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3 -2474马勉的无奈

章节目录 2473-2474马勉的无奈(求月票)

由于李云彤的贸然登门,陈太忠猛地发现,由于这个稽查办的出现,自己怕是得到什么地方躲两天了,这又是新一拨的调整**啊?

从表面上看,大主任由潘部长钦定,组织部和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副主任可以不考虑,剩下两个文明办的指标,兴不起多大的风浪。?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干部一旦调整,就存在个流转问题,比如说吧,如果李云彤就任稽查办副主任,那么,她空出来的办公室副主任,那也是位子啊。?

按说,跑官的话,只能往老大那里跑,马勉还是潘部长的人,在文明办说一不二,找陈太忠实在没什么意思。?

然而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只要能找上陈主任门的,绝对都是跟陈太忠关系好的,而且,他们所谋的,也许只是一个正科或者副科的位子,要知道,文明办的主任科员和副主任科员都很多呢有个领导岗位,哪怕是带括号的那种高配,总比没有强吧??

所以,陈太忠觉得,自己该回避一下了,老马很信任自己,他不能让老马为难,犹豫一下之后,他去办公室找马主任。?

马主任正在笑眯眯地接电话,见他进来之后,一指沙发,然后说了两句挂了电话,接着上下打量一眼自己的爱将,“又有什么新建议了?”?

“没建议”,陈太忠果断地摇摇头,“我是想请个假,去一趟北京,活动一下,看看咱们送的万人长跑的带子,上专题的时候,能不能把时间上得长一点。”?

“哦”那你给我打个电话不就完了?”马勉很随意地摆一下手,这个事情可大可小,他漫不经心地发问,“好了”我知道了,去几天?”?

“那边工作,不是很好做”,陈太忠也不知道这波行情能延续多久,却还没办法发问,“五天到……半个月吧。”?

“嗯……嗯?怎么要那么长时间?”马勉的头点到一半,就愣住了,这个万人长跑在中视的专题里,时间自然是越长越好,但是这玩意儿……,…你说重要,它就重要,说不重要也就很扯淡了。?

尤其是,大家现在也都看出来了,杜毅对文明办的一系列活动,是持“不反对不鼓励”的态度,而各省上送节目到中视,还不就是想博个领导重视??

杜书*记都没什么兴趣了,那这个节目长点短点,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除非能掐去其他省的,只报天南的…不过,这现实吗??

而且,马主任还知道,小陈在中视的关系挺扎实,能随便指派得动《热点访谈》呢,所以就愣住了,不过他略一沉吟,就继续发话。?

“这么说,下周二的文明县区动员会,你是参加不成了?”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年轻的副主任,紧接着”嘴角就泛起一丝微笑,“好像……刚才李云彤去你那儿了?”?

“嘿,主任您真是火眼金睛”,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要不说这官场就没个笨人呢?不过更让他讶异的是,这省委里,真的就没有秘密可言啊,李云彤去我办公室,也不过是十来分钟之前的事儿,结果就传到马主任耳朵里了。?

若不是这个敏感时刻,他相信别人不会这么无聊,而老马能接收这样的信息并且记在心里,证明主任多少还是有点……嗯,有点怀疑哥们儿的觉悟。?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他有意做出某些误导,就不肯再说了,只是笑一笑就作罢领导您知道我的苦衷就行了?

“那我要是不准假,告诉你周二不能缺席呢?”马勉见他这副模样,反倒是来了兴趣,他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笑眯眯地发问,“我一直很支持你的工作,你支持一下马主任的工作……就很难吗9”?

这就是一语双关了,乍一听”好像是马主任觉得陈某人你不参加大会,是对我马某人工作的不支持,事实上,他是在问,我本来就是文明办的一把手,小陈你有义务向求你的人指出这一点找你没用,找我才管用,人事权在我手上!?

在马勉的心中”合格的下属,就应该是这么做事,但是他对陈太忠没这么高的奢望,所以就挤兑对方一下:你不能给大家做个示范吗??

“正是因为要支持您的工作,我才去北京的嘛”,练太忠笑着回答,却是不肯再说了。?

这话听起来,他还是要跑万人长跑的公关工作,实则不然,他隐隐指出一番别的意思来:我要在这儿呆着,文明办里这波调整,虽然参与不上重点,难免要有点小小的建议,那时候马主任你也为难不是?索性躲开算了,这要不算尊重,什么才算尊重??

“……”马勉盯着他看了半天,才哼一声,“嗯,你跟李云彤,关系不是不错吗?”?

马主任也在犹豫,该不该放这家伙去北京,一天两天的寄然没问题,但是错过周二的动员大会,那就真的有点遗憾了。?

不过,换个思路来考虑,这家伙不参加会议也不错,这次是潘部长坐镇的大会,一个小小的正处,主*席台都上不了,可偏偏是个耀眼人物,容易分散小干部们对领导们的关注。?

而且,杜毅很不待见陈太忠,否则也不会闲的无聊去干涉一个副处级单位的领导人选,马勉猛地发现,自己一旦顺着这个思路去想,还真能找到不少小陈不参加这个大会的好处。?

小陈不参加这个大会,杜老板对这个动员会的抵触情绪,就应该少一分,马主任不确定杜书*记为什么对文明办是这么个古怪态度,但是他能确定,杜书*记绝对不愿意见到某人太出风头。?

所以”马勉从内心深处,已经准了陈太忠的假,更何况这家伙去北京,其实是不想涉足文明办新一轮的干部调整,这是对他这个大主任的尊重。?

上次你尊重我”我就把那个小郭放进来了,这次嘛……,…算了,考虑到这个大会你参加不成,给你点补偿也不是不行一一只要是真心尊重我这个主任,我还能亏了你不成??

于是,他就这么问了。?

“那是个傻大……”陈太忠忠听得就笑,“不讨她的脾气与不错,人也热心,我用得挺顺手。?

两人都没说李云彤找陈太忠做什么……有些东西实在没必要说清楚,说清楚反倒是显得人层次不够,不过马勉问的是,你走了不是对不起小李的托付吗?陈太忠的回答则是——…你看,我本来不想提她,可领导您都问了,那我就推荐一下吧。?

啧这个副主任还真得考虑一下李云彤了!马勉心里很清楚,小陈说的什么“傻大姐”之类的话,都是浮云,“用着顺手”四个字,那意思就一览无遗了,毕竟他是答应了要小陈分管稽查办的那么,下面还不得有个把顺手的人使唤??

早知道不问这家伙了,我这纯粹是自找的!想到一个副主任的位置,差不多就飞了,马主任心里多少是有点懊恼。不过他对李云彤也是比较了解的知道这女人不太有心计也本分,做事还算利索,而且跟刘爱兰交好他对她了解得这么清楚并不代表他有任何非分之想,其实文明办总共可不就这么几个人??

我若是安排了此人,算是同时给了小刘和小陈的面子,还是划得来的,马勉如此判断若是李云彤不堪使用,大不了等小陈的挂职期结束,我再换人嘛。?

说句良心话,作为文明办的一把手,马主任最不想看到的是那几个副再冲自己推荐人,他也才是个副厅,多是靠着潘老板的威力镇着这一帮人,而文明办又是清闲地方,所以没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儿。?

而文明办眼下就要红火了,稽查办将来绝对会成为文明办的要害处室,与其等着那几个副厅推荐人,还不如答应这个跟俩正处交好的女人。?

“嗯”你用着顺手……我会想办法给你创造条件的”,马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却也没说死——大能无处不在,没到任命公布的时候,谁敢说死这些话?“对了,去北京之后,方便的时候,转达一下我对黄老的敬仰和问候。”?

这就是漫天要价和就地还钱了,你能跟我推荐人,我积极考虑,不过我连着照顾你两次了,你小子多少意思一下吧??

潘剑屏没多长时间了,马主任也要考虑自己的发展方向了,靠向黄家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一…就算黄老挂了,还有黄系人马在,还有黄和样这个不到五十岁的省委书*记,有这些支持,他有生之年就算踏不上副省的坎儿,正厅却是绰绰有余的。?

关键是背靠黄家这棵大树,只要树不倒,他行事不要太过,么,一般人就不会怎么刁难他,不会太受气,现成的例子摆着呢陈太忠呲牙咧嘴上蹿下跳,杜毅都只能干瞪眼。?

“您要能现在拍板,我立马给周秘书打电话……看看咱们能不能一起去北京”,陈太忠见马主任开出了条件,那他就更不怕了,而且他是个想说就做的性子,“成不成?”2474马勉的无奈(下)?

“哎呀,这个嘛”,马勉只是一说,是吹风的意思,小陈你欠着我的人情呢,他也没想着,自己能这么轻松地靠上黄老,不成想,这小子马上就要敲定,所以他有短暂的犹豫,“这个……这个周秘书是谁?”?

“黄老的贴身秘书……这个,您知道就行了”,陈太忠知道,他说的这些是普通干部接触不到的信息,所以没怎么小看老马。?

“嗯……”马勉又沉吟一下——对厅级以上的干部而言,沉吟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他要考虑一下利害得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

最近马主任的办公室房门经常被人随便推开,他也习惯了,不过这次他就有点恼怒了,于是他很不满地看去却愕然地发现,推开房门的是——商翠兰!?

这个女人,马勉是相当头疼的他就算再不满,可伍海滨的面子,他必须得顾忌一二,所以他就换了一种讶异的目光。?

商翠兰一堆开门,就发现陈太忠坐在里面,一时间她也有一刻极其短暂的犹豫。不过她虽然是非领导岗位的,但怎么也是个副厅,更别说她老公又是省委常委了,而陈太忠再红火,再是领导岗位,也不过是个正处,是的,以她的身份,不可能再退出去。?

“陈主任也在啊?”商翠兰看到马勉眼中一掠而过的恼怒了,但是她不会在意她只是淡淡地点点头,走到沙发边坐下,“你们先说。”?

大姐,你坐在这儿,我们怎么说啊?马勉心里这个懊恼,就别提了可他偏偏还不能说什么,只得微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嗯,我考虑一下,你早去早回——别放了羊。”?

见他离开马主任才转头看一眼商翠兰,心里这个火气,真是没办法说了他早有通过陈太忠结识黄家之意,不过怎么说呢?他大小也是小陈的直接领导这嘴巴还不是很好张得开。?

我没求小陈引见黄家的时候,这小子已经折腾得不亦乐乎了,我这嘴巴一张,接下来就说不清是谁领导谁了——毗最起码那家伙行事会更放肆的?

所以,今天好不容易他能卖点人情给小陈,顺便提一下引见黄家做交换,不成想被人活生生地打断,就像小便到一半,被人硬生生地攥住了家伙一样,酣畅感在瞬间就变得郁闷难耐,给谁谁不难受??

然而,事情发生在自己的文明办,他还是一把手,居然不能发火,这才华…?

“这都周末了啊”,商翠兰信口问一句,“小陈这居然是又要出去?”?

“嗯,他去北京活动一下媒体”,马勉笑一笑,“这次他走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我叮嘱他一下,商大姐找我,有事?”?

“稽查办马上要成立了,副主任的人选,主任你考虑过了吗?”得,商翠兰一张嘴,可也是这个话题。?

气……马勉呆呆地看她好一阵,才苦笑一声,“唉,刚答应了小陈,要把李云彤调过去他分管稽查办不是?你要早跟我说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马主任心里还真有一点庆幸,说实话,他不愿意得罪商?兰,但是更不愿集让她在人事上插手,心说还好还好,我刚刚弄了一个挡箭牌。?

“哦?”商翠兰听得就是一愣,她可没想到,陈太忠在马勉跟前,连人事上都敢建言这小子就不怕马勉生气吗??

按说,两个副主任的位子,陈太忠推荐了一个,还剩下一个,但是就连她这不怎么管事的人也知道,这个位子她是不用想了。?

这个位子,绝对是马勉的钦点一一开什么玩笑,文明办新成立一个部门,一正四副五个领导,马主任作为一把手,要是连仅剩的一个副职都做不了主,这个鸟主任还有什么当头??

商翠兰也知道,李云彤跟刘爱兰关系好,最近又跟陈太忠走得近,马主任这话应当属实一一小马跟小李的关系,一直就是那么回事,马勉的爱人张磷盯得很紧的。?

但是她既然很罕见地争取一个位子,那就不能白来,要不然她的面子是小,她老公的面子可不能丢,于是她淡淡地点点头,“是小李啊,那她一走,办公室就少人了。”?

“那是,我也正琢磨这个人选呢,商大姐心里有什么合适的吗?”马勉一听商翠兰退而求其次,他就不介意了,办公室的副主任,总是不如稽查办的副主任,一个是正科,一个是副处待遇,而且办公室有华安在,谁还能翻了天不成??

陈太忠从马勉办公室出来之后,给郭建阳打个电话,要他帮自己订一张去北京的机票,然后又给李云彤打电话,“嗯,我跟马主任说了,你让刘主任通过正常渠道再推荐一下,可能性很人……,…别跟别人说啊。”?

“那我现在就去找她”李云彤的声音很小,但是听得出,她的情绪顿时高涨了起来。?

“你省省吧”,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建议“大姐,你来我这办公室转一圈,不到十分钟马主任就知道了……下班下班之后,你俩想怎么说怎么说。”?

挂了电话之后,他悻悻地想,哥们儿这妇女之友的名头,看来……越来越扎实了啊……,…?

当天晚上,陈太忠回到了凤凰算起来他是有一个多月没回来了,先去父母家吃顿饭,给家里留下点好烟好酒,又给老妈一块手表。?

陈家现在已经不差这点钱了,但这是儿子的孝心,是两回事,不过令做儿子郁闷的是,老爸居然说起了科委的手机一——老陈也有点头疼这个手机生产线的前途,他现在跟科委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当然就要关心这事儿了。?

闹心之下陈太忠也顾不得许多,呆到八点半,眼见屋里又有人来,站起身就走了,“我得回宿舍去,再不回去那里都该长草了。”?

见到黑色的素波牌照的奥迪,门房秦大爷将人和车放进去之后,拎起办公室的电话,就开始拨号,连拨好几个号说的都是一句话,“陈主任回来了!”?

陈太忠的行情,在横山区干部的眼中已经不是秘密了,在热点访谈追着薛时风采访后不久张汇病休——…这是扳倒了杜毅的红人,正厅的省委副秘书长啊!?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陈主任去文明办挂职,就算不是被边缘化,也是要低调地熬一会儿资历,所以有人不太看好,但是现在,各大报纸上连篇累犊地宣传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陈主任的大名屡屡被提及,大家就知道,人家在省里也打开局面了。?

这种潜力股,目前在横山区还有宿舍,所以,不止一个人跟门房打了招呼,见到陈太忠回来,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至于吴市长曾经的警告,大家都不怎么顾得上了,陈主任一个多月没回来,我们看一看,您也不能说我们什么不是??

所以,陈太忠前脚进门,后脚就有人跟进来,来的不是别人,是前清渠乡乡长,现区武装部部长姜世杰,他笑嘻嘻地发问了,“太忠你这是……终于舍得回来一趟了?”?

“老姜,你这怎么跟领导说话呢?”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这不是陈某人摆架子,他前两次回来的时候,姜世杰没上门谁来过,陈某人忘了,但是谁没来,他记得很清楚。?

你不来我家看我也就罢了,连个电话也没有,也不知道去素波看我一趟,这摆明是看我失势了嘛…这可能是误解,但是你自己做得不好,不能怪我误解。?

“前一阵,忙着跟军分区搞联谊呢”,姜世杰见这家伙有翻脸的架势,说不得赶紧笑着解释,他很清楚对方不满意自己什么,“陈主任,陈领来……,…你消一消气儿好不好?”?

“我有什么气可生的?”陈太忠微微一笑,弯腰去换拖鞋,“时间不早了,赶了一天路,我要休息了,老姜你早点回去吧,有事儿明天再说……,…关门快一点,别把蚊子放进来。”?

姜世杰愣在那里,足足停了十秒钟,才叹口气,黯然离开,不过,他还是没机会关门快一点,因为陈太忠对面的于主任家门开了,于主任穿着背心大裤衩走了出来,“咦,小姜你这如…要走?”?

“于主任啊,进来吧”,陈太忠的声音在门内响起,而且声音还很大,因为他要将部分声肯定向,传到隔壁的吴言耳朵里”“你那儿有灭害灵没有……算了,小张给我买了”我看见了。”?

“没灭害灵就不能去你那儿坐一坐了?”于主任听得就笑,同样的副处,同样半开玩笑的语气,陈主任却是不在意,“呵呵,哪儿啊,老三怎么样,在下面还习惯吗?”?

姜世杰悄悄地离开,下楼时又撞到了前来的杨新刚夫妇,真是恨不得掩面而走其实,他不来看陈太忠,也有他的理由,他现在跟上吴言了,吴市长是章书*记的人,章书*记跟你陈太忠不是一路啊。?

这么想着,他就快步走回家,回家之后,某个时刻不经意地向窗外看一眼,却愕然发现,吴言正在按那个单元的对讲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