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2 -2553规矩的买卖

2552 2553规矩的买卖(求月票)

2552章规矩的买卖(上)门贼觑陈太忠将刘东来招呼过来,还真是有借重高云风的意思,原本他是懒得见刘市长的,可今天为了安顿田强,找到了高云风,禁不住灵机一动一算了,再帮你们做点贡献吧。

高公子为人有点毛躁,却是不傻,一听刘市长一张嘴就是“开发旅游资源”就意识到自己或者是中了某人的算计了。

“哦,这个旅游区,我已经介绍了投资商给刘市长”陈太忠不紧不慢地回答,又看一眼刘东来,“谈得差不多了吧?”

“她们回北京了,好像是要注册个什么公司过来再投资”刘东来不动声色地回答,其实,他对这样的谈判结果不甚满意,却是不能表示出来。

以他的初衷,是想直接跟普林斯公司签约,然后从人家手里拿上钱,市里该怎么投资就怎么投资,至于还钱……估计在他的任期内,是还不完的。

但是凯瑟琳最后表示,单纯投资是不可能的,我要旅游区三十年的经营权,而且要享受“三免两减半”的优惠政策,否则的话不干。

这可就让刘东来头大了,三十年的经营权,我哪里有那个权力?十年还差不多,这都是看在你是外资企业的份儿上,要是国内的企业,我就算答应了你……你也得信不是?

商量来商量去,凯瑟琳说了,最少二十五年的经营权我要这么长时间舟经营权,肯定还要向里面投资的嘛,你连这个都搞不懂吗?

我们回去开个会研究一下吧”刘市长只能这么回答了”他也猜到了,对方有霸占资源的意图、总之,跟他的初衷大相径庭。

他这边开会”凯瑟缯、马小雅等一行人就回了北京,准备新注册个公司,搞旅游开发,要知道普林斯公司不但是纯粹的美资企业,经营项目里也没有旅游开发这类别。

这都是题外话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投资基本上是敲定了,总也是好事,只是想起来高胜利分管旅游,刘东来就又想起来点别的事,“主要是想跟永泰签个合作的意向,太忠你是答应了帮忙的。”

“合作啊,这个好说”高云风笑眯眯地点点头”“合理配置项目,优化资源,加快旅游产业规模化……这种事情,只要双方有诚意,不难解决。”

我晕”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心说这家伙最近可是长进不少,话说得不但专业,而且还不用承担什么责任。

“但是永泰到蒙岭的路,不好走啊,市里有计划修一下这条路”刘东来终于图穷匕见,“但是这个资呢……,有较大的缺口,希望能得到省旅游局的支持。”

“旅游局支持你们修路?”高云风愕然地张大了嘴巴”要说别的政府事务,他或者会陌生一点,但是他老爹就是交通厅出来的,这路是怎么回事,他能不清楚?“旅游局没啥钱,就算批个三、五十万的,够修几米啊?”

“这个路的一部分,可以采用BOT的方式来修建””这次,刘市长终于再没念错这个缩写,“按二级公路的标准来修,也huā不了多少钱,差不多就是五六千万。”

“永泰段怎么办?”高云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冒,下面修路时想的是什么,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你总不能指望永泰自己出钱吧?”

“永泰的路比我们强,真要改造的,还不到十公里”刘东来对这些还是比较熟悉的,“就算他们不改,那都没问题。”

这就是下面县市在发展中遇到的现实情况了,永泰和蒙岭两个县虽然是挨着的,但是经济差异巨大,蒙岭很想打通这一条线,但是永泰不稀罕啊。

说起来发展旅游业,永泰这边已经见效了,人家自然不是很稀罕带着蒙岭一起玩,要是这两个县属于同一个地级市,那也好办,市里能全盘考虑统一规划,但是偏偏这俩县还分属不同的地级市。

这条路,永泰不稀罕修,但是蒙岭想打造蒙永旅游圈,还是必须得修,要不然游客们从永泰到蒙岭,不是在山上转悠半天,就是取道涂阳再折返蒙岭,本来就是挨着的两个县,用得着这么费劲吗?

高云风沉吟半天,才叹一口气,“刘市长你说的这个Bm,恐怕融资也难,这相当于是旅游专线,能收几个钱?”

“市里对这条路,是相当重视的,打算自筹两千万左右,再跟上面申请一点,估计大概会有不到一千万左右的缺口,我们可以优先偿还那些投资”刘东来也叹口气,他这个市长……,做得也有点憋屈,为这点小钱,头疼来头疼去的。

“这也得建立在这个旅游圈开发成功之上”高云风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一点,“否则的话,这条路的车流量不会很大。”

“搞政府工作就是这样了,有时候赔本的项目也得上不是?”刘东来坦然地一摊手,“这叫基础设施建设,而且近几年的规划里,省里没有修这条路的计划,我们没法等。

“是没这个规划小”高云风点点头,他倒是能确定这个消息,于是他又沉吟一下,“一千万的缺口……这段路你要是能让投资商来干,我倒是能帮你问一下。”

听到这话,刘市长不做声了,好半天他才扫一眼在座的人,轻叹一口气,“,这个要求,估计不太好通过……吃饭吧。”

为了迎接刘市长,刚才的席早撤了,现在又上一桌,接下来大家就是随便说说了,田强本来以为自己挺不含糊,却发现高云风轻描淡写说两句,就让刘市长挺不自在,一时间禁不住暗叹”正厅和副省”终究还是不一样啊,于是他就闷头吃饭。

这顿饭吃完,也不过才七点五十”高云风看一眼旁边的韩忠,“老韩,茶社腾个地方,请刘市长喝点茶。”

韩老板哪里不清楚,这些人是要谈论酒桌上未尽的话题?说不得笑着站起身子,“茶社乱七八糟的,我给刘市长开个豪华套”叫个茶艺师去冲茶就行了。”

陈太忠也猜出了这些内容,心说我这是引见到了。再有什么也不关我的事儿,干是站起身就要告辞,不成想高云云风拉着他不让走,“谁都能走,就是你不能走,没你在的话,刘市长认识我是谁呀?”

旁边的人一看也都明白了,只有田强琢磨一下,心里不甘心,跟着进了豪华套”刘东来奇怪地看他一眼,“这位是?”

“我们立平市长的公子,田强”陈太忠笑眯眯地介绍,“他还年轻,以后还得刘市长多多点拨和提携。”

“我哪有资格点拨田市长的儿子?”刘东来听得就笑”田立平是比他还晚的正厅,虽然凤凰的经济强于涂阳,他倒也不是很在意此人,所以他看这小田,也就是看自己儿子的那种感觉不过”小家伙能跟陈太忠和高云风搅到一块儿,他也不能忽视。

茶艺师将茶碗倒个遍之后,就退了出去,这时候,刘市长才轻声问一句,“,小高,你说的投资商的工程队,有资质没有?”

“资质干高速路都没问题”高云风笑眯眯地回答。

“他要能投一千万,让他干其中的一半”刘东来沉吟一下,然后回答,“你不能路上挣了钱,还要Bm,要不然别人要歪嘴的。”

“那我朋友的钱,让别人赚了去,他傻乎乎地等这猴年马月才能收回来的BOn”高云风笑着摇摇头,“这么做,对人家不公平。”

什么狗屁朋友,就是你想赚钱罢了,刘东来心里很明白,但是他面前坐的人,不但有高胜利和田立平的儿子,更有陈太忠这超级猛人。

面对这样的组合,他要拒绝也得有那底气呢,于是他沉吟一下,“华就一千万,但是难听话说在前面,市里会派监理的。”

“这个没问题,但是标段要投资商选”高云风回答得也干脆,你们别打着吃了肉,骨头留给我们的打算,门儿都没有,“涂阳要是能答应,我可以帮着融资两千万。”

“先一千万吧”刊东来摇摇头,引资这东西,有时候也不是越多越好,尤其像修路这种事,他引资不怕,但是顶得住顶不住别人来抢饭碗,那就是另一说了,他要是答应了高云风两千万的投资,到时候拨不出来这么大的工程,那可就要受夹板气了。

而且,他还有额外的要求,“标段你不能第一个选,毕竟财政上出的是大头,方方面面的反应,我都要考虑到的,我保证你不是最后就行了。”

“不是我,是我朋友”高云风很郑重地声明这一点,然后又笑一笑,“我如果能做通永泰的工作,让他们也修路呢?”

“那……我能帮你争取一下”刘东来犹豫一下发话,他终究是不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由于是关上门说话,刘市长又清楚对方三人是一起的,所以不怕将话说得直接一点,但饶是如此,他也不敢拍这样的板。

“能理解”高云风笑着点点头”“那我先去活动永泰修路吧……”

话说到这里,也就没什么再说的必要了,大家又喝一会儿茶走人,直到上车之后,刘市长才轻喟一声,“这三今年轻人……不得了啊……”

殊不知,他还是少算了一今年轻人。

2553章规矩的买卖(下)

刘市长离开了,陈太忠三人却是还在一起,高云风一定要带田强去金色年华转一转,新收的小弟嘛,做老大的得有个样子。

接下来,就是点啤酒叫小姐之类的了,田强有意找别扭,点了人头马FO,高云风听得就笑,“这里的洋酒有啥意思?喝洋酒你跟太忠呢……多少酒都是你没听说过的。”

“回头吧”陈太忠看出来了,这家伙还是有点不服管教”不过他也不在意”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你丫要是真的不识抬举,那我的心意也算尽到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田强就变得客气了一些他和高云风每人点了两个小姐,见陈太忠不点,禁不住就要出声问一句,却被高公子告知,“太忠出来玩,从来不点小姐”我都懒得问他。”

是啊,他不点小姐,就是祸害良家呢,田公子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可是不管怎么说,想到此人还算有节制,他心里的怨气多少就少了点一田家兄妹的感情不能说很好”但是他是混场面的,对玩弄自己妹子的陈太忠,他没点怨气才怪。

喝了一阵之后,田强又想起来一件事,于是开口发问”“云风,这一吨的小活儿,投资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收回来,你就这么答应了?”

这确实是他心中的存疑,但是同时也不无卖弄的嫌疑不是吹的,我都看不上这点小活儿呢。

“你怎么知道这活儿小?”高云风听得就笑”“修路的利润,可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不过”确实是有点辛苦,这个是真的。”

“你就扯淡吧”陈太忠听得哼一声,他是让云风帮着管田强了,但是这家伙居然要调戏田强,这就不是他能忍受的了,“当我不知道,你盯着永泰那一段呢……我没说错吧?”

“永泰那一段儿?”田强听得下意识地重复一句,紧接着他就明白了,高云风今天说了那么多话,本意到底是在哪里。

这就是差距,田某人只会就事论事,根本想不到跟他类似的纨绔子弟,居然会算计得这么远、唉,其实我也会,不过我对修路这种事儿不熟罢了。

当然,既然说到这里了,他也不怕问一句,“永泰这一段,钱不好搞吧?”

刚才的话,他听得明明白白的,蒙岭很想搞这个旅游圈,但是永泰不怎么稀罕,怕是连路都懒得修口你能说得动永泰出钱吗?

要是永泰这一段也是私人投资的话,那就成傻逼了,这一点田强非常确定,是的,这段十公里的路,必然是政府出资,而高云风要接这十公里的路利润大头也在这里。

“太忠跟永泰的老楼关系好”高云风笑得神秘兮兮的,冲陈太忠一扬下巴,“十来公里的路,就是两三千万,算个啥?”

“少跟我扯啊”陈太意不满意地,哼一声,他已经看出来云风的算计了,自然不会被这种话挤兑住,“高省长真想打造个永泰蒙岭旅游圈,还差那点钱吗?”

“原来是这样!”田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他可是真的听明白了。

致力于打造永泰蒙岭旅游圈的,主要是蒙岭人,永泰人并不是特别热心,没准还会分薄了永泰的游客资源呢。

当然,有总比没有强,旅游圈的宣传和规模上去了,永泰得利也是没有问题的,现在不过是前期,没有什么确凿的可预见利益,永泰人兴趣不大,那是必然的,哪怕蒙岭人下一步会把公路修到县界上。

但是若有省旅游局的关心,那就又不一样了,毕竟这是旅游产业规模化的大事,面对蒙岭人的行为,高省长完全可以指示一下,挺大个旅游圈,就差永泰这十来八公里了,拨点钱修一下吧,永泰你觉得委屈,可以少出点钱嘛。

什么叫顺水推鼻?这就走了,涂阳都已经把诚意做足了,咱省里也不能不闻不问不是?而且必须指出的是、高省长就是交通厅出来的,活动这一点钱,真的很难吗?

“这个我还真不敢保证”听陈太忠和田强这么说,高云风苦笑一声,不过这苦笑里,夸张的成分比较多,“我只是觉得,这么操作不是很难,到底合适不合适,还得回家问一下老头子。”

原来你们赚钱,是这样的啊!田强真的是觉得大开眼界了,其实,高公子这么运作,真的也没什么太多的技术含量,不过是将时势运用得比较好罢了。

可是,就这简单的运作,档次就已经超过田公子往日接触的内容了,起码来说,“顺势而为”这四个字是做到了”人家并没逼着蒙岭要如何如何”正经是涂阳市的人,上杆子哭着喊着把路修到了永泰县界。

接下来该怎么发展,那真的很简单了,陈太忠同素波市长段卫华、永泰县委〖书〗记楼宏卿都说得上话,而且高胜利这个副省长,那也不是白当的,区区十来公里二级路都搞不定的话,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永泰这边有人想插手怎么办?”田强觉得,自己思维缜密了不少,没错”你们都挺大,但是,有些人是见了钱就眼红,根本不肯松口的。

高云风冷冷一笑,却是不肯回答,陈太忠也没理会这样的问题,而是沉吟了起来了”“云风,这个施工队…………你的人出来,似乎有点不合适,要避嫌。”

“是纯良他那同学的队伍”高云风笑一笑”“咱哥仨谁跟谁,我帮他要点活儿,算多大的事儿?”

前文说过,许纯良在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时候,由于无所事事,组织了一个工程队施工”当然,当时的许处长是不敢亲自冒头的,于是就找了自己的同学来做白手套。

这工程队干过高速路的二包活儿”利润不算特别高,却也不算显眼”后来就在天南接点这样那样的活儿,借这个机会,素波建委主任陈放天还攀上了许绍辉。

现在,这施工队挂靠在了京城某建筑公司旗下,有独立接活的资格了,而许纯良在一开始搞的时候,就实行的是精兵路线,现在这工程队人不多,才一百多号,设备却是不少,接一个二级路,那真的是轻松得很。

许纯良的同学?田强对这个名字,还是很有点印象的,且不说许绍辉比高胜利就牛逼,只说这凤凰科委大主任,他不但听妹妹说过,更是听老爹提起过。

听到这里,他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你们这配合,还真的很默契。”

“要不太忠让你跟着我呢?这是让你学做正经买卖呢”高云风看他一眼,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了,“照我们哥仨的能力……”真要想搞一点歪门邪道的东西,嘿,你觉得真有人拦得住?”

“那倒……真的是”田强听得点点头,这样的组合,在天南真的可以横着走了,尤其要命的是,这三人分处不同的阵营,谁想对付他们,都得掂量一下就算杜毅撞上,估计都要情不自禁地感叹一下“掣肘”。

尤其是这种蛮横的组合,等闲是看不到的,副厅级以上干部的子女,一般都是各玩各的,大多是互不招惹,更别说副省以上的干部了,这也是一种“王不见王”的理钱所以这三位的配合,那算是咄咄异数了,田强可是分外明白这牟道理,以前他跟着郭明辉的时候,倒也跟朱秉松之子朱亦凯有一些接触,但是郭明辉和朱亦凯相互都不怎么买账,属于那种有联系没交情的,跟这哥仨可是没法比。

紧接着,他又很骇然地发现,这三人能走到一起,其中的纽带恐怕还是陈太忠这可是要背景有背景,要能力有能力的人物。

“正道挣钱就挺好的,何必搞那些歪门邪道的?”陈太忠见到大舅哥震惊,心里也微微有点小爽,不过他还是觉得,云风不该随便把纯良拽出来,不够稳重啊你,“咱只赚该赚的钱。”

“那是,就算别人拿下来这些活儿,未必能比咱们做得好”田强现在是真的有点服气了,说不得点点头,人家这三位都牛逼到一定境界了,还肯实干,要是搁给他来做这条路,直接就是包了之后就转包出去,哪里有兴趣去实干?

“要不这样,田强你去盯着修这条路吧,反正田市长在凤凰呢”高云风笑着发话了,“想赚钱,你一点辛苦不下,也不合适不是?”

“许纯良……,…会答应吗?”田强有点犹豫,又有点跃跃欲试。

“你就算太忠那份儿了,他可不愁钱的”高云风听得就笑,“是吧,太忠?”

“我本来就没想掺乎”陈太忠白他一眼,才待说什么,手机却是响了,来电话的是马勉,“太忠,我刚才跟黄二叔一起吃饭了,有点,事情,我想咨询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