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34 威胁张汇预定五月

2433 2434威胁张汇(预定五月保底月票)

2433-2434威胁张汇(预定五月保底月票)

2433章威胁张汇(上)

就算是说正经事儿,黄汉祥也必然会先扯两句其他的,这次也是如此,扯了几句之后,他才书归正传,“跟杜毅扛上了,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就是一个省委副秘书长,为这种人可不值得,”陈太忠听得就笑,“我自己知道底气粗壮就行了,这不是……杜毅还没表态吗?”

“等杜毅表了态,那黄瓜菜都凉了……你当央委员是吃干饭的?切,没知识,”黄汉祥听他这么解释,心里还是挺受用的,不过他有个毛病,越是待见谁,越要帮谁,嘴上反倒是越不客气,“他真要发话,我能做的,也就是把你调进北京。”

这话不假,黄家势力虽然大,但是人家堂堂的省委书记做出什么决定,也不是等闲能推翻的,这涉及到一个对体制的尊重问题,而且黄家非要阻拦,也是自曝其短,你早干什么去了?

这就是吹风、传话的重要性,很多事情在未执行前,必须要有相应的沟通,黄家若是连被沟通的资格都没有——那真的会成为太多人的笑柄。

“我现在还看着热点访谈呢,看他们会不会有突破性进展,”陈太忠笑着回答,“我估计杜毅也是在看着这个进展,等大局已定的时候……估计就是要见真章了。”

“热点访谈……那算什么啊?”黄汉祥听得有点哭笑不得,杜毅都看不上的栏目,怎么会看到他的眼里?“糊弄老百姓的东西,你会当真,杜毅绝对不会当真……着了急他能让撤下来这个节目,你知道吗?”

“他跟视……有关系?”陈太忠听得有点匪夷所思……丫有这种关系,还会坐视我折腾?这不可能不过,不管怎么说,想到自己有鲁班门前弄大斧的嫌疑,他问话的时候,情绪不可避免地低落了下来。

“你根本就啥也不知道,唉,”黄汉祥没好气地叹一声,“人家关系就摆在那儿呢,杜毅要是真急了眼,肯放下身段求人的话……说实话,别说你黄二伯了,就算换你黄三伯来也没用,人家根本就是一块儿的。”

“啧,我就说嘛,”陈太忠听得一呲牙,黄二伯这个回答,印证了他一个设想,不过,这个设想不是关于杜毅也不是关于天南的,而是关于热点访谈栏目的一些猜测。

有不止一个人跟他说过,说热点访谈虽然在全国四处曝光,但是论起分布,却是相当不均匀,陈某人没做过类似的汇总,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而眼下他却听出来了,合着杜毅跟视还有相当的渊源,那么,这传言就算未必真实……却也绝对不是空口白话捏造的。

“看来……从一开始就搞错了,”这个现实让他有点沮丧,当然,他听得出来,杜毅跟视的关系未必有多好,他做得也不一定就是无用功,但是人家终是一块儿的,这种方向性错误,让他真的无地自容,“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先确定一下,你需要不需要帮助,”黄老2真也是为老不尊的典型,明明都要伸手了,还要挤兑陈太忠一下——我让你小丫再自尊心强,“需要,那我就是关于需要的建议,不需要,那我就提一点别的建议。”

“哦,需要是需要,不过黄二伯你都打电话过来了,我先借虎皮用一用吧,”陈太忠知道他老不修惯了,索性也就不客气了,“回头弄点松露孝敬您……”

“免了,**那边都已经发现……喂喂,你小,就敢这么挂我电话?”

“他再打电话过来,你就说刚才手机没电了,”陈太忠将关了电源的手机递还张爱国,脸上还带着笑容,“你告诉他,我去找张汇了,手机也开机了。”

果不其然,他才出门,黄汉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骂骂咧咧了几句,听到张爱国的解释之后,他冷哼一声,“他手机开机了?切……关我屁事儿”

陈太忠的意思,已经表示得很明显了,老黄家来了个关怀的电话,小家伙就打开手机,上门滋事去了,黄总自然乐意见到这样的效果。

当然,他必然要道貌岸然地吩咐一句,状似不满,实则为提示,“那你跟他说,事儿要是搞大了,我就管不了啦……他再这么折腾,迟早有一天头破血流。”

陈太忠想的可不是头破血流,他不好意思给黄汉祥打电话是真的,但是对方都打过来电话了,他要不懂得借机恶心人,那也枉称操蛋二字了。

别说,张汇还真在办公室,最近他也是羞于见人,再加上要关心薛时风采访的发展,实在没心出去,有点事情也是让下面的人或者相关部门来处理。

其实,还有更关键的一点因素,他知道自己最近的行为,杜书记很不喜欢,所以就窝在办公室,表示自己不出去惹是生非,态度端正地静心思过。

他正在屋里坐着,猛地听到“砰”地一声,自己办公室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小伙闯了进来,左右胳膊上还挂着两个小秘书——陈太忠发飙,别人想拽,也得拽得住不是?

“嗯?”张秘书长倒是很淡定,他眉头微微一皱,站起身来,“陈太忠你这是……想要干什么?想破坏省委办公秩序?”

“凭你也配代表省委的办公秩序?真是好厚的脸皮,”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转头看一看拽着自己的两个小秘书,“你看,我说张秘书长认识我吧?我们有事儿谈……你们确定要旁听吗?在省委呆了这么久,不会这点眼色也没有吧?”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训斥的又是张汇的人,真的有上门打脸的嫌疑,但是这话里的意思又是极重,两个小秘书登时就腿肚转筋了。

当然,他俩何去何从,还是要看张汇的意见,所以,两人虽然打算拔脚了,可禁不住还要回头看一眼张汇——领导您给句话啊。

“这是明办大名鼎鼎的陈太忠陈副主任,正处呢,你们……出去吧,”张汇冷笑一声,他自是知道,自己下面两个人虚了,再强留着也没多少意思,“关了门。”

小秘书们仓皇而遁,留下屋里一对冤家面面相觑,谁也不肯先开口,这种情况下,谁先开口,就是先弱了一份气势。

但是这个认知,也不完全正确,觉得能稳稳吃定对方的,却也不怕先开口,张汇等了一等,见陈太忠不说话,才待张口发言,不成想那位却是抢着发话了,“张秘书长,我觉得,您应该扭转一下思路,积极地支持我们明办提出的合理化建议。”

“是吗?”张汇的眉头皱一皱,他仔细地观察了陈太忠半天,发现这厮连手包都没带,夏天大家穿得又少,实在没什么打埋伏的地方——说良心话,在省委这么久了,对这种上门的恶客,是个人就都该有几分警惕,这是常识。

不过,既然看起来对方没带什么设备来,他也就不怕贻人口实,于是他冷笑一声,“如果我不打算支持呢?”

这话他说得确实有恃无恐,《热点访谈》的人虽然来了,折腾得他灰头土脸,也让杜老板生气了,但是磕碰几下之后,现在事情已经走上了正轨,那么……结果就已经可以预期了。

他甚至想到了,这次事件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老板来说,却也未必是坏事,政法委尤其是司法厅系统,老板在里面没有什么太得力的人,借此机会整合一下,却也是好事——所以,他有理由相信,等领导的怒火平息之后,不会对自己太计较。

有了这样的认识,眼下陈太忠打上门来,看在张汇的眼里,就是这厮知道是穷途末路了,气急败坏之下,想要狗急跳墙了。

“你要是不打算支持,那肯定就会有大家不希望发生的事儿发生,”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比如说,可能有人会自杀。”

“自杀?”张汇听得微微一愣,他猛地发现,自己高估了对方的道德底线,不过,两人的脸皮已经彻底撕破了,他倒也不怕说得难听和直接一点,于是他不屑地一声,“是吗?那女人真可怜,先跳河,接着又要……上吊?有没有割腕啊?”

他这么说,是有根据的,有人专门从凤凰电视台搞来了相关的录像带——没错,陈太忠在凤凰一手遮天,但是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上进心强的主儿,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讨好张秘书长的良机。

于是,张汇就细细地分析了一下那录像,被马赛克的女人说的一句话,他印象很深,“……你们救得了一次,救不了我十次,不给我个说法,我早晚要死给你们看……”

搁给别人看,就只当女人是开口讹诈了,可看到这里,张汇先是心里一揪,接着就冷笑一声:无知的农妇啊,你只当是背一背台词了,你想过没有,有了这句话,没准有一天你真的会被自杀,执行者……嗯,授意者正是你异常信任的陈太忠。

2434章威胁张汇(下)

这不是张秘书长天生心里阴暗,实在是……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再加上最近的交手,他真的太明白陈太忠是个什么玩意儿了——那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

别人做不出自杀自己人的事儿,但是姓陈的那混蛋,绝对下得了手,如若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段台词了——张汇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这女人上一次没死,以后在某一天再留下遗言自杀,并且自杀成功的话,还能让我再被动一次……嗯,我会相当被动。

所以,面对这样的威胁,他不怕点出其的奥秘来:姓陈的你只管上,劳资有准备。

而且张汇认为,自己提前将这句话点出来,对方若是想再行此事,就要防范他有应对方案,没办法,对上这么操蛋的家伙,他也必须全力以赴。

殊不知,他还是低估了某人的操蛋。

“嗯?哈哈,”陈太忠被这话说得愣了一愣,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紧接着就捧着肚笑了起来,看那乐不可支的样,只差在地上打滚了。

张汇铁青着脸看着他——笑,你使劲儿笑,再大的笑声,也掩饰不了你内心的卑劣。

陈太忠直笑了有一分多钟,才抬手擦一擦笑出的眼泪,“老张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觉悟……还真不是一般的低,也就琢磨这点偷鸡摸狗的东西,欺负一下普通老百姓,我是说……你很可能自杀啊。”

“你说……什么?”张汇咬牙切齿地发问了,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说……你可能自杀,真的,”陈太忠慢慢收起笑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你会觉得……愧对了杜老板的信任,给老板带去了麻烦,心灰意冷之下,一冲动,就做出了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情,组织也因此……损失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好干部。”

张汇听他说第一句的时候,眼睛就眯了起来,等听到后面哇啦哇啦众多的注脚之后,脸色青白蓝紫地变幻了起来,好半天才冷笑一声,“陈太忠,你这是……在威胁我,威胁一个正厅级干部吗?”

他将“正厅级干部”五个字咬得极重,以提醒对方,你考虑清楚这么做的性质,以及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不料那厮只做没听见了,丫干笑一声,继续自顾自地说话。

这次,陈太忠用的是一种语重心长的口气,语速也很缓慢,“老张,做人不能目光太短浅,说句掏心窝的话,你这么一自杀……其实杜老板会更被动。”

麻痹,你才自杀呢,你quan家都自杀,张汇愤怒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他真的很想拍案而起,然而,想到传说对方的种种手段,他还真的……不屑跟其叫真——逼得这家伙狗急跳墙了,那天南就又要乱了。

“这就是你说的,我不配合的后果?”他定一定神,终于继续发话,只不过,现在他也不好用那些感**彩太过强烈的语气和表情了。

总算还好,在省政府和省委这么久,他早就习惯面无表情地说话了,于是他能不动声色地继续说话,“陈太忠,我这人做事,一向是对事不对人的,你报的方案不符合组织原则,结构不合理……你怎么就不知道,从自己身上找一找毛病?”

他这么说话,其实已经是下了软蛋,张秘书长对自己的政治能力,从不会妄自菲薄,但是对上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政治流氓,他实在没有太好的对策。

事实上,直到现在,他都认为,对方是黔驴技穷了,才会想到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威胁自己。

“你还有理了,结构再不合理,是你该管的吗?”陈太忠冷笑一声,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就站起身来,“谁有毛病,谁心里清楚,言尽于此……老张你好自为之啊。”

“流氓、小混混……”张汇看到他离开,气得重重地一拍桌,身体也不住地颤抖着,跟着进来的小秘书只当领导愤怒若斯,事实上,这颤抖,愤怒和惊惧各占几成,怕是只有张秘书长心里最明白了。

张汇生了半天气之后,才定一定神,冲手足无措的小秘书摆一下手,待其退出去之后,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情,他才拿起了电话,拨个四位数的号码。

他的声音,重新变得沉稳而轻缓,“……毅单,我是张汇啊,还是有点工作,想向杜书记汇报一下。”

他知道老板最近不待见自己,但是老板不待见,是老板的问题,他若是因此产生情绪,那就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了,所以他依旧时不时地打个电话——虽然,小王总是含蓄而坚决地拒绝传话。

不成想,这次王毅单倒是好说话得很,他在电话那边迟疑一下,又叹口气,“张副秘书长,老板现在确实忙,要不……你准备一下材料,我得空了过去拿一下,你看怎么样?”

“张副秘书长”这个称呼,比较刺耳,但却是往日里王处长对他最常见的称呼,没办法,杜书记有个毛病,听不得别人在称呼,把原本该有的“副”字去掉。

随着杜毅从省长升迁为省委书记,省委省政府办公的地方,很多时候大家都能听到带了副字的称呼,其不乏像“郑副主任”“富副书记”之类的称呼,隐隐有蔚然成风的趋势。

所以王毅单的称呼,并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口气也有了微妙的变化,张汇听得心里微微一松,“嗯,材料都在手边呢,那我就在办公室等你了。”

放下电话之后,他又长吁一口气,让略略激动的心情微微平静一下,不管怎么说,小王的这几句话,将他被陈太忠激起的怒火,抚平得七七八八了——很显然,这是杜老板见热点访谈的折腾劲儿下去了,口风开始松了。

这一刻,他深切地理解了一句话,只有失去过,才会真正懂得珍惜……老板的宠信,何尝不是如此呢?

然而,他若是知道王毅单的真实想法,那可真要收起这份庆幸了,王处长来拿资料,可不是得了杜毅的授意,而是他听说,陈太忠上门找张汇去了。

王毅单绝无看张汇笑话的心思——虽然两个高度重叠的位置,极有可能催生这种可能性,其实,他只是得了老板的授意,要关注张汇的动向,并且及时汇报,杜老板甚至说了,你说张汇什么我都不会计较。

王处长高度关注了,于是,在陈太忠还从张汇办公室没出来的时候,他就得到消息了,其他事儿也就算了,但是姓陈的都上门了,他要不搞清楚这件事,那真的是愧对老板的信任。

王毅单磨蹭了一阵,又安排别人帮自己接待一下,就找张汇去了,他没去请示杜毅——没搞清楚事情的性质之前,贸然跟老板请示,也是不够沉稳,一省的书记,每天多少事儿呢,他这秘书的存在,是为了协助领导工作,而不是给领导添乱。

然而,在去之前,王处长就打定主意了,我是去帮副秘书长拿材料,不主动谈别的,不过,张汇若不跟我说陈太忠来过,那么我回来之后必然会汇报领导——事有蹊跷嘛。

所以去了张汇办公室之后,王毅单有板有眼地跟副秘书长聊了两句,拿了那些材料就想走人,倒是张汇沉不住气了,他要将陈太忠在自己办公室里撒野的事情说一说。

“……他不经允许就闯进我的办公室不说,甚至极不光彩地,用我的性命威胁我,”张汇冷笑,他跟陈某人交谈的话,实在没办法细说,姓陈的不当自己是处级干部,张某人可还要讲个正厅的气度呢,

说到最后,他轻轻一拍桌,“真的是无法无天。”

其实,这种变通的话出自他的嘴,都有点过分,不过若是不如此,也显不出陈太忠的嚣张跋扈,他这也是委婉的自辩——老板,不是我做事过分,实在是姓陈的屡屡欺人太甚啊。

王毅单听到这话,都有点微微地愕然,他跟张汇的关系一度很近,但是那种近跟朋友之间的近,是截然不同的,以两人的关系,这话不该说的。

“是有些不成体统,”王处长点点头,他年纪虽轻,说话做事却是有了几分沉稳,等闲不肯将话说死,“我个人认为,他可能是想激怒你。”

这个我当然想得到,张汇点点头,姓陈的八成是黔驴技穷了,才想起这么一招来,试图通过扰乱自己的心思,获得一些机会,“我不会吃他这一套,不过这个人……嚣张惯了,极度膨胀之下,也难说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这么说,听起来就有托付的意思了——万一我出什么意外,小王你要记得,我跟你说过些什么。

可是王毅单听得却明白,张汇是想通过自己的嘴,将他遭遇到的“野蛮对待”和处境的“危险”,转述给杜老板——这还是变通的自辩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张副秘书长主动谈了他跟陈太忠的交锋,王处长也就熄了马上将事态汇报给老板的念头——知道的,说我愿意帮你传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得了你什么好处,在替你向老板求情呢。

等个合适的机会再说,也不迟……

(预定五月保底月票,凌晨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