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8 -2529鲜廉寡耻

2528 2529鲜廉寡耻

2528章鲜廉寡耻(上)

直到离岸边差不多十五米的地方,陈太忠才不用游泳,而是将人拖在水中趟着水走了过来,已经有那姓急的学生冲上来接人。

还好,这里也不是太脏,某人正这么琢磨呢,不成想旁边一个学生来了一句,“叔叔你松手,我们来吧,你已经很累了。”

我靠!听到这话,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那小船划开,可不仅仅是对方因为被抢了买卖,心中不忿的行为,要不是哥们这身板够硬实,换个普通人,夹着一个人能不能回来,那也是个问题呢。

他一开始没注意这个因果,那是因为他终究不是常人,根本就没考虑自己回不来,他考虑得更多的,是自己需要尽量表现得像个正常人。

听到这学生的话,陈太忠一时大怒,这不仅仅是单纯的报复,简直都有挟愤谋杀的嫌疑,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你们知道怎么急救吧?”

“我来指导吧,”有人接口了,却是一个围观的中年眼镜男人,“我是医生。”

这社会还是有热心人的,陈太忠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一转身,他正要找那艘船的麻烦,猛地听到远处一声喊,却是刘望男的声音,“抓小偷啊~”

前文说过,陈太忠他们停车的地方,离学生玩耍的地方,差不多有七八十米远,这边出了事情,一行人纷纷地跑过来看,可是刘大堂心思颇细,生怕有人趁乱浑水摸鱼,就没有过来,事实上,她对陈太忠的能力是相当放心的。

其实,他们停留的地方,也没啥值钱的东西,除了不值钱的阳伞、凉帽、矿泉水之类的,只有躺椅值点钱——但是那玩意儿不好偷,也就是马小雅那个dv是值钱货,不过,既然是女人多,有那么两三个随身携带的小手包也是正常了。

刘望男的注意力,主要就放在马小雅的dv上了,她将几个手包收集在一起,手拎dv,站在那里伸长脖子张望,她站的地势不低,但是围观的人太多,阻碍了视线。

虽然她对陈太忠很有信心,但是,当看到那停在中间的船故意让开,心里也是一沉,直到看到他不游了,站起身拖着人向岸上走来,才喜得一拍手,轻声嘀咕一句,“太忠真棒。”

拍完手之后,她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微微一琢磨,才反应过来是手上轻了一点——呃,什么……手上轻了一点?

她的手上,是拎着马小雅dv的带子,这一轻,发生了什么事儿那也就不用再提了,她低头一看,果不其然,真皮带子被人剪断了,而那dv却是不知去向。

她一扭头,发现一个粗矮的身影正在蹑手蹑脚地往树林里退,午时的阳光虽然强烈,但是透过头顶枝叶的光线,就不是很明亮了,斑驳的光影洒落在此人脸上,一时间竟然看不分明,于是,她不管不顾地尖叫了一声。

陈太忠的耳目聪敏,那是远超旁人,听到这么一声尖叫,侧头一看,一时间大怒,身子一动就蹿了过去,嘴里还大喊,“张爱国,你长着眼睛出气的?”

张爱国刚才是要蹿回桑塔纳拿钱,不成想跑到半路,听到背后有人喧哗,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家主任已经冲进水里了,一时间紧赶紧地又往回跑。

不过,外面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了,他挤了两下之后,琢磨一下,觉得回去拿钱比较保险,又重新冲回去拿手包——陈主任是很厉害,但他若是手上有钱,可以随时指派得动那艘小破船,这才是稳健之道。

听到刘望男的尖叫,他已经扭头在回望了,再听到陈主任的怒斥,他气得拔脚就跑,一边跑,他就一边按开了车的遥控,到得车跟前之后,打开后备箱,伸手摸出一把大号扳手出来。

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陈太忠已经追了上来,他跑得并不快,然而那小偷却是更慢,丫挺的似乎是不怎么熟悉地形,跑了没两步,脚下就是一个拌蒜,刚爬起来接着又是一跤,连着摔了三四跤之后,身后风声响起。

他双手一撑地,还待继续跑,只觉背后一阵大力传来,“喀啦”一声响,双臂巨震,不旋踵,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他大喊一声,“啊~”紧接着就晕了过去。

陈太忠恨这厮偷自己的东西,下脚极重——麻痹的你偷那些看热闹的人也就算了,哥们儿是下水救人的,什么……什么狗屁玩意儿嘛。

直到现在,他的鼻梁上还架着墨镜,本来是要低调地陪情人们玩乐,却不成想麻烦越来越多,他心里这个气,就别提了。

不过看到别人眼里,他这样子就有点怪异了,全身湿漉漉的,头发乱糟糟,还光着双脚,却偏偏戴个大墨镜,墨镜的边缘居然还在往下……掉水珠。

光着脚那自然得找鞋穿,见张爱国开始拖着小偷往回走,陈太忠扭头向水库边走去,却见雷蕾拎着他的皮凉鞋,笑吟吟地走过来,“挺厉害的你。”

伊丽莎白则是擦着他的身子而过,“车上有几桶矿泉水,我去给你搬一桶,洗一洗,那水真的很脏。”

陈太忠打开天眼一看,发现被救的小家伙生机依旧未灭,就知道没什么问题了,接过伊丽莎白搬来的矿泉水,从头到脚洗一遍,再接过张爱国递来的毛巾擦一擦脚,回头看一眼,发现小偷已经被铐在了那里,却是依旧昏迷不醒,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头,“谁的手铐?”

“我的,我这不是还兼着厂里的保安队长吗?”张爱国笑着回答他,疾风厂的盘子越来越大,偶有个别失窃现象,作为生产厂长,他觉得保安科人手有点不敷使用,就从工人里挑选一下,组织了护厂保安队,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巡逻。

工人们也很愿意,参加这个保安队是工余之时的任务,虽然有点辛苦,但是有补助的嘛——疾风厂现在又不差钱,差的是没理由往下发。

真要细算起来,组织这个护厂队,每个月的支出远远大于那么几个个案中丢失的东西,但是许纯良很支持这个想法,认为这能增强工人们的归属感,有利于培养大家“爱厂如家”的信念,所以就指示说,这个护厂队该轮岗。

所以,这护厂队长本来该是由保安科长来兼任的,但是全厂工人都要过一遍的话,那就太抬举保安科长了,于是由张厂长兼任,他年轻又喜欢玩,就还弄了手铐和警棍,全是有备案的。

就在这时,水库边上传来一阵喧闹,敢情是那小家伙终于回过气来了,陈太忠站起身子一看,眉头就是一皱,那艘小船居然还在那儿停着,“走,过去看一看。”

其实,除开那一堆人,他这一边也挺扎眼的,救人的本来就是他,然后又捉个小偷回来,而他身边又是美女众多,连冲一冲身上,都是外国美女主动拎一大桶矿泉水过来。

不过,他死活不肯摘下眼镜来,也是让旁人生出了众多的猜测,见他走过来,越来越多的人扭头看他。

刚才鞠躬的那个小女孩和几个同学走过来,再次向他表示感谢,陈太忠很无所谓地摆一摆手,抬手一指那艘小船,“你俩,刚才为什么把船划开?”

“老……我的船,我爱咋划咋划,”黑壮的汉子不屑地哼一声,他也是见陈太忠一行人气度不凡,犹豫一下,终于没将“老子”二字说出口,“抢我买卖,你还他妈的还有理了?”

“你再满嘴喷粪,信不信我大耳光子抽你?”对陈太忠来说,国骂那也是骂人,听他这么说,登时就不干了。

“算了小伙子,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旁边过来个中年人,低声提示他,“这些人能在水库里打渔,都是水库的关系户。”

“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怎么可能呢?”陈太忠听得冷冷一笑,“这是我水姓好,把人救回来了,换个水姓差一点的,半路上没劲儿了怎么办?”

“人家就盼着你没劲儿呢,”一边又走过来三、四个吊儿郎当的小年轻,满身的痞气,一看也是不学好的那种,所以敢仗义执言,“等你没劲儿了,这又是三千不是?”

“不能吧,”另一个小痞子接口了,一指还蜷在那里的被救学生,“有了这三千,那三千不是没了吗?”

“傻逼了吧?”前一位毫不含糊地耻笑自己的同伴,“你光以为救人能挣钱啊?我要是为了赚这个救人钱,就抵押了那个相机了。”

一边说,他一边手指那个带着好相机的女孩儿,“长焦还加广角的,怎么也能卖两千了,时间一长,人可就救不回来了……人家沉得住气,是因为就算不救人,打捞尸体也能赚钱,没准还能多赚。”

我艹,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脸色一沉,他何曾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不过这句话,倒也解释了他的某些疑惑——怪不得刚才那俩船夫,一点都不着急,合着死人也能赚钱。

但是他还是有点不相信,时下的社会世风不古道德缺失,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出现这种缺德事不算新鲜,但这终究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只要有点廉耻心的人,总要秘而不宣的,怎么可能连你们几个小痞子都知道呢?

2529章鲜廉寡耻(下)

“爱国散一下烟,”陈太忠冲张爱国一努嘴,又看那几个小痞子,“不能吧?这水库不是还有管理委员会的吗?容许他们靠打捞尸体赚钱吗?”

“你这兄弟也就是光长个儿了,”那小痞子的嘴还真损,不过,看到张爱国递过来的烟,登时傻眼,“我艹……软中华,牛逼啊。”

“打捞尸体,也是个技术活,”一边有人接话了,今天来的虽然多是游客,但也有内行,就告诉陈太忠说,这人要是被淹死,尸体不会在原地不动的,没错,奔马峡水库只是水库不是河,但是也有出水和进水,水是流动的。

那些水上讨生活的主儿,对这水流非常地清楚,死者家属倒是能把水库管理委员会的人叫来,但是这尸体能不能打捞上来,那谁也说不准。

要是有人告诉家属说,我能捞上来,不过收费五千,作为死者家属,你说这个钱,你是交还是不交?

“死上一两天,尸体不是自己就浮上来了吗?”一边有人轻声嘀咕。

“那是因为死的不是你家人!”说话的这位耳朵尖,听到这样的置疑,登时就不干了,“就不说有在下面卡住浮不上来的可能,就算他不见十来八个小时,你也希望尽快打捞上来……万一还能救活呢?”

“怎么可能救得活,”李凯琳苦笑着摇一摇头。

“家属……跟咱们这些局外人的心情,不一样,你得想到这个,”这位知道这小女娃娃刚才也要救人来的,还跟这救人者是一伙的,更别说还是个美女,所以他回答这个问题时,就态度有别。

要说这些人,刚才救人的时候不踊跃,但是眼下解说因果,却很活跃,更有人在一边补充,“这水库也不是死了十来八个人了,除非是水库的人捞上来的尸体,那些渔船打捞上来的尸体,都要换钱的,你不给钱人家不给你尸体……作为死者家属,你忍心看着自己的亲人的尸体,活生生就在水里泡着?”

“那是,捞尸体比救人还值钱,”被软中华震撼了的小痞子,终于缓过劲儿来了,于是在一边插话,“救人就那么几分钟的事儿……你随身能带多少钱?捞上来尸体,你有的是时间找钱嘛。”

“唉,原来是死人比活人值钱,”一个声音长叹,却是一个六十岁出头的老头,一边长叹,他一边转身离去,“真是跟不上时代了啊……”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有意不救?”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小痞子,又看一眼渐行渐远的小木船——大家议论纷纷,他俩就算是水库里有关系,也没法犯众怒。

“这是外财啊,既然是外财,谁不希望越多越好?”小痞子是真没见过什么世面,一根烟就镇住了,所以语气就客气了一点,“大哥你说呢?”

“屁的外财,这是内财,水库上的船,都是徐小波管的,”见那艘船走了,有人曝出了猛料,“谁要救人、捞尸体,那都是有行情的,除了管委会的船,谁敢乱救人,等着倒霉吧。”

“徐小波……”陈太忠沉吟一句,默默地点点头,不但道德缺失至鲜廉寡耻,现在更升级为有组织的鲜廉寡耻,现在的社会风气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他真的不想多事,身边花枝招展地陪着十几个情人,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这种场合他必须低调,但是这恶劣的现状,让他忍无可忍。

他转身离开,走到丁小宁身边,低声发问,“这个车,你的本儿能不能开?”

“没事谁会考a本儿啊?”丁小宁苦笑一声,这豪华大巴必须得是a本才能驾驶,“我倒是开过几天大车,不过真开得进了凤凰境内,在青旺不行。”

“那算,咱们走吧,”陈太忠想一想,自己也不合适留在现场,一会儿警察来了,真是说不清的问题,于是抬手将张爱国叫过来,低声叮嘱几句。

“没事,你们走吧,这儿交给我了,”张爱国点点头,“青旺我也有朋友,还有咱疾风车的代理商……”

众目睽睽之下,陈太忠带着一干美女上车,直接扬长而去,直到十分钟之后,警察们才姗姗来迟,派出所离这儿真的不近——他们是接到了报警,有小偷被人抓住了。

陈太忠这帮人虽然诡异,但是人家下水救人的时候,是毫不含糊,于是旁观者纷纷帮着张爱国说话,警方验看一下证件,发现留下的唯一的年轻人是疾风厂的副厂长,手铐什么的也有相关证件,说不得只能客客气气地将人请回派出所。

那小偷挺惨的,两臂开放姓骨折,对警方来说,这起码算得上是轻伤害了,所以,就算知道凶手是救人的,也一定要问出名字,只不过,他们对张爱国的态度也不是很差。

但是陈太忠也绝,直接将马小雅的dv摔坏了,存储卡也取走了——这五万多的dv我不要了,也要弄你小子一个残疾,张厂长自然要告诉警方说,那个人你不配问,有本事你就把我弄起来,他治病要钱,我们dv坏了算谁的?

这调查一调查就到了傍晚,根据种种现象和渊源来分析,警察们已经猜出来了,那个下手的大个子应该就是张爱国的老板陈太忠——不过据说陈主任现在已经去省委挂职了。

大家不知道陈主任跟那帮莺莺燕燕的女人是什么关系,但是自打一开始,陈主任脸上就架着墨镜,那么很显然,人家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是可以理解的,在省里工作,总是要有这样那样的顾忌,别说陈主任可能跟那些女人有什么关系,就算没什么关系,也不可能愿意给别人提供攻击的借口。

不过,就算想象力再丰富的主儿,也不敢想,那一帮十几个女人,全是陈主任的情人——别的不用说,只说那些女人之间的一团和气,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当然,陈太忠不是一般人,然而这后宫之事,从来都是最难摆平的,所以大家认为,那些女人里,大约有个把人是陈主任的情人。

但是就是这样的话,警察们也不敢乱说,不知道陈太忠的人也就算了,但是经过一下午的了解,谁还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主儿?

事实上别说陈太忠了,就是陈主任的跟班张爱国,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那可是堂堂的疾风厂的副厂长啊,别看这只是凤凰科委的下属工厂,但是论知名度,算得上天南一等一的品牌了,紧邻着凤凰的青旺,又怎么能不清楚?

所以这警察们也为难,张厂长死活不肯开口,他们放是不敢放,扣也不敢扣,就只能拖着——没办法,小偷受的伤害不轻啊。

到最后,还是临铝动力分厂的马厂长托了一个相熟的分局副局长,说凤凰科委是临铝的合作伙伴,既然人不是张厂长伤的,你们拖着人家不让走,这什么意思嘛。

这边是真的想放人了,但是就这么放了也不合适啊,你怎么还不得意思一下交点钱?到最后却是引来了凤凰科委大主任许纯良的电话,“小张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就是问一下,谁主管这个案子,谁又负责这个案子?”

这话就是发狠了,你们折腾我们凤凰科委的人?无所谓啊,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许绍辉的儿子发话了!这一下,这边想不放人都没那胆子了,于是就匆匆地定义一个“正当防卫”,恭送张爱国出门,回来还不忘记嘀咕一句,“凤凰的人,跑到青旺撒野来了。”

抱怨归抱怨,但是大家都知道,省纪检委书记的儿子,那真是惹不得的,谁要觉得是天高皇帝远,不需要太害怕,那么,陈太忠离得近——那是凤凰的地下皇帝,真要发起狠来,手段真的太多了。

有些案子,就是这样无疾而终的,毕竟受到伤害的是小偷,而派出所的证物室里,还摆放着“无名失主”留下来的、被损坏的dv。

这个时候,陈太忠已经驾着豪华大巴回到了凤凰,在合力汽修内,大家换乘小车之后,驶向阳光小区,凯瑟琳在车内抱怨,嫌玩得不痛快,“要不咱们出天南玩吧。”

“行,明天带你们去海角省玩,”陈太忠笑着回答一句,却是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小董的电话,“小董,你帮我落实一个家伙,青旺人……”

他前后琢磨半天,终是拿不定主意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去对付奔马峡水库的那帮人——按说,这明显是文明办可以抓的事情,但是撇开他带着众女去游玩这忌惮不说,只说文明办出手,那些人不会受到太严重的惩罚。

所以,他让小董先帮着打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