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7 -2428杜毅和蒙艺

2427 2428杜毅和蒙艺(求月票)

427-2428杜毅和蒙艺

427章杜毅和蒙艺

体制森严,但官场却是由人来构成的,只要是人,就难免有七情六欲,所以发生些这样那样的意外,实在正常得很。

王毅单不是没有猜测过,四监那边跳脚,嘴里说的“根子在省委”,是不是在指陈太忠,但是他略略琢磨一下,觉得不像,因为对方的怨气实在大了一点。

非法保外就医的那厮,本来就是陈太忠的对头,你们又被人抓了现行,有脸冲我这么怒火冲天吗?

所以,就在常政委挂掉电话半分钟之后,王大秘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而且他指定要跳脚的这位回答问题——你给我说明白了,什么叫“根子在省委”?说得有理,我向杜书记转述你的苦衷,你要是胡搅蛮缠,那是无端攻击省委领导……请你想清楚后果。

常政委发完飚之后,心里也有点后怕,耳听得王毅单的电话又过来了,就真不想接,但是吴厅长转述的王大秘的话,实在很是杀气腾腾,也是不接不行了。

倒是监狱长不怕丢人,当着两个厅长的面儿,就冲着政委一个劲儿地点头挤眼——老常你可是要挺住了啊。

说白了,常政委敢这么说话,也是无欲则刚,这种事情确实不经他的手,心说反正要死了,那索性死得透一点吧,“王处长你不明白不要紧,回头热点访谈的人问起来,我自然会说的,至于最后的结果,那就要看文明办陈主任的重视程度了。”

麻痹的,惹得我急了我真敢说,在天南,你杜毅大,你张汇大,你王毅单大,想让我背黑锅那我认了,但你不是中视的人,而陈太忠能把中视的人随随便便叫来,而且……人家在北京也有靠儿啊,我真要横下心来,帮陈太忠说话,你也未必就压得住。

王毅单一听,登时就落实了自己的猜测,果不其然,这家伙还指望陈太忠搭救呢,看来这根子……果然有说法

“老常,有话好好说嘛,你看,我也是想帮你们协调,”王大秘放缓了语气,当然,也仅仅是放缓了一点,他毕竟是省委第一秘,代表着杜老板呢,“陈主任是党的优秀干部,可我王毅单的党性和原则也很强,你这话似乎是……信不过我?”

,好像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常政委就算脾气再火爆,听到这话也意识到了,似乎自己的某些认知……出现了偏差。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后悔也晚了,而且王大秘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他不给出个解释的话,那就是又得罪一个杜毅的红人,于是他咳嗽一声,“这个……也许是以讹传讹吧……”

“说根子,根子在哪儿,我要听省委的根子在哪儿,我不听成语,”王毅单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说实话,自打确认了某些猜测之后,连王大秘自己都慌了。

要知道,他下午可是在领导面前建言了的,领导也因此认为,陈太忠栏目组的出现,然而眼下对方的回答告诉他,陈太忠如此行事,大约是跟省委里的什么人,出了什么问题。

我这是错误地引导了老板的思路啊意识到这个事实,王毅单只觉得背后刷地就冒出了冷汗,他在天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厅级领导见了他,都要点头哈腰,这一切不是来源于他本身,而是来源于他身后的老板——他是杜毅的秘书。

没有杜老板,他什么都不是

错误地引导了老板的思路,对秘书来说,这是绝对致命的、不可宽恕的错误,想到后果的可怕,他不能不尽快地查找出真相,事实上,如果他有一双翅膀的话,他肯定立马就飞到涂阳,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老常,你要相信组织”

常政委听到对方软硬兼施,并且直奔主题,心里明白,自己这次是真的认知错误了,犹豫一下终于叹口气,“龚亮有个表哥叫薛时风……”

我当然知道薛时风了,你给我说重点啊王毅单嘴上不说话,心里却是有若百爪挠心一般,手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大腿……说重点啊你~

“据说……薛时风有连襟在省委,”终于,常政委说出了重点,王大秘心里松了一口气,然而,对方说完这话,却是不肯再说了,他等半天之后,终于不耐烦了,“那么,据说……他的连襟是谁呢?”

“我不知道”常政委斩钉截铁地回答,王毅单你还不知道张汇牵扯进此事,所以是这个态度,等你听明白人名,没准又要“绝不姑息”我了,我有那么傻吗?

他很清楚,自己点出关键环节,已经犯了官场大忌了,然而,他是在拯救自己的前途,那么,这个错误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被人接受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官场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他若是当着这么多人,再点出张汇其人,这行为就超出了自救的范畴,所以就算打死他,他都不会再说什么了,“我只是听说,有这样的传言。”

但是,王毅单也不需要他再说什么了,听到对方语气坚决,王大秘不为己甚——我能理解……个头不大的主儿,也不会把陈太忠逼成这样不是?

挂了电话之后,他就打个电话给凤凰的朋友——王秘书常年在素波,也不是一个特别擅长交际的主儿,但是自打他出任了杜毅的秘书,有太多的人挖空心思找上门了。于是,他就多了很多朋友出来。

然而,这个打听的结果,委实令他瞠目结舌,“什么?薛时风的连襟……是张汇?”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常政委为什么要吞吞吐吐,而陈太忠为什么要如此兴风作浪了,张汇……涉及的是张汇啊。

对陈太忠的破坏力,王毅单还是比较清楚的,整个天南省,能让省委书记杜毅都皱眉头的处级干部,真的没几个,但是不管怎么算——说地方影响力也好,说上层竞争力也罢……陈太忠绝对都是其中之一。

然而他更清楚杜毅对张汇的赏识,陈太忠对上天南大部分的干部,都可以肆无忌惮,但是对上张汇则不行,就算张秘书长这正厅不算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其是杜老板的红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王大秘和张秘书长同为杜老板的贴心人,自然分外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话说回来,贴心人和贴心人之间,也未必就是那么亲密无间,领导的贴心人,未必是我的贴心人——其实,王毅单和张汇,还处于一种比较微妙的竞争关系中,因为两个人都是机关干部,都是靠着老板的宠信才能站稳脚的。

打个比方说,同为老板宠信的厅级干部,王毅单跟臧华的关系就不错,所以臧华吃了陈太忠的瘪,也能跟他抱怨一下,可张汇则不同了——张秘书长混省委的,藏市长则是下面通德的一市之长,是的,臧市长是干将不是近臣,跟王大秘没有位置重叠的冲突。

这种皮袍下的小,往日里王毅单也只敢压抑在内心深处——凭良心说,张汇在老板面前的宠信,并不弱于他。

可是有了这层因果,眼下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暂时不会考虑去通知张汇——我跟你没那交情,他反倒是扪心自问:如果彻底出于对领导负责的想法,我该怎么去做?

这个答案很好找,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我应该搞一搞明白,张汇最近和陈太忠出了点什么事儿,以至于搞得陈太忠恼羞成怒地去翻旧账?

天下事只怕“认真”二字,天南杜老大的秘书,想在省内查证点什么事儿,还是有目标的这种,他可能查不出来吗?

没用了十分钟,他就搞明白了,于是,也顾不得杜书记在跟同学叙旧了,直接走上二楼汇报了一下——那个啥老板,张汇这样了……所以,陈太忠那样了……

表面上看,杜书记依旧在笑吟吟地跟同学们聊天,一点都没受到影响,但是王大秘观察得很仔细,杜书记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不多时,杜毅就出来了,他脸色阴沉,“你跟张汇说了些什么?”

我赌对了王毅单见领导神色不豫,却是高兴得差一点没跳起来,当然,这个心情是不能让老板知道的,于是他低声回答,“我觉得自己判断可能有误,所以,一直在努力查证这个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他沟通。”

“以后你给我看着点张汇,”杜毅终究是一方诸侯了,下面人这点小心思,他心里也明白,所以他的决断也很干脆,“你说他的任何不是,我都绝对不会追究……现在,你把事情跟我重新说一遍。”

重新说一遍,也是这些东西,王毅单并不因为有了领导的认可,而做什么添油加醋的勾当。

杜毅又听一遍之后,沉吟了大约五秒钟,接着就点点头,“嗯,我知道了,等小丁过来的时候,你客气一点。”

428章杜毅和蒙艺

不用杜书记吩咐,王毅单也知道,自己下午的时候,对丁小宁的态度,似乎有点……那啥了,他自然会想办法扭转这个形象。

但是杜毅想的就多了,对张汇的这件事情,他真的很遗憾,也很痛心,不管怎么说,无谓地招惹陈太忠,总是一个不明智的举动——虽然小张可能认为,他有足够的理由。

凭良心说,他也不认为张汇在这件事里负有多大的责任,无非就是见不惯文明办乱伸手,想再成立一个稽查办而已——这件事情若不是陈太忠在操作,换个人来,还真不容易被通过,反对的人绝对不止这么几个。

老话说得好,事在人为——同样的事情,在于什么人在操作,有的人操作那是顺理成章,换了别的一些人操作,很可能就叫自不量力。

可是话说回来,杜书记也不能坐视此事,他在吩咐了秘书之后,缓缓地走回同学聚会的房间,脑中却是不住地在盘算,该怎么样把这件事情化解了?

凭良心说,撇开一切虚浮的东西,这件事两边各有各的道理,张汇固然可以说,陈太忠你误会我了,我就是觉得这个稽查办不合理,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没有别的意思,但是陈太忠也可以说,你也误会我了,我只是觉得龚亮保外就医有点蹊跷,怎么敢针对你张秘书长?

杜毅认为,公平来说的话,属于张汇主动挑衅在先,你对文明办的举措有异议,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跟陈太忠早早地就结了梁子,所以你该有回避的意识才对——有这样的前因在先,你就是再出于公心,行事也要讲个方式方法。

然而遗憾的是,没有人能做到绝对公平,杜毅也做不到,虽然他很想做到。

作为天南的一把手,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考虑别人的观感,也要考虑对自己的影响,张汇是出错在先,但是……他是我杜毅的人。

我倒是愿意讲理呢,但是看在别人眼里,就是我怕了陈太忠,连自己的心腹都护不住,堂堂的省委书记混到这一步,砢碜不砢碜?

简而言之一句话,张汇有点让杜书记失望,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为了天南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杜毅不可能就此屈服——知道的,说我讲道理;不知道的会怎么看我?

有了这么个认识,他就决定加强对张汇的回护,不过,他怒气冲冲地喊丁小宁来,本来是想给陈太忠打一针预防针的,但是现在,却是不方便打了。

所以,王毅单和杜毅对丁小宁的态度都有所转变,这非常正常。

不过,杜书记也没有再深究陈太忠的意思,所以他说得很明白——我支持他抓精神文明建设,但是……那家伙不许再搞那些歪门邪道了。

凭良心说,杜毅做事,相对也是比较公正的,回护张汇那是不得已的,可他也给了陈太忠台阶,你别再折腾什么热点访谈,我就放你的稽查办过关,所以他叮嘱丁小宁把话传到。

陈太忠也注意到了这句话,但是从这句话里,他看到蒙老板做事的影子,是的,这句话里不但有台阶,也有杀气

杜毅只是很单纯地表示,不希望他再搞什么歪门邪道了,但却没说你要是不听我的,继续走下去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其实也就是说了——你要是带种,就给我一条路走到黑,倒不信治不住你了。

什么叫省委书记的做派?这就是了。

就好比当初陈太忠被省纪检委请进去的时候,蒙艺同样也是没什么动作,但是他的不动,只是静待对方露出破绽,一旦发现了机会,就迅疾无比地出击,不动则已,动则一剑封喉——作为一省的书记,该有这样后发制人的底气,也该有这种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

眼下,杜毅的做法,跟蒙艺当初的选择是一模一样的,他不帮张汇缓颊,也不求情,只是淡淡地告诉陈太忠:适当地收手,对大家都好,也能换得省委对稽查办的支持。

当然,你若是不想收手,那么欢迎折腾下去,不过到时候出什么纰漏,就不要怪我没有提前招呼了。

杜毅坐得很稳,因为……说句实话,真的没有什么证据显示,张汇跟龚亮或者薛时风有必然的联系,事实上,有了省委书记的支持,那些不太可靠的证据,都拿不出手、见不得光,

陈太忠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甚至由杜毅的做派想到了蒙艺。

那么现在,面临选择的就是文明办年轻的副主任了,他甚至想像得到,杜毅在要丁小宁传话时,心里那份微微的不屑:切,有本事你就折腾下去呗……没有真凭实据,我倒要看你给张汇安个什么样的罪名。

这种局面,还真让陈太忠头疼,想人家是一省的书记,手握全省的资源,绝对有后发制人的资本和实力,却是摆出架势,坐视他折腾。

难办,真的很难办,官场上最忌惮的,就是这种场面,然而陈太忠已经将事情推到了这一步,想要收手,却也不容易——没错,杜毅表示了,你要是收手,就能换得我的支持,可是对陈某人来说,也是羞刀难入鞘了。

或者,夏大力也不希望我折腾下去吧?陈太忠琢磨来琢磨去,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于是打个电话给蒙勤勤,想要知道她是怎么看待此事的。

不成想,蒙勤勤那边,也是才放下电话,四监那里发生的事情,实在太精彩了,常政委对着王毅单发飙的消息,甚至传到了夏书记那里。

所以,夏大力打个电话给蒙勤勤,聊天之余就表示,四监已经将事情捅出来了,合着原来杜毅也是受蒙蔽的,哈哈……真的很可笑。

从个人角度上讲,夏大力并不支持陈太忠将事情搞大,但是就这么偃旗息鼓也不好,因为那很可能让杜书记将战火引到他的头上。

那么他的建议就是,整件事情自自然然地开始,自自然然地结束,该查的事情查,该放过的就放过——杜毅领了人情,当然不好再拿政法委做文章了。

陈太忠这时候打电话过去,蒙勤勤就正好将夏书记的意思转述一下,“……既然杜毅已经知道了,四监的责任人肯定是要查处,但是其他的事情,就不好再坚持了。”

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陈太忠真是有点不甘心,而且老杜嘴上答应我,说要支持稽查办,但是《热点访谈》的人一旦回去,老杜不认账怎么办?

热点访谈可不是天南日报,陈某人不可能很随意地呼来喝去,不带这么欺负中央媒体的——请一次十万倒是小事,问题是……人家也未必稀罕这十万不是?

从理论上讲,杜毅是堂堂的一省的书记,这种小事情不可能不认账,但是……这不是某人心里不甘心吗?

既然杜毅也是受了蒙蔽的,那心里肯定也多少有点不舒服陈太忠想来想去,终于发现了这么个借口,于是就做出了决定——先让热点访谈继续采访吧。

事实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想阻止热点访谈的深入采访,都很困难了,第二天,栏目组的人在四监展开了全面的了解。

这时候,监狱一方肯定是全方位地配合了,尤其是常政委,这原本不怎么涉及他的业务范围,他却也是跑前跑后,非常地热心。

下午早些时候,事情就了解得七七八八了,龚亮的保外就医疑点多多,但是很遗憾,当事人去北京治病了,暂时联系不上。

联系不上……那栏目组的人就直奔下一个目标——凤凰,那里不但是案件发生的地方,更有一个女人近期试图跳河自杀。

凤凰是陈太忠的大本营,一切自然都好说,不过大家到的时候,已经不早了,于是有人预约第二天的采访对象。

预约到薛时风的时候,薛书记不答应接受采访,“我的职务是正常调动,跟这个案子没有必然的联系,请你们不要想象力太丰富,中视是中央媒体,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采访。”

“那么,龚亮的保外就医,也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是这个意思吗?”热点访谈的人对付这种局面,也是轻车熟路,“你能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吗?”

“啪嗒”一声,薛时风根本不做回答,就直接压了电话,电话这边几个用免提听对方说话的人面面相觑。

“好了,时间不早了……都要七点了,咱们先吃饭吧,”宣教部副部长段卫民是接待组成员之一,他试图化解一下这种尴尬气氛。

“避重就轻,哼,”栏目组带头的那位冷哼一声,中视媒体下来采访,大多数时候还是比较硬气的,“我们倒是要了解一下,是什么因素,让这个犯了错误的干部,这么理直气壮……”

他这话是对着凤凰的接待组众人说的,这里虽然是章尧东的地盘,但是终归是归省委管辖的,于是不到十分钟,杜毅就得到了消息……

六千字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