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8 -2559有人关注凌晨还有

官仙无弹窗 2558 2559有人关注(凌晨还有) 顶点

一秒记住

2558章有人关注

戴复去蒋世方家了,王启斌规规矩矩回家,不过,今天虽然没怎么喝酒,谈完事儿回到家也就快九点了。

老伴又开始念叨了,嫌他不但回来晚了.还喝不少酒,“你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吗?老王啊……你真的不年轻了。”

“我就……我就跟你解释不清,”王启斌苦笑着摇摇头,搁在往日,照他的脾气就要瞪眼了,但是自打跟王弄做了一处,他也觉得有点愧对自己的老妻,“我帮戴复跑岗位呢.这件事搞定,咱也就不欠他戴复什么了。”

“哼,”老妻哼一声,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然而她的反应.最终促使王处长做出了某个决定。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王启域心里一直就在纠结.他已经知道,戴复不是很喜欢文明办主任一职了,就觉得有点愧对陈太忠的信任。

老领导这个心思,我要不要跟太忠说一声呢?按常情说,他啥都不说才是稳重的举动,但是万一将来戴复不进文明办,他可就愧对太忠这番苦心了。

当然,搁给有点经验的处级干部,都会选择坐视,等事情生之后,再表示一下惊讶就完事了,反正组织部又不是谁家私自开的,各种因素的影响下,谁上谁下都很正常。

王启斌肯定是有经验的,但是他要考虑另一个问题,陈太忠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人家给自己机会在先,自己糊弄人在后,这……这做的叫人事儿吗?

说白了人家陈给的是他面子,没他王某人,戴复算哪颗葱?

所以,王处长犹豫啊,他既不想卖了自己的老领导,又不想让陈寒心该不该打个电话,跟陈主任说一声呢?他一直拿不定主意。

可是老妻的表现,促使他做出了决定,打电话给陈太忠看好了.你老公整天忙的,确实是正经事,于是他抓起手机拨个号,“太忠,有点情况我跟你说一下……”

陈太忠静静地听他说完,才干笑一声,“戴主席有点畏难,这个我能理解,文明办干的也确实是吃力不讨好的活,那算了……就当我多事了,对了,你让戴复管住自己的嘴巴。”

最后一句.真是反脸无情,不过这种情况换了任何一个人来也不会客气,更别说陈某人本来就是长了一张狗脸。

“太忠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启斌一听这家伙有点翻脸的架势.忙不迭地解释,“戴主席现在去蒋省长家了,他都说子要大力支持文明办的工作。”

“无所谓,哭着喊着要这个位子的人多了去啦”陈太忠笑一笑,“那今天就当大家没见过面,王处你也不用太为难。”

他的声音不算很高,但是这笑声入耳,在这个仲秋的时节里,王启斌居然感到了一丝刻骨的凉意,“太忠,老戴对你,真的挺尊重的.我主要是担心.万一事儿不成,不就……不就影响你的工作了吗?他都不知道我给你打电话。”

“呵呵,老王你真是个好人呐.”陈太忠又笑一笑,心说老王这性子有点枯糊,但是做人还真没啥问题,也不枉哥们儿有事就想着你,“我其实无所谓,戴主席愿意继续支持文明办的工作,我还是很感激的。”

“哦,那就好,我也是心里有些猜测,”王启斌听到他这么说,终于是放下心来,陈主动找上戴复来,一个是跟自己有关,另一个绝对是因为要把文明办的工作搞上去。

只要戴主席肯帮忙关说,、陈应该不会太在意!王处长做出了判断,“没准是我多心呢,不过.肯定不能瞒着你不是?”

“我真没在意,挂了啊,”陈太忠笑一笑。

他确实没在意,因为才从金荷花出来.他就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许主任说了,明天要回素他家人从北京找了两个通讯制造业的专家,后天就要来素波,他要接一下人。

不得不说,纯良是个做事的人.为了公家的事情,居然动用私人的关系来请人.而不是想着推脱和逃避,这真的难得,尤其是,这个项目不是他力主要上的说句不客气的,现在的科委,真的损失得起这点钱,只是,那样就直接打了章尧东的脸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许主任又提了一句.“明天老秦也回去,你的老主任说了,很久没见过你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坐一坐。”

陈太忠一听这话,神经刷地就绷起来了.这基本上已经成了条件反射,他手里一旦有什么位子,有人联系他的话,他就禁不住要往这方面考虑。

尤其是,昨天他可是先联系的许纯良,后来才联系的戴复,虽然当时他没跟纯良说什么,但是很难说人家有没有去调查,一旦调查.必然会现一些蹊跷。

刚才戴复和王启斌的反应,就很能说明问题,虽然那二位以为马勉是要下了,跟实际情况不符,但是人家确实猜出来变动的源头了——戴复猜得出来,许纯良能猜不出来?

只是,他已经许了戴复,于是就假装听不出来了,没办法,哥们儿人缘太好,手上的预备人选实在多了点。

接下来,他就去赴楼宏卿之约,可怜的楼书记一直在跟郭建阳聊天,直到八点半了还没开始吃饭、好不容易等来陈太忠,赶紧开桌。

楼书记这端正的态度,让陈太忠生出一点好感来,于是就稍稍地放松了一点,酒到杯干,喝得很是痛快。

楼宏卿可是知道,陈主任是吃了饭来的.眼下还是毫不推辞地干杯,就觉得人家挺给自己面子.想一想当初此人杀气腾腾地去永泰生事,现在关系能缓和到这个地步,那真是不容易。

下一步就要跟陈主任多走动一下了楼宏卿暗暗地下定决心又就文明县区评选的细节请教陈主任。

对这个话题的细节,陈主任也不是很清楚做领导的只管宏观,倒是亏得郭建阳在身边,能做一些解释出来。

楼书记正说着呢.冷不丁听到陈主任话了“对了,听说高省长挺关注永泰——象岭旅游圈的.可能你们得把两县之间的路修一下。”

“啊?”楼宏卿登时就是一愣,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陈主任说的是什么,一时间就有点着急了,“这个路……是省里出钱吧?”

“省里大概会出一点吧,”陈太忠笑一笑,“不过搞物质文明建设.也不能等靠要,还是要充分挥主观能动性。”

“这可难办了,”楼宏卿的脸皱做一团,“这是修路啊,这投资只靠我们自筹.那可太难了,尤其是焦县长,他对打造这个旅游圈兴趣不大……”

“这是省里的决定,”陈太忠不听他叫苦,微微地一笑,“不好的路.听说只有十公里左右,而且这个旅游圈建成之后.永泰是要受益的。”由官仙吧倾城提供。

“十公里……”楼宏卿沉吟一下.就明白是什么地段了,而且他也听出来了.陈主任准备得很充分,他再唱反调也没用了.“蒙岭那边的路能跟上吗?”

你是想问蒙岭的投资是从哪里来的,陈太忠明白这一点,“永泰只负责好自己的地方就行了,我只是跟你吹个风,听过这样的消息,回头省里肯定要有相关指示的。”

别人吹风就算了,你吹风,我能当做单纯的吹风吗?楼宏卿心里苦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那省里那边,陈主任你得帮我们多争取点,您也跟省领导……吹吹风嘛。”

“这个好说,跨地区合作.这是要拿出诚意来的,”陈太忠点点头,“我尽量帮永泰争取好一点的条件吧。”

你这话跟没说一样,楼书记心里透亮,却是不能再逼迫陈太忠了,于是也微微一笑,“还好是二级路,不用请那些大公司来,要不然费用还得增

“……”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不管对方是不是要这个项目,他都要直接告诉楼宏卿,你就不用想了,他沉吟了差不多五秒钟,方始开口.“永泰这边,耳以配合着监理一下。”

这一下,楼书记说成啥都不干了,“陈主任,往日类似的项目.都能给我们一点的,这光是个监理……我怕老焦会想不通。”

“要是你们全额出资,可以考虑给你们一点,”陈太忠的回答,霸道无比,然而,这就是省里干部的底气。就算你自己投资,我也只给你一块,怎么,不服气?

“不说这个了,来,喝酒,”楼宏卿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拿定了主意,省里拨的钱要是多的话,那就算了,要是拨得少,他绝对就任由焦县长折腾去了这是政丵府事务嘛。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响起,来电话的是王启斌。

一听说戴复对文明办的工作有点畏难,陈某人先是勃然大怒.紧接着他就冷静了下来,心说自己玩的这一套,还真的是非主流,戴复别的本事没有,嗅觉还是很灵敏的.身后有蒋世方支持,都不想趟文明办这一滩浑水.

不过,自打接了许纯良的电话之后,陈太忠也无所谓戴复的态度了,你畏难?正好.明天见秦连成的时候,我问一问他有没有兴趣来文明办。

秦连成那个常务副市长,也不过才是个副厅,来宣教部干个副部长,提拔正厅都是顺理成章的一一别看这么个位子,多少没位子的人眼红呢,也就是戴复有蒋世方撑腰,还能挑拣一下。

而且,秦市长是许绍辉的人,这后台也是梆梆地硬,下面要是不买帐的话——要不要省纪检委找你谈一谈啊?

2559章有人关注(下)

蒋世方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他很惊讶地现,戴复居然出现在家里,对这个老牌自己人,他也没摆太多的架子,“戴你怎么这会儿来了?”

“单位里进了点大闸蟹.给老领导您送一点过来,”戴复笑一笑,在王启斌面前,他是老领导,但是对上蒋省长,那就要角色转换.“全是母蟹。”

“嗯!”蒋世方点点头,他要吃螃蟹,有的是人送,阳瞪湖的大闸蟹空运过来都简单,不过这是戴的一番心意,那就是另一说了.“还有什么事儿?说!”

蒋省长心里明白着呢,要是单纯为送点东西.送过来之后,戴你就该走了啊,现在还赖着不走,肯定是有事儿。

“晚上跟文明办陈太忠坐了坐,”戴的第一句话,就勾起了蒋世方的兴趣。

等戴复说完,蒋省长就陷入了沉吟中,好半天才哼一声,“他只是要你跟我说,多支持点文明办的工作?戴你还想说什么,直接说!”

“他说……文明办的主任马勉很得x办的赏识,可能要往北京走,”戴复很难为情地笑一笑.“他有点担心换了领导之后.下一步的工作,可能不好干。”

“嘿,”蒋世方是何许人?一听就确定了戴的意图,于是笑一笑.“戴你跟陈太忠的关系,还真的不一般啊。”

“您在天涯的时候.我们就认识子,”戴复对上蒋世方,也不遮着掩着,他知道蒋省长喜欢痛快人,“陈是个勇于任事的人。”

“你这消息,比我这省长都灵通了,”蒋世方不无自嘲地笑一下,然后他的问题,直指要害,“他能做通潘剑屏的工作吗?”

“不能,他都怕潘剑屏知道,”戴复摇一摇头,下一刻,他就现自己的回答有点不妥这不是说我跟陈太忠私通款曲吗?“他找我,主要是想获得省长您的支持。”

“哈,”蒋世方轻笑一声,对他这个回答不置可否。

蒋省长这笑声,其实只是一个姿态,逼着下面人跟自己掏心窝子,反正,戴复是承受不起这样的压力,主动坦白了,“他是想让我去.但是我个人对文明办的工作,有畏难情绪。”

“畏难情绪啊.”蒋世方听到这话,终于开始沉默了,好半天他才叹口气,以近似于自言自语的声音嘀咕一句.“你以为……只有你畏难吗?”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你可以博一下,”下一刻,蒋省长的表情就恢复正常了,他很随意地说一句,“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是x办点过名的……要不然,马勉凭什么进巾央?”

“老领导您要让我搏,那我就搏一下.”戴复这次是真的豁出去了,“但是他太能惹事了,我有点担心将来让您被动。”

“那你怎么回答陈太忠啊?”蒋世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什么担心我被动?还是你不想去,“家伙可是很给你面子,谁都不知道.消息就先通知你了。”

“您支持一下他的工作,我这边就算有交待了,”戴复坦坦gg地看着自家的老板,“我俩只是私交,他看上的,是能通过我获得您的支持。”

“啧,”蒋世方嘬一下牙花子,他也开始为难了,从内心里讲,他还是愿意戴复去这个地方的,风险越大收获越大,敢拼才会赢。

而他蒋某人身上的黄系标签,不会因为不支持此事就消失一最多也就是弱化一点罢了,反正他从来就不是黄家嫡系,不稀罕这个弱化。

不过,他也没有理由强行介入此事,潘剑屏的反应,他是要考虑的,所以他正经要在意的,是戴复的想法,戴想去,那我就支持,他要不想去,也没必要强求。

然而戴复的态度,是他不想去,蒋省长这就两难了,放任戴的选择吧,不是不行,但是就这么放弃了,也有点可惜吧?“嗯,你还是帮陈太忠说话来的。”

“他想着我呢,”戴复苦笑一声,心说这次我真的是里外不是人子,那索性就再往极端走一走算了,“而且……我觉得精神文明建设,也确实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

“你一直在工会主席那个位子呆着,我也没考虑过你,还是来天南时间太短,有些事来不及安排,”蒋世方听出来了,戴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就检讨一下自己。

其实到了他这个位子,才懒得理会一个市工会的主席是破罐子还是好罐子,不过戴复好歹是他的人,他不闻不问,别人看着难免寒心,更别说戴做事.一直很靠谱的。

蒋省长在外地呆了几年之后,王者归来秋后算账了,很多人有很多的利益诉求.但是戴复一直没给他添过什么麻烦没错,一省之长的心里,装不下副厅这种人物,但是戴复好歹也曾经是他的贴心人来的,这个,他心里有数。

“老领导您这么说.我就无地自容了,我总是觉得,陈太忠很需要您这儿的支持,”戴复一见蒋省长这架势,也就不好再玩什么个性了。

“嗯,你的顾虑有道理,”蒋世方点点头,却是不再说话,戴复坐了一阵之后,现老领导没有什么明确的指示.也只能站起身走人。

蒋世方能有什么指示?他什么都不能说.甚至连生在文明办的事情,他都不是很清楚,能怎么表态呢?正经是什么都不做静观其变.才是明智的选择。

第二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眨眼就来到了,上午陈太忠去上谷市主持一个希望学的奠基仪式,下午又接见了两个下面地市的文明办主任.晚上就该面见许纯良了。

许主任来得也很快,高路通了.从凤凰到素波还不到两个、时,六点半的时候,许纯良就来到了万豪酒家,而同时秦连成也到了。由官仙吧倾城提供。

三个人在这里见面,少不了一番寒暄,许主任说太忠你跑得太快,回头得帮我再找两个手机制造业的专家.秦市长笑着点头,太忠在正林的万人长跑比赛中,跑得很快啊。

这些扯淡的话说过,酒席就过了大半,然后很自然地,许纯良就问起了文明办最近的动向,“潘部长这是要一直主持工作了?”

“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昨天跟你说吧,你没兴趣听,现在有兴趣听了?”

“正经问你呢,真的,马勉是不是要动了?”许纯良面色一整,这话问得直截了当,不过,他跟陈太忠是什么关系?那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动也轮不到你惦记,”陈太忠白他一眼,又冲着秦连成努一努嘴,“老主任惦记还差不多,你这才提的正处,行吗?”

“那就当我惦记了吧,”秦市长笑着点点头,倒是老大不客气的样子,“太忠你给老主任说道一下,马勉真要变动?”

“不是变动,是到上面,”陈太忠竖起食指,指一指天花板.“是进步……这消息我可是没跟别人说啊,你们不敢再说出去了。”

“那是,咱不能让太忠你坐蜡,”秦连成心领神会地点头,他沉吟一下又笑着问了,“这种情况,马勉居然会进步,你使了不少劲儿吧?”

秦市长的这问话稍嫌冒昧.但是也不无凑趣的意思.你看,我就知道太忠你能干,凭他一个马勉,作风有了问题还能再往上走?

“嘿,那是马主任运气好,去北京旅游一趟,就碰到这种好事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就奇怪了,我怎么遇不上这种好事?”

“太忠,以前你在老主任手底下干的井候,我可是充分放手的啊,”秦连成笑眯眯地看着他,“我要争取这个文明办主任,你支持不支持?”

“肯定支持,”陈太忠点点头,“不过,我不好插嘴.潘部长对我也不薄……对了,部长现在收到消息没有,我都不敢确定。”

“什么?”许纯良听得吃了一惊,又和秦连成交换一个眼神.才愕然问,“这么说,就是你一手搞的嘛。”

“是马主任运气好,真的,再说……以前x办点过天南文明办的名儿,”陈太忠见他俩吃惊,心里暗暗得意,嘴上却是在谦虚,“这件事我真的不便插嘴,老主任你体谅我一下。”

这就是拿乔了,不过事情确实是这样,他主动找上戴复,那就是要出手相帮,可现在是秦连成主动找过来了,那他就要略略矜持一下是个人就知道,秦市长曾经是他的领导,他怎么方便上下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