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8 -2440弄潮儿三连章

官仙 2438 2440弄潮儿

2438-2440弄潮儿(三连章求保底月票)

2438章弄潮儿(上)

行,冲着老马你这句话,这场富贵送你了陈太忠本就是大而化之的性子,听说自家主任还要考虑扯潘剑屏的虎皮做幌子,心里不由得点点头。

凭良心说,马勉这个态度虽然不是旗帜鲜明,也没打绝对保票,但已经是相当难得了,陈某人很领情——主任不错,有几分担当。

不过,这试探既然开头了,他就不好一下收回去,更别说某人行事的时候,骨子里是有几分恶趣味的,于是他就暗暗对自己说:老马这是嘴上的支持,而官场里,太多的人喜欢玩口惠而实不至那一套了,我再观察一下好了。

而且,哥们儿这喜欢卖弄的性子,也要改一改,那就自今日始吧陈太忠找足了理由,于是不动声色地回答,“郑部长批评我有冒进主义的苗头,要我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嗯……当然,他也是支持精神文明建设的。”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嘴角禁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那些对文明办的动作不以为然的领导,不管是明确地不配合也好,阳奉阴违地拖延也罢,说起话来的时候,总是不忘记强调一点——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我是双手支持的。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其实,大家敬畏的,不过是提出《两个文明一起抓》的那个人,没胆子直接反对那个文件罢了。

可是,马勉看到他嘴角的笑容,却是会错了意,他只当是小陈心灰意冷之下的苦笑呢,于是就出声安慰,“好了,也没多么大不了,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再有本事的人,也不可能为案翻案,你说是不是?”

这可是扎扎实实的安慰——你现在斗不过张汇,也用不着气馁,无非是一城一地的得失罢了,你可不要为这点小事就自暴自弃。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现在有意无意地,要扮个失意者,自然就不肯多说——当然,有意诱导的事儿,他也做不出来,那就有点欺负马主任了。

“那么过两天,你跟楼电说一下,干部家属绿卡报备制度,先由协调处来负责吧?”马勉有意岔开了话题,还笑一笑,“这是让你卖人情呢,你要觉得没面子,我不介意帮你说。”

“这个事情……过两天再说吧,”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调戏主任可以,但是不能调戏得太狠了,那么搞太不厚道。

“嗯?”马勉品出不对味儿来了,谁也不傻不是?他来的时候,只是觉得陈太忠的输面略微大一点,却也没以为这家伙会稳输不赢,眼下这家伙状似沉闷,没准已经是胜券在握了,所以先把尾巴夹了起来。

他这个猜测,肯定是非常正确的,但是马主任琢磨一下,发现自己这个想法也未免有点荒谬——在天南,哪个处级干部还能动了杜毅的人?

“你跟张汇,这最后结果是什么?”他想了又想,实在有点憋不住了,“小陈,我这是真关心你,你要觉得不方便,可以不说。”

“也没啥不方便的,”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我就当没接那帕里的电话了嘛,“昨天心情不好,闯到张汇办公室吵了一架,差点动他……也就这些,至于后果嘛,我也想不出来。”

“嗯,”马勉点点头,他也听说陈太忠似乎是去找张汇了,不过他的消息渠道,又差于郑,所以更不清楚,“我要是你,就索性揪住他打一顿。”

“啊?”陈太忠听得就是嘴一咧,心说这省委省政府里做人,不就是要讲个稳重吗?你怎么会怂恿我打人呢?“这人一打,我的政治生命就……就差不多了。”

别人打人不行,你打人真的没问题的,马勉心里有数,不过他也不合适说得太明白,他总不能说——小陈,你的名声早就那样了。

“脸皮一旦撕破了,也就不怕报复了,”所以,他换了一种说法,“事儿弄大了,你反倒不用怕了……”

陈太忠听到这个解释,登时就无语了,他仔细想一想,主任这话说得,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自己要是能豁出去打张汇一顿,其实……应该也没多严重的后果哈,反正是私人恩怨嘛。

他忌惮的、别人忌惮的,无非就是张汇身后的杜毅,如果真的撕破脸了,杜毅若是插手这私人恩怨搞我,岂不是也得忌惮我身后的黄家?

不光你张汇有组织,哥们儿也是有组织的这一刻,他觉得马主任这话真有点道理,若是早想到这一层,局面也不至于被动到现在了,他禁不住有点后悔——反正是羞辱张汇一顿,以回报对方对他的公报私仇,这种方式确实不错。

我这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了啊——修炼情商,修炼得血性都没了,真丢人,年轻的副主任正暗自懊恼,猛地又听到主任发问了,“对了,没跟北京那边活动一下?”

“没有,屁大一个正厅,我丢不起那人,”他笑着摇摇头,信口回答,哥们儿说的真是实话,我没跟北京活动,是……北京活动我了。

老子才是个副厅呢那岂不是连屁也不是?马勉听到这话,好悬没一口血喷出去,不过,在他印象里,小陈的属性就应该是这么操蛋的,那么他自然就不会计较,“唉,你这么说话……刚才顶郑了吧?”

“没顶他,就是来个电话,我说先接一下,请他稍候,然后他就去卫生间了,”陈太忠对这种问题,肯定是实话实说,这种宣教部内部的事情,很容易考证,他也没必要说假话。

“啧,”马勉听得颇为无语,领导在场你就接电话,人家不走才怪呢,于是他咳嗽一声,“那个……有人看见郑部长出咱小楼了。”

文明办所在的小楼是四层的,别说是在省委的楼,就算随便在外面找一栋这种楼,也鲜有不带卫生间的,没有个人卫生间,也总要有公共卫生间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马主任才说,这家伙应该反应过来老郑生气了,不成想这厮又来了一句,“我也不习惯在别人的地方上厕所,站半天都尿不出来”

老马的反应中规中矩,陈某人就下定决心,做最后一次试探。

“啧,我就不知道你这脑袋怎么长的,”这一下,马勉真是被气坏了,“小陈啊小陈,我……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他气得连身子都站了起来,手指对方,才待要说什么,冷不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马主任此来,是带了强烈的个人意愿来的,不愿意被外人骚扰,所以自己拿了手机。

“部长啊……哦,在呢,我就在文明办……嗯,行,好好,我马上过去,”马勉接了电话之后,就是一个劲儿地点头了,直到挂断电话之后,才绷起脸来,看陈太忠一眼,“部长叫我过去呢,让我喊上你一起去。”

“您说我不在好了,”陈太忠笑着摇头,马勉既然能指责他糊涂,于是,他就打定主意,送一场大富贵给对方。

“你这是……打定主意,自暴自弃了?”马主任这次,是真的火了,他眼睛一瞪,“合着我跟你讲了半天……就是白说了?”

“主任,你息怒,听我把话说完,”陈太忠笑着回答,他不知道潘剑屏得知了这个消息了没有,不过按资格来说,老潘离知道这个消息的层次,还有一定的距离。

所以,这正是他送人情的时候,而老马又是个值得拱卫的领导,那当然要大送特送,“不管部长说我什么,您就说是您的主意,愿意帮我扛着,坦白说吧,反正没外人……您今天要是不骂我这两句,我还真就不稀罕让您帮着扛。”

马勉一听这话,登时就石化了,愣了好半天,才眨巴眨巴眼睛笑了起来,“小陈你这家伙,还真不懂得尊重领导,照你这么说,潘部长找我……是好事儿?”

“就算是现在是坏事儿,早晚也是好事儿,您方便的话,也提示一下部长,”陈太忠微微一笑,只觉得心怀大畅,这装逼的感觉,还真是就好,以后有机会了,得常装一装,“三两天就见真章的事儿……您要信不过我,拖一拖总不是问题吧?”

“我哪儿能信不过你呢?信不过你,我就让你在凤凰窝着了,”马勉也心情大定——甚至都不止是大定,是大好了,然而作为一个厅级领导,必要的谨慎他还是要有的,于是再沉吟一下,做最后的敲定,“张汇那边,肯定搞定了吧?”

“他?我整不出他尿来,算我没本事,”陈太忠笑了起来,那笑容里,带了发自内心的不屑,“屁大一个正厅,也敢假公济私?”

“屁大一个正厅”,同样六个字,刚才马主任听得异常刺耳,现在听得却是舒坦无比,他有心再问一问具体因果,但是……部长发话了,他自己又说身在文明办,哪里还敢再耽搁?

2439章弄潮儿(中)

快步走在路上,马主任心潮澎湃,当然,他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陈太忠说的这些话……靠得住靠不住?

这时候,良好的口碑就起到了效果,而陈某人这方面的口碑,一向是很好的,他连自己的下属,都从来舍不得牺牲,就别说是上级了——他之所以结怨张汇,可不就是因为下面人被欺负了?

而为这良好口碑做背书的,是他的深厚背景——正如同人借钱出去,要考虑对方的偿还能力一样,口碑好偿还能力又强大,谁还会舍不得投资?

若是单纯的偿还能力强大,或者单纯的口碑好,那就值得商榷了,至于二者中一样都不具备的——谁吃傻了,借给你钱?

所以,马勉极度倾向于相信这个消息,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帮陈太忠扛雷的同时,该怎么样才能获得最大收益?同时……又能对潘部长做出适当的提示呢?

马勉这个人,小毛病有不少,但是忠于领导,爱护下属这些正常人该具备的素质,他也是具备的,所以他为此纠结。

千头万绪还没理出个眉目,部长办公室就到了,马勉一边冲部长秘书点头,心里一边暗暗嘀咕:以前咋就没觉得,文明办跟部长办离得这么近捏?

他走进去的时候,潘部长正在低头看东西,听见响动,抬头看他一眼,眉头登时微微一皱,“嗯?小陈呢……他不在文明办?”

“好像郑找他有事儿,”马勉都是副厅了,找个借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他还年轻,不懂事儿,有什么问题,您把板子打在我身上好了……反正我是您的人,真打重了,您也心疼不是?”

“嘿,”潘剑屏被他这话逗乐了,“小马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有个厅级干部的样子成不成?不是我说你,这板子……你确定自己捱得起吗?”

这就是嫡系和非嫡系的待遇区别了,潘部长堂堂的省委常委,一向以不苟言笑著称,但是马勉是他嫡系里的嫡系,自然就不怕开个玩笑。

“我可能捱不起,不过小陈说了,他捱得起,”马勉笑着回答,这话一出口,他全身都是松快的,对上,我能报领导的知遇之恩,对下,我也尽力回护了,“不过他这两天……身体不是很好,他要我请示一下领导,缓两天成不成?”

“狗屁”潘部长哼一声,他在瞬间就听明白马勉的意思了,小马是得了机宜,帮陈太忠拖延两天,而同时呢,小马又婉转地提醒自己——陈太忠捱得起这板子……领导,这里面文章大着呢。

可是,正是因为他听明白了,他反倒气得脸通红,脏话也跟着出口了,“他一个屁大的正处能知道的事情,我能不知道?你现在回去……把他给我叫过来”

“可是……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马勉涎着脸站在那里,“那个谁……郑还找他呢,可能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老部长,您先指点我一下行不行啊?”

一般来说,当着潘剑屏提郑,那话里的意思就是直指另一个人——杜毅。

杜毅啊~听到这话,潘部长终于从欢喜中冷静了下来,确实,不管X办那边怎么表扬,杜毅才是天南的老大,小陈有所忌惮,那也是正常的了。

陈太忠想的不错,以潘剑屏的层次,应该不会很快地接触到这样的信息,但是他少考虑了一点——人家X办点的是天南的名,天南文明办你再厉害,也是归天南省委宣教部管的

潘剑屏作为宣教部部长,得到这个消息自然不会很慢,首先恭喜的电话就不少,事实上,他接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卫生间酝酿便意——部长年纪大了肠胃不好,便秘。

他用不耐烦的语气拎起马桶边的面包机,不过在瞬间,他的语气就变得郑重了,在挂机之后,他两秒钟就拎起裤子走了出来。

其实,对于领导指示该不该上纲要的讨论,他隐隐有所闻,不过知道得也不是很清楚,然而,不管他知道得清楚还是不清楚,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是得到X办的首肯了。

但是,潘部长也有疑惑的地方,就像马部长不能确定陈太忠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一般,他不太确定,这件事是不是由陈太忠引发的——虽然看起来,再没人有这个能力了。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清楚,”于是,部长如是吩咐。

马主任自然不敢再敷衍,就一是一二是二地讲述一番,潘剑屏听了之后,好久才哼一声,“‘屁大的正厅’?你这个下属……不太好用啊。”

“那家伙没准还敢说……屁大的副省,呵呵,”马勉听得就笑了起来,他明白老部长是眼红了,于是苦笑着回答。

“那家伙嘴里从来吐不出象牙来,年少轻狂嘛,他在我这儿,出点成绩也离不开部里的指导,搁您眼皮子底下,没准气得您肝儿颤,小马我脾气好,就帮老部长您受了这气吧。”

“唉,真是不像话,”潘剑屏撇一撇嘴,又摇一摇头,他搞宣教工作多年,其实挺见不得这种标新立异的主儿,不过天南宣教部都获得X办的表彰了,他有更多的见不得,也只能放在心里了——人家是给宣教部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了。

而且,那是连杜毅都奈何不了的人物,他还能计较个什么?正经是趁着此人在手下,划拉点业绩过来,没准能熬个六十五岁退休,那也是意外之喜了。

“他要你帮着拖延两天?”潘部长决定换个话题,事实上,眼下他能琢磨的,也就是如何配合那个小家伙了。

“嗯,可能是担心张汇反扑吧,毕竟那是杜毅的人,”马勉如是回答,“上面的精神传下来,总要有段日子的,这段时间里,他要是吃了亏,可不也就是哑巴亏?”

“我都能知道的事,杜毅可能不知道吗?”潘剑屏冷哼一声,他对马勉真的是信任有加,什么话都敢说,“对了,你们那个稽查办的文件,给我一份儿,我马上就去找杜毅。”

天公地道,这不是潘部长想趁火打劫,而是说在表彰的话传到之前,基层做得越多,落实的功劳就越大,这一点对潘部长是很重要的,对杜毅……那也是不无小补。

杜书记没有理由不配合,而借此机会,宣教部还能扩大职能,就算潘部长想在副省这个位子上终老,这个业绩也是愿意捞的……

杜毅接到潘剑屏的电话之后,微微沉吟一下,表示自己上午没时间了,下午再联系吧,你要是着急,就让人先把材料送过来。

杜书记真的不想就这么认了,但是潘部长的电话提醒他:不认都不行了,现在还好,只是潘剑屏这宣教口上的一把手得了消息,再等上一两天,其他人估计也就得到消息了,到时候,他这个省委书记,就要被人暗地耻笑了。

对潘剑屏,他还能表示出一些底气——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但是对张汇,他就不能再容忍了,你这家伙……唉,看看带给我多大被动啊。

于是,略一沉吟,他就按响了手边的呼叫器。

“老板让我过去一趟?”张汇接了王毅单的电话之后,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毅单,我需要准备什么?”

“老板没说,”王秘书知道,这是张副秘书长跟自己打听上意呢,但是他刚刚才吃了老板的惊吓,哪里敢多说一个字?

当然,他已经猜出来张汇的前景不妙了——杜书记说得很明白,陈太忠是有恃无恐,所以王秘书说话时,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啧,不像是好事儿啊……张汇听出来了,放下电话之后,他琢磨一下,也没理出头绪来,但是时间又耽搁不得了,只得略略收拾一下,推门而出。

就这短短的十来分钟内,急匆匆走在路上思考的主儿,并不仅仅是马勉,张汇也是如此,同样地,他也恨路上时间太短。

“毅单,”走到王毅单面前,他点点头,又冲里面指一指,轻声嘀咕一句,“杜书记这是?”

“老板让你来了就进去,”王毅单面无表情地回答,他现在可不敢跟对方有任何的亲近,而且张汇你愿意动一下脑子的话,我这没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了——你好自为之吧。

墙头草张副秘书长心里暗暗地骂一句,老板就算这次狠狠收拾我一顿,我也未必就没机会翻身,回头一定远离你这小人。

他没想过杜毅不会原谅自己,当初陈太忠气势汹汹的时候,老板都坐得很稳,现在大局已定了,老板拎我过来是算账来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这件事里我错得再多,但也是很坚定地维护了老板的形象,也没给老板添乱。

他进去的时候,杜毅正侧对着大门,手持一支香烟站在窗户旁,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听到有人进来,却是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偶尔轻轻地吸一口。

2440章弄潮儿(下)

杜老板不动,张汇自然也不敢吱声,大气不敢出地站在那里,直到一根烟抽掉大半,杜毅将烟头按熄在面前的烟灰缸里,方始轻声发问,却是依旧没有回头,“你是哪一年从调研室调出来的?”

“97年二月,”张汇恭恭敬敬地回答,不知道怎么,听到这个问题,他猛地生出了一些不妙的感觉——没有原因,只是纯粹的直觉。

“九八、九九、两千……三年半时间,正处成为正厅,”杜书记沉吟一下,又叹口气,终于将头侧了过来,看着他淡淡地吩咐,“请个病假吧,假条就在我这儿写。”

“请假……”张汇只觉得就像大冬天被浇了一瓢冷水一般,不由自主地打个激灵,这一刻,他觉得不但舌头和嘴巴不受控制了,甚至连耳朵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是,他依旧听得到,自己僵硬的嘴里说出的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耳朵听自己说的话,都感觉那么遥远,“我该请多长时间……请您指示。”

“先照三个月请吧,”杜老板的回答,让张某人猛地一振作,然而,接下来的话,却是彻底地打消了他的侥幸心理,“在这期间内,我会帮你联系好中央党校或者其他学校的培训。”

“……”张汇默然,隔了十来秒,他才深吸一口气,“谢谢您对我保护,我知道这次我错得很离谱,等培训完了,您能……再给我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吗?”

“将来的事情,谁说得准?”杜毅又将头扭向了窗外,他又从窗台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上,眯起眼睛猛猛地吸一口,旋即又重重地吐出。

白烟在撞上玻璃后炸开,又迅疾地反弹回来,将杜书记的头部笼罩在烟雾中,这份朦胧,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飘渺,“三年半……一般人一辈子走不完的台阶,你走完了,走得太快了……是我害了你。”

这不该是一个省委书记对一个正厅副秘书长说的话,但是杜毅就这么说了,不过,这话里没有丝毫的歉意,有的只是浓浓的失望。

这就是盖棺定论了,张汇听得眼睛一红,差点掉了眼泪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他不申辩一下,绝对不甘心,于是那畏惧心尽去,取而代之的无尽的不服气,“这是我跟他的个人恩怨,他比我还年轻……而且居然敢威胁要杀了我,做事比我嚣张一万倍。”

“他的程序比你正确,而他的运气,比你强了不止一万倍,”杜毅又猛猛地嘬一口烟,这次却是没狠狠地吐出,只是任由烟雾缓缓地从他口鼻中冒出,“写假条吧……官场上最怕碰到的对手,就是弄潮儿,他是真正的弄潮儿,而你不是。”

这是杜书记的真心话,换个人来,可能会打抱一下不平——张汇这四十一岁的正厅,又深得省委书记的青睐,这不算弄潮儿,什么才算弄潮儿?

但是杜毅真的不认为这是弄潮儿,或者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张汇的一切,都是他给予的缘故吧,但是杜老板有他自己的见解。

在这风云激荡的大时代里,有太多的幸运儿横空出世,但是真正的弄潮儿,必然会在风云际会之时,独立潮头。

一省一市的潮头,太小,中国的政治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北京,能在京城各方的争斗中占据潮头,那才是真正的弄潮儿。

而陈太忠就是这么一个家伙,上次适逢其会地赶上科委的崛起,就已经很幸运了,而这次居然卷进了一号的指示该不该进纲领的超级大漩涡中。

作为中央委员,杜毅非常清楚这个漩涡有多么大,但是,惟其清楚,他反倒更为感叹这厮的运气——他杜某人都只有旁观的份儿,最多……也不过摇旗呐喊一下。

杜书记非常肯定,陈太忠是被迫卷入的,如果不是自己这边的压力太大,黄家就算愿意支持,十有也不会选择这么一个表达方式——这个吹风吹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持观望态度的人,真的太多太多了。

具体到细节,其实也令人哭笑不得,一号的指示,跟精神文明建设有必然的关联吗?嗯,这么说吧……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反正上面说有,那就是有了,起码这个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跟精神文明建设是可以挂钩的。

那家伙……真的是有大运数的,不服不行,杜毅从来不怎么认可陈太忠的做人和做事的能力,但是他也承认,若是这种人都算不上弄潮儿,那么,天下也再没有人有资格可以被称作弄潮儿了。

一个正处,卷进了一堆正国、副国的纷争中,并且被拎出来做典型了——这是比较简单而直接的概括。

动张汇,杜毅也是很下了一番决心的,人非草木谁能无情?就是他的那句话,三年半以前,是杜省长亲口发话,将在省政府调研室做主任的张汇,提拔为了副秘书长。

一年多前他来省委上任,又将张汇带了过来,两年零三个月,副厅成为了正厅,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欣赏小张的文采,这么久了,私人也有点感情了。

但是张汇在这件事里,不但瞒着他而且做得太冲动,真的太让他失望了,包括后来薛时风对热点访谈的前倨后恭,一切的一切,都不能让他满意。

那个姓薛的,你要顶就顶到底嘛,态度一会儿就是一变,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当然,杜书记猜得出来,这是出自小张的授意,所以他第一次,对张汇的办事能力生出了怀疑之心——就你这手足无措的样儿,也配做我杜毅的贴心人?

不够给我丢人的那个时候,杜毅就已经决定,等此事完毕之后,过个一年半载的,就把张汇放出去——不能让这个人再在我身边了,这次你敢招惹黄家的人,下次没准就敢招惹蓝家的人。

所以,杜毅保张汇,也是为了个面子问题,但是今天北京这个电话,让他觉得,似乎该主动处理一下小张了,而最终,潘剑屏的请示电话,逼得他不得不尽快处理了——虽然,电话上的杜书记,表现得很淡定。

我现在处理,还占主动,到了明后天,那可没准就被动了,可饶是如此,杜毅都没有把事情做绝——先请假,然后送你培训,至于以后的事情……可以慢慢说。

杜书记终究是要面子的,而且,适度压制黄家的利益代言人,是他天南布局中的一大任务,有些底线,他必须坚持,哪怕做给别人看,他也必须坚持。

但是张汇的回答,真的再次让他失望了,当他说出“是我害了你”之后,他的心已经横了下来——我又没把你往绝路上送,你还要问有没有机会,你现在该做的是无条件服从,你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

所以,杜书记索性将自己对陈太忠的认识,告知了对方,是自找理由也好,是心中感慨也罢,总之,这就是临别的赠言了……

张汇这里愁云惨淡,宣教部里,也是众说纷纭,尤其是文明办,大家都在纷纷谈论,说是陈主任这两天在单位的时间比较多,是不是……那话儿要有眉目了?

郭建阳就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前两天他坐镇陈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基本很少外出,并没有受到多少骚扰,今天回到秘书处办公了,时不时就有那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主儿,远远地送来异样的眼光。

这种若有若无的目光,一道两道还不要紧,但是一个来小时,这样的目光时不时地出现——还没人过来说话,这就让郭科长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了。

好不容易瞅着,这就到十二点了,郭建阳收拾一下东西,打算起身走人,不成想门口一响,却是办公室主任华安推门而入。

一见华主任驾到,几个刚站起身打算走人的主儿,收拾收拾东西又坐下了——就两分钟了,咱还是准点下班吧。

“小郭,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吧,”华安大大咧咧地走向郭建阳,“你来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关心过你呢,这也是最近事情太多……今天有空。”

“我得……去看看陈主任,”郭建阳赶忙站起身,客客气气地回答,“他要是没什么指示……”

“哦,主任跟太忠主任说事儿呢,”华主任笑吟吟地发话,他来的目的之一,就是保证主任和陈太忠能不受干扰地私下聊天,“你也不用去了,领导们有他们的安排呢。”

同一时刻,马勉推开了陈太忠办公室的房门,才待笑吟吟说话,猛地眼睛一眯,愕然地看着沙发上的郑,“郑部长……您不是出去了吗?”

“我去了个厕所,”郑不动声色地回答,他跟潘剑屏不是一路,跟马勉自然也是泛泛之交,“我不太习惯在别人的地方上厕所,站半天都尿不出来”

(九千字到,爆发了,官仙还在第十七,双倍月票期间,恳请书友大力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