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0 -2531海角游

2530 2531海角游(求月票)

按说陈太忠来到凤凰,就算不去看唐亦萱,总是要去横山宿舍住一晚的”不过这次白市长也知道”他是跟一帮女人在一起,而且她也是要回童山去看一下父母的。好笑的是”为了防止大家瞎猜测,觉得陈太忠一旦回宿舍院,吴市长就总在家,她甚至特意在前一天晚上就离开了。

当天晚上,阳光小区的狂欢,那也不用再提了,陈太忠一晚上根本没睡,十个女人在一起,真是怎么忙都忙不过来这还是张馨留在了青旺”要不然就是十一个。

第二天上午十点,张爱国捎着张馨回来了,不过,他甚至没敢下车,将张馨放在街口就走了,面对陈主任的艳福,一般男人真的是无法控制住那分羡慕和嫉妒的心情。

然后,张馨因为对路不太熟悉,又给张梅打个电话,要张梅来接她,这下可好,阳光小区的别墅里就是十二个女人了。

总算是这里够矢,虽然结构比不上北京的别墅,也比不上湖滨生态小区的别墅,但是放这么些人还是不成问题的”只是,钟韵秋在见到一身制服的张警官的时候,还是禁不住一愣。她跟张梅打过友谊赛,知道这是庞忠则的老婆,但是很少在人前出现,知道的人并不多,她很清楚太忠一直标榜自己不爱吃窝边草。

见到她目瞪口呆的样子,雷蕾正好闲着”说不得将她拽过来低声笑着发问“怎么,你没见过这个制服诱惑?”

“我这腿上可是还有丝秣呢……这不算诱惑?”钟秘书笑着回答,她身上唯一的遮蔽就是一双黑色丝袜了”再有点色泽的,就是两腿间那一抹黑色了。

反正众女荒唐了这么久,相互之间也早就熟悉了,就连雷记者也是赤着白生生的身子,身上的外物就是手上一块手表,小钟多少还算穿了衣服呢。

“反正太忠从不强迫人的这个你知……”雷记者笑着回答。

“谁说的?”钟韵秋不以为然地翻一翻眼皮,她跟着白市长也有日子了”通过平日里的蛛丝马迹来推算,她已经知道,自家的老板是在什么情况下被太忠那啥的,不过这话她是绝对不能跟外人说的。

“谁说的?我说的”,雷蕾翻一翻眼皮”又冲躺在一边呼呼大睡的丁小宁扬一下下巴,“他要对外人眉强,小宁可能答应吗?”

“这个……好像也是”钟韵秋点点头”丁总在陈太忠的情人里,也是鼎鼎大名了,真要论知名度,只差陈主任正牌女朋友荆紫菱一线,那么她的脾气和秉性自然也是众所周知的。

伴随着两人交谈声的,是不远处“啪嗒啪嗒”的唧水声,相较这两种声响张梅沉重的喘息和低吟的声音…………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由于在凤凰过度劳累,所以今天去海角省的计划天折了一陈太忠倒是扛得住但是一干女人们扛不住不是?谁说女人们就一定不爱看动作片呢?

直到第三天一大早,十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才驱车直奔海角省”可怜的陈主任在这四十八个小时里,总共才休息了三个小时。

没办法,春宫总是最刺激人的欲望的,更别说是活春宫了,众女轮番上场”某人连吃饭的功夫都没有,喝酒都是别人喂的,真是荒**到了顶点。就在一行人离开的时候,一个孤单的身影,打了一辆出租车悄然离去,那是张梅,就像钟韵秋所惊讶的那样,她的身份是无法曝光的”更别说,她的儿子还在等待她的照顾。

这次去的是邻省,自然就不需要那么多的顾忌了,陈太忠的奥迪车一马当先,紧随着他的是丁小宁的奔驰,李凯琳的宝马位居第三,刘望男的捷妁排第四。

最后压阵的,是张爱国的桑塔纳~按说这是凤凰科委副主任的标配车了”相对凤凰其他行局的副处而言,都是超标了,但却是这车队里最不起眼的。

车队进海角境内的时候,高速口收费的人一看这个车队,都有点微微的诧异,说不得对着头车问一声,“你们这五辆车,一起的?”

“嗯”,陈太忠点点头,车已经出了天南,他不需要顾忌太多”而且这素绕高速为了照顾青旺的经济,在临出省的一段是顺着地势走的,捎带上了那里。

也就是说,他是从青旺离开天南的,而进入的又是海角,他有什么可在乎的?

“去哪儿啊?”问话的这位,好奇心还挺强的,一边把入口卡递过来,一边发问。

“去绕云啊,能去哪儿?”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绕云是海角省的省会,周边的环境不错,关键是人文景观挺多事实上他们没打算去绕云,而是想去临川,那里有山有水还有原始森林,号称小张家界。

“那麻烦大哥你捎我朋友一段吧”,这位倒是不见外,直接就走出了收费亭,他向后望一望,发现开宝马和奔驰的都是女人,琢磨一下,总觉得男人应该好说话一点,尤其又是素波的牌子,后面的可都是凤凰的牌子了。

我倒是想不捎呢,你栏杆还拦着呢,陈太忠侧头看一下,决定要是来的是个老人,就捎人一段,他的车里坐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副驾驶的位子倒是空着的。

来的不是个老人,而是个美女,看起来年纪不是很大,就是二十三、四的模样,上身是一件白色麻纱短袖衬衣,下身是浅紫色长裙”足蹬浅棕色坡跟凉鞋,身高约有一米六五左右。

那美女不跟他照面,而是跟那拦车的主儿嘀咕两句,一转身就很自然地拉开奥迪车门钻了进来陈太忠想拒绝都没来得及说。

然而,她的骄傲就到此为止了,一见车后座是两位美艳绝伦的外国友人她微微地一愣,接着就很自然地坐下了,“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你知道打扰了,那就下车啊,陈太忠对这样的虚伪,也真的是无语了说不得待理不待理地哼一声,“无所谓”顺路嘛。”接着,他就撇开这个女人”一边开车,一边跟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聊了起来,为了防止这不清自来的客人听清楚”他们说话用的是英语。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大约二十分钟”陈太忠才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女人”很随意地问一句,“你走到什么地方下?”,“到临川的出口,你们把我放下就行了”,”女人冲他微微一笑,接着又好奇地看他一眼,“你跟这两个外国女人很熟……”

一开始,她是把陈太忠当作司机了,一个司机拉着两个外国女人,她实在不知道该对谁说话,后来听到三人嘀嘀咕咕,神情相当自然,她就反应过来了”这位未必光是司机那么简单。

“嗯……”陈太忠又看她一眼,神情有点怪异”他刚才跟人说的,可是要去绕云,不成想这女人要去的地方,居然跟他们是同一个目标。

“这是我的客……”他收回目光之后,淡淡地回答一句,刚才他并没有细看这女人,只是感觉到长得还不错,这一看才发现,这女人不仅仅相貌美丽,说话轻轻柔柔的”眉眼间还若有若无地带一点风轻云淡的忧郁”让男人一眼看到,就情不自禁生出一点呵护的欲望。

这纯粹是一种感觉,很难形容得出来,但却是真正存在的,女孩儿的相貌虽美,还美不到惊世骇俗,但是这种感觉却相当独特。

“哦……”女孩讶异地眨巴一下眼睛,她知道这辆车跟后面的四辆车,全都是一起的如若不然,她也不会轻易上车,所以听到这个回答,她有一点微微的惊讶,“后面的车,都是你们公司的?”,在两千年初,拥有一个这样车队的公司”实力真的不可小看,事实上”她都认不出捷豹是什么牌子,但是毫无疑问,那是一辆跑车。

“我没有公司”,”陈太忠简单地回答一句,不再说话,倒是后面的凯瑟琳反问了一句”“一定是公司职员,才能有客户吗……”

“啊?你中国话说得很好……”女孩儿冲后面丢个惊讶的眼神,接着就是微微一笑,“那么,除了公司职员,那就是公司老板了……”

在她笑的那一瞬间,眉眼间的那一抹阴霾登时不见了去向,给人一种百花齐开的生动之感,严格地来说,她笑起来的时候,并没有钟韵秋笑起来那么令人勾魂荡魄,但却是别有一番味道,很能感染人。

“不,他也不是公司老板,虽然他愿意的话,随时可以……”是人就有卖弄的心思,凯瑟琳在天南憋得狠了,进了海角省,她禁不住要放松一下”“他是国家干部,不可以有客户吗?”

“国家干部……”女孩儿再次惊讶一下,紧接着就好奇地发问了”,“这奥迪车,得是处级以上的干部才能配的吧……”

“嗯”我是处级干……”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多少有点警惕了,一般来说,这样年纪的女孩儿,很少关注这些东西,这女孩儿怕是有点来头。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出了天南,又莫名其妙地搭载上了这么一个女人,陈太忠就觉得有点憋屈,哥们儿只是想痛痛快快地玩两天,咋就这么难呢?

“副处好像也不能配吧……”偏偏地,女孩还要继续问,“你这么年轻,会是正处吗……”

“你这好奇心,真的挺强的”,”陈太忠白她一眼,心说你就是个路人,咋就话这么多呢?不过这一眼过去,他心里的怜惜之情再度涌了上来,说不得微微一笑,“车是我借朋友的,严格来说,副厅以上的干部才可能配奥迪车,起码在我们天南是这样。”,“我叔叔配的就是奥迪车……”女孩儿不无自夸地回答,“他是市委秘书长……”

“临川,是县级市吧?”,陈太忠有意刺她一句”前一阵儿你还惹人怜惜呢”现在就洋洋自得了?“市委秘书长是常委,最多也就是正处了……”

“谁说是临川的啦?我叔叔又不是临川的”,”女孩儿却是不防有他”本来嘛,天南和海角是两个省,大家不用太忌讳的,“他是绕云市委的秘书长……”

得”就这么一句,就显出她城府不够了”遇上一般的路人甲乙丙丁”相互之间不是不可以交谈,卖弄自己的叔叔是市委秘书长也正常,但是具体点出细节的,那还真是小孩子心性厂“绕云市委,我倒是认识张广厚,你听说过哗”,陈太忠有意逗她,就问这么一句,他其实没见过张广厚,不过张广厚的弟弟张永贵,从他这儿得到过好处。

“张广厚啊,市委副书*记”我见过他,那人烟不离手”听说一天最少四盒”我觉得也差不多”,女孩儿点点头”却是不肯再说什么。

看来这个绕云市委的秘书长,跟张书*记不怎么对付!陈太忠听出来了,这女孩儿看似文静内敛,其实没什么心机,既然不说那就是无话可说了。

从天南入境到临川,并不是全程高速,五辆车还下去走了一截一级路,不过这个女孩敢搭车”还是有她的底气的,她手里拿个高管局的工作证,一亮就放行了放的还不是一辆,是五辆,可惜这证件只是在一级路上管用,否则多来几次”倒也足够坐个豪华大巴的费用了。

不过这也是这车队里好车不少,一看就有点来头,否则收费站的也未必就买账,这一级路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然后继续上高速,差不多十点半的时候,走到了一个服务区,大家决定下去休息一下。

这车队原本就很扎眼了,车一停,上面噼里啪啦地下来一众美女,在场的人登时就看傻眼了,连那个搭车的女孩儿也不例外。

“你们这车队,是什么性质啊?”她有点看不懂,于是就出声问陈太忠”“,怎么除了你和那个男的,其他全是女的?”,“商业考察团,我负责带她们玩”,”陈太忠信口胡说八道,“来考察的老板是女的,带这么多女人,很正常的吧……”

“都很漂……”女孩点点头,又饶有兴致地侧头看他一眼,“你是招商局的……”

“有这么个兼职吧”,”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天南省都叫招商办,但是海角省这里巳经设置了招商局,不过我说小丫头,既然走路人,就不要问这么详细了吧?

其实,这也是他想差了,一般女孩儿怎么可能对陌生男人说这么多话?不过正如男人喜欢跟美女攀谈一般,女人也喜欢强大的、有实力的男人聊天。

他年纪轻轻就是正处级干部了,这让略谙官场等级的女孩分外惊讶,也感觉可靠,而且看这一列车队,也知道此人的实力毋庸置疑。

不过,他冷冰冰的态度,也被她看在了眼里,一时间有点感觉挂不住,于是悻悻地闭嘴,从手包里摸出个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

陈太忠看着她撇嘴的样子”一时又有点心软,不过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哥们儿的女人太多了就不要再主动去接触别的女人了吧?

不过,他想的是不接触,然而世界上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意外,女孩在那里打电话打得好好的”她身后一辆帕萨特启动,却不知为什么,先是缓缓后退了一下,才开始前进。

这后退退得倒也不厉害,就是半米左右”可巧的是,女孩离这车屁股也就半米,一股大力推来”她的身子登时就是一个踉跄,一扭头就看到了元凶,气得大喊一句,“你是怎么开车的?”

陈太忠也是很休闲地双手揣在兜里,将这一切看得真真切切,他甚至看到”司机微微侧头从倒车镜里瞄了一眼”接着升起车窗向前开去。

“你给我停下!”这下他可是不干了,你自己开车开得有问题”碰了人一下,虽然不严重,不过”道个歉真的那么难吗?

司机才不会理他,隔着车窗狠狠瞪他一眼,眼神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我又没撞你”你吃多了撑的多管闲事?

“咦”小……”陈太忠本来还无所谓呢,却被他这一眼看得怒火中烧”你做错了事儿还这么牛逼?事情虽然不大,但委实令人恼怒,说不得他抬脚就走到车边伸手拉门,我还不信奥迪追不上你个小破帕萨特了。

“陈处长,算了”,女孩儿主动出声,她从他跟两个外国女人的交谈中,听出他姓陈,就这么叫了,她冲他摆一下手,又拍一下自己的挎包,“你放心,车号我记住了”他出不了高速。”

“我倒是忘了”你是高管局的了”,陈太忠撇一下嘴,心里却是在暗自纳闷,就你这岁数,哪怕是高管局的,也未必指挥得动收费站吧?不过他也不能再坚持,要不然有献殷勤的嫌疑苦主都发话了,他还得瑟个什么?

“我不是高管局的,就是办了个证件”,女孩儿笑一笑,却是不肯再多说。

有了这么一幕”两人从心理上感觉关系就近一些了,于是接下来的路上,大家就相互明白了身份,女孩知道他是天南省委宣教部的陈处长,他知道对方叫姜丽质”在海角省卫生厅工作当然,再详细的资料也就没有了,毕竟走路人不是?

倒是陈太忠对她会怎么拦住那辆帕萨特”很有点兴趣,路口那么多呢,你知道他从哪个路口下吗?然后他就知道,合着人家这高速修得虽然断断续续的,但是已经装上了高速公路监控,而且手段不止一种”比如说终端上查出这辆车的卡,输入个“异常”也行。

“你老爸得是高管局的局长才行”,他笑着发话,就算有监控或者能违规锁卡,能做到的也不是一般人,姜丽质也不回答,等到了临川下高速引道的时候”她才惊讶地发现,合着这些人并不是去绕云,而也走到临川的。

好笑的是,那辆撞了人的帕萨特,居然就停在一边,车边站着四个男女”正激烈地跟巡警辩解着什么。

陈太忠也没心思听这些,反正那帮人招惹上这气质忧郁的小女孩,怕是要倒霉了,人家有高管局的老爹,还有市委秘书长的叔叔,那边只有吃不了兜着走。

果不其然,一出收费站,姜丽质就下车了,路边一辆桑塔纳车里下来两男一女,然后几个人直奔收费站而去,转身的时候,她冲陈太忠摆手道别。

陈太忠也摇一下手,接着就升起车窗向前开去,凯瑟琳在车后座轻笑一声,“是不是很后悔,没跟她换电话?”

“我是那么滥情的人吗?”陈太忠撇一撇紫“你不是”,凯瑟琳点点头,接养又微微一笑,“那么请你告诉我,后面几辆车里坐的,都是谁的女人?”

临川确实风景不错,五辆车是中午到的这里,花钱找个导游,大家美美地玩了一天半,陈太忠甚至决定,回头建议小白来这里考察一下,童山县的风景跟这里差不多,开发力度却是远远地跟不上。

四号头上,大家决定去绕云购物,其实”绕云并不比素波大,但是逛街购物是女人的天性,雷蕾本来都要回素波了,却又打个电话跟胡主任请假”说是再玩两天。

绕云离临川并不远,还不到一百公里,上午九点车队就进了绕云市,一直在街上逛到晚上六点”每辆车的后备箱里都塞满了东西。

这就算很惬意的一天了,尤其是因为不在天南,女人们肆无忌惮地跟陈太忠在街上嬉笑打闹着,真是痛快异常。

然而,乐极生悲这话,还真不是盖的,陈太忠最终还是被人认出来了,他们找了一家高级宾馆登记入住的时候”由于这莺莺燕燕一帮美女,实在太招人关注了,一个男人在盯着看了半天之后,径自走了过来,“呦,这不是凤凰的陈主任吗,什么时候来天南的?”

陈太忠一听,心里就恼火了,他侧头看一眼此人,不动声色地回答,“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陶大军啊”,这位笑眯眯地伸手向前,“在巴黎的时候”跟您借过钱的……嘿,爱国也跟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