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4 -2545青旺震动

2544 2545青旺震动(求月票)

2544章青旺震动(上)

“那行,没问题,我替这位大哥答应了”面对小董擅自篡改剧本,粱枧笑吟吟地接口了,下一刻她转喜为悲,“唉……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没了,你赶紧通知他家里人吧?”

这些就都是临场发挥了,不过,小董设想得一点都没错,那船夫的伴当听到这话,二话不说,站起来脱掉衣服,刷地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直奔那个下沉地点而去。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那伴当从水中冒了出来,又游回小船,眼神中透出一丝黯然,却是什么话都没说,船主见状,对着小董冷笑一声,“告诉你朋友的家人,现在涨价了,一万!”

搁给别人,就是估计到这家伙已经搜索到尸体了,才敢这么涨价,但是陈太忠等人自然清楚,这是没找到尸体才涨价了,不过,人家既然敢这么涨,就证明有底气,能找到尸体。

直到这个时候,水库管理委员会的船才过来,开的倒是一艘小摩托艇,不过听完众人的陈述之后,他们表示无能为力,“……水库里就不让野泳,救人捞尸体这种事儿,我们都是外包的……”

“一来是这种事情比较危险,我们大包大揽,是对职工生命的不负责任,我们是事业单仙……,再有就是,有些死者家属,他不考虑自己亲人是违规野泳,蛮不讲理地一哭二闹三上吊,所以这种事情,我们包出去了……嗯”我们可以帮你们看一看”附近有没有尸体。”

看一看的话,那真是什么用都不顶,摩托艇在附近来回打转”huā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表并爱莫能助,“这就五点半了,我们还要回镇子上呢,真是抱歉……无能为力了。”

他们要走,别人自然也会走,面对,“悲痛欲绝”的小董”有人上前宽慰,却也有人“很不耐烦”地催促他,“我说你走不走啊?不走我们可是走了,总不能让一车人等你一个吧?”

“我报警””悲伤过度的某人做出了决定,“你们走吧,不用等我……”

接下来”就是程序问题了,小董并没有报警,只是走到了靠近水库的公路上,陈太忠将沙漠王开到路上之后,又悄悄地潜回去”发现由于苦主走了,岸边围观的人也散了个差不多。

接下来就有意思了,那艘船的两个人全跳下水捞人去了,也不顾岸边还留有三四个人围观,陈太忠顺手拎出。v,将这一段也拍了下来。

他认为”这是一个很有用的补充,是这些人利令智昏的证据,苦主在的时候”他们谈不拢价钱死活不下水,等确定人已经死了”却是翻江倒海地去找尸体。

他这边拍得兴起,索性一个电话打给小董,让田甜他们先回青旺市区,采访那些证人和苦主,自己则是蹲在这里,直拍到六点多天色不太好了,这才收手。

这时候,水面上已经不止一条船了,来了三条船七个人,四个人下水找,还有人用拖网拖,忙碌不堪果然是有组织的。

王二彪提供的名单里,有不少证人和苦主,本来就是青旺人,得了这个名单之后,大家决定,暂时不回素波了~当然,有那真正来玩的想回去,正好能赶上最后一趟去素波的夜车。

陈太忠和小董回去的时候,就是晚上七点半了,这时候,省台和市台的人还在兵分两路找证人做调查,直到八点钟,三拨人才凑到一起,开始吃晚饭。

大家的收获都不小,今天是玩也玩了,节目也抓了,只是说起这个话题,还是有点沉重,不过,有人心情比他们更沉重那是青旺宣教部的副部长、青旺电视台台长马三高。

由于要抓紧时间搜集素材,兵分两路是必然的,但是沙漠王还停在水库那里,两拨人用一辆金龙车,有点不就手,段天涯在青旺电视台有熟人,就商量着说借一辆车,我们省台下来做羊目来了。

省台跟市台借车,还是比较方便的,不过青旺电视台不比素波电视台,台里有二十来辆车,但是公车只有五辆,有个报批制度,于是这边就问,你们打算做什么节目来的?

等一听说省台要抓的素材,马台长就被惊动了,这是省台的曝光啊,于是在派车的同时,他就跟着过来了~要说制止省台的拍摄,他没那胆子,但是打听清楚情况,那也是必然的子。

段天涯也没瞒着他的意思,哇啦哇啦地将事情经过一说,还说这是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亲自抓的素材,潘剑屏部长高度关注。

想陈太忠认识段天涯的时候,正好是陪着凤凰的副市长乔小树吃饭,饭桌上,老段可是连乔市长都不怎么敬畏的,那么对上宣教部副部长,他肯定也是不卑不亢。

这下,马三高心里的沉重可想而知,他赶紧向部长何立刚做了汇报,这不是他能做得了主的,何部长一听也着急了,“我马上向刘书记汇报。”

反正人家省台和素波台已经抓拍了不少了,马部长是想制止都不可能了,更别说段天涯居然胆大包天到扯起了潘剑屏的大旗。

尤其要命的是,终于等到这帮人吃饭了,马部长还真的见到了来自省委文明办的陈太忠果然是陈主任亲自抓的事儿啊。

这下,他的心里就越发沉重了,在亲自将陈主任让到首席之后,他抓了电话就跑出来向领导汇报:没错,陈太忠来了,我亲眼看到了。

八点半,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何立刚出现了,青旺的宣教部长,他盛情欢迎省文明办下青旺来指导工作,大家才说要给他让首席,何部长含笑摇头”“你们吃”我吃过了,我想跟陈主任了解一点情况。”

两人走到一边的沙发处坐下,何部长很直接地表示”青旺不幸,出了这种严重影响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市委高度重视你们的报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呢?

市委肯定是高度重视的,最~好o要不然也轮不到堂堂的市委常委半路上赶过来,按照对等原则,马三高这个正处的副部来。就足够接待陈太忠了。

“今天这件事,我们算是策划好的,但是我必须声明,前两天,我亲身经历了类似的事情”陈太忠面沉似水,不做正面的回答”“落水的孩子,还是我救起来的,如果愿意的话,那孩子的联系方式,我都找得到。”

“我相信这一点”陈主任抓精神文明建设,是不遗余力的”何部长点点头,他也相信,陈太忠堂堂的处级干部,不会在这种易于考证的事情上说谎”一旦戳穿,真还不够丢人的。

但是他必须要了解清楚,陈某人打算将此事推到什么样的高度,作为宣教部长,何立刚非常明白此事的恶劣程度。

说白了”这跟青旺官场的关系不大,可一旦推向全国性的媒体,那绝对是爆炸性的社会新闻“这个新闻太震撼,太有代表性了。

相对而言,此事是策划小好的,那都无所谓了,无非是戳穿一个鲜廉寡耻的黑色“产业”媒体派出卧底钓鱼,那也是能理解的一想说人家钓鱼采访的,你可以不上钩不是?

而且,陈友忠不但亲身遇到了此事,今天稍稍一策划,那边就相当配合了,说明此事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了。

总之,何立刚必须打探出省文明办的底线,没错,这跟青旺官场真的无关,但是一旦上了中视之类的频道、全国性的报纸,或者说上了内参,青旺官场绝对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我们市委也高度重视此辜,愿意做出必要的配合。”

“配合不配合的,那都是小事了”陈太忠知道,对方这是要他开条件呢,下面地级市太擅长捂盖子了,但是他不打算轻易开这个。子。

“上次救人的时候,我拖着人游了那么远,筋疲力尽,想先爬到船上喘口气”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眼中是感慨和悲哀,“可是你猜怎么着?那小船划小开了,差一点把我淹死“……,这得需要多么无耻,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真是一群混蛋!”何部长听到这里,狠狠地一拍面前的茶几,这份愤慨,他是发自内心的,麻痹的这真是缺德带冒烟儿的事情,你们差点淹死了一个省委的处长啊!

那么,陈主任因此而震怒,就很好理解了人家要出气嘛,然而市委这边的工作,却是难做了,陈太忠肯定不会因此而善罢甘休啊。

他俩说了没几句,马三高就走过来旁听,接着段天涯也坐了过来,一个坐在何部长一侧,一个坐在陈主任一侧,两人都是静静地在听。

可是何部长一拍桌子,段天涯倒是接话了,“这个我们可以作证,今天找的替身,假装游累了,想攀着船休息一下,那小船马上划开了……我们都拍下来了。”

“陈主任的话,我肯定是相信的”何部长沉着脸点点头,他相信那种鲜廉寡耻的人,真能做出这种事来,所以他就更震怒了,麻痹的,这下工作还怎么做?

公家的事情,一般都可以商量看来,但是涉及了私人恩怨,那麻烦就大了。2545章青旺震动(下)。

何立刚并不是第一次听说陈太忠的名字,最近天南文明办在省里的风头,实在是太劲爆了,尤其是《天南日报》上居然公然登出了完善干部家属档案的意义所在!

内部下文件和报纸上刊登,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就这么小小的一篇文章,引爆了整今天南官场,就连最不重视文明办的干部,也被这些传言带动得重视了起来。

何立刚自己就是宣教部长,对这些风吹草动尤为上心,随随便便地一打听,就知道现在文明办是潘剑屏亲自主抓,而在里面兴风作浪的,就是从凤凰市挂职上去的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

知道此人是凤凰过去的,他再一打听”青旺原本就紧邻着凤凰,他还有什么打听不到的事儿?合着就是把凤凰科委折腾起来的陈太忠啊。

面对陈主任的怨念,何部长还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井么了”于是一咬牙,“如果陈主任你能提供相关人员的名单,我会亲自向市委汇报,并且连夜安排抓捕…………这样的话,你们的工作就会好做很多。”

“抓捕…………用什么名义?”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心里却是禁不住生出点淡淡的鄙视,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想接管哥们儿的信息,哪里有那么容易?“这是道德范畴的事件,想抓捕,师出无名啊。

“上升到法律范畴,也很简单”何立刚假装听不出他的意思,规规矩矩地就事论事”“欺行霸市,带有明显的黑社会性质“……,只凭这一点,就可以抓来调查了。”

“等我们做完这个节目再说吧”陈太忠见他装糊涂,索性就直接拒绝了,“等节目播出之后,你们可以按图索骤,这样下来,能最大程度地保证程序的正确。”

“一定要播出吗?”何立刚顾不得段天涯在一边旁听了,他来是想捂盖子的,“我们保证”一定严厉打击相关的犯罪分子。”

“省台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入选一等奖的新闻了”陈太忠叹口气,这可是实话”段天涯来的路上就感慨过,广电系统每年都有那么一次新闻评选,一等奖、二等奖直到优秀新闻,分了档次的。

老段在台里吃得开,固然跟他会做人有关,根基却是在于四年前省台的一则新闻,那则新闻最终入选一等奖。

那个片子就是段天涯拍的,这倒是在其次,关键是在带子上送之前的样片审核会上,段摄影师发现了一处重大问题片子是他拍的,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后期的裁剪制作,就不是他一个小年轻能拿得下来的了。

按说他能看出来的问题,别人更能看出来,但是这年头没有这么绝对的事情,段天涯发现,由于剪掉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镜头,有个细节缺少必要的铺垫,从某个角度看起来,这新闻有点造假的嫌疑。

而这个新闻评选,第一个要求就是要“真实”有造假嫌疑的,一等奖就不要指望了这不是说一等奖里就绝对没造假的,但是戏法人人会变,人家能把假的做得跟真的一样,那也是本事不是?

新闻是段天涯拍的,他确定是真的,领导们也知道是真的,然而,正因为大家都知道是真的,就没在真实性上多下功夫,反倒忽视了这个小镜头这个问题提出来,该新闻后来又入选一等奖,从而奠定了段天涯在台里的地位。

“一等奖的新闻?”何立刚听得真的有点傻眼了,“这种社会新闻,不合适送审的吧?”

这话不假,舆论批评不是不可以,一等奖里也不是不可以有曝光负面现象的新闻,但是一般来说,入围新闻评选的,都是以正面的、积极向上的新闻居多。

华些曝光负面现象的新闻,就算能拿到一等奖,审核的尺度,也要远远高于主旋律新闻,每一个环节,每一个镜头,都要被人抠得不能再抠,实在找不出毛病,又有相当的代表性,才可能入选其实,一旦入选,更有可能是因为某些工作的需要。

而陈太忠张罗的这件事,本身就是“钓鱼”性质的拍摄,用于揭露某些现象是极好的,但是主观因素太强,为揭露而揭露,为批判而批判,缺少了公正性,想入选一等奖,那就是四个字白日做梦。

“是不合适送审,但是,新闻的奖项是很多的”关键时刻,还得是段天涯这种专业人士出面,他最清楚何部长在置疑什么,“主要是连续三年无缘一等奖,台里压力也很大,这个报道出来,不管什么奖,总能捞那么一两个”““我们的压力多少就减轻一点。”

何立刚嘿然不语,他对宣教口的事也是门儿清,知道人家说的不是假晋,而让他更无语的是,对方似乎不打算买他的账,一定要上了。

这样的新闻”上了省台就不好控制了,何部长很清楚,前一阵永泰的黑砖窑案,在全国引起了一定的轰动”然而,那性质说穿只是非法用工,外加限制人身自由罢了。

而眼下青旺的事情,比那要严重最少十倍,一个是录夺活人的劳动力,一个是靠着把活人弄死发财,这两者能相提并论吗?社会影响力”绝对不一样啊。

永泰黑砖窑都能引起小轰动,青旺这边引起大轰动,也是正常的了,更别说还有陈主任的私人恩怨夹杂在里面,推波助澜之下,搞得全国皆知亿夫所指,那不是杞人忧天。

“咱们能不能”再协商一下?”何立刚不得不硬着头皮发问,话说到这个地步,他也是退无可退了,“井如说这个……”报道方式?”

“哎呀,真是抱歉”我时间不是很宽裕”陈太忠苦笑一声,“最近文明办的事儿特别多,涂阳那边,我帮着介绍几个项目,还要催干部家属调查来……“……马主任现在身体不好”我们这几个副职,担子都很重的。”

他这话虽然是顺理成章,却也是废话多多”不过何立刚略略一沉吟,还是抓住了里面的重点”“干部家属调查表,现在有地市在搞了吗?”

“素波和凤凰都在搞了,嗯,涂阳也不慢”陈太忠点点头,接着又冷笑一声,“省直机关反应慢一点,不过,也是迟早的事儿了。”

“这个调查,我们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中,市委对省里的精神,还是高度重视的”何立刚隐约猜到了对方的屠刀所指,但是很显然,这样的话题,不是他一个区区的宣教部长能做得了主的,“陈主任你这儿,有什么新的精神吗?”

“精神都在文件上,我哪儿有什么精神?”陈太忠笑着一摊手,“你这儿高度重视?那我明天见了部长,得汇报一下。”

“再汇报,我这儿也有不文明现象发生啊”何立刚长叹一声,状似极其内疚,实则是**裸地开出了条件,市里支持不支持啥的,我做不了主,但是你搞出这么个新闻来,让我怎么跟市委帮你说话?

“这个新闻,还要看后期制作的嘛”陈太忠听得就笑,你不就是担心这点事儿吗?“青旺市委要是真的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我们会在报道里体现出来。”

“但是……”还是要报道?”何立刚问得越发地**子。

“这是典型的道德缺失现象,不可能不报道”陈太忠听得眉头微微一皱,差不多点啊,不要人心没尽,“这个不文明现象,存在的时间不短了。”

何部长登时就闭上了嘴巴,他听出来了,这是陈主任恼火了,不过本来也是,人家是自己抓了这么个素材出来,也答应你们青旺如果肯配合的话,我把你往外摘一摘。

但是他居然想压住这篇报道不发,那就真是有点得寸进尺的意思了,于是对方就发出了警告:你要再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小心我在报道里暗示你青旺市委不作为啊。

堂堂的市委常委、宣教部长,被一今年轻的处长这么硬顶,何立刚心里真的有点不甘心,但是不甘心也没办法,就算市委刘书记出马,也扛不动潘剑屏不是?

“陈主任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他点点头,说实话,为一则社会性新闻,市里居然要做出这样程度的支持~支持那四处被人骂的干部家属调查,有点得不偿失。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新闻……抓得真的太狠了,何立刚非常明白这一点,“我会尽快向市委主要领导汇报的。”

“我也得向部长汇报一下”陈太忠叹口气,苦笑着一摊手,“明天就该上班了,长假之后第一天啊,我居然要请假“……唉,希望部长不要骂我就好了。

你不要再拿潘剑屏威胁我了,行不行啊?青旺又不是我说了算的,何立刚真是有点无语了,他沉吟一下点点头,“这个新闻很值得抓一下,我想潘部长能理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