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1 -2472千头万绪待开张

官仙 2471 2472千头万绪待开张(求月票)

2471章千头万绪待开张(上)

对王振华这种试图刷新道德下限的干部,陈太忠真的是半点好感都没有,再多的借口,掩饰不了一个现实——蒙岭的困境是你的无能造成的,怎么能让道德下限来买单呢?

只是,出于全省布局的目的,他不适合去跟王县长叫真,而且这显然超出了文明办的职责范围,所以他无心纠缠此事,达到目的就走人了。

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他真的是身心都愉悦,“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儿,我当时就拍板了,他停工我走人。”

他这话说得轻巧,然而事实证明,涂阳市动王振华,还真是冲着他的面子去的,第二天晚些时候,就有消息传来,涂阳那边有风声放出,说查你王振华,就是因为省文明办陈主任不满意你们的工作态度——派个处长下来不行,还非得陈主任再来一趟?

“无稽之谈,”陈太忠接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跟许纯良谈论手机的问题,凤凰那边的生产线,在紧急安装调试中,但是许主任已经感到了压力——现在的国产手机,已经开始全面的价格跳水,他的压力真的很大。

陈主任现在人不在科委,但是关系还在那里,他对科委感情也深,而且这兄弟情深,他总是不能坐视,于是,他很随意地挂掉电话之后,就问一句,“那么,咱们该怎么办?”

“通过移动捆绑销售吧,”许纯良有气无力地回答,这件事情是他能力所不及的——别说他不行,整个许家都不行,信产部这一块儿,就不是许家的地盘,所以他只能指望陈太忠,“咱们是诺基亚模块,通讯效果上没有问题。”

“这个难度……有点大,”陈太忠也只能苦笑,“捆绑销售,那是半卖半送啊,差价是移动补给咱们,而且我最多也就能影响天南的移动。”

“那就……想一想打开海外的市场吧,”许纯良的心情,真的很沮丧,凤凰科委的设备还没调试完毕,可市场上的国产手机,已经在疯狂地掉价了。

对一个年轻气盛,准备大干一场的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遭遇到“出师未捷身先死”更令人郁闷的了,而他似乎……正在经历这个过程,“咱们可以低价取胜。”

“我从来不认为打价格战是有本事的表现,”陈某人听得翻一翻眼皮,他做事一向如此,卖东西的时候,他对价格战深恶痛绝,但是买东西的时候,他就要强调货比三家。

当然,这种情况只限于大宗交易,陈某人买蔬菜瓜果的时候,从来都是只选第一家,也不讲价钱……大事和小事,不能相提并论。

“你搞什么,总是搞得那么成功,而我想做点什么,却总是不顺,”许纯良叹口气,当然,这种话也就是两兄弟之间说一说,别人想拿来做文章,那是想都不用想的,“啧,章尧东这次,真的是出了一个馊点子。”

“那你跟他要补贴,要优惠啊,”陈太忠许久不听说“章尧东”三个字了,现在听起来,居然隐隐觉得有点遥远了,“拍脑门的时候,他不是挺痛快吗?”

“你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许纯良眉头皱一皱,“我找你是解决问题来了,不是听你发牢骚来了。”

“我这人就是这毛病,发了牢骚才能有点子,气儿不顺就不行,”陈太忠寸步不让,他心疼啊,凤凰科委的兴盛,可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现在花了多少了,三千万?”

许纯良伸出右手五指大张,做一个“五”的手势,咂一咂嘴巴,并不说话。

“……”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好半天才撇一撇嘴,“你这是……让助力车厂给手机生产线输血了?”

“现在还不到输血的时候,”许纯良挠一挠头,神色肃穆,“但是下一步一旦产品卖不动,想不输血都难了。”

“这对助力车厂不公平,我反对,”陈太忠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缓缓地摇一摇头,“一个兴盛的企业,不该为一个错误的决定买单……想当初,电机厂也为凤凰市创造了那么多的效益,濒临破产的时候没人管,你知道有多少人骂娘吗?”

“电机厂没得到银行贷款吗?市里的统筹安排不应该吗?有人管,它也未必能再起来,”许纯良才待继续说什么,想到装配车间现在的兴盛,一时间也没话了——说白了还是领导的能力问题,“输血不输血,咱们再说,好不好?”

“我想一想办法吧,总是要把这条生产线的钱赚回来,才能停工,”陈太忠摇一摇头,又叹口气,“你先抓质量吧,质量上不去,别的都白搭。”

这个消息,让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兴致不是很高,许纯良是守成的主儿,把一个好企业交给他,他绝对能打理得蒸蒸日上,是的,纯良搞个缝缝补补,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说起来锐意进取……唉,总是要差哥们儿一点吖。

不过,陈太忠对这个事实,也没有太多的不满,早在章尧东拍脑门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个可能,而且当时,他也支持了这个项目,世界上没有稳赚不赔的生意。

只要大家是在尽力做了,那就足够了,决策失误并不是一个人的责任,更别说现在还远远谈不上失误,无非是在大浪淘沙的过程中,凤凰科委的手机,要努力成为剩下的金,而不是被淘掉的沙子。

事实上,许纯良来找陈太忠,也不全是他自己的主意,他将车开出宣教部之后,摸出手机打个电话,“尧东书记,我去过文明办了,太忠现在特忙,我看他够呛顾得上科委。”

“哦,那再去移动这些地方跑一跑吧,强调一下自主的知识产权,”章尧东淡淡地吩咐一句,搁下电话之后,才长长地叹口气——当初,我怎么就追着马勉,把陈太忠送出去了呢?

有些人是双刃剑,用好了锐不可当,用不好会伤着自己,自打发现手机市场上硝烟弥漫,章书记就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做出了一个很愚蠢的决定。

陈太忠并不知道,章尧东对他的能力的评价,是相当高的——当然,或者还要加上运气。

章书记认为,如果是陈太忠在操持手机项目的话,现在凤凰的手机估计已经预定出去不少了,虽然现在手机生产线还没有调试完毕。

以往的例子,都在那儿摆着呢,无线紧急呼叫系统,那是临时打造一个铁皮盒子,就跑到天涯安装去了,“一卡通”卖出去的时候,程序刚刚调试完毕,助力车、焦炭、曲阳黄……这些东西,哪一样不是生产供不上订单?

没错,陈太忠搞的这些项目,从来都是供不应求,那些冷门产品也就算了,这焦炭在国内可遍地都是,人家不但卖得供不应求,而且卖得比别人还贵

所以章尧东坚信,陈太忠要是能将全部心思放在手机上,加上那家伙逆天的运气,凤凰的手机绝对能在短时间红遍全国。

偏偏是这么个人,我把他送出去了——意识到这个事实,章书记就觉得嘴里发苦,当然,他做事不喜欢后悔,陈太忠在凤凰也太能折腾了,不送出去不行。

但是一想到前景不明朗的手机市场,这个项目是自己拍板的,他就禁不住暗示一下许纯良:关于手机的前景,你可以跟小陈探讨一下嘛,他只是挂职去了,关系还在凤凰呢。

这家伙……凤凰科委,可是你的心头肉啊章尧东悻悻地叹口气,事实上,他也知道现在的省文明办风头渐起,而陈某人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唉,这么一个人才,你怎么就不知道低调一点呢?你若是能收敛三分嚣张,我怎么可能舍得放你离开?

当然,他并不知道,陈太忠现在也很无奈,年轻的副主任正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的主任,四目相对,谁也不肯说话。

“你看着我也没用,这话是老杜说的,”马勉沉默老半天之后,才冲着他无奈地一摊手,“副主任兼稽查办主任,可以考虑,但是挂职干部不合适。”

稽查办的设置,已经通过了程序审核,副处编制正处待遇,高于文明办其他普通处室,这跟纪检委的组成有点类似,高于同级机关小半格,省委组织部、宣教部都找得到副厅的副部长,省纪检委可是找不到副厅的副书记——一水儿的正厅。

潘剑屏就是主张陈太忠兼职稽查办的,但是决定权不在他手里,甚至蒋世方这编委会主席也不行,党委掌控宏观,杜毅要叫真,谁也拦不住。

而且,杜书记的说法,也有几分道理,挂职干部本身,关系就不在挂职单位,还要兼职抢别人的位子,那成什么了?

若是要搞个实实在在的民主投票的话,相信赞同杜书记想法的,会占据压倒性的多数。

2472章千头万绪待开张(下)

“人选呢?”陈太忠这话,问得有点冒昧了,但是以现在他跟马勉的关系,倒也不算突兀,“我希望来个不怕事的。”

“正职是谁,这是部长考虑的,他有分寸,”马勉确实不介意陈太忠这么问,“副职的话,组织部和纪检委都要派驻一个,剩下两个,咱文明办自己推荐。”

这就是一正四副的结构,当然,见识过一正八副的主儿,不会太惊讶这结构,但是凭良心说,若不是组织部和纪检委要派人过来,那一开始的班子,一正三副也就够了。

这班子的来源,真的有点乱,不过新生事物总是如此,要在不断的试探中前行,反正省文明办本来就是接受宣教部和省委的双重领导的,而且,有了组织部和纪检委的保驾护航,稽查办可以走得更远,这是好事,也证明大家都很用心。

我觉得他们这是解决编制问题来了,陈太忠心里很不厚道地嘀咕一句,反正,该争的他是要争的,“主任,我想分管这个稽查办。”

“兼任不行,分管总是没问题,”马勉听得就笑,他这人性子偏于软弱,但正是由于他的性格,才能更好地使用陈太忠,章尧东跟陈太忠搞不到一起,那是因为他太强势了,而陈太忠绝对是那种领导充分放权,才能用得更好的主儿。

这是第二起了,陈某人从马主任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心情越发地不痛快了,一天遭遇两起不太顺的消息,让他的心情不是那么太好。

紧接着,就是第三个不是很顺的消息,走回办公室之后,他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太忠,你们搞的那个文明县区,和稽查办的资料,伊妹儿给我一份。”

“你不自己过来取经吗?”陈太忠听说碧空注意到了这里,于是笑着反问,“要是省文明工作领导小组的过来,那我就更有面子了。”

碧空的省文明工作领导小组,是分管意识形态的省委副书记孟杰任组长的,成员就是文化厅、广电口、出版口什么的一二把手,也有省委文明办却是以政府部门为主,论级别的话,高出天南文明办整整两个级别。

“这个怕是有点……够呛,得过一段时间,”那帕里苦笑一声,他沉吟一下,方始吞吞吐吐地解释,“老板愿意支持你,但是现在……有点山头的问题需要解决。”

“哦,明白了,”陈太忠听得就笑,心里却是有点隐隐的无奈,“呵呵,老板们总是身不由己的,这个我能理解。”

“扯淡吧,咱们这种小人物,才更是身不由己,”那帕里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我说,知道我的邮箱吧?”

“给我短信过来,稽查办的先给你吧,”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不管怎么说,蒙老板还是关注我这边的,“下周二召开精神文明建设县区评选动员大会,等会议完了之后,我打包给你好了。”

才搁了电话,郭建阳推门走了进来,“老板,省委门口,张二妞的爱人举个‘为民做主’的锦旗过来了,您看……您要不要出去一下?”

“搞什么嘛,”陈太忠听得颇有点挠头,搁在他在横山区的时候,巴不得天天有人在门口送锦旗呢,但是现在,他是在省委啊,这么搞就太扎眼了,“你让华主任……算了,我自己去找华安吧……”

郭建阳去找华安,真有点不拿主任当干部的意思,不过华主任现在也习惯一些了,不要紧的事儿,陈主任就通过小郭来传达。

但是今天这事儿,还真是挺要紧的,想一想就知道,在省委门口举个锦旗,能吸引多少眼球,关键是,警卫还不能把人放进来。

陈太忠紧赶紧地走到办公室,还好,华安正刚刚坐下,端起茶杯要喝茶,陈主任一招手,“来,老华,帮个忙。”

“我这忙得连水都顾不上喝,”华主任苦笑一声站起来,“领导有什么指示?”

“快走快走,”陈主任上前拉住他就往外走,“大门口有人给我送锦旗呢,你赶紧帮着收了,安慰他几句,就说是咱们应该做的啥的。”

“原来是这事儿啊,”华安一听,倒是不着急了,端起茶杯来喝两口,“没事儿,送锦旗的我见得多了,不要紧……代表公家还是个人?”

“个人,”陈太忠见这厮老神在在的样子,就猜到自己又外行了,于是也不急了,“在省委门口搞这个,不是有搞个人崇拜的嫌疑吗?”

“没事儿,送锦旗的真的多了,”华安放下茶杯,跟着往外走,嘴里还解释两句。

敢情,天南省委门口送锦旗的人,还真的不少——省委的人不比普通老百姓,他们具备做好事的能力。

蒙艺刚来的时候,管过一段时间,但是有一次,警卫正好言相送拿锦旗的那位,被中央下来散心的一个老首长撞见。

老首长把人叫过来问了两句,知道确实是有人办好事了,就说小蒙你的人确实不错啊,不过……人家表示感谢,你撵人也不好,你这才是个省委嘛,又不是中央。

于是后来,蒙艺也就不怎么管了,大家就知道,送锦旗的人在门口逗留个把小时,是没问题的,只要被感谢的人所在的部门尽快把人打发走了就行,当然,按惯例,被感谢的那位你最好不要出来,除非你是省委书记,否则还是有个人崇拜的嫌疑。

其实说实话,被感谢的人未必就愿意出来,有的人感谢,是因为确实感激对方,有的人却是还抱着别的目的,华安淡淡地点一下,“……这不是咱们有意要脱离群众,关键是,有些人听说帮忙的人是省委的领导,动机就不单纯了。”

陈太忠听他这么说,二话不说转头就回去了,反正他也没打算见张二妞的爱人,不过他倒是还算关心那边事态的发展。

半个小时之后,郭建阳将最新情况汇报了回来,陈太忠走后,王兴华还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他说我儿子打人了,我赔钱嘛,但是这狗是无辜的,你们也得赔偿不是?

这也是他看张二妞的伤势不重,才敢这么说,尤其是他知道动手的人是省文明办的一个主任科员——省里来的人是大,但是他们不是走了吗?而且……不过是个主任科员。

警方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告诉他,秦连成市长指示了,性质非常严重,影响非常恶劣,赔狗你是不用想了,连你儿子一时半会儿都不用想出去了。

一听说关注此事的,除了杜和平,还有秦连成,王兴华的头登时就大了,最后还是通过正林宾馆的老刘,赔给张二妞五千块营养费,又交了两万的保证金,才把孩子领出去——加上这人情费,加上那条狗,王健闹市纵狗,付出了四万多的代价。

“切,给脸不要,”陈太忠一听,没觉得王健可怜,反倒是有点生气,这父子俩没意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嘛,“建阳,回头你了解一下,这王兴华在素波,做的是什么买卖”

第二天上午,刘爱兰、陈太忠等文明办领导,跟着陈洁一行人,慰问了部分学校的领导,教师节在周日,所以这个活动就提前了。

下午的时候,陈太忠正在准备回凤凰的事宜,李云彤悄悄推门进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话你就说嘛,”陈主任奇怪地看她一眼,“这是什么样子嘛。”

“我……想晚上请你吃饭,”李云彤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不知道领导你……有没有时间?”

“咦?”陈太忠听得更奇怪了,说不得盯着她发呆,他可是很少见她脸红的样子,心里就有点纳闷,没错,你这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但是哥们儿……真的不吃窝边草的吖~

“有什么事儿,你现在说吧,”他终于横下心来,“晚上我要回凤凰呢。”

“我是……我是听说……听说,”李云彤“听说”了半天,才一横心,“听说稽查办的副主任,咱们文明办可以推荐两个人?”

“咦?”陈太忠听懂了,可是他更纳闷了,“我印象里你挺淡泊的嘛,也想起来争这个了??稽查办可是带执行职能的,你方便经常下去吗?”

“我淡泊是淡泊,可是……这不是跟你关系好吗?”李云彤的脸又是一红,“有升副处的机会,我当然还是要争取的。”

“是副处待遇,”陈太忠纠正一下她的说法,顺便又加重语气问一句,“那么,你家孩子怎么办?”

“他都初中了,又是住校,没事,”李云彤摇一摇头。

“那行,我支持你,”陈太忠点点头,不过,想一想自己已经够能折腾了,这人事上的事情,他觉得不宜自己张嘴,“嗯,你不是跟刘爱兰关系好吗?让她提你的名,我附议就行了。”

“我跟爱兰说了,她让我找你啊,”李云彤很单纯地表示不解,“你说话比她说话管用。”

“亏你也在省委呆了这么久,”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马主任的权威,我是必须尊重的,正因为我说话管用,才不能在人事权上发言……你就跟刘主任这么说,她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