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6 -2547章又是交换

2546 2547章又是交换(求月票)

2546章又是交换(上)

陈太忠其实不想在青旺呆这一晚上,他更倾向于带着田甜回凤凰,跟白市长做个搭子,明天一大早,田甜来青旺,他去素波。但是事实证明,这不现实,他要一走,先不说剩下的人扛得住扛不住青旺市委市政府,只说文明办对这个新闻的关注力度,就显得不是很够了,他必须留下来。不过,留下来也没什么事儿干,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于是,第二天他就是在车上陪市台台长马三高聊天。

聊天是不假,但是他也有心展示一下决心,所以在聊天的过程中,很随意地吹一下风,“文明办现在的工作基础,必须夯实,那么,下一步地市级文明办的工作,才更容易开展。”

“下一步,是地市级的文明办工作的开展?”虽然早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但是听到陈太忠如此说,马台长还是禁不住要问一声。

“那是可以责定的”陈太忠点点头,他这话说得极其自然,言语中透露出了强大的自信、你等着看吧,我们文明办不是小打小闹。

然而,马台长听到这里,心思却开始活泛了,说不得又悄悄地联系一下何立刚,将陈主任的话翻了过去。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这随口的一句话,引起了别人的关注,为什么呢?因为在他想来省文明办工作全面展开之后,下一步地级市的文明办工作很容易提上日程,但是下面配合的热情他就真的不敢保证了没有杜毅摆明车马的支持,恐怕是不容易调动其大家的兴趣。

然而,更关键的一点是抓精神文明建设,没有油水!抓物质文明建设则不一样,本身那就是众多政府部门的事情,各项政策不难获得财政上的支持,还有相关设施设备的建设,也涉及到方方面面的资金,哪怕是招商引资都有明确的招待费用和提成鼓励。

更别说还有人借着这个机会,大肆侵吞国有资产比如说屡次被陈太忠破坏了好事的、盯着素纺的家伙,以及未来可能从面粉一厂受惠的主儿。

他陈太忠不愁钱,也不在乎钱,但是他不能指望任何人都跟他一样,而且,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油水没有,又容易得罪人,还得不到省委一把手的支持,这个下一步的工作……确实不能盲目地乐观。但是何立刚并不这么看,宣教部本来也就是清水衙门到了他这个位置,只要不是太过贪心,钱不钱的意思也不大,他是看到了下一步,市委宣教部的权力会大增。

现下这社会,是一切向钱看的社会但是对某些官员来说,权力才是最致命的诱惑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尤其对那些不能改变自己经济基本面的权力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

比如说纪检委这样的部门权力是很大的,但最多也不过碰几个油水很大的案子,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多来外财的机会。

大多数党委部门都是这样:不插手政府事务、不推出白手套敛财的话,绝对没太多的外财当然,这个多和不多是相对而言的。就连组织部也是这样,组织部里无小事,干部们在年节的时候,送个千八百的购物卡,倒是问题不大,送再多了,你敢送别人也不敢要啊。不过,还就是有人不怎么在乎钱,而只是享受那种一言九鼎的权力,何部长就是这么个人,说得好一点,他是想在位子上搏一点业绩出来,说得直白一点,那就是宣教部被人轻视得太久了,他希望扭转这个局面。

长假后第一天,市委市政府都要开会的,会议还没开始,何部长就找到了刘〖书〗记,强调了一下省文明办的强硬态度,尤其是他重点指出,上一次陈主任救人,差点被淹死。

当然,他也会暗示,如果咱们在干部家属摸底调查一事上,能积极主动地响应省里的政策的话,那么,奔马峡水库就算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估计咱市里也引不起多夹的风波。

推行一个政策,居然要靠交换来达到目的,陈太忠也有点给省委丢人啊,刘〖书〗记琢磨的是别的,不过,怎么说呢?就连〖中〗央推行一些政策的时候,也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影响,这倒也不算太稀奇。

然而,〖中〗央是〖中〗央,地方是地方,掌控力道终究不一样,如果真要获得杜毅的支持,强行推行也真的不是什么难车沉吟一阵,他收回了自己的思路,问了一句,“陈太忠点了素波、凤凰和涂阳的名?”素波和凤凰,那都不用说的,点的这个涂阳的名,倒是有点意思。

“他还在为涂阳介绍投资商”何立刚的回答,也挺有意思。

事实上,虽然他对陈太忠做了一定了解,但终究是临时的打听,他并不知道田立平是陈某人一手扶上来的,可是,段卫华是陈太忠的老市长,凤凰是陈太忠的大本营,这是大家都清楚的。

“陈太忠抓精神文明建设,倒是不遗余力啊”刘〖书〗记何尝听不出这点东西?他沉吟一下,方始沉声发话,“新闻里,青旺市委市政府,必须是正面形象。”

这个估计问题不大!何立刚点点头,“我会想办法说服他的,但是…”听他的意思,他好像希望咱们先做点什么。”

“咱们不能主动出击,先将这些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吗?”刘〖书〗记实在有点不甘心,这是在青旺啊,是我们的主场。

“他们准备得很充分,手里还有相关人员的名单,听说上午采访就能结束,咱们虽然动员能力强过他们但是调查取证还需要一个过程”何立刚说得很客观。

“那你告诉他们,这个干部家属摸底调查我会让国权同志列入今天议题的”刘〖书〗记口中的国权,就是市委组织部部长赵国权。

“我争取让他们在剪接好之后,拿给咱们过一下”何部长也不敢争,说什么这个议题该我们宣教部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个不用了陈太忠要是能答应你,他就不会翻悔,对〖书〗记淡淡地摇一下头,很显然,他非常清楚某人的口碑,而且,市委〖书〗记终究是有一把手的气度。

他得了这个机宜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顺风顺水了,大概是在下午三点,省台和素波台的选的典型的人和事已经采访结束,青旺市刑警支队迅猛出击一帮犯罪嫌疑人纷纷落网,这个时候,青旺电视台也参与到了里面拍摄。

三个电视台大举出动,在青旺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那些嫌疑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见眼前无数的长枪短炮就登时矮了半截一完蛋,这绝对不是小事。

其实,段天涯这些人打心里有点排斥青旺人的介入,道理摆在那儿呢政府一旦介入报道,有些东西就容易变味儿省台不会有意去诋毁地方政府,这是个立场问题。

但是无数往事证明,地方上总习惯有更多诉求,这次也是如此,刘〖书〗记表态了,市里要以正面形象出现,当然,一旦基调定下来,细节他就不管了。

那么敲定细节的,就是何立刚和陈太忠了马三高的资格就要差一点,起码来说,段天涯都不会怎么买马部长的账。

何部长的要求责点高,他希望将此事解释为青旺主动发现问题,然后主动上报,引来了省台和省文明办的关注,接下来暗访和逮捕嫌疑人,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对这个要求,陈太忠很干脆,地摇头,你要这么搞,就连省台的人都不肯答应,你们真要抓住了这个素材,就不说你会不会捂盖子,只说你上报上来,人家等着收带子就行了,那大家吃多了撑的,来青旺走一圈?

“我可以帮你做一做他们的工作”何部长的话里,有点玄机,大意就是只要你肯答应,其他人嘛……嗯,我们也会危机公关的啦。

“形象是正面的,就行了”陈太忠摇摇头,他不能同意这个要求,这纯粹是主角和配角颠倒了,而且不客气地说,以政府为主体的新闻,在社会上引起的轰动性,要差一点。

所以,他坚持底线,“你们接到我们的消息之后,高度重视此事,认为这不但严重影响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更是触犯了法律,于是………第一时间展开抓捕行动,就是这样。”

“我们耐心等你们采访完之后,第一时间展开抓捕”何立刚抠细节,那也是相当拿手的。

这边在讨价还价,警方那边却是已经有了成果,这次的抓捕名单上,有四十多号人。

已经被抓的人中,有人被抓捕时众多的长枪短炮所震惊,又有那警察伪作在无意中说出,徐小波故意派出水性好的人,在水底抽游泳者的腿,以求溺死对方,随后牟取天价的捞尸费。

这个八卦,就有点太劲爆了,所以,在警车还没开回市区的时候,就有人主动坦白,以求将自己撇得干净一点。

就是王二彪那句话,徐小波的名声,实在太差了,〖警〗察们不过是随口诈言,用来攻心的小手段,但听在别人耳里,就是另一个可能了一只要有这个传言,那么徐小波就算没做过,也会去做……嗯,我没干过这种缺德事,还是争取坦白从宽吧。

所以,有些事情还真的被八出来了,比如说,徐小波曾经指使人,在某些地方,确实撤过一些渔网……“……2547章又是交换(下)

有些老茅厕,真的是不能翻,一翻起来,除了触目惊心,就是臭不可闻,徐小波的事情也是一样,到了下午五点半,甚至翻出了一起渔民的溺水案,可能跟他有关。

不过,这就是等待程序的事情了,除了涉及到的具体人员没有人再关心这些只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人找到了陈太忠曾经救起的那个男孩。

要不说组织的力量真的是太恐怖了,当然,这跟上一次陈太忠的表现,也不无关系,陈某人救了人之后,啥都没要,施施然转身就走掉了。

既然他对被救者无所图被救者自然就不怕宣扬他的业绩这年头的事情,还就这么滑稽,被救的人想感谢救人者,也要考虑对方会不会狮子大张嘴,真是一个〖道〗德缺失的年橼这个消息,让陈太忠略略地紧集了一下,他不是怕人查证他只是有点担心,那天他身边的女人,实在走过于多了一点。

不过事实很快就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学生就是学生他们的思想,远远没有走上社会的人那么复杂,在他们眼中,那个带着墨镜的奇怪的年轻人,救了自己的同学。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至于说那今年轻人为什么带墨镜,身边又跟了什么人,没有人去说或者有人观察到了,但是没有人愿意去恶意揣测一个见义勇为者。

学生们倒是证明救人者返回来的时候,不但没攀上那船,上岸之后,更是还抓了一个小偷,那小偷受伤较重,顺着这条线索摸过去,警方在当地〖派〗出所找到了案底,果不其然一留下来接受调查的,就是疾风厂的副厂长张爱国。

没人再去关心小偷是不是被“防卫过当”了,倒是有人纳闷,徐小波一个外地人,怎么就能在水库折腾起这么大的风浪来。

其实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复杂,徐小波一开始来水库,是为了捞水库里的鱼往外卖水库里水质好,鱼比鱼塘里养出来的鱼要鲜美很多,价格也贵。

他虽然是外地人,做事却是心狠手辣,手下也有几个敢拼敢打的人,搞定了管委会的人之后,当地人还有点不情愿,却是活生生地被他打服了。

再然后,就是遇到了一起溺水案,管委会的船把尸体打捞上来了,要收两百块的“捞尸费”水库方认为,这是正当取费。

且不说他们能出具收费单据,而且他们还有相当多的理由:首先我们就禁止野泳,你们违规在先,其次死人污染了水源,再其次………我们帮你捞尸体,不但挺膈应人,也是要出工出力的吧?你们给我们造成了额外的工作量。

死者家属就不干了,还扬言说要去告水库,正好徐小波一拨人路过,一看米饭班主被围攻。操起船桨木棒啥的,就围了过来。

死者家属也很激动,双方对峙并且推搡了起来,还是管委会的人居中协调,才没有发生械斗,然后水库的人就认为:小徐不错啊。

徐小波是帮人不帮理的,把人打发走了之后,他才搞清楚管委会的人遭遇了什么事情,看到领导们长吁短叹,咒骂世风不古,他眼珠一转:要不这样,水库的救援和打捞工作,交给我好了。

真的就是这么简单,至于后来,徐小波怎么整合整个水库的船,管委会的人从中有没有收受什么好处,那就是另一说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徐老板是正正当当地得到这一份业务的除了没有招标之外,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了解完这些,素波的一干人等就在晚些时候,离开了青旺,等到了凤凰,基本上就是八点钟了,换车之后再赶到素波,已经接近十点半了。

这一次大家都超期请假了,不过抓取的素材很有代表意义,所以也没人担心领导会责骂,反倒是段天涯兴致勃勃地表示:现在就要去台里做剪辑。

田甜陪着朋友们转了两个圈之后,终于撇开众人,找到了陈太忠的车,两个人来到了湖滨小区,她有七八天没跟他在一起了,有些心理和生理上的需要。

才一堆开门,一阵刺耳的喧嚣就传了过来,陈太忠抬眼一看,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合着伊丽莎白正在跟刘望男掰手腕,旁边有诸女呐喊助威,“望男姐加油,我可压了你一万呢……”

陈太忠的情人多多,在诸女中论威望,刘大堂算最高,论身体素质也算最好”丁舡宁虽然打起架来敢下手,但是真要比力气,还要逊于刘大堂一筹。

知道他要回来,大家又闲得无聊”就掰腕子比力气,见他回来,小伊莎一回头,这边刘大堂顺势发力,啪地一声,将她的手臂压在桌上。

“不算不算,重来”凯瑟琳不干了,她可是压了钱在自己的保镖身上的,钱不多,但是这输得太窝囊啊,“你这是偷袭,算什么好汉?”

“我本来就不是好汉”刘望男听得就笑”“我是女人,又不是男人。”

“好了,不扯了”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楼,“涂阳那边”谈得怎么样了?”

“那个地方,交通不行,风景倒是不错,但是,有山有水就算风景的话,那〖中〗国的风景也太多了一点”凯瑟琳的回答,有点出人意料,不过这属于文化差异”倒也正常了在奔马峡水库,别人享受荫凉”她却是抱怨晒不到太阳。

因为不能充分理解国人的思维习惯,她有点不想投资这个项目,当然,她承认,涂阳对她的接待娓格非常高,“市长和市委〖书〗记,我都见到了,去蒙岭的时候,是警车开道。

你几个亿十几个亿都垫得起资,谁敢小看你?陈太忠能想像得到刘东来对她的重视程度,而这么一尊财神爷去了涂阳,市委〖书〗记王波要是敢无动于衷,那绝绝对对是对政府工作支持力度不够。

“你都上了涂阳日报的头版头条了”雷蕾坐在一个角落,飞快地敲打着她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却是不忘插一句嘴,“是,实力雄厚、国际知名,的普林斯公司。”

“《碧空日报》的头版头条我都上过,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哼”凯瑟琳轻蔑地哼一声,一副本姑娘不稀罕的模样。

她这话不假,那次普林斯公司为碧空引进了十七个曼内斯曼的高级人才,蒙艺亲自接见的她们一行人,上个头版头条很正常。

“但是,你依旧不打算在涂阳投资,是吧?”陈太忠却懒得听她吹嘘这些,凯瑟琳是有理由骄傲,因为她没有靠着家族的支持,自己打拼到这一步的,但是她不肯投资,这让他感觉到有点头大。

“本来是这样的,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打算和马小雅合伙投资””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他,“因为她很看好这个项目,而我……,不想借钱给她。”

敢情,马小雅跟着大部队从海角回来之后,本来说是要回北京了,可是听说凯瑟琳要去考察一个旅游区的项目,就有点心动。

正好,凯瑟琳对这一套也不是很熟~术业本来就有专攻,见她心动了,就极力邀请她前去,马主播考虑一下,就半推半就地以参谋的身份过去了。

涂阳这边早就知道,普林斯公司的总部在北京,他们甚至通过涂阳驻京办,了解到了一点该公司的背景~果然是个实力雄厚的公司,蒋省长居然也很看重该公司。

马小雅好歹是操着一口京腔的,所以,她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别人的任何关注,大家都在极力地巴结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和保镖。

可是,马主播一看蒙岭的山水,登时就动心了,别人看到的,是这里很原始、欠开发,而她看到的是一这里的自然风貌保持得很好。

其实,单就眼光来说也好,比赛玩过的地方也罢,凯瑟琳一点都不逊色于她,但一个是〖中〗国文化熏陶下长大的,一个却是在西方文化环境中长大的,有点差异很正常。

然而,更关键的是,马小雅所从事的职业,比她能更快一步地了解国家政策的基本面如果马主播所做的事情,可以叫做职业的话。

按说,凯瑟琳也算个消息灵通人士,她在仪器仪表或者涉及自动化的行业里,对〖中〗国政府所要采取的政策,有着深刻的研究和感受,但是她所擅长,也无非就是这么一个领域。

而马小雅则不同了,他们这帮人,是什么赚钱琢磨什么,所以她对国家未来的各种政策,都有一定的了解,其中就包括了旅游这一块。

旅游业作为服务行业的一支,在不远的将来,会得到极大的发展,这是大家的共识。

(再冲一冲,离前十五真的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