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4 -2515变通上报

2514 2515变通上报

2514章变通上报(上)

潘剑屏顺着陈太忠的手指看去,然后就抓过报纸看了起来,看了约莫有一分钟,才放下报纸微微点一下头,“看来你还真是解决了问题。”

潘部长看问题,跟其他的省级领导差不多,都是先看事情处理了没有,至于说细节什么的,那就不重要了——眼下对方已经声明,停止关注此事,这就是好的结果。

“他们这个道歉态度,我不是很满意,”陈太忠哼一声,“这李逸风是新华北报的一级记者,觉得自己很不含糊。”

“不过是别人的喉舌,”潘剑屏不屑地哼一声,见他兀自愤愤不平,说不得微微一笑,“你这次进京抓记者,响动很大啊,这文章就算在中缝,也会有人注意到的。”

“这个倒是,”陈太忠点点头,想到潘部长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招呼自己过来,说不得请示一句,“潘部长您叫我来,有什么指示?”

你这家伙,陪我多聊一阵很难吗?潘剑屏听到这个问题,真是有点无语,别人来了他办公室,都是想方设法地多拖延一点时间,好加深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你倒好,直接问我有什么事儿。

不过,这倒是显出,小陈是个一心做事的人,潘部长倒也没有生气,他沉吟一下,“你们文明办起草个稿子,大致意思就是省里开始搞干部家属绿卡登记制度了,快点写,争取三五天内见报,”

“见报……”陈太忠愕然地张大嘴巴,“不是以文件的形式下发吗?”

他不是反对发这样的稿子,而是说这么大张旗鼓地在报纸上搞,这风头可是出大了——潘部长说的见报,必然是《天南日报》。

“文件今天就会下发,通过省委办公厅下发……小陈,你的马主任,默默地做了不少事情的,”潘剑屏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不过,人无完人啊。”

“皇帝身上还有三个御虱呢,谁还能没点缺点?”陈太忠笑一笑,他不合适跟老潘说,我都托人在黄老面前递话,说马勉不错了,却不成想遇到这样的事儿,反正这年头,公道自在人心了,“下发的文件,能不能提前给我看一下?”

“不要传出去……省得办公厅说咱们,”潘剑屏随手从旁边拿过一份文件,丢给了他,“四部委联合发起的,咱们宣教部主办,所以有底稿。”

陈太忠粗略扫了一眼,就是一惊,除了是宣教部主办,协作的还有组织部、纪检委和统战部,尤其是,牵头的居然是省委办公厅。

“还有统战部?”他有点不能理解。

“统战部跟海外有联系,”潘剑屏淡淡地解释一句,见他依旧懵懵懂懂地,说不得点一句,“你要准备的稿子,很重要。”

“这个稿子,合适见报吗?”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这稿子真要见报的话,性质不言而喻,他终是缺乏官本位思想,所以这反应就慢了半拍,“这么一来,老百姓就都知道了,咱们有这么个行动。”

《天南日报》是省党报,但是老百姓想看到这样的报纸,并不难,运气好一点的,蹲在厕所就看到了,可能上面会有点不敬之渍,却也能理解——毕竟这是公家花钱买的报纸,没有啥私人成本。

“就是要他们看到,”潘剑屏正色回答,不过,这句话说完,就没有第二句了。

“然后呢?”陈太忠感觉到了,潘部长在下很大的一盘棋,然而,他不是棋手,不能精确地判断目标——在他的心目中,这一步棋走下去,可能有若干的反应,不尽相同。

“然后?”潘剑屏又好气又好笑地看他一眼,觉得这家伙实在有点不开窍,“没有然后了……老百姓都知道了,还要什么然后呢?”

“我明白了,”陈太忠狠狠地一拍大腿,这次他是真明白了,“老板您这一步棋,真狠,然后公众舆论就可以监督了,是吧……由暗转明?”

这道理无须再细讲,原本是内部行文的事情,被捅到了社会上,那么必然要被公众知晓,也就是说,在这件事情上,不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所有人都会知道,天南省要加大力度,查处裸官这一丑恶社会现象了。

你知道我的用心就好,潘剑屏心里暗暗地松口气,嘴上却是轻描淡写,“省委重要决策,都是要通过党报来体现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明白了,”陈太忠点点头,潘部长这一手真的非常狠,这消息见报之后,就算是邀请公众监督了,如此一来,有些干部心存侥幸不想报备,也要考虑后果。

当然,对那些心怀鬼胎的干部来说,这是狠,但是对稽查办来说,这就是潘部长力所能及的最大支持了,这个消息登在报纸上,是要得罪人的,想到这个,他居然有点担心潘老板的处境了,“这个决定,杜书记知道吗?”

“我跟他提了一下,他没有表示反对,”果不其然,潘部长是不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的,他轻描淡写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加了一句令某人啼笑皆非的注脚,“我说这是你的建议,这个……你不会不认吧?”

“我……肯定要认,事实上我也打算提了,现在就算我主动提的吧,”陈太忠点点头,他是个有担当的主儿,对单位有利的事儿,他不怕背这个名头,然而,他还是有点不解,“不过,您跟杜书记提起我的名字了?”

你的名字我说不得吗?潘剑屏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就想到了这个问题的关窍,于是笑着答他一句,“我随便暗示一下就行了,何必给老杜添堵?怎么……你怀疑我的表达能力?”

“那我怎么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只是想,估计杜书记特别不愿意听到我的名字,本来能成的事儿,结果一听是我的建议……他就不答应了。”

“胡说,”潘剑屏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他心里明白,小陈这个担心是靠谱的,小家伙得罪杜毅实在得罪得太狠了,而且事实上,潘部长在跟杜书记沟通的时候,也充分考虑了这一点——所以他说自己是暗示。

他要是提出陈太忠的名字,那就是对杜老板的不敬——小陈为难臧华之类的,那还是小事,但是张汇的事情,就发生在省委大院里,谁还能看不到、听不到?

然而,潘剑屏虽然不可能提某人的名字,可暗示则是可以的,比如说用“文明办的一些同志认为”这样的措辞,所谓的官场思维指的就是这个。

只要不直接戳杜书记的痛处,杜书记就可以装作听不出来,而潘部长若要点名,那就大致可以归纳到“挑衅”的范畴了,这点做人的技巧,他还是有的。

不过对着小陈,他不能承认这个,潘部长要维护他所在的这个阶层的形象,于是就出声驳斥,“你不要妄自怀疑省领导的胸襟,这对你的成长不好。”

“嗯,不怀疑,您指示得很对,”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老潘你嘴上说得好,但交流的时候也是“暗示”,漂亮话就不用说那么多了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潘部长能为文明办争取到这样的机会,他还是打心眼里感激,“有了您的支持,下面同志办事的时候,也就能放开手脚了……这是一颗定心丸,非常及时。”

“是省委的支持,不是我个人的,”潘剑屏郑重地指出这一点,虽然他心里赞同小陈的观点,“小陈,任何成绩,都离不开组织的支持,你的潘部长,只是排在其次。”

这话,就算非常掏心窝子了,陈太忠笑着点头,表明自己领会到了。

回到文明办,他一个电话将稽查办主任罗克敌叫了过来,“有这么个事情,你看这个稿子,你们稽查办能不能拿出来……”

罗主任静静地听他说完,沉吟一下,方始点点头,以他老宣教干部的身份,很轻易地就品出了其中的味道,“部长对咱们稽查办,真的是不遗余力地支持……嗯,陈主任您的支持,也非常重要。”

“我的支持,你就不用说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我就是问你,这个稿子,你能不能在一天之内拿出来?拿不出来,我就找别人。”

“稿子……好说,关键是这个基调,”罗克敌有点迟疑,在宣教部干了这么久,改稿子的事儿他见得太多了,但是如果有可能,他还是想尽量减少下面人的工作量。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得想办法摸准上面的脉搏,“是通知,还是建议?”

“嗯……建议吧,”陈太忠憋了半天,决定用“建议”这个词儿,老潘能争取到这个,已经很不容易了,哥们儿不能让他再为难了。

2515章变通上报(下)

事实上,对陈太忠来说,通知和建议,真的没什么区别,只要是报纸上吹过风,有了相应的依据,再做什么事儿都简单了,所以记下来,他的指示也很有特性,“咱稽查办就是要做事的,这些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告诉大家有这么回事。”

“明白了,”罗克敌点点头,他是真的明白了,老宣教了,这点事情还能看不清楚?

于是,他的建议张嘴就来,“用这么个题目吧,《关于发起干部家属经商以及驻外人口调查的意义》,含糊一点,就不会太引人注目。”

干部家属经商?陈太忠听得还真有点无奈,这是老生常谈了,不过,用老内容掩饰新精神,这也倒是条路子,会看的,自然能看到里面的味道,不会看的那就不懂好了。

“行,这个题目就不错,”他拍板决定了,“你给我个时间,多长时间能完成?”

罗主任犹豫一下,终于开口,“咱文明办秘书处的同志,我还不是很了解,要是用部里那边的人,下午我能把稿子拿出来。”

这话可是有点意思,陈太忠沉吟一下,“那你先用私人交情来办事吧,马主任这几天不在,咱也没个请示的地方。”

罗主任不着痕迹地看一眼年轻的副主任,心说外面的传言真做不得数,谁说陈主任目中无人嚣张跋扈来的?我本是公心,却是被人家不着痕迹地敲打了一下,话说得还挺熨帖。

不过,公心归公心,他也清楚,自己是想照顾一下某人,现在看来是要往后推一推了,“那好,我现在就去办。”

他还没站起身子,外面响起敲门声,接着郭建阳走了进来,“陈主任,涂阳市招商办的两个同志想要见您。”

“我这整天都不知道忙的是什么,”陈太忠苦笑一声,又点一点头,“行,你去把他们俩接进来吧。”

令他有点恼火的是,这次单红星又来了,另一个则是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五大三粗的,像屠夫多过像官员,“陈主任,这是我们招商办的副主任张忠毅。”

“哦,你好,”陈太忠站起身,同对方握一握手,“坐,建阳给拿两瓶水来。”

拿水而不是冲茶的话,那就是他不打算多谈,他确实是没那么多时间,不过聊了两句之后,他发现这个张主任对业务确实挺精通。

人和人的差距,一比就知道了,上次单红星说得就算不错,但是跟张忠毅差得还是太远,于是他点点头,拍一拍手边的资料,“资料我收下了,回头咱们再联系。”

单红星心里却是不住地打小鼓,这次她是不想来的,可张主任一定要带她来,他总共也没来过省委几次,而且要见的是恶名远扬的陈主任,刘市长又相当重视此事,他倒是想不带她,但是不敢啊。

“我来不来,意思真的不大,”走出文明办之后,她叹口气,却是也没胆子埋怨张主任,只能婉转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陈主任是想了解细节。”

“谁说意思不大?”张忠毅却是不认可这话,“中午请他吃饭吧,酒桌上说话,要是你没来,我合适张嘴请人家吗?”

张主任在招商办里,算是一等一精通业务的,只不过他不擅跟同事打交道,而家里又有点背景,平日里就习惯自扫门前雪,这次是刘东来亲自点将,招商办才把他派出来。

中午陈太忠却是又有饭局,昨天是他为邵红星接风,今天邵总回请,上午的时候,邵总去素纺的新厂址看了看,又进老厂转一转,对工程进度很满意——上次他想看都看不成,还得借军方的直升机航拍。

这顿饭,邵国立却是连祖宝玉都没喊,他要在素波投资了,京中的衙内在地方上行事,确实比较肆无忌惮,但是如非必要,一般也不会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

事实上就这个投资,邵总跟陈主任也没啥太多的说道,两人把大方向定了就行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下面人打理了,几千万这种小事,犯不着他们去斤斤计较。

所以接到单红星的电话,陈太忠有一点点的迟疑,当然,他对她的解释还是相信的,自己恶名在外,而刘东来对这投资又异常重视,那么,张忠毅一定要拉她过来,确实很正常。

想一想邵国立手里没准还有钱,他索性做出了决定,“不用你们请我了,中午我要跟北京来的一个朋友吃饭,你们要是能说动他投资,那我就省事了。”

于是,中午的主桌就是六个人,陈太忠和邵国立分了上首位,挨着他俩的是丁小宁和蔡女士,张忠毅和单红星则是坐在下首位。

按说张主任也是一个副处,现在居然沦落到末座去了,实在有点尴尬,不过仔细算一算,他真没资格超越任何一个人,就连地位最低的蔡女士,也是京城邵公子带来的,他怎么比得上?

倒是邵总一见单红星,眼睛就是微微地一亮,酒桌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他低声问陈太忠一句,“这个小单……也是你的女人?”

陈太忠白他一眼,摇一摇头,“我忙不过来,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完了事儿提起裤子走人就行了?”

“啧,我就是这么一问嘛,”邵国立笑着回答,他看一看身边的蔡女士,又看一看单红星,又低声问一句,“你没觉得……她俩长得挺像,好像是姐妹一样?”

“关我什么事儿?”陈太忠摇摇头,他知道这家伙阴心动了,沉吟一下才低声警告,“我跟你说,你想干什么我不管,不过这女人我不会帮你照顾……我现在名声已经很那啥了。”

“你的名声本来就很那啥,”邵国立一脸正色地指责他,不过,见他脸上难掩悻悻之色,于是又低声问一句,“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使坏,给我起个‘妇女之友’的绰号,”陈太忠低声回答,“我的领导也因为作风问题……我说,你笑个毛的笑”

“哈哈……我不笑了,”邵国立好不容易才控制住笑声,接着又摇摇头,“其实,你也不是太冤枉的……对了,你们涂阳能有些什么项目?”

张忠毅的眼力,可是比一般人强不少,他只靠观察就猜到了,那个邵总是对小单有点意思——事实上,邵国立也没有掩饰的意思,他怕得谁来?

但是就算猜到了,张主任也只能伪作不见,陈主任虽然只介绍说,这是北京的邵总,但是单单从邵公子的做派,就不难看出,这主儿绝对是衙内或者太子党之流。

张忠毅不知道,小单被对方看上,会是好事还是坏事——据说有的太子党的独占欲很强。

反正这是他无法插手也不敢插手的事情,听到对方问起自己的项目,他正好借机摆脱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正色介绍了起来。

“这些项目都太慢了,”果然,邵总眼里,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他只对一个产业略略有点兴趣,“烟草……你们市的烟草,能转为民营?这不可能吧?”

“邵总果然见多识广,不愧是京城下来的,”张主任笑着伸出一个大拇指来,“烟草企业必须是国营的,不过,我们可以用一些变通的手段,比如说bot方式来做……你投资你受益,等你收回投资,再将经营权交还市里。”

“那我吃多了撑的,投资这个?”邵国立冷笑一声,他说话相当地不客气,“我把钱借给你们发展,然后……我只收回投资,那是雷锋,不是我邵某人”

“您可以多收回一点嘛,可以比贷款利率高一些,”张忠毅苦笑着解释,他也知道,京城这帮贵公子,来钱的路子实在太多了,对人家来说,这种回报率真的是一种侮辱。

“没意思,”邵国立摇一摇头,不过紧接着,他眼睛微微一亮,“要不这样吧,我投两千万,年利百分之十五,不过……你们要给我三个省的总代理,最少十年。”

“那没问题,”张忠毅当场拍板,按说他是不该这么果断拍板的,但是事实已经摆在这里了,他若是略一犹豫,对方绝对就收回这话了。

而且张主任很清楚,卷烟厂之所以日子不好过,不光是生产设备落后,更重要的是烟卖不出去,其他省份的地方保护主义太厉害了,现在这位要三个省的代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咦,你居然有兴趣做代理了?”陈太忠听得都颇为咋舌,他可没想到,堂堂的邵家公子会有兴趣搞这个,你不是只喜欢做短平快的倒卖吗?

“你知道什么?这里面学问可大了,”邵国立笑着摇摇头,又咳嗽一声,“回头我跟你慢慢解释吧……对了,这件事初步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还要了解一下你们卷烟厂的情况。”

“那是应该的,”张忠毅笑着点点头,又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果然厉害,连交的朋友,都是这么痛快的人,我真的太佩服了”

“太忠的朋友里,厉害人海了去啦,”邵国立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接着又指一指酒杯,笑眯眯地看着单红星,“你看,邵总我这么爽快,小单你不敬我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