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8 -2549错位

官仙 2548 2549错位(求月票)

2548章错位(上)

马小雅一看到蒙岭,就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这里,跟凯瑟琳不同的是,她心里很清楚,像蒙岭这样的旅游区,在中国并不是很多。

尤其蒙岭是紧邻着省会城市,目前交通不便,但是一旦开发出来,非常容易吸引游客,更别说涂阳的刘市长还说了,打算打造蒙岭——永泰旅游圈。

不过,她终究是没干过这一行,知道不错,还要再打个电话回北京,跟于总等人了解一下情况,那边一听是这样的环境,登时就做了决定:不就是五千万嘛,你要不投资,那我来投

别看南宫毛毛这帮人整天嘻嘻哈哈,似乎没个正型,正经是人家看问题,都有一定的眼光和高度,这是他们所能接触到的消息层面决定的。

两千年的时候,旅游业已经热起来了,尤其报纸上又热炒五一黄金周、国庆黄金周之类的,更别说还有人将旅游业纳入第三产业的范畴——或者是第一、第三产业相结合。

中国第三产业的发展,远逊于其他发达国家,那么,这里不但有很大的潜力可挖,更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获得倾斜性的政策支持。

相对京城的诸多明眼人来说,这旅游景点就属于稀缺资源了,所以,一旦看到有发展潜力的旅游区,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先拿下再说,就只当是圈地了。

凭良心说,大陆中东部地区旅游景点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但是“便于开发”这四个字,直接将大部分山清水秀的地方排除在外了,而剩下的景点,多半又是当地人参与开发的。

白市长的老家童山县,就是个很明显的例子,童山人缺钱,也在从外面引资,但是目前开发到一半的童山,还是以当地人为主,财政拨款、外面的资金,你可以进来,可是在旅游区,还是当地管委会的人说了算。

地是好的,外地人想将其圈下来也不难,但是后续发展能不能持久,这就不好说了,所以京城这帮人知道,从长远角度上讲,搞旅游业早晚能大赚特赚,可是在当地没有强有力的人物扶持的话,很容易为他人做了嫁衣。

马小雅的圈子里,陈太忠是大家公认的她的情人——两人也就差一道“成亲”的手续了,而陈主任在天南的活动能量,自是不必再提,更别说人家还是“凤凰黄”的人。

有这样的强力人物支持,而蒙岭就在素波市永泰县的边儿上,谁都会劝马小雅先拿下来再说,不就是五千万吗?短期利润可能不够高,但是胜在……细水长流啊。

还有一点,也是不得不提的,搞旅游开发这个东西,宣传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于总和苏总,在宣传口上,都有强力人物支持,“小雅,别人发愁这个宣传,咱们愁吗?”

有这样的优势条件,马小雅想不介入都很难,然而对她来说,资金是个问题,马主播自打跟了陈主任,不但代理了国外服装,又拓展了交际网,来钱的地方大增,身家也日渐丰厚,连车都换成了宝马。

但是说白了,在她那个圈子里,马主播也就是一个刚刚脱贫,尚未奔到小康的主儿,拿出三五百万来没问题,想凑个千八百万的话,那连房子都得抵押了。

她想投资,但是五千万的资金门槛太高,于是她就跟凯瑟琳商量——你看,反正你不看好这个项目,要不……借我点钱?

借钱可以,太忠担保就行,利率我给你算得低点凯瑟琳本着“亲兄弟明算账”的原则,做出了决定,嗯,你还差多少——什么,还差四千五百万?

这下,普林斯的老板就好奇了,是什么样的利润,能导致你生出了如此大的胆子,有一借九……这个,夸张了一点吧?

于是,马主播哇啦哇啦地将她的理由说了一遍,“……你要是不肯借我钱,那我就回北京找人合作,我看好这个项目。”

“听起来不是很靠谱,”凯瑟琳有点犹豫,不过也有点心动。

“天底下哪里有百分之百赚钱的项目?”马小雅对她的谨慎,有一点不屑。

凯瑟琳连狙击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哪里会想不到这种可能?于是犹豫一下做出了决定——算了,我借给你两千万,自己投两千六百万,没错,她还要控股。

控股归控股,管理的事情,她就直接甩给马小雅了,对她来说,四千来万真的不算个钱,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用每个女人四千万的代价,将陈太忠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撵走。

“合着蒙岭,还是个能赚大钱的地方?”陈太忠听得有点讶异,他相信,要是他自己开发这个旅游区,那是想不赚钱都难,可是马小雅这小身板,都要对这么大的项目垂涎,还真的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她的嗅觉还是很敏锐的,”马小雅于今天中午飞走了,凯瑟琳对她的评价,也是比较高,“而且她交往的那些人,对你们国家政策的了解,有一定的前瞻性。”

陈太忠无言地点点头,他考虑到蒙岭能赚钱了,却是没想到会被人如此看好,“换个别人来,怕是要差一点,小雅在媒体方面的长处,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那也未必,”凯瑟琳摇摇头,“要是我来搞的话,肯定不会比她差了,所谓广告,不就是砸钱吗?没有什么媒体,不能被收买的。”

“少跟我宣传你们资本主义腐朽的那一套,”陈太忠对这个论调嗤之以鼻,当然,他心里认可她的话,只是他现在的心情不太好,单纯地想拌一拌嘴。

这么好的项目,涂阳市居然四处化缘都引不来资金,他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滋味,你们有心去建李桧故里,都不知道四下出击跑一跑,真是……

他确实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了,少花点时间跑官,可不啥都有了?悻悻地叹一口气,“好了,时间不早,要休息了。”

“不行,我得跟刘望男再比一次,”伊丽莎白轻声嘟囔一句……

第二天,陈太忠在长假之后,第一次出现在了省文明办,当然,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潘剑屏汇报工作。

潘老板今天挺忙,不过还是挤出了五分钟的时间见他,听他说起青旺奔马峡水库的事情之后,沉吟一下点点头,“青旺市委市政府,是什么意思?”

“他们想要个正面形象,我已经答应了,”陈太忠心说这副省级干部,果然反应敏锐,哥们儿要是没有谈了点成绩回来,还真的就让潘老板小看了,“他们表示,会坚决支持文明办的各项工作的。”

“是文明县区评比,还是干部家属报备?”潘剑屏的问话,真是一针见血,因为他明白,这件事情虽然恶劣,但是二者能捞到其一,就算不错了。

当然,他更愿意听到的,是后者,而小陈的回答,没有辜负他的期待,“文明县区这个评选,一时半会儿不好见效,就是干部家属……嗯,昨天他们上会了。”

“一台给个短消息吧,”潘剑屏琢磨一下,做出了决定,“长消息和专题,放在二台上,日报这边可以配合一下。”

“那可太好了,我本来想的是放到二台呢,”陈太忠听得就笑,天南一台是上星频道,是主旋律频道,这种事情想放到一台播出,还真的不容易,当然,有潘老板的话,上个短消息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真要在一台上的话,内容不知道会改成什么样了,这一点陈某人也是无能为力的,毫无疑问的是,青旺的形象肯定会更正面一点,真是让人闹心。

“张州那边抵触情绪挺大,你看能不能想个什么法子,”潘剑屏一边说,一边就站起了身子,很显然,部长要忙去了。

“我先回去了解一下情况,”陈太忠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也非常清楚,天南省的干部,跟外界接触最多的三个市,就是素波、凤凰和张州,这三个市绝对是重灾区。

素波好办,有段卫华的支持,伍海滨那边有商翠兰的面子,凤凰的话,章尧东也肯定不会反对——章书记志在权力,家里人没可能搞那些猫腻。

而且,有一点,陈太忠相信章尧东很清楚,哪怕老章不愿意承认,文明办的事情,章书记若是阳奉阴违,那么,想升副省那是白日做梦。

陈某人没能力扶一个副省上去,但是他歪一歪嘴,不希望让某个人上,却不是太难——相信章尧东在上最难的这个坎的时候,不会冒这个风险来激怒自己。

他跟章书记是有点不对眼,但是那些恩怨,都是可以理解的,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兴趣为章尧东的进步设置什么绊子。

倒是张州,确实是有点让他感觉难办,不过,若是拿下了张州,比拿下涂阳和青旺加起来的效果,还要好。

2549章错位(下)

陈太忠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郭建阳叫过来,了解一个长假过后,文明办有什么新的情况。

“稽查办那边,收到了大量的举报信,”郭建阳一张嘴,就是天大的消息,“这是华主任跟我说的,现在的人,鼻子真灵啊。”

干部家属摸底调查一事,虽然在天南日报上吹过风了,但是稽查办这个机构名并没有在报纸上出现过,所以这些信件还都是要过办公室甄别,对于骤增的工作量,华安叫一下苦是很正常的。

“看来人民群众对这一现象,也是深恶痛绝,”陈太忠沉吟一下,才再次发问,“稽查办那边,罗克敌是什么意思?”

“罗主任不准大家谈论这件事,搞得华安挺没意思的,”郭建阳笑一笑,这俩正处待遇,是文明办仅次于几个主任的存在。

“老罗这事儿做得对,”陈太忠点点头,话音未落,有人敲门,却是说曹操曹操到,罗克敌和李云彤相偕着走了进来。

“坐,”陈太忠扬一下下巴,他能在九点之前找潘部长汇报工作,这俩现在过来,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罗克敌一张嘴,却也是刚才两人说的事情,稽查办收到大量检举揭发的信件,“……我认为,咱们的程序,还没走到需要人民群众配合举报的这一步,程序混乱的话,容易引发不可预知的问题。”

“没错,我支持你的看法,”陈太忠点点头,现在干部家属摸底调查的工作,本来进行的就不是很顺利,若是让别人知道,文明办只是在报纸上含含糊糊地发了一篇文章,就引来了大量的举报信件,那这个工作就更难推行下去了。

当然,群众举报不是不能接受,但应该是在各地市调查表全部收上来之后,根据情况再搞这个东西才是正道,事实上,就是罗克敌说的那四个字——程序不对。

“可是华主任那儿,好像有点不理解,”得,合着罗克敌是来告状的,“当然,办公室的工作量,因此加大了不少,我们办公室也挺感激的……”

话说得再好听,这也是告状,想一想就能知道,罗主任是潘剑屏亲口发话,来稽查办任主任的,见了马勉,人家不但是一把手还是潘老板的嫡系,他一定要恭敬,但是对马勉的嫡系华安,他就没必要很买账了。

“华安这大局感……”陈太忠听得有点恼火,抬手就去抓电话,他有心把华安叫过来,可是再想一想,这么做有点不给老马面子,要是自己过去吧……似乎又有兴师问罪的嫌疑。

手在空中顿得一顿之后,他还是抬手去摸电话,“嗯,我跟马主任说一声,克敌,主任最近身体不好,但是咱们还是要多请示,勤汇报。”

“嗯,”罗克敌点点头,心里却是又对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多了一层敬重,说实话,陈主任要是大包大揽地把华安叫过来训一顿,他心里或者会爽一下,但是还真不会有敬重的情绪。

凭良心说,如非不得已,他不愿意跟华安发生争执,在宣教部里,他是多年的老副处老资格了,但是在文明办,他却是新得不能再新的人,而华安在这里,才是真真正正的老人。

稽查办在组建期间,在宣教部就相当引人注目了——事实上在省委都引起了不小的关注,罗克敌能出任这一把手,可不仅仅是潘部长信任那么简单的事儿,宣教部里跟潘部长走得近的人,海了去啦。

潘剑屏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充分考虑了嫡系马勉、干将陈太忠的感受,同时他还要考虑省委里各类人等的感观。

所以罗克敌心里很清楚,他只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不是潘部长最中意的人选,哪怕潘剑屏是宣教部里说一不二的主儿,但是,外界的影响,是潘部长不得不考虑的。

罗主任来上任的时候,就估计到了,文明办里有人会生出抵触情绪,文明办虽然属于宣教部序列,但同时还接受省委的领导,多少也有点自行其是的味道——虽然以前的文明办,爱不爱自行其是,是没人关心的。

所以他一个劲儿地告诫自己,要低调啥的,以免引起文明办老人们的不满,毕竟这次他来,是有摘桃子的嫌疑的。

碰上华安这种级别相当的老人,他愿意做出适当的退让,但是华主任在这件事里,明显做得有些不妥当,他这就不满意了。

这是新旧势力的碰撞,同时也是理念的碰撞,罗克敌觉得自己做得没错,他认为华安在文明办呆得太久了,太在意自己那些坛坛罐罐了——没错,你办公室的工作量是增加了,但是,文明办多了一个部门出来,你明白不?

又尤其,他跟华安身份相当,这多少就有点敏感,所以,华安将稽查办的事情宣扬出去,他是异常地恼火——亏得这是马勉不在,马勉要是还在,不知道你会怎样的嚣张。

所以,他就生出了靠向陈太忠的想法,陈主任本来就是稽查办的分管副主任,而且真要论起能力和影响来,一点都不输于马主任,更别说马主任现在……休养着呢。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主任还记得,有事情先请示马主任,这就由不得罗克敌不服气了——他打心眼里不服气华安,也有心借陈主任的势,收拾一下此人,但是陈主任的反应,还真的让他叹服。

陈主任在满足了他的同时,也敲打了他,文明办的老大,终究是马勉,在外界的传言中,陈某人嚣张无比,然而事实是:陈太忠非常懂得进退的分寸。

没有人希望自己跟的老板是一个愣头青,罗克敌也是一样,所以他认为,陈主任的举动,很恰当,当然……他自己所做的,也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别说一把手不在,就是一把手在,有事先汇报分管领导,也是常识。

好笑的是,陈太忠拨通的是马勉的手机,那边接电话的却是张璘,“是太忠啊,老马在卫生间呢,你有什么事?”

合着老马借着自己休养的机会,出去玩去了,夫妻俩现在正在北京呢,十月的北京秋高气爽,可以玩的地方很多。

等马勉从卫生间出来之后,听陈太忠说了华安的事情,沉吟一下方始发言,“嗯,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他,批评他一下……对了,现在文明办怎么样了?”

事实上,马主任跟华安还保持着比较密切的联系,倒是小陈埋头干活,不怎么跟他沟通,马勉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虽然他知道,自己既然在休养,潘部长又抓上了文明办的业务,那么他就应该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态度,这才是正确的心态。

但是想着自己当初对小陈那么支持,可是这家伙居然不怎么联系自己,他心里还是有点疙瘩,虽然他也知道,陈太忠折腾得越厉害,他这边就越容易过关。

还是华安贴心啊,由不得他要生出这个感叹——陈太忠是干将,他很清楚,但是贴心人儿的有些作用,也是干将无法替代的。

由于有华安的通风报信,马主任对文明办的动态,其实还是满清楚的,甚至他都知道华安和罗克敌闹了一点小矛盾——小华就是这点好,啥都不瞒着领导。

马主任在听完事情经过之后,当时就批评了一下华主任,说是你这么搞不对,稽查办正是该低调的时候,你张个大嘴巴嚷嚷什么?

您要是还在,我自然不会嚷嚷华主任如是回答,话说得有点村俗,却也是真情流露——文明办的成绩都可能不是您的了,我岂能让别人摘桃子摘得那么舒服?

马主任心里明白,小华就是管不住那张嘴,但是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直到现在陈太忠打来电话,告华安的状,他才猛地发现,其实小陈心里,还是有我这个领导的

跟小陈的聊天,就又不一样了,华安一说就是文明办昨天有那个事儿今天有这个事儿,而陈太忠一说就是,今天我办了这个事儿昨天办了那个事儿。

既然觉得小陈其实比华安顶用,也没跟自己见外,马主任就不怕再问一句,“我现在在北京呢,你能不能协调一下,让我见一下黄老?”

陈太忠一听是这样的问题,看一眼在座的罗克敌和李云彤,一个眼神过后,这俩连着郭建阳,马上就退出了房间——在省委里工作,就得有这样的眼力价。

“我早就帮您疏通过了,这不是后来出了这件事吗?”陈太忠苦笑一声,“这样吧,我把黄二伯的电话给您,您先联系一下他,成不?”

你不能来北京引见一下吗?马勉自然知道,小陈在场和不在场,那区别大了去啦,不过转念一想,他也得承认,陈太忠现在,确实离不开天南,“你先跟黄二伯打个电话,这个可以吧?”

陈太忠毫不迟疑地就答应了下来,他这个反应,让马主任比较欣慰,挂了电话之后,不忘跟张璘评价一句,“要说做事,华安差了小陈不止三条街。”

于此同时,黄汉祥在电话里冷哼一声,“哼,马勉这个人,连自己家的那点事都摆不平……算了,你让他给我打电话吧。”

凤凰黄那真不是吹的,天南有什么风吹草动,有的是人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