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2 -2543偷拍

2542 2543偷拍(求月票)

2542章偷拍(上)

一听是田甜的声音,吴言登时就不干了,“这就是你说的重要事情?”

作为地市的干部,她原本就对省台的女主播有印象,后来两人又在陈太忠的宿舍里打过友谊赛,然后她对这个女人,就分外地在意了,所以,就算手机里传出的声音有一点点失真,她也在第一时间里分辨了出来。

“真是重要事儿”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来的不止是她,还有粱觏,为的是一件不文明现家……”

“没有雷蕾吗?”白市长听说除了甜甜还有觏觏,心里这醋劲儿真的是大发,“我建议啊,抓精神文明建设,应该从自身做起。”

“说什么呢,人家是抓新闻来了”陈太忠说不得将青旺的事情讲一遍,“……,…这次来,就是想曝光一下这样的事儿。”

吴言听到他的解释,终于分心了,事实上,这种事情真的太令人愤怒,然而紧接着她就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她狐疑地看着他,“这落水的人,“…就这么好找?”

“呵呵”陈太忠笑一笑,“这个………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你已经找好群众演员了吧?”吴言太明白这家伙的做事风格了,华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儿,“不过,还是得注意安全。”

“有我在,可能有危险吗?”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笑,心说我今天最担心的,是碰不上那些小渔船”其他的倒是不担心。

不过这也无所谓”他心里很清楚,自打自己带了凯瑟琳等人出来玩,田主播心里就一直不是个滋味”昨天他联系她的时候,就说你招呼一些采编同事,以休假的名义过来玩一天,拍得到这些固然好,拍不到的话,就当省内一日游了。

果不其然,田甜一听有这样的素材”立刻表示说她也要去,国庆七天长假,她坚守了六天工作岗位,最后的一天请假,台里领导不能不批。

田主播用得最顺手的摄像师,就是段天涯了,于是她联系他同去”同时还叫了三个其他同事,不成想段天涯正跟燕辉合作,搞一个专题创收,所以粱觏也知道了。

按说粱主播是素波台的,这个素材超出她的业务范围了”不过这年头做新闻,只要有足够的看点,偶尔越一下界,并不算什么。

这个素材不仅仅是有看点,简直可以说是很震撼了,那么她见猎心喜,也很正常了她甚至相信,只要能抓拍到这一幕,入选天南十大社会新闻不成问题。

反正”就算拍不到什么,也能过去游玩一番”粱主播最近也没有休息,别人长假是在四处游玩,她的长假是在四处抓拍游客,以体现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的成果。

当然,她除了带了设备来,也带了几个好友过来,倒是刘晓lì最近在涂阳采访,就不跟看来青旺了一陈太忠说了,你最近风头有点太劲,低调一点吧。

这固然是陈主任对自己的喉舌应有的关心,其实也是想让她将感受微微沉淀一下,行情和心境要一起上升才好,得志太快容易出问题一新华北报就是鲜活的例子。

要说陈太忠这火箭干部,其实没资格关心别人的成长速度的,但实则不然,没错,他进步得是很快,可是真说起来,他这短短几年官场生涯中遭遇的事情,足以抵得上别人一生的经历了。

而且与刘晓lì不同的是,他虽然也有黄汉祥、蒙艺等人的照拂,但大部分的事情,还是他自己出手搞定的,那两位离他有点远,这一点,对心性的锻炼真的很重要。

可刘记者以前虽然不怎么顺利,自打被陈主任罩上之后,基本上就是顺风顺水了,人一旦太顺了,就缺少深思的动力。

总之,这次素波来了十二、三个人,由于大家还抱了游玩的心态,所以一大早就启程,大约在八点十来分的时候,抵达了凤凰。

小董已经得了陈太忠的机宜,弄了两个正林的车牌,挂在了一辆小金龙和一辆沙漠王上面,众人在凤凰换车,以求不那么显氓两辆车车况都不错,车内也很空旷和舒畅,尤其是,陈太忠要求找的游泳高手,小董也找到了、这位可不是游泳池里练出来的,正经是小时候在江河里摸爬滚打过的。

不过,越是高手,就越知道水的危险,此人是去年才退役的军人,还参加过奔马峡水库的抢险,就是这样,他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成。

“我对那个水库,还是有点陌生,当然,要是没有钩网这些,我自保没问题”这位说得很客观,“但是,我主要是怕坏了陈主任你的事儿。”

“这个好说,水底下我放了氧气瓶,你摸几摸就能找到”陈太忠信口回答他,“等找到了,你再装溺水也不迟。”

闲话少说,两辆车大概是在十点半的时候到了奔马峡水库,众人纷纷下车游玩,由于来的多半是电视台的人,那真是女的漂亮男的英俊,看起来煞是醒目。

陈太忠就不下车了,他躺在吉普车后座上,懒洋洋地问小董,“你说的那个王二彪,最后答应接受采访了没有?”

这王二彪以前也是做水上营生的,有一次见一个少年落水,也是谈价钱救人,结果少年的同伴说了,我们只带了一百多块钱,谈不拢的时候,那少年眼瞅着就不行了,王二彪总不能见死不救,就下水捞人。

这时候,船霸徐小波刚宣布了行情,听说有人敢违背,一时间大怒,派人去将王二彪的船砸烂,并且明明白白告诉他,你要敢再出现在奔马峡水库”小心淹死。

王二彪水性不错”但是这年头水性不错的人海了去啦,尤其是都在水里讨生活的,更知道怎么阴人别的不说”在你常去的、熟悉的水域,丢几张破烂的渔网,不小心再缠住你,那绝对是自自然然的溺毙。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算太多,但是水上讨生活的就都知道了,小董这家伙也厉害,居然能打听到这么个消息。

“他还是有顾虑”怕咱们整不倒徐小波”小董悻悻地嘬一下牙huā子,“所以他提个要求,采访可以,但是带子得由他来保管……他可以撇下工作,跟咱们一起去素波。”

“让他说个地方,等一阵我去见他”陈太忠正觉得闲的无聊呢,依照他的想法,大家既然来一趟,那就是先玩,等个下午三点钟,再执行相应的计划。

他不能露头,也不能将田甜叫进车里亲昵毕竟外面全是电视台的人,那在这里呆着,委实没什么意思,若不是为了将氧气瓶丢进指定地方,他根本就懒得这会儿来水库。

王二彪很快就联系上了,他也知道,素波人最近会有动静,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于是,在不久之后”陈主任悄然地消失了,他消失得是如此神秘,就连小董都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同王二彪的一会,陈太忠可谓收获匪浅,老王对徐小波一帮人,那不是一般的了解,尤其是由于徐小波的干涉,他不能在水库赚外快了,心里的怨怒真是可想而知。

所以,他居然将近两年水库里发生的救人事件和捞尸事件,记录了一多半下来,而且大部分苦主的信息,他都打听到了,要不说砸人饭碗,是天怒人怨的缺德事呢?

尤其令陈太忠惊讶的是,王二彪透露说,在几个水比较清冽,也比较容易下水的地方,徐小波安排人,有意在不远处丢了些渔网、绳索之类的在那里,所幸的是没有网箱一奔马峡水库还负责供应部分城市饮用水,所以这里不许搞养殖业。

当然,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儿,他是拿不出证据来的,徐小波也不可能让外人掌握这样的证据,但是王二彪说了,“……这种事,姓徐的做得出来,你能想到的,一个人能有多缺德,他就可以做到多缺德,就算是一开始冤枉他了,听到这个传言,他也会去做。”

“你家弟兄三个,他徐小波不过是个外地人,怎么就不敢联手收拾他一下?”虽然手边就摆着BU,需要注意影响,陈太忠还是禁不住出声问一句,“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

事实上,他是想勾出徐小波的后台来,在他想来,一个外地人想在这样的事情上搞风搞雨,没有政府中人支持,很难做到。

“他不要命嘛”王二彪说起这话题,也难免有点脸热,越是下面乡镇,乡土情结也就越浓,“而且他说了,他要规范整个行业,恶性竞争……是不可取的,其他乡亲见跟着他能发财,也就认他是带头的了。”

行业规范?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解释,真的是无语了,这年头的人,真是啥大旗都敢打,“你知道不知道,行业规英搞得过了,那就叫垄断?”

2543章偷拍(下)

“这些道理我不懂,就觉得他们有点缺德”王二彪摇摇头,他其实没有多少文化,对很多事情,认识得都很粗糙和直观。

但是,底层劳动人民的智慧,那也不是可以忽视的,他提出了一个质朴的见解,“其实,就是因为他是外地的,在这儿咋折腾都行,本地人的话,总要讲个乡里乡亲,讲个脸面的。”

“这也是”陈太忠点点头,他非常认可这个逻辑,用政法委内部人的话来说,就是:流动人口多的地方,短期行为必然会多。

流动人口就是外地人,短期行为就是坑蒙拐骗那些不能持久的行为,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现象,在本地安家的人,要考虑做点短期行为之后,会不会被千夫所指,能不能立得住脚国人在传统的社会中,要讲究个邻里关系的。

换句话来说,人口的流动,加快了物资、生活习惯的流转速度和尺度”加快了城市化建设”有其积极的一面,但是消极的一面,也很明显。

你居住在一个不属于你的城市”做一点略略出格点的事情,也没有父老乡亲指责你,等到富贵之日,必然会还乡的,外地做的那些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总之,陈太忠跟王二彪的一席话”收获是相当可观的,当然,BU里的存储卡,他是交给了对方,至于偷拍的,别说不交了,他都尽量不会使用一当然”不得已的情况下,改头换面的剪接都是必然了,那就不用多说己等陈太忠回去的时候,就是下午两点了,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眼下虽然立秋了,但是秋老虎毒得厉害,正是野泳的时候。

见他回来了,小董联系的那位,早就摸清楚了氧气瓶在什么位置,说不得又勾着现场的人去游泳一不得不说,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比较贴近水库〖中〗央,是个凸起部分”水质相对的是较好的。

跟着田甜和粱觏来的人里,有的人知道此次还有任务”有的人就只当是消闲了,所以,虽然水库边上的水,相较游泳池还要差一点,但是……既然出来玩了,就讲个开心和尽兴,何必在意那么都呢?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有四个男人下水了,其中两个游得不甚好,就在水边扑腾两下,另外两个,却是越游越远了。

游远的这俩,另一个是不明真相的,只是单纯地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不过,当他见到蓝游泳裤这位折腾得不亦乐乎,并且游得远比他好的时候,他决定屈服了,“再游都超过半里地了,我不陪你疯了。”

半里地说远也不远,不过二百五十米,岸上的视力可及,但是野泳可不是开玩笑的,有这样那样的风险,这位水性很不错,明白里面的风险,决定往回走。

但是另一个跟他相差无几的选手,似乎是发现,他已经退缩了,反倒是生出了卖弄的心思,在水面上玩起了各种huā样,踩水、扎猛子、蝶泳、拍水什么的,一时间huā样百出。

这位就觉得,你这人怎么这样,卖弄心思这么强呢,但是他可没发现,段天涯段老师在这个时候,凑到了一今年轻人身边,低声发问,“太忠,能开始拍了吗?”

陈太忠看一看附还两艘渔船,微微点点头……,拍吧,有人惦记上了,嗯一一,一一先用微型摄像机,等热闹的时候,你拽出炮来,他们都不会在乎。”

他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在远处水里折腾的那位玩了半天,似乎是发现自己有点脱离群众了,于是折身向岸上游去,不过很遗憾,他在游到半中间的时候,体力似乎出现了问题。

于是他就开始挣扎,然后冲着两辆小船中一辆比较近的游了过去,而且使用的是仰泳的姿势,这是最节省体力的,有点经验的,一看就知道这位玩得有点过火了。

小船一见他冲自己游过来了,两桨下去,船就漂开了开什么玩笑,我认识你吗?爬我的船?

“大哥,我没劲儿了啊”这位倒也装得像,大喊一声,换个〖自〗由泳的姿势,又紧追两下,才黯然回头向岸上游去,终于在距离岸边五十多米处,噗噜噜地沉下去,再没命地挣动一下,终于不见了去向。

那两艘小船就一直若即若离地缀着他,见他沉下去了,才快速地划过来,“呦,这兄弟好像出问题了……要帮着救人吗?”

小董不知道操着哪里的方言,对刚才那艘船破口大骂,嫌船刚才划开了,那船一见这架势,二话不说转头划走,“我的船,我爱怎么划就怎么划。

这些船之间也都认识,这艘虽然走了,却也不怕分不到外财,有徐老板主持公道呢不是我把船划开,那位也沉不下去不是?

他走了,剩下那艘船就发话了,“要救人,就得赶紧了啊…………五千块钱,给钱我救人,小本生意,概不蜍欠。”

这他妈都成了生意?小董听得心里暗骂,脸上却是犹豫一下,“五千……出来真没带那么多钱,我大概就一千出点头。”

“搜他口袋啊”这船夫倒是会出主意,他一指落水的地方,“他自己的钱救命嘛……什么,他没钱?你们不是还这么多朋友吗?”

合着船夫是看到了田甜、段天涯等一干人,又知道这些人是一起来的”于是坐地起价,临时将三千的救人费涨成五千了。

“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啊,我们就是一个旅游团的”小董真会做作了,一边说他一边连连鞠躬,“大哥”麻烦您快点吧……喏,这是我的钱包,丢过去了啊。”

“少来,最少三千,你知道不,救人是很危险的事情?”船夫一边说,一边瞪一眼旁边一个正要脱衣服的年轻人”“救不好就要把自己搭进去了。”

“我真没钱啊,给您跪下了,成不成?”小董做戏做全套,满脸哀怨地跪下来,就是砰砰地几个响头”声音凄惨得有若杜鹃啼血,“我带着他出来,得带他回去啊。”

“没有三千,谁爱救谁救”船夫不为所动,这时候”旁边就有人拿起相机拍了,不过就像陈太忠前一遭遇到的一样,人家根本不在乎一你随便拍嘛”我的船,我爱救就救”不爱救就不救。

不过,跟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没有路人下水救人,当然,这也不能说所有人都是冷血的,地广人稀的旅游场所就是这样,人分散得稀稀拉拉的一谁也喜欢个清净不是?

这边有人落水,等远处的人赶过来,基本上就没救了,上次那帮学生是命好,离陈太忠他们也就七八十米,他们尤其运气的是,邻居里有人水性不错。

段天涯等人见状,也拿出了小型BU,他们还是不敢把长炮拽出来,那样就太扎眼了,果不其然,那船夫见到比较大的摄影仪器,还是疑惑地看了一眼,只是小董演得太像了,他终于释去了那点疑心。

折腾了约莫二十来分钟,小董手里晃着的那一千块钱,终于引起了两今年轻游客的关注,他们就要下水救人了。

结果,跟粱觏一起来的一个男人发话了~就是刚才水性最好的那位,“你哥俩,算了,都半个多小时了,你们救上来,人也活不过来了,没意思蝴”

“死人啊,那就算了”游客将脱到一半的衬衣重新穿回去,对思路正常的人来说,要是能救个活人上来,没准除了这一千,还能再落点一哪怕是个感谢也算嘛。

死人可就没意思了,碰着死人那叫晦气,赚死人钱那叫缺德,更别说这二位来得晚,连落水者的具体位置都不太清楚,这一千……就没必要挣了。

又过一个小时,落水者还是踪迹全无,也没人发现,离这儿一公里多的地方,有人上岸了,就算有人看到,也不可能把两者联系到一起。

接下来的事情,那也不用再提了,那位是早选好了位置,还藏了衣物、墨镜等物品在草丛里,他大摇大摆走回来的时候,船夫正在很严肃地讨论他的生死问题,“这么久了,那个人怕是够呛了。”

这位见状,也颇为咋舌,说不得碰一碰旁边省台的一位男同胞,“我说,他不救我也就算了,怎么连捞我的尸体,都不知道换个人来呢?”

“我槽”那位被他这话吓了一跳,这么长时间了,大家都知道今天来的目的达到了,但是看着小董在那里悲恸万分,众人都有点假戏成真的感觉了,身边猛地冒出落水看来,还说“我的尸体”啥的,确实有点糁得慌。

“人家就不换了,我也没招啊,反正是人家主场”他定一定神,才悄声回答,就在这个时候,船夫又涨价了,“捞活人是三千,死人……这东西晦气,最少五千。”

“去你妈的吧,你爱咋就咋”小董刷地翻脸了,他这个反应,不在剧本里,属于临场发挥,“不就是捞个死人吗,这位大哥……”

他冲段天涯一拱手,“事情经过你也看到了,你好像还拍了……,我出五百,你把带子拷我一份,回头他家里人问起来,我也就有交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