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7 -2458狗恶少

2457 2458狗恶少

正林是個小縣城升級起來的地級市,整個市區的面積不是持別大,而正林賓館正坐落在鬧市區,離商業區并不遠。

去年的時候,有市領導去素波,逛了逛夜市,就覺得咱們正林也該搞這么個夜市,一來能拉動雞的屁的增長,二來就是大家晚上消夏,也有個去處,好歹也是市委市政府所在地了,太冷清的話也不好看。

這個夜市還沒有素波的三分之一大,但是這規模在正林,就算很了不起了,各種小吃、小飾品之類的,都能在這里擺攤,不管你有手續沒有,反正每天的市場管理費是一塊錢。

張二妞也在這里擺攤,她沒有工商、稅務之類的手續,在其他地方擺不了攤,但是在這里卻是可以的。

她的名宇叫二妞,但是年紀不小了,五十出頭了,其實嚴格來說,她就沒有名宇,正林是山區又是落后地方,人們重男輕女的思想很重,生個女孩兒連名字都懶得起,老一輩人里,叫“大女”,“二妞”“三妹”之類的,比比皆是。

她是個家庭婦女,自打八年前她在的小集體企業倒閉之后,一直在靠替人打零工度日,而她老公是市建公司的,卻也是普通工人,現在在素波干項目。

她有三個孩子,大兒子去南方闖蕩打工了,臨走時為了籌措路費和生活費,借了一屁股債,大女兒嫁人了,就剩下一個老幺,在素波上大專,今年要專升本了。

張二妞家里的壓力,挺大的,所幸是她發現了這么個夜市,就來這里販賣一些鞋墊,這鞋墊有些是她愛人從素波批發回來讓她賣的,也有一些,是她親手縫制的——純粹的手工制品,識貨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兩塊五一雙的鞋墊和一塊一雙的鞋墊,根本不一樣

今天她在這里擺攤,半天都沒開張,她正考慮這一塊錢的管理費該怎么交呢,攤前就來了兩個女人。兩個女人年紀都不大,穿著都很一般,不過看那氣度,張二妞就知道,這是有錢人,她分辨不出來名牌什么的,但是有些東西,大家靠著直覺就能感受出來的。

這就是彭苗苗和郭芳了,兩人離席之后,見天色還大亮著呢,就說咱們在附近走一走吧,然后隨便一打問,知道不遠處有個夜市。既然來正林了,那就捎點特產回去吧,反正女人總是喜歡逛街的,兩人一樣的心思,就相偕著過來了,走著走著,發現一個賣鞋墊的地方。

看到有草編的鞋墊,彭苗苗就想起來,自己老公那雙腳,實在臭得可以,可郭芳一眼就發現,那繡得不甚規整的鞋墊,才是正經的真材實料。

兩塊五一雙?果然,難看的鞋墊反而賣得貴,一問就知道,合著人家是自己銹的,不過,女人買東西,討價還價也是一個習慣,彭苗苗和郭芳就要兩塊一雙買這手工鞋墊。

張二妞肯定不樂意,說你們知道我銹這一雙鞋墊得多長時間嗎?而且我用的不是棉線是麻線,三人正說著呢,只覺得人群紛紛避讓,卻是一只大狗搖頭晃腦地走了過來

這狗渾身雪自,肩高接近五十厘米,看上去雖然可愛,但是體型太大,又是東撲一下,西嗅一下的,眾人不得不避讓。

彭苗苗和郭芳自小就是在素波市區長大,哪里見過這種架勢,看了一眼之后,嚇得趕緊回頭,渾身不住地微微抖動,只盼著這狗趕快過去。

可是,怕什么就來什么,這夠跑到她倆腿變,挨挨擦擦的嗅來嗅去,偏偏這是夏天,大家穿得又少,彭處長覺得,隔著薄薄的褲子,那狗的鼻息噴到了自己的腿上。

猛然間她想起來,自己今天還來著那個呢,不會是血腥味兒把它引來了吧?想到這個可能,她情不自禁地一聲尖叫,“啊”

張二妞可不會怕這種玩意兒,雖然她也是女人,但她是從農村出來的,這種半大不小的拘,她見得多了,說不得操起手邊的竹竿向狗抽去,“滾開!”

那狗甚是機敏,而她的目的也不過是嚇唬一下,所以白狗就躲開了,但是吃了這么一嚇,那狗不干了,沖著張二妞就嗚嗚地咆哮了起來,蜷著身子后腿緊繃,大有一沖而上的架勢。

“老太婆你找死啊?”就在這時候,人群中傳來一聲怒吼,兩個二十七八的小伙子排開眾人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揮拳便向張二妞打去,另一個卻是伸手去撫挨那白拘,“白龍乖,咱不怕,看我幫你出氣。”

“遛狗不栓著,你有理啦?”張二妞見這人來勢泌泌,禁不住喊一聲,不過她還沒喊完,大拳頭就狠狠地砸到了她的臉上,三拳兩腳之下,她就被打翻在地,口鼻中鮮血直流。

打倒了她,年輕人兀自不肯干休,操起剛才她攆拘的竹竿,狠狠地抽了下去,“我讓你打我的拘,我讓你再亦”

“喂,差不多點啊,”彭苗苗看不過眼了,雖然她覺得兩塊五一雙的鞋墊有點貴了,但是攤主為了保護她,被人暴打,她是絕對看不下去的,“她又沒打著你的狗。”

“彭姐,咱們走吧,”郭芳的膽子,其實更小,眼見著兩個男人拳打腳踢對付那老婦,就覺得腿肚子發軟。

彭苗苗也不是個膽大的,她也知道,這兩個年輕人不是善碴,但是要讓她這么走了,她真的良心不安。換個別人來的話,就算良心不安,可終抵不過對一些人和事的愁懼,但是,彭苗苗是省里來的干都,她有屬于自己的驕傲。

而且,以前的文明辦,可能不算什么,但現在的文明辦,有一個非常了不得的副主任,撇開身后的背景不說,陳主任本人,就是高大威猛,據說打起架來,也是相當不含糊。

所以,她給陳太忠打個電話,由于剛才被狗驚嚇了,又為狗主人的蠻橫所震撼,所以她在電話里的聲音,有點顫抖。

張二妞也沒想到,自己趕了一下狗,就被人毒打一頓,感覺著身上的拳腳變輕,她顫巍巍地坐起了身子,卻猛地發現,自己不大的小攤子,已經被人砸了!

她攤子上的貨,本來就沒幾樣,

但是,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納出的鞋墊被人狠狠地踩到腳下,又有幾副鞋墊,散落到了不遠處的污水里,她真的心痛到只想哭:你這叫我怎么賣啊?

然而,她的苦痛還沒有終結,一個年輕人見她坐起了身,走上前不管不顧地一把抓住了她的頭發,又是連著幾個巴掌,“跪下給我的構磕頭!”

“我c,差不多就算了,”一邊有人看不過眼,大聲嚷嚷了起來這年頭,有正義感的人實在不多了,但是這倆年輕人做得也實在太過分了。

“麻丵痹的誰說的,給老子站出來”當先動手的年輕人不滿意了他眼睛一瞪,掃視著四周,又抖動一下手里的竹竿,竹竿雖不算粗,但是那“嗚嗚”的風聲告訴大家,挨上一下絕對好受不了。

“老子這是薩摩耶狗,花一萬買的,”看到眾人噤若寒蟬,他得意地哼一聲,正林可是個窮地方,肯花一萬塊錢買狗,牛逼吧?”“它被這老太太嚇到了,回去萬一得個病,他媽的是你老糟貨賠得起的嗎?”

說著說著,他又火了,抬腿一腳把坐在地上的張二妞踹倒,“老不死的,妝磕頭。”

張二妞正嚎咱大哭呢,冷不防又吃了這一腳,嚇得連哭都不敢哭了,她睜開淚眼一看,發現兩個年輕人身邊又多了幾個年輕人,正氣勢洶洶地相互打招呼,“小健,怎么回事,要幫忙不?”

正林這地方確實不大,打招呼的幾個年輕人看起來也不像什么亂七八糟的人,不過就這樣,七八個年輕人一湊,誰也不敢再胡亂主持正義了。

到了現在,現場已經圍了有幾百號人了,可是這么多人,卻是死一般的寂靜,只有圈子中間這幾個年輕人高聲打招呼的聲音。

張二妞再次緩緩地坐了起來,她滿頭滿臉全是血,她用漠然的眼光掃視一下四周,當她看到彭苗苗和郭芳時,有一個細微到不能再細微的停頓,下一刻她又將茫然的目光移開了一一一萬的狗呢,何必連累了這兩個女娃娃?

她顫巍巍地站起身子,接著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看著那滿頭的自發向地面碰去,彭苗苗再也無法忍受了。

那是怎樣空淚的一雙眼神啊,眼中毫無生機,有的只是漠然,那是看破了世情的悲傷,和無法用語言表述的絕望。

“慢著,,,彭處長大喊一聲,此事本就起于她,事情發展到這步田地,她真的無法坐視,“你們也太攢負人了吧?”

“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倒往外跳?”那喚作小健的年輕人冷哼一聲,手持竹竿,輕抽著另一只手的手心,懶洋洋地走過來,“你剛才那一嗓子嚇到白龍了,它的膽子可是很小的。”

258章拘惡少(下)

“那怎么樣,你也要我給你的狗磕頭嗎?”彭苗苗只覺得不盡的憤怒在胸臉中翻滾著,她怒視著對方,“還是說,想打我一頓?”

“你少多事,我懶得理你,”小健看得出來,這兩個年輕女人是標準的城里人一一要不然不會那么怕拘,她們的穿著也是中規中矩,不像那老太太,一看就是窮苦人家。

所以,他不想招惹這倆,但是他也不怕這倆,于是他傲然地一哼,“再這么多事,你得負責給我的狗看病,聽明白沒有?”

“你會后悔的,”彭苗苗其實不是一個喜歡發怒的女人,她的膽子一點都不比別的女人大,但是她已經出離憤怒了,自然就不怕了。

“后悔?哼,”小健很不屑地哼了一聲,“就憑你倆?”

“再加上我呢?”一個聲音響起,大家扭頭一看卻是一個高大的年輕人走了過來,他的身后跟著一個人,再后面,還有幾個人在刷刷地往這邊跑。

陳太忠來得很快一來這兩個地方距離確實不遠,二來就是,彭苗苗和郭芳都是年輕女人——雖然相較陳某人的情人,她倆還差得挺遠,但在文明辦里也算名列前茅的美女了。

所以,陳主任不能讓這倆出事兒,一聽說她倆“被人欺負”了,而且彭處長聽起來都快哭了他站起身就往外走,郭建陽緊緊跟隨賓棺的劉總趕緊張羅保安,卻還是落在了他倆后面。

“陳主任,”彭苗苗先是被拘嚇,然后是慣怒地指責對方,神經一直在高度地緊張,眼見得領導來了,只覺得身子一軟,無限的委屈也涌上心頭抱著他就哭了起來。

“咳咳,建陽,幫我扶一下她,”陳太忠咳嗽一聲,心說哥們兒再是婦女之友,這窩邊草卻是不能動的,“小彭的情緒,有點不穩定。”

不過,這彭處長挺豐滿的他胡思亂想一下眼見郭建陽將彭苗苗拽走,才走上前沉聲問郭芳,“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那小健冷哼一聲,眼見對方也跟來了人后面還有人往這邊跑,他有點慶幸,自己沒有對這倆年輕女人動粗“我的狗”

“你給我閉嘴!”陳太忠扭頭一指他,眼中滿是怒火“你算個什么東西,我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兒嗎?”

“你!”小健氣得臉刷自,才抬手一指對方,不成想對面的男人眉頭一皺,“真的找揍?”

郭芳的膽子也小,但是她的神經相對堅強一點,而且她的口才真的很好,三言兩語就將事情原委說清楚了。

就在這個時候,劉總帶著七、入個保安也過來了,這些保安在附近也是沒什么人敢惹的,張智慧的保安不怕警丵察,正林賓棺的保安也差不了多少。

他們一過來,就有不少人認出來他們了,畢竟這兩個地方離得太近,而保安們最起碼都是合同工,有根有底好熟面孔一一沒根底的,市委接持賓棺也不敢要啊。

甚至,那些跟小健打招呼的年輕人,也有人認識保安,地方小就是這樣,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保安們不少時候也來夜市轉悠的。

陳太忠扭頭看一眼滿臉是血的張二妞,心里沒地一抽,這女人比我媽大多了,又是熱心地幫著小彭攆拘,不該是這種下場。

“人家連你的狗都沒打著,就被你打了一頓?”他看一眼小健,淡淡地發問,“然后你要她

磕頭道歉,是不是這么回事?”

“這狗是我花一萬買來的,”小健也看出來了,這年輕人說話挺不合糊,不但是個什么主任,關鍵是隨身還帶著正林賓棺的保安呢,于是他就要認真地解釋一下。

一萬買來的狗啊,兄弟,你自己掂量一下,“你要是養狗就知道,這東西通人性我都舍不得碰一下”

“我問你是不是這么回事!”陳太忠毫不猶豫地打斷了他的話,陳主任面帶微笑,嘴里說的話卻是刻薄無情,“你小學沒上過語文課嗎?”

“是這么回事,”小健也火了,于是點一點頭,他能一萬塊錢買狗,肯定也不是怕事的主兒,“她打它,就是打我的家人,我肯定不答應!”

這幾句話的功夫,杜市長也到了,不過他是公眾人物,這個時候不合適出來,于是就站在一邊看,倒是有保安把情況反應到了劉總那兒,“這是王健,他老爸王興華以前是地區行署的,下海了,現在在素波發展家里也上百萬了。”

“王興華的小子啊,”劉總點點頭,他有點躊躇了,王興華不可怕,但是這家伙下海之后,還跟地區的不少領導有點瓜葛,是他不得不忌憚的。

他們這邊說著,陳太忠這邊也在說,他聽說對方拿狗來比自己家人,于是冷哼一聲點點頭,“我說嘛,你這臉長得像犬科,不像靈長目的,敢情一家子都是這玩意兒啊。

“這個領導,你說話容氣點,死不了人吧?”小健那是相當不含糊的,知道這是領導了但是他在正林的場面上混,也要繃場面的,“不過就是個誤會嗎?”

要死也是死你家的人!陳太忠真是有點暴走的意思了,不過既然對方拿那白狗當家人,他自然有更惡心人的辦法,于是冷哼一聲,手向前一伸,“養拘證,拿過來我看看”跟你家戶口本差不多的,你不會不知道吧?”

拿養狗證跟戶口本比,那就太欺負人了王健別說沒有養狗證了,有也不能就這么交出去他臉一沉,“兄弟,你這是故意為難我了?”

“我不是你兄弟,你的兄弟是四條腿的,在那兒趴著呢”陳太忠冷哼一聲,比講難聽話,他怕得惟來?“拿不出來狗證是這意思吧?”

“在家放著呢,”這時候,王健也覺得有點不對了,他的狗確實沒養狗證,開什么玩笑,正林這屁大的地方,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誰還去弄什么狗證?

“沒帶,你趕緊回家拿啊”一個保安跳了出來,這就是相識的人偏幫了,沒辦法,小地方就是這樣拐個彎誰和誰都搭得上關系。

陳太忠側頭,淡淡地掃保安一眼,又看向賓棺劉總“無主野拘,捕殺了吧?”

“哦啊?”劉總有一個短暫的失神,很明顯,他有點猶豫,事實上,他都隊識王健的父親王興華,一個是招持賓棺的,一個是行署的,只不過兩人打交道不多罷了。

“我看誰敢!”王健聽到這話,卻是登時眼紅了,“我的狗還有血統證書,誰敢動一下試試?”

“我已經知道跟你的血統有關了,”陳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心說這都是什么玩意兒嘛,弄血統證挺上心,養狗證就是可辦可不辦的

“老劉你知道我是哪個辦公室的吧?”他沒心思跟那狗主人叫真,而是淡淡地看一眼劉總,“這符合精神文明建設嗎?”

“給我抓住那條拘,”劉總聽到這話,也沒退路了,他側頭看一眼跟著的杜和平,心里暗暗嘆氣,王興華啊王興華,不是我要為難你,杜和平、秦連成,隨便一個副市長我還勉強能扛得住,這是倆啊

幾個保安呼啦就圍了過去,認識王健的那位不好意思動手,見王健要回護,只能扯住他了,“喂喂,你聽不到劉總的話嗎?”

“放開我!”王健沒命地掙動兩下,卻是甩不脫對方,“好我今天算認識你了白龍,快跑!”

這狗確實通人性,眼見幾個人拾著皮帶氣勢洶洶走過來,就知道不好了,而主人跟人撕扯起來了,它又猶豫該不該沖上去,耳聽到主人發話,“呼嘻”一聲呲開牙,趁眾保安一怔的工夫,轉身就夾著尾巴往外跑。

它的速度還沒起來,一塊磚頭帶著風聲,狠狠地砸到了它的腰部,打得它一聲哀鳴,在地上連滾兩圈,才待直起身子再跑,脖子就被人按住了,緊接著七八只手就按了上去。

“好好,你們給我等著,”王健氣得眼睛都紅了,他的狗被人拿竹竿掃一下,他都要心疼一下,更別說被磚頭砸,被人壓了

他一轉頭,沖著自己的伴當大叫,“看什么看,報警啊,叫人啊我一萬塊錢的拘,被人搶了”

“不用報警了,我已經報警了,,,杜和平沉著臉走了出來,他用手一指還坐在地上的張二妞,“為了一只狗,你把一個老人打成這樣,我不怕告訴你一聲,別人饒得過你,我杜和平饒不過你!”

“你又算哪根蔥?”王健已經氣得狂性大發了,不成想他的伴當愣一愣神,正在撥手機的手就停在了空中,“這個名宇杜市長?”

“副的,敢情你們眼里還有市長,還知道這是共產黨的天下?”杜和平的性子,本來就很拗,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因為工業園的事情惹人了,而且,張二妞也被打得太慘了一點,是個人就看不下去,更別說,他有摻乎此事的能力。

“大姐,起來吧,我給你做主,”杜市長走上前彎下腰,扶起了地上的張二妞,柔聲發話,“先去醫院看一看,好吧?”

圍觀的人群一片寂靜,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人帶頭鼓起掌來不旋踵,掌聲就響成了一片,公道,果然是自在人心,老百姓真的是很容易滿足的。

張二妞愣了好一陣,居然睜動了起來,手指著旁邊的攤子,含糊不清地回答,“鞋墊我的鞋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