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4 敲竹杠2525认罪

2524敲竹杠2525认罪(求月票)

25234章敲竹杠。

要不说这混官场的,真就没几个简单的,许纯良只听几句,居然就判断出了聂启明的用意,当然,这种判断力跟他家学渊源不无关系,而且许家在京城也有势力,知道那新华北报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我还想提醒你一声……”陈太忠听得就笑,“这家伙咱们能用,但是千万不要接触得太近,纯良你这人还是太好说话,要学会拒绝。”

“这我知道,不过是为了工作,不得不跟他打交道,拿你压着他,感觉比跟张沛林合作痛快多了,哈哈”许纯良在那边大笑了起来,“反正咱们没资格管他那些破事儿,那就办好自己的事。”

“你的表现,越来越配不上你的名字……”陈太忠哼一声,挂了电话,可心中那份感慨却不能像电话一般轻易挂断官场果然是个大染缸,连许纯良都变得这么务实了。

第二天七点钟整,陈太忠的奥迪车就上路了,原本文明办的人上班,都是踩着点来的,但是现在行情烫手了,那也只能一天当作两天用了。

这次陪他前来的,是调研处的副处长姚平,至于说稽查办来的副主任,肯定就是李云彤了,稽查办里的人都知道,李主任是陈主任的人,而陈太忠本不想让她跟来,却是不好做得太过明显。

不过转念一想,马勉之所以不得不推后休息一阵,可不就是因为李云彤的传言?既然想帮马主任解套,那么这外界的谣传”我也就不能太在乎了。

而李主任也真的不怕闲话,一头就扎进了他的奥迪车里,所幸的是车里除了郭建阳之外,还有姚平”倒也不用担心别人瞎猜。

黑色奥迪之后,还有一辆桑塔纳z功,却是宣教部临时拨给文明办的,而且指明这车只有陈太忠有使用权,别人调是调不动的一潘剑屏对陈太忠的支持,由此可见一斑。

那车里,坐的却是三个女人”一个是雷蕾,一今天南青年报的记者,还有一个是宣教部秘书处的,三人都是管对外宣传的。

两辆车也没搞什么警车开道,就是一路直奔涂阳,不过,等八点半进入蒙岭县县界的时候”前面还走出现了届迎的车队。

这个届迎不是特别隆重,但饶是如此,也出现了一个副厅的干部一还是市委常委,涂阳市委宣教部长窦凌玉,旁边相伴的”就是蒙岭县委书记粱美贵。

令陈太忠郁闷的是,这窦凌玉又是个女人,而且……说起来长得不算太好看,却也勉勉强强说得过去奔五十的主儿了,再好看也走过去时了。

哥们儿自打进了宣教部,总是跟女人在打交道”某人又想起了自己那个不尴不尬的外号,心里就有点恼火,“窦部长”我是去市里办事的……就不用这么惊动大家了。”

他是站在车门口说的,也就迈了两步路,真的挺不给窦部长面子,按对等原则来说,正处的干部就该是正处的接待,省文明办也不是什么强势单位,随便来个副市长,那就是超规格接待了,当然,陈主任是省里来人,规格稍微超一点,也算正常。

而现在来届迎的不但是副厅,还是市委常委,那真的很给文明办面子了,可是陈主任却表现得风轻云淡,不但是对窦部长不敬,对粱书记也多少有点怠慢。

当然,粱美贵是不敢计较的,窦凌玉也没在意,老话说得好,省里下来一条狗,都要比下面的人强,更何况来的是一条杀伤力惊人的疯狗?

而陈太忠眼里也确实没有这些路人甲乙丙丁的,他只是淡淡地点,头,表示他知道了,于是车队继续向前开,终于在十点的时候,进入了涂狙市区。

自打进入了蒙岭,就有警车开道了,否则的,这一段路虽然不长,一个半小时恐怕也难走完,等进了涂阳市区,前面又多了两辆警用摩托,一路带着他们来到了涂阳宾馆从理论上讲,这起码也是副厅级别的接待规格了。

陈太忠不说那些,十点半的时候,涂阳市委小会议室内,整个涂阳地区的党委班子,都在等着王书记、刘市长和省委陈主任的指示,一屋子人静悄悄硪那三位却是不怕人等,直接在市委书记办公室叫上真了一体制森严,下属等领导算多大点事儿?正经是大家要先把丑话说在前面,统一了认识再计较别的。

“…………就是五千万……”陈太忠坚决地表示,他不会妥协,“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不是商品,不是用来讨价还价的。”

“那是当……”王波点点头,“不过,陈主任你也清楚眼下的社会风气,很多人不干事专门抽后腿,省里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力度越大,我们的工作也就越好做。

这要钱要得叫个理直气壮!陈太忠其实能理解这二位的苦衷,他自己就遭遇了不小的阻力,下面地市各有小心思,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是这种**裸的交换,还是让他感到有点耻辱好像哥们儿办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非要拿投资换支持,我为的也是国家和社会!

对王波的叫苦,他并没有马上回答,就是那么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二位,好半天才出声,却是自顾自地说话,“这五千万也不是一定能投下来的,投资商是外国人,跟省里主要领导关系不错,你们还是先把这些钱争取到手,再谈其他的投资吧。”

这就隐隐讥讽涂阳人有点好高鹜远,同时又将凯瑟琳的来历略略透露一二一蒋世方确实很看重普林斯公司的老板,她从欧洲给天南拐来了大量的高级人才。

然而,对王波来说”既然已经开始敲竹杠”那也就不怕继续敲下去了,他笑着回答,“陈主任介绍来的投资商”我们放心,既然是国际友人,那我们双方同心协力,让他多投资一点。”

“人家说了,环境不满意就不会投……”陈太忠心里暗暗咬牙,你这是打算给我下套呢?“而且,我为你们争取的是外资一一一一一一外资!”

“外资它开发蒙岭,也得换成人民币……”王书记笑着回答,人要是横下一条心来,那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他当然明白引入外资的意义,但是这竹杠……已经开始敲了嘛。

“那我让她先换成人民币,再投资好了”陈太忠本来就觉得有点耻辱了,又听这王波说话如此夹缠,真的有点受不了啦。

“太忠,外资的意义”我们是明白的””刘东来见状,赶紧开始唱白脸,这党政一把手真搭起班子来一致对外,威力还是蛮大的”“王书记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他不但要考虑外资,也要考虑数量,涂阳市的经济总量一直就上不去。”

“这样吧”你们能从她那儿多掏出一点来,我绝对不拦……”陈太忠气得撇一撇嘴,“但是有个底线,我必须强调一下……不许拿财政收入做抵押……”

“啊?”王波和刘东来听到这话,相互对视一眼,他俩还真没想到,陈太忠争取到了这样性质的投资,还是刘市长反应快,“那是用BFO的方式,还是入股分红?”

“是Bm”陈太忠再谗纠正某人错误的说法,“还款方式你们谈,我不管,反正国家的财政收入,不能抵押给外国人……咱们是**的政府,不是满清政府!”

“陈主任,不止你一个人觉悟高!”王波听得有点激动了,伸手一拍桌子,“你既然能争取到这种投资,我也不多说了,涂阳坚决支持文明办的政策,不过这个……老刘?”

“我觉得陈主任还能再支持咱们一……”这次,轮到刘东来唱红脸了,他略带不满地看一眼王书记,“我说班长,你跟这大财神要一句活话也算嘛……”

“陈主任你看……”王波苦笑着一摊手。

“我发现你俩这搭子,真的是配合默……”陈太忠被这二位弄得哭笑不得,王书记好不容易良心发现一下,却是又被自己的搭子拽回了现实中,“这党政联手,确实可怕……”

“我们还会联手搞精神文明建设”刘东来的话,接得真的是异常快捷,要说这厅级干部们说话,都是考虑到方方面面才肯开口的,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些人的思维不够敏捷,偶尔快速接口,也是相当厉害的。

陈太忠也下了一跳,心说老刘你这反应未免有点太快了吧?不过,人家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也不好再计较什么,于是苦笑一声,“你们要是真的成了精神文明建设的样板,我当然还会加大支持力度的……”

“陈主任你要是早这么说,那不就都结了?”王波笑吟吟地接口,既然不能敲出更多的东西,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敲定一个承诺,也比什么都没有强。2575章认罪涂阳之行可谓波澜不惊,当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联手推动什么工作,通常情况下是不需要考虑什么阻力的。

唯一令人有点哭笑不得的是,市委宣教部副部长、文明办主任张杰的儿子,今年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留学去了,据张部长说,他儿子是拿了全额奖学金走的,临走的时候还大摆宴席庆祝了一下。

当时在市委还小小轰动了一下的事情,现在就令张杰难受了,尤其他还是文明办主任,这算是什么……打脸吗?

陈太忠就觉得有点尴尬,不过最后他还是表现出不介意,“全额奖学金啊…………出国留学是好事,不过,学成之后能回来参加祖国建设,那就更好了。”

王波倒是会利用这个机会,他顺势向大家宣传,说你们看,省里登记这些,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针对性,不过是充实一下干部管理制度,毕竟最近干部们携款潜逃的现象屡有发生,比如说凤凰科委的公款,都被人卷走过。

凤凰商行左媛卷款潜逃一事”凤凰将盖子捂得还是比较成功的,虽然后来左行长在上海自首了,就导致消息泄露出了一点”但是赃款追了八成回来,所以略略轰动了一下就过去了。

也就是陈太忠要强调摸底调查的重要性,所以时不时地将这个案子挂在嘴上,而左媛的父母作为曾经的国家干部,一退休就定居在美国了,大家也就知道,陈主任对这个现象深恶痛绝”非是无团。

上午开了会,中午照例又是会餐,下午的时候,舁文明办一行人参观了一下市电视台和涂阳一中一张杰居然有幸作陪,然后,大家就打道回府,回到素波的时候”刚刚过了六点。

这边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居然是北京有过一面之缘的容科仪容老板,就是那个试图半路上劫走葛瑞丝和贝拉的主儿,这次容老板来,是来谈捐助希望小学的。

难得的是”他居然搭上了马小雅的线儿,这次是小马跟他一起来的。

容老板在北京打探过陈太忠的来路,就知道自己惹的麻烦不小,原本他还想着糊弄一下,看看能不能找人关说一下,这钱给了公家还不如给了私人。

他是有钱”但是三十所带图书馆的希望小学,就算一所十万也得huā三百万,有钱也不是这么造的一真想捐助希望工程的话”他还不如回老家去搞,好歹也图个家乡留名。

于是容科仪就通过人”找上了马小雅,马主播一听是这种事,不肯出面帮他缓颊你撩拨了太忠的朋友,那人家让你做什么,你乖乖地做什么好了。

他还待再通过别人缓颊,不成想前一阵素波人进京抓记者一事,搅得满城风雨,赵晨突然想起来了此事,打个电话一问,知道他还没去天南,说不得丢下一句话,“你要是找死,我不拦着你。”

感觉到事态严重了,容科仪说不得只能再上门找马小雅,马主播倒是也有点想太忠了,说不得就跟看来了。

容老板的意思是这样的,三十所希望小学好说,不过呢,我这边资金有点紧张,咱一年建五所,建六年,你看成不成?

他还是存了点侥幸的心思,心说这朋友都是交往出来的。这几年内大家打好交道的话,糊弄上一两年,估计也就那么回事了一撩拨了两个女人,就得出三百万,天底下真没这行情。

陈太忠猜出他的心思了,但是对方提出一点,让他颇有点意动,那就是说,容科仪愿意针对省文明办,捐出这五所希望小学的资金一是的,他觉得希望工程跟精神文明建设息息相关。

陈某好名啊,当然,北京有公司来专程支持省文明办的工作,那也是认可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抓得好,宣传出去是倍儿有面子的。

“那其他五年,你对着哪儿捐助呢?”他笑眯眯地发问了,反正桌上就是他、马小雅和容科仪,他不介意将问题问得**一点。

容老板笑一笑,他也知道陈主任在文明办只是挂职,一年期满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反正您让我怎么捐我就怎么捐了……”

“井,你算个明白……”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能在北京讨了生活的,真没几个简单人物,不过,他不想让对方心存侥幸一那会显得他是个好糊弄的人,“唉,早有这份心思的话,又何至于这样呢?”

“早有这份谨慎,也就没机会认识陈主任和马总……”容科仪笑眯眯地回答,接着又叹口气,“您这也算是教我学了一个乖,以后是再不敢得意忘形了……”

这家伙也真够无耻的!陈太忠心里暗暗感慨,不过所谓的伸笑脸人,他再计较下去,反倒是显得他小气了,于是微微点头,“你知道就好……”

当天晚上,湖滨生态小区又多了一位客人,那是自不必提的,第二天凯瑟琳也带着伊丽莎白飞了过来,马上是国庆长假了,她的普林斯公司也没什么事可做。

陈太忠却是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他将容科仪交给了协调处的处长高涛,意思是说这北京公司是因为仰慕咱们省文明办,才专程过来捐助的”你协调一下”看看这一期的五所希望小学,都该选在哪里,怎么动工。

“要不要上一下报纸?”高处长有点不清楚领导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是上报纸的话,得过了国庆了。”

“报纸倒是不着急上,关键是今天要把事情安排……”陈太忠回头笑眯眯地看容科仪一眼,“容总的事务繁忙,不可能在咱集波一直等完这个国庆长假……”

他还说自己这就算把事情交待过去了呢,不成想半个小时之后,他居然接到了陈洁的电话,“小陈不错嘛,还想着希望工程呢,你过来一下。”

对陈省长来说,这希望小学可也是业绩,像前年的希望小学经费紧张,她甚至因此动用了自己的省长专项资金来弥补”而且有外人捐助的话,这不但是能帮她省钱,更是她抓希望工程抓得好的具体表现没有足够的重视,别人吃撑着了,巴巴地来给你捐钱?

陈洁倒是没有见容科仪,因为容总对的是省文明办,她这边表示个领情就行了,大不了回头某个希望小学奠基的时候,她过去转一圈就行了。

不过,陈太忠没想到的是,陈省长在了解了几句情况之后”又问起了他最近干部家属调查一事,“……说实话,最头疼的副省长就应该是我了,你看我都分管的是些什么口子嘛。”

陈洁分管的是科教文卫,这可是知识分子扎堆的几个行业”所以她这个抱怨很有道理,当然,这也是陈省长跟小陈不见外,才会这么说话。

“留学深造,我没反对啊,哪怕学成不回国,那也是人家的选……”陈太忠回答得也很坦诚,“关键是掌握了这些情况的话,能有效地遢制“裸官,这一现象,而且对国家安全也有一定的帮助。”

“我知道你是针对裸官去的,但走过犹不及,这些现象的存在,是有生存土壤的”陈洁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治理裸官,还不如去操心发展经济,错误的决策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远大于个别人的贪腐现象……”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陈太忠点点头,他确实认为,不作为的清官,对社会的贡献还不如有能力的贪官,不过,他认为陈省长的话,也有偏颇之处。

“但是,如果一家人都定居在国外了,只剩下一个干部在国内,您觉得他琢磨得更多的,会是尽量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还是尽量贪腐得多一些……哪怕为此不惜做出错误决剿”

“你这张……”陈洁笑着摇摇头,她对他的话还是有点不以为然,不过却是懒得叫真了,“组织部那边,会形成一个考核指标吗?”

“目前不会吧,估计还是要看大气候”陈太忠摇摇头,他犹豫一下方始发话,“您肯定知道,纪检委在文明办,也派驻有干部的。”

这话回答得,有点杀气腾腾,陈洁听出来了,她沉吟一下摆一摆手,“唉,一个处级的办公室,敢惦记这么大的事儿,好了,就到这儿吧。”

可算要放假了,陈太忠从陈洁这里出来,并没有太在意她的话,因为他感觉得到,陈省长只是有点为难罢了~不管怎么说,她又不是省管千部。

然而,他想休息了,事情依旧要找上门,他的车还没开出省政府,赵明博的电话打了过来,“陈主任,杨姗愿意写认罪书,请求不要劳教她……”

“那判刑呢,她愿意吗?”陈太忠哼一声,“就算想判她,都找不到适用的条款,对于这种在法律边缘游走的行为,怎么可能不劳教?”

“她表示,随便咱们判,只要能给缓刑,她放弃辩护和上……”赵明博其实也在头疼,他去北京抓记者,风头走出够了,但是这记者不好处理不是?“她会在认罪书里声明这一点。”

“你让我考虑一……”陈太忠一时也拿不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