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3 -2574章出租难做

2573 2574章出租难做

2573章出租难做(上)

“这天气,好像是要下雨了,”董峰看一眼天空,厌恶地皱一皱眉头。

他是凤凰征稽局的职工,这年头,总有一些车主试图偷逃养路费,针对这种情况,局里就派出人手,在一些重要的路口蹲点抽查。

这大周末的,出来干活,真的有点让人腻歪,不过,真要查住偷逃养路费的车主,罚款里也会有返点提成的——皇上还不差饿兵呢。

所以董峰并不介意加班,事实上,他更在意这糟糕的天气,一旦下起雨来,想查车就多了很多不方便。

“那没事,到时候头儿你坐车里,”旁边一个龅牙小瘦子发话了,“干活的事儿,有我们呢,您记着把关就行了。”

董峰并不是什么领导,但他是眼下一行五人中唯一的正式职工,其他四个人别看穿着制服,其实不是混岗的,就是临时聘用的,只有他是扎扎实实的事业编制人员。

抽查车辆这种事情,虽然也有点外财,但是正经局机关里的人,就不会干这种辛苦活儿,可还要有人带队,而眼下这五个人里,就是他带队。

“下雨的话,就收了队吧,”董峰摇摇头,他不是反对捞外快,但是一旦下起雨来,隔着雨丝,不好看清楚司机的表情了。

这查车不但是个辛苦活儿,也是个技术活儿,你不能见车就拦,查偷逃养路费是没错的,但征稽局又不是警察,你没资格一辆车一辆车挨着查——除非是遇到什么大行动的时候。

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了,搁给你是车主,本来是交了养路费的,时不时都要被人查一下……烦不烦呢?

所以,注意观察司机的反应和表情,这就是很关键的一环,雨丝会影响人的观察力,这简直是必然的,而且一旦下雨,就会影响车辆的制刹效果,对稽查人员来说,不太安全。

钱很多,是挣不完的,董峰认为,自己是个爱财的人,却不贪财,出来捞外财没错,下雨收工也没错,他要对大家的安全负责。

“咦?来了一辆素波的出租车,”龅牙小个子蹭地就蹿了出去,“咱检查一下,他有没有长途客运证。”

“差不多点吧,看一看人家缴费证明就行了,”董峰喊一声,说句实话,他不想拦这一辆车,没啥意思。

素波的车,缴养路费也是在素波,凤凰征稽局的,查这车有点不合适,但是要强词夺理的话,也是说得过去的,毕竟都是交通系统的。

查这长途客运证,也不是不行,但是这不但是归运管办管的,对的也都是客运公司的大车,而出租车归客运办管,跟运管办没啥关系。

所以这个检查,真的是有点不尴不尬,不过,人离乡贱物离乡贵,外地的车,本地人想为难也就为难了——真遇上那穷得发疯的主儿,也敢借此罚人个千八百的。

那龅牙小个子跳出去,抱的就是这样的心态,外地的出租车,查也就查了,但是做为“头儿”,董峰不得不警告他一声,适可而止!

开着素波出租车的,是一个年轻男人,见到前面有穿制服的人拦车,这位不情不愿地将车停在了路边,探出头不耐烦地发问了,“你征稽局的,拦我干什么?”

征稽局虽然也是大盖帽,但是各个系统的着装,总是有细微差别的,不过,陈太忠看的不是这个,他看到了旁边停的那辆小面包车,白色的面包车上,喷着四个大大的蓝字,“路政稽查”,他自然就明白了对方的来路。

“我们查养路费,把你的缴费证明拿出来,”小个子龅牙毫不含糊地地回答。

“你凤凰征稽局的,查素波的养路费?”陈太忠听得心里这个叫个恼火,这两天他为这辆出租车真是丢尽人了,但是他还不能怨到李云彤身上,心里这通邪火儿正没个地方发泄呢,耳听得又有人拿自己的车做文章,真是不尽的怒火滚滚而来。

“系统都联网了,你知道个啥?”龅牙小个子也挺不含糊,张嘴就是胡说八道,“看一下你的证儿,不行吗?”

“你等着啊,”陈太忠也不知道系统联网没有,不过,对出租车司机来说,养路费真的不算什么,于是他就抬手去翻车顶处的遮光板,板子后面就应该是各种证件了。

他在厚厚的单据里翻腾一下,就找出了相关单据,随手递了过去,龅牙随手看一眼,却是很随意地抓在手里,“出租司机的行业资格证呢?”

这个上岗证,也是很要命的东西,没有资格证,你就算是司机,也没资格开出租车,因为……怎么说呢?其实这出租司机上岗,也是涉及到了社会安全等一系列的问题,不抓是不行的。

“没有,”陈太忠实话实说,在凤凰他还怕得谁来?“我就是借一朋友的车开一开,也不载客,你看我车上有客人吗?”

“那你这就是非法运营了,下车吧,”龅牙小子冲陈太忠一呲牙,那原本就老大的板牙,显得越发地大了,“没运营证,你也敢跑啊?”

“啧,”陈太忠听得挠一挠脖颈,他是不太清楚这些东西的,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少了什么手续,于是咳嗽一声,“我真的没载客……我说小子,你认识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呢,你给我下来,”龅牙小子抬手就去拽对方的脖领,却被陈太忠抬手打开,“狗眼张大一点,有个文明执法的说道呢……我给牛冬生打电话行不行啊?”

“那你不如给崔洪涛打电话了,”龅牙冷笑一声,麻痹的你开个破出租,给牛局长打电话?倒是真敢吹,“给谁打电话你也是无证驾驶。”

“老子就无证驾驶了,你咬我啊?”陈太忠这下可真是恼了,他本来也就不是个讲理的姓子,眼见对方不肯跟自己讲理,说不得一推门就下来了,素波的出租车啥时候轮到你凤凰征稽局的管了,“我手里的驾驶本不是本?来……你再瞪我一眼试一试?”

龅牙很不含糊地又瞪了他一眼,陈主任正要上前行那不文明的举动,猛听得旁边有人发话了,“陈主任……误会,真的是误会啊。”

陈某人听见有人认出自己的来历了,也就不为己甚,侧头看一眼凑过来的中年人,“你们这是瞎搞什么?征稽局啥时候能管人家素波的出租车了?”

“偷逃的养路费,到现在为止六百多万了,得查啊,”认出陈太忠的,正是董峰,他苦笑着解释,“这下面一帮临时工,您别跟他们一般计较……对了,您不是去文明办了吗?怎么又开起出租车来了呢?”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董峰平曰里挺注意收集相关信息,而这问题也确实问到了某人心里。

所以陈太忠并不介意解释一番——别人能跟他说出个一二三来,那就是心里有他这个领导,换个愣头青过来,他自然就不解释了。

“这个运营资格证,确实是需要的,”董峰听了他的话之后,很郑重地补充,“当然,你没有载客的时候……比如说帮车主挪一下车,别人不能说你什么,但是行驶在路上的话,那就是有口难言了……更别说您这出租车出市区运营,还得有长途运营资格才行。”

“我就是借朋友的车开一下嘛,”陈太忠真是哭笑不得,“都是法治社会了,你要控告我违法,得先抓住我载客的证据吧?”

“严格地说,你就不该驾驶出租车,这就是违法了,”董峰说话,自然是从交通系统的人的角度出发,而他本身的逻辑,并没有犯多大错误。

“你不要跟我扯这些淡,”陈太忠连反驳他的兴趣都没有,“你还有事没有?”

“这样陈主任,我有个建议,”董峰微微一笑,他壮着胆子说了半天,还是想争取一个巴结领导的机会,“您把这个出租顶灯卸掉的话,就没这么多事儿了,我帮您拆掉吧?”

“这个嘛……算了吧,”陈太忠听明白了,合着把顶灯卸掉,出租车就意味着不运营了,不过这车好歹是借李云彤堂弟的,“回了素波我还得再装起来,多麻烦。”

“拆装都是很快的,五六分钟就完了,”董峰话音未落,他身后已经过来两个人,手里拿着扳手、螺丝刀啥的,整装待命。

“算了,我懒得搞这些麻烦,”陈太忠见这帮家伙挺识相,就不想追究了,所以他随手一指那龅牙,“小子,以后你执法文明一点,听见没?”

“嘿嘿,”龅牙讨好地一笑,他已经听出来这位是谁了,于是登时就转变一副面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我怎么知道陈主任您开个出租车暗访呢?”

“暗访?”陈太忠听得一皱眉。

2574章出租难做(下)

“您在文明办嘛,暗访不文明行为,”董峰笑着解释一句,“其实我们干征稽,就得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您可能不知道,有些司机素质太低,不交养路费还挺有道理的,所以就得有人玩横的,不怕您笑话,局里每年都得有几个人被这种司机打。”

“没错,这小子又差一点被我打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开门上车,隔着车窗户丢出一包烟来,“哥几个分着抽了吧。”

“嘿,软中华,”龅牙眼尖,笑眯眯地冲出租车一摆手,“陈主任路上注意安全啊。”

看着桑塔纳出租车疾驰而去,几个征稽队员松一口气,“我艹,这就是陈太忠啊?挺好说话的嘛。”

“那是头儿认出人来了,要不然你就看到啥叫以德服人了,”有人耻笑这位,“兔子敢跟他呲牙,嘿,没脱层皮算命大了。”

“你才是兔子,你全家都是兔子,”龅牙一听不乐意了,“来,下一辆车你做恶人……我艹,你抽一根就行了,还往耳朵上夹?你这严重影响了咱的执法形象……”

他们在这里耍嘴皮子不说,陈太忠却是一边开车一边琢磨,“暗访?嗯……这个建议也不错啊,每天忙着点上面的破事儿,有点脱离群众,脱离生活了。”

现在是周曰中午,他回来办完事之后,就打算回素波了,而征稽局设的那个卡子,正是在通往高速和一级路的交叉口处——偷逃养路费的,以大车居多,小车一年才交几个钱?

正是因为要上高速了,陈太忠才拒绝了那些人的帮忙,要不然他也会给别人一个巴结领导的机会,不过,既然要去素波了,那真的不用拆了。

车到素波,也不过下午三点,陈主任想着自己要暗访了,心说我得有个见证啊,于是一个电话打给燕辉,要他带上微型摄像机,见证自己的暗访。

陈主任,这不合适啊,燕辉一听说是这种事儿,就婉转地拒绝,咱俩大老爷们儿开一辆出租,还有人敢打车吗?“要不……我帮您联系一下梁靓?”

“梁靓……她会用这设备吗?”陈太忠不是没想过,两个男人开车,不容易载到客人,但是梁靓是主播,又不是摄像师。

“会用,这女孩儿心思重着呢,”燕辉听得就笑,“她又不比甜儿,有那么个老爹,她的忧患意识可是很强的。”

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不过他也没往心里去,本来就没打算跟她发生什么超越友谊的关系,所以自然无所谓。

梁靓是半个小时之后登车的,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天气渐凉,不过梁主播只穿了白色长袖衬衣,外面是个米黄色小马甲,下身是水磨蓝牛仔短裙,腿上是肉色丝袜,很休闲的样子。

“我坐前面还是后面?”她戴着一副墨镜,站在街边冲着陈太忠笑,雪白的牙齿在仲秋直射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你最好能坐我上边,”陈太忠干笑一声,一探身子推开了副驾驶的门,“这个位置,你能拍到后座人的表情和言行吗?”

“没问题,角度我来调整就行了,”梁靓抬腿上车,将拎着的手包塞到两个座位中间,又笑吟吟地看他一眼,“我要是坐你上面,田甜能帮着托住我吗?我腰上可是没什么劲儿呢。”

要不说这男人天生就犯贱呢?某人只不过是随口说一句,调笑一下女人,结果那边真刀实枪地还过来,他居然有一点反应了,说不得跷一下二郎腿以做掩饰,但是下一刻他很尴尬地发现,自己的右脚不能踩油门和刹车了。

算了,大不了就让她看到了嘛,陈某人是洒脱之人,又将腿放下来,任由腿中间微微鼓起,他轻咳一声,“这是个暗访,合适的话,回头可以考虑做个专题。”

“其实,我挺想暗访一下你的,”梁靓笑吟吟地回答,虽然她戴着墨镜,但是某人能感觉得到,她在盯着自己的不文之处,“听说陈主任的个人生活,是很精彩的。”

“哦,那是以讹传讹,”陈太忠不想在女人面前示弱,但是他也不想再招惹什么事儿,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一边说,他一边发动汽车,扳起了“空车”标牌。

“害怕田甜发现吗?”梁靓却是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她一边笑吟吟地发问,一边有意无意地将手放到了他的……两腿之间,轻触一下就缩了回去,声音也变得粘腻了一点,“咱们不告诉她,行不?”

“咳咳,”陈太忠猛猛地咳嗽一下,“那个啥……我不会负责的,我就不是个负责的男人,你这么撩拨我,先想明白了啊。”

陈某人当然认为自己是个肯负责的男人,不过,实在是眼下后宫人满为患了,无法再增加,而这个梁靓又让他心里隐隐冒出点新鲜感,所以他便要如此说话,却是打着“夹一筷子尝鲜”的主意。

事实上,自打雷蕾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暗示,说梁靓对他有意思,某人就有点小心思了,这是个不输于田甜的美女,而且,很的是比较新鲜。

反正……电视台的女主播,估计不会很纯情了,他倒也没有珍惜的意思,无非就是,咳咳……让生命中多一点美妙的回味罢了。

“开个玩笑嘛,”梁靓咯咯地笑了起来,接着又舔一舔舌头,“不过,陈主任你要真有心,我也能考虑着配合一下。”

“呵呵,算了,我这人从来不吃窝边草,”陈太忠还是反应了过来,刚才燕辉其实也算暗示过他了,“行了不说了,有人招手……”

“司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上车的是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妇,男人看了司机半天,蹦出来这么一句,“好像……是电视上?”

梁靓听得哏儿地就是一笑,陈太忠轻咳一声,“我这就是大众脸,我说师傅,你们去哪儿啊……”

没有人能让麻烦真正地缠身,哪怕是出名能惹事的某人都是一样,从三点半拉到六点十来分,小三个小时,他一共拉了七拨客人,还有三拨客人是因为前座位子被占,扭头转身的,什么事儿都没遇到。

有两拨小年轻,看着梁靓有点垂涎的意思,不过眼见司机人高马大的,也就是盯着看两眼,没再说什么——这也是幸亏梁主播戴着墨镜,要不然难免被人认出来。

“就六点半了,找个地方吃饭吧,”陈太忠开车开得有点意兴索然了,“我请你。”

“当然要你请我,我都给了你六十多块的零钱了,”梁靓笑着答他,这家伙身上居然不带零钱,就要冒充出租司机,真是让人好笑。

“我也不知道你装那么多零钱干啥,不累吗?”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奇怪,一下午这个gps定位器都没啥反应……”

他琢磨这事儿也有时间了,按说他驾车驶出素波之后,gps定位就应该收到短信通知,回来也该收到短信,不成想这个东西没啥反应。

按说他去了凤凰之后,就该找科委的人了解一下,不过这年头短信也不是很靠谱,没准漏那么一条两条的——万一是他没事找事,那可不就是糗大了?

而且他开着出租车,在凤凰被人笑了一路,他也提不起兴致来琢磨此事,回到素波“暗访”,发现这gps卫星定位啥用都没有,他就禁不住奇怪了。

“等等,换个地方吧,”梁靓见他要往万豪酒店门口停车,就出声阻拦,“你一个出租车司机,凭啥来这个地方吃饭?”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边就有保安来拉车门了,显然是迎接她的,陈太忠见状叹口气,说不得驱车离去,“那就委屈你跟我去吃大排档吧。”

“怎么会委屈呢?堂堂的大处长陪我这个小主播吃大排档,人家才荣幸呢,”梁靓笑着回答,声音也变得粘腻了起来,“我很感动呢……”

“少来啊,”陈太忠白她一眼,知道这女人是在有意无意撩拨自己,就等着自己主动出手,但是他想通了之后,还真有点不稀罕,除非……除非你主动推我还差不多,“啧,怎么又有人打车呢?”

“这个时候是饭点儿,正是打车的时候,”梁靓又笑,“也就是你这兼职司机,才肯停下买卖去吃饭。”

说话间,来人就上车了,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中等身材却是满脸横肉,一看就不像善类,“去响铃街。”

果然,陈某人惹事的人品再次爆发了,这响铃街在双龙区,而且还是靠近上谷市一侧的,双龙区做为老城区,经济一直就不景气,出租车都少往那里跑。

现在是六点二十,正是车流量的高峰期,陈太忠开着出租车,足足用了四十分钟,才赶到了响铃街,“三十八。”

那位一句话都不说,推门下车就走了,陈太忠登时就恼了,推开车门走下去,“站住,给钱,叫你呢!”

“活腻歪了你?”那位回头,狠狠地瞪他一眼,一点都不介意这位身材高大,“给你一分钟时间,马上给我滚。”

这就是一般出租车司机不愿意来双龙区的原因,“穷横”这个词儿,还是相当有道理的,穷了的人就敢横,坐车不给钱,还牛逼哄哄地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