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8 -2519迎难而上

2518 2519迎难而上

2518章迎难而上(上)

稽查办的稿子,在第三天就见报了,这个效率是真的不低,不过,这固然跟潘部长的大力支持有关,也跟马上要国庆不无关系——接下来宣教口上要忙的,就是国庆宣传了。

不过对于大多数的干部来说,这就有另一层的含义了,前天省委才传达了家属出国和绿卡要登记的文件,大家正组织学习呢,省党报上却是又出现了这样的文章。

看来这个号称“试行”的干部家属职业及涉外关系登记制度,省里是要动真格的了!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这也就是潘部长要陈太忠尽快准备稿件的原因,想推行一项涉及不少人的政策,必须要有相关的手段,以展示推行者的决心。

文件下发倒还不要紧,这报纸上一登,整个天南省官场登时就炸锅了,没错,是整个天南的官场,因为这个文件是针对天南的省管干部去的。

宣教部的人疯了吗?不少人这么嘀咕,这一下可不光是咱们的干部们知道了,连外面的老百姓都知道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百姓就成为了跟干部相对立的名词,比如说这内参,就是干部才能看的,而且还得处级以上的干部——按说,这是为了对外保密的缘故,但是这个结果有点令人哭笑不得,外面都知道了,家里人反倒是不知道。

然后结果就挺严重了,外面人艺术加工改造一下,再通过一些说不清的渠道传回来,于是悲剧就发生了——谣言比真相看起来,还要像真相。

反正,对广大干部来说,这个登记只是在组织内部的话,还是比较好糊弄的,能躲得过的就躲,躲不过的话,也可以通过一些手段,要求相关人等“妥善处理”,真有那腰板硬实的,都敢要求负责调查的干部“顾全大局”!

体制里这点事儿,谁还不明白?

但是老百姓知道这样的消息,那可就天下大乱了,这些人里良莠不齐,尤其是有些人素质不高,压根不懂大局,更有那些捕风捉影之辈,没有直接证据,就敢信口胡说——丫挺的反正是光脚的,不用负责嘛。

一时间,就是风起云涌,省文明办各色人等的电话,几乎都要被打炸了,除了个别人等是铁关系,是来问执行力度的,不少人都是直接打电话过来,表示不能理解的。

既然敢表示不能理解,那么必然有充足的理由,这就是老话说的那种,“一封信,八分钱,上面一查歇三年”——这是对干部资源的严重浪费,从本质上讲,这也是在犯罪啊。

“下面的抵触情绪,很大啊,”康楼电跑到陈太忠这儿来感慨,他是分管协调处的,往常是文明办最忙的处室,不过自打稽查办横空出世之后,他这边受到的关注就少多了。

不过,正因为他以前接触的人多,找他了解情况和抱怨的人,也是最多的,“地市的反应倒没有想像的那么厉害,可省直机关里反应就大了。”

“大就大呗,四部委协作的调查,他们尽管往外跳,”陈太忠冷哼一声,“做着中国的干部,衣食住行全能报销,可老婆孩子倒是移民到国外……这还有道理了?”

“他们主要是怕误会,怕被流言中伤,”康楼电苦笑着解释,“我承认你说的,里面有些人是别有目的,但是也有些人,是被以前各种运动整怕了。”

“这个我有安排,你不用问了,”陈太忠摇摇头,有些事情不到揭骰的时候,他是不会点明的,“党报能刊载出来,说明省委有高度统一的认识。”

“可是这些人消息都灵通得很,知道杜老板对这个事情不怎么上心,”这才是康楼电真正苦恼的地方,“宣教部的码头,还是小了点……其实这种事儿,就算杜老板出面,也照样会有抵触情绪。”

“既然你那么难做,让那些抱怨的人打电话给我吧,”陈某人并不是什么好脾气,“我记不下那些原因,人名我总记得下来的。”

他这么说话的理由,其实很质朴,身为国家干部,你们有没有任劳任怨、埋头工作,这个我并不知道,虽然有人管我叫组织部长,但是上面还有个前缀——“地下”。

但是身为国家干部,家属跑到国外去的话……那是什么姓质?!!

你信不过这个党,信不过这个国家,那就全家卷铺盖卷滚蛋嘛,谁拦着你呢?太平洋也没加盖,大不了身上绑俩轮胎,游着去美国嘛——反正这个国家你活不下去了。

既然你活得下去,还能在体制里拥有一定的发言权,我随便调查一下,你废话就那么多,这摆明了是不给我面子嘛。

陈太忠从来就是个“以德服人”的人,别人不给他面子,他自然不会在乎别人的面子,“凡是打电话抱怨的,重点调查。”

“打电话来的,都是身家清白的,”康楼电哭笑不得地回答,下面这些事儿,猫腻虽然多,但是没谁会傻到授人以柄,“他们都是表示,这是组织上事情,没必要登到报纸上。”

惹得火了,我就直接发表一个“欢迎广大群众监督”的稿子,陈太忠看康楼电一眼,却是最终没有说出这话来——现在天南掌权的是杜毅,又不是蒙艺!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般渴望蒙艺还在天南,他相信若是老蒙还在的话,他在下面活动,蒙书记公然表示支持,那么这项工作的进展就会变得顺利许多。

而杜毅现在的暧昧态度,就为此事凭添了不少的变数,而且可以想像得到,这项工作推行起来,难度绝对不会小了。

“好在最大的不过是正厅,”想到这个,陈太忠有点庆幸,相较而言,那些副省以上的干部关系不在省管范围,要不然潘剑屏都扛不住。

老潘的压力,应该比我还大吧?这一刻,他还真的有点佩服潘剑屏了,不是随便一个省委常委就敢惦记此事的。

当然他也明白,真的要波及到潘剑屏的时候,黄家那边就不会坐视了——老潘想必也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才肯大力支持的,但是他的勇气还是让人佩服的。

他这么胡思乱想着,冷不丁手机响起,来电话的却是田立平,“太忠,这报纸上都登了干部家属绿卡报备了,不用这么狠吧?”

“唉,”陈太忠叹口气,沉吟一下发话了,“立平市长,你能不能跟我交个底儿,田强到底有没有美国的绿卡?”

“……”田立平默然,好半天之后,他才叹口气,“他有,这个事实,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最少,是不可能再往上走了,”陈太忠回答得很坦率,“文明办里,有组织部派驻过来的干部,还有纪检委派驻的干部……你明白我意思吧?”

“唉,”田立平一声长叹,却是没再说什么,同其他人不同,他非常明白小陈的破坏力,别人都认为是法不责众的事情,可是这家伙真要一意推行的话,没准还真能成功——惹急了,小家伙连黄老都能拽出来,没人比他更清楚黄家对小陈的支持。

“我就奇了怪了,中国这么大,怎么就容不下几个干部家属?”陈太忠对上田市长,也是……满肚子的纠结,“田市长,为什么你会答应田强办绿卡?”

“为什么……嘿,”田立平哼一声,随后声音就大了起来,“为什么?因为我没时间管他!田甜跟你怎么回事,我管了吗?”

“我们这一代人,做父母的,欠孩子的,”田市长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田强什么姓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没退休,能护得住他,将来我退了,管得住他吗?他要是惹出了掉脑袋的事情,怎么办?”

陈太忠登时默然,也是,他跟田甜胡天胡帝,也没见老田说什么,他沉吟好半天,才苦笑一声,“人……总是会越来越成熟的,挫折才能让人进步,田强真要遇到点小挫折,那也是好事,你管他三五十年,难道管他一辈子?”

“去了美国,没他老爹罩着,他总要收敛一点,”田立平的回答,非常地苦涩,“你要是肯答应,将来他出事,你能帮着处理了,我就让他去文明办,当着你们的面儿把绿卡毁了。”

就他那惹事能力,我管得过来吗?陈太忠听得暗暗苦笑,他沉吟一下方始回答,“立平市长,我吹句牛皮了,您要是愿意配合,我保证在您退之前,让您再往上走一步……田强嘛,我有办法收拾他。”

这话确实有点大,田立平马上五十五岁的人了,七上八下那是官场的规矩,五十七还到不了副省的话,就不用琢磨了,而他升正厅还不到一年,两年红线那也不是吹的。

不过,这年头讲究个事在人为,黄家愿意大力支持的话,五十九岁升副省也不是不能考虑,而且,在这之前,田立平能做到市委书记,五十八岁的时候,直接混到省政协或者人大做个副职,那也就是齐活了。

就是那句话,只要上面愿意支持,一切都有可能。

2519章迎难而上(下)

田立平听到陈太忠的话,再次沉默了,两人以前谈话,从没有涉及到这么深的层面,谁都知道田市长是陈太忠扶上去的,但那都是无形的默契,二者真的没有撕下面具,这么**裸地沟通过。

“你会得罪很多人的,”好半天之后,他才说了这么一句,“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子女,有绿卡的更多,别的不说,黄家的老大,不已经是加拿大公民了吗?”

“黄家的根子在中国,离开中国,他们什么都不是,比甯家差多了,”陈太忠哼一声,“省部级的干部子女……首先我现在没这个能力管,其次的话就是,他们在国内都有根儿的。”

“我现在要抓的,就是厅级以下的干部,越是基层吃相越差,做事越是肆无忌惮,影响越恶劣,一个小科长小处长,敢卷上十来亿跑路,你让一个省部级的这么做试一试?人家为某个国外的利益集团做个买办,不比什么强?”

“那你还是只敢拍苍蝇,不敢打老虎啊,”田立平笑一笑,笑声中有不屑,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萧索的感觉。

“我手里就这么大一点权,能怎么样?”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跟你说个实情吧,东南大案的何军虎在欧洲都我抓住了,本来想送回国内呢。”

“送回来麻烦更大,这我知道,”田立平这么些年官场,真的不是白混的,他一听就明白这意思了,而且何军虎也是内参上点了多次名的,他知道是谁,“不是放了,你就得让他失踪。”

“有意大利的黑手党,从他手里榨取了一千万美元,”陈太忠沉声发话,他相信老田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还剁了他一个指头。”

果不其然,田立平又沉默了,过了好一阵才笑了起来,从声音上听他已经恢复了正常,“是黑手党吗,我怎么觉得会是你干的?”

“反正最后,钱不在我手上,”陈太忠也笑了起来,“其实说实话,不管有钱没钱,在外国生活都舒服不了多少,到处看人眼色才是真的。”

说到最后,田立平也没说会不会让田强去交出绿卡,陈太忠也没再问下去,有些事情,他总得给人家一个考虑的时间。

中午的时候,邵国立从涂阳回来了,这次陪着他的是涂阳市市长助理、招商办主任张勇,邵总对卷烟厂的硬件设备不太满意,不过那里的熟练技术工人还有不少。

他这是漫天要价的法门,不过张主任也不跟他叫真,事实上卷烟厂算过一笔账,别说三省的总代理,就是十个省的总代理,邵总你想拿去都没问题——说实话,涂阳卷烟厂根本就没把目光放到省外去。

省外的市场,实在太难打开了,要是有人愿意努力,全国最多也不过零零散散地搞定十来八个地区,涂阳卷烟厂目前的定位是省内!

天南省十四个地区,只要这些地区全部铺开了,同样一个“红彤彤”的牌子,通过包装、色泽等方式,建立高、中、低不同消费档次的立体构架,每年利税上亿就不是问题。

当然,就算是天南省内,他们也面临一些竞争,寿喜和通德都有自己的卷烟厂,所以他们现在还好高骛远不到省外。

“涂阳的烟草真的很有名的,”张主任在酒桌上侃侃而谈,既然邵总对卷烟厂大致还算满意,那这一笔投资就跑不了啦,“连续三届全国卷烟评比,都进入过前十,最好的一次成绩是第三,连玉溪的烟都被比下去了。”

“哦……那为什么不继续下去?”陈太忠还真不知道,涂阳卷烟厂还曾经有过这样的辉煌,“居然沦落到眼下这种地步?”

“这个原因嘛……是多方面的,”张勇苦笑一声,看得出来,他有些话难以启齿,“不过最好的烟叶产量也不算太大,我能肯定的是,在烟叶处理和比例配置这些技术上,涂阳绝对不比国内任何一家卷烟厂差。”

“我怎么听着,好像我的投资可能打水漂呢?”邵国立听得就笑,对方语焉不详,投资商心存疑惑那就是必然的了。

“都是些历史原因……包括一些政策影响、受到别的烟草企业的打压等等,我也不是很了解,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了,”张主任微微一笑,又看一眼陈太忠,“再说,有陈主任在天南,邵总你还担心投资收不回来?”

“呵呵,”邵国立闻言笑一声,那是胸有成竹的笑声,他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打压?我倒是想看一看……我代理的地方,谁敢打压。”

他的霸气显露无疑,张勇自然也要跟着奉承两句,在接下来的谈话中,陈太忠才得知,涂阳这次要求的是两千五百万的投资,邵总居然对多加五百万不甚在意。

老邵这手里,钱还真不少啊,陈太忠听得暗暗咋舌,别的不说,这家伙在欧洲那边放着一千多万的美元,等着再在股市上兴风作浪,而现在投资到京华房地产和涂阳的钱,也是一个亿挂零了。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天南并不是邵家的地盘,虽然邵国立信得过陈太忠,但是很显然,在邵家的地盘里,这家伙的投资会更多,

这些红色子弟赚点钱,还真的很简单啊,也亏得他是曾经的仙人,否则的话很难不生出嫉妒之心来,“邵总不在涂阳再投资点别的项目?”

“拉倒吧,这是砸锅卖铁了,”邵国立不上这个当,他微笑着发话,“两千万我都咬牙,多的那五百万,我还指着你给我介绍个融资渠道呢。”

“你就忽悠吧,”陈太忠哪里肯信他这话?“涂阳刘市长给我下的是五千万的招商引资任务,还差两千五百万呢。”

“刘市长可是说了,您要弄一个亿过来呢,”张勇听得就笑,“怎么陈主任直接砍了一半?我可没办法跟市长交差了。”

“得了,刘市长对精神文明建设的支持,我还没怎么看到呢,”陈太忠摇摇头,“最近有个关于干部家属的摸底调查,这个你知道吧?”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张勇犹豫一下,缓缓摇头,“您也知道,我们招商办是事业编制的,对各种政策,嗯,不是特别敏感。”

“你可还是市长助理呢,”陈太忠看他一眼,不再说话,市长助理最起码也得是个副厅待遇,应该是省管干部,他心里非常,这是张勇不想谈这个事儿,最起码是没得了刘东来的授意,所以就不提此事。

谈到这样的话题,酒桌上的气氛不可避免地要尴尬一下,而陈太忠有意施加压力,更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惜字如金。

邵国立那是什么人,一见他这模样,就猜到了七八分,说不得伪作好奇问一问,等得知陈太忠最近在干什么,他先是微微一愣,才缓缓点头,“嗯,这是好事儿,我支持你……涂阳这边不同意吗?”

要说他真的支持,那才是扯淡,他自己就是个干部家属经商的典范,不过天南这边查干部家属,关他鸟事?口惠而实不至的空头人情,说一说又何妨?

甚至他不惜为此收回对涂阳卷烟厂的投资承诺,卷烟的利润虽然大,但是他只是想利用家族的势力,挤入那个市场,就是他说的话,跑销售他是不会去的,大不了就是交给下面人去跑。

而邵公子对下面人也不薄——他是要讲面子的,这么一来,卷烟的利润可想而知,起码相对京华房地产的素纺项目,是不值一提的。

他这话说得很含糊,但是张勇听懂了,心里登时就是咯噔一下,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省里的精神,市里怎么会不同意呢?我是没听说这件事。”

“哦,”邵国立点点头,不再说话,酒桌上的气氛,就越发地沉寂了。

饭后,张勇顾不得是午休时间,就拨通了刘东来的电话,将酒桌上的事情一说,刘市长也清醒了过来,“陈太忠的意思,是让咱们大力支持?”

“问题是那个燕京的邵总也含糊地表态了,”张主任叹口气,这不是陈太忠会不会再帮着引资的问题,事情还要严重一点,“没准这个投资可能要黄。”

“啧,”刘东来听得也是叹口气,涂阳的经济水平在全省是中游,由于不太富裕,干部家属在国外有本儿的情况并不严重,说实话,素波、凤凰和张州才是重灾区。

但是这个出头的椽子,真的不好做,涂阳这边一表态的话,那得罪的可是其他地市,更别说还有手握各种经费的省政斧的各个组成部门。

“这事儿,得跟王波商量一下,他管党委管干部的,”刘东来真的很苦恼,他对这个卷烟厂还寄予厚望呢,烟草的利润谁不知道?

一旦摊子铺大,不但税收会蹭蹭地涨,再加上那邵总真要打开省外市场的话,对烟草的需求也会大增,农民们的曰子也要好过不少,天大的政绩在面前摆着呢。

而且陈太忠的本意,还会再给涂阳引一些资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