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5 -2446一朝天子一朝臣

官仙 2445 2446一朝天子一朝臣(求月票)

2445章一朝天子一朝臣(上)

其实,潘剑屏找陈太忠谈话,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也就是十分钟。

不过这十分钟里,两人倒是谈了不少事情,从文明办现在能做的,一直谈到将来可以考虑的,很多时候,宣教部长都是在听。

而且必须指出的是,两人谈的全部是工作,没有几句官场中的虚应客套话,潘部长对那些蝇营狗苟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言谈非常直接。

按说,两人的级别非常不对等,但是,通过张汇这件事,陈太忠已经充分地表示出了他的做事风格——不达目的不罢休,而且,他拥有同他做事风格相匹配的强大能力。

所以部长认为,跟此人谈话,没必要摆架子,也没必要绕弯子。

陈太忠对潘部长的印象也不错,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交谈,他第一次发现,原来领导里也有只谈工作的,这个发现,让他对部长的好感上升了几个等级。

其实他这个认识虽然不错,却也不无偏颇之嫌,别的领导跟他摆架子、绕圈子,不是不明白他的实力,就是想从他这儿得到点什么私人好处,潘部长既清楚他的实力,又没有太多的私心杂念,自然会省去那些虚浮的东西,直奔主题。

他对潘部长的印象不错,潘部长对他的印象也不错,一直以来,部长大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这个年轻人的——年纪轻轻走到这一步,还不是靠着曲意逢迎上来的?

就算你出了点成绩,那也是扯别人的虎皮做幌子才做出来的,正经是做事嚣张不知进退,迟早要倒大霉的你

但是今天一谈工作,潘剑屏才发现,这个陈太忠还真是不含糊,不但思维敏捷知识渊博,考虑问题也很大胆,很有前瞻性,这不禁让他想起这个年轻人会二十多门外语的传言——这样的人,谁会相信才是高中毕业?

直到谈话末了,他才善意地提醒了一句,想做事不能怕难,但也不能急于求成,否则很可能欲速则不达,说完之后,见那厮懵懵懂懂,只得再加一句:最近相关精神下来之前,你适当地控制一下工作节奏。

明白了陈太忠这次可是真的明白了,精神没下来之前不是不能动,但是要适当地考虑一下杜老板的感受,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啧,怎么你们都觉得,我是那么爱惹事的人呢?他心里真的很委屈,哥们儿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我要真想收拾张汇,两年前老蒙在的时候就动手了,那不比现在方便多了?这次——这是他找我的碴儿在先呐。

跟这些人就没啥话可说他才走出宣教部主楼,就接到了陈洁的电话,“小陈你现在搞得有声有色的啊,就是忘了你这老省长了……不知道我是管文化的吗?”

陈省长的触角,比省委这帮人都要短一点,而且女人家,怎么说呢?有时候政治嗅觉不是那么敏感,不过,她有一点是别人比不了的,那就是——她是土生土长的天南人

天南以外的事情,她的反应比一般的副省级干部都要慢半拍,但是天南的事情,她的信息就算得上一等一的灵通了——正林的天下凤凰的党,同为女性干部,凤凰系的她,消息甚至比正省级的蔡莉还要快。

“早就要跟您汇报一下呢,”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最近省委里有点事儿,就耽误了,我现在就过去,您有空吗?”

“张汇那家伙,我早就看不顺眼了,”得,陈洁还真不见外,当然,这也是陈太忠有了这行情,换个别的正处,就算陈省长不顾忌身份敢说,别人还得敢听呢,“我现在就有空,过来跟老省长说道说道。”

陈洁虽然只是个副省长,可却是凤凰系的领军人物,在天南的地位,跟秦小方在凤凰的地位有点类似,她在省里在很多方面的影响力,不逊于一个省委常委,所以,她能早一点知道别的消息,不足为奇,不过说来说去她终是女人,胆子不大,比较在意自己家的坛坛罐罐。

张汇当初在省政府,招惹她了?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不过,陈省长相召,他是不能不去的,“正好,王伟新还让我给您带话呢。”

“凤凰二期的校园网,目前没计划,先让他们自己解决一部分,”陈洁一听就明白了,她其实也是个有板有眼的领导,肯坚持原则,“小陈你要跟我说这个,就没意思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官场里有些话,是电话里不合适说,必须当面说的,有些话却是当面说不得,电话里可以扯下脸皮的——其实就是同一件事物,不同的观察角度。

“蒙书记的侄女儿,是凤凰校园网招标组成员,”陈太忠也是倔性子,认定的事儿还非要说个一二——这是你打电话找我嘛,“跟我私交也特别好。”

“哦……”陈洁沉吟一下,她也知道,蒙书记的老哥,是凤凰市前地委书记,甚至她对蒙晓艳也有耳闻,“她要是招标组组长,这个我能答应你一点,问题她不是嘛。”

以现在天南的行情,校园网招标组的组长,不是教委主任,就是分管副市长,青旺的招标组组长甚至是常务副市长——没办法,青旺穷啊,常务副市长出面,多少是市委常委,也好要钱不是?

像蒙晓艳一个中学的校长,又是年纪轻轻没啥资历,能进入招标组的专家评审团,已经是沾了她叔叔和陈太忠的光了,做组长……咱天朝没这制度

那我就让她成为组长好了陈太忠也不多说,挂了电话直奔省政府,心说陈洁你也是欺负老蒙离了天南了,要不然你敢说这话?

其实,校园网全省的资金都紧张,他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见了陈洁之后也就没再提此事,陈省长也没兴趣说,她倒是很有兴致地问起了文明办最近发生的事儿。

聊了一阵之后,陈省长就非常不见外地提出了问题,“听说X办出面,肯定了你的成绩,你这是怎么弄出来的?”

这就是女性干部的天然优势,只说亲和力的话,是大多数男性干部望尘莫及的,同样是领导,马勉对陈太忠的支持,比她多得多,关系也近,但是马主任就张不开嘴,而她就能很自然地问一问。

而且,陈太忠居然也没觉得不合适,于是他就很自然地解释了两句,当然,他肯定是要强调一下,自己这次就是赶巧了,无非是X办想拔高一号在南方视察时的指示。

陈洁听得很认真,事实上她的大局感是要略略差一点,眼界也就是一省之地,有些东西虽然猜到了,还是得确认一下。

“哦,那这也好事,”听完之后,她笑着点点头,这不是安慰之言,她的眼界虽然相对其他副省较小,但是对X办的厉害,她还是一清二楚的,“这个机会要抓住,回头我跟文化厅的高伟说一声,有事你尽管去找他。”

陈洁也很重视现在文明办搞的这一套,如果说在省委里对口部门是宣教部,那么省政府这边对口的就是她这个管分文化的副省长——最多再加上高胜利。

陈太忠在陈省长这儿坐了有半个小时,才起身走人,坐进车里之后,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了,最近他跟张汇掐得天昏地暗,手机也一直在关机,导致找他的人和事儿很少。

老潘让我再低调一阵,嗯,那就不回单位了,他琢磨一阵拿定了主意,待到他伸手打着火的时候,一抬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

眼下是八月底,这时候天南的雨,多是时间不长的暴雨,不过连阴几天的小雨也不少,像眼下的便是了,陈太忠想起湖滨的别墅还有一个露天阳台,就说我回去得了,看一看雨天的运河公园。

可是一个人赏雨,未免有点没意思,不过他琢磨一下,能跟自己在那个小巢赏雨的人,实在是不多——大家各有各的事情,就连刘望男,最近也是跟丁小宁在一起,忙素纺的项目。

刘望男是他诸多女人的大姐大,在众女中威信也很高,不过她什么都好,就是一点不好,虚荣心太强。

当然,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适,严格地来说,她不是一个甘于呆在家里的女人,她的志向是做一个交际花——这个交际花未必是那种男女混杂的圈子,纯女人的圈子也行,她就是喜欢交际,并且很享受那种帮人撮合事情、被人瞩目的感觉。

所以,刘大堂虽然没啥事,正经是闲不住,陈太忠想来想去,也就是张馨,估计没啥事,市移动机关里的考勤卡得很松的,有点类似于凤凰招商办,大家看的是业绩,考核的指标都在那里摆着,呆在单位混时间是没用的。

不成想,他打个电话给张馨,张经理在那边苦笑,“陈主任你好,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我这边来了个供应商,能以三千一台的价格,供应我们无线模块。”

2446章一朝天子一朝臣(下)

“谁这么不长眼呢?”陈太忠一听,就知道里面出问题了,别的不说,只说张馨对他的称呼,那就很有问题,没有外人在跟前的话,她怎么可能说出“陈主任”三个字?

而且,这个模块的报价,也有问题,十个月前,凤凰科委跟移动的成交价是五千出头,科委的毛利差不多有三千,最近一年来,由于开发类似产品的商家越来越多,这东西的行情也在掉——掉得还相当快,目前无线模块的行情,也就是三千五一台左右。

凤凰科委的模块,成本也在下降——这是竞争导致的,而且凤凰人的需求量是很大的,眼下他们的成本,也就是一千四左右。

但是陈太忠心里很清楚,凤凰科委搞这个太早了,不但技术上有先发优势,也有口碑上的优势,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上,绝对是高端的,再加上扶持本省企业这个噱头,才能坚持在三千这个位置。

省外有几家搞这个上规模的企业,也试图过公关天南移动,虽然他们没有得逞,但是报价都是两千七、八一台——也正是因为这个报价,搞得凤凰科委的模块掉到了三千五,总算是科委那边成本也在下降,移动要的量又大,所以利润减少得不是特别多。

来了一个报三千一台的,张馨看起来还推不掉?陈太忠琢磨一下,这里面肯定有说道的嘛,“我现在没事,要我过去吗?”

“那你……过来吧,”张馨在那边,有个明显的迟疑,他基本上不在人前跟她接触,“嗯,顺便帮我们……鉴定一下这设备。”

嗯,她这话说得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什么情况?陈太忠挂了电话,想一想反手就拨个电话给省移动张复生,“张总你好,我陈太忠,听说你们有引入别的无线模块的计划?”

“呀,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张总的回答很客气,堂堂的天南省移动,千把万的单子可不算大单子,而且这项目他不对口,“不过新来的聂总四处抓权,啧……我帮你了解一下吧?”

“那谢谢了,我现在去素波移动问一下,”陈太忠没有拒绝他的帮助,虽然他应该能从张馨那里得到消息,但是一个是市公司的科长,一个是省公司的副总,两个人眼界和层面,应该是不同的。

市移动搬家之后,有过一阵忙乱,不过现在都算是各就各位了,门口也就设了门岗,当然,陈太忠晃一下他省文明办的工作证,也就直接进来了。

张馨的办公室里,两个男人正坐在她对面,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个头都不低,一个壮实一点,一个略略地消瘦一点。

陈太忠推门进来之后,张馨赶紧站起身,给他从饮水机上接一杯白开水端过来,表现得异常客气,“陈主任,百忙之中还叫你过来……打扰你了。”

“不打扰,”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别的不说,只说他明面上的身份,就是正处级干部,当得起她这份谦恭,他甚至连细看那俩人的兴趣都没有,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

他大喇喇地坐下了,张馨也坐回了她的办公桌后,一时间屋里没人说话,竟然很诡异地出现了一段寂静。

张经理还是不习惯应对复杂局面,她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陈太忠看着她那份茫然,心里暗叹口气,嘴巴冲她的桌上努一努,“这就是新模块?”

桌上有一只精美的盒子,大概就是半个电脑机箱那么大,盒子已经被打开,旁边摆放了一个三十二开书本大小的铁盒,还接驳了盘起来的天线,看起来也很精美。

“嗯,这就是新模块,你帮着鉴定一下吧,”张馨其实有点不习惯他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她定一定心神,点点头。

“张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壮实一点的男人微笑着发问了,他的态度看起来挺好——男人对上美女,态度都不会太差,但是,丫说话却很不客气,“你要让你的工作人员鉴定,我能理解,不过这位……好像也是供货商吧?”

“这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张馨淡淡地回答他,“没错,我们一直用的,就是凤凰科委的货,但是科委本身就是一个权威的鉴定部门。”

“权威?也许吧,”男人的话,依旧不是很客气,他懒洋洋地瞥一眼陈太忠,“不过呢……这有个回避的问题吧?”

我回避不回避,关你鸟事?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恼火,尤其是这厮的表情,让他看得相当不顺眼,你面前坐的是一个正处,知道不?

不过,想一想刚刚倒霉的张汇,也是没注意回避原则这个问题,他就决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陈某人做事,其实比较有原则的,那就是不能容忍别人冒犯自己。

但是他既然决定以德服人了,就不跟这俩人一般见识,他又瞥这人一眼,不管不顾地走上前,拿起模块自顾自地看了起来,“嗯,做工倒还行,可是这壳子,不是一次性冲压成型的,这个成本就要低一点……天线倒是不错,就是短了点……嗯,什么地方放卡?”

“张经理,我还是强调……回避一下的好,”那壮实男人不理他,而是冲张馨微微一笑,这家伙对上张馨,态度确实是不错,不过那份傲慢,也是遮不住的。

“我们邀请什么人鉴定,是我们内部的事情,”张馨冷着脸回答,她显然对这个男人不是很感冒,“陈主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我相信他。”

“已经有两个省的移动公司,在大面积使用我们的模块,”这位却也不含糊,他沉声发话,“聂总对我们的设备,高度肯定。”

这话点题的意思就很明显了,我不管你是张经理也好,陈主任也罢,我就是移动新来老总聂启明的关系,你陈某人是正处副处,跟我无关,我在移动混饭吃,跟你不打交道。

张馨头疼的也正是这个,她知道自家的情人非常厉害,可是她端的终究是移动公司的饭碗,人家新来的老总介绍几个供货商,真的也无可厚非,千里做官,为的还不就是个吃穿?

总算是凤凰科委名声在外,而且模块就是科委直接供货,她才敢顶一顶,要是别的什么,她还真的也就只能认了。

陈太忠一听,也确定了心里的猜测,事实上张复生刚才讲得已经挺明白了,新来的老总要抓权——抓权通过什么体现?在采购上发话就是其中之一,告诉大家一朝天子一朝臣。

他见张馨面有为难之色,于是探手抓起那模块,“这样吧,我带回去鉴定一下,好和不好,我都给你个答复。”

“陈主任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这下,壮实男人不得不直接面对他,“我做生意这么些年,是真没听说过,供货商鉴定供货商的。”

张馨也面露难色,犹豫一下低声发话,“陈主任,要不……你就在我这儿鉴定吧?”

她这么一说,陈太忠真的有点心凉,心说我们凤凰科委靠这个赚钱,但是根据我们的制度,是有返点的——这叫市场经济,你这儿也能落好处,我想帮你扛一下,你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这不是小看我的能力吗?

“算了,我还忙,在这儿鉴定就免了吧,”他用天眼扫一下那盒子,略略怔了一怔,将盒子往桌上一撂,转身扬长而去。

就这么一扫,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所以也顾不得生气了,走出办公楼坐进车里,他抬手给单水拨个电话。

单水是袁望的同学,两人是在深圳认识的,后来公交一卡通技术,也是得了单总的技术支持,到了后来,连邱朝晖和梁志刚跟他也很熟惯。

此人现在已经拉出来单干了,凤凰科委终究离深圳比较远,想买一些什么电子元器件的,也经常通过他,反正跟谁买也是买,只要价钱说得过去,有熟人为什么不照顾?

这单总对电子市场真的是门儿清,陈太忠给他打电话,就是想了解一下他看到的东西,“老单,我陈太忠,跟你了解一下,现在的无线核心模块,有些什么型号?”

单总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头大,他细细了解一下,才知道陈主任看到一个竖长条模样的核心模块,登时就是一笑,“得了,你不用说,我知道了,那不是工业模块,是手机模块。”

“手机模块……那不是工业模块的删减版吗?”陈太忠听得有些发呆,凤凰科委的手机生产线正在紧锣密鼓地上着,他对这些多少有点了解,“这个东西是要便宜一些吧?”

“岂止是便宜?你说的那些,无线模块里上的手机核心模块,根本就是用旧手机改造的,”单水就在电话那边笑,他搞的就是这行,怎么能不知道这些猫腻?“百八十块钱收了旧手机,改造一下,就能卖个两三千。”

“这也太……”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我们用的工业模块掉价了,都还是千儿八百呢,你们居然拿回收的旧手机跟我们竞争?“这个东西,使用效果怎么样?”

“光通话的话,效果还是可以的,基本上都是诺基亚手机改造的,”单总对这行情,真不是一般地清楚。

(一眨眼,就掉到第十八了,叹气……双倍月票期间,恳请有票票的朋友不吝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