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0章 有人恼了

2560章有人恼了(求保底月票)

秦连成见陈太忠不肯出头.倒也能理解他的苦衷,对他来说,小陈不抵触就行一人家不避嫌是不可能的.肯暗地支持就不错。

关键是他敲定了马勉要走的消息,这就抢在了别人前头,“太忠,照你分析的话……文明办现在还欠缺一些什么,想做通潘部长的工作,我这儿又该做些什么?”

“文明办又不是他潘剑屏一个人的,也接受省委领导呢,”许纯良听得有点不满意,摇一摇头,反正在陈太忠面前,他是什么都敢说,“纪检上想多关心一下文明办.不行吗?”

“啧,纯良,你听太忠说嘛.”秦连成皱一皱眉,他算许纯良半个长辈,倒也不怕说话直一点。

“这么说吧,其实现在文明办,水挺浑的,”陈太忠这次是吸取经验了,先把困难摆在前面,“老主任你在正林做常务副,手里抓着钱袋子.多自在啊……来这儿的话.清水衙门不说,还特别容易得罪人。”

“我八年的副厅了,怎么也要动一动了.而且副职和正职,那有本质性差别,”秦连成听得眼睛一瞪,“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个机会,再说了.还有你支持,我怕什么麻烦?”

这就是秦市长和戴主席的不同了.秦市长还想着往上走呢,哪格再干八年的正厅,他还有升副省的机会,年纪在这儿摆着呢,其他钱不钱的,倒是次要问题了。

而且,秦连成亲身经历过陈太忠的折腾劲儿,对小陈的能力,他可是比戴复要清楚得多.更何况他跟许家也是世交.不像戴复,是工作中得到蒋世方弄识的,这基础就不同。

综上所述,虽然蒋省长是正部级,许绍辉只是副部级的.但是背靠许书记的秦连成,对这个位子反倒是更有信心。

“您有这个信心.我当然要大力配合!”陈太忠一拍桌子,重重地点一点头,“只要许书记表示愿意支持文明办的工作,我也能帮着跟潘部长敲一敲边鼓,嗯……我最多也就能做到这一步了。”

“秦市长能做文明办主任的话,我老爸肯定会支持的.”许纯良点点头.他这话说得信心十足,要知道、前一段时间,他就帮陈太忠在老爹面前吹过风。

许书记的性格里,带有点任侠之气,他也觉得.现在的精神文明建设是该抓一抓了,但是前面书里也说了,他个人表示,无法对陈太忠做出有效的承诺。

原因很简单.陈某人不但是挂职来的,还仅仅是个副职.陈副主任上面.不但有马主任,还有潘部长,省纪检委想支持都用不上劲儿。

然而,若是秦连成来做文明办主任,那就不一样了.许某人就是要支持他的人,谁还能说个不字?

“那就是许书记跟潘部长的事儿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表示他掺乎不起这种事,“我人小力微,就等着领导们吩咐呢。”

“关键是潘剑屏现在未必知道这件事,”秦连成苦恼地皱起了眉头,许绍辉可以跟潘剑屏沟通,但是潘部长还不知道的事儿,许书记居然知道了,这就有点那啥……欺人太甚了。

不管怎么说,马勉也是潘剑屏一手提拔起来的,怎么能先让外人知道消息呢?

马勉此人,往日大家注意得很少,倒也没人操心他是谁的人栅一毕竟,一个省的副厅级干部,实在太多了,但是现在秦市长已经关心上这一块了,自然不难打听出马勉的来历。

“这个嘛……”陈太忠听到老主任的感叹,禁不住苦笑一声拿起了电话,你就是催我落实此事呢.唉,我懂。对上马勉,他确实没什么可隐瞒的,老马的前途是他一手打造的,所以拨通电话之后.他就很直接地发问了,“主任.我问一下,你的事儿跟部长说了吗?”

“说了啊,能不说吗?”马勉的回答也很痛快,事实上,他回答这么痛快,也是有原因的,“怎么,有什么变数吗?”

“变数倒是没听说,我是想早一点知道.下一个主任是谁,”陈太忠听得就笑,“习惯在您的领导之下工作了,别人来了,我怕.不适应啊。

这两人的谈话,也真是够绝的,正职不像正职.副手不像副手的,秦连成听到此处,都禁不住又和许纯良交换个眼神一一天南省敢跟自家老大这么说话的,也就这么一个异数了吧?

“嘿,你这倒是….”马勉听到这问题.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显然不能计较,小、陈网为他谋了一份出路.若是没有陈太忠的面子,人家黄家认识他姓马的是哪根葱?

而且凭良心说,他认为小陈这问题提得,未必就没有公心,只有领导过小陈的人,才知道这家伙对工作的热情,小陈不会把每一分每一秒都投入工作中去,但是他一旦决定做什么事,那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远了,想得远了,下一刻马主任就收拾思绪,他轻笑一声,“呵呵.这个我没敢问部长,不过你要是有什么想法,等我回去了,可以帮你转述一下。”

合着马勉都不敢问潘剑屏啊h陈太忠默默地挂掉了电话,他有点明白.自己这样乱插手,意味着怎样的嚣张了。

不过下一刻,他又找出了马主任如此谨慎的原因,没错,老马确实是潘剑屏提拔起来的,但是往中央飞的这一步,走得太突然和惊骇了,这种情况下,马勉心里必然对老潘有几分歉意,那么,不问也就正常了。

见他挂了电话之后,神色游离不定,许纯良和秦连成跟着也沉默了下来,好半天,许主任才问一句,“怎么,潘剑屏有安排了?”

“安排倒是没有听说.”陈太忠沉着脸摇摇头,下一刻他回过神来.才微微一笑,“老主任你要是真想上,那就要抓紧了,部长已经知道马主任要走了。”

他做出了决定,暂时不向马勉关说哪一虽然老马同意帮他转述了,可是明明秦连成的后台也很强大,如非必要.哥们儿就不要插这一扛子了吧?

而且,戴复那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一定呢,陈某人此刻也体会到了一女许两家的痛苦,这组织工作就是不好做,怪不得要强调个保密……不过这事儿,纯良你做得有点不地道,你不来就算了嘛,还瞎咧咧.搞得哥们儿这么被动栅下次再有类似的机会,那是坚决不随便暗示人了。本文字由官仙吧倾城提供。

“行,要是真的能抓住这个机会,我会让你放手去干的,”秦连成笑着点点头,小陈能做到这一步,他已经很满足了,不但事先提供了消息,还现场打了电话,“其实,太忠你真的是个福将。”

我再是福将,也不能让文明办出现俩大主任啊,陈太忠笑一笑不回答.眼见秦市长表示出了必得的模样,一时他又患得患失了起来一没了蒋世方的支持,文册办起码在经费一方面….怕是不会很宽裕了。

“那是,马勉都能因祸得福,怪不得章书记说你是有大运的人.”许纯良也点点头……直到这顿饭吃完,陈太忠还沉寂在那种患得患失的纠结中,尤其要命的是.这种感觉他甚至不能跟许纯良说——他能说什么?说“我知道你不来,就找了戴复”?

无人可以倾诉,真是郁闷啊,陈太忠悻悻地开着车,心说等回了湖滨小区之后,一定要好好地出一出火才行。

不成想,眼瞅着就要到小区了,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吴言,白市长来省城开个会.六点多到的,不过来了之后,就是会餐,然后她又跟林业厅的厅长李无锋聊一阵,就到了这个时候了。

陈太忠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下车,手一动就将奥迪车收进了须弥戒里.然后隐身术和万里闲庭发动,不多时,就在林业宾馆里找到了小白的房间。

在林业宾馆里,吴言这实权的副厅,住的就是顶级的豪华套了,陈太忠穿墙进去之后,嗯……不错,只有小白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钟韵秋不在?”他坐到沙发上方显出身形,不过,白市长显然已经感受到了沙发的震动,白他一眼后,递过一杯茶来,“她去她哥那儿,看新出生的小侄女儿去了,怎么….要我打个电话叫她过来?”

“不在就不在吧.”陈太忠叹口气,钟韵秋的哥哥的老丈人,就是王启诚,“她要在.我还不够闹心的呢。”

“这是……出什么事儿?”吴言奇怪地看着他.“感觉你的情绪,不是很好?”

“倒也没事,”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说不得就将自己纠结的心情说一遍,……憋了半天,总算有个人可以说一说,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嘛,不就是个副厅的位子吗?喂喂,我说.你这是啥眼神啊?”

吴言盯着他看了半天,方始咬牙切齿地发话了,“太忠你真的可以啊,心里有这个有那个……怎么就不考虑我一下?”

“咳咳,”陈太忠剧烈地咳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