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0 -2551安置田强

章节目录 2550-2551安置田强(求月票)

2550章安置田强(上)?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将罗克敌三人叫了进来,打算细细地了解一下,稽查办收到了什么重量级的举报信没有?

对外,大家不能宣扬稽查办收到了诸多举报信,但是对内,就要开始筛选工作了,这就叫外松内紧,在政府机关里实在是太常见的现象了。?

罗克敌的回答,让他非常地失望,重量级的举报信有,但都是匿名的,事实上,稽查办收到的小两百封举报信中,实名举报的”只有三个人五封信。?

“以后,“匿名举报信,咱们不用太操心,做个索引就行了,没必要认真对待”分管稽查办的副主任做出了决定,“开什么玩笑,想求证,咱得去国外查………匿名举报信的份量,真不够折腾的。”?

“那实名举报的呢?”罗克敌顺势问一句,他知道,眼下就算有人实名举报,稽查办也做不出什么动作来,但是领导的意图,他需要揣摩一下。?

“实名举报的,统统不放过”陈太忠果然是有担当的主儿,“咱不是信访办,没有那些扯皮的事儿,有绿卡就是有绿卡,没绿卡就是没绿卡。”?

这确实是文明办比信访办强的另一点,前文就说过,陈某人感慨过,信访办成立多年,很多流程都已经僵化,各种明面上的规则和私下的规则,已经束缚住了他们的手脚,而文明办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现在说的,就是文明办第二个优势了,报备科的职能”有特定范围,不是说随便什么举报都收的,针对性很强”那自然就可以忽视一些东西。?

“不放过,那又该怎么查呢?”这种话,也只有李云彤能问出来,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她倒惦记上怎么查了,不过她这就是随便问一问,毕竟分管报备科的”是组织部的林震而不是她。?

“这个,“就要罗主任拿方案了”陈太忠笑一笑,其实对这个问题,他心里是有腹稿的,不过刚才他被潘剑屏刺激了一下。?

老潘居然要求他想办法处理张州那边,这显然是要陈某人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了,他就现学现卖”要求一下稽查办自己想一想办法,心说学会集思广益、博采众家之长,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应该做的。?

“这个我有点不成熟的想法”罗克敌听陈主任这么说,却是没有多么意外”而是微微地一笑,“不过现在谈这些,未免有点为时过早。”?

接下来,就是忙碌的工作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刘东来的电话”刘市长又来涂阳了,蒙岭的投资谈得差不多了,他想跟陈主任坐一坐。?

“我只是撮合一下”能谈下来,是你们自己的本事”陈太忠笑着回答,他没太大兴趣见这个人,而且也不想让人猜测自己跟凯瑟琳等人的关系。?

刘市长还待再说什么,只听一声门响,田强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淡淡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某人,眼中却是隐隐有些敌意。?

“我这儿来了个客人,刘市长,等一下我在给您打电话,不好意思””陈太忠压了电话,扬一扬下巴,“坐。”?

“你不是要收我的绿卡吗?我带来了”田强的语气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他眼中的不甘心,那是挡都挡不住,一边说,他一边将一张塑封卡片掏出来,向办公桌上一丢,“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这个东西你给我的话,程序不对”陈太忠真是有点见不惯这家伙,不过田强的妹妹跟他别的女人一起,陪他大被同眠,他也实在不能发火。?

一边说,他一边摸起了电话,“我找一下林震,嗯……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个手续要办一下。”?

“你给他不行吗?”田强的眉头皱了起来,见这家伙拿腔捏调的,他心里越发地恼火了,就你这五毒书记还抓精神文明建设?“晚上我还有事儿呢。”?

“晚上我给你安排,推了你的事儿”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你……”田强眉头一竖,怒视着对方,这个要求,对他这个市长公子来说,是个极大的侮辱,但是想到父亲的叮嘱,他还真不敢说什么,只能站在那里生闷气、离开了老爸的支持,他真的什么都不是。?

就在这个时候,林震敲一敲门进来了,他一眼就看到了屋里的剑拔弩张,一时间有点傻眼,“陈主任,“…您忙着呢?”?

“他来上缴绿卡,称看该怎么登记一下”陈太忠一指田强。?

“上缴绿卡?”林震听得眨巴眨巴眼睛,他是组织部过来的,最是强调程序的严谨性,对于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他真的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搞,“但是………,咱们没有收缴别人绿卡的权力啊。”?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陈主任既然决定集思广益了,索性将问题推了出去,他很随意地一摆手,“快点处理,我还要在这儿等他呢。”?

“哦,知道了”林震迷迷糊糊地点点头,说句实话,他完全不知道陈主任的安排是个怎么意思,但又不敢再问了,只能先退出去。?

看到屋里另一今年轻人手持绿卡走出来,林主任才上前低声问一句,“请问你……“……怎么称呼?”?

“田强,凤凰市市长田立平的家属”田强没好气地回答,总算是他知道,这年轻人是具体办事的,也不好转移怒火,只是阴阳怪气地说瞎话,“前两年女朋友在美国留学,为了方便看她,就办了一个绿卡,老爸现在让我把绿卡上交。”?

他当然不能说,我在美国做生意,这次干部家属调查”除了调查绿卡,还要调查干部家属经商的事情,为了避免麻烦,他索性是提都不提此事了。?

事实上”这个干部家属经商,并不是绝对不可以,只不过是要看你从事的是什么行业,有没有存在以权谋私的可能性。?

比如说郭建阳的老婆做文具买卖,而郭科长却是在文化局上班,这种情况就是要避免的,所以永泰县查郭建阳,也不能说是无事生非。?

当然,具体情况具体对待的话郭科长的爱人无事可做,做点小买卖概不是不能原谅的。。他倒县想让自己的爱人吃财政饭呢,没那个本事不是??

正经是有的干部家属经商,根本就不打擦边球,人家直接做到外系统去了,而那个系统的干部家属,又做到这个行业来,这就是所谓的交换一表面看是完全符合规定的,但是实质还是以权谋私,多了一个交换”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这些题外话就不说了,林震一听,这位居然是田立平的公子,前来上缴绿卡,骇然地瞪大了眼睛,当然”这异样的表现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陈主任果然……果然…………林主任“果然”了半天,却是发现,这几个果然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不管怎么说,他真的想不到”陈主任居然能让田市长的主动前来,上缴绿卡。?

他当然看得出来,田强这绿卡交得实在不情不愿,然而问题就在这里了,这家伙不愿意交都不得不交,陈主任得施加了多么大的影响力??

至于田强获得绿卡的理由和途径,那都是枝节末梢了,林震才不会去落实这个,就像他不会落实田强上缴绿卡之后,会不会补办甚至再换一张一样。?

事实上,眼下这个问题,就足够令林主任头疼了,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事,他有心打个电话给huā华,请她帮忙问一下,转念一想,似乎又不合适。?

反正,这张绿卡,他是必须留下的,陈主任的交待他是不能不理的,然后他又拿一张访客登记表,让田强填一下,只是在备注里加了一条,“委托代保管美国永久居留证一张,证件号码“……?

填完表之后,他笑着将田强送走,回到办公室就开始愁眉苦脸,琢磨了好一阵,还走出去找罗克敌了,这件事情,真不是他能玩得转的。?

林震的烦恼暂且不说,只说田强从四楼往三楼走的时候,心里就开始犯嘀咕,陈太忠要我过去一趟,我这是“……,去还是不去呢??

事实上,他是没有选择的,眼下这犹豫,也不过是自己哄自己罢了,于是走到陈主任办公室门口,径直推门而入这行为有点不客气,却是正代表了他的怨气。?

陈太忠正在跟郭建阳说话,见他来了,也不多搭理,交待完事情之后,才看一下桌上的时钟,“嗯,六点了…………你跟我走。”?

他没说这个“你”是谁,但在场的三人都知道,这指的就是田强,田公子有点受不了对方的做派,说不得哼一声,“去哪儿呢?乱七八糟的地方我可是不“……”?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还是跟了上来、没办法,形势井人强不是??

“你给我闭嘴!”陈太忠回头,冷冷地看他一眼,“再胡说一句,信不信我送你到莫克姆湾捡贝壳去?”?

田强登时就闭嘴了,直到车开到港湾大酒店,他都没再开口说话这半是赌气,一半也是害怕,紧接着,他就跟着陈太忠走进了二楼的一个包间。?

2551章安置田强(下)?

包间里空无一人,陈太忠也不在意,坐到沙发边自顾自地喝茶,田强本来有心问一下,这港湾不是韩老五哥哥的产业吗?可是见他这副模样,硬生生地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也不出声,过了大约五分钟,韩忠矮胖的身子出现在了包间门口,他笑嘻嘻地打个招呼,“太忠你这还真是稀客了,“…有多久没过来了?”?

“事儿多,整天到处乱跑”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一段时间没来,你这买卖是越来越兴旺了,不过“……听说你这儿最近小姐比较多。”?

“那是他们胡说八道呢,真的”我一会儿就去查一下”韩忠正色回答,“你抓精神文明建设呢,我能那么不给你长脸吗?嗯……这就是立平市长的公子了?”?

“嗯”田强”陈太忠点点头,“介绍一下,港湾的老板韩忠。”?

“韩老五的哥哥,我知道”田强也点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在嘀咕,我老爸要是还在素波,姓韩的你在我面前还真得瑟不起来,无非是半个黑社会,政法委就是专门收拾你们这种人的,换了你的弟弟韩天,没准我会在乎一羔他这副模样”韩忠都看到了眼里,心里也是一声冷哼,别人跟我摆井也就算了,你还真没那个资格,你妹妹田甜”也不过是陈太忠诸多女人中的一个,还是那种注定没结果的,就这,连你老爹都不好意思找陈太忠的麻烦,也不知道你傲气个什么。?

凭良心说,韩老大没有小看田强的资格,但是田市长在他这里吃过饭,而他自己又是跟陈太忠论交,多少是有点优越感的。?

当然”他也不便将这种优越感表达出来,于是三个人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聊着”坐了差不多有十分钟,门又被推开,走进来三男一女,其中有两个男人,明显是跟班的样子?

“太忠你总算想起联系我了”打头的年轻男子笑嘻嘻打个招呼,然后大喇喇地坐下来,侧头看一眼田强,“你就是田强?”?

“嗯,我是”田强点点头,他闻到对方那股不含糊的劲儿了,不过当着陈太忠的面,他可不愿意丢这个人,“请问你哪位啊?”?

“嗯,太忠跟我说了,以后你跟着我吧”这位倒是不含糊,口气也挺大,“认识一下,我叫高云风“……,什么事合适不合适干,咱们商量看来,啊?”?

“高云风?”田强的眉头一皱,他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不过,这位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还小那么两岁,看起来却是来头比他还大似的。?

“这是高省长的公子”韩忠在一边解说。?

“高胜………哦,高省长的儿子”田强点点头,人家的来头,确实比他大,这副省和正厅,听起来似乎只差了那么半级,但是这么说吧,整今天南,正厅和副省的人数比例,要超过十比一,这道坎有多么难迈,那就不用细说了。?

而且,高胜利一直死死地压着田立平一头,田立平是副厅的时候,高胜利是正厅,田市长王政一方的时候,高省长早已经荣升副省了。?

“先跟着云风呆一段时间,缺钱找他要”陈太忠淡淡地发话了,他答应了田立平,要处理好田强的事情,所以不能不管。?

其实凭良心说,高云风也不是什么好鸟,嚣张起来都敢算计陈太忠,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俩公子哥儿,境界还是不一样。?

这跟高厅长和田书记的任职经历不无关系,高胜利是交通厅上去的,要知道,这些年交通厅可是贪污**的重灾区,在里面工作的人,想不小心都不可能,当初高厅长没上去的时候,已经是很强势了,高公子也不敢在厅里怎么伸手。?

而政法委就不一样了,公检法司的人做事,原本就带着一点霸气,而且他们多是跟作奸犯科的人打交道,不需要顾忌太多,所以田公子做事,那是相当地肆无忌惮。?

现在高云风已经是省长公子了,接触了陈太忠之后,他也逐渐地知道这天到底有多大,虽然做事还是不无嚣张,可是在正经场合,他已经相当懂得分寸了。?

反正,对陈太忠来说,高、田两公子都不是什么善类,可是高云风心里有敬畏之心,算比较懂事的了,所以他就要云风代他看着田强,恶人还须恶人磨更别说高家的腰板比田家也粗。?

田强有点不甘心这样的安排,想他当年可是跟蔡li的儿子郭明辉一起玩的,虽然那时他接近于拎包的角色,但好歹也算见过点世面的,区区高胜利的儿子,还镇不住他。?

不过他也清楚,陈太忠敢这么安排,肯定是得了自家老爸的支持甚至是授意,所以纵然是心有不甘,也只能似笑非笑地哼一声”“我huā钱手脚可是很大的。”?

“能挣会huā”才算男人”高云风的傲气,一点不比他差”“光会huā钱算什么?小田,太忠也是想让我带一带你,怎么赚钱才没有后患,“…我说得对吧,太忠?”?

“我专门跟范如霜打过招呼,他都拿不下临铝的单子”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指田强,“然后他怨我打招呼力道不够”你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嘛。”?

“范董挺好说话的一个人嘛”高云风必然要说范如霜的好话,他讶异地看田强一眼,“我每年还从她那儿赚几百个的流水呢,小田你怎么就接不下来单子?”?

听着对方一口一个“小田”喊着,田强心里这个气啊,你好像比我小几岁的吧?不过下一刻”他就将心思转移了高云风每年能从范如霜那儿赚几百万??

两千年的几百万,比十年后的几百万值钱多了是差不多乘以十的概念,而且,这只是高云风从范如霜这边赚的,还不包括其他口上的收入。?

高公子再小心谨慎”见的大项目也多了,而田公子再嚣张跋扈,但是他老爹手上就是那样的权力,带不来多少收益素波政法委没啥油水可捞,眼下田市长主政凤凰了,却遇上章尧东这强势到一塌糊涂的市委书记。?

田立平跟段卫华不一样,他不甘心被章尧东死死压着,凤凰市现在党政两套班子,比以前要不和谐得多”这种情况下,田市长也不会让儿子太肆意妄为”为对手提供攻轩自己的糖衣炮弹。?

当然,田强心里最明白的,上次他贸然跑了一趟临锅,结果连自己擅长做什么都没个定义,只说什么赚钱我就做什么,所以才被人家丢个软钉子出来。?

这确实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他心里明白得很,还是自己以前轻松钱赚习惯了,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承认,这确实是一种差距。?

想明白这个问题,他也就没多少气了,于是微微一笑,“那以后我就跟着云风你混了,缺钱也找你要啊。”?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也没谁就彻底当真了田强多少还有点将人军的意思,只是高云风并不在意,“都说了一起做嘛,太忠不过是看你才做买卖,有点不放心,你这家伙轻松钱赚习惯了,以后得学习赚辛苦钱。”?

“云风,你赚的……那也叫辛苦钱?”韩忠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来一句,总是奉承的味道居多,“那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不要活了。”?

这话更深层的意思,还是在刺激田强~高云风赚的那钱不算辛苦,只是相对比较规矩而已,田某人你连他都不如,那就是你赚钱的方式不规矩,多学一学吧。?

说话间,酒菜就上来了,大家坐上桌边吃边聊,田强这也算看明白了,陈太忠本身是没什么恶意,只是想要他少惹点事,一时间心里也少了一点怨气说穿了,这是他的便宜妹夫,能害他吗??

没吃多久,陈太忠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嗯嗯两声之后,站起了身子,“你们先吃着,我去赶个场,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谁呢?让他过来”高云风许久不见陈太忠了,又有意在新收的小弟面前拿乔,就大大咧咧地发话了,“太忠,咱们不用这么见外的吧?”?

“涂阳的市长刘东来”陈太忠苦笑一声,脸上略显犹豫,“让他来倒是可以,不过………合适不?”?

“有啥不合适的呢?”高云风狂性大发,“市长嘛………是吧?他就是个市长,太忠你的朋友,那就是咱的朋友。”?

这话说得田强有点脸红,“…什么叫“他就是个市长”??

其实,以高云风现在的城府,这种狂妄的话,一般也说不出来,他老爹不过比市长高半级,不过既然陈太忠在身边,他不怕把话说得大一点。?

不多时,刘东来就赶了过来,身边还带着三四个人,一进门就笑嘻嘻地点头,等介绍到高云风的时候,他眼睛一亮,“高省长的公子?那敢情可好,高省长分管旅游,我们现在正开发蒙岭的旅游资源呢。”?

“太忠你这是……,…”高云风扭头看向陈太忠,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