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7 -2468权力魅力

2467 2468权力魅力 陈风笑

2467章权力魅力(上)

这世界上,从不缺少有心人。

陈太忠听到有人客客气气地发问,于是转头一看,发现是个略微矮胖的中年人,身高不到一米七,体重看起来倒有一百四五十斤,这位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这个人给人的印来……怎么说呢?因为穿着有点不讲究,给人感觉有点猥琐,不过毫无疑问,人家的态度挺热情,他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了,于是沉声发问,“请问你是……”

“我姓龚,是宾馆的经理”,”矮胖的家伙笑眯眯地一指身后的小楼,“不知道我们的服务,哪里令您不满意了……”

原来是担心这个,陈太忠微笑着摇头,“跟你们无关,我是遇到了别的事情,要去报警……”

“那我陪您去吧”,”矮胖利索地从车头绕过去,嘴里还解释,“既然是住在宾馆的客人,遇到事儿了,我们就该提供服茶……可以吗……”

你都拉开门了,还问我可以不可以?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他有点明白了,估计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所以这位这么热情。

他想的,不完全正确,龚经理是一大早来了之后,听下面人汇报,院子里停了一辆奥迪,还是素波牌照的。

陈太忠昨天停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人注意到这辆车,但是今天早晨注意到这辆奥迪的人,就不少了。

蒙岭穷,开得起奥迪的真的没几个,就算县委县政府,也没谁有资格坐奥迪配车,梁书记有一辆奥迪”但只是奥迪100,不像院子里这辆,是奥迪A6,相当于奥迪200。

尤其是这奥迪车,从某个角度上讲,豪华而且低调”是很多政府中人的最爱,张扬的人能买得起奥迪的话,还不如加点钱买个水货奔驰、宝马啥的,岂不是更绷场面?

再加上,这车还是素波的牌子,前面还贴了省委和省政府的通行证,别人想忽略这辆车都很难,这里可是县委宾馆,蒙岭是落后了点,但这里的人”还是有眼光的。

龚经理一听这话,就亲自去奥迪车前转了一圈”总算是这车牌不是特权的“……”牌之类的,要不然他绝对会在车并一直等着的……什么,天上在下雨?没事,下得越大越好,大不了打一把伞嘛。

饶是如此”他也去前台问了,这车是谁开来的,不过大家只知道这是昨天黑夜来的人开的车,查一查却是没有来自素波的客人陈太忠的身丵份证是凤凰的。

但是,龚经理并没有忽视这个人一仇在体制里想爬得快,不但要谨慎心细跟好领导,更是要关注一切可能出现的机会,有杀错没放过。

天上就算有馅饼掉下来,也不会直接砸到任何人头上的,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

所以,他要人关注这辆车”这个人,不过往日里龚经理类似的命令太多了点,大家也就执行得吊儿郎当,直到陈太忠嘀地一声打开车门,才有人发现”一今年轻人居然就那冻坐了进去。

按说,这个时候汇报就有点晚了,可是陈太忠坐在车里又打了两个电话,所以龚经理接到消息赶出来的时候,陈主任正好将车打着要出去。

奥迪车驶出大门面时候,龚经理开口发问,“请问你贵姓,咱这儿的警丵察,还是比较认咱县委宾馆的……”

“嗯……”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心说你倒装得真像,“免贵……我姓陈……”

“你是陈太忠……”龚经理已经将几个嫌疑人的名字牢牢地记在了脑中,这今年纪,这个身材的人并不多,于是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陈太忠微微一笑,继续驱车前行,不过在县城里他不能开快,路上积水真的很多,他淡淡地回答一句,“你不是现在才知道的吧?”

牛人,这绝对是个牛人!龚经理心里有数啊,人家这话就透着不含糊呢,对自己身份这么这么有信心,绝对不会是简单人。

于是,他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热情了,“,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你这车在我们这小地方太扎眼了,又是素波牌照,我查了一下,昨天天黑之后入住的,也就二十多个……你这名字上口,住的又是豪华套,我就记住了……”

“嘿,你这人说话倒实在”,”陈太忠被逗乐了,心说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上口,你这马屁拍得实在有点,不过,他现在有点理解那些卖身无门的小官僚了。

毗其实,那跟老百姓恨自己卖国无门,是一个道理,不过,现在奉承他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也不怎么当回事,“你这宾馆经理,是……,……,正科……”

他这就是随口一问”龚经理听得却是连连点头,“嗯,没错,是正科,陈老板你……家里是正处了吧……”

这话问得真的是有点粗鄙,不过,小地方的人就是这样,其实严格来讲,他这话不算太冒昧,也是抓住了一个机会一一你能问我级别,我自然也能问你级别不是?

当然”他不会认为陈太忠在官场上能有什么造诣,这人太年轻了嘛,所以就想到,此人家里应该是有点办法的,甚至,他这话问得都相当地客气,他问对方家里是否正处了加——正儿八经的正处,哪里开得起奥迪200?

那起码得是副厅,还得是那种比较热门的单位。

“我家里都是工……”陈太忠的话,就像一瓢凉水一般,劈面就浇了过来,然而下一刻,他的话又给了龚某人一个更加强烈的刺激,“不过,我是才升了正处……”

“啊……”龚经理实在有点受不了这个刺激,借着这个机会,他很夸张地感叹了一下,“嘛……陈领导你看着很年轻啊……”

“22岁”,”陈太忠淡淡地回答,这个时候,遮着掩着也没必要了,王丵振华都知道他来了,他该了解的情况,也都了解得不多了,最多……就是确认一下,这修建李栓故里的资金出处。

“22岁……”龚经理听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在县委宾馆迎来送往多年,三十以下的正处,倒也见过,可是22岁的正处,那真是闻所未闻啊,县委老大粱美贵,也不过仅仅是个正处罢了,

“,太年轻了”您在凤鬼……哪个局啊……”

“我在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他觉得这厮有点聒噪了,于是他将车缓缓地停在路边,侧头过来看着对方,

“龚经理”问你个事儿”李栓故里的资呢……知道是哪儿出的吗……”求证这个资金出处,是应该的,秋猛虽然说得有鼻子有眼,但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陈某人不想因为自家的漏洞,送给任何友翻盘的机会。

至于这个家伙敢不敢直说,那并不重要,要是不敢直说,那这番巴结的心思就算白费,敢直说的话一一反正你也坐到我车上了。

“这个……”,龚经理登时就犹豫了起来,好半天才苦笑着叹口气,“我这是县委宾馆”王县长他们吃住,一般都是在政府小招……”

“我问的你,好像不是这个”,”陈太忠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对方。

突突突,龚经理的心脏,情不自禁地猛跳了起来,眼前这张年轻得出奇的面孔,带给他太大的压力了,那是上位者的威压,是他内心深处对权力的毅?。

他努力地咽一口唾沫,艰涩地回答,“,您问的问题,您都有答丵案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有些事……我真的不方便说……”

“那就算了”,”陈太忠将身子转过来,又缓缓地发动汽车,果不其然,所谓的瞒上不瞒下,下面人都知道了,却是没胆子说。龚经理暗暗地出一口气,他的消息是一等一的灵通,他甚至知道,昨天省文明办下来一个处长,县里这边是董副县长和文明办主任接待的,据说是省文明办已经盯上了李栓故里的事儿。

所以他一听说陈太忠是省文明办副主任,心里就猜出了一些东西,不成想人家直接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搞得他真的是坐卧不安。

那么”接下来他就要好好地表现了,奥迪车驶进城关派丵出所院里之后,他率先跳下了车,“我是县委宾馆龚自鲜,把赵老二叫出来,有领导要报警……”

赵老二就是城关派丵出所所长,大名赵二科,院里本来正有人探头出来,看这辆挂了省城牌照的奥迪,猛地见到县委宾馆的龚经理居然这么矫捷地跳出车,半点不见往昔那种慢吞吞的做派,就是一愣。

待大家听清楚,是有“领导要报……”那真的是不敢怠慢,龚经理在蒙岭,多少就算得上一号人物了,像赵二科这种红得发紫的派丵出所所长,都要客客气气的城关镇是县治所在,城关派丵出所是分局里一等一的肥差,起码顶别处三个派丵出所,甚至是四个!于是,在下一刻,赵所长就出现在了陈太忠的面前,此人中等身材,肤色黑得跟非洲爷们儿有一比了,两排牙齿黑黄黑黄的,偏偏他还不自知,要笑着发话,“龚经理,麻烦你给介绍一下行不……”

“陈太忠,省委文明办副主任”,”龚自鲜很认真地介绍,“二科,这可是省里的领导,来你这儿报警,是对你的高度信任……”

2468章权力魅力(下)

省文明办,这应该是个边缘部门吧?

赵所长听得暗自嘀咕,他不知道省文明办是怎么回事,但是县文明办他是知道的,那……纯粹是个摆设。

不过,人家好歹是省委领导,而且又有龚自鲜的提示,他是断断不敢怠慢的,他心里琢磨,这县文明办副主任是副科,那这省文明办副主任,岂不是副厅了?

我丵操,这家伙看起来怎么也不到三十啊,赵二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于是笑着回答,“龚总你确定,这是省文明办副主任?

不到三十的副厅……你别吓唬我啊……”这话看似是置疑,实则是拍马,而且,就算这个陈太忠他三十四、五了,我这也是夸他长得面嫩不是?

“陈主任是正处,今年二十二岁”,”龚自珍一挺小胸脯,一副“与有荣……”的模样”不过他身材有点胖,这么一挺”胸脯没挺起来多少,肚子倒是起来了,“你要不信,打个电话去省委问一问嘛……”

“我是真的不想相……”赵二科一边叹气摇头,一边却是笑着伸出了双手,“陈主任你好,有点失礼了……有什么指示”您只管吩咐……”

我就是想让你把你那一嘴黄牙闭上!陈太忠伸出手同对方握一握,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其实也没啥,就是我今天遭遇到一起诈骗案,我早上去了一趟蒙岭的山门,看一看李栓故里,因为不认识路,所以打了一辆车………”一听陈主任去了“李栓故……”,龚自鲜的头就是嗡地一震,心说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人家都到现场看过了,王丵振华这遭真是有难了。

赵所长听陈主任说完,愣了一愣之后才笑着点头,“没错,这个性质太恶劣了,往轻里说,那叫不诚信经营,往重里说,那就叫欺诈顾客……您记住他车号了没有……”看他们说得热闹”龚经理借口上厕所,出来之后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拨个电话给梁美贵,往日里没要紧事,他是不敢直接拨梁书记的电话的,但是现在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大事。

梁美贵一开始还有点不耐烦,可是听着听着,就沉默了,最后沉声发问,“你是说,他问你修李栓故里的钱是哪儿来的了?”,

“是啊,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问”,”龚自鲜赶紧往外摘自己,“不过他好像听说了什么……”又问几句之后,梁书记沉着脸挂了电话,思索了起来,他身后伸过两只白暂的手,轻轻地揉着他的额头,“梁书记,您这是,中午不能在这儿吃饭了……”

“王申下牛就回来了吧……”梁美贵叹口气,沉吟一下站起身,“啧,还说好不容易周末了,好好活动一下呢……”

“您要是真想,晚上我让他住他姑姑家”,”说话的女人年约三十,长得倒是挺标致,就是身子微微有些丰腴,“反正他也能猜出来……”

“晚上都韦必有啊“梁美贵苦笑一声,抬手在她脸蛋上捏一下,这女人他才上手不久,却是惊讶地发现,果然有天生媚骨的女人,于是就迷恋得很,而书记家的母老虎本来就看得紧,今天中午能来偷吃一顿,已经是很难得了。

所以”他非常痛恨打扰自己好事的龚自鲜,但是小龚提供的情况,却由不得他不重视,昨天是文明办的副处长来,今天又是副主任来,这个李栓故里……是要出问题了。

凭良心说,此事跟他一点都不沾边,梁书记和王县长之间也斗法,但是大多时候,都是各行其是,梁书记插手的政府事务,王县长基本上不闻不问”而王县长建议提拔的干部,若是理由充足,梁书记也很少为难。

像这个蒙岭旅游区,就是王丵振华一丵手搞的,连旅游区筹委会的常务副主任,都是王县长的人,梁书记纯粹就是大撤手他有这个气度,而且到时候旅游区真好了,县委自然跟着受孟,要是那管委会主任不识趣,他不介意让对方挪个位置。但是省文明办现在盯得太紧了,梁美贵直觉地认为,这儿可能要出事,于是他打个电话给自己的司机,要他将车开出来,接着又拨一个电话,“老包,请教个事儿,你听说过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吗……”

龚自鲜打完电话,沉吟片刻,转身向派丵出所里面走去,不成想迎面两个人过来,擦肩而过,其中一个低声抱怨,“为了十块钱……切,这种省委领导啊?”

“嘿”,另一位拿胳膊撞他一下,冲龚自鲜努一努嘴,“当着龚经理,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们都认为宰客是正常现象了?这样可不好”,龚经理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暗暗感叹:也是啊,这陈主任有点……入戏太深了。

他走进赵所长办公室的时候,赵二科正在跟陈领导促膝长谈,热情到一塌糊涂,龚自珍也赶忙凑过去,殷勤地招呼。

闲聊了大约半个小时,陈太忠看看手表,赵所长倒已经站起来抓电话去了,“这帮小子,找个人都这么难?”

电话还没拿起来”外面就走进四五个人来,那司机赫然在其中,他冲着陈太忠冷笑一声,“真出息啊,为了十块钱兴师动众的,这么大的老爷们儿了。”

“你要是只占过我十块钱便宜,我现在就让他们放你走”你敢说吗?”陈太忠不屑地一摆手,“自己做错了,还好意思怪别人,我看啊,得从严处理……”

“就是你小子了?”赵所长见状,大手一挥,“带下去仔细问一问,这些年他到底欺诈了多少顾客。”这就是权力的魅力所在,陈太忠甚至不需要跟此人叫真,摆出身份来自然有人收拾对方,甚至,在警丵察将人带走之后,赵二科所长还请示一下,“陈主任,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那是你们的事儿了,我就是反应一下情况”,陈主任笑着摇头,接着又补充一句,“总得让他以后都不敢随便宰客,这才算达到了效果。”

“得让他吃点苦头,被戳穿了还敢骂人”,赵所长笑一笑”才要走过来,不成想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来,嗯嗯两声之后”斩钉截铁地回答,“这个没商量”他宰客宰到省里领导头上了,被戳穿了不但骂人,还差点动手,我说你们运管组也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啪”地一声,他压了电话,才笑着坐过来坐下,“运管组的人求情……”合着这蒙岭的黑车,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跑的,多半还是要跟运管组的人打一打招呼,这县城的交通局没有客运办,运管组就兼了一些客运办的职能。

而且这黑车趴车,也多在长途井车站门口,刚才警丵察抓人,就是去长途站抓的,有人托了人来说情,说到这里,赵所长叹口气,“……长途汽车站,确实该整顿一下了。”

“没错,精神文明建设,一刻不能放松”,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门。响起,大家回头一看,赵所长和龚经理刷地就站了起来,腿上就跟安了弹簧一般,“梁书记!”陈太忠微微一愣,才缓缓地站起来,走了过去,面带微笑地伸出了手,“是美贵书记?”

“这就是太忠主任了吧?”梁美贵微笑着伸出双手,似乎没看到对方只伸出了一只手一般,“欢迎来蒙岭视察指导工作。

陈太忠见人家伸出了双手,自己也不好意思只伸一只手,说不得另一丵手也伸了出去,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赵所长情不自禁地瞥一眼龚经理:我丵操,这陈主任牛逼啊,梁书记是堂堂的县委书记、市委委员,正处级干部里顶天的人物,都主动伸两只手去握一只手。龚自鲜却是面带笑容,假装没发现他看自己,当然,他心里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就十一点了,你还住在县委宾馆”,梁书记笑容满面地发出了邀请,“去我那儿坐一坐吧?”陈太忠才略一沉吟,梁美贵似乎就想到了什么,他看一眼站在那里的赵二科”,“小赵”记得把处理结果汇报给县委办。”

“请书记放心”保证完成县委布置的任务”,赵所长双腿一闭,又抬手敬一个礼。“嗯……”陈太忠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发话,“我对王丵振华县长,发起了紧急约谈。”

“王县来……,…好像不在县里”,梁美贵笑着回答,心里却是一凉,这今年轻人下手,真的很快啊。

“他正在往回赶,大约十二点左右能到”,陈太忠沉声回答,“省文明办决意要中止某些不文明现象,这是没有商量的。”

“哦?”梁美贵微微一愣,接着笑着点头,“那是,不文明现象必须中人……,…去我那儿吧,等他回来了,大家一起坐一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