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7 -2498班子人齐了预定六月

官仙 2497 2498班子人齐了(预定六月月票)

2497章班子人齐了(上)

陈太忠的苦笑,只维持了不长的时间,很快地,他就做出了决定,“老邓,我时间比较紧,定不下来什么时候去涂阳,这样吧……干脆一点,涂阳那边有什么值得投资的项目,你跟刘市长说一声,给我拉个单子,要有可行性分析报告。”

“你就……就这么定了?”邓局长这下可是吃惊了,他来的时候就算计过了,陈主任不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所以他就将目的锁在了“邀请此人去涂阳一趟”上——我不漫天要价,太忠你也别就地还钱。

而刚才陈主任的为难,他也都看到了眼里,心说还好,我也没提多过分的要求,就是请你去一趟——这点你要是都不答应,我就纠缠你。

可是眨眼之间,对方的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也是他想不到的。

“我没定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一抬手清掉杯中酒,“我只是说,你们拿项目过来,真有值得投资的项目,我会考虑帮着你们介绍投资商。”

“这个倒是,打铁首先要自身硬,”邓局长笑着点点头,有了陈太忠这个承诺,他今天就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至于说人家是不是敷衍自己,那都无关紧要了——事实上,陈主任在这方面的口碑一直不错,说话算话

要是涂阳拿不出来像样的项目,那被人拒绝也是正常的,投资切切实实有利可图的项目,那才叫投资商,瞎投一气的,那是败家子。

倒是一边冷眼旁观的郭建阳看得明白,等出来的时候,他悄悄地问一声自家领导,“老板你这是……千金买马骨的意思吧?”

“没错,”陈太忠笑吟吟地点点头,在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在震惊之余,真是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一点,他可以利用这件事,做出点文章来的。

现在文明办的各项活动都已经渐次展开,该成立的机构也在酝酿中,宣传的声势也算浩大,看起来是一片兴旺。

但是真正明白的人,就看得出来,文明办这些活动,多少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不止是杜毅不表态,省里的重量级领导,态度也都很暧昧。

常委里旗帜鲜明表态的,不过是潘剑屏一人,蒋省长都算半遮半掩,至于说邓健东和许绍辉都派了人到稽查办——那只不过是为了抢功,或者保证传统地盘不丢失。

这样的局面,就导致下面地市的党委和政府的班子,产生了极重的观望心态,下一步搞得好还好说,要是迟迟打不开局面,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所以他登时就拿定了主意,为了大力推动精神文明建设的发展,涂阳的要求,他打算答应——事实上,他对那项目的可操作性的要求都不高,只要大致不会让投资商亏了,这钱我就去想办法帮你搞。

郭建阳是有心人,虽然来文明办时间不长,但是对陈主任的处境也有清晰的认识,他的感受,未必有自家老板那么强烈,但是他很明白——陈主任现在只有一意孤行地向前走,再没有退路了。

别看现在文明办风风光光,这根弦一旦放松,万一有人牵头出来反对,文明办即将遭遇的反弹,绝对是强烈甚至可能是毁灭性的,所以说,搞个榜样出来,是非常有必要的。

而涂阳的做法,正对了陈主任的心思,人家甚至为此调整了一个县长,对精神文明建设,能有这种支持力度,陈主任不表示一下,也说不过去。

邓局长没想到这一点,却并不是他的见识不如郭科长,以邓某人一把年纪,肯定也能想得到样板的重要性,但是他身不在局中,并不能切身地体会到文明办的微妙处境,那么,对他来说,今天的素波之行,这就是意外的收获了。

“我也隐约想到了这一层,不过,不敢确定,”郭建阳笑着回答,他虽然血性尚存,可是拍马屁也有一定的水准,“直到您做出了决定,我才反应过来……不过说良心话,也就是您有这样的手笔,搁给别人,真的没这胆子。”

“行了,你少跟我来这一套,”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马屁人人爱,他也不能免俗,虽然知道建阳是在奉承自己,他心里也很受用。

但是,他更想得到,若是涂阳那边弄个不尴不尬的项目来,自己怕是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不支持吧,榜样没了;支持吧,将来没准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这并不是他联想力太过丰富,实在是在他从政的这四年里,见到太多太多类似的事情了,好端端的事情,偏偏能被下面人办得啼笑皆非。

所以,他对下面人的办事能力,真的不敢寄予太多的信心,“唉,希望他们拿出的项目,多少能有两个说得过去的吧。”

“我觉得,刘市长还是想做好一些事情的,”郭建阳保持谨慎的乐观,“没准儿明天,您就能收到好消息呢。”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收到了好消息,然而,这好消息不是来自于涂阳。

他跟素波的一帮女人鏖战半宿,起得不是很早,七点半的时候,他正要出门,接到了赵明博的电话,“陈主任,有重大收获,李忠和开口了,杨姗收了他五万现金,还有价值约为两万的礼物。”

这就是赵所长这老干警的老道之处,他知道李忠和跟《新华北报》有猫腻,但死活就是不追究不打听,直到昨天见到了杨姗,他才迅猛地出手——按道理说,被关押的嫌疑犯,我们警察想让你见,你就能见;但若是不想让你见,有上万个理由阻止你们见面。

等李忠和见到杨姗,其中对话时的表情,大家也都看到了眼里——这俩人没猫腻才怪呢,于是,赵所长继续不让李总睡觉,借机盘问其中端详,“你跟杨姗,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忠和肯定不想说,这是他的一根救命稻草,无奈的是,他现在被关在派出所,人身自由受到了限制,并不能获得外界的消息——是的,他处于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的状态下。

而广大干警们,则是充分利用了自己在信息层面的优势,“你爱说不说,不过,那个杨姗也被弄起来了,你俩谁先说,谁就先立功……你要是想把机会让给她,也行,唉,就是不知道她领情不领情。”

李忠和真的不想出卖自己的护身符,然而,在信息极其不对称的情况下,他也别无选择,更别说他被疲劳审讯这么些天,脑子都有点迷糊了,“我跟她真的不熟啊……”

总之,由于赵明博将出手的时机把握得极好,所以这收获,也就是杠杠的——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不服气不行。

一收到这个好消息,他就忙不迭地打电话跟陈太忠汇报,陈主任略略沉吟一下,“嗯,按你的意思,现在该怎么办,拿下杨姗吗?”

“这个线索还在落实中,等从其他方面确定之后,再动她比较合适,”赵明博性格虽暴躁,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好歹是大报记者,又是北京来的……”

“老赵你这做事,越来越靠谱了,”陈太忠笑一笑,又吩咐他,“再见杨姗的时候,阴阳怪气地刁难她一下,最好让她丧失理智……”

“哎呀,这个我可不会,”赵明博听得就在那边笑。

“你少跟我扯吧,”陈太忠笑着答一句,就压了电话,对于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些什么德性,他非常清楚,论起阴人算计人,老赵或者要比那帕里和张智慧差一点,但绝对是跟张爱国、郭建阳和小董不相上下。

哥们儿身边,怎么都是一帮这样的人呢?某人猛地发现了不妥,难道真的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嗯,好像也不是……像李云彤这些,似乎就是很阳光的嘛。

事实证明,李云彤不但很阳光,也很八卦,陈太忠才来到办公室不久,她就溜了进来,眼见陈主任正在擦桌子,赶紧上前搭手,“我来吧,怎么不见小郭?”

“你坐你的,郭建阳昨天是我送回去的,自行车就落在单位了,早晨他得坐公交车来,”陈太忠笑一笑,又摆一摆手,“你好歹是稽查办的副主任了,拍领导马屁,也要注意分寸。”

“这怎么是拍马屁呢?”李云彤不答应,上前就去抢他的抹布,“竭诚为您服务,是我应该做的。”

就在这时候,华安推门而入,猛地看到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又听到了后半句话,呆得一呆之后,没命地咳嗽一声——他已经来不及退出了,“陈主任,主任要我通知您,下午组织部和纪检委会来人,送驻稽查办的副主任上任,请您合理安排一下时间。”

“嗯,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又松开手,任由李云彤抢去了抹布,“老华你这……最近嗓子不太舒服?”

“没有没有,”华安笑着摇摇头,又看李云彤一眼,“您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就走了啊。”

“去吧,”陈太忠一摆手,心说老华你小子,这思想真龌龊,不过,等华主任离开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咦,忘记问他,要派来的人都是谁了。”

2498章班子人齐了(下)

“组织部来的叫林震,纪检委来的叫李大龙,”李云彤的消息能力,还算靠谱,“都是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干部。”

“组织部的林震?他怎么不叫刘世吾?”陈太忠嘀咕一句,笑着摇摇头,“年轻干部好,有冲劲儿……对这俩人,你了解吗?”

“不怎么了解,”李云彤摇摇头,省委的办公大院里,科级干部简直是车载斗量,“不过好像是那个报备管理科,要由林震来分管。”

报备科和行动科,这是陈太忠提出的构想,报备科要操心的,就是干部家属绿卡报备制度,不过也不尽然,将来有别的东西需要报备,也要纳入这个科室的管理范围。

至于说行动科,那是在为将来的精神文明纠风治安队做准备,现在稽查办才开张,不宜表现出太强的针对性,所以先成立个科室。

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别看稽查办这么一个正处待遇的处室,一旦成立,解决十几个科级干部的岗位,那简直是毛毛雨。

“就应该是他分管,”陈太忠笑一笑,组织部来的嘛,不分管这个报备科才叫怪事,“这个位子比较重要……对了,你分管什么科?”

“很多事情还没确定,看您的意思了,”李云彤笑一笑,就在这个时候,郭建阳推门而入,“不好意思,领导,我来晚了。”

“嗯,怎么回事?”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现在都八点半了,郭建阳租住的房子,离这里并不远,就是六站地,四公里多一点。

“唉,面粉一厂的工人把路堵了,电车过不来,”郭建阳叹口气,“早知道就坐公共汽车了,坐个电车连绕路的机会都没有。”

“都跟你说了,在附近租个房子嘛,”李云彤做事,还真是大大咧咧的,陈主任没发话呢,她先说话了,不过,大家都不是外人不是?“非要找那么远的地方。”

“我正在找啊,李姐,”郭建阳苦笑,他也只有苦笑的份儿了,省委附近的房子,价钱都不便宜,郭科长虽然不是工薪阶层,但是他的收入也不算高,尤其是才借调过来,没有来外财的路子。

“堵路?那是个怎么情况?”陈太忠皱一皱眉头,不过,郭建阳的回答令他吐血,“我光惦记着要迟到了,没来得及问。”

不过细想一下,倒也是如此,郭建阳本是借调身份,在文明办立足未稳,而要打听清楚面粉一厂的工人为何拦路,那可不是三五分钟能问明白的——没错,问句话用不了三分钟,但是你要向领导汇报的话,怎么还不得验证一下自己听到的消息的真假?

接下来,稽查办的正职罗克敌主任前来拜访,罗主任长得黑黝黝的,又高又壮,宣教部这里就这点奇怪,漂亮女人多,拿得出手的男人倒不多。

他今年三十五岁,在部里已经干过三个处的副处长了,不过在企业宣传处待的时间最长,有传言说,他并不特别被常务副部长郑泽民看好。

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居然走通了潘剑屏的门路,被安排过来,反正是享受正处待遇了,而且还是正职——据说是潘部长认为,小罗的协调能力比较强,执行力也不差。

面对比自己小一轮还多的分管副主任,罗主任的态度很端正,希望陈主任以后能多多关心稽查办的成长,我也不会辜负各位领导的信任,争取早日把稽查办的工作抓上去。

罗主任来坐了十分钟,他才一走,邱振东又进来了,也是来拜望陈主任的,这邱振东原来是文明办秘书处的副处长,原本就是正科,现在过来也算小小升半级。

邱主任跟陈太忠早就接触过,不过那时候陈主任虽然号称分管秘书处,其实基本上就不关心那个口儿,所以关系只能说是一般。

下午的时候,省纪检委和省委组织部的两个副主任到了,纪检委来送人的,是个办公室副主任,组织部来送人的,则是青年干部处的孙处长。

文明办这边的领导,也就是陈太忠和马勉在场,非领导岗位的,还有一个助理巡视员张勇敢,至于罗克敌主任,李云彤和邱振东,那当然也是要在的。

陈太忠跟孙处长,那也是见过面的,青干班开学第一天就请假,陈某人当时找的就是他,请其帮着跟邓部长说一句。

对这个年轻人,孙处长真的是记忆深刻,所以他送人来也没摆架子,反倒拽住陈主任说说笑笑。

陈太忠却是想起,老孙送给自己一个青干班的副班长,虽然他对“副班长”这个词儿比较过敏,但人家可是一番好意来的,所以也是客气非常。

然而,孙处长对陈太忠的态度,比对马勉还要客气,要知道,他可是见官大半级的组织部的处长,不过,自打他听说,邓健东居然被陈太忠做通了工作,愿意支持文明办的工作,他对陈太忠的态度,简直由忌惮升为敬畏了。

这就是稽查办的班子齐活儿了,送人的两位领导坐一坐就走了,陈太忠则是领着这一干人马来到了稽查办的办公室。

这新办公室在四楼,是文明办临时收拾出来的,就是不大的三间房子,陈主任过去坐一阵,就甩手走人了,“罗主任你组织一下,尽快把稽查办的架子搭起来,把规章制度也完善一下。”

罗克敌听得微微一愣,“陈主任,这工作还得您来指导啊。”

“我是协助马主任分管的,你们自己的事情,当然要自己办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只负责审核把关。”

这话一出口,稽查办屋里一正四副五个干部齐齐就是一愣,罗克敌沉吟一下,微微一笑,“大家看到了,领导们不但重视这个新的处室,对咱们也很信任,我们一定要开个好头,不辜负领导们的期望。”

罗主任就在宣教部上班,哪里会不知道这个如日中天的陈主任?他对分管领导的强势极为清楚,而且那李云彤又是陈太忠一手推荐的,所以他来的时候,就没命地告诫自己——千万别跟陈主任争权夺利,要不然潘老板怕是也护不住自己。

不成想人家撂下几句话就走人了,倒是颇有几分领导的大气,他不知道陈主任这气魄是装出来的,还是真有这么大度,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就算只做个姿态出来,也是对他工作的大力支持了。

于是大家就埋头研究起了未来的工作方向,其实基本上就是罗克敌在说,而邱振东做补充——他是秘书处的,对这个稽查办的职能有相当的研究。

相较而言,李云彤说得就少多了,而她的本家李大龙基本上是一言不发,林震的反应也很沉稳——在后来的接触中,大家方才知道,林主任并不是性格沉稳,而是对陈主任忌惮太深了。

一下午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眼瞅着五点半了,罗主任提出个建议来,“晚上咱们是不是应该邀请陈主任和马主任吃顿便饭……顺便欢迎咱们的新同事?”

“马主任好像去看祖宝玉市长去了,”邱主任低声说一句,于是大家的眼睛齐齐地看向李云彤——谁都知道她是妇女之友亲口点名的。

“陈主任好像……不太看重这个,”李主任被大家看得有点脸红,心说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嘛,“咱们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李主任你这话就不对了,”罗主任摇摇头,正色指责她,“咱们的班子今天终于齐了,陈主任要不来指示的话,同志们的干劲多少要受到点影响。”

“那我……我去请示一下,”李云彤是真没经验,她原本想打电话,结果想着是就隔着一层楼,太怠慢领导了,于是站起身就走出去了。

林震看一看其他三人,发现那三位对她的行动没有任何的表示,心里就明白了:原来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好对付。

事实上,这一正四副刚刚聚到一起,这就是一个不断相互试探的过程,林震和李大龙还好,都是派驻过来的,坚持好自己的原则就行了,那三位可是各有心机。

有了陈太忠的默认,罗主任在第一天就表示得较为强势——其实这也是个一把手该做的,而李云彤的表现,真的有点大大咧咧,虽然她已经在很谨慎地收敛了。

不多时,李云彤又走了回来,陈主任现在不在办公室,不过她打电话请示了,领导说你们先找到地方,到时候我再过去。

这个答案,真的让人有点心凉,在座的诸位肯来稽查办,多少都是想做出点事情的,被新的领导冷落成这样,啧……

不过还好,大家虽然都年轻,却是个个都沉得住气的,于是若无其事地张罗,终于,在酒席即将开张的时候,有意外之喜登门,陈主任伴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卫华市长来了,大家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