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9 -2480如何曝光

2479 2480如何曝光

2479章如何曝光

“小雅,你冷静,你姐姐没事”,阴京华见马小雅披头散状若疯狂,赶紧上前拦住她,“你阴大哥在,总要帮你把这口气出了。”

“小雅”,马小凤见状,丢了行李走上前,姐妹俩紧紧地抱在一起,做姐姐的泪流满面,“今天多亏了小陈,要是你去接我,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几位,几位,稍微等一等哈”,郑队长见那几位已经扛开拍了,忙不迭走上前,他干警务督察的,查的就是警风警纪,但是他查可以,媒体曝光那可不行!

不过,他也不敢硬来,阴京华是什么人,他很清楚,那可是黄老都认识的主儿,而且黄汉样这家伙,也是特别能折腾,更别说那个特别能打,还受到又办关注的陈太忠了。

一就是丑女人的妹妹,眨眼之间能叫来这么多的媒体,那也含糊不了!

所以他说得很客气,一边说,还一边扭头看阴京华,“阴总,跟你朋友说一说,这马上就国庆了,搞这么一出出来“……,对维护稳定不利,给领导们添堵呢。”

不愧是干警丵察的,着眼点都是在维护稳定之类的上面,阴京华一听也迟疑了,他看一看那帮记,现不少熟面孔那都是于总和苏总的关系,马小雅叫得动,也不足为奇。

他只是知道这些人面熟,可这些人却都知道阴总是干什么的,于是就纷纷地望向他。

“小雅”媒体的朋友”先等一等,行吗?”他问马小雅一声,其实”马小雅能来,还是他通知的,马小凤没命地给妹妹打电话,可是马主播酣战了一夜,睡得极沉,根本听不到电话。

阴京华接到电话后,也给马小雅打电话”现她不接,直接就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别墅的座机上一小陈喜欢多人齐飞,在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伊丽莎白觉轻,就被惊醒了,而且她也清楚,知道这个电话的,绝对都不是外人”接起来一听之后,她活生生地将马小雅从沉睡中推醒。

马小雅睡觉的功夫很高,以前有点轻微的神经衰弱,但是跟陈太忠好上之后,这点小毛病也不治而愈”不过,她听说自己的姐姐受了欺负,登时就赤着身子蹦了起来……

有这份关系,阴京华相信,自己这么开口,小马会丰虑一下的。

“不行!”不成想”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一个是马小雅,一个却是陈太忠”两人对视一眼,陈某人冲马小雅摆一下手”意思是你不要说话,看我的。

“老阴,我一向挺尊重你的,今天也是你来给我解围了”,他一边说,一边看一眼旁边的孙姐,那意思很明白~你不来还有她呢。

“但是呢,就是小雅刚才那句话”,陈太忠一指马小雅姐妹,“如果今天接马小凤的不是我,而是小雅,那么,请你告诉我,会生些什么!”

这还用问吗?阴京华苦笑一声,可能小雅机智地拿出两人的身丵份证,大家解除误会,然而更可能的是,作为比姐姐漂亮许多的妹妹,会遭遇池鱼之灾,被很多的人“开了小缝”~这些人根本就没打算跟人讲理啊。

“那这样,你等我先跟二叔打个电话,行不?”阴总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私底下,咱想咋搞咋搞,但是上媒体唉,等我一下行不?”

陈太忠点点头,这个面子他还是要卖的,不给老阴面子,冲着那俩字,他也得迟疑一下,于是他看一眼马小雅,“小雅,给二伯个面子?”

“……”,马主播沉默片刻,终于是默默地点点头,她可以尝试着顶一下阴京华,但是黄汉祥却不是她能忽视的~这也就走到了现在,她基本上算是离开于总单飞了,搁在以前,她一个拎包的,阴总的话她都不敢不听。

反正,她的姐姐就是太忠出手搭救的,太忠出声,她也只有点头的份儿。

“嘿,这是你的妞儿吗?”一个豪迈的声音,在陈太忠耳边低声地响起,却是一直冷眼旁观的孙姐话了,“比赵朴初的孙女儿差多了。”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哆嗦,他愕然地扭头,却现那张血盆大口就在自己面前四十厘米处,不过这时候,他可没觉得她有多难看,人家一大早能带着人来帮忙,这起码是心灵美要不说,这相貌美丑,带有相当程度的主观性呢?

然而,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她的栽赃,“你谁的孙女儿?”

“赵,哦,错了,是荆以远”,孙姐说话,划日当直率的,“我把他俩搞混了,嗯,你有了荆以远的孙女,为什么还要勾搭这个女人?”

“啧,这个问题,唉,有点不便回答”,陈太忠笑着一摊手,“从生理构造上讲,男人就是掠夺性的动地还是说点别的吧,喜欢那条钻石项链吗?”

“去年的事儿了吧,你还记在心上?”孙姐奇怪地看他一眼,这不是收了礼物不认账,而是有意挤兑他,“以前没觉得你这么小气嘛。”

“我是说,喜欢的话再给你弄两条”,陈太忠撇一撇嘴,“我当然不会那么小气啦。”

“逗你玩呢”,孙姐笑一笑,那笑容看在别人眼里,或很难看,但是陈某人却觉得挺亲切,然而,下一刻她就提出一个尴尬的问题,“男人的生理构造,怎么就是掠夺性的?”

陈太忠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是见她一脸的认真,于是犹豫一下问,“看过《动物世界》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

“那你就该知道,食草动物就是被借食的,眼睛都长在比较靠两侧,或靠近头顶的位置,这样视野开阔,能比较早地现可能的捕杀。”

“而肉食动物,尤其是那种擅长捕食的,眼睛都长得相当靠前,视野虽然不够开阔,却是方便锁定目标,以便做出攻击和追击。”

“这个没错”,孙姐沉吟一下,点点头,“老虎的脸”正面就比马脸宽,但男人的结构,那又是怎么回事?”

“男人长着一根矛,走进攻啊,女人“……,只能被动地承受了”,陈太忠双手一摊,“当然”女人的包容性,就比男人强多了。”

“你这家伙”,孙姐被他说得两颊飞红,情不自禁地抬手给他一拳,啼笑皆非地话了”“你们男人,怎么都是满脑袋的垃圾玩意儿?”

我再垃圾,也伤不到大姐你啊,您明明“……,长得很安全的!陈太忠一时就觉得有点委屈了,他才要跟她拌一拌嘴,却猛地觉得什么地方传来了杀气,抬头一看,那两辆商务车,已经被拉开了一个小缝儿一杀气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孙姐的反应也很快”见他讶异地看向那里,就傲然地笑一笑,“没事,他们就是戒备一下,除非我授意,或我遇到危险“…”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而马小雅在安慰自己的姐姐,警丵察们在跟护邦公司的人了解情况,记们在一边站着等消息,现场的人虽然多,却是各忙各的,也没了刚才的慌乱。

阴京华终于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太忠,二叔跟你有话说,来,接一下川“这个事情,不要上媒体”,黄汉祥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我保证能上了内参,但是不能上媒体,至于那些人随便你搞。”

这种事情,普通媒体报道出来,就无法控制了,不过黄总说得没错,上内参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内参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帮助广大基层干部了解现在社会中存在的种种矛盾,具有相当强的现实指导意义。

当然,不能说具有典型代表性的事丵件,就一定能上了内参,这跟往报社投稿的性质差不多,上面有人的话,稿件能第一时间表,要是没人一那就等着通过程序甄选吧。

陈太忠叹口气,悻悻地压了电话,其实,当他听到那个郑支队长说“国庆前夕”四个字儿的时候,就知道事情必然会这样展了一他在官场里打滚也有时间了,不但帮着干过维稳,现在更是在宣教口上挂职。

“……”,他无声地冲马小雅摇一摇头,看到她失望的表情,他又侧头看一眼阴京华,“我不把这帮孙子整出尿来,我决不罢休……”,这么大两栋楼呢,谁来接手?”

“你别问了,马上就来了”,阴京华阴沉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又走向马小雅,轻拍她的肩头,“小雅,不就是想出口气吗?容易!”

2480如何曝光(下)

这时候,又是一辆警车赶到,却是分局技术处来人了,忙着现场拍照取证,到最后,马小凤不得不找个房间,在女警丵察的指导下,将身上的衣物全部换掉,不过,来的警丵察还是有点不明就里,现那个黑大汉双腿骨折之后,谨慎地向郑支队请示,“郑队,这人得先往医院送吧?”

“保护好现场很重要”,郑支队眉头一皱,那意思就很明白了,人和物你都不要随便移动。

紧接着,接手的人就出现了,一辆盖着蓬布的军用卡车打头,后面是两辆军绿色大轿子车,里面一水儿的短寸头迷彩服。

卡车上跳下来的,就更吓人了,居然是将枪实弹,头戴钢盔的全副武装的士兵,陈太忠看得有点皱眉头,“北京城里搞这个,这得经过什么部门批准啊?”

“正常,你不见只有一车带枪的?”孙姐在旁边接话了,她家就是部队上的,自然知道这些,“这些兵是堵外媒的,不带枪没有威慑力带枪就意味着临时军事管制。”

“外媒啊”,陈太忠点点头,这个可能他还真没想到,不过想一想也正常了,这是一国的都,跟天南那小地方没法比”而且今天这事儿,被外媒抓住的话,又能大做文章了。

他还想再问一下”这算哪一部分的,孙姐却是迈腿走开了,“不行,得跟他们打个招呼去,别把我的两车人算进去。”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那些持枪的士兵对外不对内,眨眼之间就控制了院门,而大骄子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开外的军人,走到一群警丵察面前,“谁是负责的?”

众警丵察齐齐将头扭向了郑支队,现场就属他级别高了,他走上前,“我是警务督察支队副支队长。”

“这个案子,我们接管了”,牟人掏出一个证件,递给他,“安排你的人做好配合,做好保密工作。”

“这是什么部门的?”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拽住阴京华悄声问”“我瞅着不像是武丵警。”

“这就是有关部门嘛”,阴京华阴沉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也是武丵警,内卫部队嘛,反正到了地方”随便你折腾。”

这次事丵件,还真的不小,两栋楼内,一共解救出一百二十多个被非法羁押的外地人,其中居然有三个人是被误抓的”前后抓获的护邦公司保安,也有五十多人。

其中还有不少人见势不妙,想要偷偷溜走,都被堵了正着,经调查,这些都是下面省市或县级单位派驻到北京的“相关工作人员”。

遗憾的是,护邦的老总和法人代表逃了,他们不在这里住,侥幸躲过了一劫,不过被抓获也是早晚的事情,与此同时,对京城警丵察局的某些干部的调查,也展开了。

护邦公司的盈利方式,至此也就浮现出水面,他们拦截指定的上丵访人员,然后就关押起来,等相关地方的人达到一定的数量之后,通知对方来领人,同时按人头和天数,收取行动费、住宿费和伙食费。

有些小地方,一时半会儿凑不齐一车人,那就先在这里关着,而相关的工作人员也不在乎那点住宿费和伙食费~多关你们两天,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往北京跑?

羁押时间最长的,已经超过三个月了,相关的工作人员都不见了,不过护邦公司不怕对方不认账,他们连催都不带催的你们要是真敢不认账,我们就敢把人送到他想去的地方,我们损失得起这点伙食费,但你们损失得起吗?

行动费,护邦就能嫌一笔,伙食费和住宿费又是细水长流,但是他们在京城池面儿熟,人头越,又有关押人的场地,很多地方也愿意将事情委托给他们办理“凑够人就拉一车回去,不用一趟一趟地往北京跑,不用担心被人现,这个选择省心也省力。

其实,大家最看重的,还是护邦公司爱国主义教育的能力一在北京的小黑屋住上一个月,吃得比猪差,每天还要接受看管人员的殴打和**,看你下一次敢不敢再给祖国添麻烦!

护邦的伙食和住宿费并不高,一天一人一百块,一般来说十来个人挤一个屋子,住宿环境不是很好,但是伙食还是有保障的,早上馒头稀饭,中午稀饭粳头,晚上伙食改善有咸菜了!

不过,这个量不是很足,每人每顿饭就一个馒头,稀饭的清澈,跟玉泉山的泉水也是相差仿佛,没办法一吃饱了你就有劲儿跑了。

一顿饭一个馊头,绝对饿不死人,但是想不饿也很难,没油水嘛,没油水的饭菜,一天两天撑得下去,十来天半个月之后,六十岁的老太太,一顿都吃得下两个馊头去。

至于说体异打骂,那更是常事了,这一百二十多个人里,二十到四十岁的女性,有十五六个,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性侵犯。

“身为国家干部,就要学会考虑大局”,”陈太忠跟着几个人,施施然地走出某个戒备森严的大院,看到马小雅依旧不是很开心,他就来做政治思想工作,“即将国庆了,咱们要为国家着想。”

“小雅,他为你出气,已经很彻底”阴京华看马小雅依旧不是很开心,就出声劝解,“你没看到,郭大鹏的屁股上还插着一根电棒吗?”

这郭大鹏就是那黑大汉,双腿骨折却是没送到医院救治,中午被送到这里之后”陈太忠去找老郭“谈心”不久之后,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响彻云霄。

没人敢进去看”到底生了什么,只是在陈太忠出来之后,才有人进去,结果,就抬出了郭大鹏,黑大汉下身,整个人颤抖不已,嘴唇青翻着白眼,谷道中,赫然插着一根电棒。

“不是我干的”,当时,面对大家质疑的目光,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手,“他这家伙”就喜欢拿个棍子插来插去的,现在他自己插自己,这应该他的偏执性格所导致的。”

“嘿”,”马小凤听得笑一声,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她折腾了许久,已经是很疲惫了,只是心中一口不半气憋着,才坚持到现在。

那黑大汉的下场,她并没有去看,不过,听别人说一说就挺过瘾了,她可没有觉得什么残忍之类的,经过早晨经受的无辜上丵海”她觉得只有这样做,才最解气”她没去看,只不过是觉得恶心罢了。

所以,听到陈太忠如此说,她禁不住就笑了,还眼带异彩地瞟他一眼,心说自己的妹子在社会上打拼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了一个值得依靠的强力男人,一个非常优秀的情人。

可惜的是,他有点太花心啊,要不然,下一刻,她摇一摇头,我这是想什么呢,操这么多的闲心,“这样的事情,真的能上内参吗?”

“事情,是小了点,但是很有代表”阴京华很简单地回答,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一个女人差一点被强奸,这不值得上内参,但是这个护邦公司的业务,实在是太广了。

护邦公司的业务广泛,别人想要对付起来,也是有利有弊,一来这是他们的保护伞,谁遇到都要头疼,就算陈太忠这种狠人,想到涉及的不止一个省,都要难免头疼。

然而同时,真的有人铁下心来收拾护邦,这又是一个值得大做文章的地方一没错,只是一起强奸未遂引的案件,但是涉及多个地方政丵府,这个性质,实在太严重了。

“这才是调查的开”马小雅也出声安慰自己的姐姐,“没准事情会越查越多呢”

“太忠他,下手这么狠,不会有事吧?”,不知道为什么,马小凤总是想多提陈太忠几句,虽然这个男人来接站的时候,她甚至想不起他的名字己这句话问出来,三个人都没有回答,阴京华是不屑回答,马小雅在琢磨姐姐似乎有点那啥,于是,直到上车之后,马主播才淡淡地回答一句,“这就是特权……”

午饭定在了南宫的宾馆、事实上这是他们吃早餐的时候,几人过去时,于总和苏文馨都已经来了,她们已经知道生了什么,不过因为有部队介入了,她们也不好再过去,反正陈太忠和阴京华都去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看着几个女人叽叽喳喳说话,南宫毛毛低声跟陈太忠说一句”

“太忠,孙姐对你可算是仗义,啥时候跟人家意思一下?”

陈太忠侧头看他半天,方始微微一笑,“回头我给你拿条项链,你帮我送过去吧,我在北京还有点别的事儿要办。”

“你自己送吧”,”南宫毛毛抬起手,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有这句话,老哥就知足了,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个?说实话你跟我们不一样,找的不是一个饭辙。”

“我主要是怕叫不醒”陈太忠也微微一笑,心说你应该知道,我只是给她了一个短信,没撬你墙角的意思。

饭后,马小雅姐妹直接在宾馆里补觉了,陈太忠则是跑到普林斯公司,看一下猎头公司来的资料,人才引进这种事,他已经好久不关心了,但是这次,他想抓俩精通通讯产品的人才纯良搞的手机生产线,他终是不能不闻不问。

然而很遗憾,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出相关的人才,这个很正常,曼内斯曼被汰达丰并购,剔除掉的是工业部分,通讯部分的人才,沃达丰才不会舍得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