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6 -2537不囫囵

2536 2537不囫囵(求月票)

张广厚好歹也是个副厅干部,现场级别最高的,自然不能说什么“秘书回家、司机手机掉水里”之类的话,还不够丢人的呢,只说自己手机没信号,已经很羽碜了。

“张〖书〗记事多,能理解”,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这个解释,他会相信才怪无非是你听说我请动郑文彬的秘书了,才过来凑一把热闹吧?

见到他不冷不热的样子,张广厚心里这个恨呐,那就不用再说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太忠能攀上郑文彬~谢思仁都到场了,敢这么打郑〖书〗记的旗号,肯定假不了。

我要是能早来的话……可不就顺势攀上郑老板了吗?就算攀不上,在谢思仁面前能留个比较深刻的印象”那也算不错。

现在倒好,不但攀不上郑老板,反倒是把陈太忠也得罪了个差不多,这是何苦来哉呢他当然想得到陈太忠会怎么看自己。

一时间,现场就陷入了沉寂中,就在这个时候”张所长走了进来,“查到了,这个姜丽质是高管局副局长姜梦龙的女儿。”

“嗯?”张广厚将手里的烟头碾灭,正要再拽一根出来继续抽”听得眉头就是一皱,“姜丽质……她怎么了?”

合着张〖书〗记是见过姜丽质的,张永贵接高速路的活儿,跟姜梦龙打娈道很正常,而姜局长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大家都知道。

事实上,张广厚还有意撮合一下自己儿子和这女娃娃”这基本也算门当户对”不过遗憾的是,小姜是跟着她妈过的姜局长离婚又娶了一个”比小姜也不过大个三四岁。

而小姜的母亲”现在跟市委秘书长部捷峰走得挺近,一个离婚了,一个丧偶了,但是两人都有儿女,也就不可能再办什么证了。

张广厚跟部捷峰又不是很对付,所以这几者的关系也有点错综复杂,不过听说涉及到姜梦龙的女儿”他还是禁不住要出声问一下。

等他听明白之后,讶异地看陈太忠一眼”“这孩子我认识,我给你们问一下她的电话……”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警车将姜丽质接了过来,小姜同学在路上的时候,就听明白了”陈太忠是受了自己的无妄之灾,于是一进门,就冲着陈太忠点尊头”“陈主任,真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好漂亮的女孩儿,屋里人们的眼睛也是一亮,尤其是她原本就是有点忧郁的气质,现在皱着眉头道歉,禁不住就让人心生怜意。

“无所谓,你把那天的情况”跟〖警〗察讲明白,就可以回去了”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没说再多的话。

这是正经的“配合调查”又有张广厚的面子在这儿”〖警〗察们索性就在会议室直接发问了,事情经过也确实简单,最后才问出来有点新意的东西。

合着姜丽质将人拦在收费站之后,有人就想将帕萨特扣下,后来那边的车主又是道歉,又是请吃饭,还赔了一点压惊费。

收了多少钱,她没说,〖警〗察们也没问,在他们看来这实在是太正常的事儿了”小姜是没被撞伤,但论起性质来,跟肇事逃逸也差不多”苦主要收压惊费费,肇事者还能不给?

更别说姜丽质也是有手段的人物,人家能在高速路口把车堵住”换了任何一个司机来,怕是也只有破财消灾这一种选择谁让他一开始就错了呢?

“合着这个庞青娃,是觉得我好欺负”,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窝火,禁不住出声插话,他冷笑一声,“能扣他车的人,他惹不起,所以他就来欺负我这外省人。”

“按我的分析,应该不是这样,他只是想痛打你一顿出气”,邓琴接口了”“否则的话,泄愤的手段多了,比如说,既然认出你的车”他可以选择砸车。

“这个没错,鳌鱼汤馆的保安反应再快”他们存了打了人就走的心思,别人也没办法”,张耀东站在一边补充”“坐一辆出租车,冲你的车丢块砖头,那更简单。”

“鳌鱼汤馆的保安?”陈太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里暗暗地记下了这笔账”那鳌鱼汤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姓张的你要是跟他们有瓜葛,最好不要表现得太明显哦”“张所长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有一个姓刘的〖警〗察,很同情那些混混哦”

啧”麻烦了,张所长刚才就知道,小刘跟这个陈主任卯上了,他很清楚”小刘这么积极地表现,只是想巴结那一级警司的郭副所长,好让他家那个什么什么的亲戚来做户籍协管员。

小刘怎么想的,张耀东并没有兴趣关心”但是他很清楚一点,由于这家伙的过激行为,很容易让陈太忠生出“警匪勾结”的疑心一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他刚才一直在布线,意思是说,我们真是要跟混混们勾结”人家至于到鳌鱼汤馆堵你吗、把你直接拽进〖派〗出所,还不是想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

但是辛辛苦苦地布了半天线,还没开始收网,反倒勾得对方主动提起了小刘,张所长就觉得浑身无力你好歹也是正处级的干部了”犯得着跟一个小干警叫真吗?

很显然,他没听说过“宰相肚量陈太忠”这句民谚。

然而,腹诽归腹诽,陈太忠当着这么多领导说出这话来,张耀东真是想含糊都不行,只得苦笑一声,“这个家伙还年轻,作风有点粗暴……我让他来跟您道个歉?”

陈太忠微微一扬下巴,那意思就很明显了。

没过两分钟,那小刘就被拽了过来,他也知道今天自己撞上大麻烦了”有心想跑吧”又琢磨着我当班跑了的话,对方更好发挥了一我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但是他对陈太忠的意见,真的挺大”眼下被拽过来道歉,真是不情不愿,可又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得耷拉着眼皮,闷声闷气地发话,“各位领导,对不起了”我今天工作态度不端正,请领导们批评和指正。”

“你……”邓琴才说了一个字,陈太忠就笑一声接口了,“呵呵,你态度很端正啊,不是发誓不让我囫囵着出〖派〗出所吗?“这话一说,邓局长想缓颊都没那个脸了,这还是〖警〗察吗?简直是土匪啊”作风粗暴也就算了,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我知道我错了”,那小刘心一横,反倒是无所谓了”抬起头直视着陈太忠,“想怎么处置我,你尽管说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邓琴再也按捺不住了,重重地一拍桌子。

“你不让我囫囵着出去,那就是想让我身上掉几个零件,对吧?”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对方”“我也干过政法委〖书〗记,我对你的处置要求就是,“你想卸我身上的哪些零件,乖乖地卸掉你自己的”我就不追究你了。”

我操!小刘一听这话,还真傻眼了”他左右看看,心说你好歹也是这么大一个领导呢,当着这么些领导的面,你就敢这么提要求?

他这么想真的是没错,处级干部就该有处级干部的气度,到了那个位置”境界不够的话,很容易被人耻笑的,那叫沐猴而冠。

然而这个标准,是套不到陈太忠身上的”没错,陈某人是在努力学习做官”但是这家伙骨子里却是快意恩仇的性情,尤其糟糕的是,他接触的人里,不乏太子党。

像邵国立之辈,那份傲慢根本就是挂在脸上的,而陈太忠绝对不会认为,自己还不如一个凡人、别人能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我自然也能。

陈主任这话一出口,其他人齐齐地垂下了眼皮,当然,绝对会有人让为,此人委实有点小肚鸡肠,配不上处级干部的气度。

但是,就算最不以为然的主儿,也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搁给别的处级干部,那是气量不够,搁给眼前这位”这是人家有傲慢的资本一个外地人”敢抢堂堂省委〖书〗记秘书谢思仁的座位,人家根本不是不知道进退,而是根本没把咱们当回事。

所以,对这句血淋淋的话”在座的诸位”只能用沉默来回答。

刘警员四下看看,发现各位领导都默不作声,心里登时就是一沉,他那个发誓不是假的,刘某人本来是有心,最起码,也要砸烂打自己的那只手一我让你知道袭警的后果!

但是这堂堂的处级干部,居然要自己卸掉身上的几个部件,一时间他真的难以决断了麻痹的,我不就是骂了你一句,你值得这么认真吗?

“我那,只是玩笑话”他犹豫半天,终于耻辱地决定”服软。

“执法的时候,跟陌生人说玩笑话”,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我就不说跟你有没有那份交情了,这时候你象征着国家执法部门”你的意思是说,国家的法律,其实就是你嘴里的……玩笑?”

“我没有那么说,我只是不忿你袭警”,刘警员真的火了。

“你先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既然你不打算跟我讲理,我也没兴趣跟你讲理”,陈太忠一伸手,狠狠地拍一下桌子,“少废话,我只要看到一个不囫囵的你!”

“陈主任,这个……基层工作真的不容易做”,张耀东是真的为难,“小刘他……”

“狗屁!”陈太忠这下是真的恼了,他站起身子,冲着张所长指指点点,“你们要是在天南,信不信我整出你们尿来?基层工作难做,当我没做过基层工作?”

“你心里装着人民,人民心里自然装着你,你要觉得自己可以骑在人民身上作威作福”可以随便卸人民的零件”你就要小心,人民卸你的零件”你要对得起你领的那份工资!”

“陈主任”,谢思仁轻咳一声,他觉得对方闹得有点不像话了,“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个交待的,大家是兄弟省份,不要搞得那么剑拔李张的。”

“我要是今天请不来你谢处长呢?”陈太忠冷冷一笑”火气上头的话,黄汉祥他都敢顶,何况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处长?没错,你是郑文彬的秘书”但是,我是你们眼里的外地人,在我眼里”郑文彬也不过是个外省的省委〖书〗记罢了。

所以,他接下来的话肯定不客气,“那么,我就要被人收拾得不囫囵子!”

一句斗气的话,你又何必当真的,在场的人,九成九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没人敢这么说”一个有来头、有背景的人,被欺负成这样”难道不该暴走吗?

“这种混在人民〖警〗察中的败类,邓局长你给省委一个说法吧”,谢思仁见其暴走了,琢磨一下,终于决定顺着此人性子来郑〖书〗记还等着他汇报处理结果呢。

按说以谢处长的身份,处理一个小〖警〗察”真是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然则”事情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还是那句话,省委和〖派〗出所”隔着实在太远了。

下面要是肯买账,他示意一下就完了,下面若是不肯买账,问一句“谢处您为一句话就双开他?”他也难免坐蜡为这种计较,失身份啊。

更别说下面人真要有心抵触,现在迫于压力不得不开了人,回头还可以再悄悄地招回来,一旦发生这种事又传出去,他谢思仁脸上也挂不住。

所以,他只要一个说法。

“先停职吧”,邓琴轻描淡写地做出了决定,“这警风警纪,也确实该整顿一下了,陈主任说得没错,你们是人民〖警〗察,不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警〗察。”

“我……”那小刘似乎还待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微微地叹一。气,低头不做声了。

就在这时,门又被推开了”一个身材瘦高、略带一点秃顶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又是一今年近四十的妇人,男人说话有点不怒而威,“姜丽质在哪儿?谁让你们这么晚,咦,谢处长?呃,还有张〖书〗记?”

“秘书长!”邓琴和汪斌再次站了起来”张广厚沉吟一下,也慢慢悠悠站起来了这个架子他是要摆的,部捷峰只是秘书长,他可是副〖书〗记,一个是在〖书〗记办公会上能举手,另一个可只有在常委会举手的份儿。谢思仁看一眼陈太忠,发现陈主任也在看自飞,燃后一一一一一一陈主任居然站起来了!

谢处长认识部捷峰,但是不知道秘书长的来意,而陈太忠不认识部捷峰”却明白此人是姜丽质的“叔叔”,一听别人管此人叫秘书长,就知道这个人是友非敌,那么”站起来意思一下也就行了。

他这么一站,谢处长就明白了,来的是朋友,说不得犹豫一下”也跟着站了起来,可是部捷峰是市委大管家”挑通眉眼的主儿,哪里真的受了他的客套?

“谢处不用那么客气,我就坐这儿吧”,”郏秘书长见张〖书〗记都只有敬陪末座的份儿,他索性随手拽个椅子就坐下了,笑眯眯地解释一句,,“这大晚上的”丽质这孩子出来……我们有点不放心。”,“叶子你也找个椅子坐吧……”张广厚招呼他身后的那女人,很显然,这女人就是姜丽质的母亲了,两人眉眼间有三分相似,姜母的相貌不及她的女儿,但是保养得极好,一眼看上去,真不能让人相信,她能生出那么大的女儿。

大家略略一起立,就纷纷坐下了,只有邓局长、汪区长和陶大军,直到等所有人坐下,才敢慢慢地坐下。

要说这二位也是副处级别的人物,邓局长还享受正处待遇,这一晚上站站坐坐的,真是有点不拿处长当干部了。

不过,看一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吧,市委副〖书〗记、市委秘书长、省委〖书〗记的秘书,这些人济济一堂,他俩也只能做小弟了其实只看所长张耀东就知道了,他在自家地盘都不敢坐。

“不知道张〖书〗记你在,要不我就不过来了”,”见大家都坐下了”部秘书长笑嘻嘻地解释一句,刚才的威严气象早就不见了踪迹。

他跟姜丽质的母亲搞在了一起”根本就不瞒着别人”姜母甚至都时常住在市委大院里,秘书长也时常去姜丽质的家转一转,这种情况在厅级干部里比较少见”但也不是没有。

两人都是单身,偏偏又都有子女,别人问起来,一句“孩子有抵触心理……”这就够了都是成年人了,没有配偶的话,有个把异性知己算什么呢?

姜丽质住的是母亲的宿舍,刚才〖警〗察进来带她走,惊动了邻居,这邻居看了〖警〗察的证件,但是他觉得大晚上,小姜一个女孩儿家,被人带走了”我得跟她母亲说一声啊。

姜母一听”肯定有点不放心,要过来看一看,她正跟部捷峰在一起,那么,部秘书长跟着走一遭”那也是必然的了。

“就是〖警〗察请她过来,配合调查一下嘛”,张广厚跟部捷峰不怎么对付”但是场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我是没想到谢处也在场”,部捷峰笑一笑,侧头看一眼谢思仁”心里真是浮想联翩,这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还有,跟谢处长在一起的那今年轻男人”居然坐在那个位置,又是什么样的来头呢?

你又跟姜丽质是什么情况呢?谢思仁也有点疑惑”他隐约感觉到了,那女人该是姜丽质的母亲”但是,小姜的父亲,不是姜梦龙吗?你绕云市委的秘书长,出的什么头嘛。

他是省委的,并不是很清楚市委那些事儿,虽然大家都在一个城市。

“我是来看天南省委陈主任的”,他指一指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他认识小姜,我不认识。”

这又关我什么事儿呢?陈太忠真是欲哭无泪,我,我就是让人搭了一个便车嘛”不过这个部捷峰,似乎跟姜梦龙的老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堂堂的市委秘书长,肯定不能带着别人的老婆出席各种场合,当然,如果姜梦龙的老婆是部捷峰的姐妹,她也姓部,这就正常了,但是那样的话,姜丽质该管部秘书长叫舅舅,而不是叔叔吧?

各人心里各怀揣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绝对是不能随便问的”部捷峰定一定神,看一眼陈太忠”“是天南陈主任啊,请问你在省委哪牟部门?”

“省文明办”,”陈太忠回答得非常简练。

“哦”,”部捷峰并不说什么,只是简单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在场各人虽然各自有各自的疑惑,却不肯开口相询,一时间,会议室里又趋于沉航不过”这阵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一级警司就兴冲冲地冲进了会议室里,“邓局长,嫌疑人庞青娃已经被我们擒获,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他承认自己是袭击陈主任的指使者了吗?”邓琴的反应,相当地沉稳”没错,现场虽然这么多领导,但是,她是〖警〗察系统里职务和级别最高的。

“没有,不过他肯定有问题,警员们蹲守的时候,见到他的车来,问他是不是庞青娃,他说不是”,郭所长笑眯眯地回答,看得出来”他对接下来的审讯,很有信心。

然而下一刻,他就有点疑惑了,扫一眼会议室,发现自家的领导张耀东居然是站着的,“这这……这是?”,“麻烦你问一下他,本来打算把我打成什么样的”,陈太忠站起了身,他冲谢思仁点点头,却是无视了在场的其他人,“我要去看一看小张”谢处你也回吧,时间不早了……这还是国庆长假呢。”,“那可不行,郑〖书〗记还等我汇报处理结果呢”,谢思仁笑着摇摇头,终究是省委〖书〗记的秘书,话说得滴水不漏尺度适中,“我跟你一起去看张厂长吧?”

他俩率先出门走了,张广厚多少还能接受一点,可是部捷峰却完全搞不明白了”说不得拽住了姜丽质,低声发问,“丽质,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也没什么”姜丽质一边走,一边将情况细细解说一遍”“”说来还是陈主任被我连累了,他见撞了我的人要跑,很生气嘛。”,“这陈主任倒是不错”,姜母点点头,但是部秘书长的着眼点却不在这上面,“你是说谢思仁和张广厚,都是陈太忠叫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