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7 强力扼杀2568渐成势力

2567强力扼杀2568渐成势力

567章强力扼杀陈太忠的问题,直指要害”李强很明白~这也是正是他尴尬的地方,王从是活生生地碾死一个孩子,就算是连襟,他也不得不说一句,这事儿做得太缺德了。

不过既然是要说清了,他也只能无视这些了,于是避重就轻地回答,“王从也是一时冲动,喝酒了嘛,犯浑”今天我请您过来,也是想好好沟通一下……”

“老张,我说你俩,回避一下吧,啊?”陈太忠看一眼张所长,毫不客气地反客为主,居然要撵人了。

“都是我的朋友,大家好好商量成不?”张所长却是皮实,居然想调停”不过,军人出身的主儿”有这样的性子也不算稀罕,他扯着张建明到一边的沙发处坐下,“我俩不说话,听你俩说总可以吧?”

解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却也没再计较,接下来,他转头笑眯眯地看着李强,“你既然知道王从做了什么缺德事儿,怎么就有这个脸……跟我说情呢?”

你这是怎么说话呢?大家可都是正处的干部!李主任一听这话”真的是恼了,于是眼睛一瞪,不过,想一想自己身负的重任,他只能强行按下心头的怒火,苦笑一声”“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罪不至死吧?”

“哦,他罪不至死,那就是那孩子该死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头”接着抬手摸一下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你是铁下心要给我添堵了?”

李强也是积年的老处长了,又身处在粮食厅的主要服务部门,接待过的厅级领导也不是三个五个,但是眼下看到对方眼中的那份不屑和玩味之色,一时间禁不住大怒!

见过嚣张的”可是没见过你这么村俗的”李主任真的恼怒了”你都堂堂的处级干部了,什么叫“我给你添堵”?

他侧头看一眼沙发上那俩”发现张所长确实没有插嘴的意思,心里就是微微地一凉,这顿饭没法吃了”姓陈的说话这么恶毒,事情看来是没有转寰的余地了。

不过想一想事情的重要性”于是他最后试探一句,“陈主任你要是肯放过王从,以后我肯定会有回报,请您考虑一下……人命关天。”

“没错,人命关天”陈太忠点点头”他冷笑一声,“你家的人命是人命”别人家的就不是人命,你给我站住,谁让你走了?”

陈主任的话才说到一半,李主任就知道没好话了,说不得站起身子,连句招呼都不打,就要转身离开,现在耳听得对方居然不让自己走,他一时间真的火气爆棚,于是冷言数讽,“哦,合着文明办还能管到军分区里啊?”

见他老大不客气的样子,陈太忠更不会客气了,他也腾地站起身子”冲着李强就走了过去,张所长一见,是真坐不住了,赶忙上前拦他,“陈主任,陈主任,有话好好说,在我这儿呢,给兄弟个面子。”

“我不打他”,陈太忠推开拦着的张所长”走上前去,抬起手指就戳对方的胸脯。

“你帮家人求情,这我能理解”,他一边冷笑,一边一下又一下地戳着对方的胸脯,“但是你在了解清楚事情经过之后,还敢找我求情……”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李强也不躲避,就任由他一下下地戳着自己,到最后才淡淡地回一句,“说完了吗?说完了那我就走了。”

“还有一句”,陈太忠见这厮实在淡定得可以,也就不想再表现自己的流氓习气了,他将双手向身后一背,笑嘻嘻地看着对方,“说情不可恶”但是昧着良心说情,那就太可恶了,不怕告诉你一声,我不会放过你的!”

对于这种似威胁非威胁的话,李强就跟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地走到沙发处,拿起他的手包,一个字都不说就走了。

张建明在旁边看得却是大跌眼镜,好家伙,这么火爆的正处斗法,真是难得一见,尤其是陈主任最后一句话出来,他禁不住侧头看一下身边的张所长,我说老张,你给我介绍的这位”也实在太猛了点。

张所长却是只当张参谋有点不忿,毕竟那李强也是他请来的,陈太忠这么做,有点不给他面子的意思,但是,他还能说什么呢,人家刚才不是让他出去了吗?是他自己不出去的。

正经是,不能得罪了眼前这位,于是他等李主任出门,才对张建明苦笑一声,“我都不带帮他引见的,也是这李强一而再再而三地求我。

“老张,我不是冲着你来的”,陈太忠一转身,夹大咧咧地坐下来,又看一眼张参谋,“张参谋你既然是去〖警〗察局,好好干,老张这么支持你”我不会看着你埋没的。”

这话说得霸气无比,不过他还真有这个底气,只不过,他也没许诺什么一现在的陈某人学谨慎了,不会划拉到盘子里的就是菜了”他现实要对方“好好干”,然后才不会坐视人家“被埋没”。

然而,他这态度,才是正经的处级干部的做派朋友随便介绍个人过来,就不加选择地帮忙,那最多也就是科长的境界。

张参谋自然体会得出里面的味道,说不得又敬他三杯,然后,张所长借着点酒劲儿发问了,“太忠,你真的还要为难李强?”

“当然了,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人?”陈太忠看他一眼,冷哼一声,“敢替王从求情的,我不会放过就当杀鸡儆猴了。”

“唉”张所长不无遗憾地叹口气,却是没再说什么……

陈太忠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从现在到王从判死刑,最快最快……也得有个把月”这人为了活命”真的是再多的代价都愿意付出的,今天有李强来求情,指不定明天就有张强、王强来求情。

就是那句话”求情没错,但是为这种事求情,那也是在挑战人性道德的下线,对这种人,尤其身为是国家干部的,陈某人不会放过一良心都让狗吃了?

不过,说句实话”陈太忠表现得这么蛮横和不讲理,还有一点不便声张的理由……

接下来的日子,至从不出意外地被刑事拘留,而文明办关于干部家属调查的表格也发放了下去”分管行动科的李云彤也开始着手张罗相关调查。

陈太忠依旧是忙碌无比,邵国立又来了天南,这次他是跟徐阳签合同来的”他介绍来的“朋友”,投资两千五百万进卷烟厂。

签字仪式邵总没有去,他现在多少还挂个官身,老老实实藏在幕后就算了”这次来”也不过是防止万一发生什么需要拿主意的事儿”于是他要陈主任接待自己。

可巧的是,高云风正在省旅游局活动往上打报告的事儿,没错”他老爸是副省长,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自下而上地进行比较合乎情理,那么上面的领导只需要做出一副“支持下面的工作”的姿态,这就齐活了。

不成想”这省旅游局的人也滑头,他们不敢拂逆高公子”却是婉转表示”要是蒙岭和永泰能先打上来报告,那我们这边也就好办了。

这个要求符合情理,于是高云风通过人”要这两个县向省旅游局打报告”永泰的楼宏卿听郭建阳说起这事儿,二话不说当场就拍板了一只要我们能少出钱,你让我往哪儿打报告,我就往哪儿打报告。

蒙岭那边是单红星通知的”在高云风的计划中,他不打算帮蒙岭争取多少钱,但是蒙岭县照样屁颠屁颠答应了下来我们马上就把报告打上去。

这个蒙永旅游圈在永泰叫做永蒙旅游圈,从性质上讲,是蒙岭搭永泰的车,所以对他们来说”资金都是要靠后考虑的了,关键是先把名分定下来。

这就叫什么人有什么命,永泰要惦记钱”而蒙岭优先考虑的是名头,反正就是各有所需了,所以在三天之内,事情就办好了。

然而,高云风使人将报告递进旅游局的时候,又出问题了,旅游局的人说了,咱不对县级单位啊,能不能让除阳和素波的旅游局过一道呢?这个手续嘛,还是完善一下比较好。

这话不能说不在理,但是高公子感觉到了,这就是旅游局的人在胡搅蛮缠”借合法手段,给他高某人人为地制造点障碍。

这个猜测委实有点惊人,要知道高胜利可是旅游局的分管副省长,高公子出面办事,居然也有人敢顶?2568章渐成势力事实上,这种事情还真的不算少见,分管领导又怎么样呢?下面人有意拿着程序说事,你也不能说人家做得不对尤其值得指出的是,活动此事的是高公子,而不是高省长本人。

那么,下面人有意怠慢,也不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这旅游局不是什么经费充足的单位,平日里吃吃喝喝游玩一下,那是有的,但是想往兜里揣钱”那是不可能的也就是靠搞一些旅游活动,自收自支地搞点外财。

现在,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人家将这个项目想过一道手,这心态倒也不难理解这个可能性还真是成立的”旅游局的要求没错。

但是高云风认为,蒙岭和永泰的手续虽然有点不完善,却也不能说就完全不合适,要知道,这两个县都是县委或者县政府出面打的报告两家都想表示重视,县旅游局打报告的话”未免力度有点不够。

县委县政府打上来的报告”就有资格直接递到省旅游局了,别说这副厅的二级局,就是正厅的厅局,也不是没接过这样的报告要知道,人家县政府也是正处级单位呢。

至于要市旅游局同意一下”那更是欺负人,市旅游局才是副处级单位,你要让涂阳市和素波市过一道手,那才是正当要求。

反正官场里就是这样,不讲等级和制度不行,只讲等级和制度,那也不行,运用之妙存乎于心口在可卡可不卡的地方,你卡我了”这就是你小子弃想法啊。

所以高云风恼了”就打算跟自己老爹说一声,直接下命令了”下面的声势已经有了,省旅游局置疑程序,那只是置疑,这个时候,上面的领导就可以表示关注了。

不过这个时候”许纯良就不干了,要知道,虽然高云风肯定是要在这件事里挣钱的,但是上场的是他的施工队”而这旅游局的局长,是许绍辉当时一手提拔起来硪于是,他就打个电话给旅游局长”说是咱这旅游局的相关人”好像任事能力有点差啊”怎么永泰蒙岭那边的下情,就不能上达呢?

这一下,旅游局真的服软了”比遇到一个公子哥更郁闷的事”就是遇到两个公子哥,一个是前任”一个是现任”谁要是想死的话,可以尝试挑衅一下。

所以”旅游局的人主动打电话联系高云风,说永蒙旅游区我们都是高度支持的,一半天就要向上汇报了”高总你稍微等一等就行了。

什么是权力的魅力?这就走了,陈太忠、许纯良和高云风三人,实权干部有了,京城世家有了,再加上一个当地土豪,别人想要轻攫其锋,真不是那么好干的。

于是,高云风就很得意啊,以前他老爹在交通厅当厅长的时候”手上虽然钱多”但是他也没有参与过多大的项目,眼下的项目虽然也不大”却是他一手操作下来的口尤其难得的是,他操作得中规中矩,就是他那个出名挑剔的老爹,也没说他什么地方做得不合适了。

他本来是要找陈太忠去卖弄一下呢,听说邵国立来了,就要去见一见,他跟邵总打过照面,不过人家是京城豪门,眼里没他这么一个副省长的公子。

那就见一见吧”陈太忠也没觉得邵国立该有多牛逼,于是就安排大家碰个面,酒桌上高云风说起来,蒙岭旅游区的路,问题不大了”陈主任没觉得有多稀罕,可是部总听得就有点心动,“修路?小高你手上有队伍?”

“朋友的,我跑个腿”高云风很谦虚”他心里非常清楚,对上邵公子,他没有骄傲的本钱,“小活儿,也就两吨多。”

“怎么回事,你给说道说道?”邵国立却是对此意外地热心,敢情他早就想插手筑路这一块了,却是没啥经验愿意多听取一下别人的意见,以哦自己将来多走弯路。

等他听说”涂阳那边有人投资五千万搞旅游区,高公子只是配合着修一下路,就有点眼热了,这些公子哥别的本事没有,什么东西赚钱,什么资源宝贵,他是一清二楚。

“你就让我搞卷烟厂,不让我搞旅游区”他眼热至极,就开始找陈太忠的抱怨,“这东西搞好了”不比卷烟厂差。”

“也不比卷烟厂强”,陈太忠对他的心态知之甚详,说不得轻描淡写地解释,“这东西是个细水长流的活儿”不存在个什么暴利,占用资金又太多。”

“卷烟厂怎么比得上这项目?”邵国立皱着眉头表示反对,“卷烟销售,你铺几个地区”就得活动几个地区”搞旅游区,跟当地人搞好关系就行了……你说哪个钱赚得辛苦?”

陈太忠不赞成他这看法,“搞卷烟,你招呼好烟草专卖局局长一个人就行了,搞这旅游区,你知道有多少人伸手吗?这些人……又是不是一条心”你都清楚吗?”

“是啊”,高云风点头,支持陈太忠的说法,“蒙岭那些人,不是很好打交道,穷山恶水出刁民”都是些没见过钱的。

“好像我跑个地区,搞定烟草专卖局局长就万事大吉了似的,我就不希的说你们”邵国立对这样的话嗤之以鼻,“知道什么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吗?”

不过话说回来,邵总嘴上说羡慕,其实也没有太在意,干哪一行的就是干哪一行的,别看他傲气逼人,真要做这个项目,别的不说,只说在媒体宣传方面的能力,他就绝对差马小雅等人不止一筹。

反正一帮人说说笑笑的,邵国立是绝对的主角,陈太忠不怎么说话但也不是特别卖邵总面子高云风就不行了,言谈里对京城邵总是说不出的客气。

至于田强”早看傻眼了他跟郭明辉在一起的时候,也接触过个把京城的子弟,那些主儿下到地方来,无不是趾高气昂,就算是表面上客套,但骨子里的傲气,隔着老远都能嗅到。

邵国立绝对是田公子见过的最有派的公子哥刚才酒桌上说了人家可是连蒋君蓉都敢调戏,高云风在此人面前,也是规矩得不得了,但是偏偏地,陈太忠就不卖这家伙符帐,时不时刺两句,邵总也只能干笑一声。姓陈的这牛逼那真的不是吹出来啊,一时间,田强感触颇深”想到自己曾经跟这样的一个人物叫板,他心里也真的是五味杂陈最后化为一丝庆幸亏得老爸和甜儿跟这家伙关系好。

说到最后”邵国立还是言归正传,表示他有兴趣搞一下路桥施工,“小高你给我弄些合适的人来”未来几年国家会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咱们也可以尝试一下高速路什么的。”

“相关专家我倒是能给你介绍几个”,高云风听得就笑,他敢得罪此人却也不愿意跟此人一起做生意~邵总真的太傲气了,跟此人合作不但得防着被人抢了大头去,有一点也很重要,太憋气了。

这就是一般太子党们玩不到一起的原因”高云风不算太子党,但是在天南的小字辈里好歹也是算呼风唤雨的主儿,习惯了旁人的阿谀奉承,现在来伺候一个大爷,谁也不会觉得有多好受。

“天南的专家,哪里赶得上北京的专家?”邵国立不屑地哼一声,“要找专家,我在北京随便找了”我是说拉队伍,拉出来就能干的队伍……像资质这些”我想办法。”

他这话不是假的,而且往日里,他就做过类似的事情,比如说一座桥需要设计或者施工了,他就介绍相关人等过去,赚个介绍费。

按说以邵总的眼光,不至于下作到这种程度,连介绍费也赚,但是桥这个东西,跟普通建筑不一样,要考虑的因素非常多,人流、车流、水流的因素要考虑,连风流都要考虑~嗯,就是河道里的风。

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金桥银路草建筑”的说法,修桥的成本最高,而那些设计师或者工程队,很在意对这一块的争夺,邵总微微介绍一下”就有人主动送钱上月这钱赚得是相当轻松,也符合邵公子的赚鹅里念,但是当他听说,一座没啥难度的一公里的桥,就是两个多亿造价的时候,这心里就不能平衡了我井,赚得太少啊。

所以他决定自己拉出来干了,倒批文赚介绍费的这种活儿,并不掉他的价”但是别人都做实业玩资本了,他就觉得自己有点OUT了——起码是面子上有点挂不住。

其实,他跟高云风说的这些,也都不算见外,我邵某人想用你的队伍,那也是给你面子呢,我跟你张得开嘴,跟别人自然也张得开嘴一当然”别人的队伍未必就手”也未必没点这样那样的波折,也是常事。

跟高云风要队伍的行为,符合他的预期成本这成本不止是在资金上”在质量、面子甚至人脉等方面,也都是要全盘考虑的可是高云风确实是不想跟这家伙有太深的交情,尤其是,这队伍不是他的”而他临时拼凑一支队伍也太仓促,专业和不专业,行内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按说,这东西不是很要紧”但是在真到了关键的时候,也是很要命的,敢跟邵国立抢买卖的主儿”会有简单的吗?

“这个队伍,我手上没有,当年我家老爷子是交通厅长,我不敢犯这样的忌讳”,他很明白地解释,“但是我一个朋友的同学,是干这个的,许纯良……他跟太忠是搭子,他老爸是省委副〖书〗记许绍辉。”

“许“是许家啊”,部国立沉吟一下”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