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3 -2454聂总出现

2453 2454聂总出现

聂总出现

章聂总出现(上)

聂启明认为,他不得不躲出去,因为他手下的科长,和凤凰科委的人联合夹击他,他初来天南,人生地不熟的,先躲出去,就不怕吃了哑巴亏。

祖宝玉的出现,证明事态已经开始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尤其恶心的是,张馨把话单交给了警察——而且还交出了两份。

聂总的屁股,本来就不怎么干净,就算撇开以前的账不算,哪怕他可以跟警察辩解说,没错,我认识天讯的人,但是从没支持他们搞手机模块,我也是被蒙蔽的——这是实情,但是别人也得相信不是?

尤其是,这警察明显是张馨的关系,聂启明就琢磨,万一我遭遇刑讯逼供,甚至栽赃嫁祸怎么办呢?

搁给旁人看,他这个担心有点天方夜谭,好歹是正厅级的一把手,一个派出所或者分局的警察,哪里敢跟你这么动手?这不符合官场常识。

但是聂总有他自己的理由——张馨这个女人太逆天了,一个小小的科长,才受一点点的委屈,就敢明目张胆、针锋相对地跟我这个正厅掐,这样的现象,难道符合官场常识吗?

以聂启明看来,姓张的实在是太嚣张了,就算是我不知道你厉害,让你受了点小委屈,但是你难道不能通过其他途径,先婉转地通知我一下吗?我知道你厉害了,自然会给你台阶。

我堂堂的一个正厅老总,处理你一个小正科是应该的——我没时间去彻底了解你的背景,你觉得冤枉了,可以通过你的靠山来反应问题嘛,都像你这么乱搞,体制的威严要不要了?

聂启明这么想,倒也不能说完全不对,但是张馨真要托人来说情,以他的性子,其实未必会卖面子,他有斩将立威的刚性需求,既然要立威,肯定要捡大个儿的下手,斩杀几只草鸡能有什么用——这又不是在拜把子。

他从来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性子,就算到了黄河,也要抓个部下出来,毒打一顿之后下令——你先给我抓条黄河大鲤鱼来,证明这是黄河。

反正聂总就忘了,他自己下手的时候,也是雷霆万钧,毫不客气地让对方为他的错误买单——你不把别人当人看,别人自然不会把你当领导看。

错误都是张馨的,委屈都是他聂某人的,所以他躲出去的时候,还是一肚子火气,当然,有必要强调的是,他是躲出去了,而不是跑路了。

躲出去干什么?自然是求救了,他来天南省移动才一个多星期,跟地方上不怎么熟惯,所以他换了电话卡之后,直接打往北京。

其实,经过这么一段时间,他已经弄明白张馨的背景了,挫折最能令人迅速成长,不过弄明白的背景,颇令聂启明瞠目结舌,只张经理一个人,就够他喝两壶的——那是能搭上井部长,让安全生产司的宋嘉祥道歉的主儿啊。

陈太忠的底细,他也打听清楚了,一开始他只以为,此人是前省委书记蒙艺捧起来的典型,蒙艺走了,这人的行情也就该到点了,不成想人家还有黄家背景,这个消息,更是令他跌破了眼镜——蒙艺……可不就是被黄家赶走的吗?

这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悲哀了,而更令他感到悲哀的是,陈太忠都已经到文明办挂职了,还会为科委的事情出头,否则的话,文明办来一个主任就够了。

于是,他给北京的靠山打了电话,言辞中不住地抱怨——我初来没打听清楚消息就动手,这固然不对,但是你凤凰科委是跟省移动找饭辙呢,知道这里换老板了,都不来拜一拜码头……这就做得对啦?

你犯错在先,我收拾你在后,大家评个理,这是谁的错?是你跟我找饭辙,我是你的米饭班主,谁该先跟谁打招呼?

“狗屁不通的逻辑,”那边对他这话嗤之以鼻,“没错,你是顾客,是凤凰科委的上帝,但是店大欺客客大欺店,人家店主比你这客人大,你花钱住宿就了不起啦?还是你自己没打听清楚,你也好意思抱怨”

说白了,还是个实力问题,拳头大的有理,而且科委也不光是占移动的便宜,全市出租车的gp定位系统,是他们帮着拿下来的,这么说一句吧,数遍全国,在出租车定位系统的订单上,联通跟移动是不相上下的,不像手机用户那么差距悬殊。

不过,那边骂归骂,也不能不管——要是遇到点这种小事就不管,聂启明也养不出这么大的脾气来。

不多时,那边就将消息落实了,“井部长也是跟着黄家走的,嘿,小聂你说你自己瞎成什么样了,小科长是黄家的人,陈太忠是黄家的人,黄家的人你一下得罪俩……你还是不要在天南干了。”

“可是……我怎么知道,一个小科长,能牵扯上黄家呢?”聂启明有点不服气,他觉得自己很冤枉,“按道理,她能涉及厅级干部,就是顶头了,再大也没用……她够不着,别人也管不着。”

这话很有道理,所谓的处级干部,靠山顶天了是省级,陈太忠是副处的时候,正省部级的蒙艺想帮他说话,都够不着。

但是这个道理不适用于张馨,一来,张馨的情人确实也不过是正处,二来就是她得陈太忠的关照,时间并不长,等日子久了……怎么可能还是正科?

当然,陈太忠的能力,并不是一个正处那么简单——最少可以媲美一个正厅,而且他能用得动的副省级干部,也不止一个两个,他不是够不着张馨,而是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

所以,才会有这种悲剧发生。

聂启明的辩解是不错的,但是,北京那位不认可这种辩解,“小聂,还是你在小企业呆多了,不了解移动的行情,移动的人,里面背景深厚的太多了,有点地位的,身后可能就站着离退的省领导,你当还是你那个厅级小厂吗……你这还是准备不足,才吃的亏”

聂总在这里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地求助,而诈骗案的调查,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扯出聂启明了,找不到?那无所谓……李总的手机通话记录上,找的也不是聂启明一个人

天讯是想通过聂启明拿单子的,但是其他的各路神仙,不打点也不现实,于是没多久,又是两个处级干部的手机号被找到了。

“需要继续请示马主任,”冯局长非常冷静,他并没有因为吓跑了一个正厅而沾沾自喜,事实上他心里在呲牙咧嘴——事情越搞越大,隐隐有点驾驭不住的趋势了。

马勉作为一个副厅,多少是有点担当的,事实上省委跟移动公司根本不搭界,他自然敢点头,当然,他也有必要指出,“调查是必要的,但是……也要把握好尺度。”

与此同时,陈太忠接到了第一个求情电话,打电话的人有点突兀,但想一想又在情理之中,科技部的综合处处长张煜峰,聂启明的关系在部委里,而陈主任是科技部树起来的典型,大家随便一打问,就能知道张处长接触陈主任的次数比较多。

“不知者不怪?他说得倒是轻松,”陈太忠听得冷笑,他跟张煜峰关系是不错,但是姓聂的这种野蛮作风,也是彻底惹火他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断了凤凰科委的货,这是打部里的脸呢,还是欺负黄老活不了几天了?”

“喂喂,太忠,我就是转述一下这个意思,你明白啦,”张处长被他最后一句话吓得不轻,而且姓聂的这么做,确实也有一点点不给科技部面子的嫌疑,“我只管传递消息,推不过去的人和事儿,你答应不答应我都无所谓,不影响咱俩的友谊。”

“你就不该帮他打这个电话,”陈太忠在这边也叹口气,马小雅最近还要靠着张煜峰揽买卖呢,他也不能跟老张计较,“煜峰老哥,你问问小雅就知道了,他要停职的那个张馨是什么人,黄二伯和信产部井部长,都认识她。”

张煜峰听得低声咒骂一句,信产部井部长他不太熟,但是他还跟着陈太忠蹭过黄汉祥和安国超的饭局,“这家伙胆子太大了。”

“不是他胆子大,是张馨低调,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闲言碎语,”陈太忠赶紧借机暗示一下,老张你可不要乱说啊。

至于说某人胆子大,那真是天大的笑话,“聂启明要胆子大,世界就没个胆小的了,堂堂的厅级干部,听说事情大了,居然躲起来了……随便来个副科,也比他有担当吧?”

“嘿,这种玩意儿我见多了,惹祸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猛,可是随便一个风吹草动,就能吓得尿了裤子,”张煜峰叹口气,听起来也是颇有感触,“我当年要不是跟了那么个烂领导,现在也不是这局面。”

牢骚归牢骚,正事还要说,“太忠,人家让你开条件呢,放过他这一次,你想要点什么?呵呵……大好机会,不宰白不宰。”

章聂总出现(下)

“他能让黄家随便来个人张嘴,我就原谅他,”陈太忠冷笑一声,“我也喜欢钱和权,但是我要不帮黄二伯绷起这个面子来,将来我还有脸去北京吗?”

几百万的单子,你至于扯这么大的虎皮吗?黄汉祥要是只有这点眼皮子,还不够人笑话的呢,张煜峰心知肚明,就是小陈不肯放过人家。

他能理解这种心情,但是托他传话的主儿,实在是他推却不过的,“咱兄弟不扯那么多了,这么说吧,你给我交个底儿,打算把他弄到什么样,你就满意了?”

“六百万的单子不招标,严重违反制度,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陈太忠轻哼一声,陈某人号称睚眦必报,自然是要讲个以牙还牙,“他?停职反省吧……不瞒你说,凤凰科委大主任,那是我兄弟,他老爹是省纪检委书记,你看我不弄出他的尿来。”

这话就很明白了,姓聂的引咎辞职,那就算了,你小子要是还敢惦记呆在这个位子上,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说……这逼玩意儿怎么这么傻呢?”张煜峰听得也倒吸一口凉气,纪检委谁不怕,“谁都敢惹?”

按说,聂启明是央企的,不用太顾忌省级的纪检委,但是现在被人抓现行了,天讯那俩掉链子了,既然有证据,对付他都不用省纪检委出面,省反贪局就够用了——到最后提起公诉的,也许只是西城区检察院这么个小单位。

张处长也知道这一点,一时间就觉得,这逼玩意儿也太冒傻气了,“这样吧,太忠,咱好歹兄弟一场,给我个面子,等一等再下手,让我把话传回去……成不成?”

“我是真咽不下这口气,”陈太忠哼一声,“不过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尽快吧,我们这边走程序呢,让他争取抢在程序前面吧……小雅那儿,还得你多照顾点。”

这话,算是给面子了,但是也没给多少,可张煜峰还得领情,“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种糊糊事儿了,小马那儿你放心,咱哥俩不见外的……我得赶紧回个话,就这啊。”

有些人的行径,不需要经过法院,就能留给别人分明的印象,道德的审判,何尝不是审判?虽然这审判结果,只是藏在众人心中——这很正常,坚守道德是好事,说出来的就有冒傻气的嫌疑了。

聂启明这临阵脱逃,在天南很多人心里,都留下了丑陋的印象——虽然,他是央企的负责人,并不需要在乎天南人的印象。

让这件事情尘埃落定的,是黄家人的电话,不过,打电话的不是黄汉祥,而是磐石省委书记黄和祥,他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小陈吧?我黄和祥。”

“黄……黄三伯你好,”陈太忠可是没想到,黄和祥能主动地打电话给自己,好悬没把黄二伯三个字叫出口,“欧洲一别,好久不见了啊。”

“去年我老爸生日的时候,咱们还见过,”黄和祥也是一省大员,说话不是很客气,直接指出了他的谬误之处,“你这年纪轻轻,记性可是不怎么样。”

“呵呵,”陈太忠干笑一声,心说我怎么能想到好端端的,你给我打电话呢?用的也不是磐石的号码,而是北京的,这不是一下没想起来吗?

事实上,他对黄和祥印象最深的,还是驻欧办开张——这也正常了,老黄那时候是专门撑场面去的,至于黄老做寿那次,大人物太多了,他是个不起眼的,身边的段卫华、田立平和章尧东三个厅级干部就吃死他了,又碰到了赵晨那疯狗,“黄三伯你又回北京了?”

“嗯,就要走了,”黄和祥说话挺干脆的,却也不跟他见外,“天南省移动那儿,差不多就算了,那边不会再犯错误了。”

“咦,看把他美得,”陈太忠知道黄老三给自己打电话就没好事,一听说这么干脆利落地放过人去,还是不肯答应,“好端端地咬我一口,然后不再犯错误……就完了?”

啧,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刺头,黄和祥从小到大,受的都是正规教育,非常讲究官场里循规蹈矩那一套,这种人,也就是他二十多岁在县里挂职的时候遇到过,以后再都没有了。

所以,他虽然有点不满意对方对自己不够尊重,却也多少能理解,不过,堂堂的中央委员被个小处长顶了,还是挺没面子的,“那你要怎么样?”

哥们儿好像跟张煜峰说的是,有个黄家人来说话就行陈太忠猛地想起自己才说完的话,“好吧,黄三伯你都说话了,这次就算了,回头我慢慢收拾他。”

“回什么头,他在天南呆不了多久了,”黄和祥听他松口,就点他一下,“你这么折腾一下,他都颜面扫地了,还怎么再呆下去?”

这是大实话,聂启明新官上任三把火,没烧了别人,反倒引火烧身,动手的还只是一个小科长,想扳回这个影响,没有三五个月根本不可能。

“现在走了不是挺好吗?”陈太忠听得也明白了,合着这是黄和祥跟别人又做了什么交易了——起码是卖了一个人情,心说我在这儿拼命,你坐着享受劳动成果?

“移动公司还在纽约上市呢,连着换老总,合适吗?”黄和祥听他这么认死理,就有点不高兴了,“你也在欧洲干过,我记得你挺注意国际影响的嘛。”

“好吧,我这就安排,”陈太忠挺反感大家说的“大局感”,但是一说“国际影响”他就蔫了,他确实不喜欢被外人看了笑话去,“黄三伯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没有了,”黄和祥心说这家伙果然是这样,骨子里都是民族主义者,怪不得能跟二哥搞到一块儿去,“以后有空的话,来磐石玩。”

黄书记没问小陈打算怎么安排,陈太忠也没解释要怎么安排,不过这都是不用说的,聂启明没事了,那么,就要揪个处长出来垫背了——这是必然的。

陈太忠叹口气挂了电话,又给马勉打个电话,将情况含糊地汇报一下,说是我这边有点压力,要不先弄掉个中干……就算了?

“我的压力一点不比你小,”马主任苦笑着回答,旁人都道他是文明办主任,能管了陈太忠,于是纷纷关说,也就是他一开始就答应了小陈,不能退缩。

听到小陈打算收手,他表示理解,“部长刚才还说呢,能办成刑事案是最好的,省移动怎么也是央企……你先等上十来分钟,我顺便卖个人情……”

十来分钟后,陈太忠到了派出所,找到了冯局长,如此这般地安排一下,安排完不忘记感慨一声,“……精神文明建设,任重而道远啊。”

“我看那办公室邢主任,挺不顺眼,”冯局长也是聪明人,知道有人发力了,索性请示一下陈主任,“那就是他吧?”

天讯公司的话单里有两个处级干部,其中一个就是省移动公司办公室主任的号码,邢主任是最早到市移动现场协调的,刚才也被警察们盘问了,不过……就是马主任安排的那样,把握好尺度。

邢主任解释说,这是天讯的人打的骚扰电话,“我倒是见过他们,不过我这办公室主任,就是服务领导的,采购点日常用品什么的,设备这些东西……我哪儿懂?”

警察们问完就没事了,邢主任也以为没事了,不成想一个来小时之后,就在市移动门口,他正严肃地研究那手机版模块,铐子直接铐到手上了,他登时傻眼,“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这变化大得,看得别人都傻眼了,邓亮远远地看到,禁不住叹口气摇摇头,“啧,真是大开眼界啊。”

六点多的时候,陈太忠请到场的记者、警察之类的吃饭,两桌才放下这么多人,马勉又从文明办赶来,坐在媒体那一桌,他说起今天的事儿,就要求先把这个现象报道了,至于说案子性质,你们不着急提。

这个要求很正常,新闻抓的是时效性,不可能一开始就给出结果,一顿饭吃完,陈太忠又赶到派出所,慰问在审讯室工作的干警们。

结果,更好笑的事情发生了,聂总居然出现了,这是一个高高壮壮的中年人,他背着双手,施施然走了进来,身边还簇拥着三、四个人,看上去很是威严。

他的声音也是有若洪钟,响亮无比,“我是省移动聂启明,听说办公室小邢出了点情况,作为他的直接领导,我能先给他做一些思想工作吗?”

陈太忠和赵明博登时面面相觑:见过无耻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有什么话,你先跟陈主任说吧,”赵所长一指陈太忠,他也是直脾气,姓聂的你***这是劝人顶缸来了,但是人进了我这儿,可由不得你摆老总架子。

“那行,”聂总点点头,“有空房间吗?算了……陈主任,咱们还是院子里说吧。”

瞧你这点出息,陈太忠真的被他弄得哭笑不得,这家伙显然是怕老赵在房间里动手脚,弄个窃听器什么的。

一时间他都有点后悔,早知道你丫就这么点胆量,直接丢一条蛇进你房间就搞定了。

(六千字到,)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