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1 -2452聂总跑了

官仙无弹窗 2451 2452聂总跑了 顶点

一秒记住

聂总跑了

章聂总跑了(上)

省移动是条管企业,直属中国移动集团管理的,但若是有人认为央企不用理会地方,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聂启明当然知道这一点,作为曾经的一厂之长,他非常清楚“省委”两个字的威力——其实,就算省政府出面,也是他招惹不起的。

所以,听邓亮说出这话来的时候,不管聂总愿意不愿意,都必须安排人去素波市移动走一趟了,于是他打个电话给张复生,“复生,在哪儿呢?”

同样是张沛林的人,但张复生是副总,聂启明再强势,同其说话也得客气一二,更何况他是打算指派张复生去救火,怎么能态度生硬?

“医院输液呢,”张总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前两天那场雨,搞得有点热伤风,今天严重了……聂总有什么指示?”

“哦,那算了,”聂启明听人家这么说,也只能罢休了,最近他还抻着张副总呢,收了人家两项签字的权力,现在总不能让人家拔了针头帮他去和稀泥——就算他说得出口,张复生也铁铁地不会去,那么,他又何必丢这人?

更别说那家伙的声音洪亮得很,根本听不出来伤风的味道,这是摆明了,要看他的笑话

聂启明想得一点都没错,张复生不但清楚陈太忠跟张馨的关系,陈主任还找他打听无线模块的事儿来着,他怎么会不明白姓聂的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过,张馨也知道,最近张副总夹在中间难做人,这件事并没有同他商量,倒是刚才张复生听说,门口有警察抓人,一了解是天讯公司的,二话不说站起身就走人了。

他猜得到聂启明不会轻易认输,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棋子——张副总和张馨全是张沛林的人,他若是被抓了壮丁去劝说,会有很强的暗示效果。

而且走出去之后,他还给张馨打个电话,不过这时候,张馨的手机已经很热闹了,他孜孜不倦地拨了十分钟,才终于打通。

打通之后,他略略了解一下情况,听说她是告了天讯的人诈骗,说不得又出个馊点子,“小张,我记得你以前是机房的……会不会调通话记录啊?”

“我正在往机房赶,谢谢张总提示,”张馨笑一声,她自己就能想到这一招,万一天讯那边,一时半会儿打不开口子,那李总的手机通讯记录,可以成为一个佐证。

你要告我违规操作?对不起了,看一看这天讯的老板,都是在跟谁联系吧,姓聂的你既然不考虑别人的死活,那我就弄你个半死不活

她想得到,陈太忠也想得到——论起算计人的能力来,他是一等一的强悍,他甚至不忘记提示张馨:要去就是你自己去,还得紧赶紧地去,千万不要指望别人,聂启明一个电话,就能让机房阻止别人调单子,甚至不排除抹去一些通话记录的可能。

记录可以抹吗?对此,张馨可以负责地回答:理论上绝对没有问题,只是走流程要麻烦一点罢了。

她本就是机房的老人,虽然不是专业出身,但是调个话单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走进机房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输入了自己的通行证和密码,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呢,单子已经刷拉刷拉地往外出了。

机房的这个管理,是个漏洞,她人都走了,通行证依然管用,不过这也难怪了,都是系统里的自己人,谁还防着谁?

一般而言,机房管理人员的通行证,都是级别最高的,张馨的级别,也就是比能做局数据的技术人员差一级,这种核心通行证,三年都未必有人整理一次。

其他人不明就里,还凑过来开玩笑呢,说张经理宝刀不老啊,您今天倒是有空,不过……想调话单的话,您打个电话不就完了,还用得着亲自跑一趟?

正说着呢,机房总工走了进来,见到她就是脸色一变,“张馨……你怎么进来了?你这手上拿的是什么?”

“调了点话单,”张馨不动声色地回答,这机房虽然是素波机房,但事实上也算省公司的机房,是两家共管的,像这机房的总工,就是省公司的人。

“啧,你怎么这样?”机房总工的脸,登时就苦了起来,他才接了省公司的电话,要他屏蔽几个数据,还说数据屏蔽之前,禁止素波分公司的人调话单。

他一见张馨来了,还调了话单,心里登时就明白,省公司为什么对自己下这个命令了,“我说,你都不是机房的人了,这个……程序不对啊。”

一边说,他一边就苦笑着伸出手,“给个面子,把话单给我,省公司办公室发话了,不让你们市公司的调单子,张馨……你别为难我好不好?”

“警察”这个时候,跟着张馨进来的男人发话了,他的手一动,摸出一张塑封卡片来,“我是西城分局的,该话单涉及到一桩省委高度关注的刑事案件,如果你坚持收回的话,先跟我去分局谈一谈,可以吗?”

跟着张馨来的,就是西城分局的冯副局长,他为人沉稳,跟进来的时候也不摆架子,就是静静地看张馨操作了。

说实话,看了张经理的操作,他觉得自己也没白来一趟,机房的话单,跟外面营业厅的话单还是不一样,还要分基站啦、扇区啦,还有哪个两兆、哪个模块的出口,一系列的东西,果然,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不过,既然有人出头阻拦,他就要出面了,冯局长早已经跟赵所长谈妥了,以后文明办的活儿,咱们一块儿参与

上次抓高乐天,市纪检委一开始挺厉害,后来都跑来表示嘉奖了,副局长很满足,麻痹的,这辈子我是第二次抓副处,以前不小心误抓了个副处**,结果被局长卢刚骂得狗血淋头——跟着陈主任走,这次副处抓了,还要被市纪检委表彰,这就是有前途嘛。

更何况小赵说了,张馨是他干妹子,冯局长有意低调,但是有人挑衅,他这个护花使者肯定就不干了。

“副……局长?”那总工一看,张馨有分局副局长护身,也有点头大,这人级别虽然不算太高,但是……这是警察啊,而且,一个副局长,居然贴身护卫张馨。

麻痹的,我这是卷进了一场什么样的漩涡啊?总工只觉得嘴巴有点干涩,这时候他就不敢阻拦了,这明显是他掺乎不起的——是省委“高度关注”的案子啊。

可是他不想管了,冯局长却是不肯放过他,“来,这个同志,把你的工作证和身份证给我,将来可能还要找你落实一些情况。”

“冯局,算了,”张馨终究是心软,面对曾经的同事,她不好太让人家难堪,而且她也有阻止的理由,“这个人我认识,你将来想了解情况,我帮你找,好吗?”

冯局长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那位,足足打量了半分钟,才哼一声,“行,小张你这么说了,我给你这个面子。”

“还有西城分局副局长?”聂启明听到这个消息,真有点抓耳挠腮了,他已经弄清楚了,帮张馨出面的,是个派出所所长。

一个警察分局的副局长,最多最多也就是个副处,虽然是暴力机关的,聂总作为个厅级干部,倒也不是特别有压力,但是这人不吭不哈的,贴身护卫张馨……这张馨到底是省里哪个大佬的关系啊?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计较张馨拿走的数据了,他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招惹到了什么样的人物,这一刻,他甚至有给张沛林打电话的冲动。

说句实话,他是认识张沛林的,而且张沛林也认识他,只不过大家没啥交情——信产部的厅级干部说多绝对挺多,可实实在在的一把手的话,也就是那么些人。

但是,就算认识张沛林,该冲张系人下手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含糊,这是工作需要,镇不住场子就没有进步——他是这么认为的,而且,他相信张沛林也是这么认为的,都已经是离开的地方了,谁还会傻不啦叽地在乎那点香火情?

不过这个电话一打,那可就是认栽了,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就要矮张沛林半截了,他正犹豫呢,办公室主任打来了电话——张复生不肯去市移动,而他又不合适亲自去,那就只能改派一个人去了。

办公室主任是新扎的,是他的自己人,不过,该主任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惶恐,“老板,省文明办的主任……马勉来了。”

“省文明办主任……这是个正厅还是副厅?”聂启明一听是省委来的是省文明办,心里多少踏实了一点,文明办不怎么管事的,不过既然是主任,基本上是宣教部副部长兼任的。

严格来说,各省的文明办,档次不尽相同,但是一般来说,宣教部是厅级部门,下辖的文明办,多半就是副厅,而这文明办主任可能高配,宣教部的位置也很重要,那么,有个正厅的宣教部副部长,高配了任文明办主任,是很正常的。

不过既然是宣教部,那就好说了,聂启明不是特别在乎,要是组织部的副部长,那可真就是个惨了。

章聂总跑了(下)

“是个副厅,不过架子老大了,而且……”在电话那边,办公室主任欲言又止。

“嗯?”聂总不满意地哼一声,我说,你有话就说,没事儿就挂电话,搞什么幺蛾子?

“而且还来了一个副主任,叫陈太忠,是凤凰科委在省文明办挂职锻炼的,”办公室主任在现场看半天了,已经猜到,今天的水很深了。

“凤凰科委?”聂启明搁在桌面上的手,狠狠地一拽头发,他既然介绍了天讯,自然知道顶了什么人,事实上,他对陈太忠也有耳闻——不打听清楚就乱下手,那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

然而,这耳闻也仅仅是耳闻,在聂总几十年的官场生涯中,见识到了太多的所谓厉害人物,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灰飞烟灭的场景,不过他真的没想到,挂职走了的这家伙,所在的文明办能插手到这件事里,“陈太忠说什么了?”

“他什么也没说,基本上就是马勉在折腾,”公道自在人心,大家都长着眼睛,“就是市移动的老总邓亮,在陪着陈太忠。”

“哼,邓亮敢陪着他,那也是有恃无恐了,”聂启明哼一声,他的性子可能冲动了一点,但是论起眼光,肯定还是比一般人强一点,“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拍照摄像之类的,”办公室主任的胆子,其实比较小,但是这正是他体现价值的时候,所以他也不怕抵近观察,“那些模块真的太糟糕了,我离着这么远,都能看见主板上面的划痕,绝对是二手货。”

“这个混蛋天讯,”聂总气得狠狠一摔电话,站起身来,在房间里不住地走来走去,这次他是真的恨上天讯了,麻痹的你们做事小心点,不要那么贪婪,会死吗?

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遇到问题从不肯反思是不是自己的原因,他们总是习惯将原因推给别人,尽管他们心里,也明白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承认。

聂启明就是这么一个人,有人说这样胸襟、这样行事的人,怎么可能做到正厅级干部?原因也无他,就是那四个字:上面有人事实上能这样行事的,多半都是上面有人,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不行,我要制怒,要冷静,走了几圈之后,聂总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慢慢地踱回办公桌处,缓缓地坐下,抽出一杆笔,在纸上写写划划——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但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要冷静……

镜头扯回市移动,马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原因很简单,陈太忠接张馨电话的时候,就在马主任的办公室,正跟马主任对名单——后天就是万人长跑迎奥运活动,各个地市都要派人下去的。

听说市移动那边出了影响精神文明建设的案例,提供消息的还是陈太忠的朋友,马主任自然要多问两句。

当他最后了解到,这件事还影响了凤凰科委的模块销售,一时间就狠狠一拍桌子,“无法无天,我跟你一起去,太忠你稍微回避一下,毕竟你是从科委挂职过来的,容易落人口实,你放心,主任一定处理得让你满意。”

他有这个反应,实在是很正常,陈太忠是他的干将,一番乱闯,将文明办闯出好大的名头,他不撑腰谁撑腰?

事实上,虽然陈太忠是副手,马勉才是一把手,但是马主任太清楚自己这个副手的份量了,而且小陈的运气,也可以比肩于他的人脉——替小陈遮风挡雨,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那他还不着急着上去出头?

听说张馨那边不但叫了警察,还招呼了很多媒体过去,马主任略略推迟了片刻,才跟陈太忠一起到场,这就是领导的风范。

他们到场的时候,邓亮正组织人手,在假巴意思地阻拦记者们,“那个啥,诸位诸位,请稍安勿躁,这个案子性质很恶劣,提前曝光可能影响案情调查……我们也愿意配合宣传工作,不过,怎么也得等省委或者市委领导发话才行。”

省公司办公室主任正好赶到,听到这话就有点冒火,悄悄将他扯到一边,“我说邓总,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后面那句完全没必要加嘛。”

“你要觉得我不行,那你来,”邓亮看他一眼,又一摊双手,“其实我拦都不想拦的,人家报道的是国有资产流失事件,你以为我不怕人找后账?”

这最多也就算诈骗吧——还是未遂的这种,这位听得翻一翻白眼,国有资产流失这罪名,未必能比诈骗严重,但是姓邓的套上这个性质,就连他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邓总阴也就阴在这里了,他不说我不帮忙,他只是强调,领导认为这是国有资产流失的性质,这么一来,不但他可以出工不出力,别人想伸手阻拦,也得掂量一下后果。

至于这罪名到底是什么,没过法院呢,谁能确定?反正他说的这个性质,也不是完全不存在,最可恨的是他点出来了——这就是陈太忠为什么要搞明白,邓总的屁股坐在哪一边,有了立场,就有了相关方向的变数。

其实,邓总虽然是同情张馨的,可也没想着要这么跳出来,但是聂启明那个电话,隐隐有要牺牲他的意思,他不如此说也不行了——姓聂的,不是我落井下石,是你太不是玩意儿,逼得我不得不自保。

不过,随着马勉的到来,这些就都变得无关紧要了,马主任一声令下,查,该调查的调查,该曝光的曝光,媒体就是舆论监督的阵地,作为媒体人,你们要勇敢地捍卫党和人民赋予你们的神圣权力啊。

于是,媒体记者们就是一阵乱拍,还有人抓住一边的移动员工进行采访,在一片混乱之中,张馨从机房回来了,她将手里的磁盘拷了好几份,给赵明博一盘,给冯局长一盘。

一边的雷蕾看得眼红,上前去拿她手里的磁盘,“什么好东西?给我一份。”

“蕾姐,这个可不能给你,涉及到案情的,”张馨笑着摇摇头,这一点上,她还是知道轻重的,“我多备份几份,可不是给媒体准备的。”

省公司来的那几位一听这话,又是暗暗一咬牙,这女人貌美如花,却是心如蛇蝎,太狠了一点吧?这摆明了就是要以此要挟聂总嘛。

这手段比较老辣,马勉也看得直点头,当然,对他来说,这是小儿科的东西,但是张馨一看就是比较单纯的良家妇女,能想到这一招也不容易——他可不知道,这是人家的干哥哥赵明博建议的。

总之,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了,马主任正感慨呢,外面又开进几辆车来,却是素波市的副市长祖宝玉驾到了。

祖市长纯粹是不请自来的,没办法,他分管着文化这个口儿,最近大市长段卫华又在没命地抓精神文明建设,素波台一听说梁靓要出去抓素材,还有省文明办的高度重视,立马向上面汇报,祖市长一听,那我去看看吧,为此他还从一个会场中途退席。

祖宝玉眼里可是没有素波移动,省移动对他来说也就那么回事,地方上的领导就是这样,在意国企的,那是特别在意,不在意国企的,就是非常不当回事。

“马主任也来了?”当然,他得在意马勉,于是笑嘻嘻打个招呼,又看着被一堆人围着的张馨,“我们市里也高度重视此事,卫华市长指示了,对各种不文明现象,发现一例查处一例,绝不姑息手软。”

又折腾了一个来小时,李总和申工看到自己的通话清单,那是再也没有侥幸心理了——人家都告他诈骗了,一开始两人还想一口咬住,但是眼见聂启明也被拖进来了,还能指望谁搭救呢?老老实实坦白吧。

“省移动老总聂启明的手机?”马勉接到了冯局长的汇报,那是厅级干部,冯局长抓个副处就抓得胆战心惊的,这个正厅该怎么办,那是必须请示领导的。

马主任听得也有点头大,不过他扭头看一看,发现小陈正在跟邓亮谈笑风生,于是心一横,“先派几个警察,找聂总了解一下情况,小冯,最好你亲自带队。”

那是正厅啊……冯局长只觉得腿肚子有点发软,但是下一刻他就定一定心,有陈太忠支持,怕个什么,“好的,我现在就去。”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十五分钟后,他对着聂启明办公室门口的接待员发呆,“你是说聂总不在?”

聂总不止是不在,连手机都“不在服务区”了,冯局长琢磨半天,看一眼跟着自己的两个警员,不屑地哼一声,“看他这点胆子,还厅级干部呢”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聂启明躲起来了,强势的人,未必胆子都大,聂总划拉来划拉去,发现找不见垫背的,听说又去了个副市长,他更没胆子去现场了,就只能躲起来——他那点强势,真就是别人惯出来的。

(六千字到,谁又看出月票了吗?)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