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52456 自告奋勇去正林

2455 2456自告奋勇去正林

2455章自告奋勇去正林(上)

聂启明当然是得了别人的保证,知道自己没事了,才敢来的,不过,令陈太忠感到惊讶的是,这家伙居然不是来劝人顶缸的。

“陈主任,幸会,”走到派出所院里,聂启明转身过来,冲身后的陈太忠伸出了手,堂堂的厅级干部冲处级干部主动伸手,态度算是很诚恳。

“有话直说,”陈太忠双手向后一背,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对方,无缘无故招惹我,招惹我的女人,伸个手就算完了?看把你美得,“说实话,这次我真没打算放过你的。”

他俩有话说,别人自然不敢跟上来,只能远远地看着,看到陈主任居然拒绝同聂总握手,赵明博笑着点点头,“牛逼,这才是陈老板的底气。”

旁边站着的那几个省移动的人,却是鸦雀无声,老板的尊重被人无视了,他们脸上……也无光呐。

“事先我并不知道你跟黄家有关,”聂启明人虽胆小,说话倒也算痛快——当然,也可以说他是势利得一塌糊涂,“我认栽了,不过这个小邢……能不能交给我们移动,内部处理?”

“我能得到什么?”陈太忠很干脆地发问,对方这个要求,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因为他没想到聂启明来,居然不是来劝人顶缸的,而是捞人的。

但是该怎么敲诈聂启明,他却是想好了的,想到黄和祥可能卖人情,马勉更是**裸地表示要卖人情,他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我得罪人你们卖人情,切,好像我不会卖人情?

是的,他早就想到了,那个邢主任,移动内部处理,跟双规之后提起公诉的结果,对他而言真的差不了多少——当然,可以肯定的是,邢主任绝对不会这么认为。

“一个长期合同,排他姓的,”聂启明并不奇怪对方的态度,在他的眼里,天底下就没有不可以商量的事,关键是看人家有没有兴趣跟你商量,肯商量的就好说,“全省所有无线模块,你们是指定产品,我跟你签两年的合同!”

“还是不招标,不怕犯错误吗?”陈太忠微微一笑,论起糟蹋人来,他的水平真的不是盖的,话头子专往痛处戳,下一刻,他的笑容微微一滞,“这本来就是科委的合同,你拿我的东西送给我做人情,算盘打得不错……你确定自己,不是在故意侮辱我的智商?”

“下面地市的分公司,也有部分自主采购权的,”聂启明沉声回答,他说的是实情,省公司可以强势,可以有指导权,但是下面一点权力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

自己吃肉,多少得给下面一点汤喝,就算没汤也得有两根骨头——这年头的人现实无比,没好处谁跟你?聂某人虽然强势,但是好歹管理过厅级的厂子,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

“天南的分公司,谁敢跟凤凰呲牙?”陈太忠冷笑一声,他不认可这个逻辑,“不是我吹牛,在别的上面,他们可以有自主权,至于无线模块,不客气地说一句,我看他们谁敢!”

聂启明承认,陈太忠有资格说这个话,自己堂堂省移动的老总,都被逼到这个地步了,哪个市移动的老总,还扛得住凤凰科委?

于是,他竖起一根手指,“我再买一万辆疾风车,”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小恩小惠笼络不住陈某人,正经是大家都知道,陈主任有强烈的山头主义情绪。

一万辆疾风车,那可是价值三千多万,搁给改制前的落自厂,得卖三个月,聂总这诚意真的不算小,而且,他不忘记补充一句,“整个天南移动,在编的就是四千人,其中自己有车的有三百人左右……我是连家属和合同工都考虑上了。”

“嗯,我跟许主任说一声吧,”陈太忠点点头,这是一点收获,但是他不打算领情,“我们许老大的老爹是许绍辉,你有这个诚意,我再做一做工作,他估计就不会很生气了……嗯,其实他觉得你是对他去的。”

“我没有针对你俩任何人的意思,”聂启明艰涩地咽一口唾沫,姓陈的,我这三千多万又出去了——我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你?

当然,就在这一个下午,他对凤凰科委的认识,那是突飞猛进,许绍辉的儿子在那里做正主任,而且跟陈太忠的关系极好,在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再次为自己的轻率懊恼不已。

“你不要光想着凤凰,”陈太忠见这厮死活弄不明白状况,说不得哼一声,“老聂,你觉得天底下,最难打交道的是什么人?”

那肯定是你啦,聂启明愣一愣之后,笑着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是女人,”陈太忠神色一整,异常郑重地吐出三个字。

“女人……哦,”聂启明沉吟一下,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接着又眉头一皱,“可是这件事里,她没有任何损失啊。”

“那你随便吧,”陈太忠笑一笑,他知道这家伙胆小,犹豫一下,说不得又加上一句,“许主任也认识张馨……这话你知道就行了,我不希望听到别人嚼谷。”

许纯良确实认识张馨,不但认识张馨,他还去湖滨别墅呆过,陈太忠的很多女人,他都认识,不过显然,某人现在这么说,就是要起到一个误导作用。

“啧,”聂启明听得登时就是一呲牙,心说我还以为张馨跟你有什么不清不楚呢,合着她是跟许纯良关系暧昧啊,于是他试探着发问,“那么,回头我跟许主任说一声,把张馨提成副处?”

“你想提她就提,跟谁说……有什么意思呢?”陈太忠听到对方被误导了,心里暗自得意,不过想一想,自己的女人成了别人的女人,心中又生出了点不忿,“你说了什么并不重要,大家都有眼睛的,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有些话……烂在肚子里更好。”

“那是,”聂启明点点头,陈主任已经两次提醒他不要乱说话了,他就算再愚笨也明白了,“她识破了一起诈骗案,紧绷着精神文明建设这根弦不放松……这样的优秀干部,我是会给她们加担子的。”

“看看,老聂,你觉悟这么高,应该早点表示出来嘛,”陈太忠满意地点点头,“那个邢主任,是要处理的,内部处理,你也必须处理,不要有侥幸的心里,舆论的力量,我们必须考虑,你明白吧?”

有些人是必须牺牲的,聂启明非常明白这一点,其实他现在过来,虽然是捞人更多的还是自救,他真的是天姓凉薄,不会舍不得牺牲别人,他只是想,小邢搁给外人处理,难免还会波及到移动,不如公司内部处理,

“先让他去老干部处,”得,他连安排都说出来了,要不说有些干部就是人捧出来的,自身的能力真的太欠缺了,而且,他生怕陈太忠不知道姓质,还要解释一二,“这老干部处就是个架子,老干部基本上都留在电信局了,我们省公司本部这边,就是四五十个。”

“这是你的事儿,不要跟我说了,”陈太忠摇摇头,心说这样的领导也有人追随,真是不知道那些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其实,这也是他想得偏颇了,像马勉、陈洁、杜毅这种愿意护短的领导固然有,但是聂启明这样的领导也绝对不少,而且聂总也有好处,起码他不吃独食,能给上面供点,能给下面漏点——毕竟他还有上进的想法,有些事就不肯做绝。

这一点上,他比一些领导还是强不少的。

“太忠主任……果然痛快,”出乎意料的,聂启明居然一伸手,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一指院子角落,“太忠……再跟你说两句?”

两人现在的状态,已经是生人勿近的那种隔绝状态了,其他人都不敢走近他俩身边,聂总居然还要拉陈主任去墙角说话,就是表示他还有更隐私的话要说。

搁给别的正处,接到一个正厅的如此邀请,多半是要踌躇一下,不过陈太忠怕得什么来?而且他翻脸的速度,绝对比翻书快多了——根本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问题。

于是,他就大喇喇地跟了过去。

然而,入耳聂启明的话之后,陈某人不得不再震惊了,他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还想继续在天南呆下去?”

“是的,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聂启明郑重地点点头,显然,他的嗓门再洪亮,说这些话的时候,也必须压低声音,“以后的工作,希望能得到陈主任的大力支持……我这人,其实特别喜欢交朋友的。”

“可是……”陈太忠犹豫一下,嗫嚅着回答,“可是你这三把火没放起来,对接下来的工作,必然有重大的影响……其实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他是个胆子大的主儿,但是对方一次再一次地刷新智商下限,那么,他就不得不考虑另一种可能——这可能……是个陷阱。

“没什么,慢慢来嘛,今天这也算好事儿,大家都看到了,我有整顿旧有秩序的决心,”聂总一脸的刚毅之色,“一开始没找准方向,但是,我有改正错误的勇气。”

“可是,咳咳,我没打算给你这个机会,”陈太忠听说这厮只是想赖着不走,就没兴趣玩弄对方了,说不得咳嗽一声,面皮一翻,“老聂,不瞒你说,刚才说的这些,就是你全身而退的条件,我给你一段时间,让你走人。”

“刚才那些条件,是让我全身而退?”聂启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想来,两年排他姓的采购合同,就足以弥补自己今天的过失了。

剩下的一万辆电动助力车的采购合同,他是用来收买许主任高抬贵手的——这三千万的金额,在十年后,甚至在五年后,会显得很可笑,但是在2000年,这就是不小的诚意了。

至于说张馨的副处,那是搭头,企业的副处对他这个有背景的正厅来说,那是多大点事儿?别说副处了,正处照样给你安排了——所以,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是,你以为还要怎么样呢?”陈太忠点点头,与此同时,不尽的鄙薄,绵绵地涌上心头,聂启明啊聂启明,你怎么能让我不小看你?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你是一定要赶我走了?”聂启明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了起来,他为了今天的事情,已经动用了平常太多舍不得动用的关系,眼下听得是如此结果,真是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他是有点关系,但是关系再硬,这体制内的位置,终究是有数的,能活动来天南移动老总这个位子,已经是太难太难了——虽然在别人眼里,他这算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但是其间酸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有本事你别走,”陈太忠一翻眼皮,不屑地哼一声转头就走,他现在身上的事情,是一桩赶一桩,哪里有闲心跟这厮废话——放过你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怎么,你还敢不知足?

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再多说,就算拉来黄和祥也没用——无端惹我的人,必然要付出代价,更别说你赶上了精神文明建设的风头了。

2456章自告奋勇去正林(下)

聂启明见他没有松嘴,那也只能悻悻然反转,至于天讯的李总,他根本没兴趣过问,上面都把基调定下来了,证人证词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基调已经定下来了。

至于李总说了什么,谁又会在乎呢?他咬出大天来都没用,聂启明的级别在那里放着,陈太忠在天南更是一手遮天……起码也是半边天。

他说个一,记录上都变成二,社会就是这么无情,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惹错人。

不过还好,就在第二天下午,李总反应过来了,你们不是觉得我是诈骗吗?我提供了假冒伪劣产品,我认赔了行不行?违约金不过是百分之二十而已,又不是假一罚十那种。

还是诈骗!赵明博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这是发现你用假货了,所以你认赔了,没发现你的时候,你就得逞了啊,先给我呆着吧。

赵所长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人走了,既然张馨认了他这个干哥哥,他当然是要替妹子出气的——姓李的你当时不是牛逼哄哄的,逼着我妹子签合同吗?

所以,他就向上面申请拘留了,分局这边冯局长也痛快,立马就批了。

事实上,赵明博不管怎么说,都要拖到聂启明给张馨一个交待之后,才会考虑放走这两位——他已经知道,姓聂的答应了,给她一个副处,这个时候他要是把人放了,万一姓聂的那儿再搞什么幺蛾子,就没意思了。

聂启明倒是把邢主任领回去了,但是他一听说,派出所那边不放天讯的人,也怕夜长梦多,于是几天之内就将公司干部调整了一批,邢主任的下场是不用说的,张馨直接升任素波市移动副总,兼数据部经理。

至于说移动内部纷纷说聂总这次栽了,栽在了素波市移动一个小经理手上,聂启明根本就不在乎——人要是横下一条心不要脸了,也是无所谓畏惧,怎么,你们觉得我斗不过张馨,很可笑是不是?带种的,你们再上来碰一碰我,看我这个老总是不是泥捏的!

几天后,天讯的人没命打点,在写了赔偿保证书之后,终于将李总保了出去,一行人头都不回就离开了素波,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张馨也不怕他们不给,不管怎么说,库房里还压着五百台模块呢。

这是移动这边的事情,陈太忠则是在第二天就奔赴正林了,他要代表省文明办,视察这个万人迎奥运的长跑活动。

这个活动,就是文明办成立以来,鲜见的大手笔,花钱多少倒是在其次,正经是这是十四个地市同时启动——这影响就太深远了,文明办是高度重视的。

初开始的时候,华安是计划将这个万人长跑放在素波的,人多嘛,声势大视觉效果也好,但是陈太忠提出要各个地市同时进行,而不是集中在省城。

这个建议好!马主任第一时间就品出了味道,如此一来,省文明办的影响,在瞬间就能渗透到各个地市,视觉效果可能不是很冲击,但是意义……真的深远。

唯一可虑的是,下面地市会跟文明办张嘴要钱,甚至,不排除有的地市狮子大张嘴的嫌疑,所以,马主任找到潘部长请示。

“这是个好主意,”潘剑屏一眼就看出来其中的奥秘了,于是大力支持,“你们报的计划是四百万,我再多支持你二十万,十四个地市一视同仁,每个地方拨三十万,嫌少的自己补……强调一下专款专用,谁敢胡来,精神文明建设直接从他们头上抓起。”

堂堂的省委常委,居然对四百二十万计较,没命强调专款专用,这固然跟宣教部是清水衙门有关,也说明对下面这么拨款,确实是很少见的——由此可见,潘剑屏对此事的重视,并不是仅仅体现在嘴上。

而且这事到临近了,潘部长表示,宣教部里可以支援一部分干部下地市——文明办已经是没命地在高配了,但是正处以上的干部真的没几个。

一正四副五个主任,再加俩巡视员——其实只能算一个半,商翠兰不太好用不说,张勇敢那腰……啧啧,也是没法说,最后,就是华安这个正处待遇了。

至于说副处,文明办就多了,但是副处就不一定够资格下去了——按照对等原则,下面地市也出副处接待的话,能派出些什么人来?

地市级文明办的主任,按例也是副处编制,但这是一个提高级别的好地方,绝大多数地市,文明办都是有正处级的宣教部副部长兼任的,至于说县区,基本上就找不出副科级的文明办主任了。

所以说,这个活动是如此之大,出名高配的文明办,领导都不敷使用了,潘部长这边愿意支持十来八个正处或者副厅过来——能对分管副市长或者副书记,总是要好过对文明办主任。

那么,这份大名单也是学问,哪个地方必须是副厅去,哪个地方可以酌情派正处,里面门道多了——官场无小事,万一下面觉得,省里对我们重视不够,虽然大家嘴上不敢说啥,将来办事拖拖拉拉甚至掉链子,那就没意思了。

这真的挺考校文明办的协调能力,不过陈太忠倒是挺厉害,一个人就搞定了两个正处指标——凤凰那边去个正处就行了,我保证王伟新或者姜勇出来接待,他们要是不给面子,我直接把吴言拽出来。

还有一处是正林,陈某人打算亲自去,心说别人不给面子的话,那我找秦连成和杜和平都方便,他俩总不能跟我讲对等接待吧?

而且这次文明办不光领导不够,连车都不够了,撇开素波不谈,十三个地市就得十三辆车,文明办倒是有这么多车,但是桑塔纳以下的根本拿不出手——你好歹是省委的单位呢,开辆小面包车下去,合适吗?

不过,潘剑屏依旧表示会支持,反正这个活动是文明办发起的,宣教部愿意支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陈太忠也依旧没给领导添麻烦,他自己有车,一行四人坐的就是他的奥迪,同行的除了郭建阳这主任科员之外,还有调研处的副主任科员郭芳,总算还好,最后一个是有职位的,协调处的副处长彭苗苗。

文明办原本就是男女差不多对半,他这一行也是两男两女,陈主任隐隐听说了,似乎有人起了一个外号叫什么妇女之友的,所以对这样的人员结构安排,有点抵触。

不过再了解一下其他小组,他也就只有苦笑的份儿了,他这一组算不错的了,起码还都是文明办的人,其他组里,大多还掺着宣教部的人呢。

虽然八月底了,但是天还有点热,全省的长跑就定于明天上午七点半开始,原本是定于本周末的,不过据气象部门预报,周四之后可能有连阴雨,于是提前到了周三。

陈太忠一行人是周二下午三点半出发的,也没搞什么警车开道之类的,就是一辆奥迪车,通过素正高速路,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正林。

正林这边,是由文明办主任张正生出面接待的,这张主任也是个正处的宣教部副部长,早早地在正林宾馆订好了房间,两个豪华套间。

到了吃饭的时候,副市长杜和平来了,他跟陈太忠是驻欧办时就结下的交情,属于私谊,倒是让张主任看得有点眼晕,这陈主任在正林,还真是有几分面子。

杜市长说了,明天的活动,除了正林的宣教部长要参加之外,还有常务副市长秦连成,倒是他自己不克分身,所以今天提前来接个风。

杜和平的酒量,那是一等一的,想当年在巴黎,他和陈太忠两个人喝三瓶茅台,都一点事儿没有,而陈主任的通讯员郭建阳也是个酒缸,所以这一桌还没吃了半个小时,文明办张主任就先出溜到桌子底下了。

“小张不错,起码实诚,”杜和平赞许地点点头,要人将张主任扶走了,正林这边是革命老区,人们说话都比较直接,做事也彪悍,所以这市级的官场做派,跟凤凰的县级差不多。

又吃一阵,彭苗苗和郭芳就有点无聊了,她们虽然是女士级别都不算高,可怎么说也是省里下来的,正林人也没胆子使劲儿灌她们酒——杜和平倒是有这个资格,但是他怎么可能欺负陈太忠的人?

陈主任喝得兴起,见她俩连筷子都不动了,于是就发话了,“你们呆着也没意思,回房间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这三人这通喝,直喝得旁边陪酒的正林文明办副主任、正林宾馆老总等人睁大了双眼,六点半上的菜,这新闻联播还没演完呢,一件五十二度的汾酒空了——六斤酒没了。

“孩子们,上酒,”宾馆刘总的做派,跟张智慧有点像,他正嚷嚷呢,旁边有人拉他一把,“刘总你小声点,天气预报了,看看明天天气。”

“再来两瓶就行了,早点休息,”陈太忠很矜持地表示,自己是一个“有尺度”的领导,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彭苗苗,她哆里哆嗦地发话,还带着点哭腔,“陈主任,有人欺负我们……”

“什么?”陈主任登时就不干了,“你们在哪儿呢?把欺负你们的人带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他们长了几个脑袋!”

“谁呢谁呢?”刘总一听,也嚷嚷了起来,他其实喝了也不少,“在我的宾馆里,还有人敢欺负省里的人?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我们不在宾馆,在宾馆旁边不远的市场里,”彭苗苗的话才说完,刘总就跳了起来,“是那儿啊……保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