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3 -2444肚肠

2443 2444肚肠

2443章肚肠(上)

陈太忠想见杜毅,必须通过人中转传话,这就跟一个科长想见市委书记一样,级别差得太远了。

按理说,他找丁小宁来转述,是最方便的,不过想一想,他还是给臧华打了一个电话——臧市长见证了杜书记的退让,那么陈某人的退让,自然也该让臧市长知道,如此一来,才能表现出他对杜老板的敬畏,维护杜老板的形象。

臧华一听是他,就有点头大,从秘书手里接过电话之后,不动声色地发问,“陈主任,你这是又想到什么了?”

这话里多少就有点不屑,你好歹也是个正处了,有个样儿成不成,办点事情都是一会儿一个电话,真当自己是居委会的大妈了?

“嗯,我想找省委主要领导,汇报一下工作,”陈太忠却是没在意他的态度,“这个想法,可能有点冒昧,臧市长您觉得合适不合适?”

“我又不是省委主要领导,怎么会知道合适不合适?”臧华先绵里藏针地顶他一句,沉吟一下才继续发话,“你想汇报点什么工作?”

“关于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一些设想,还有……还有这个热点访谈,我觉得他们的节目,很好地起到了舆论监督的作用,但是,这可能会影响咱天南的形象,”陈太忠其实并不是务求见到杜毅,他只要杜毅给个答案就行了。

你小子是想撤下这个节目啊?臧华听明白了,杜书记对司法厅不为己甚,这小家伙也知道投桃报李,猛然间,臧市长发现,陈太忠这个家伙,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

不过,既然阵营有别,不该说的话,臧市长是绝对不会说的,所以他很自然地说出了他应该说的话,“那你刚才不跟我说,现在怎么突然想起来了?”

这话里,有三分的不屑,却是又有七分的警觉——不会是什么新的花样吧?

“我本来以为,这是不大的事儿,协调一下不难,”陈太忠说的确实是实情,他以为没猛料的话,撤这节目应该不难,不成想随口一问阴京华,却得到了一个令他吃惊的结果,“不过中视现在,对我们文明办反应的节目很重视。”

这是卖弄、是要挟,还是诉苦?臧华有点听不懂,不过他觉得出来,这家伙应该是有点诚心的,于是就直接问了,“你直说吧,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能撤了这个节目,但是有难度,”陈太忠真的不喜欢绕来绕去地说话,臧华你敢直截了当,我难道还比你差了不成?“所以请示一下杜书记的意思,也省得白搭人情。”

臧华略略一错愕,也就明白过来了对方的意思,说不得冷哼一声,“你现在才想起来讲大局感?早像现在这样多沟通,你的工作会更顺。”

“最先不讲大局感的,也不是我”陈太忠哪里吃他这一套?说不得冷冷一句还回去,我是给老杜面子,老臧你就不要越俎代庖了,“我就是有这么个想法,臧市长你要是觉得这想法幼稚,那你就当我这个电话没打好了。”

我说,你这是长了一张什么狗脸啊?一句话不对,就给我这正厅甩脸子,下意识地,臧华就想挂电话了——那就当你没打好了,求人都求到这么厉害,老子惹不起,不帮忙总是可以的吧?

不过,这也是他一时的激愤罢了,对上一般人,臧市长真不怕撂挑子,且不说你有没有机会把话递到杜老板那儿,就算递过去,我还真就敢说,你压根儿没找过我——你说,老板是会信你,还是会信我这个实职正厅?

然而陈太忠不一样,跟这家伙斗气,那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而且,人家确实也有直接联系杜老板的渠道。

不说上面的那些人了,只要他敢挂了这个电话,人家立马能联系到丁小宁传话,说臧华如何如何地不配合,那么,后果也不问可知——当然,可以确定的是,这点小事,他一定不会沦落到请假的那个地步。

“啧,你这有一句没一句的……我说,还有别的事儿没有了?”臧市长没好气地回答,“没有的话,就是这么几句话了啊。”

陈太忠自然没别的事儿了,他也不习惯一件事分几次来办,只不过这次遭遇到特殊情况罢了,倒是臧华挂了电话之后,细细品味一下,莫不成杜老板还会不赞成撤掉这档节目?

相对臧市长来说,杜书记可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里面的份量——这境界确实有点差距,他接了电话之后,细细地问一问,就是一声不屑的冷哼,“他只当我还要借这个势呢……”

没错,这就是陈太忠的想法,对杜毅来说,这节目上了电视,也未必能坏到哪里——这是天南精神文明建设初见成效的一个缩影啊。

反正,天南内部的认识已经统一了,曝一下光虽然有点丢人,可这是文明办主抓的事情,反倒能说明天南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从某个方面讲,杜毅支持一下也不是坏事——这是积极地响应x办号召,证明天南省委很重视上面的精神,愿意跟着中央的步子走。

不过,杜书记理解归理解,他却不会贪图这飞来的便宜,“告诉他,我没时间见他……热点访谈,想尽一切办法,给我撤了。”

他断然地拒绝了陈太忠递来的橄榄枝,大家立场不同,不相与谋,x办的指示我是支持的,但是打击你黄系本土势力,也是我的使命,这点小风头就是你的了,我不参与

见都见不到一面?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多少是有点悻悻,不过转念一想,确实也是,相见争如不见?见面之后杜毅真要给我两个冷脸,我该如何自处?

反正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杜书记对陈某人的怨气真的不小——你折腾的时候,眼里没我这个省委书记,现在便宜占尽了,想靠这点小恩小惠,就熄了我的怒火吗?

这点事情处理完,一天基本就过去了——其实这一天的经过,已经可以用风起云涌、惊心动魄八个字来概括了。

晚上回到湖滨别墅,难得地,雷蕾也回来得不晚,陈太忠见到她,就叮嘱一下,“你跟胡主任说一下,一两天我就能弄到那些捐款不到位的名单,让她赶紧给活动版面吧。”

“版面倒是好说,你确定孙朋朋不参与吗?”雷蕾很干脆地回了一句,下一刻,她发现他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于是就马上解释,“主任活动版面没问题,但是她跟我又不一样,孙朋朋欺负了我,那就是欺负了……但是我们主任的面子丢了,那是大事儿。”

胡主任的级别,陈太忠至今都没有弄清楚,不过怎么也得是个正科,或者还享受副处待遇的那种,按说,她的级别对陈某人来说低了点,她的面子就更低了点,但是不管怎么说,她是雷蕾的领导

“啧,看这事儿闹的,今天才招惹了杜毅,老马挺支持我的……”他听到这个要求,也有点坐蜡了,他有把握弄到这个名单——大不了再往凌洛家里扔几条蛇而已,但是老马今天,对哥们儿的支持力度挺大的。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抹失望,在雷记者的脸上一掠而过,于是就顾不了那么许多——哼,混个官场,可不就是图个生活质量吗?

于是,他二话不说,抬手就去摸电话——老马,你不能说我这个人得寸进尺,好像能让杜毅吃了瘪,就野心膨胀,眼里没你这个领导似的。

我其实……只是想让我认识的人快乐,就这么简单,我承认孙朋朋是你的人,但是眼下文明办的局面,是我打出来的,有本事你自己去凌洛家撒野嘛。

我打出来的成绩,就要让我的人受益,你抢我一条两条的新闻,那无所谓,你是我领导嘛,但是我不能每条都让你抢去了,我还有……我的生活质量。

“你干什么呢?”雷蕾见他翻手机号码,心里也猜出是怎么回事了,伸手去阻拦他,但是一股无法言语的甜蜜,登时涌上了心头,这是她那个孱弱的丈夫从来不敢争取的,“明天问一下马主任就行了。”

“我问他个茄子,”陈太忠哼一声,一把拨开她的手,“我就是通知他一声……这稿子是我的关系出,孙朋朋不要想插手,我是通知他”

“人家是你的领导,”雷蕾的眼角眉梢,满是笑意,可她偏偏要这么说,“你不用通知他,我领情了成不?就当我没说好了……你有你的前程呢。”

“切,我的生命中有了你,要不要前程都无所谓……这辈子值啦,”陈太忠大义凛然地看她一眼,又去拨弄手机,心里却是暗暗地自得,哥们儿这情商,增长得是一塌糊涂啊,可是这么想着,他还兀自绷着脸,“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

“太忠你不要这么蛮横,好不好?”雷蕾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一团燥热,整个身子就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般,软绵绵地靠到了他的身上。

“嗯,太忠,是我,嗯……嗯嗯,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就照你说的办吧,”马勉笑一笑,挂了电话之后,伸手去拿床边的衬衣,又不动声色地看一眼正躺在**的孙朋朋。

孙主任身上斜搭一条毛巾被,露出大半个白生生的胸膛,见他回头看自己,悻悻地撇一撇嘴,“陈太忠找你什么事儿?”

“热点访谈的栏目,杜老板指示压下来,他已经去疏通了,”马主任随口答她一句,却是下午晚些时候他就了解的消息……

2444章肚肠(下)

“张汇请假了”第二天下午,这个消息在省委传开了,同时传开的是,杜书记高度评价宣教部提出的在省文明办增设稽查办的编制,认为这是大胆的尝试,值得鼓励。

这两个消息一传开,大家就纷纷猜测,说这是张副秘书长揣摩错了领导的心意,所以被杜书记打入冷宫了,搞得杜老板不得不亲自出来吹风……

但是,明白的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蒋省长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也顾不得幸灾乐祸,直接给女儿打个电话,“开发区那几个企业的捐款,都补交了吗?”

这件事让蒋君蓉挺恼火的,在家里念叨了不止一次,再加上穆海波还帮着求情了,所以蒋省长也是一清二楚。

“我让他们交了,”蒋主任一听这个话题就来气,“应该就是这一阵儿吧,当初我都答应他们可以不交的,现在也不好再催。”

“尽快催一下,”蒋世方哼一声,他的消息渠道要差一点,上午才听到点北京的风声,不成想下午就得知省委的异动——要命的是,张汇是昨天上午请假的,这就是差距啊。

“这我怎么催啊?”蒋君蓉先是不满意地哼一声,紧接着就是一个激灵,“不是吧,陈太忠又折腾什么了?”

“你不用问那么多,先办了再说,有什么问题,等晚上回家再问,”蒋世方不耐烦地吩咐一句,挂了电话,又叹口气皱一皱眉,按一下对讲器,“帮我接一下肖劲松……”

同一时刻,郭建阳正坐在陈太忠办公室的沙发上看报纸,手里还拿着一支笔边看边划,康楼电推门进来了,“嗯……是你?太忠不在?”

“刚才部长把他叫过去了,”郭建阳一看是领导,也不敢怠慢,赶紧放下报纸站起身子,淡淡一笑,“康主任您有什么指示?”

“哦,那我去找……嗯?部长?”康楼电听得一愣,他还只当是马部长呢,不成这部长前面没有姓氏,那就是一把手潘剑屏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郭建阳摇摇头,一猫腰从茶几上拿起个小本子来,“有事您请讲……”

“算了,不要那么客气,”康楼电走到沙发边,大大咧咧地一坐,“你也坐,你就是永泰借调过来的?叫什么?”

郭建阳到这儿一周多了,康主任居然还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这也正常了,副厅的眼里怎么会有个主任科员?也就是此人是陈太忠的通讯员,他现在才这么客气。

“郭建阳,”郭科长回答得挺利索,却是没有坐下,然后又翻一下小本,抬头看一眼康楼电,“陈主任给您留言,说热点访谈那边有意配合……具体还没有定下来。”

“嗯,这个我知道了,”康楼电点点头,今天热点访谈的人走了——这不是中视的反应,而是人家的采访也结束了,他来的关键,是想代人约陈太忠坐一坐。

中午的时候,司法厅接到了政法委的指示,要他们深挖省第四监狱的问题,尽快拿出处理建议来,而且省政法委要督办,派工作组下去。

这帮子老油条一听,就知道这次问题不大了,当然,四监的监狱长那肯定是保不住了,好歹人家热点访谈来过的,不给别人面子,也得给中视一点面子。

康楼电本来还不知道,是陈太忠使劲儿了,他对陈主任有意见了,就不怎么接触,而陈太忠也不会上杆子去求他原谅,我办了事儿就办了——姓康你迟早会知道,我专门解释一趟也没意思。

但是昨天和今天,马主任频频接触陈太忠,刚才他又听说张汇请假,稽查办的方案,调研室那边已经开始研究了,就知道这次是陈太忠大胜了。

于是他赶紧给司法厅那边打个电话,你们处理谁都无所谓,千万别动那个政委啊——四监的笑话,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

司法厅这边不理解,就说老康你已经把我们害得够惨了,就不要再多事了成不成?康楼电阴阳怪气地回答一句,陈太忠回来上班了,张汇已经请假了……你们看着办吧,我这可是好心来的。

这边一听就明白了,常政委是点出张汇的人,张秘书长在跟陈太忠的斗法中输了,尤其要命的是,常政委在跟王毅单电话里吵架的时候,提过一句,“文明办陈主任很重视”。

当然,大家也知道常政委跟陈主任没关系——要不然四监不会闹得这么天翻地覆,但是有这么一句,人家老常也算是站队了,到时候找到陈太忠,陈太忠还不得念一下人家点出张汇的功劳?

那成那成,司法厅这边就反应过来了,顺便还来一句,康主任你看,咱们司法厅和文明办马上要合作搞这个访谈录,能不能叫出来陈主任,一起坐一坐啊。

直到这个时候,司法厅的人还不确定,被上面从轻发落,是陈太忠帮着说话了——夏大力倒是确定了,但是他可能说吗?

不过,康主任表示过,陈主任答应帮忙了,眼下这结果也算能接受,而且,这陈主任是苦主啊,折腾劲儿又大——把张汇都折腾下去了,那么,大家坐一坐,话说开了,不是挺好吗?

康楼电倒是隐约觉得,这该是陈主任出手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他得过来一趟,结果倒好,人家郭建阳直接告诉他,陈太忠正活动热点访谈那边,不要上节目呢。

以康主任的级别和眼界,他肯定能想到,这一系列的变化,应该是陈太忠和杜毅达成了什么交易——这边处理张汇,那边不上访谈……这里面确实也有维护司法厅的味道。

当然,更深层的原因,他是想不到了,可是想一想那家伙把杜毅都逼退了,他就觉得为这点小事跟陈太忠闹生分,实在没意思。

两人生分了吗?那是肯定的,就连联系中视压节目,这种卖人情的事儿,小陈都不跟自己说,而是交待了通讯员来转述——想得更深远一点,那就是我今天要不上这个门,连这个消息都得不到。

那么,他就更要跟陈太忠解释清楚了,于是,就连眼前这个通讯员,都是他拉拢的对象了,说不得坐在一起,东扯西扯几句,又关心了一下郭建阳的生活,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是不见陈太忠回转。

“他什么时候去的部长那儿?”康楼电有点坐不住了。

“…五十过去的,”郭建阳抬手看一看手表,“呀,这四点四十了……康主任您要是有事,我记一下行吗?”

“也没什么,咱们跟司法厅搞个活动,那边想请陈主任坐一坐,”康主任只能说出自己的目的,想到陈主任在部长办公室,他肯定是没胆子打电话的,“小郭,这件事你帮着操操心。”

“康主任的指示,我记住了,”郭建阳点点头,就在这时候,桌上电话响起,他紧走两步上前,抓起了电话,“你好,陈主任不在,我是他的通讯员……嗯,请讲……政法委夏书记,好的,嗯,知道了……再见。”

“夏书记的电话?”康楼电登时就震惊了。

“呵呵,”郭建阳笑一笑,却是不做回答,陈主任跟张汇掐的时候,几个副主任也就是你没来过,你是副厅又怎么样?我就不告诉你

康楼电见状,也不好再问了,本来打探别人的**,就是官场中的大忌,小郭是陈主任的通讯员,又不是他康某人的通讯员。

就在这个时候,李云彤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纸袋,“咦,康主任也在?小郭……这是你要的资料,你姐夫帮你收集了一上午。”

“嘿,谢谢李姐了,”郭建阳赶紧上前接过来。

康楼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他已经反应过来了,要说热点访谈的节目还会让一个人被动,那必然就是夏大力。

跟夏书记有关的人,都要打电话给陈太忠,那么司法厅那里的板子,为什么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就是很明白的事儿了——必然是陈主任使劲儿了。

想到小陈为了兴风作浪,连夏大力都不怕,康主任一时觉得,自己也有点小肚鸡肠了,不过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就放到了另一个问题上。

啧……也不能忽视了这个郭建阳啊,别看刚借调来没两天,李云彤都跟他打得火热了,当然,更关键的是,这人手里握着陈太忠不少东西呢……

(写得不顺,自己也不是很满意,不过,月票还是要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