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9 -2430给我顶住

2429 2430给我顶住(求月票)

2429-2430给我顶住

2429章给我顶住

杜毅听到这样的话,真的就有点坐不住了,事情发展的苗头不对

热点访谈这样的栏目,曝光过太多的黑幕了,不过通常而言,他们访谈涉及到的负面形象,最多到厅级,更多时候都是县处级。

高过某个级别,就不是他们能做主的了,要看上级领导的意图才能定夺,更还可能涉及到不同派系中的纷争和妥协,所以杜书记并不怎么在意这个节目组。

而下来做节目的人,也非常清楚这一点,通常情况他们也不会深挖太高层次的内幕——撇开台里的规定不说,正义感太强,搞不好就要把自己搭进去了,

所以有人说,堂堂的中视,大名鼎鼎的热点访谈,只敢曝光县区级的黑幕,愧对公众的期待——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但是话说回来,《热点访谈》这样的栏目,下来的节目组也具有相对比较大的自主权,他们真想多琢磨一点黑幕,是可以的,这就在于下来的人的心情了。

当然,类似冒尖的行为,最后大多都会被台里压下去,访谈嘛,你就事论事就可以了,不要盲目扩大范围,以免减小了想要谈论的事件的针对性。

这肯定是别人的招呼打到了,大家心里都有数,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节目组的人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可以做一做类似文章——万一你招呼没到呢?

杜毅其实真的不怕热点访谈,因为他在中宣部也有门路,但是有门路不代表用着特别顺手,所以他一听说对方有意叫真,心里真的腻歪。

他有把握将这次事件的影响降到最低,小小的节目组,临时起意想要查薛时风背后的人,他有不止一种渠道,来制止对方这种愚蠢的行为。

然而,对他来说,为这点小事求人,本身就是很耻辱的事情——天南的杜毅捅下篓子了,求我帮他摆平,说出去好听吗?更别说,他还得领别人的人情。

当然,他可以坐视不管,谅那节目组也不敢把事情扯到他头上,但还是那句话,你这边招呼不到,人家就可以肆无忌惮一点——起码,含沙射影地点一下张汇,那是没问题的。

所以杜毅很闹心,心说张汇你小子做出这种事儿,也不知道让你的连襟收敛一点——承认个错误,检讨一下自身觉悟……会死吗?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王毅单走了过来,手里捏着电话,他低声发话,“老板,这个……张汇想要见您一下,说组工上有事情请示。”

“我没时间,”杜毅没好气地回答,“你是要我再强调一遍?”

“这……是组工上的事儿,”王毅单小心地答一句,见老板没反应,登时快步退了出来,由于退得过快,脚脖子还微微扭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昨天的时候杜书记就交待了,张汇来找的话,你给我挡住,王秘书也愿意这样做,毕竟,两个人的位置有重叠不是?

但是,他跟张汇的位置,重叠得太厉害了,所以今天张汇说,是组织工作上的事儿——组工无小事啊,他就再来请示一下,也是表示自己没任何的私心。

其实杜毅做出不见张汇的决定,也是有点恼火。

杜书记并不认为,张汇不该招惹陈太忠,你是我杜毅的人,别说招惹陈太忠,就算招惹蒋世方、许绍辉,只要你有充足的理由,我都会支持你。

而张汇招惹陈太忠的理由,不算很充足,但是……也聊胜于无,使用的手段又很隐秘,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问题的根源在于,你招惹什么人,得让我知情不是?杜书记最恼火的是这一点,半天时间……整整半天时间啊,我都被蒙在鼓里

作为领导,他愿意为下属挡风遮雨,这就是很值得追随的领导了,可是,我是领导,不是傻大姐,我为你挡风遮雨,换来的是你对我遮遮掩掩,不够忠心,你说我寒心不寒心?

更别说,因为不明真相受了蒙蔽,我好悬没有搞出笑话来……你是觉得我智商不够,很好愚弄,是吧?

这些因素,已经足够让杜书记恼火了,而且张汇这次招惹的人,是陈太忠,是黄家在天南的利益代言人之一——招惹背景这么大的主儿,你不让我知道……很明显,你觉得我的智商,不能胜任这个省委书记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杜毅决定,短期内……他不会再见张汇了。

然而,天下的事儿,就是这么让人纠结,他很恼火张汇,也有点不想为其挡风遮雨,可是他身为一省的老大,护不住手下,那会令太多的人耻笑,进而怀疑他的主政能力,所以,他还不得不维护张汇。

问题是,我不见张汇的消息,还不能让外人知道,要不然指不定别人怎么想呢,本来说托付给王毅单了,小王还担心我怀疑他争宠

一时间,杜毅真的觉得太累了……蒙艺在天南的时候,肯定没有我这么辛苦,嗯,好像不对——陈太忠跟赵喜才和严自励,似乎也不是很对付……

头疼啊,杜毅伸出手揉一揉太阳穴,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些对蒙艺的羡慕,小蒙你好运气啊,下属虽然有纷争,却是有陈太忠这样的干将。

当然,陈太忠的惹事能力,张汇和王毅单加起来再乘以十也比不上,但是那家伙有一点好处,从来不让领导为难,自己惹的事儿,人家自己就搞定了

而这张汇,却是只懂得找我求援杜毅叹一口气,从身边拿起一个本子来,翻看几下,又拿起了手边的电话……又得求人了,丢人呐~

杜书记在为此事处理手尾,与此同时,张汇也在琢磨此事该如何善后,今天他又被杜书记顶了,事实上,他已经猜得到,老板对自己不满意了。

连续两天被顶,对他来说这是相当罕见的事情,而且又正值这个时候,他猜得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儿——王毅单那家伙有点小聪明,但是这种事情是他不敢做的,绝对是出于杜老板的授意。

其实,在此事发生之初,他就想过老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不过,为了撇清,他很坚定地没有向老板汇报,现在想起来,大约是大错特错了。

张汇跟了杜毅几年了,从杜省长到杜书记,对老板的性格,他了解得不少,这个时候他才想到,作为贴心人儿,这件事他一开始就该跟老板汇报的——你对老板不掏心窝子,老板怎么会对你套心窝子?

然而,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是想求上进的,张汇自己觉得,我好歹也是厅级干部了,将来万一外放,也会有一个自己的局面了,那么,必然要有自己的执政风格,若是事事都要通过老板,那将来怎么处理地方事务,做好一方的诸侯?

他这个想法,一点都不过分——陈太忠还琢磨着形成自己的执政风格呢,而张汇作为杜毅的红人,为自己将来主政一方做点准备,实在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他就偏偏忘了,他现在的权势全部来自于杜毅,对老板不忠,那就是在葬送自己的前程,别的不说,只说省委的副秘书长就有五个,他能脱颖而出,凭的是什么?

可是,老板不会喜欢我现在的行事风格的他想明白了,没错,杜老板让王毅单挡住我,就是因为我没跟老板掏心窝子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白搭了,于是,就在杜老板拿起电话的同时,他也摸出了手机,这一次,他没再要自己的爱人打电话联系大姨子传话,而是直接拨薛时风的手机。

遗憾的是,薛时风的手机关机,家里电话也没人接——这很正常,在这样风雨飘摇的时候,薛时风若是还能那么轻易联系得上,那是对自己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

那么,张汇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不得不再次通过自己的老婆传话,“告诉薛时风,中视这边的调查,压力再大,他也得给我顶着”

张汇跟着杜毅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所以他对杜老板的心态,知之甚祥——杜毅每天要琢磨无数个干部的心态,而张秘书长首要琢磨的,是老板的心态。

所以,张汇很清楚,杜毅看起来和蔼可亲没什么架子,但是骨子里,是非常要面子也是非常认死理的人——是的,杜老板是那种骨子里带了执拗的人。

杜毅不想见他,是因为他不够忠诚,从而导致出现了一些问题,可以肯定的是,他若是想获得老板的谅解,那就必须帮老板绷起这个场面

想获得老板的谅解,他没有别的选择,必须帮杜书记把面子挣回来,

说起对杜毅的了解来,张汇真的是在整个天南都数一数二的,他确定老板就算不念旧情,只是为了不失面子,也会保自己

张汇的想法是没有错的,但是他没有想到,杜毅对陈太忠的忌惮远超旁人,而且热点访谈那边的反应,也让杜书记有点嘬牙花子了。

2430章给我顶住

杜毅的招呼,落实得比较快,因为他的要求,也符合热点访谈的一贯政策——揪住一个副处级的干部,就差不多了,一定要揪出这副处背后的人,那有越界之嫌。

副处是小了一点,不过副处身后的主儿,那个头就难说了,大部分时候,都是节目播出以后,有些人因此被调整啥的,却也是做得说不得的事情。

总算还好,第四监狱那边也有副处,所以这即将被曝光的阵容,不算太差,节目组的人认可领导的招呼,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底线——这个薛时风是非采访不可。

他们也有自己的理由,监狱那边收获不大,这边不再揪住个副处说两句,这节目就没啥内容了,事实上,发生在两年前的那一起**案,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土霸王鱼肉乡里的案例,这个上面绝对能做一做文章,也很有看点。

可是要说到那一起**案,薛时风也是绕不过去的,为了节目效果,薛书记必须接受采访——其实,这也是昨天薛某人在电话上的态度太差,激起了中视人的不满,是个人就有脾气,那么他们这么坚持,多少也不无泄愤之意。

这个要求符合情理,就算上面的人也不能说什么,派人出去做节目,还想抓看点,一点自主权都不给,这也不合适,会影响大家工作的主观能动性。

反正这是关碍不大的事情,上面自然就不做声了,只要不再往这个小副处身后扯——这是原则,那就没问题了,当然,这点小通融,也没必要再跟杜毅说了。

不过,想联系薛时风,还真不容易,亏得是陈太忠在凤凰的能量大,终于在长途汽车站,有人发现了薛某人正要踏上去张州的汽车。

一边有人通风报信,一边就有人悄悄地找到了车主,软硬兼施不许他开车,说是加倍补偿你损失,乘客的损失也可以弥补一下——大家都是为陈主任办事呢,明白?

陈太忠在凤凰的口碑,两极分化得厉害,有的人说起来直竖大拇指,有的人是唾沫一口接一口,但是大家都一致认为:帮陈主任办事,绝对不会白办,五毒书记可不是小气人

车主在这边略略拖一拖,《热点访谈》节目组的人就杀过来了,然而薛时风已经得了张汇的机宜——我得顶住啊。

其实,这个“顶住”可以有很多手段,张秘书长如此笼统地吩咐,也是有要他视情况而定的意思,不过薛书记却是采用了比较强烈的一种——他拒不接受采访。

这个话,是姐妹俩之间传的,若是张汇亲口跟薛时风说的话,就能通过语气、措辞等一些官场默认的方式,表达出真正的意思来,但是姐妹俩之间说话,就难免带了这样那样的情绪,比如说做姐姐的就很为自家老公抱不平。

薛时风见热点访谈居然追到了长途汽车站,真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再加上他又得了张汇的话,于是就坚决不下车,靠躺在座位上假寐,任由热点访谈的人发问,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

长途车的其他乘客眼见大名鼎鼎的热点访谈的人出现在眼前,纷纷上前凑着看稀罕,不过这英雄见惯也是常人,看了一阵热闹之后,就有人开始聒噪了,“喂,我说,你配合一点行不行,我们还要赶路呢。”

“是啊,刚才就耽误了二十分钟,现在又让你耽误半天,”有人出声附和,“热点访谈都找上门了,也不知道避着眼睛装什么逼。”

“把他拉下去,我他**去了张州还要去乡下呢,”有人甚至试图上前拽薛时风下车……

薛书记双眼微闭,手死死地攥着前排的靠背,膝盖也紧紧地顶着前方靠椅,死活就是不下车,就在有人想动粗的时候,车主出现了,“行了,大家换一辆车吧,是谁的座位还是谁的座位……每人我退十块钱,行吧?”

看热闹只是好奇心使然,可长途出行那是刚性需要,于是不多时,车里人就散得差不多了,有几个闲汉想挤上车看热闹,却是被凤凰警方派出的几个便衣拦在了车外,“行了行了,看什么热闹?”

“欺人太甚,”薛时风睁开眼睛,见一车人都散得七七八八了,禁不住冷冷地出声,“什么时候,咱们国家特务政治大行其道了?”

“你这话何解呢?”节目组带头的那位不干了,他脸一沉,看向坐着的薛时风,“薛书记,请你记住,你还是个,说话要负责任的”

“那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辆车上的?”薛时风怒目圆睁,他自知“特务政治”四个字说得有点冒了,但是他心里真的不平衡,“是谁告诉你的?”

“总是有热心群众的,”节目组唯一的女人这么回答,“我们有保护举报者的义务……这一点,还请你理解。”

“然后,逼得车晚发,逼得别人换乘车辆,阻拦我的行程,”薛书记继续冷笑,“你们不觉得这么做,太霸道了吗?”

“你的表弟龚亮,在你在金乌县任县委副书记时,强行跟别人敲诈高额钱财,指使别人**妇女,那么做不霸道,是吧?”女人冷笑着回答他,“他可以霸道,别人霸道就不行?”

“小王,别扯那么多,注意你的形象,”带队的那位出声喝止,接着微微一笑,“我们是有采访任务,你也看到了,其他乘客愿意配合……”

“……”薛时风不再说话,再次缓缓地闭上了眼,“县委副书记”几个字,深深地刺痛了他,他不想再说话了。

这么一来,热点访谈的这几位就更火了,最后还是陪同前来的市委宣教部的人说合一下,“大家也别挤在这儿了,薛书记……你看,咱们换个地方聊,行不行?”

这是大家看在张秘书长的份上,不得不给薛时风留点面子,要是换个被冷藏的副处被热点访谈盯上,肯定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然后,薛时风居然趁着这个机会……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了……

“啧,”杜毅听到这个反应,也禁不住皱一皱眉头,心说这张汇的连襟,还真够那啥的。

杜书记已经得了肯定的答复,知道中视那边不会无限拔高此事,而人家追着访问薛时风,虽然……有点不给面子,但也确实能理解,金乌那档子事儿,也绕不过这家伙不是?

毕竟,张汇是张汇,薛时风是薛时风,连襟这样的关系……勉勉强强能算进亲属里,追查薛时风,对张汇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是这家伙……实在有点冥顽不灵,杜毅真的无法想像,这薛时风的脑子里是装了什么牌子的糨糊——说句再功利不过的话,你就算被曝光了,能保住张汇,后半辈子你也是无忧的,怎么……连这点牺牲都不舍得?

他可是不知道,张汇为了给他争面子,特地做了安排,而这安排经过两个女人的口转述,又没有很好地表达出该表达的意思——这真是造化弄人。

“啧,就是给我搞事儿,”杜毅很不满意地嘀咕一句,这时候他真有把张汇叫过来骂一顿的心思了,你当我找中视的人说情,就是那么容易的吗?薛时风这么不配合,连我的脸都被扫了一下。

不过,这大抵还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杜书记打算再看一看,若是中视那边表示出不满的话,他再找张汇狠尅一顿也不晚——一省的书记,这点气都沉不住,那成什么了?

与此同时,张汇也得到了消息,他对薛时风的反应颇有一点无语,这倒是顶住了,但是这个顶住的方式,为什么我总觉得……怪怪的呢?

不管怎么说,这是没给老板掉链子,张秘书长认为是这样的,然而,紧接着就从中视传来了消息,有人觉得这个薛时风……有点过分——居然敢说中视的曝光节目是“特务政治”

张汇在京城没太多熟惯的人,但是他好歹是一正厅了,想打听点消息,也能找到一些渠道——当然,他找渠道的能力,以及消息的反应速度,远远比不上杜老板。

可是饶是如此,他也打听到了,省里有主要领导已经跟中视打过招呼了,不要无限拔高此事——这领导不是杜老板,还能是谁?

倒是杜毅不确定,节目组的人将这薛时风的冥顽不灵反应上去了没有——他打听消息的能力,远强于张汇,但是他的身份在那儿摆着,不能随便打听,倒是张秘书长实力虽然不济,但是……人家放得下身段不是?

不过,张汇现在想联系薛时风,也是真不方便,总算是薛书记在躲藏之际,也记得紧盯着张秘书长,于是,两人又通过夫人联系上了。

“他……让我去主动谈明白?”薛时风听到夫人传来的话,一时间真的是心酸无比,没想到扛来扛去,最终,还是难免被牺牲的下场

杜老板不负我,我自然也不会负他此刻的张汇,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他咬牙切齿地嘀咕着,“陈太忠……哼,陈太忠……我跟你没完”

(双倍月票期间,奋力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