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1 -2462前进和阻力

2461 2462前进和阻力

2461章前进和阻力(上)

正林这边在跑步,其他地市也在跑步,尤其是素波市,在市长段卫华的高度关注下,竟然聚起了两千人,还分成了三个组少年组、青年组和老年组。

这么一来,素波这儿三十万就不够用了,还好,少年组不需要花多少钱,都是在校学生组织的,所以再拨个五十万也就够了,不过段市长很大气,直接划了七十万过去,凑够了一百万一一这既是支持申奥,也是全民健身运垩动的体现,一百万不算多。

当然,有那心怀龌龊之辈,说这么搞是劳民伤财的,是形式主义,但是大多数老百姓,还是希望北京能申奥成功的——虽然这个形式,可能不是很有效。

凤凰那边也不错,虽然明办去的是正处的副主任刘爱兰,但走出面接待的可是大市长田立平,什么叫人脉?这就叫人脉!在章尧东的强势之下,田市长不介意告诉大家:陈太忠跟我就是一回事儿。

这里倒是没有分三个组,却也是分了两个组一——男组和女组,章书*记虽然不想搭理田市长张罗的事情,但是许纯良站出来了。

省明办举办的这个活动很好,支持申奥从我做起,凤凰科委赞助这个活动一百辆电动助力车,用在表彰优秀选手身上若是按市场价算,这可也是三十多万呢。

凤凰这边最终就是集合了一千三百多人,其男组一千一,女组也就堪堪地超过了两百人而已”毕竟是一万米呢,敢报名的女人就没多少。

可是偏偏地,踊跃报名赞助的就不老少,撇开凤凰科委不说,凡尔登水泥厂、碧涛煤焦油、合力汽修、阴平盛世精细氧化铝厂这些非公企业,都是大把大把的票甩了出来。

唯一不方便出面的,就是建福公司了,没办法,公司还有水利厅三百多个股东呢,这些股东虽然无法公开举手表决,但是他们的意志不容忽视,陈太忠听说了之后也是表示,吕鹏你不用张罗了,原本我就不想让建福跟我扯得太近”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建福这儿头疼,水利局何局长听说了,主动赞助五万出来,交通局牛冬生听说不但科委冒头了,连水利局出钱了,少不得也拿出十万来意思一下——一他总不能比科委多了吧?

至于电机厂装配分厂那边,也赞助十万”“这是太忠老爸的钱啊”,景静砾坚决地回绝了……

类似这些赞助,就实在太多了,数不胜数,不过大户还是要说宵家工业园,宵瑞远一听说,很直接地表示,“北京申奥,是华人的盛事,我们赞助一百万……”

要说宵家的行情,赞助一百万还真是有点小气,可是这又不是全国长跑申奥,只是小小的天南,而这万人长跑也不过是支持申奥的活动之一,一百万也真的不少了。

所以,凤凰的规模,虽然比不上素波,但是资金就比素波强太多了,素波两千人才一百万,凤凰一千多人,反倒是筹到了三百万出头的赞助,平均一人两千还有多。

其他地区也是各有各的门道,总之,这个全省万人长跑迎奥运的效果,还真的不错,甚至视在接到消息后,都表示说虽然不能保证上得了明天的新闻,但是最近台里在制作申奥专题,你们这个活动,是铁铁地跑不了的。

这话已经是很客气了,视一般来说,报道的就是*央的事情,部委就要靠后一点了。省级电视台选送的新闻,真的意思不是很大,也就是天南明办最近比较出名,精神明建设抓得比较好,才能有这么个话。

对这个新闻,省里的老干部评价也很高,“全民健身运垩……”细算起来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一到冬天,大家就一起长跑啦、冬泳啦什么的,想报名的都能去,跑完之后,胡吃海塞一通,等着明年继续。

现在的天南省,类似的也就只剩下省直机关运垩动会了,而且也都是退了役的这样那样的选手,比赛成了少数人的乐趣,非专业的,就不好掺乎了,至于说老百姓,那就没有了。

MP其实说穿了,还是个心态问题,时代不一样了,不能拿老眼光看人,现在就都讲究个人才专业化,早以前的“全民健身运垩……”现在就变成了一个乐呵。

有了这些老人的赞扬,再加上视的重视,两天之后蒋世方表示,明办这个活动搞得不错,以后要年年搞,省政府这边可以出面组织,明办协办。

蒋省长一直想在任期内,搞出来一个第几届“XX……”的东西,眼下并没有好的题材,搞这么个东西“倒也是聊胜于无了。

他唯一有微词的,是觉得这今日期定在复天就有点热了,清明前后最好。当然,这次还有支持申奥的性质,权宜地变通一下也正常,明年可就是要规范了。

蒋省长都动了,可是偏偏地,省委书*记杜毅却是不肯掺乎,有心人一眼看出,这并不是简单的党政分开,或者党政不合的问题。

要知道宣教部可是归省委管的,姓蒋的把手伸进宣教部了,杜书*记绝对没有坐视的道理,而他就偏偏地坐视了,这不合逻辑。

有人很单纯地认为,不管怎么说,宣教口都是省委系列的,杜毅坐视不理,照样也能享受明办带给他的声誉,这话不能说全无道理,但是党政一把手之间关于地盘的斗争,从来都是激烈无比,无缘无敌的退让,会导致上面失分、下面离心“后果真的太严重了。

这是杜书*记被陈太忠的乱棍打晕了?有人如此猜测,但是正经明白的人都知道,杜老板现在的做派,必有其深意。

然而,严格一点来说,说杜书*记不闻不问也不对,他对明办提出的相关方案”都是默认放行,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人为地去制造障碍。

陈太忠从正林回来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卡下了关于自己的录像带,不让往视送,马勉为此还打趣他,“咱省明办副主任跑个地级市第一,为什么不行呢?说明精神明建设工作搞**嘛。”

说是这么说,大家也都知道这东西传出去,影响还真的不是很好”尤其是,陈主任从来就没有显示出长跑的友赋来,猛然拿个第一,指不定外面传成什么样了——一这不是省内随随便便的什么活动,是支持北京申奥的,异议越少越好,最好是没有异议。

接下来,明办近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了”稽查办的程序在走,潘剑屏对这个处室异常关注,甚至提出了要高配为正处级别的处室,只比上级主管部门明办低半级。

由此可见,潘部长在支持精神明建设上,也是不遗余力,还有一年他就五十八了,而明年换届,过了这个坎差不多能干到十三,要不然就是政协或者人大去了。

虽然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但多少还算一线,去二线还真不甘心,而且,他愿意在任期内留下一点东西一一说实话,是个人就知道,精神明建设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时候了,就算只能干一年了,留下点口碑不好吗?

有意思的是,杜毅对这个方案,依旧是放行,正处编制都放行,那么最后一关就是省政府了,编委会主*席是省长蒋世方,想来通过也不难,毕竟推动此事的,是天南黄系骨干陈太忠。

那么,陈太忠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等了,等程序上的完善,潘部长说了,督查办的第一任主任,他建议由他来兼任,小陈冲劲十足,合适在这个处室担当一把手,而且,副主任兼任处室主任,能奠定这个处室在未来精神明建设工作的重要性。

哥们儿是第一次任正职啊一——正的主任,想到这个,陈太忠就禁不住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他在官场闯荡了这么久,从来都是副主任,干个村委会主任都是副的。

当然,驻欧办他是正职,这是他官场生涯唯一的正职,但是这驻欧办一算个什么玩意儿啊,听到这个机构名称,能不笑的,那就算厚道的啦。

可是就驻欧办这么一个正职,就让他感觉到了扬眉吐气,在巴黎驻欧办,他真的是无所忌惮,想干什么干什么。

总之,陈太忠对兼任这个督查办的主任,是非常感兴趣,他也确定自己能干好,当然,他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了。

过两天,去参加教师节庆祝活动吧,陈太忠翻了翻郭建阳汇总的各项申请,选出这么一项来,刘爱兰一直挺在意这个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而这教师节就是重之重了。

尤其是,分管科教卫的副省长陈洁,也对这种活动异常重视,陈某人发现参加几项活动,能同时卖两个人的面,这买卖还是划得来的。

他正琢磨着呢,郭建阳敲门走了进来,“老板,蒙岭县那边有点事情,我觉得……,…比较典型,想跟您汇报一下。”

“嗯,说”,陈太忠点点头“回答得很干脆。

自打正林的白狗事件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这个通讯员不仅做得一手好章,关键时候操蛋起来,也很有一套,跟青旺临铝的司机徐师傅有得一比,觉得自己还真是选对人了。

而郭科长也有自己的认识,我跟的领导,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是生恐事多只求平安,我的领导却是从不怕事,就怕没事。

所以,他得了一些消息,就不怕告诉领导,反正这消息他是落实过了,确实属实。2462章前进和阻力(下)

蒙岭县属涂阳市管辖,紧邻着永泰县,两个县都是山地居多,永泰以前是属于涂阳的,后来划哼给了素波——拂这也是田立平不得不去凤凰当市长的原因之一。

同样两个山区居多的县,发展却是不尽相同,永泰本来就有煤”又归了素波,这两年发展得很快,蒙岭就要差很多了。

不过,这两年永泰的旅游搞得红红火火的,蒙岭那边也心动了,心说我们这儿风景也不差啊,站在蒙山上就能看见涂河的小瀑布,也有一些不错的自然景观。

但是蒙岭这边交通不畅是一方面,另一个方面还有一个短板,就是没什么像样的人景观,这极大地制约了旅游业的发展。

郭建阳昨晚回了一趟家,他现在的行情不错”跟着明办陈主任走的,算是背靠黄家”一回去就有这样那样的人请客喝酒。

其永泰有个副县长,就跟他说起来最近蒙岭在联系永泰,想携手建一个大的旅游圈,这也正常,永泰的旅游业虽然发展得不错,但只是这么一个孤零零的景点,周边要是也能有相符的景点,这就能招来更多的游客。

“这叫旅游产业规模化”,副县长说得还是一套一套的,“将来搞个永蒙二日游什么的也不错,起码永泰水少,蒙岭水多,有山有水才叫景观嘛。”

然而,接下来他就点出了一个非常令人不满意的地方,可是这蒙岭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要给李栓(虚构人物)立碑,搞个李栓故里。

这个李栓怎么形容呢?历史上有名的奸臣、贪酷官员,他的治下民不聊生,有点像蔡京,也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但是他亲笔写的字”没有留下几幅。

被罢黜之后,他的字迹基本上全被人毁了,由此可见他多么遭人恨了MP一就像蔡京一样”离京之后,满车珠宝居然买不到吃的”活生生地被饿死。

就这么个人物,是蒙岭难得的有名的历史人物,而且蒙岭县还打算包装一下此人没办法,人景观少不是?

比如说吧,李栓后来变坏了”但是以前年少时也是家境贫寒,刻苦攻读之后才了科举,那么,就在山上找个地方,凿个池一字池,没错,李栓人不行书法却好,由于家穷,只能在这个池里蘸上水练字。

“他好像还有私通外国嫌疑来的”,郭建阳听得就实在有点恼火,“这么一个人,蒙岭居然琢磨着要包装一下推出去,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都是鸡的屁搞的啊,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所谓的旅游景点,玩的就是个噱头,没有卖点别人凭啥来转?不过这个蒙岭县做得也有点太无耻了。

“他们今天能为奸臣树碑立传说好话,明天就能为汉奸树碑立传说好话”,”难得的,郭建阳年纪不算小了,正义感还挺强,“这是一个非常恶劣的开头,我觉得这是咱们明办该关注的一个动向……”

“没错,这个蒙岭县,是该敲打敲打……”陈太忠点点头,“物质明建设固然重要,但是不能以泯灭良知为代伦,这也太鲜廉寡耻了……”

陈某人一向认为,官嘛,贪一点无所谓,只要你能做出超过你贪腐数量的成绩,这就算是合格的官员,但是,只会盘录老百姓的官,配树碑立传吗?

“这个事情,该走一下什么程序呢……”下一刻,他沉吟了起来”“要不这样,让调研处的柳青云下去一趟吧……”

调研处副处长柳青云,走出名的喜欢乱跑,跟另一个只会顾家的副处长宋颖,是相映成趣,他一听说让自己去蒙岭,“那地方我去过,山水倒是不错。”

不过,当他听说自己的任务之后,也是瞪目结舌,“哎呀,我前一阵听说,有人要搞“吴三桂化节,什么的,还以为开玩笑呢,敢情在这个上面,咱天南倒是先走一步了……”

柳处长领了指示走了,陈太忠坐在那里沉默半天,才叹一口气,“建阳,你说我怎么觉得,做得越多越无力呢……”

“这就是苏格拉底的圆,懂得越多,就越觉得无知嘛”,”郭建阳笑一笑,“越往前走,阻力越大,您已经别人做得多很多了。”,“心烦,出去走一……”陈太忠站起身来,见郭建阳要跟着站起来,摆一摆手,“你在这儿帮我接待人吧,我一个人散散心。”,他心烦的时候,就愿意找唐亦董坐一坐”不知道为什么,跟她在一起,他总是能将心情平静下来,而且他诸多的女人”也只有小萱萱的安慰效果最明显。

不过昨天周三他在正林呆了一天,今天午就回了趟凤凰,弥补某些承诺,现在也不好再去骚扰了,于是一个人开着车跑出市区,到了素河边上。

他在素河的河堤上站了约莫有二十分钟,天气预报里说的连阴雨,终于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淋了一会儿小雨之后,他觉得心情平和了不少,才施施然走下河堤。

不成想走下来之后,发现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正站在他的车边,四下地看着,女孩儿挺漂亮“打扮得也挺时尚,白色的吊带小背心,短短的牛仔网球裙。

见他走过来,女孩儿眼睛一亮”冲他甜甜地一笑,“大哥,这是你的车吧,捎我进市区怎么样?我给钱……我是打不上车……”

小雨已经下了时间不短,这里又相对荒凉一点,偶尔有出租车路过,都是有客人的其实,最关键的是,这里属于工业老区双龙区的郊外,双龙区的人穷,出租车都懒得往这儿跑。

“我不要钱,上车……”陈太忠看她一眼”微微一笑,抬手按一下奥迪车的遥控,接着径自向驾驶座走去。

就在他弯腰打开车门,正要钻进去的时候,只听得身后风声响起”有人手持尖利的锐器,猛地扎向他的腰部。

什么玩意儿嘛,陈太忠腿向后一踹,就将人踹出老远,接着头一侧,让过一根砸来的铁棒,伸手刁住对方的手腕,腰一发力,直接把身后的小从头上扔了出去,那家伙在空飞了足有五米远,才嗵地一声掉在地上,登时就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他一转身”又是一脚,狠狠地踩在那持刀袭击者的大腿上,“咔……”一声响起,那位大腿骨折。

“上车”,”接着,他冲那女孩儿一笑,“哥哥好好疼你,然后送你回家………”

陈太忠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这绝对不是那种傍大款的搭讪,原因很简单,附近荒凉得很,女孩儿你刚才去哪儿来着?

结果他打开天眼一看,才发现车后藏着两人,就知道这不是好路数,心说我正想找人揍一顿呢,你们就送上门来了。

但是,他没想到,这俩小手太黑,上来就是要直接见血的,一时间心里大怒,他知道有的打劫的人下手特狠,为的就是镇住人,不让人反抗,可知道归知道,遇到这种事儿,谁会表示理解?他心说你们不就是仗着附近没人吗?我也仗着没人“今天就撒一把野了。

女孩吓得脸色雪白,想跑却是又穿着高跟鞋,正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呢,陈太忠猛地发现什么东西不对,讶异地回望一眼,“这不还是个孩吗?”

岂止还是一个孩,根本就是俩孩,两个袭击者都是十七的少年,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去摧残祖国的幼苗,而是摸出了手机。

“哥,别报警,我错了还不行吗……”女孩儿见他摸手机,就知道事情不好,忙不迭紧走两步上前,背对公路,将宽松的网球裙下摆一撩,冲他甜甜地一笑,“你想怎么弄,随你……”,裙袂掀起之处,可以看得到,她的里面只穿了一件小小的白色*情趣内裤,内裤里的黑色煞是分明,还有几根毛发从网眼里钻了出来。

“少给我来这……”陈太忠冲着远处的树木一努嘴,“那俩……你们也出来。”

藏在树后的那俩眼见他发现了,说不得掉转身,亡命地逃奔,不过,在练太忠面前,他们又怎么跑得脱?

对女孩儿捏个定身术,下一刻,他就将那俩家伙拎了回来,仔细一看,果不其然,这俩也是十七的半大小。

“啧,现在这社会是怎么了……”陈太忠叹口气,开始拨打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