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7 -2448撑死胆大的七千字

2447 2448撑死胆大的(七千字求月票)

2447章撑死胆大的(上)

前文说过,由于基站和终端匹配的缘故,诺基亚手机的通话效果,要远强于大多数手机,所以单水的话,说得还是相当客观的。

可是陈太忠听得还是不太确定,事实上,他是对单水的评价有点不满意,回收的旧机子,怎么能强过我们的新的工业模块机?

而IP超市,那可不就是玩语音通话的?谁也不可能拿它来搞什么卫星定位,至于说数据传输那就更不用提了。

所以,他很不甘心地发问了,“就算全是诺基亚,不同的手机,改造起来难度也不同,这成本怎么控制……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说法?”

“呵呵,你还是不了解深圳,”单水在那边听得就笑,“根本就是同一个型号,分门别类的事情,有人操心呢……前两天我朋友刚做了一单,二十万台一模一样的旧手机,出口的单子。”

这个答案,让陈太忠真的很沮丧,尤其是单水还强调了,由于诺基亚的产品相对都比较成熟,又结实经造,所以那些旧手机改造的无线模块,故障率也不是很高。

“但是,这是不诚信行为”陈某人悻悻地压了电话,低声嘀咕一句。

他的手机刚挂,张馨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在那边惶惑地低声解释,“太忠你听我说,我不是怕担责任,主要是在单位里,怕那个姓李的看出点什么来……会影响你的前途。”

这个理由,陈太忠在出了大楼的时候,就想到了,尤其是那壮实男人,似乎对张馨很有兴趣,男人对上自己感兴趣的女人,当然会仔细观察一下可能的对手——或者是找出这女人是**的证据。

“我又没生气,”他笑一笑,她及时打电话过来解释,态度很端正,他自然不能计较,“对了,你晚上回来的时候,把那个模块带回来,我看一看。”

“带回去可以,不过打不开,”张馨叹口气,“接口处打着标呢,一撕就烂了……哦,对了,我倒是忘了,我可以说是我移动的人打开的。”

“看你这紧张样,”陈太忠笑一笑,打着了车,“不跟你说了,外面下着雨呢,好不容易闲得没事,我回咱们家赏雨去了。”

“啊?真的开始下了吗?”张馨惊讶地咦了一声,写字楼里冷气充足,隔音效果也好,她后知后觉也是正常的,“你既然要回去,那再回来接我一下吧,我也走……我的车让小张开走了,去勘测现场。”

这小张便是邓总的原司机,既然是司机,那肯定是会开车的,而张馨现在驾驶的富康是移动公司配的,小张去现场勘测,她也不好不借——反正能在下班前还回来就行。

“这会儿就偷跑,”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他抬手看一下表,也是五点十分了,“你不怕那个什么姓李的看见?”

“我就告诉他我去邓总的办公室,有种他跟进来,”张馨不屑地一哼,她虽然接触社会不多,人情世故要差一点,但是作为一个常被人骚扰的美女,放人鸽子也是轻车熟路了,“你把车开到我们单位对面的超市门口,得多长时间?”

我就在你们单位院儿里呢,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不过大家都在体制里混,倒也都知道轻重,五分钟后,张馨上了他的奥迪车,额头和双肩上,都有些微微的湿意了。

“快不用开单位的车了,给你也买辆车吧?”陈太忠本来就觉得,自己刚才贸然走了,导致她心里惴惴不安,有点太小气,又见她白色的坡跟凉鞋上,有几点淡淡的泥渍,心里就越发地不忍了,“跟这车一样,奥迪A6,怎么样?”

“不用……了吧?”张馨拒绝得不是很坚决,不舍之意很明显,不过下一刻,她就变得坚决了起来,“这车五六十万,我开到单位怕人歪嘴,最多,买辆广本算了。”

她虽然性子柔弱,却也不无跟其他女人叫真的想法,刘望男的捷豹和丁小宁的奔驰,她是没心思比了,李凯琳的宝马也是没法比的——毕竟她不比这三人,她是体制内的,但是田甜和雷蕾开的都是捷达,能比那俩强,她就很满意了。

“我这人一向抵制日货,广本有啥意思?弄个帕萨特算了,都差不多的,还够低调,”陈太忠摇摇头,“对了,听张复生说,新来的聂启明挺沉不住气?”

“不是沉不住气,是强势,”张馨苦笑一声,从她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这个人给她造成了一些困惑,“以前通地集团一个厅级厂的厂长,直接过来做老总,才四十三岁……通地集团,你听说过吧?电子企业的老大。”

“通地我自然知道……副部级的嘛,可能是正部级待遇,”陈太忠点点头,他在北京海扁的杜大卫,老爹可不就是通地的副总?“不过这家伙有点年轻吧?”

“上面有人嘛,”张馨很自然地回一句,“所以他一来天南,就特别强势,其实我这一块儿才多大的单子?可是他就要插手。”

这话一点都不假,张复生都觉得小的单子,聂启明怎么会看上眼?虽然,是上千万的采购单子,但是身为省移动的老总,他的眼光应该在“亿”的这个级数上。

按说,上亿的单子,就不是聂启明能琢磨的了,但是行业不同,规则就不同,而且他琢磨一下,未必要得手,但是发出声音,就是体现存在的一种方式。

再说了,上亿的单子,随便搞一搞,也不会收获小了,而千数来万的单子……就算全给了你,能有几个?基数大,那才是王道。

“嘿,怪不得这么牛呢,”陈太忠一直就在琢磨,无线模块这一块,是天南移动本土采购的,这是地方优势,要是肯细打听的人,就该知道凤凰科委不但有他陈某人,还有许绍辉的儿子,谁敢这么放肆?

不过,既然是外来的强龙,那就不用说了,移动公司自成系统,人家聂总要是信产部有人,不买天南的账倒也不是说不过去。

“模块我带过来了,”张馨拍一拍手边的纸袋,犹豫一下,又怯生生地发话,“不过测试的效果,好像还可以。”

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测试效果,这个很重要吗……

模块的包装,估计是被张馨扔在办公室了,她提的移动通信的小纸袋里,只有一个小小的模块和一盘天线,好笑的是,模块的铁壳上,还有几滴水珠在滚动,那是被雨水淋了的缘故——要不说这别人家的东西,糟蹋起来就是不心疼呢?

陈太忠将车开远一点,才停了下来,接过模块细细地扫两眼,然后他就很愤怒地发现,密封在盒子里的,岂止是手机模块?根本就是手机主板都上去了——一瞅就是个手机模样。

不过,这家做的也不是特别地肆无忌惮,除了外面有一层铁盒标准外壳之外,里面的手机位置,也加了一层方方正正的铁壳,看起来有点工业模块的样子。

但是,陈太忠虽然不搞技术,可是自家生产了那么多无线模块,哪里还不知道正经的工业模块该是什么样子?这玩意儿也就只能糊弄了外行——对生产厂家来说,连运营商也算不上内行。

“这是手机模块版的,”陈太忠笑一笑,将模块递了回去,看到里面的那层铁壳,他的心情登时好了不少——合着你们也知道,用旧手机改造的东西,拿不出手啊?

他最头疼的,是行事肆无忌惮的,比如说,人家直接就说,我这是旧手机改造的,但还真是好用,敢这么说话的主儿,那底气就太足了,对付起来会有点麻烦。

像这种有点底气,却还有点顾忌的主儿,对付起来不是很难——虽然不管对方好不好对付,陈太忠都是铁下心思要动手了,但是谁会喜欢麻烦呢?

“什么是手机模块版?”果然,张经理非常不明真相地提问了,“听起来,好像有点先天不足的意思?”

“就是以次充好的意思,”陈太忠笑一笑,说不得将他了解的东西说一遍,对了自己的女人,他是没什么不能说的,甚至他指出,这种模块不但通话效果不错,故障率也不会很高——当然,他不能说自己是用天眼看到的。

“啊?”张馨初听这种爆炸性的消息,登时就石化了,她现在的思维,已经带上了一些官场定式,好半天她才叹口气,“这万一被别人捅出来,这就是我采购的问题啊。”

要说一开始,她只是不忿上面乱伸手,同时情郎单位的利益受损的话,那么现在,她就多了一个为自己的位子担心的理由。

原本,她只是一个无拘无束、无欲无求,在机房里混日子的家居女人,但是人一旦尝到了权力的甜头,想要再回头,真的很难了,谁不喜欢被人前呼后拥的感觉?

更别说她虽然只是个正科,可有陈太忠罩着,就连市移动的邓总跟她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天南数据部又是受集团公司表扬过的,财务部的经理见了别的副总都鼻孔朝天,可是她批的条子,从来都是第一时间就拨出钱来了。

她已经无法回头了,权力的诱惑,就是这么大;改变一个人,就是这么快。

2448章撑死胆大的(下)

“这是肯定的,”陈太忠冷笑一声,他见识过太多的这种因果了,“聂启明的靠儿很硬,不找你顶缸,难不成还找邓总顶缸?”

“那我直接拒绝了他们,不行就现场打开,”张馨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了,然而下一刻,她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可是那样就把聂总得罪惨了,啧……还有其他省的移动,唉……聂总怎么就是这么一个人呢?”

“聂总更可能做的,是捂盖子,”陈太忠的分析很客观——张馨是他的女人嘛,不过下一句他的话,就不好听了,“但是将来关键时候,谁出于什么目的捅破了这事儿,对你也是个打击……这是个定时炸弹,起码三年内很危险。”

为什么他说三年呢?最多三年,之后这些设备也就该被淘汰了——一年就能收回投资的设备,第二年干赚,第三年……也就是三年了。

“我暗示他们一下好了,”张馨的智商,倒也起码在普通人的水准之上,在官场没多久,就知道吹风的重要了,“就说他们是手机模块,他们就没胆子再纠缠我了,也算给留了一点聂总面子。”

“你这才是胡说,”陈太忠冷哼一声,不屑地摇摇头,“你觉得是留面子了,老聂没准觉得是扫他面子了……好歹是两个省用着都没事,他又是个强势的,你说他要是记恨上你怎么办?”

其实说良心话,两个人说得都没错,很多事情在没发生之前,谁也不敢断定事态到底会怎样发展,人这种生物是很难琢磨的,不过由于位置和视线不同,张馨想的是自保,陈太忠想的则是进攻——他有这个底气,最起码,也得以攻代守吧?

“那我该怎么办?”张馨是真的慌了,不过还好,她靠着陈太忠,意识到这一点,她心里真的踏实无比,不管是在**床下,这都是一个异常强大的男人,说实话,她真的很庆幸能遇到这么个男人。

别的婚后空虚的女人,不过是偷偷情,找找刺激罢了,我认识的男人,不但将我送上了领导岗位,还不遗余力地愿意为我保持荣耀,保证我不受到什么委屈——人这一辈子,活的可不也就是这点东西吗?

而且,他足够强大,足够为我挡风遮雨,他也愿意为我挡风遮雨有情郎若斯,人生,夫复何求?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陈太忠笑一笑,他是有心给聂启明一点颜色看看了,我凤凰科委的货,是那么好下的吗?“最近不是要从科委采购几千台的吗?他们要分多少台?”

“邓总说了,聂总的意思,是这两千台都从他们这儿走,”张馨叹口气,“避免供应垄断,这也是我们移动的原则。”

这个避免供应垄断,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理由,而且它的初衷也确实是好的,垄断的供应,不但会造成成本居高不下,被人牵着鼻子走,也容易滋生太多的弊端,像中国移动这么大的公司,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个。

虽然很多时候,这个政策都流于形式了,但是它确实是存在的,比如凤凰科委,已经向省移动供应了五千台的无线模块,但是也有其他公司供应了大约三百多台的模块。

凤凰科委占到百分之九十强了,又是本省名牌有保障的,但是,其他的厂家也能卖一点出去,哪怕是没保障的,采购者都不怕犯错——制度就是这样,没有错误,怎么能体现出正确?没有试探,又怎么能知道供应商的底线?

凤凰科委的模块,也因此从五千多掉到了眼下的三千五——这制度真的不错。

“这两千台让了,接下来的五六千台,也得让给他们,”陈太忠叹口气,“有姓聂的,他们比别人更知道我们的底价。”

“我绝对不会让给他们的,大不了这个数据部经理不当了,”张馨冷笑一声,不过,她平日里与人为善习惯了,就是这冷笑,看起来也有点像撒娇,“不过其他地市,我就管不了啦。”

“聂启明这么搞,有点不明智,”陈太忠已经拿定了主意,他甚至有心情同情自己的对手了,“刚来就惹我和许纯良,这样可不好。”

“有什么惹不惹的?他就是想证明,他自己现在说话算数,”张馨又是一声冷笑,也是近似于撒娇的那种,不过她对移动的认识,还是强于陈太忠这个外行的,“大不了买进来的设备不用嘛。”

“不是吧,这样也行?”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

“有什么不行的?崭新的设备放几年,没开封就被拉去卖废品的,多了去啦,”张馨继续撒娇一般地冷笑,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多少带出了一点痛心,“移动有钱,不怕折腾……联通的人比我们更狠呢。”

“算了,不说这个了,”陈太忠叹口气,“跟他们签合同吧,对了,你记得购买模块的时候,前面加一个定语,‘工业模块’,这个不会很难吧?”

“那没问题,我自己加上就行了,”张馨笑一笑,“要是这个定语他们都不答应,总是要单独点出来的吧?那我就好推掉他们了……这是他们不争气嘛,老聂也不能说我啥。”

“你不要亲自做,让别人去做,”陈太忠看她一眼,“这不光是推责任的问题,你可以保下面人,邓总可是未必会保你。”

说着话,两人就到了小区,陈太忠将车停在外面的停车场,取出一把雨伞,两人挎着胳膊款款地走了进去,才一进家,张馨的手机就响了。

“又是这家伙,无聊,”她看一眼手机,叹口气接了起来,“嗯,你好……我知道了,明天你带上合同,还要有电子版……现在我没空,晚上有安排了。”

“这女人还真吊,”李总在那边压了手机,跟身边的瘦高伴当哼一声,“一点面子都不给,连顿饭都不吃……比聂总都牛逼。”

“这种花瓶一样的女人,能当了经理,肯定背后有人,”伴当的神色倒是很郑重,“李总,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客气点。”

“小申,这个你就不懂了,她背后的人再大,大得过聂总?”李总不屑地笑一笑,“咱们这也是在为老聂打牌子,知道吧,对老聂来说,这种小单子算什么?”

“你没看她今天就叫了凤凰科委的人来了?”叫小申的还是皱着眉头,“凤凰科委那帮人是体制里的,也不好惹呢。”

“切,他们靠的不就是张沛林吗?张沛林走了,”李总不屑地哼一声,看到对方还要说话,于是不耐烦地哼一声,“好了,她都说了,明天带上合同……还要电子版的。”

“签合同?”小申这下还真是无语了,他知道自家的老板跟聂总,关系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不过以前靠着聂启明的引见,在聂总所在的省份,做了几个地市的模块——毕竟通地的企业,跟电信部门的关系很近。

“一省的老总,这整个天南比他厉害的,还能有几个?”李总微微一笑,又感慨一下,“这张经理真不愧是素波移动一枝花……嗯,她要识相的话,返点可以适当多一点……”

他这话里,明显地夹杂了一点绮念,不过这一丝绮念,在第二天上午,就变成了怒火,“凭什么我们就是货到一周才付百分之五十?张经理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凤凰的模块,可都是提前全款支付的。”

“对第一次使用的设备,我们一向是这样,”张馨淡淡地回答,“这就是规矩,你要觉得不公平,可以向邓总反应。”

李总听到这话,瞥一眼身边的小申,他知道这话确实在理——小申,你快想办法,小申见状,笑着回答,“我们在外省有大规模使用的先例,我们可以安排您去考察。”

“不同省份,那就是使用环境不同,”张馨现在找理由打官腔,也有点经验了,“而且,我不认为外省的移动,对我们素波移动有指导职能。”

“两千台,这是六百万呢,”李总听得也是苦笑,他这人傲气的时候很傲气,装起穷酸来也有一套,“给我们的资金压力太大了。”

“那我们可以先订二十台,通过实践检验,”张馨不为所动,“规矩就是规矩……你要是能让聂总直接给我打个电话,要我提前全款支付,那我就全款支付。”

这话,她的底气说得很足,事实上,移动公司的财务管理是极其严格的,流程之严谨,不是一般企业能想像的,说句难听话,以前张沛林对凤凰大开绿灯,先钱后货,那都是用了变通手段的。

这就是所谓的“县官不如现管”了,这两位肯定不想先订二十台——这么搞还是挤不掉凤凰科委,而且这实践检验的时间,也不好掌握不是?

于是付款条件就这么定了下来,接着张馨又吩咐人拿了磁盘过来,拷贝走了电子版文档,不多时,就有人拿着打好的合同过来了。

小申接过合同细细看了起来,在某个瞬间,他的目光停留了一下,看完之后,他拿起合同给李总,“基本上没什么改动。”

合同被他拿了起来,而他的手指,在某个位置似有意似无意地滑动了一下,这个小动作,张经理是看不到的。

“哦,”李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接着又微微一笑,抬头看向张馨,“现在就可以签合同了吧?”

“你先填好你该填的,”张馨垂下眼皮,开始挪动鼠标,上班玩电脑,也是她的工作之一——保持对网络通信质量的监测,“你填好了,我们走程序,不过你可以发货了。”

按说,六百万的合同,是不该这么草率签订的,不过移动订这样的设备不是一次两次了,变通处理一下不难,这就不解释了——反正省公司也没指示说要招标。

填完合同之后,李总两人走出移动公司,却是都没有说话的兴趣,并没有多少合同签订的喜悦,好半天小申才叹口气,“人家要的是工业模块。”

“那又怎么样,刚才我合适点出来吗?”李总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接着又哼一声,“这素波移动……倒是毛病多。”

“工业模块,只能从天海调货了,”小申的眉头紧紧地皱着,“他们家的价钱可是不低。”

“毛病,我都走通聂启明的关系了,谁敢说我是手机模块?”李总听得恼怒了起来,“天海的货跟咱家的外观、尺寸和包装都不一样……咱把样品放在张馨那儿了,申工你能给我换回来吗?”

说到这儿,他又想到一个可能,“操,他们不是开机看过了吧?可是……里面还有个壳子,他们敢拆吗?”

“拆肯定敢拆,人家是移动嘛,还需要怕供货商?”小申摇摇头,不过他的心还算细,“你填合同的时候,我看了看咱们的样品,外表有点脏,不过接缝处的标是完好的。”

“我就知道,他们没那胆子,”李总笑着点点头,“咱这信号,比大多数工业模块的还好呢,也不知道这素波移动什么毛病……一群外行。”

“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申工还是皱着眉头,“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一百二十万……”

“你给我闭嘴”李总听得就火了,他一向挺讲究口彩的,说不得就摆出了老板的架子,“这就是我是老板,你是工程师的缘故,有钱都不知道拿,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咱们带了二百台来,先供二百台试试他们的反应,行不?”申工果然是木头脑袋。

“啧,你就这点胆子,”李总哼一声,他可不想听自己合作伙伴的话,不过这个建议……似乎也有点道理,只是,他为了绷场面,还是略略改动了一下,“再发三百台,凑五百台吧。”

(七千字到,掉到第十九了,双倍时间不多了,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