,后面的校友,就真没啥感情了。

因为后面的没啥感情了,前面的校友才弥足珍贵,还有一个大一届的师兄,也过来了,却正好是中宣部的一个副司长。

这些人里,就是杜毅走得最顺——这很正常,除了某些特定的情况,还有哪个大学里面,能有可以出现两个以上省委书记的班级?

丁小宁过去的时候,王毅单正好在院门口转悠,他的级别虽然还高过里面绝大多数人,但是那些人都是杜书记的同学,他不过是老板的秘书,硬往上凑不是不可以,但是难免影响了老板跟同学叙旧的兴致,就太没有大局感了。

他正转悠呢,猛地见到一个打扮时尚、身材纤细修长的美女来到了院门口,跟门口的警卫说着什么,一时间心里有点恼怒:这天南宾馆真的该整顿一下了,外面有点不三不四的人就算了,这东跨院怎么也能放进这种人来呢?

他才待发话,猛地觉着这女人有点面熟,再下意识地看一眼手上的手表,登时就反应了过来,于是笑着迎了上去,“是丁总啊,吃了没有?”

王毅单是杜毅到了省委之后换的秘书,杜省长的前任秘书进京了,所以他不认识丁小宁,电视上见过,却也印象不深。

“随便吃了点,”丁小宁淡淡地回答,她听出来了,这就是杜毅那个秘书,电话上此人老大不客气,她自然也不会太热情,“我要在这儿等杜书记吗?”

“我一直在这儿,就等你呢,丁总你跟我来,”王秘书又是冲她微微一笑,态度相当和善,一边说,他就一边将人带进了大门,将她带入一层的一个房间,“你在这儿等一下,我上去跟杜书记汇报一声……想喝点什么,随意。”

他上去了,丁小宁打量一下这个不大的房间,明显地,这里是个小会客室,旁边串了一个小卧室——她并不知道,一楼只有这么一个小接待室,其他都是供警卫们住的房间。

她琢磨的是,这个王毅单的态度,似乎有所改变,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就在她琢磨的时候,门被推开了,杜毅走了进来。

“叫你过来,是想了解你素纺项目的进展,”杜书记走上前坐到她旁边的沙发上,沉声发话,“中央三令五申地强调,发展经济的同时,要注意保持社会的稳定……”

嗯?丁小宁感到有点奇怪,心说你让秘书严词喊我过来,就是想了解我在素纺项目上的进展……那个项目难道有不妥当的地方不成?

她出身普通,小小年纪就在社会上闯荡,吃了不少苦,对底层民众的生活相当了解,而且性子暴烈为人仗义,正是由于有这样的脾气,她虽然也喜欢钱,却是不愿意盘剥那些可怜人。

反正以她现在的身家,坐着不动也够她吃几辈子了,哪里还会再在素纺的项目上玩什么猫腻?

一听杜毅这么问,她就有点不高兴,说不得哇啦哇啦地把进展情况交待一下,同时也不忘记说,本来绑六个的钢筋就行,素纺蛮不讲理地要她绑八个的,“……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但是为了支持素波的建设,尽快完成这个项目,我都认了的。”

“别那么大牢骚,那两块地,还不是我给你的?”杜毅笑着摇摇头,又抬手拍一下沙发,“得了政府的支持,你就应该回报社会。”

“要是房地产没有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两块地就拖死我了……”丁小宁摇摇头,她可不怕当着省委书记把话说明白,我不是特别领情。

事实上,人和人交往都是有惯性的,她第一次见杜毅的时候,就敢置疑捐款的去向,那么以后说话也不怕放肆一点,正经是类似的话,她绝对不可能跟段卫华说,“还有这开发的钱,也很难筹呢。”

“有陈太忠帮你,还怕筹不到钱?”杜毅脸一沉,觉得她有点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的嫌疑,不过想一想,当时她确实跟省里要钱了。

只不过杜省长没钱给她,默认放弃了那两块地,以省里结算的地价,丁小宁不算赚了,当时的地价有一点小小的上涨,但是幅度远小于省里修高速时,融资所需要支付的利息。

而且那地方离市区确实远,若是没有拉到素纺项目,小丁虽然赚钱也是肯定的,但是绝对赚不了多少——这也是事实。

不过,杜毅今天找她来,是要陈太忠事情,眼下已经提到了,他自然会顺着说下去,“对了,你记得跟小陈说一声,搞精神文明建设,我是愿意支持的,不过他干什么,就集中点注意力,不要净琢磨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嗯,”丁小宁点点头,她也知道,陈太忠最近在找张汇的麻烦,每天晚上大家几乎都要提到这个话题,事实上,她是最为痛恨龚亮的——两人虽然没有过任何接触,但是由于身世的缘故,她一贯痛恨女人的男人。

但是她现在也逐渐成熟了,地皮的事情她敢当着杜毅说,因为那是她的切身感受,但是涉及到陈太忠,涉及到官场的纠葛,她还真不敢说——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杜毅见她虽然点头,脸色却是不好看,犹豫一下又发话,“你这是想到什么了,有话你直说,我还能跟你一个小女娃娃计较?”

丁小宁沉吟一下,方始冷笑一声,“欺负女人的人渣,都该死”

“啧,”以杜毅省委书记之尊,听到这话,都禁不住翻个白眼,他哼一声就站起了身,“我上面还有应酬,不跟你多聊了,话你带到……以后素波有麻烦,你可以联系王毅单找我。”

这番话,丁小宁听得不得其所,她一路思索着回到小区,走进房间才发现,陈太忠已经回来了,“太忠哥你的手机怎么回事啊?”

“骚扰得我受不了,关机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又冲刘望男扬一下下巴,“你望男姐说,杜毅找你了……态度还很不好?”

“开始那个王毅单态度很差,后来我去了,反倒很客气了,”丁小宁皱着眉头回答,“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你帮我分析一下……”

陈太忠静静地听完,又问一问王毅单一开始打电话的措辞和语气,沉吟一下方才点头,“很简单,有这种转变,那么,在这段时间之内,必然发生了一些变数……”

他猜得真的是太正确了,杜毅在前不久已经搞明白了,合着陈太忠是冲着张汇去的——省委书记能被蒙蔽一时,但不可能被蒙蔽一世。

要说起来,还是杜书记觉得,此事的味道太怪,所以就安排王毅单关注一下涂阳,接近七点的时候,第四监狱的监狱长和政委已经迎接到了来自省里的两个厅长。

周铭在路上,就接到了王大秘的电话,但是他哪里敢说什么?于是他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此事,第一时间赶往四监,也是要获得第一手材料。

等监狱长和政委都汇合过来后不久,吴朝晖的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还是王毅单,“吴厅长,你见到四监的人了吗?”

“见到了,我们正在了解情况,”吴厅长看看面前的监狱长和政委,把手机往桌上一搁,“省委王毅单王处长高度重视此事,你们俩谁跟他解释一下?”

监狱长见状,登时就缩了,监狱的具体行政事务多是他在管,这次他的责任大了去啦,就别说有热点访谈的人来,就算没有,把一个不该保外就医的主儿放出去,这就是严重的错误——有错误不怕,怕的是被上面发现,而且错误被重视。

姓常的政委心里多少要略略踏实一点,因为这不是他的业务范围,眼瞅着俩厅长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二人,于是硬着头皮接起了电话。

不成想,他还没汇报了几句,王毅单就在那边冷冷一哼,“这些我都知道,我不想听这些……你也不用遮着掩着了,杜书记高度重视此事,我劝你,还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了,省委不会对害群之马有所姑息的。”

“这关我什么事儿嘛,”常政委一听这话,好悬没跳起来,我他的是政委,不是监狱长,我是抓政治思想工作的

饭碗要被砸了,而且被砸得还挺冤枉,他当着两个厅长的面儿,就把声音提高了,“这不是我的业务范围,根子也不在四监,你们在省委里查一查吧,哼……”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把电话压了,常政委是军人出身,急了眼真敢直接说,而且他有一个误解,那就是他认为:王毅单已经知道,事涉张汇了,所以想拉他们基层的官员垫背。

这个误解很正常,他哪里想得到,连杜毅都被蒙在鼓里?

吴周俩厅长对视一眼,心里都在暗暗地苦笑——老常这脾气,还真不是一般地火爆,不过,下面人愿意硬顶,敢把事说明,也未必就是坏事。

王毅单却是在电话那边傻眼了……

(又掉到第二十二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