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3 -2564煽动

2563 2564煽动(求保底月票)

2563章煽动(上)

陈太忠这回答,有点不讲理,那白大褂就不干了,“杀人不杀人的,法院不判,你说了不算,而且,杀人犯也有享受治疗的权力,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请配合。”

“他撞死的是别人的孩子,他要撞死的是你孩子呢?”陈太忠瞪他一眼,“别跟我扯什么天职不天职的,不许救,敢救他……我揍你!”

“你俩的恩怨,你咒我孩子干什么?”白大褂也恼了,不过现场有死者家属,他不好太过认真,要不没准惹火烧身,“不就是撞了你的车吗?”

“你胡说八道,这车我不要了都无所谓”陈太忠又瞪他一眼,抬手向后面一指,“只要那个孩子能活着…………孩子死啦,想救都救不回来了,他凭什么就要享受救治?”

“对嘛”围观的群众里,有人表示赞同,紧接着就有人纷纷附和,这是法律和〖道〗德的碰撞,但是老百姓心里有杆秤,他们才不管法律不法律的。

白大褂一看,也傻眼了,所谓的众怒难犯就是这个道理,小个子警官也着急了,这要是酿成群体性事件,麻烦可就大了,“喂喂,我说……你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行不行?不要胡乱煽动。”

“我是省委的”陈太忠眉头一皱,“什么叫胡乱煽动?这叫公道自在人心,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没人回答他,众人一听说他是省委的,就沉寂了下来”连那些群众都不言语了”倒是那警官眉头一扬,“你是省委哪个部门的?”

“看好了,我的证什”陈太忠从口袋里摸出个证件,重重地拍在对右手上,“看清楚我叫什么,没听说过的话……打电话问孙正平!”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算大,但是威严之气扑面而来,又由于众人都在竖着耳朵听他的身份”一时间竟然让不少人听了个清清楚楚。

他是谁,大家还是不知道,可是不少人知道孙正平是市局局长,于是马上就有人接话了,“我栌,这人牛逼啊,市〖警〗察局局长耳朵里挂了号的。”

省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副主任陈太忠?小个子〖警〗察一看”登时就是一哆嗦,他可是知道这位大爷的来头。

,,时莓警中心报的是谋杀案,所以来的不但有〖派〗出所的,还有分局的,小个子就是分局的”越是靠近上面的主儿,眼界也就越广,更别说他自己还是个挺注意收集信息的人。

“陈……陈主任,真不知道是您”他登时脸上堆笑,“我的证件”您也看过了,您手上这个机子…………能不能让我看一下?”

“看吧”陈太忠将bu递过去”事情发生这么久,足够他将存储卡的内容复制一遍了”不过他更相信,面前这个家伙不敢捣鬼。

小个子拿去看了半天,才清一清嗓子,面带为难之色,“这个……陈主任,你这个拍得时间不是很长啊,这个本田车,真的碾压了死者三次吗?”

“我拍得很明白吧?碾压了两次,一开始被撞的那一次,我没抓上,但是那孩子不会无缘无故地倒在路中间吧?”陈太忠瞪他一眼,拿过了bu,自己重看一遍。

“作为〖警〗察,你连最基本的推理逻辑都不会吗?这不是拍得明明白白的……嗯,不是拍得很明白吗?”

他的话语中,有个细小的停顿,没办法,他拍的这点东西真的不能看,本来就是夜里拍的,他拍的时候,又有一些移动。就是模模糊糊地一片,隐约能看到一些各种颜色的物体在移动…………啧,有点掉链子,回头得找技术人员处理一下。

他这儿拿着bu,一边就有人凑过来跟着看,陈某人恼羞成怒,回头瞪那人一眼,“我说你挤什么挤?这是证物……,瞎弄什么?”

bu拍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人带头作证,而且这位不但是省委的主任,更是跟肇事者结下了天大的粱子,那么,旁边就会有人愿意出来做个佐证了。

“没错,我看见这车压了这小孩两次”一今年轻人站了出来,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我正买酒呢,先听见砰的一声,然后就看见小孩躺在地上,这车压了小孩两次……然后,这大哥就开着车冲了过来。”

“禽兽啊,这还是个孩子”听到这鼻,有人愤怒了,而这愤怒的火huā,顿时激起了更多人的响应,“打丫挺的,打死这混蛋!”

“你们干什么?”瘦小〖警〗察发现苗头不对,走到车旁拿起个喇叭,“大家镇静,大家镇静,你们要相信组织,相信政府……”

“少扯淡吧”有人躲在黑暗处大声嚷嚷,“谁不知道你们是一伙的?〖警〗察从来都走向着有钱人,大家打这些混蛋,〖警〗察要拦,咱们连警察一块儿打。”

“胡说,谁说的?给我站出来!”小个子〖警〗察身材虽小,嗓门却是着实地洪亮,他眼睛一瞪,四下扫视着,“开辆破本田,撞了人都怕赔偿的……这也算有钱人?”

他这话说得不假,本田车肇事逃逸不成,居然会硬生生地将人撞死,那就是为了逃避巨额的治疗费要知道,这样的治疗费有可能会伴着伤者的终生。

对一般富裕的人来说,这会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倒不如索性将人撞死,一了百了算了,这就是司机的动机~大不了蹲几年就出来了。

然而真正有钱有势的,还真不会在乎这点小钱,起码相对可能的牢狱之灾,人家觉得出上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都是划得来的一没必要惹那些麻烦。

当然,碰上这种主儿的话,伤者可以把价钱喊得高一点”但是若想人心没尽狮子大张嘴”到头来怕是呢……自找没趣。

这〖警〗察说得一点都没错,但是喧嚣的人群哪里听得下去他的解释?他眼看着就要闹出大漏子了,情急之下一指陈太忠”“大家看到了吧?见义勇为的,就是我们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你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现在,请陈主任跟大家说两句。”

“我还真不想说”陈太忠叹口气,又低声嘀咕一句不过眼见场面有失控的危险,他也不能表现得太个性了,大局总是要顾的。

倒是别人一听,救人的是省委的干部,就想再聒噪,都没什么理由了,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到警车旁,拿起了喇书、。

“其实我根本不想讲这个话,我跟你们一样愤怒”陈太忠沉着脸,一开口就是很个性〖言〗论,“对我来说,这些人渣打死了活该!”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慢慢地,不知道有谁在人群中鼓掌,然后迅速地,掌声就响成了一片”更有人大声的叫好,“好,这才是咱人民的好干部。”

“但是……”陈太忠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非常地响亮”“但是〖警〗察同志说得没错,这是法治社会,不能由着性子乱来,大家要相信党,相信咱们的政府!”

“可是真要上法院,这家伙判不了死刑的”有人又在黑暗处大声嚷嚷,这是人民群众的呼声,“杀人偿命,我们要让他杀人偿命!”

没人注意到,暗中人大放厥词的时候,正在讲话的年轻的副主任,身子微微地僵了一下。

“你放屁!”陈太忠身子又抖了一下,才大骂一声,心说哥们儿为了主持公道,都自己骂自己了,唉…………怎么一做好事,就是这样呢?

“我报案的时候,报的是谋杀案”他四下扫视一眼,“作为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的副主任,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我会高度关注这件事,他要不偿命,这件事就不算完!”

“好!”那个瘦小的站出来作证的年轻人大喊一声,率先鼓起掌来,下一刻,整个街道掌声雷动。

陈主任的话有点以权代法的味道,搁在往日,大家听到类似的语调,肯定会心生不满,没准还要暗自骂娘,但是眼见这惨死的孩子,大家居然觉得,这话实在再熨帖不过了,这才是给大家做主的好干部一关键时刻,人家不怕犯错误。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警笛声自远而近,来的是〖警〗察们呼叫的支持,这边不但死人了,而且围观群众的情绪,非常不稳定。

所以,不但市局技术科的人到了,还有两车的〖警〗察,专门过来维稳的,带队的是分局的值班副局长一人命案就是大事了,更别说还有大名鼎鼎的陈太忠在场。

这些人到现场一问,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其实现场的痕迹都已经很明显了,不过忙完也就到了十一点五十了,〖警〗察们很有经验,直接让人先把男孩的尸体拉走多次碾压的痕迹,很好检查出来的。

就是这样,人们还不让走呢,有人怂恿男孩儿的母亲尸体不能拉走,一旦拉走的话,将来怎么处理,可就由不得你了。

关键时刻,还是陈太忠站出来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就不用多心了,先让〖警〗察把孩子拉走,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我管到底。

今天晚上,老百姓最服气的,也就是他这个干部了,见他发话,别人登时齐齐住嘴。

“我从来想不到,这家伙对咱们〖警〗察的工作,居然还能起到正面推动的效果”有个深明陈太忠影响力的〖警〗察,低声地跟身边的同伴感慨着。

256-4章煽动(下)

男孩的尸体好拉,但是想带走那一帮肇事者,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围观的群众纷纷表示不能理解,一定要〖警〗察们现场给个说法出来一当然,这跟某人时不时分一下身,做点煽动不无关系。

这么搞下去,工作没法开展啊,一干〖警〗察们为难了,再次找上了陈太忠,陈主任很坚决地摇头一我不管,做下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还想顺顺当当地离开?就在这儿问案子”接受人民群众的监鼻和审判吧。

他是有心把事情搞大,所以坚决地不开口按照一般的逻辑来说,不是民愤极大的话”那司机的行为不容易判死刑。

这里面就存在个度的问题,按理来说,一般的司机撞了人,再来回碾压几下,追究不得力的话,很难说得清楚是司机惊慌过度导致出错,还是有意压死人。

相较十年后所发生的某案件”司机撞人之后,下车拿刀捅人十来八刀致人死亡,同样是弄死人,这种手段更为隐秘,也更不容易取证。

撞了人然后还要拿刀捅人的,只能说那位太不成熟了,挂个倒档就耳根清净了”也不至于把自己玩到注射室去。

正是因为这个案例过于恶劣,而且还钻了法律和取证的空子,陈太忠才会高度重视,这种恶劣行为一旦蔓延开来,大家都知道撞伤人麻烦多多”再来两下反倒耳根清净,那自然会群起而效仿挂档踩油门,哪个司机不会啊?

然而,他现在做的事情,不太有大局感,更是跟他国家干部身份不符”所以他就要利用群众的力量,以达到这一目的,是的,他在酝酿一起可以控制的、群体性事件。

这一扯皮,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湖滨大道本来是六车道的大路,被堵得水泄不通,要不说现在这年头,闲人还真不少,凌晨一点多了,路上反倒是聚集起了三、四千号人。

不过话说回来,也是这本田车司机太操蛋了,有人只走路过,听说某司机在撞人之后,为了省却麻烦,活生生地碾压几次,将一个小孩子碾死了,心头自然要冒火。

不平之气人人都有,但是敢不敢发作,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听说现场有省委的领导做主,谁也愿意多看两眼、别人的孩子被撞死的时候,我不出声,那万一我孩子遇到这种事呢?

〖警〗察们是越来越头疼了,肇事者现在,根本转移不走了,要是搁在平常的时候,大家也不是没有对付的办法~实在不行就把防暴大队拉过来,强行驱散人群了。

但是现在……陈太忠在啊,陈某人就算啥话都不说,那也是谁都不敢忽视的威慑力,〖警〗察系统里的人,分外明白这一点。

两点钟的时候,常务副市长覃华兵和〖警〗察局长孙正平出现了,市政府没有专门负责值班的副市长,但是轮值的副秘书长,是对口覃市长的“而陈太忠眼里又没有市政府副秘书长这种小人物,那么覃华兵就得亲临现场了。

在争夺罗纳普朗克的投资中,覃华兵跟陈太忠交过手,知道这家伙是个能人,眼见现场被围得水泄不通,覃市长费尽力气挤进来,走到陈太忠身边,“陈主任,这时候不早了,你让大家都回去睡吧,再这么下去,就影响稳定了。”

“那是死者家属”陈太忠眼里,哪里有这么一号人物?说不得一指huā白头发的妇女,“覃市长你跟我说没用,你跟她说去吧。”

覃华兵也是有点胆子的人,但是这个时候,哪里敢往死者家属跟前凑?群情正在激愤,他贸然凑过去,挨一顿胖揍,都没地方去说理。

他犹豫一下,还是继续做陈太忠的工作,“但是大局……陈主任,要顾全大局,下面同志们的工作,很不容易。”

这一次,他很自觉地将自己摆在了“下面同志们”的位置,当然,他是副厅,还是市委常委,但是论所处衙门的话,他确实是在下面,人家陈太忠可是省委的。

“那他就是做了这种缺德事了,我也没办法啊”陈太忠皱着眉头叹口气,接着又打个哈欠,“要不是怕群众的情绪失控,我早就睡觉去了,我这大晚上不睡觉的……容易吗我?”

“现在群众都听你的话,你给说两句嘛”覃华兵对上陈太忠,其实也没啥太好的招数,只能苦笑了,“咱政府会给他们一个交待的。”

“我能说啥呢?”陈太忠听得就是眼睛一瞪,“这明显就是精神文明建设抓得不够,覃市长你让我说啥?我说……明儿一大早就枪毙他们几个?”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覃华兵有点不满意了,“肇事者的下场”自然会有法院来判决。”

“来”这个喇叭给你””陈太忠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递个喇叭过来”“你刚才说的话,敢对着大家连着说三遍,半个小时之后,我建议大家散开。”

半个小时,够做很多事情了。

“那你要怎么样呢?”覃华兵有点恼火了,他不敢试,但是同时他也知道,这是某人将他的军呢,他就有集恼火了,“坐视事态恶化?”

“覃华兵,你别给脸不要啊,那人是我撞的吗?”陈太忠猛地一拍靠着的警车,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了,他怒视着对方”“你怎么说话呢?”

“我是……我是说,你有控制现场的能力,却没有做”覃华兵也知道,自己的话说得有点冒了”所以不能叫真,“维护天南的稳定,是每一今天南的干部应该做的。”

“我真是太给你们素波市面子了”陈太忠摸出了手机,冷笑一声,“你知道刚才有多少媒体给我打电话吗?那个谁……燕辉”你们今日素波的过来吧,告诉刘晓li他们,现场可以采访了。”

粱枧早就知道这里出事了,湖滨大道不通车,素波市交通广播电台早就广播了”更别说陈太忠这么晚了没回去,屋里一干女人早等得不耐烦了。

尤其这湖滨小区,离这里不算太远,就是一站多地,这边折腾得沸反盈天,小区里诸女也就知道了一二一起码田甜和雷蕾都是搞媒体的,听说湖滨大道堵车,正是自家门口,再给相熟的朋友一打电话,知道那儿撞死人了。

她们跟陈太忠一联系,那是什么都知道了,只不过这种事……不是特别和谐,该不该报道,诸位媒体从业人员心里也没谱。

不合适报道!陈太忠第一时间就告诉那几位了,这不是他要捂盖子,而是说此事一旦炒起来,说句不客气的话,那司机还真未必判得了死刑了!

因为按照国家现有的法律,想判司机死刑,真的很难,人家是把人碾死的,不是拿刀捅死的,一旦引起媒体的关注,很多小节会被无限制地放大,从而影响习法判决。

所以陈某人坚决不肯答应媒体过来,后来刘晓li都惊动了,给他打电话,却被他呵斥了回去、“你这一报道,再引来《新华北报》之类的玩意儿,那缺德司机就死不了哦”

但是现在,覃华兵的话惹火他子,你们镇不住场子,非要让我顶着上,还说我不配合,来来,我让你看看我怎么配合。

当然,他义愤填膺的时候,就有选择地忽视了自己还在人群中煽风点火不止一次哥们儿这是为了抓精神文明建设,目的绝对是光明的,至于手段嘛……略有变通。

覃市长一听他在叫媒体过来,脸登时就是一沉,他可以不在乎陈太忠以下犯上,但是绝对不能容忍这家伙有意扩大事态,“我告诉你陈太忠,舆论监督不是你这么搞的,你在犯错误,你知道吗?”

“嘿,也不知道咱俩谁是宣教部的””陈太忠白他一眼,“媒体一来,群众相信了,大家可不就散了吗?”

你这是扯什么犊子呢?覃华兵真的恼了,然而对方说得没错,能对媒体指手画脚的,是省委宣教部的陈某人,而不是他这个常务副市长,“你想让我怎么配合,说吧?”

其实他知道,这家伙也有点大局感,眼下不过是挤兑自己呢,我没来的时候,你拒绝媒体来采访,我来了之后,你反倒要叫人过来一直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情节极其严重,影响极为恶劣”陈太忠一脸沉痛地指着围观的群众,“覃市长,这个家伙…………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啊。”

切,并不是只有新华北报才会煽动,哥们儿好歹混宣教部的,不会比那些人差了。

覃华兵沉吟半晌,方始重重地叹口气,“我赞同你的观点,但是……我是副市长,不是政法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