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7 -2578协调的艺术

2577 2578协调的艺术(求月票)

2577章协调的共木(上)

让许纯良头疼去吧!陈太忠在下一刻就拿定了主意。

素波出租车用的gps定位系统,可是凤凰科委生产的,出租司机用得不好,他们是有义务关注的,而文明办在没落实清楚情况之前,实在不宜出面。

至于说纯良抱怨的“忙不过来”陈某人才不会在意,你再忙还能忙得过哥们儿去?宁可死道友,不能死贫道不是?

遗憾的是,许纯良现在在北京,陈太忠琢磨一下,又给五子打个电话,表示说自己最近在暗访,这个车我还要用两天,嗯,回头我让李云彤捎租金给你。

五子才要说不用,这边已经压了电话,陈某人想好了,等纯良回来,我就亲自开上这个出租车让他看一看,这gps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千言万语,比不上亲眼目睹来得震撼,这个道理他已经懂了。

不成想他才压了电话,许纯良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这真是令人无语,而且许主任问的问题也很令人郁闷,“太忠,听说你跟戴复的关系不错?”

晕死了,不是娄馅了吧?陈太忠一女许了两家,心里有鬼,于是沉吟一下方始回答,“我跟他关系一般,是通过干部二处的王启斌认识的,王启斌跟他关系好。”

“这家伙也想去文明办”许纯良气呼呼地叹口气,“我就不明白了,他在机关呆了大半辈子,还没有呆腻啊?”

“你这……给我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了尊戴复两句?”陈太忠听得就笑。

“本来想让你跟他说一声呢”他四年的副厅,而且就干过工会〖主〗席这一个岗,乱掺乎什么”他升正厅怎么也得再等一年…………”许纯良的声音,越说越低。

这话有一定的道理,跟戴复相比,秦连成全面胜出,秦市长八年的副厅,不管在团省委、凤凰市还是在正林市,任职经历都超过一年了”而且尤其难得的是,他岁数上也占优势。

相较而言,戴〖主〗席只占了一个优势,他的老板是正部级而不是副部,不过就这么一个优势,就足够抹杀秦市长的所有优势了。

所以,许纯良说话也有点底气不足”许家的底蕴再强,但是正部和副部之间,是鸿沟一般的存在,不在一个省的话倒还好说,但是眼下一个是天南省第二号人物”一个是第三号人物,怎么沟通得来?

“唉,这个戴复”陈太忠听得也是叹口气,老戴这人真的有点枯糊,丫当时要能痛快应承下来了”我也能直接回绝了秦市长老主任,我惹不起戴复啊。

可是你不想去,不想去我就答应老主任了”结果你现在又造出了声势,陈某人心里也有点无力”老话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你这是“一人粘糊影响一片”啊。

“你安排一下,看能不能让我跟戴复碰个头”许纯良终于一咬牙,狠狠地发话了,“连成叔,小时候我们就是一个院的,以我个人的名义了。”

许主任对自己人,那是真的仗义,这件事他是铁下心帮秦连成出头了,当然,可以肯定的是,以他个人的名义,别人也要看到他身后的许绍辉。

但是这么做,一来没有仗势欺人的嫌疑,免去了蒋省长和许〖书〗记的直接碰撞,二来就算事不谐,掉面子也就是他自己,跟许〖书〗记没太大的关系。

“啧”陈太忠沉吟好半天,才叹口气,“得了,不用你跟他碰了,我去帮你说吧,不过……”秦连成空出来的那个常务副,怎么办?”

对朋友仗义的人,很容易获得他的好感,而且他也不想撮合戴复和许纯良见面,那样的话,万一两边把话说开了,他可就里外不是人了。

想一想,陈某人也真觉得冤枉,他并不想一女两嫁,也不想掺乎许系和蒋系的争斗,但是这事儿能怪我吗?

一开始先考虑自家兄弟许纯良,这个没错吧?纯良拒绝了,为了工作便于开展,他联系戴复,这个也没错吧?

可是他死活就想不到,戴〖主〗席居然会不喜欢这个位子:而许纯良拒绝了之后,又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拽出了他的老主任秦连成!而戴复现在……,…似乎……,…也要硬着头皮上了?

这事情咋就发展成这样了捏?

陈太忠真的是有点无奈,再想一想小白对自己的抱怨,一时间真的是感慨无限:这年头最难揣测的,果然是人心啊。

他在这儿感慨,可是许纯良一听他这话,就感动了,他在电话那边长长地叹口气,“兄弟,果然就是兄弟,戴复要是愿意,正林那个常务副,就是给他留着了,杜毅说话也没用!”

他说这个话是有底气的,没错,杜毅是天南一把手,但是蒋世方和许绍挥…………这第二把手和第三把手联合起来争一个副厅的位子,也不怕姓杜的炸刺。

杜毅背后是有势力支持的,但是许家不是白给的,蒋世方能做了省长,身后也是有人的,更别说蒋省长是亲黄家的。

“老潘那儿的工作,你走通了吧?”陈太忠现在担心的是这个,两个小处长一厢情愿地琢磨半天,到最后潘剑屏不同意,那啥都是白说啊。

“戴复对这个位子有兴趣,还是潘部长说的”许纯良的回答,非常地直白,很显然,许〖书〗记已经就这个问题,跟潘部长沟通过了。

没准老潘是要拿这个人挡你老爸呢,陈太忠张嘴就想这么说,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想得到的,许绍辉那老狐狸可能想不到吗?

我这才是看三国流眼泪,替古人担忧,他轻咳一声”敲定最后一个容易露马脚的细节”“这件事,以后见了戴复你也不用说,明白吧?”

“这还用你教我?”许纯良这叫家学渊源”陈太忠不提的话,他或者会考虑一下,日后见到戴复的时候,该旁敲侧击地表示一下感激一是的,也仅仅是旁敲侧击。

但是有了太忠这叮嘱,他表示的方式,只会更隐蔽”所以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啥时候回素*“陈太忠问一句,得知他周三才能回来,说不得叮嘱一句。“来素波的时候见一下我,我有事跟你说,你不来我没准就忘了。”

“我事儿这么多”说不定就忘了”许纯良的回答,也很强大一跟某人是同一个理由,“那个哈……“……很着急吗,电话上能不能说?”

“来了再说吧”陈太忠不客气地压了电话,摸着下巴琢磨半天,给王启斌打个电话,不成想那边电话没人接。

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王处长才将电话打了回来,“上午有个会”手机都不在跟前,太忠你有啥事,说吧。”

“哎呀”这个话,“……还是得见面说”陈太忠琢磨半天”觉得这个事情,真的是电话里说不清楚的,“启斌处长中午有事没有?”

“你找我,那有事也是没事了”王启斌笑着回答,“对了,那哈……“……那个谁最近卖了点房子,有点收入,开了一个小饭店,去认一认门吧?”

“行,我叫小宁一起去”陈太忠也知道,小王在京华房地产挂个闲职,最近房子卖得不错,尤其是某个县级市的驻素波办事处,直接出手买下了一栋楼。

这些事儿,…丁小宁那天命姹女的销魂洞府,时不时地从他这儿吸取点仙灵之气,还有啥不会说的?“对了,你外孙差不多满月了吧?”

“啧……”王启斌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我家那是外孙女儿,太忠你过……”真的让我很寒心啊。”

“不能吧,我看王艳那丫头,就是生小子的身材啊”陈太忠嘿嘿一笑,脑子里却是不住地回想:王启斌的女儿……是叫王艳吧?

“那也不可能要二胎了”王启斌随口答一句,显然对女孩儿不是很满意,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你说啥呢,女孩儿就不锋…………嗯,只要不遇到你这种男人,那就不错。”

这话是大家都知道的,但也只有王处长敢说,他跟陈太忠实在是太惯了,而且王启斌年老入huā丛,可就是被某两今年轻人撺掇的,大家谁也不用瞒着谁,就是那么回事。

“说啥呢?我早就收心了”陈太忠干咳一声,“小王这丫头开的店,位置在什么地方?”

中午的时候,陈太忠和丁小宁准时出现在“王气酒楼”这个时候,陈主任已经知道,合着光提成,小王已经从京华这里赚到了九十多万。

这是小王实打实地赚来的,京华给她的提成很厚道,是成交价的百分之十,小王卖了有七十多套房子,就算平均一套房子二十万,也有一千四百多万的金额呢事实上,眼下的素波,二十万已经买不到什么太好的房子了。

这九十多万,是款到了之后,小王已经到手的分红,事实上按合同金额来算,她还有六十多万的分红没到手呢靠着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赚钱真的不需要太动脑筋,河口市买的那栋楼,就是四十八套房子。

所以这个“王气酒楼”虽然说起来是个小饭店,还真的是不算太小,地段不算特别繁华,却是临街的三层小楼,一看装修的档次,就知道,没有一百万下不来。

“这小王手笔不算小”陈太忠跟着丁小宁下了车之后,看一看酒店的牌子,笑吟吟地发话了,“王气酒楼,…王启斌的酒楼,嗯,倒也不是个忘本的。”

2578协调的艺术陈太忠和丁小宁走进三楼包间的时候,还是被包间的奢华吓了一大跳,整个三楼,差不多两百平米,只有四个包间,其中两个包间,每一个差不多有七十平米,剩下俩包间总共也就六十平米。

这大包间不但有吃饭的地方,旁边还有自动麻将桌、贵妃椅什么的,想玩一玩棋牌也很方便,而且还串一个小房间”进去一看,是一个十来平米的卧室简直是想干啥都方便。

王启斌已经提前一步来了,他和陈太忠虽然都在省委上班”但是为了避嫌,大家不能搭伴出入,“这个地方还没开张呢,现在是试营业,太忠你吃遍全球了,给指点一下。”

“好像我就是个吃货一样”陈太忠有点不能接受“吃遍全球”四个字,“其实国外的东西,还真没什么好吃的,口味问题吧…………”

东扯西扯了一阵之后,王处长主动提了起来,“太忠你今天找我,有点什么事情?”

“许纯良从北京给我打电话,说他个人想跟戴〖主〗席坐一坐”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发话,“秦连成以前和他都是住一个大院的,私人关系好得很。”

“哦”王启斌嗯一声,也不着急回答,要看他还有什么后话没有。

“我就跟他说,不用了,我帮他转述一下就行了”陈太忠笑着一摊手,“对我来说”你们都不是外人,纯良那人面皮薄,我可是脸皮厚”不怕被人拒绝。”

这就是所谓的谈话技巧,陈太忠不说自己要协调”那样有不知道天高地厚之嫌,他先点出来,是许纯良要见戴复,他拦着不让见一这一旦见了面,谁知道谈得愉快不愉快呢?双方本来也就没什么交情。

而且,点出来之后,许纯良要办什么事儿,那也是很明白的了,他陈某人也不过就是个传话的,你愿意答应固然好,不答应的话,你拒绝我也不需要多为难,然后,我把你的意思转述过去,那也就完了。

王启斌又等一等,发现再等不到什么话了,才缓缓地点点头,“嗯,太忠你的意思是说“……秦连成想去文明办?”

多稀罕呐,秦市长不想去文明办的话,许纯良何必要见戴复呢?陈太忠被这个问题问得哭笑不得,见到对方这么迷糊,他禁不住就点一下,“听说戴〖主〗席对文明办兴趣挺大。”

“怎么可能呢?我知道他对那儿兴趣不大”王启斌摇摇头,他跟戴复的交情极深,自然知道戴〖主〗席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认定的事儿,就不会改了除非有领导指示,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自打上次见面以后,我觉得有点对不住你,就再不打听这事几了。”

合着王处长也是觉得,自己夹在中间很是为难,陈太忠好不容易帮老领导竞摸个位子,结果老领导还不怎么情愿,他觉得难做,索性就不闻不问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都不知道秦连成也有意做文明办主任。

秦连成是谁,王启斌当然知道了,不过他能猜出来秦市长有意来文明办,还是从这个人的级别上分析到的,副厅嘛,又跟戴复有关,那自然就是那话儿了。

“哦,原来他真的没兴趣”陈太忠点点头,说了一句废话。

“我估计应该是没兴趣,要是蒋老板有指示,那就另当别论了”王启斌可没觉得这是一句废话,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下,“这样吧,下午我去看一看戴〖主〗席,不过……秦连成一走,正林的常务副就空缺了吧?”

“这个……他表示可以金力支持,嗯,是全力支持”陈太忠点点头,他也感觉到了,老王对文明办大主任位置的争夺,似乎不是很了解,不过就是这种情况下,人家听了他两句话,就对正林的常务副表示出了兴趣,果然……果然不愧老组工,深谙交换之道。

“正林那地方…………穷山恶水的”王启斌还是有点犹豫,这话不太好听,却是大实话,只论油水的话,凤凰随便一个副市长,怕是也比正林的常务副强。

经济发达和欠发达,差别就是这么多,要不是那副市长的头衔前面加个“常务”这话都跟戴复张不开嘴~素波总工会再没起色,戴主席在里面也是一把手来的。

“那就算了吧,我这也是尽到朋友的心了”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他的朋友日渐增多,而天南省官场的位子是有数的,谁愿意争,那就去争吧哥们儿不管了行不行?

“太忠你也别这么说”王启斌笑着摇摇头,以他对戴复性情的了解,这件事儿很难说成不成毕竟那是个常务副,有蒋省长的支持,戴〖主〗席撑一年以后,就有转正厅的可能了。

而且不客气地说,戴〖主〗席的机关工作经验是足够了,但是从来还没有独挡一面过,有了这个经历对戴〖主〗席以后的官场路是很有帮助的。

这顿饭吃的时间并不长,不过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图,再多的话也没必要说了,陈某人搭着丁小宁的奔驰车,井算回湖滨小区小憩片刻。

“你开的那个出租车呢?”丁小宁一边娴熟地开车,一边发问,她的酒量不小但是一般情况下,她很少喝酒,像中午她就没喝酒一当然,这跟王启斌不能喝酒也有很大的关系,王处长不能喝自然就不敢在这一方面滋事。

“收起来了”陈太忠懒洋洋地躺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漫不经心地回答,“,怎么,你要用?”

“我也想要那么个东西,戒指”丁小宁犹豫一下,还是发话了,顺便一指他手上的须弥戒她的厚嘴唇紧紧地抿着,看得出来她有点紧张,“,任娇和蒙晓艳都有……”

“啧”陈太忠一听,头就变得老来大,事实上,除了任老师和蒙校长,唐亦萱和荆紫菱也有这东西,不过小萱萱一直是戴在脖子上的,而小荆总那是个手镯,一般人注意不到,“这是谁跟你说的?”

他倒是不介意给自己的女人每人送一件,但是……人多了,难免嘴杂,眼下小宁只知道任娇和蒙晓艳有,都明了其中的功能了,由此可见一防民之口,真的甚于防川啊。

“是我注意到的”丁小宁解释一下,敢情上次国庆出游的时候,她猛地发现,蒙校长手上也多了一个翠绿的玉石戒指,任娇有这样一个戒指,她早就知道了,但是蒙晓艳啥时候也有这么一个戒指了?

这是什么认可吗?于是她就好奇地观察一下,却猛地发现,蒙晓艳也有让某件物品突然失踪的能力口蒙校长做这种事儿的时候,已经是很注意了,不过她的性格,真的是有点矢大咧咧。

说来这也走出去游玩了,要携带的东西多,蒙校长没注意自己到底穿过什么衣服,将穿过的衣服收进了须弥戒。

丁总又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发现其他姐妹都是很茫然的样子,于是她今天就试探一下,却发现事实真相果然跟自己所预料的差不多,这下就不依不饶了起来,“太忠哥……你太偏心了,我现在到处跑,也需要有这么个戒指。”

“这个嘛……”陈太忠沉吟一下,他不太忍心拒绝她,但是给了她而不给刘望男的话,似乎也不好,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那岂不是整今天南省很快都会知道了?

“做这个东西,很耗费精力”他终于找出了一个理由,“下一个我就给你做,不过…………你要是万一传出去,没准别人就抢到你前头了啊。”

“好啊”丁小宁笑着点点头,对她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神奇的道具,也算是在太忠哥心中女人的排名,任娇和蒙晓艳早早就认识他了,她没心思争也争不过。

不过,能排个老三也不错,更别说那俩现在远在凤凰,远没有她跟他来得亲近,“也是那个玉做的吧……”

陈太忠很久没有在她眼中看到这种神情了,看到她希冀的目光,于是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嘀咕:这后宫管理学,哥们儿也得琢磨一下……要不要学个mba呢?

某人琢磨考虑用mba管理后宫的时候,王启斌给戴复打个电话,说是下午想去拜会一下老领导。

戴复也知道,为啥王启斌最近少联系自己我当时表态太快了,不过,我确实是不喜欢那个位子。

反正,现在王启斌打电话过来,他不能再让对方寒心了,于是沉吟一下笑着回答,“那下午一上班吧,我记得你喜欢睡午觉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