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0 -2511哑口无言8k

2510 2511哑口无言

2510章哑口无言

陈太忠拿起手机还不到半分钟.就见到了一个人拦在了车前,他假着意思地对着手机讲两句,然后才放下车窗一皱眉头,不耐烦了,“你干什么?”

这位就是二级记者郭德鹏.他和杨姗上次来过这里,所以又被派了过来,不过,因为李逸风的名头比他大,所以这两天的稿子是李记者写的,当然,这也为了更好地保护郭记者、天南人敢抓第一个记者,很难说敢不敢抓第二个。

“陈主任,我华北报》的记者郭德鹏,为我的同事杨姗来的”,郭记者见他大半个身子探出车外,步从车头绕了过来,双手紧紧地扒住了车窗,“想跟你了解一下,小杨到底犯了什么罪,会被刑事拘留?”

他一脸决然的神情,看那架势,是不怕被迅速升起的车窗夹手,更不介意被车拖着走,这不是简单的做作,事实上,一连两天,连陈太忠的面儿都见不到,他很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我当然知道你是郭德鹏,陈太忠心里暗哼,却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郭德鹏啊……你确定,你不知道你的同事的行为?”

“我确实不知道啊”,郭德鹏很坚定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情不自禁地打小鼓,你这不是想借口这个、把我也抓起来吧?

“上次,你俩是一块来的”.陈太忠眯着眼睛看他,目光里的意思,真的颇值得玩味.“难得你还真不知道。”

“上次来的时候.杨姗确实没做错什么”.郭记者正色回答,真可谓是铁嘴钢牙,他已经猜到了此事或者跟小杨收受别人的馈赠有关.但是这馈赠行为并没有当着他的面进行.他就不怕装出无知的态度。

说白了.杨姗从没跟他提起过这事儿,他只是猜到了.而且两人虽然是同事,终究是男女有别,晚上不可能睡在一个房间,那么小杨有点他不知道的事儿.那也正常了这就是他不知情的理由。

“哦,是吗?你真的不知道?”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足足看了他半分钟,才轻笑一声”.既然你说不知道,那就让你知道知道.上车吧。”

“我…….我还有同事.”郭德鹏见对方邀请自己上车,却是又紧张了起来,他生怕这个陈主任把自己也弄起来,然后…….自己被屈打成招.被安个知情不报的罪名。

按说,对方是堂堂的处级干部,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儿,但是.人家都有胆子进京捉记者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这两天他们是四处碰壁,可通过旁敲侧击的讯问,多少也打听出了点消息.知道警丵察们进京捉人.是陈主任在背后撑腰壮胆,于是郭记者就不想贸然上车,“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尽快赶过来。”

“看把你美得”,陈太忠灿烂一笑”,你当我开的是公交车……让他们也赶过来?自己打的去吧,西城分局小会议室,十五分钟内赶到。”

“那行”,郭德鹏一听是这话,心里大定,一边拨手机,一边就向陈太忠身后的车门走去一一那里是传说中的首长座。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该坐到副驾驶的位子比较合适,但是这不是赶时间吗?不成想,就在他手即将碰到车门把手的时候,“啪嗒”一声轻响,车门居然锁上了。

陈太忠在并窗扭头,笑眯眯地看着他,“我发现啊,你们《新华北报》的记者,都是属毛驴的,赶着不走打着倒退……请你上车你不上,自己打车吧”

说着话,黑色的奥迪车发动、眨眼就不见了去向,只剩下《新华北报》的记者郭德鹏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嘴里喃喃地自语,“我说,你好歹也是一正处呢,至于嘛?”

就在这时,他手上的手机听筒中,传来声音,“喂喂,郭德鹏……小郭,你说话,说话呀……”

十五分钟后.人都到了西城分局,小地方就是这样了,素波终究不比北京

那里绕俩立交二十分钟都不够。

新华北报这次来的,除了郭德鹏,还有公关部经理魏素轩,她长袖善舞,在京城的圈子也有一定的名气,不过同时也有传言说,此人势利得紧。

在走进分局接待室的时候,郭德鹏和魏素轩的手机还在不停地拨打着,显然,他们是在招呼跟他们有关联的媒体,而郭记者手上,也多了一个掌中宝摄像机。

冯局长见状,微微一扬下巴,“只对你们三个,再叫人我们不接待,还有……交出录音录像设备,不许做影音记录。”

“要是我们不同意呢?”这次是魏素轩魏经理发话了.她义正言辞地指责对方,“做新闻,要做出真实的记录。”

“不同意的话,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冯局长冷哼一声,“不是陈主任想给你们一个交待,今天我都懒得接待你们。”

“那么,我们今天能见到杨姗吗?、,律师发话了,他惦记的东西不一样,对于能不能录音,他并不在乎,律师跟嫌疑人对话的时候.不能录音的情况太普遍了,尤其并没有送检移交,还是在警丵察分局,泄露出去,会影响警方对案子发展的处理。

“不能”,这次,都不是冯局长说话了.而是在他身边的一个小干警。

“为什么?”律师有点不理解。

“为什么?”冯局长看他一眼,冷冷一笑,站起了身,“你很快就会知道原因的.小高,先帮他们把录音录像设备保管起来,然后带他们到小会议室。”

小会议室里,陈太忠已经坐在那里了,他旁边是赵明博,尤其让新华北报三人组不忿的是,他们的影音设备被收了,会议室却是架着老大一个摄像机,一个人站在后面摆弄着。

很明显,这是幕方请来的摄像师,或者根本就是分局内部的机子,魏素轩登时就抗议了,“这不公平。”官仙吧倾城倾情提供。

“这是要存档的内部资料.跟你们《新华北报》的记者打交道,不防着一手不行啊,赵所长冷笑一声,王庄派丵出所主审天讯的案子,他对新华北报颠倒黑白的能力,实在太了解了。

“这位警官,你对我们很深抱有成见”.魏经理既然是做公关的,抓这棒的细节自然很在行,她也冷笑一声”.你说的这句话,很可能会见报的,请慎言。”

“慎言个屁,许你们做.就不许老子说了?”赵明博破口大骂,他原本就性子暴烈,又深受杨姗的骚扰.当然,更关键的是.陈主任提供的证据,相当地有力,他不怕放肆一下。

“小赵.注意点素质,你这是警丵察还是流氓?”冯局长终于发话了.大家才说这副局长果然一身正气,是人民的好警丵察,不成想他紧接着就来了一句”.别人素质低一点,那是他们的事儿,你不要降低自己的高度!”

“冯局长你这话我就不懂了,我怎么素质低了?”魏经理果然是个伶牙俐齿的女人,“我再一次确认,你们对我们有成见。”

“你们到警丵察局是了解情况来了”.陈太忠看不下去了,伸手敲一敲桌子,“你们需要做的,是了解详情而不是预设立场.不瞒你说,我认为你的素质真的很差。、.

“你……”就算魏素轩再伶牙俐齿,也没办法正面回答这话,尤其是旁边还有摄像机在转动,她想狡辩一下,发现自己真的不方便去做这种事。

小会议室里.登时就陷入了沉寂,只有摄像机轻微至不可闻的转动声。

好半天之后,冯局长的话打破了沉寂.“没有异议了?小刘,把资料散给他们一下,让他们看一看,我们为什么申请拘留杨姗。”

一边的女警丵察闻言,递过来三份资料.人手一份,资料并不厚.薄薄的几页纸,还都是复印件,有的李忠和的供词,有秋克的供词,上面关于杨姗受贿的部分,都被红笔标出来了,唯恐三人一时间看不到。

除了供词,还有复印的《新华北报》关于李忠和案的报道,杨记者那些明显过激、又带有强烈诱导性的语句,也被勾出来了。

看到这复印件,三斤,人登时就蔫了.律师有点懵,没想到是这种事,魏素轩则是发现,自己不好的预感兑现了,郭德鹏想的则是:这个、笨蛋杨姗,偷吃无所谓,被人抓住就是活该了一一我绝对不能再掺乎这事儿了。

“这就是我们抓他的理由”,冯局长见这三位不做声了,他下巴微抬,冷哼一声,“现在,还有谁觉得,我们对你们有成见不应该呢?”

魏素轩的嘴巴动了一下,看一眼摄像机,终于又闭上了,她有胡搅蛮缠的本事,但是被人拍下来、那就麻烦了。

倒是律师见多识广,终于缓缓开口,“这个……”杨姗不是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受贿罪一说,你们觉得.拘留她适用哪条法律?”

这话没错,而且律师知道,玩法玩得最好的,都在检察院和法院,警丵察们别看天天跟犯罪份子打交道,说起这些罪名判定来,他不怕跟对方辩论——换了检察院的人来,他都不怕。

“没错,你们《新华北报》就是个民营单位,不忠于职守,也没问题,这属于道德范畴,”冯局长冷哼一声。

他知道要跟对方解释,所以对这个案件的性质,还是下了点功夫的,一时也难不住他,“但是她收受了当事人的钱财,恶毒攻击政丵府机关,并且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这就超出了道德范畴,至于法律适用范围,我建议你去向检察院了解。”

律师还待张嘴说什么,陈太忠心里却是暗叹,老冯这业务,还是不够专精啊,于是主动开口发话,“其实我的主张,是要追究新华北报的连带责任,他们应该停刊反省。”

这话一说,魏素轩就不能再沉默了.她高声反驳,“陈主任.你作为一个国家干部,请慎重发言。”

“你们《新华北报》作为一个全国性的、影响力巨大的报纸,新闻报道也应该慎重,”陈太忠的嘴皮子,那是一等一的顺溜,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出现这种情况,你们不反思,反倒要我慎重?这是又打算炮制关于我的谣言了吧?无所谓,见得多啦。”

按说这个时候,就该是律师出头——**律嘛,可是这魏经理被激得火气上升,直接就抢话回答,她可不忿自己引以为傲的嘴皮子,被一个男人死死地压住,“说炮制,这复印件是怎么回事,也是需要验证的……是不是啊,王律师?”

没证据讲这种话,你不是找抽吗?王律师真是哭笑不得.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冯局长就冷哼一声,“这个女娃娃,你这么说话……是啥意思?”

“这是普通的置疑,她肯定没别的意思.”王律师赶紧打圆场,不成想赵明博冷哼一声,“知道你们新华北报就都是这种人,出了错全是别人的,无辜的一定是你们自己人…….你怎么能让我不鄙视你?”

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身子,走到屋角去.那里有一个录像机.录像机上方的墙上,吊挂着一个电视一一这是小会议室,经常用这种方式学习上级会议的精神。

“看好了,”他拿起两个遥控器,打开电视和录像机,随着机器的启动,电视上开始出现画面,就在这个时候,那正在拍摄的录像机,也微微转动一下角度。

这带子,拍的正是陈太忠跟杨姗在天南驻京办聊天的内容,魏素轩只看了两眼,就禁不住大怒,小杨你把自己的池搞丢,倒是傻不啦叽地凑上去让人偷拍?

魏经理肯来天南,对事情经过了解得就比较清楚,她甚至知道.为什么李逸风会操刀写这篇文章,所以一看到杨姗和李逸风坐在一起,她甚至都猜到了场景应该是在哪里、虽然,在这个拍摄过程中,陈太忠一直没有露面。

2511章哑口无言(下)

“嗒”地一下,一声若有若无的响声过后,画面定格了,赵明博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素轩,“你数一数,她一共暗示了几次,要陈主任放过李忠和……甚至不惜行贿?嗯,陈主任要跟她见事心私.这就是受贿了,他是国家工作人员。”

“我见李忠和,就一定会受贿吗?赵所长你是这什么觉悟嘛,“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显然,这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你当我是杨姗那种人……没见过钱?”

“我这…….可不就是一比方吗?”赵明博嬉皮笑脸地回答。

“攻击省委干部,老起.你危险了!”陈太忠也嬉皮笑脸地冲他指一指.他俩这副做派.直将对方三人视作无物,而且,他们这么玩,也确实是要传递这么一个信息出去n一少跟我扯什么新华北报,那种玩意儿,我们不在乎。

他俩这么搞,对方三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今天他们接受的冲击,一次比一次大,那姓王的律师,甚至都有点后悔接这个案子了。

你们新华北报的人,早早地就被人算计死了一一那摄影机上的时间,可不是假的,都是多久以前的事儿了,搞新闻的被人偷拍,也太掉链子了吧?

但是,他既然是律师.又是受了事务所委托来的,那么,再困难的场面,也必须撑下去,于是他强作镇定.“这是杨姗跟陈主任你的谈话?”

“没错,我也没想录像,就是一不小心,有台摄像机正好在那儿,体积又不犬.…正给电池放电呢,“陈太忠正色回答,反正,他从来都是气死人不偿命的。

“这些,我就不说了,”王律师拿定了主意一一这链子都掉得一塌糊涂了,他也没话可说了,“但是,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见我的当事人?”

“老赵,再放一放带子,”陈太忠出声吩咐。

再放下去,就是关于护邦公司的事儿了.画面里没有露面的男人,很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是的一切都是那么正常和无懈可击。

“护邦公司的事情,涉及到国家安会……”陈太忠正色解释,一边说,他的手一边在桌上无意识地敲打着,“是已经上了内参的,容易被国内外**势力所利用。”

“她只是想知道真相警醒世人的同时行使媒体监督的权力.”

这时候.魏素轩又发话了,其实、她对护邦的事情也有了解。

“那是一个正义的、有良知的记者能够履行的职责,你觉得杨姗在天讯案中的表现配得上.有良知,三个字吗?”陈太忠厉喝一声,大义凛然地看着她,“这种人,也配行使记者的权力?”

“但是……”魏素轩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只觉得全身无力,都无法继续说下去了,她本不是拙于口舌的主儿,怎奈杨姗……实在太掉链子了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自己不争气,别人怎么帮都帮不过来。

“但是我们应该就事论事,”王律师已经打算放弃了可他还想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说不得插一句嘴,“你们提供的证词上说李忠和认识杨姗两年了……天讯的案子上,她可能代入了感情因素导致报道失实,但是……护邦的案子上,你有证据吗?”

作为一午合格律师,这话是不该当着摄像的,因为这可能意味着,他放弃了对李忠和案的辩护,而追究起其他了。

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因为律师有“合理假设”的权力,眼前这个姓王的律师,貌似认可了前一桩案子,其实人家责问的是一一你们素波为什么不让我接触我的当事人?

这个责问很强大的,就连潘剑屏都要忌惮,否则的话,陈某人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见新华北报的人了。

“涉及国家安全,你懂不懂这个意思?”他不屑地冷哼一声,“既然有可能涉及国家安会,我们自然要了解一下她背后可能的指使者…….我今天跟你们说这些话,都违背保密原则了!”

做事的时候,是要讲个先后程序的,前面已经解释过了,陈太忠不合适一开始就拿护邦公司的例子做文章。

但是不能做主要素材,却不是不能做补充素材,他主要盯着的还是天讯的案子,这个案子足以将杨姗绳之以法,并且无情地戳穿她低下甚至是卑劣的职业素养。

有了这个结果,再拿护邦公司的事情做佐证,那就不怕别人歪嘴了,是的,天南人怀疑她涉嫌别有目的地刺探国家机密,甚至不排除收受了什么别的资金的可能毗一是以,出于保密的目的,不能让别人探视。

当然,从实事求是的角,职业素养卑劣者,未必就一定不爱国,或者说未必一定卖国,不过这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扯皮的事儿了。

关键是有了这个佐证,警方不让律师见嫌疑人,就有充足的理由了,我们认为她可能有这个嫌疑一一虽然.陈某人想做的,不过是恶心一下人,希望新华北报那边跳得更高一点,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一记异常清脆的耳光。

“你有确凿的证据,证实她关心护邦公司的截丵访事件,也是想做有偿报道吗或者别有目的吗?”魏素轩认为,她抓住了问题的核心漏洞。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你,我们只是怀疑,”冯局长插话了,陈主任表演了半天,非常精彩,他也不甘心被人看做摆设,“这个案子尚未移交检方,而且性质可能很严重,不怕跟你们直说,杨姗现在还不知道有这个录像带……你们明白了吧?”

“那这么说,我们还是见不上她人了?”郭德鹏终于发话了,他存了拔腿走人的心思,没办法.这根本就是猪一般的队友,破坏力超过“神一样的对手”。

“你说呢?”赵明博反问一句,他对这个郭记者有印象,而且身为警丵察.他对很多细节观察得很细,知道这个记者行事尚算为重,更是揣摩出此人现在心存退意,要不然、不会主动提及这个问题。

这个反问.没人答得出来,不过,王律师和魏经理齐齐侧头看了郭德鹏一眼,显然对他这个问题相当地不满意。

魏弄轩等了半天,发现他也不做声知道他也放弃了,终于缓缓开口“那么,我们只看一下人.隔着玻璃也行,留点防寒的衣物,总是可以的吧?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

“那当然可以见面都行”冯局长点点头,“但是,既然是媒体从业人员,交谈中什么能谈什么不能谈,相信不用我重复了吧?”

摄像头缓缓地转向魏经理,她犹豫了好半天又看一看那律师,还是点点头,“无关的事情,我们不会说的。”

王律师被她看得挂不住了,心说明明是你的人不争气,你却要怪我不知道争取,不过,腹诽归腹诽他嘴上还要表示对雇主的支持.“冯局长,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说,”冯局长点点头。

“既然你们有证据程序也合法,为什么要用粗暴的方式抓走当事人?警方异地办案,应该跟当地警方协商相互配合,而你们没有联系北京警方这是为什么?”

“异地办案,需要不需要当地警方协作,要遵从工作有利原则,这一点我比你清楚,”冯局长不怕在这个问题上跟对方叫真。

“真要提前通知当地警方,我们带得走人吗?”赵明博却是冷笑一声,“你们报社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相信你们比我清楚。

这回答说得魏素轩有点讪讪,她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我也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

陈太忠扬一扬下巴,却是连一个“说”字都没有,真是傲慢异常。

魏经理本来想问,你当时录像时,为什么会错误诱导杨姗,但是眼见对方这副模样,也懒得打这嘴皮子官司了,就直接问一句,“文明办为什么会高度重视警方办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统属关系?”

“问得好,”陈太忠微微一笑,又点一点头,他知道对方想影射什么,但是他有他要说的话,“照你的理解,杨姗的事情,只跟警方有关?”

“请您继续说,”魏素轩不做回答,她做事也是有相当技巧的。

“从理论上说,确实是跟警方有关,但是也不全是,根子还在精神文明建设抓得不够,她是记者、她是无冕之王,她是堂堂的大报《新华北报》的记者。”

“你不用着急反驳我,按说、她的收入不会低.前途也不错.但是为了这一点眼前的蝇头小利,她丧失了一个记者该有的良知……这是不是精神文明建设抓得不够?”

“而且,她在报道中,有意歪曲事实,挑唆群众和政丵府的对立性,舆论监督我是欢迎的,也认为是必不可少的,我们欢迎各种客观和公正的舆论监督。”

“但是,你也只有监督职能、不要试图凌驾于政丵府之上,更不要以为拥有一些发言权了,为了某些利益集团,为了自己的私利,就试图用舆论来绑架政丵府!”

“监督是好的,但是过犹不及,你们常说什么.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那我就问你一句,谁来监督新华北报?”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韦明河的话,新华北报的堕落速度,比政丵府官员还要快!于是他冷笑一声,“做官员的,要有自己的良知,做记者、做群众的,也要有自己的良知,这才是精神文明建设的目的,你认为杨姗的错误……跟她道德的缺失无关吗?”

“所以,你觉得你们文明办高度关注,并且左右警方办案,是必要,是必须的,是这样吧?”魏素轩冷笑.她不怕这样的辩论。

“这不仅仅是个例,还是行业风气问题.必要的话,我会联系纠风办整顿.”陈太忠自然不怕把话题往大了说,“《新华北报》原来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相信你比我清楚。”

“不客气地说一句,当你们看复印件上杨姗收受这么多贿赂的时候,我没有看到痛心疾首的反应、只是看到了无动于衷……这就意味着你们已经视此为常态了。”

“是馈赠.不是受贿,“王律师插话,这一点是他的职责。

“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魏素轩有点抵挡不住了,所以她采用选择性忽视的手段,来对付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官仙吧倾城倾情提供。

“两个文明一起抓,两手都要硬,这是总设计师说的,我不认为文明办做错了什么,”陈太忠哼一声,“对了,请你警告那个李逸风,针对这两天他在报纸上对我们的污蔑,在你们的报纸上,做出诚恳的道歉.这是必须的、无条件的要求。”

“他只是不明真相,”魏素轩却是没想到,陈主任话头一转,又将目标对准了李大记者,忙不迭地解释一句,说实话,她自己在一级记者面前,都硬不起来,更别说转告了。

“不明真相就敢写犀利的稿子,是无知者无畏,还是为了维护你们的小团体,宁愿颠倒黑白?”陈太忠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当着摄像机,我不怕说一句,他要是不道歉,后果自负!”

话说到这里,就没办法再说下去了.警丵察们将复印件收回去之后,打开小会议室的门.打算带着他们去看杨姗。

不成想走到大厅的时候,呼啦啦围过来十好几号人,这都是跟新华北报有关系的媒体,有人拿着照相机,还有人拿着摄像机,“魏经理,你们出来了,需要我们做点什么吗?”

魏素轩三个人对着这种场面,也只能苦笑,他们原本是可以见机行事,煽动一下记者们的情绪的,但是.但是刚才的见面.都被摄像机拍下来了,想要不认账,却是不可能了。

“你们是不是受到了威胁?”还真有铁下心思巴结《新华北报》的,这种话都敢问。

“我们要去看要一下同事,然后回京.”魏素轩回答,“各位的支持,我们非常感谢…就是这样了……”

八千字到,再拼一下,看看能不能再冲一冲,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