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4 -2535纷纭而至

官仙无弹窗 2534 2535纷纭而至(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534碧章纷纭而至(上)

这是真的有恃无恐,还是在装逼?听到陈太忠的话,在场所有人的脑中,都生出这么一个问题来。

现在这年头,私下骂一骂父母官,并不是多严重的问题,但是公开场合下,这么做就有点挑衅领导的权威了,哪怕骂人的并不是本地人,眼下是公开场合吗?那自然走了,不但是公开场合,而且是国家暴力机关的所在,虽然某人只是置疑郑文彬的能力,但是绝对可以划归到挑衅里面去不但挑衅郑书记,也是对警察系统的挑衅。

可是警察们依然当没听见,小子你随便折腾,等你折腾不动的时候,咱们慢慢地拉清单,正经是那俩骨折的,该去医院接骨了。

其实到了现在,警察们已经弄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这两帮互不相识的人发生冲突,起因是在本省人一方,而且很显然,这幕后是有黑手的一大概跟那个凤凰人提供的车牌号的主人有关。

但是,何必着急查得那么快呢?正经是这种脉络清晰的案子,合适两边卡两边压,反正凤凰人你再怎么占理,是打伤了这么多人,更别说连警察也打了。

所以这巨峰派出所的人,就等着某人招不出人来的时候,再下狠手呢,你在凤凰天大的能耐,这里可是海角,不信收拾不坏你。

陈太忠其实也挺郁闷的,你说一个杨明,非法携带枪支出省”在素波就那么多人保”我不过是正当防卫了一下,同样是在省会城市,结果得过利的人都不肯帮忙、哥们儿的人品,真的差到这个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级警司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电话打完了?可以来做个笔录了吧,能人?”

“我要是说不呢?”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要是拒不配合,那对不起了,你涉嫌袭警”而且对他人造成伤害,拘留是没问题的”一级警司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你是否选择拒绝配合?”

“那就拒绝配合好了”陈太忠笑眯眯地一伸手,“拘留证呢?拿过来,我签收。”

他不怕把事情搞大”而且,对方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那拘留证怎么签发得下来?这话就是三分的嚣张和七分的调戏。

他对警察也没什么成见,但走出警的既然没个警察样子,说话做事有失公正”又野蛮粗暴,他自然不介意以暴易暴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拿了那边好处呢?

“其实我们知道你是谁,别以为张爱国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一级警司淡淡地点他一句,转身就走”这话其实没错,起码陶大军也知道陈太忠的身份,“你拒绝配合”那就留在派出所吧,直到你愿意配合为止。

他才走开没两步”陈太忠的手机响了,却是马小雅打过来的,说是逛了一天街,其他的姐妹们都累得不行了,不过她和凯瑟琳还有伊丽莎白在等他,“……早点回来吧,我们呆不了几天的。”

“嗯嗯,尽快,遇到点破事儿”陈太忠没口子地答应,他有心想拉那俩洋妞做幌子,又是觉得有点丢中国人的脸,所以就随便搪塞了过去。

这电话挂了之后,他心里越发地不平衡了,正在这个时候,又一个电话进来,却是一个沉稳的声音,“请问是天南文明办的陈太忠主任吗?”

这是一个绕云的固定电话号码,陈太忠一时不明白这是谁打过来的,“你先别问我是谁,自报一下家门行不行?”

其实,他这就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否则的话他说一个打错了之类的,就能压了电话,不过,想到对方可能是张广厚,他心里这个火真的挺大,一个半小时,哥们儿足足等了你一个半小时,你还跟我拿腔捏调?

“我是郑书记的秘书谢思仁”那边主动报家门了,却是跟某人想的不一样,“请问你现在是在哪里?具体的情况,跟我细说一下……”

二十分钟后,谢思仁出现在了巨峰派出所,到了门口又打个电话,自然很轻易地找到了陈太忠,谢秘书随身只带了一个人,低调得很,根本没引起别人的关注。

“陈主任,让你受委屈了!”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他挂掉电话,走上前伸出双手,同对方紧紧地一握,“我来晚己”

这架势,很有点省委领导下去视察的派头,不过,陈太忠也没在意,闻言只是淡淡一笑,站起来同对方握一下手,“这么晚了,不好意思。”

“我已经联系绕云市局了”谢思仁见对方不卑不亢,心说这确实也算一号人物了,知道我是省委书记的秘书,还能表现得如此平淡,怪不得老板要我尽快赶来,“马上会有人赶到。”

“请问您是?”旁边跟陈主任聊得不错的和平区副区长汪斌发问了,他感觉到了,这是个大块头,但是他只是个小小的副区长,要说市委书记的秘书是谁,他知道,省委书记的秘书……那就太过遥远了。

“嗯?”谢思仁看他一眼,又递给陈太忠一个疑惑的眼神。

“和平区副区长汪斌”陈太忠介绍一下,这人不管是好是坏,能在国庆长假期间,这么晚了还为一个商人朋友的朋友奔走,他觉得就该引见一下,“我朋友请来调解的……我本来不想把事情搞大。”

“哦”谢思仁点点头,“我省委综合一处谢思仁。”

“谢处长啊,你好你好”汪区长笑着伸出双手,人家这话一听,绝对是处长级别的,更别说他也知道,综合处的处长,多半都是省委书记和副书记的秘书。

其实,谢处长并不是郑文彬的大秘书,不过郑书记的大秘现在是在省委办公室任副主任,就快外放了,而谢处长也快升为大秘了”郑书记用着顺手,而且去小小的派出所捞人,让副厅的秘书去,也有点夸张。

可饶是如此,谢秘书也不稀罕跟派出所的人打交道,而是直接联系了市局,正常的解释是他不便贸然干涉警察系统的工作”但事实上,是他不想自降身份。

“谁是天南来的陈主任?”这时候,一个清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紧接着。两女一男走了过来,带头的是一个中等身材,年约四十岁的女人。

扫一眼众人的表情”她看到了陈太忠,心知这就是正主了,走上前微笑着发话,“我是市局值班副局长邓琴,您就是陈主任吧?”

“你好”陈太忠伸手同对方握一下,沉声发话,“我的同事被来历不明的歹徒打伤,至今不能去医院治疗。”

邓局长一进门,就惊动了整个派出所,眨眼间就有警察们围了过来”这可不是分局局长,而是市局局长,谁敢怠慢?

“是吗?”邓琴目光扫视一下”脸一沉,“这是郑书记的客人,谁这么大胆………,张耀东在干什么?”

这张耀东就是巨峰派出所所长,邓局长原本可以提前打电话联系的,不过,郑书记高度关注的事情,她亲临现场更能显得态度端正。

但饶是如此,她也不乏维护自己人的心思,所以一开口,就点出了陈太忠的身份,并强调指出这是郑老板的客人话我是说到了,你们谁还要找死,那我也拦不住。

没办法,下面基层的警察工作确实难做,有这样那样的失误,都是家常便饭了,邓局长能理解这个。

她这话一出口,现场登时鸦雀无声,那一级警司见状,说不得硬着头皮走出来,“邓局长,今天不是张所长的班,他…正在来派出所的路上。”

这话纯属扯淡,不过他很清楚,市局领导莅临,张所长肯定能收到风声,一会儿不出现才书,这警察们也确实苦,大长假的,别人都能出去玩,只有他们必须坚守岗位。

“陈主任说的,是不是实情?”邓局长连此人的姓名都懒得问,半走出于保护的目的,一半也是因为不屑,“他的同事至今得不到治疗?我要听实话……郑书记的秘书谢思仁向我表示了,郑书记非常重视此事!”

“没错,我是这么说的,郑书记很生气”谢思仁不动声色地接口。

“啊?”邓琴正暴走着呢,猛地听见这话,登时傻眼,扭头一看,“您……”您就是谢处长?”合着她也不认识谢思仁。

做秘书的,固然要考虑帮领导分忧解难,但同时也要注意,不要随意结交外藩,以免引起不好的传言,所以认识谢思仁的,多半是省里的丰部,邓琴不认识他也不算意外。

“我都说了,郑书记很重视”谢处长淡淡地解释一句。

他旁边的汪斌一听,此人果然是郑老板的秘书,心里这个庆幸,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不动声色地扫一眼陶大军:兄弟,你藏得挺深啊,不过……老哥我今天也算够义气吧?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那一级警司听说,郑老板的秘书都已经在现场了,脸刷地就白了电话里打招呼和人到现场,那绝对是天壤之别啊。

“我们马上就送张厂长去医院”这个时候,解释是多余的,只能用态度来争取谅解了,“刚才我们多了解一点,是想尽快捉到幕后凶手。”

2535章纷纭而至(下)

“还有,幕后,凶手?”邓琴的眉头微微一皱,果不其然,她的思路被这新出现的情况带歪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初步判断,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袭击”到了这个时候,一级警司也顾不得装腔作势了,邓局长来了,郑书记的秘书也来了,“据张厂长的陈述,指使者可能在几天前,跟这位………,这位领导有过口舌之争。”

“这么说,你也知道,这是一件恶性袭击案件?”谢思仁本来不想说话,但是被袭击者居然被逼得找到省委书记来叫苦”你这警察怎么当的?

他是受了领导的指派”不得不来,但是这都九点了还往外跑,他气儿也不顺着呢”“那你还要刁难苒主任?”

“陈主任他……,他打倒了七个人”警司艰涩地咽口唾沫,话都有点说不囫囵,省委书记秘书给他带来的压力,真的太大了,“有两个骨折的…,已经去医院f”

“还要狡辩?打人和正当防卫的区别,你不清楚吗?”邓琴冷着脸哼一声,看似责骂,实则也不无开脱之意,“先把张厂长送到医院,抓捕指使者……,…回头交一份检查上来。”

“只交一份检查?”汪斌汪区长在旁边哼一声,原本,都已径没他什么事儿了”而且邓琴是市局副局长,身份也不比他差,但是在谢处长面前,他自然是要表现一下,更别说刚才那警司”也没买他多少账。

邓局长听到这话,侧头看他一眼,见也是个神态沉稳的中年男人,就猜到此人估计也是个干部,而且她看着他眼熟,初步能断定是市里的干部。

所以”她没办法接口这话,当着谢思仁,人家还敢插话”肯定也是有点底气的,她又能怎么反驳呢?

“我现在就去安排”那一级警司也不敢叫真,他啪地冲邓局长敬个礼,转身逃也似地走了、这特么的果然是能人,叫不来人则已,一叫就是两个这样的人物。

不多时,满头是血的张爱国走了出来,其实他的伤势并不怎么严重,就是头上划小了一个口子,但是头皮上本来血管就多,所以流血就多。

他也知道自己没啥事,相较而言,背上那几棍子砸得才疼,所以他就不去擦拭血迹,有意保持这样的形象,暗红的血痂板结在他的脸上、衬衣上,甚至一只眼睛的睫毛上都是血痂,看起来真的很吓人。

“……”陈太忠冲他指一指,满脸悲痛之色,却是终于什么话都没说。

“这是疾风助力车厂的副厂长”陶大军终于逮到了时机,低声嘀咕一句,“被打成这样,不让去疗伤。”

不过,在场的各个都是老油条,谁还不知道这恐怕是样子货?还好,邓琴的态度挺端正,她走上前伸出双手握住张爱国的手,“张厂长,我代表绕云警方,向你表示深深的歉意,请相信,我们一定会将幕后凶手绳之以法的。”

“咝”张爱国疼得倒抽一口凉气,他呲咧嘴地地发话了,i,不好意思,一一一一一背上疼,这位领导,凶手的目标本来是我们领导。”

“这个我知道”邓局长点点头,心说这帮人也太不是玩意儿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随便下狠手,这还亏得打的是张爱国,要是打了陈太忠……不过,陈太忠可能被打成这样吗?

“爱国你先去包扎,处理伤口,我一会儿去看你”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我就在这儿等着,他们什么时候把人抓过来,什么时候我再走。”

谢思仁看到事情处理到这一步,就想走人了在场的人层次都太低,不过转念一想,能让蒋书记震怒的主儿,我多陪一陪也不是坏事。

说话间,张耀东就到了,几个人走进小会议室,大家都推谢处长坐中间,谢处长沉吟一下,跟陈太忠让一下,陈某人却是不客气,直接就坐了上去。

这只是一个细节,但是大家都看明白了,年轻人不含糊啊,敢抢蒋书记秘书的位子,连点谦让都不带有的,是无知者无畏吗?

恐怕不是!这是个惯坏了的家伙!各人心里纷纷地做出了猜测,却是不约而同地认为,最起码这位是有跟谢思仁平起平坐的本钱的。

“陈主任……也是正处了吧?”谢处长不动声色地挨着他坐下,方始笑眯眯地发问了,“省文明办副主任,我可不敢想像你是副厅。”

咝,众人听得齐齐暗吸凉气,这家伙居然会是正处?绝对超不过二十五的模样啊。

陈太忠可是感觉到了,谢处长这话有恭维之意,却也有一份自尊在里面一你们听明白了,人家跟我一样是正处,我谢某人还不至于对一个副处低三下四。

“冷门单位”虚的”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所以他笑眯眯地回答,顺便冲端茶过来的小警察点点头,很有涵养的样子,“不像谢处长,实实在在的核心部门,大权在握。”

照你这折腾劲儿,我要是天南的省委书记,也不敢把你放到核心部门去啊,谢处长心里苦笑,你在外省都敢这么嚣张呢,“今天这事儿,有前因?”

“嘻,别提了”陈太忠叹口气,将那天在服务区发生的事情讲一遍”“……你说说,我就是看不过眼,喊了一嗓子,他就能记恨到来绕云打人。”

“那个被撞的女孩儿……,你能联系上她吗?”邓琴沉吟一下发问,这件事的因果真要是这样的话,有那女孩儿作证,警责这边就更好从重处理了。

“她就搭个车,我还留她联系电话?”陈太忠苦笑,“光知道她叫姜丽质,家里好像是高管局的。”

“我去问一下”张耀东转身就走”别看是巨峰派出所的会议室,他都不敢坐下,眼见有新的线索”忙不迭转身离开。

不成想,走到门口的时候,外面急匆匆走进一个人来,两人差点撞个满怀,来的是个粗壮眼镜男人,皱着眉头看他一眼,却也没做声。

下一刻,眼镜男人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会议室,“谁是天南的陈主任……咦?谢处长也在啊?”

“广厚书记你好”谢处长自然也认识绕云市委副书记张广厚,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却是没往起站他级别低一点,但却是代表着郑书记,眼下不知道对方来意,自然不肯站起来。

“张书记好”邓局长和汪区长却是齐齐站了起来,对这二位来说,市委副书记那真的是顶头上司,哪里敢懈怠半分?

张广厚疑惑地看一看这俩,这二位他倒是都认识,然后他的目光就集中到了另一个没站起来的年轻人身上,“你是……井主任?”

“张书记,久仰了”陈太忠站起身子,身子还没站直就又坐了下去,我给张永贵打电话到现在,两个半小时了,你倒是来得够快的。

“久仰了”这三个字,听到张广厚耳朵里,真的是挺刺耳的,人家为什么是久仰了?因为他弟弟张永贵很早以前就从凤凰科委得到过好处。

有了这层渊源,张书记就一直挺注意这今年轻人20岁的副处啊,而他的秘书知道了之后,更是愿意专门花时间去收集此人的信息。

所以,相比一般海角的干部,张广厚对陈太忠的了解要多的多,陶大军在驻欧办想证明身份,也是他弟弟接到了陈主任的电话,张书记二话不说就安排了。

个天才真是满拧了,他给秘书放了两天假,秘书回老家去了,他自己却是去看一个朋友,好死不死的是,他那朋友家是一楼的,手机在里面没信号,而等在外面的司机,下午刚把手机掉水里。

现在是国庆长假,今天市委也不轮张书记值班,没信号就没信号吧,那朋友挺热情,一直拦着他不让走,等他出来就接近九点了。

要是他能及时得到消息,那都难免要过来会一会这今年轻人,眼下反应这么迟钝,那他就更要亲自过来了。

可走过来之后,看到谢思仁在场,他真的就疑惑了,一时间也不敢说话一这是……怎么回事?

他疑惑,谢处长也疑惑,心说你现在过来,是支持哪一边的呢?等看到陈主任不冷不热的反应,他就弄拧了,你堂堂的一个市委副书记,若是支持陈太忠的,那应该早来,否则的话就不该来这只是个小小的派出所。

那么,没准是幕后黑手发现躲不过了,才拽了张书记出来,谢思仁认为这个可能性很大,当然,他也不会有太过分的表现,只是淡淡地回答一句,“陈主任是老板的客人,遭到了恶性袭击,老板很重视。”

“哦,我弟弟跟陈主任关系很好”张广厚笑一笑,也算是摆明了立场,然后就捡个位子坐了下来,“太忠,刚才手机没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