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9 -2570欲加之罪

2569 2570欲加之罪(求月票)

2569章欲加之罪(上)

一听说这施工队跟许家有关,邵国立就没了兴趣,他这个圈子跟许家的人关系很一般,而且许绍辉原本是要空降陆海的,结果不得不来了天南,在这件事里,邵家这一派人还真没起什么正面的作用。

虽然邵总自认,自己不需要害怕许家,但是现在好歹是在天南的地头上,他没必要主动挑衅——至于说联合?对不起,他邵某人没那个兴趣。

倒是在一天之后,许纯良回了素波,听高云风这么说,气到不行,“邵国立这小子是皮痒了,我还偏要把这个工程队搞大,眼馋死这家伙。”

许纯良真可谓是天性纯良,他自然更不怕邵国立,邵某人势力虽然大,论出身却是赶不上他和韦明河,而他又不同于韦明河,韦家是已经败落下去,许家却一直维系得不错。

这种力量对比的情况下,邵国立敢觊觎他的施工队,那真是有点欺负人,虽然那只是他“同学的”施工队,虽然邵总事先也不清楚这些因果,但是,欺负人就是欺负人,这个毫无疑问——你不会先打听一下这施工队的背景吗?

不过,许纯良也没有回击的兴趣,只是说要尽力提升工程队的规模,以眼馋对方,其实,这也是有底气的表现,他不怕自己的队伍发展壮大之后,再被人摘了桃子去——有本事你就来试试?

只不过,这种表现底气的方式,不是很直接,起码陈太忠就不喜欢这样的姿态,只是他现在的心思不在这上面,而且不管怎么说,邵国立跟他的关系也还算将就。

“手机黑屏的原因,找出来没有?”他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这次去北京,仅仅是为了鲁班奖的评选活动?”

2001年的鲁班奖,定于明年三月颁奖,现在就到了最后的评选和冲刺阶段,在翟效方的活动下,凤凰的科委大厦已经摸到了奖杯的底座。

不过现在有点问题,明年的鲁班奖争夺得挺激烈,而科委大厦做为今年后半年完工的建筑,可以争夺01年度的鲁班奖,也可以争夺02年度的。

又由于,科委大厦的项目实在太小了,是通过手段才公关到这一步的,别的项目都是九位十位数的,偏偏冒出这么个八位数的来,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这么一来,别人就想让这个科委大厦让一让,当然,这个让肯定不会白让,受让者肯定要给出一定的承诺,比如说02年的奖项,必须能打了保票才行。

但是许纯良不答应了,今年我们让了,明年是怎么回事那还不知道呢,就算你肯打包票,我都不信你,而且后年我在不在科委都两说呢,凭啥就让这业绩从我手里溜走呢?

说白了就是两个字:不干

所以他要上一趟北京,于情于理都要走一趟,每每在这个时候,他就禁不住要对章尧东生出点怨怼之情来——你要是不把太忠调走,那该有多好?

“黑屏这些,毛病好找,关键是问题不好处理,”许纯良无奈地笑一笑,“科技转化为生产力,哪里有那么容易做到的?对了……潘剑屏最近跟你说了什么没有?”

“他能跟我说什么?”陈太忠苦笑着摇头,“我不但级别低得太多,还是他的直接下属,他跟谁商量,也不可能跟我商量。”

“这可是个熬资历的好位子,不止一个人惦记着呢,”许纯良叹口气,“我老爸觉得,找个人帮着递一下话比较好。”

他这倒不是暗示什么,而是实实在在的感叹,以陈太忠所处的位置,是不可能做这个递话的人的,否则,不但陈某人里外不是人了,更是容易挑起潘剑屏的怒火来。

“直接说就完了呗,”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做事最喜欢直截了当,“就算马勉要走的消息,还没传出来,可你家在北京有亲戚的。”

许纯良沉吟一下,慢慢点一下头,“这个……倒也是。”

“好了,你的事儿说完了,该说我的了,”陈太忠摆一摆手,“粮食厅的办公室主任李强,很没有眼色,是兄弟的,你就帮我查一查这混蛋。”

凤凰科委的主任,肯定是没能力查粮食厅办公室主任的,所以他这要求是什么意思,也就很明白了,许纯良听了之后,微微一怔就点点头,“你手上有材料吧?”

“材料有一些,不够翔实,”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我就是要搞他了,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那我跟办公室郭主任说一声吧,”许纯良沉吟一下,缓缓地点点头,“我老爸刚提拔的,应该没问题。”

“你最好……跟你老爸打个招呼,”陈太忠对这个答复,不是很放心,“我的态度是,不管是这个人有问题没问题,他都必须得出问题。”

他跟你仇很大吗?许纯良有点不能理解,不过,太忠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他只能点点头,“那……咱就找他的问题好了。”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这个人真的要是啥问题都没有,那也没办法,不过……这年头有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干部吗?

“能牵扯到粮食厅的领导,那就更好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将他的目的点明,兄弟嘛,没啥不能说的,“最近面粉一厂的事情,我看不过眼,打算管一管。”

“面粉一厂……那是什么事情?”许纯良听得皱一皱眉头,他虽然家在素波,但是并不能对素波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更别说这种事情,素波面粉一厂注定是要捂盖子的。

“你操那么多心,有用吗?就是那句话,帮我处理一下,也省得我去找卓天地,”陈太忠白他一眼,卓天地是被许绍辉免了办公室主任的,但是他跟卓秘书长的关系,瞒不了别人,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

“你让我办就算了,还扯什么卓天地?他现在哪里还用得动监察上的人?”许纯良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有案子他能过问一下,没案子主动伸手,就难办了……面粉一厂到底是什么事儿?”

这就是许某人的原则和作风,帮自己的兄弟,他没二话,但却一定要问清楚涉及了什么事儿,如果想得到他尽心尽力的帮助的话,最好陈某人占理——哪怕不占全部的理,也得占大部分的理。

陈太忠也知道他这毛病,说不得将那王从酒后驾车碾死小孩的事情说一遍,“……这么缺德的事儿,你说这李强居然敢找我来说情,胆子真不小。”

“杀鸡儆猴,确实很有必要,”许纯良点点头,他一眼就看出太忠的目的了,要不说这家学渊源就是不一样,不过下一刻,他困惑地一皱眉头,“怎么总是你遇这种事儿呢?你看张爱国本来好好的,跟你去了一趟绕云,回来脑袋包的跟木乃伊似的。”

“你当我想碰到?你整天坐办公室,又不四处跑,接触面不够广,”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对了,现在再跟你说一下面粉一厂的事儿……”

面粉一厂的事儿,你有点想当然了许纯良听完他的话,心里就冒出这么个想法来,不过太忠要办的事,他是要支持的。

反正这家伙的运气,一向好得很——想到这个事实,他就拿定了主意,于是点点头,“好办,搂草打兔子,闲着也是闲着……就算李强他没事,也得让他交待一点面粉一厂的内幕,我帮你安排吧……”

王从已经被刑事拘留了,而且由于他做的事情民愤极大,又有省文明办和市局的高度关注,所以这期间不许别人探视。

而且最近干警们还很热衷于挖掘一些别的**,对犯罪嫌疑人,警察们一向如此,破一个案子带出一系列的案子,那才是最美妙的事情。

尤其是前两天,王庄派出所的赵明博赵所长过来了一趟,对这个案子表示出了适度的关心——这事儿里透着点蹊跷。

要知道,警方办案,是谁的案子就是谁的案子,没有充足的理由,旁人贸然插手是坏规矩的,更别说赵所长是西城分局的,跟东湖分局根本不搭界。

不过,由于赵所长做出了赴京抓记者的壮举,又被曝光,所以他在警察系统的风头,真是一时无两,所以差不多点的警察都知道,这家伙背后,就是陈太忠在撑腰。

所以东湖分局的警察倒也没怎么奇怪,关于陈太忠强势的传言,警察系统已经不少了,更别说事发当天,多少警察看到了,孙正平和覃华兵联袂而来,陈某人居然冲着覃市长吹胡子瞪眼。

赵所长过问了一下,撒了几包烟下去就回去了,临走的时候说了,欢迎东湖分局的同事去王庄做客,他一定做好东道主。

搁给外人,真看不明白他的来意,但是警察系统就有不少人知道,赵明博这是在敲打某些人:看清楚形势啊,别拿了王从家人的一点好处,就把自己断送了。

2570章欲加之罪(下)

有人会拿王从的好处吗?这个很难说,毕竟天底下不开眼的人真的不多,但若是有足够的利益,也足以诱使得某些人铤而走险。

王从家人肯定会舍得花钱,这可是有死刑可能的,花再多的钱都认了,当然,警方这边可能花的钱不会很多——毕竟大头是在法院呢。

以赵明博的分析,东湖分局怕是没人敢接这烫手钱,但是事先敲定价码,事成之后再拿钱,这就是很正常的行为了,先办事后拿钱,不落嫌疑。

所以他来一趟,敲个警钟很有必要,当然……其实他还有别的目的。

果不其然,他回了王庄派出所之后不久,就有东湖分局的人过来了,来的人也不遮掩目的,“这个案子的审讯,还是得要陈主任指导一下,赵所你能帮着引见一下吗?”

其实困惑的不止是来人,对陈太忠来说,这也是办案时没自己人要面临的问题,丫当时只顾着强调程序正确了,没联系赵明博而是规规矩矩地报警,所以,在审讯过程中,他有些想法也找不到传递的途径。

有些人说了,这不是扯淡吗?赵明博去东湖分局的时候,找两个人示意一下,这不就啥都有了?实在觉得有必要的话,塞点钱给相关的人也成。

这个想法不能说有问题,而且,陈太忠不是小气人,舍得为工作上的事情花钱——虽然在别人看起来,这是一种很傻帽的行为,但是只要事情办得干净漂亮,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不过,身为警察的赵明博,更清楚里面的猫腻,我帮陈主任花点钱不要紧,万一这钱砸到得了王从好处的警察身上,那可就白瞎了,反倒容易露出己方的底牌来。

这可不是杞人忧天,每一个系统,都是一个小社会,一点不比外面的社会简单,警察系统尤其如此,求他们办事的人太多了,很多人都是闻所未闻的,就能直接找上门来——是的,这里面的关系,真的是错综复杂。

而且,王从此人都要死刑了,肯定绝对不会甘心,所以赵所长知道,自己贸贸然找个人,示意说陈主任如此如此说了,不一定能起到预期的效果。

于是他就只是过去转了一遭,然后就回来了,有人有心的话,自然会找上门来——做哪一行的,都有哪一行的规矩。

当然,这个时候找上门的,就不会是得王从好处的人了,世界上有不少反间计,但是谁敢真的这么做,那就算把陈太忠得罪死了——有立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立场还要反间陈主任,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所以他就很明白地告诉对方,让王从多谈一谈商业上的事儿,对了……粮食厅有个叫李强的家伙很碍眼,你不着痕迹地帮着打听一下。

王总不能接触外界信息,自然不知道李强已经帮他出手并且惹人了,反正这段时间,警察们折腾得他要死,连他童年时偷同桌钢笔的事儿都问出来了,一听说警察们问商业上事儿,也是一个劲儿地往外倒。

他想的是,我牵扯的人越多,自己就越安全——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思维误区,不过,王总不知道不是?

倒是对李强,他很有维护之心,毕竟那那是自家人,然而得了机宜的警察,可以采用的手段实在太多了,于是没花多长时间,大家就探听出部分情况来。

之所以是部分而不是全部,是因为王从打心眼里就确定,自己是要保此人的,所以他交待一点不是很严重的事情,而警方为了不引起对方的关注,也不好针对性太强。

陈太忠对得到的消息不是很满意,怎么净是收了三五千礼物的项目?还有一顿饭吃了九千多……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

他不满意,但是赵明博做为内行,真的清楚这消息得来得有多么不容易,就表示说,审问是需要个手段和过程的,要是能等十来八天,差不多就能等到重量级的消息了——当然,他要是在我王庄,十天之内,我保证他啥都说出来了。

但是……您不是着急吗?

这话在理,陈太忠是比较着急摸出李强的底细,同时他也托了人去粮食厅搜集情况,李某人是第一个为王从求情的,他的还击必须快而狠,才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时间长了效果真的就不好了。

对于这种现状,陈某人也是心知肚明,甚至他心里都有点无语了,为什么哥们儿做点事儿,总是这么紧赶紧的,跟抢着投胎似的?

所以他认可赵明博的解释——人家毕竟是专业的,不过按道理来说,超过一千块钱的红线,就可以对李强进行调查了。

大家别笑,事实还真就是如此,超过一千块钱就有理由请纪检监察的人出面调查了——只不过,能不能请动纪检委,那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

省纪检委郭主任接到许纯良递来的资料,也是很有些哭笑不得,有心说这数额太小吧,这话就违反原则了,再加上许书记点头了,递资料的又是许公子,他心里就明白了,领导的意思就是要专门整这个人。

李强还真没把陈太忠的威胁放在心上,在他想来,自己求人不成反被侮辱,这是大大地丢了面子——就算我贸然求你不对,但也是关系到家人的生死了,这无可厚非的吧?

要是陈太忠还揪着他不依不饶,那就太不懂得做人,也欺人太甚了——你打我的脸无所谓,可你总得给军分区招待所的小张留点面子吧?

不成想周五上午,他正跑前跑后地收职工住房申报表呢,却接到了厅纪检书记李涛的电话,“李主任,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这“马上”二字,听得李强的汗毛就是一竖,他服侍惯领导的,最是能从语气和措辞中听出蛛丝马迹了,李书记说话的语气跟平日一样,比较威严,但是加个马上二字,这就十有**出问题了。

粮食厅里,谁不知道他是大厅长侯国范的人?李书记就算能跟别的处长指指点点,对他说话,总是要客气一二。

“我在外面办事呢,大概得等一会儿,半个小时成不?”李强决定,先从侧面打听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不成想李书记哼一声,“那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我在老院儿呢,现在就往回赶,您等我哈,”李强哪里敢让李涛过来找自己?这颠倒了尊卑不说,同时也容易被人看到——老院儿就是粮食厅以前办公的场所,虽然大部分人跟着去了新地方,但这里也有留守的人,而且还多是老人。

就在往回赶的路上,他不住地打电话,终于从一个人的口中得到消息,半个小时之前,有两个陌生人进了李书记的办公室,然后李书记就不再接见别人了。

不会这么夸张吧?李主任琢磨半天,还是壮起胆子,走进了李书记的办公室,问外面的服务人员,“李书记……在忙?”

这服务员是厅里的服务公司派过来的人,一见是办公室李主任过来,赶忙站起身子,“李书记说了,您来了直接进去就行了。”

李强面无表情地敲一下门,就推门进去了,小服务员在后面低声嘀咕,“有麻烦了还这么拿架子,真是的……”

其实李主任不是想拿架子,他的注意力早就高度集中在某件事情上了,推开门一看,果不其然,李涛正陪着两个陌生人聊天,一个年纪大一点,看起来四十出头,另一个要小一点,三十左右的模样。

“这就是李强,”李涛冲着年纪大一点的人介绍,接着他看一眼李主任,“这是省纪检委监察二室的赵主任,他们有点情况,想跟你了解一下,你要配合。”

跟我了解情况?李强的脸刷地就白了,他勉强控制住情绪,微微点头,“好的,我一定配合。”

“那我出去一下吧?”李书记对纪检监察的工作性质,还是比较清楚的,所以对省纪检委来人,他保持了相当程度的尊重。

“这个不用,都是纪检干部,李书记的觉悟我们是信得过的,”赵主任说话也有章法,又吩咐一声,“小牛,准备记录。”

“李强你坐吧,”李涛有点摸不清这两位的来意,所以对李强并没有太不客气,不过做为纪检书记,他也知道,监察二室查的就是省直机关各部门,来的这两位非常地对口。

至于说人家是随便问问,还是说只是一个开头,这就不好说了,反正按照程序,先了解情况,然后再通过厅党组宣布双规,也是正常的。

“你有一个连襟,叫王从,是吧?”赵主任果然不遮着掩着,开口就是直奔主题。

“嘿,”李强做梦也没想到,这两位来这儿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原本他还惴惴不安呢,一听这个问题,真是气血上头,“有些人真是敢以权代法啊。”

“我在问你问题,”赵主任沉声发话,脸色变得微微难看了些许,“如果你不愿意配合的话,请你表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