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5 -2576苦司机

官仙无弹窗 2575 2576苦司机(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575章苦司

“不给钱是吧?”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双手搓一搓,“跟你说,这可以算抢劫的……”

“抢你妈的头””这位的态度还真够蛮横的,而且下一刻,他就大声叫了起来,“二子、老猫,有人找事儿呢……呃……”

陈太忠想都不想,抬手就是一拳,狠狠地打在对方肚子上,那位吃了这么一拳,登时捂着肚子蹲下,翻江倒海地吐了起来。

“我们出租司机,挣点钱容易吗?”他哼一声,蹲下了身子”“小子,给钱的话,这事儿就算了。”

这事儿想算都不可能了,这位敢昧这点车钱,又让出租车把自己拉到了地方,自然就不怕生事,更别说他还挨打了。

车停的地责,是一溜平房组成的小院,绿化搞得不错,一棵棵的行道树都是老粗了,不过这房屋就旧了一点。

随着这家伙一声喊,一个院子里就走出三、四今年轻人,还有几个蹲在院门口抽烟的家伙,也站起了身子。

“敢打我哥?”一个高壮的年轻人冲上来,二话不说冲着陈太忠就是一拳,对这种人,陈某人也没啥客气的,抬腿一脚,直接将此人踹出五米开外。

就在此人飞出去的同时,又是两个人扑了上来,这就是双龙区人办事的风格,不说废话先直接动手。

不过这次他们显然是撞正大板了,眼见最能打的这位直接就飞了出去,这两位就算有心后退都晚了”紧接着他俩也跟着飞了出去。

“切”陈太忠嘴角一撇,再看看旁边越来越多的闲人,他哼一声”“还有谁不服气,尽管上!我倒是不信这个邪了。

“行了,人你也打了,赶紧走吧”旁边一今年纪大点的男人发话了,看上去约莫有四十岁,操着一口正宗的素波口音”他不耐烦地皱着眉头,“再不走就走不了啦。”

“那就不走了嘛”陈太忠懒洋洋地双手一插兜,“那个谁,帮我报警,就说是有人抢劫……委车不给钱有理了?”

“行,小子你狠”蹲在地上狂吐的那位缓过点劲儿来,“你牛逼……,车号我记住了,咱们走着瞧,哥哥我反正烂命一条。”

“嘴还真贱”陈太忠走上前”狠狠一脚踢到对方额头,那位晃一晃身子,直接栽倒在地,抽搐两下,口吐白沫了。

对这种人,其实他不愿意下太狠的手,穷是原罪嘛,事实上,响铃街这一块”基本上属于被经济大潮遗忘的角落,就算出过那么几个有办法的主儿”人家早就搬走了哪个富人,也不愿意挨着一帮穷邻居,容易生事儿。

但是这家伙坐车不给钱不说,还威胁着“记住车号了”什么的,这就是挑衅他的底线了,撇开车是李云彤堂弟所有这个因素不提,只说这家伙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还要耍横,他就绝对无法忍受。

陈太忠欣赏狠人,但是谁敢在他面前发狠,那绝对是找虐。

不多时,警察赶到了,情况倒是不难问清楚,而且这边一看证件,出租车司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陈主任,连报案的女人都是市台的美女主播粱觏,二话不说就把几个人带上车了。

这时候,就有街坊邻居看不过眼了,纷纷上前关说,不就是坐车没给钱吗?我们现在帮他把这个钱出了,不就完了,还弄到派出所去做什么?

平民老百姓,只要是有三分奈何,谁也不想进派出所,这几位欺负出租司机的时候,真是理直气壮,也敢撂下狠话,但是听说进派出所,也是有点头大。

而且,接警过来的,也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就这么一阵工夫,已经有认识警察的街坊邻居过来说情,几十块钱的事儿,何必呢?

警方也知道这帮人穷,没啥油水,但是他们更知道陈太忠是哪位,于是冲着那边一扬下巴,“民不举官不究,你们跟司机商量去吧,人家要是答应了,我就答应己”

于是就有那六、七十岁的老人,仗着自己一把年纪,上前找陈太忠说情,说是你跑个出租,不也就是图的挣点钱吗?加上耽误你的时间,给你双倍车钱,行了吧?

“这也就是碰到我了,碰到别人,可不就是让他们坑了?”陈太忠也知道尊老爱幼,但是遇到老人不像个老人的时候,他也不会买账,“四十分钟……我用了四十分钟把他从市里拉过来,还正是买卖好的时候,他下车一句话都没有,转身就走。”

“他家也不宽裕”老人低声解释一句,状似甚为不忍,“差不多就算了。”

“不宽裕他可以坐公交车啊,我求他打车了吗?”陈太忠听得还真的恼了,“只是转一趟车,两块钱的事儿,我知道,他是舍不得那两块……打车不用花钱嘛。”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老头也是帮亲不帮理的主儿,“你年纪轻轻的,做事不要做得那么绝嘛。”

“你这把年纪……,我就不知道活到什么东西身上了”陈太忠气极而笑,他一指对方,“他们欺负别的出租司机的时候,你站出来主持过公道没有?”

“你要敢说,你主持过公道,或者敢说,他们就欺负过我这一个司机,我二话不说转头就走…………我就问你,敢不敢跟我说这么一句?”

“我还真敢……””老头听说,这年轻人居然影射自己的年纪活到狗身上了,一时间大怒,刚想不管不顾地开口,一边的警察着急了,“喂喂,你不要乱说话,这是下来暗访的省委领导,可不是你想的一个出租司机。”

警察们知道陈主任不想暴露身份,但是他们也不想坐视自己的辖区内发生新的纠葛”跟陈太忠有关的麻烦,从来都不会小了。

“省委领导……暗访?”老头听了之后,愕然地张大了嘴巴,愣得一愣之后转身离开”可是嘴里却还轻声嘀咕,“纯粹闲得蛋疼,有本事你抓**份子去嘛。”

“我说…………”陈太忠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过想到粱觏的微型摄像机没准还开着,终于硬生生地压下了心头的怒气,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一一一去派出所的路上,陈主任的心情都一直不是很好”闷头开了一阵车之后,他低声发问,“粱觏你有没有感觉到?现在这个社会,戾气十足?”

“利器?”粱靓的文化水平不是很高~当然,这也可能跟她不怎么接触这个词有关,毕竟她是做主播的,这个词在新闻报道中几乎是看不到的”“我倒是听人说了,响铃街那里挨着好几个工厂,有人能做出手枪的……真的是利器十足。”

“你大学里学的是什么专业?”陈太忠听得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哥们儿在感慨的是社会风气,你跟我讨论手枪是不是利器?

“我是天大艺术系毕业的””粱觏也听出来了,估计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但是她并不在意,“我比较偏爱新闻一些,表演专业的女生…………名声不是很好。”

陈太忠已经没心思跟她叫这个真了,他的心情真的很沉重”哥们儿也反腐,社会风气也管,但是这抢劫未遂,不思己过,反倒是理直气壮地指责我不抓贪官这算什么逻辑?

抢劫是不对的”真的是不对的…………坐车也是该给钱的起码,若干年前,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年轻的副主任又有了泪流满面的冲动。

进了派出所之后,就是作笔录了,某人对进派出所已经麻木了一其实警察们也麻木了,“我井,陈太忠又来了?得了,他说啥就是啥了,反正那混蛋习惯有理了“……”

等一切调查清楚,省委领导陈太忠做出指示,这个人最少要判五年的时候,个别警察表示不能理解,“他其实愿意补救来的……五年出来,这人就废了。”

“这家伙本来就废了”陈太忠一听就恼了,就这打车都不给钱的主儿,你们觉得他现在很有发展前途吗?“没钱就去挣,不思进取光知道在门口耍横,不多关他几年,他不醒悟。”

他做出指示就走了,警察们也没法拦着不是?关键是他打的这四个人都没受什么严重伤害,也就是打车不给钱的那位,脑门上挨了一脚,估计一个轻微脑震荡跑不了。

这通折腾完,再出来就是夜里九点了,其间粱觏打个电话给台里,把大致情况汇报了一下,台里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说是确实可以考虑做个系列。

再接下来,两人随便找了一个小酒吧,进去要了一份客饭,陈太忠不吃饭,要了半打啤酒慢慢地喝,今天的事情不大,但是对他的触动不小一从什么时候起,社会风气就变成这样了呢?

2576章苦司机(下)

粱枧的吃相很优雅,吃得也不是很多,不多时就放下了手里的。子,见对方若有所思地喝酒,就静静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吃完了?那走吧”陈太忠抬手灌完手里的啤酒,喊服务员过来买单,“,还回不回台里了?”

“这个时候还回什么?”粱靓微微一笑,冲他面前的啤酒努一努嘴,“还有三瓶呢,你怎么不喝了?”

“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陈太忠摇一摇头,他的情绪不是很高,“明儿一大早又该上班了,周一……唉。”

“点瓶红酒,我陪你喝吧?”粱觏将手边的果汁推到一边,笑盈盈地看着他,眼波流转中,淌动着说不出的风情,“怎么样?”

“不喝了””陈太忠冲她笑一下,旋即站起身子,一伸手抓起那三瓶啤酒,“我送你回家。”

粱枧住在省肿瘤医院的宿舍,算是在闹市边缘,不过离省台市台都不算远,这个时候路上也没什么车了,大概十三、四分钟”车就到了宿舍院门口。

见到走出租车”门房大爷很尽职地阻止其入内,粱觏探头出去喊一声,“周大爷”是我啊,车上拉着异西呢。”

“小粱啊”门房抽一抽披在肩上的外套,抬手将路障拽到一边,“最近也不见你开那辆小奥拓了?”

“送人了””粱觏信口答他一句,回头看一眼陈太忠”又撇一撇嘴,“现在的攀比风太厉害了,开一辆奥拓不如骑辆自行车,别人笑话得我不能开了……像湘香都开个宝来。来……,”

“不会比我这开出租车的更惨吧?”的太忠咧嘴笑一笑,这个时候,他觉得她有点像汤丽萍,都是骨子里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主儿。

但是”汤丽萍可是……嗯,比较洁身自好的呢,他脑子里胡思乱想着,粱枧也不知道在想啥,好久才轻呼一声,“呀,过了,你稍微倒一下,右拐。”

省肿瘤医院是周边几省治疗癌症最权威的医院,占地不小,宿舍区也大,足有二十多栋楼,又有广场花园啥的,开车都得走好一阵。

终于将人送到单元楼下,粱觏犹豫一下,侧头看着他”“不上去再喝一点了?这是我买的房子,我一个人住。”

“……”陈太忠看着她,沉默了差不多两秒钟,才微微一笑,“不上去了,我怕喝多了兽性大发,那就对不住朋友了。”

“我看你是禽兽不如”粱觏轻笑一声,推门下车,白色的衬衣在黑暗中一闪,就不见了踪迹,只留下一句怨怼十足的话,“我还当你胆子很大呢……”

哥们儿的胆子是很大啊,只是机会不怎么合适罢了,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轻踩油门松离合飘然离去。

他今天带着粱觏暗访一事,都被警察记录下来了,就算他有点蠢蠢欲动,就算他可以忽视燕辉的暗示,却也不能再琢磨了,一旦传到单位里,那名声绝对严重受损、我已经是“妇女之友”了啊。

回去的路上,他总觉得有什么问题没有处理,可是死活想不起来,只是在将车停在湖滨小区外面的停车场的时候,才猛地想起:我想了解一下gps定位的事儿来的嘛。

陈太忠的记性真的是很好的,但是他现在经手的事儿,实在太多了,而且错综复杂,偶然间遗忘一两件真的是很正常。

就比如说青旺奔马峡水库的事情,原本他是相当重视的,但是一回素波就遇到大主任要走的事情,他的心思就转移到谁该做这个主任的事情上了。

再后来,又遇到了王从那操蛋玩意儿碾死小学生,这是他抓了现行的,也不能不管,尤其是他表示出不死不休的态度之后,那边反应剧烈一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他自然要强力弹压,再加上科委这边手机生产遇到瓶颈,涂阳招商引资又有名堂,永泰这边想争取多拨点款,稽查办的各项工作他还得抓起来……

陈某人真的有点分身乏术了。

所以,对青旺徐小波的事情,他就放松了注意力,这不是他不想管,而是说他确实顾不上,所幸的是,绕云和青旺这两个地方,张爱国帮他盯着呢做领导的也就是这一点好处了,有的事情,有下面人帮着操心。

徐小波的死,肯定是他干的,在奔马峡水库一事上,他已经投进了很多精力去,没办法再在此事上耽搁了,听说当地政府找不出合适的罪名来定义,最多定个“涉黑”性质,他果断出手,也算是一了百了。

至于说徐某人的死,可能引起张爱国的一些联想,陈太忠一点都不介意,他手上的性命已经有数十条了,自然不怕再多一条出来,只要不被抓了现行,那就无所谓。

正经是这么做,还能给他身边的人敲一敲警钟,跟我走的我自然会罩着你们,但是不该动的脑筋,你们也不要乱动,否则的话,哥们儿手上可不缺雷霆手段。

说得远了,再说这个gps的事儿,想到这个疑点,陈太忠抬手就给李云彤打电话,也不管现在已经接近十点了。

至于李主任那个爱吃醋的老公会怎么考虑,陈某人也顾不了那么多,没办法”他事情确实太多”这会儿要不问,再想起来就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

电话响了好半天没人接,等陈太忠走进别墅坐下的时候”她才又将电话打了过来,“刚才洗澡呢,不好意思,领导有什么指示?”

洗澡?陈太忠脑中禁不住猜测一下,风韵犹存的李主任在洗澡时,会是怎么一种风情,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脑中的杂念驱出今天是怎么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对窝边草动心?

反正你就是个傻大姐,这话也跟领导说,陈太忠心里苦笑,“我是想问一下,你家五子能不能联系上,这个出租车的gps定位系统,好像……不太好用?”

“这家伙每天晚上这会儿,都是在打麻将,不开机的”李云彤倒也知道为领导分忧,下一刻就大包大揽”“这样吧,明天我帮您联系一下,到时候……通知您?”

“嗯,千万记得这事儿,我手上事情太多”陈太忠本来都想挂电话了,神使鬼差地又问一句,“你洗澡,你家张强就不能接一下电话?”

“唉”别提了”傻大姐叹一口气”也不解释就这么挂了。

陈太忠刚挂了电话,田甜就凑了过来,上下看一看他,微微一笑,,“怎么没在肿瘤医院住下,还舍得回来?”

“我没灾没病的,住什么医院?”陈太忠瞪她一眼,见她的睡衣衣襟开得极大,薄薄的丝绸下,一对坚挺若隐若现,说不得一探手,笑着将她揽过来,两只大手轻车熟路地滑了进去,肆意地把玩着,“嘿,你倒是消息灵通……,来,喂我喝啤酒。”

“就防着你偷鸡呢”田甜被他一阵**,一时间脸上春意盎然,抬手拿过一瓶啤酒,打开之后轻啜一口,又将小嘴探了过来,轻轻哺入他的口中,低声问一句,“好喝吗?”

陈太忠一伸脖子,点一点头,“好喝,喝一辈子都喝不腻。”

“动谁都行,不许动她”田甜笑吟吟地看他一眼,又端起酒瓶喝一一口。

“那是自然”陈太忠正色点点头,他能理解甜儿的心态,粱觏不但是她曾经的同事,眼下还顶了她原来的位子这是她不要的,倒也无所谓,但粱觏若再抢了她的男人,她真的会在同事中抬不起头。

“噗”下一刻,啤酒自田甜的口中喷出,“不要,不要动那儿……,我说,你回来还没洗手呢,望男姐救命!”

“憋不住了”陈太忠一抬手,就将她推倒在沙发上,掀起了她睡袍的下摆,两条白生生的长腿,顿时露了出来……

周一一到单位,陈主任又是忙个不停,直到十点钟的时候,李云彤打个电话给他,“五子他们一家去通德玩去了,现在正在往回赶,不过手机有信号了。”

陈太忠本来想着,这五子做为出租司机,难得有时间出去一趟,手机费又不能报,还是等他回来再联系吧,不成想十来分钟后,人家把电话打到了他手机上,“陈主任您找我?请问有什么指示?”

“指示什么的谈不上,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装的这个gps系统,我怎么觉得不好用啊?”

“哎呀,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五子犹豫一下,“我只听说,有人的系统好用,有人的系统不好用……这样,我给您个电话,您问一问他,就说是我朋友就行了。”

他介绍的这位,也是个出租车司机,那位一听这个问题,就是一声冷哼,“切,还不是客运办那帮家伙胡闹?本来我们用的都是凤凰的货,结果他们跟别的市换了一批货,那些次品真的太容易坏了。”

我井,陈太忠听得一呲牙,这个答案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却真不是他想听到的,“王师傅你这消息没错吧,他们真敢这么搞?”

“切,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王师傅不屑地哼一声,“这有什么敢不敢的,大家都是苦司机,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谁还能捅上去不成,想不想干了?”

啧,陈太忠无言地放下电话,他确实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