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3 -2484黄汉祥的客观

作品相关 2483 2484黄汉祥的客观

2483章寅汉样的客观(上)

说起精神文明建设,陈太忠的情绪就稳定多了,毕竟,在他的努力下,天南省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这个邓健东倒是识趣”,”黄汉祥多数时候都是在听,不过偶然他也会发表一些见解,“……嗯”这个建设文明县区的动员大会,宣教部那边知道吗?”,“他们不知道,毕竟我们文明办的级别太低了,才是副厅哎”,”陈太忠苦笑一声,“,宣教部部长潘剑屏倒是能请动一个副部级的副部长,但是省宣教部只是牵头……”

“请不动人你不会找我吗……”黄汉祥白他一眼”又好气又好笑地摇头,“老爷子都答应了你的事儿,又有又办点名表扬,请个副部长下去,又是多大点事儿……”

“太扎眼了,我根本就没想过”,”陈太忠摇头,“亏得是潘部长支持,要不然下面地市那些副厅的领导,都未必会买蜘……,杜老板对我们搞这个,可是不闻不问,他不表态,谁会心甘情愿地支持……”

“不闻不问,也算是支持了……”黄汉祥听得就笑,“杜毅不买帐,是因为他要等啊,不像老爷子,大局感很强,也不稀罕那点人情……这点上,我特佩服老爷子,他要等的话,也能等,主要是他不想看见什么风雨……”

“您的意思是说……上面有分歧?”,陈太忠听他这么说,就进一步证实了某些想法,事实上他对杜毅的行为,也做过一些猜测等他听说蒙艺因为“山头原……”暂时不方便表示支持,心里其实隐隐明白了。

“不止是有分歧,……”黄汉祥摇摇头他吸一口气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重重地叹一口气,端起酒瓶咕咚咕咚地灌一气”接着长长地打个酒嗝。

“呃~不关你的事儿,你也不用管那么多,只要你是脚踏实地地做实事……就别怕!杜毅真敢找你的事儿切”大不了再走一个省委书记,又办的脸,哪儿是那么好抽的?无非就是黄家背上这名声了,背就背呗,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反正明白的自然明白。”,“其实,您这儿,还是真正关心天南发展的”,”陈太忠从黄总的话里,听出了一些无奈想一想自己初见黄老,想要为临铝争取立项的时候,老人家对天南的那种淡漠不由得发出了由衷的感慨,“我们下面不容易你们上面……也不容易啊。”,“山头主义,肯定是要不得的”,”黄汉样在这一点上,觉悟倒是很高,他无限惘怅地点评,“一场十年浩劫下来……那就是火烧庆功楼,我家老大是倒霉了,我也很痛恨“但是,从效果上讲,它有效地清除了很多老帅们的地方影响,是有积极的一面的”只不过代价很惨重。”

黄总真的不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者,他很多时候做事很随性,但是搁到民族和国家的高度上讲,他的观点还是相当客观的。

当然,对于那些惨遭迫害的开国元勋来说,这个说法狗屁不是,没道理我功劳越大死得越快……但黄汉祥这话”也不能说偏颇得离谱,历史上有无数的例子,可以作为佐证。

“黄二伯你起……喝得有点多了”,”陈太忠瞥一眼不远处的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心说还有外国人呢,咱就不要谈自己的这点破事儿了吧?“照您这么说,老人家要不是天南的,天南会发展得更好……”

“你这不是废话吗?”,黄汉祥看他一看,犹豫一下,又笑着摇摇头,“当然,也不尽然,没娘的孩子也不好说……算,跟你扯这有的没的做什么,这个动员大会明天开?”,“……”陈太忠点头,“没跟您打招呼,主要是搞这个精神文明建嗯……阻力也很大,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我们马主任的意思,也是这样,一开始力度太狠的话,容易遭到普遍性的抵触,还是“润物细无声,的好……”

“好像你做事很润物细无声似……”黄汉祥不屑地看他一眼,你那做事还算无声,什么才叫响动大?“这个东西推行起来,肯定要遭遇阻力的,咱们总设计师搞改革开放的时候,都说过……谁不改革谁下台,怎么,你觉得你面子比他还大……”

“打破旧有秩序,肯定要付出代价,这个我有思想准……”陈太忠笑一笑,“但我还是觉得,一步一步地来,比较好一点,我的领导也是这么个意思。

“一个小小的副厅,也算领导?”,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由于小陈的缘故,他对文明办主任马勉也有所了解,“不是正厅,就根本不是官……最少也得是正厅,你才能有被人放在眼里的价值,明白不……”

他很不忿小家伙对自己呲牙咧嘴,对一个小副厅却恭敬无比,所以,他就要表现出自己的不满来”“跟这样的领导混,啧……没啥前途……”

“正好,我有个事儿,要跟您请示一下”,”陈太忠猛地想起,马勉有拜会黄老的意思,本来他就想着机会合适的话,提一下,既然说到这个地步了,那这个推荐就是顺水推丹了,“,马主任也挺想拜会一下老人家,不过……就是您的话了,他不够资格。”,“……”黄汉祥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他听过的类似请求,实在太多太多了,所以真的是下意识地麻木了,他倒是琢磨了点别的事儿出来,“既然是明天开会,怎么你这会儿跑到北京来?”,“唉,别提了”,”陈太忠听到这个问题,又是一肚子苦水要倒”说不得就将稽查办成立等事说出来,表示自己这么做走出于尊重领导的目的。

“嘿嘿………”黄汉祥听完他的解释,就笑了起来而且笑到最后,是越来越地夸张,居然有点按捺不住的意思了,就是……捧腹大笑的那种,没错捧腹大笑。

“我是尊重现行体制,、陈某人被笑得有点面红耳赤,说不得就要出声辩解,“马主任是一把手”对我的工作也挺支持的,这人事起……我该忽略他的感受吗?

“合着你也知道,身不由己的事儿太多?”黄汉祥白他一眼”不屑地哼一声,“那你还跟我扯什么公平、公正地处理问题?这个社会呢……,…是由人构成的!”

敢情,老黄一直对那信访制度的说法有点不满,现在终于逮到机会了,自然是要借题发挥,“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啧”,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他知道黄二伯的所指,而且这确实是实情”但是他总觉得,中间有什么概念被偷换掉了,于是他沉吟半天”终于憋出一句来,“我这是尊重领导权威,是体制内的事情。”

“这还不一样?”黄汉祥听得翻一翻眼皮,“下面的人,当然要尊重上级领导的指示。”

“那……那是他们不作为”跟我怎么比?”陈太忠迟疑一下方始发话,接着又笑吟吟地点点头”“果然是道理越辩越明,这根本是两个性质的问题。”

“这是我愿意跟你辩,你当别人都有这各件?有口难言的时候多了”,黄汉祥冷笑,他开始不讲理了,不过紧接着,他就叹一口气,“唉,这年头的干部素质,确实比以前浮躁多了,架子也大多了。”

“还是精神文明建设抓得不够”,陈太忠也不想跟他再叫真,而是悠悠地叹口气,“道*德水准低下,想要扭转,啧,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唉,能做多少算多少吧。”

黄汉祥听得登时就沉默了,好半天才叹一口气,“真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

“这里面,干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就不说今天的事儿,只说永泰旁边的蒙岭,为了开发旅游景点,居然修建李栓故里”,陈太忠叹。气,“被我喊停了。”

黄汉祥听得微微一愣,接着什么话也没说,抬起手来灌啤酒,咕咚咕咚灌了好半天之后,才猛地冒出来一句,“天南的文明办,可以升为正厅级单仙,…把信访办也接过去?”

“省委宣教部才是正厅级”我们凭什么是正厅?”陈太忠笑一笑,“下面县区能这么搞,省委可不能这么搞,而且,信访办那一套已经固定下来了,现在接过来,是给文明办掺沙子……哦,我们马主任提成正厅倒是不错。”

“掺沙子……亏你好意思说”,黄汉祥站起了身来,他打算走了,“你倒是总不忘记帮领导考虑,蒙艺是那样,马勉也是这样……嗯,还有段卫华。”

“黄三叔给我打过个电话”,陈太忠站起身来相送。

“和祥?嗯,他让我联系你呢,我了解了一下,是小张那娃娃”就告诉他我不管”,黄汉祥很随意地回答,他对张馨还是有点印象的,更别说还因为宋嘉祥的事儿,他还介绍过井部长的电话。

不过,接着他就停下了脚步,“老三他跟你说了什么?”2484章黄汉祥的客观(下)

“也没什么”,陈太忠笑一笑,将两人的对话复述一遍,如果黄家内部也分派系的话,他自然是属于老二这一系的,没什么不能说的。

“他起……,…十有**是忽悠你呢”,黄汉祥听完,冷哼一声,接着又侧头看陈太忠一眼,“行,你这也算不简单,逼得老三忽悠人……,…嗯,他要是指使不动你,自己也没面子啊。”

在忽悠我吗?陈太忠琢磨一下,还确实存在这个可能,他是额头刻字的黄系人马,黄和祥开口,他居然不买帐”那就怪不得黄书*记忽悠他了,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已经不像当初那么愤怒了,“反正聂启明不要再撞到我手上。”

“这两天注意电话,我跟老爷子说一……”黄汉祥开始往楼梯下走去,“他知道你来了,没准还会想见你呢。”

说着话,他脚下一拌蒜,陈太忠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膀子,“黄二伯,你过……,…以后得少喝点了。”

“还轮不到你来教力我!”黄汉祥狠狠地瞪他一眼,接着又哼一声,“以后你再跟我说这话”这儿我都不来了,我出来喝酒,不就是图个心情痛快吗?”

“那我把楼下收拾出来,行不?”陈太忠知道他的性子,也不计较。

“有你在呢,我摔得倒吗?”黄汉祥看他一眼,抬脚向楼下走去,“不过你的手还真快,怪不得那么能啊……,…”

第二天中午,邵国立请陈太忠喝酒,正好孙姐也有空,三个人一起坐一坐,说起昨天的事情,陈太忠就提了一下齐晋生,“不是不给老齐面子”我怎么能干涉了内参写法?”

“不是吧?”孙姐裂开血盆大口,讶异地看着邵国立,她是经历了昨天的事儿的,而且,她并不怕邵总,“你还为那种人渣求情?”

“明明不是我嘛,太忠你这是什么话?”邵国立平时风度翩翩,举止虽然傲气”却是有世家子弟的雍容,听到这话,他就有点挂不住了,“那是齐老二找的你………我怎么可能认识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主儿?”

“反正我这是跟你打招呼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他才不相信齐老二没跟邵总说,这帮京油子做事,哪里会连这点分寸都没有?

接下来,他就是表示对孙姐的谢意了,“下面车里放着点东西”回去给弟兄们分一分,都辛苦了。”

“太忠,这你可就不对了”孙姐那些人,你谢不谢无所谓的”,邵国立看着他就笑,笑容里有点说不清的东西,“要谢,你得谢正主才对。”

这话好像有点暧昧啊,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发现这孙姐面带一丝微笑,似乎就像没听见一样,不由得心里暗暗一叹。

老邵你太不是玩意儿了!他心里暗骂,现今的陈某人,已经不再是对感情一点不懂的初哥了,他明显地发现,老邵是在有意诱导人产生某些想法,而那个孙姐,看起来……也对哥们儿有点意思?

你太难看了,不行啊,咱们还是做哥们儿吧!陈太忠暗暗叹口气,站起身走到手包处,打开搭扣”取出一个扁平盒子,走了回来。

“什么东西,打开看一看?”邵国**唯恐天下不乱,他看出来了,这里面大概不是珠宝,但是……他也有好奇之心不是?

盒子打开,里面却是一面锈迹斑斑的镜子,孙姐的眉头登时就是微微一皱,可邵总却惊讶了,“,青铜镜?”,“在巴黎捡的,绝对是商周的”,”陈太忠淡淡地回答,这是香榭丽舍悲伤之夜的副产品,有些保险柜里,居然有中国的玩意儿,“值多少钱不清楚,我觉得不会便宜了,孙姐拿回家摆着玩儿吧。”,孙姐呆呆地看他五六秒,又狠狠地瞪一眼邵国立,接着微微点头,“那你可有心了,回头我让他们鉴定一下,太贵了我退还给你……”

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也有微微的苦涩”她听出来邵国立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怎么说呢?小陈这个人,她心里还是满喜欢的。

从小到大,她就衣食不愁,唯独因为相貌缘故,一直就没有谈过男朋友,她有过暗恋的人,但不是对方看不上她,就是身份太低微,配不上她。

磋跎至今,她还是孤身一人,这小陈虽然也不是什么名门出身,但是有黄家支持,又是年纪轻轻就在官场崭露头角,这样的人,她相信自己家人也是会考虑的。

然而,陈太忠送她一面镜子,这就太打击人了,她相信他是无心的毗——这礼物应该是早就准备好的,而邵国立那略带一点诱导的话,却是刚刚才说的。

算了,他有他的荆紫菱呢,这一刻,她的心情,终于又恢复了平静,而且,这家伙的私生活很乱“昨天那女人的妹妹,可不也是他的情人?

“太忠你这运气好……”邵国立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随便都能捡一面青铜镜,看来巴黎果然遍地是黄金……”

他才不会相信陈太忠手里的东西是捡来的,不过”有些事情……何必说得那么明白呢?而他之所以出言诱导,也不过是不忿孙姐和陈太忠编排自己,有意恶心人呢,邵某人一向是不吃亏的而且他也认为,其实小陈配小孙,也配得上。

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还退我什么呢?送你就是送你了”值钱不值钱,都是小陈我的心意……”

“对了太忠,听说你的京华房地产,吃下素纺了?”,邵国立见孙姐沉默了”也不好再刺激人,于是赶紧转移话题,“给我匀一块儿成不成?我出钱!”,“出钱那可以啊,不过过……要收管理费……”陈太忠微微一笑,“地不能卖给你,你算个份子好了,咦,你不是钱都留在国外了吗?”,“手里又有了点……”邹国立笑一笑,转头问孙姐,“怎么样,你要不要参一股……”

“你倒是会慷他人之慨”,”孙姐白他一眼,短短一阵,她的情绪就恢复正常了一一原本她也就没这个心思,不过是被某人勾起了点想法罢了。

“怎么会呢?太忠又不是外人”,”邵国立看陈太忠一眼,“是吧”太忠……”

“世界上钱这么多,我哪儿能挣得完……”陈太忠微微一笑,这点底气他还是有的,到了他们三个这种境界,大气的主儿,还真不在乎这点小钱。

别的不说,范如霜手里有自己能赚钱的单子,都能拿出来做人情,最后便宜了高云风,陈某人怎么可能还比不上一个女人?而且那京华就是他的产业,他完全说话算话。

“有你这话就行了,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小气……”孙姐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她可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眼小,“我暂时不考虑,你们先搞吧……”,这顿饭不能算热闹,但多少又还了点人情,下楼之后,陈太忠打开车后盖,让孙姐的跟班过来拿东西,倒也没什么大件,就是三十支金笔,不过,折算下来也上万了。

约莫三点多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黄汉祥的电话,说明天上午,你去陪老爷子吃午饭吧,记得啊,这午饭可是上午十点!

这个电话才挂掉,马小雅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太忠,《新华北报》的记者找你了没有?”,“没有啊,他们怎么会找我呢?”,陈太忠听得煞是纳闷。

“他们也知道护邦公司的事儿了”,马小雅解释了起来,要说这《新华北报》还真是一个异数,听说这种轰动的事情之后,就琢磨着要弄个稿子出来。

而且,他们还真有胆子去操作,至于说上面不希望见到这种报道,他们才不怕没错,他们有偿新闻做得不少,立场也经常混乱,但是,一点爆炸性的新闻都不发掘,那报纸就失去了盅惑性,这对报纸的长期发展不利!

而马小雅昨天叫的人,有跟这个报系记者相识的,更有那路过的旁观者,说了一些内容出来,甚至他们打听到了事件中的几个关键人物。

于是他们就联系到了马主播,说是想采访一下,还想采访另两名当事人——好笑的是,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要联系的人,正是前一阵他们大肆抨击的“域名买卖违背道*……”的主儿。

可是马小雅很清楚,所以就一口拒绝了”之后就给陈太忠打电话,也是通个气儿的意思,“……没有了当事人,我看他们稿子怎么写!”,“他们要是找到我,惹得急了我大耳光抽他……”陈太忠也对这个报系恼火很久了,不过,以前他在天南顾不上搭理,现在来北京了”对这些张狂得有些离谱的媒体,他不介意狠狠地**一番。

不过,令他始料不及的是”这篇稿子在第二天还是见报了,这新华北报还真有两把刷子,居然打听出受害者是来自浮云省的马小凤。

然而,这也就是整篇稿子里最明确的信息了,其他的都是含含糊糊一笔带过,当然,他们表示了”要追踪报导此事。

而与此同时,陈太忠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什么,黄老又不让我去了……”

(六千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