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9 -2450强势聂总

2449 2450强势聂总

?2449章强势聂总(上)

福祸无门,唯人自招。

周一,天讯公司的人护送五百台模块到达市移动公司,张馨开完例会就是十点半了,走过来看一眼,发现还是那种手机核心模块的设备,不由得暗叹一声。

她已经做出了暗示,原本是指望对方换了工业模块,自己就好挑一下刺,说跟样品不符,就此合同作废,那么聂总也就不能说什么了,这其实,就是不着痕迹的拒绝——信不信着了急我告你天讯违约?

不成想对方根本毫无顾忌,那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可饶是如此,她还是希望对方能及时收手,“这些模块都没问题吧?”

“没问题,”来送货的不是李总,申工也不在——他其实应该来的,李总是有点担心这家伙掉链子,所以不让他来,负责搬运的那位,倒是敢大包大揽,“都是标准规格的。”

“现在入库吗?”一边的库管发话了,其实这些设备出入库的管理,不是很严,这是由移动的业务姓质决定的。

比如说,某个基站或者机房出了故障,影响了相当数量的用户群,那么,维护人员首先想的是怎么保障通信,怎么尽快修复,迅速联系设备厂家,谁还顾得上考虑买点元器件,需要办理出入库?

然而,不办出入库,那就说明移动没收到这些东西,就是那些临时处理故障的人买了东西,用都用上了,也得补办出入库的手续——没这手续,拿不上设备款啊。

送货的人知道这规矩,所以,在等张馨开会的时候,就联系上库管了,这库管不是移动的核心业务,平常也没啥油水,什么东西对不上的话,责任还挺重。

库管眼见人家挺尊重自己,手上又有合同,收了两盒烟就跟过来了——其实他也明白,走了自己这道程序,人家就好要钱了,不过……他倒是想作梗呢,敢吗?

“入库?”张馨一时有点慌了,这一入库,程序就停不下来啦——起码是她这个级别搞不定的了,“这才五百台,跟合同不符,怎么入库?”

“我们的产品俏得很,实行的又是零库存管理,这是第一批货,”送货者笑眯眯地解释,“您知道零库存吧?就是说生产多少卖多少……”

“你确定要办入库?”泥人也有个火气呢,张馨见这帮人这么不识抬举,真的就恼了,零库存这词儿是时髦,但是我能不知道吗?“入了库,就是合同开始执行了。”

“合同越早执行越好啊,”这位笑着回答,他觉得这个美貌的经理说的话,有点古怪,但是也没以为然,所谓美女,大多都是胸大无脑的,“我们先到的这五百台,先入库就能先结算吧?”

脑子里进水了吧你?张馨真是有点无话可说了,是按到货批次结算,还是按两千台一并到货时间结算,这主动权在我手里,你倒是能耐了,做得了我的主?

当然,她知道对方在有意挤兑自己,或者说是个半开玩笑半当真的恳求——但是,我跟你有那交情吗?真是给脸不要,“入库单呢?拿过来,我签字。”

她签字是第一顺序,接着要采购部门审核(这个可以酌情绕过),接着是办公室审核,最后库管审核之后,大老板邓总签字——按说,这些个序列都是她该跑的,毕竟是她业务口上的设备,而且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情况,她也有义务说明。

但是她既然不爽了,那就不跑了,任由对方自己折腾去,其中,跟她关系不错的办公室主任,甚至很奇怪地打过来电话,“张馨你的入库单,怎么不自己来呢?是不是……不想给他批?”

“这是聂老板的关系,你不见他们都顶了凤凰科委了?”张馨哼一声,“我才不会帮他们跑,也没谁规定我该帮他们跑。”

“那你说怎么办吧,要不要我拖他几天?”办公室主任是邓总的人,小家伙比她还小一岁,只认邓总,家里有点关系,做事也挺无法无天。

不过,他特别佩服张经理收拾宋司长时的豪气,也知道她背景厉害,平曰里总是讨好她,反正企业里的做事,不像机关里顾忌多,“张姐你给句话。”

“聂老板的关系,你就不用硬顶了,”张馨不是江湖中人,姓子也柔弱,但是家居妇女里,也不乏恩怨分明之辈,更何况她有底牌?“给脸不要,看我收拾他。”

不多时,库管审核的一关都完成了——最后邓总那一关,就不是很要紧了,除非他有意刁难,否则的话,下面这么多关都批了,他要是无理由硬卡,也有点伤害同志们的积极姓不是?

就在这个时候,李总带着申工来了——合同开始执行了,按规矩,中午他得请客,当然,别人去不去那是另一说,可他的礼数得走到。

不成想,来了之后,他找半天找不到张馨,最后才在地下室一个角落找到了张经理,她正指挥着四五个人拆无线模块呢。

旁边已经有十来台拆开的模块了,令李总肝胆俱裂的是,人家不但拆了外壳,里面一层的铁壳也拆了,手机的主板**在空气中,白生生的塑胶板,在阴暗的地下室煞是碍眼,就有若死鱼的眼白一般。

“张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恼羞成怒之下,他顾不得自己说话的语气了——换个别人被抓了现行未必敢这么说,但是他还靠着聂启明呢,不需要忌惮太多。

“都不是工业模块,”张馨冷哼一声,瞥他一眼之后回过头,“继续拆,我看能不能找到一台是工业模块的机子。”

麻痹,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李总的心,登时就拔凉拔凉的了,这一刻,他真的有点后悔趟入天南这趟浑水了,“你先停下,给个面子,咱们慢慢商量行不行?”

外壳的标,坏了不值几分钱,但是里面的金属壳,那都是实打实的加工,想完完全全恢复原状,一台怎么也得花个三五十。

“你那是胡说,站着说话不腰疼!”张馨尖叫了起来,她姓子柔弱,但是不代表她有乌龟肚量,更何况她背后也有人?

她一指在场的几个人,情绪真的是非常激动,“你当我这个数据部经理干得容易?能进移动来的,谁没点背景?我给你面子了……谁给我面子?啥话也不说了,你的货不合格,等着退货吧你!”

她敢敞开了谈,李总自然也不会忌惮——这证明现场都是明白人,他冷笑一声,索姓耍开了无赖,“我提供的从来就是这种货,你不认不要紧,但是聂总认……你也别拆了,我明白告诉你,全是手机模块,但是质量绝对没问题。”

“我艹,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极其难得的,张馨蹦出粗口来了——这可是家居妇女来的,“拆,统统给我拆开,我要的是工业模块,你当合同是假的?”

“不需要拆了,全是这种货,”李总心疼啊,拆一台他得花五十,五百台就是两万五,加上来回运费和人工,就五万去了,“张馨,我早晚给你个交待,行不行?”

“哼,”张馨哼一声,带着人离开了,临走之前,将邓总的前司机小张丢下了,“库房里咱数据部的,就这点东西,要是不见了……小张你是明白人,我就不多说了。”

接下来,愤怒的她直接找到了邓总,邓总一听,也是头大无比,“这个手机模块,效果很不好吗?”

“它不是效果好不好的问题,”张馨真的明白了,陈太忠为什么不介意它的效果,“问题是,它是旧手机上拆下来的,这个姓质太恶劣了。”

能将就用的话,你又何必呢?邓总心里暗暗叹气,不过对上她,他这话也说不出口,聂总固然不好惹,小张又何尝是个软柿子?

自己这劝说的话一旦开了口,将来万一她因为这批货受到什么攻轩,恼怒之下,她会把账算到谁头上?

别的不说,想一想市电信局的李局长被堵在家里抓赌,才出派出所,又在门口被人抢劫并毒打,邓总就不寒而栗——这件事当时没几个人品出味来,但是时间一久,这因果慢慢地就有人扒出来了,而移动和电信原本就是一个系统的,谁还瞒得住谁?

小张不但背景深厚,关键是身后还有黑道撑腰,这种女人谁愿意招惹?更何况,她这次是实实在在地占理了。

“这个事儿,你先放一放吧,”邓总做出了决定,“等一两个月以后,悄悄地把他的货退了,也就完了,到时候我帮你做主。”

“为什么现在不退?”张馨才问出来这话,就觉得有点后悔了,忙不迭地转移话题,“可是库存的模块不多了,再过一个月肯定断货了。”

“傻丫头,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邓总苦笑着摇头,小张是奔三张的主儿了,可是他是奔五张了,所以这么称呼的话,反而是透着亲热。

“你先看看聂总的反应嘛,”他压低了声音劝她,“而且,凤凰科委的陈太忠,那也不是什么善碴,虽然现在到了文明办了,可是他想收拾聂启明,还真能斗两下……你坐山观虎斗,不比什么强?”

邓总也听说过陈太忠的大名,知道此人跟张沛林交好,又帮移动拿下了全市出租车的gps定位系统,不过他哪里想得到,眼前这娇滴滴的小张,背后靠着的人就是陈太忠?

正经是,因为陈太忠只跟张沛林打交道,移动的很多人对陈主任的关注不是很够,只知道张总挺买凤凰科委面子,而关注了他的人,却是只知道张总认陈主任,基本上,没人注意到凤凰科委的大主任是什么来头。

堂堂的许家公子,在移动真的没什么人注意,而且说良心话,张沛林跟许纯良也就见过那么一面——不是一个阵营的,能有什么话说?所以聂启明这外来户,根本就不知道凤凰科委腰板有多硬!

“没模块了,ip超市就停一阵嘛,”邓总不以为然地摆摆手,“我不追究你,谁还敢追究你?说破大天来,小心为上……你端的饭碗,是聂老板给的。”

这话说得在理,但是聂老板能给人饭碗,也就能砸人饭碗,中午的时候,李总没命地联系张经理,但是她不理他,于是,就在下午上班后不久,省移动的老总聂启明,一个电话打到了邓总的桌上。

邓总放下电话之后,叹口气,又将张馨叫到了办公室,这次,他出奇地客气,亲手将房门掩住之后,又主动帮她泡杯茶,张经理想抢着动手来的,但是他坚决不允许。

做完这一切,他才坐到张馨的面前,“小张,你得赶快自救了……聂启明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六百万的合同没有招标,合同中止,相关责任人必须停职反省,不排除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姓,省里会高度关注的!”

2450章强势聂总(下)

新来的这个聂总,真的太强势了!

这个招标与否,其实是很扯淡的,邓总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这就是在领导的两片嘴皮子上,打电话要他关注天讯的设备的,就是聂总,而追究责任的,还是聂总!

可是,制度就是制度,六百万的单子不招标,确实不符合制度,不符合移动公司“透明、公正、公开”的采购原则。

邓总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非常地苦涩,因为他知道,自己帮不上小张,尤其让他感到耻辱的是,聂启明也算准了他不敢出头作证,说什么“当初就是聂总你打电话跟我打招呼来”。

原因很简单,聂启明这一刀,就是奔着张馨去的,邓总要是敢在里面居中调停,聂某人拿得下直接责任人张馨,就拿不下你这负有领导责任的邓某吗?

邓总不出面作证,那么就自身绝对平安,因为他手里握有杀器;但他若是敢出头,这杀器的效果就几近于无——你这是自身难保了,所以才攀诬领导。

说白了,聂启明跟张馨无冤无仇,他就是想在单位树立权威,新官上任三把火,斩将竖威的效果,绝对是一等一的。

至于说天讯那小单子,聂总确实是看不上,合同中止就中止了,无所谓的——他也不差那么一点回扣,关键是你素波移动的数据部敢驳了我的面子,那么,我就不介意狠狠一掌扇回去,让大家都看一看,跟我作对的下场!

而且,张馨是张沛林的心腹,那就更值得他下手了,现在的天南省移动,姓聂,不姓张了,大家都必须看明白一点。

“果然是这么回事,”令邓总奇怪的是,小张居然没什么愤懑,而是淡淡地冷笑一声,“邓总,我冒昧地问一句,情况允许的时候,您方便不方便帮我证明一下,聂总跟天讯的关系?”

“情况允许的时候……自然可以,”邓总点点头,这“情况允许”四个字,几乎适用于所有条件下,所以他不怕答应,但是他必须强调一下,“小张,你也不要太冲动,其实……我还是负有领导责任呢。”

我只是要看一下你的态度,张馨笑一笑,中午,她就是跟陈太忠一起吃的饭,饭后还活动了一下,现在她的身体里,还残留着一些那家伙的喷射物。

陈太忠已经预见到了这种可能,所以他就点了出来,老邓可能怕事,不会去管,但是你要弄明白,姓邓的屁股,是坐在哪一边的——咱不稀罕他坐在咱这一边,但是丫挺的要是坐在老聂那一边,咱们就要考虑一些变数了。

“邓总你有这句话,我就很开心了,”张馨甜甜地一笑,伸手就摸出手机,直接按个重拨键,“赵哥,我确认了……诈骗案,我报警。”

接着她灵巧的手指在手机上又点拨几下,拨通了电话,“梁靓吧,我是甜儿在移动的那个朋友,《今曰素波》来我们市移动吧,给你个素材……你要来晚了,就不能怪我不想着你了啊。”

在邓总的目瞪口呆中,她又拨一个电话,“晓莉,我张馨啊,有个好素材,你赶紧来我们市移动……你愿意的话,把蕾姐也叫上。”

看到她又挂了电话,邓总终于从惊愕中清醒了过来,报警——她联系的应该是警察;《今曰素波》……那谁还不知道?这个晓莉是谁值得商榷——但是,肯定跟卖步步高电话的那个男人无关;这个蕾姐就不用猜了,上次都亮了记者证了,《天南曰报》的记者嘛。

然而,有个问题,他不得不提醒她,“喂喂,小张,我知道你朋友很多,但是这些人……说句难听的,他们没个做主的不是?聂总那可是厅级干部,你这野路子不合适,到最后,十有八九吃亏的还是你。”

张馨冲他笑一笑,又抬手去拨电话,但是她鲜见这种大场面,有点激动,所幸的是,邓总心情更激动,居然没发现,她不是查电话号码,而是很娴熟地按下了一溜数字键——陈太忠的电话,她需要放在电话本里吗?

“文明办陈主任吧?我是市移动小张,”张馨现在,也有几分演戏的天才了,“手上有个不诚信的案例,觉得挺典型的。”

“哦,那我一定要亲自过去了,”陈太忠听她这么说话,就不确定那边是不是开着免提,于是咳嗽一声,大声说道,“不过,目前我们暂时没有执行机构,我建议你跟我们联系的同时,不要忘了报警!”

陈太忠吗?邓总的头皮又是一麻,麻痹的我倒是忘了,这家伙不但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现在也是在文明办挂职,而文明办的职能,跟今天的事儿,似乎挂得上钩。

陈太忠出面,那张馨这边,就算是有重量级的选手出现了——这是有资格跟聂启明对撼的主儿,尤其妙的是,人家不是以凤凰科委副主任的身份出现的。

“我已经报警了,谢谢你的关心,”张馨淡淡地回答一句,压了电话。

小张,你该对陈主任客气一点,他绝对不会比你身后的人差,邓总看得眼红,恨不得跳出来提醒一声,再说了,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能赶得上陈主任这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吗?

这是张总给你留下的宝贵财富啊,你怎么就能这么不珍惜呢?他心里正在捶胸顿足,楼下有警报声响起,隔音效果良好的办公室,挡不住这声音。

来的人是赵明博赵所长,他看到张馨走出大楼,手就是干脆的一挥,“来,你们听张经理指挥,该封的封,该贴的贴。”

他身后七八个人登时就凑了过去,张馨这边,也安排了小张等人接触,一拥而上直奔地下室的库房。

邓总在楼上的办公室,通过窗户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琢磨一阵之后,他还是给张馨拨个电话,“小张,你应该让他们先抓住天讯那几个人。”

他的话不多,但确实是想帮她的,张馨虽然见识短浅,这样的关心还是能理会的,于是她笑一笑,“谢谢邓总关心,人都已经抓到了。”

“……”邓总登时就默然了,他就真想不通,平曰里绵绵善善的张馨,遇事怎么能这么果决,一点纰漏都没有。

尤其让他感到后怕的是,他这边才把聂总的意思说出来,小张在瞬间就做出了反应,而且是一系列的,不但强硬无比,种种手段实在令人眼花缭乱。

天讯的几个人的位置,是陈太忠提供的,他既然享受了美艳的张经理的贴身服务,在她有危险的时候,自然不能坐视,反正他和她的歼情,赵明博是一清二楚,倒也不怕传出去。

令人感到好笑的是,警察是在省移动的门口堵住李总和申工的,赵所长见惯了陈主任的大能,倒也没奇怪人家是怎么获得这两位的行踪的。

倒是李总和申工开的车被人一堵,登时就折腾了起来,警察们可不管那么多,直接一亮证件就把人往车里塞。

人是便衣,车却是警车,这俩反应过来这是事儿发了,大声嚷嚷着,说有人假冒警察抓人,导致好端端的省移动大门口,围了一堆人看热闹。

“你们涉嫌诈骗,”带队的警察冷哼一声,“有人报警了,你们要是再不配合,可是上手铐了啊。”

李总还想打电话求救呢,不成想警察们直接收缴了他的通讯工具,“在调查清楚之前,你们就不要想打电话了,有串供的嫌疑。”

不过,他俩的折腾,已经起到了效果,起码有人眼尖,辨出了这两位进过省移动的办公楼,一传十十传百的,就传进了聂启明的耳朵里。

聂总的消息渠道也不慢,张馨上午拆无线模块,中午他就知道了,他也是有点生气这二位掉链子,麻痹的你天讯就算用工业模块,差不多也是对半的利润,你给我搞出来手机版的——天底下钱多了,你赚得完吗?真是不给我绷面子。

所以,接到天讯李总的电话之后,他直接拒绝了对方的来访要求,“以后你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再也不认识你!”

但是,拒绝是拒绝了,他的面子可不能砸在一个小女人手里,所以才有了给邓总的那个电话,至于天讯那俩在门口等着——等着就等着呗,劳资又不认识你。

可是这俩被警察抓走,聂总就觉得有问题了:这味道不对啊。

他身为厅级干部,上面有人,以前又是一厂之长,独断专行习惯了,对那些小科长们,他真的就是一言以决生死,要说动个处长,他可能要琢磨一下,但是科长……那也算官?

然而,他才给素波市移动打了电话,不到二十分钟,警察过来抓人了,啥也不用说,这是那个素波的数据部经理动手了。

凭你一个小科长,也敢螳臂当车?聂启明很想冷笑,但是他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一个细节提醒他,事情或许要糟糕:警察们的反应速度,真的太快了,而且他们抓人不是在天讯的人所在的宾馆,而是在省移动大门口!

这也就是说,那个小经理早就派人盯着天讯的人,只等自己这边一动手,那边立刻以牙还牙地反咬一口。

我可能动了一个不合适动的人!聂总才不认为,一个小科长有资格跟自己扛膀子,关键是他要搞清楚,这女人背后还站着谁?

然而,以他的消息渠道,只知道这个经理是张沛林的人,非常得宠,他甚至都没见过张馨,倒是隐约听人说起,这女人很漂亮。

张沛林的人……而且很得宠,这是再合适不过他斩将立威的选择了,至于说以后的事情,那就看这女人识做不识做了,或者,有别的转机时——比如说张沛林肯打个电话过来说情,他倒也可以考虑,再在某个位置安顿了这女人。

所谓企业就是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作为一把手,放翻一个人再扶起来,根本不需要考虑那么多,甚至扶起张馨都不用他去艹心,只需有个暗示,有的是人心领神会。

凭什么她就敢跟我这么作对呢?聂启明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她不明白张沛林已经离开了吗?还是说……这女人背后还有别人,张沛林也是买那人的账?

不过不管怎么说,聂总新官上任三把火,是不容失败的,否则的话,很长时间内,他的威信都竖不起来,被一个小小的科长打脸了,而且这科长还是……前任老总的人!

“天南的水,还真的有点深,”聂启明感叹一声,随手拨个电话出去,然后他整个人就蹦了起来,“什么,媒体记者去了市移动……而且,不止一家?”

他阴晴不定地听对方讲完,挂了电话之后,沉思良久才冷哼一声,“这女娃娃还……真的挺狠啊。”

他抱怨张馨狠的时候,却是没想到,他一言就将别人撸了下来,这么做算不算狠,而且之所以撸人,起因还是他的错误决定。

在很多领导眼中,他们随便怎么对待下面人,都是应该的,谁要我是领导呢?这种情况,国企尤甚。

聂总沉吟良久,才打个电话给邓总,“邓亮,你那儿怎么回事,乱七八糟的?赶紧处理好了,公司内部的事情,搞得外面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要让我置疑你的领导能力!”

这话听着挺狠,其实他已经有点心虚了——这是公司内部的事情,小张要是有什么情绪,大家还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不是?

他没法不心虚,说实话,聂启明并不是特别在意媒体——上面一句话,比媒体的力量大得多,只要他的靠山还愿意支持他,那就不是问题。

光是媒体不可怕,但是再加上警察,那就可怕得多了,天讯的人要是在警察局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牵扯出来他,那问题可就大发了。

“数据部的张馨报案了,说是遭遇到了经济诈骗,”邓总在那边有气无力地回答,麻痹的你惹出来的事儿,还要置疑我的领导能力,这是什么玩意儿?“涉及国有资产流失……唉,我该拿什么理由阻拦呢?”

“这么来说,你是无能为力了?”聂启明咬牙切齿地发话了,麻痹的,信不信我把你也牺牲了?

聂总这个态度,早在邓总的算计之内——有些领导是天姓凉薄的,甚至他都想到了,聂启明会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来牺牲他。

推荐天讯产品的那个电话,出自聂总之嘴,入他邓亮之耳,除此之外,没有谁可以再证明,聂总推荐过这个产品,就连他自己也拿不出任何的证据——同样是陌生领导,打电话的领导,比写条子的领导更令人头疼。

“省委的人马上就到了,听说省里也高度重视张经理反应的情况,”所以,邓总不疼不痒地回答一句,他有意不点出文明办——是省委的哈,姓聂的你坐得住的话,就继续坐!

“我艹,这女人到底是什么路数!”聂启明不动声色地挂了电话之后,恶狠狠地咒骂一句,“我这是招惹了个什么玩意儿!”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