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9 -2580难产

作品相关 2579 2580难产

2579章难产(上)

陈太忠会协调,王启斌也不是笨人,下午去了市总工会之后,王处长表示,自己中午跟陈太忠坐了一坐,小陈说,许纯良想见一下您。

当然,那个时侯他王某人很奇怪啊,于是陈某人吞吞吐吐地表示,许纯良跟秦连成关系好得很——唉,小陈夹在中间,也很为难啊。

然后自然就是王某人拍板了,见不见啥的,那都无所谓了,我先去跟老领导了解一下情况吧——反正我是他提拔起来的,大不了老领导训我一顿。

王启斌这么一说,挨板子的主儿,就变成他了,原本是许纯良要豁出去,然后陈太忠顶上了,现在又是王处长自己顶上了。

老话说死了,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但是以这几个人的关系和性格,能做到这一步,却也不算特别罕见。

“……主要是我记得,您对那个文明办主任,兴趣不大,”到最后,王处长小心翼翼地解释一句,“所以就贸然地过来问一句,要是有什么想得不周到的地方,您尽管批评我。”

恐怕是你早已经把我的态度,告诉陈太忠了吧?戴复淡淡地看一眼自己的老部下,我固然是提拔你的老领导,但是关键时候拉你出火坑的,可是小陈啊。

正是因为消息走漏,小陈才敢惦记着拉秦连成上马,戴主席无法不让自己这么想,做官做到他这一步的,鲜有脑瓜不够用的。

不过,这样的猜测,他只能放在心里,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不但伤人也伤己,不管怎么说,人家小陈有位子是先惦记着他,否则的话,人家先悄悄通知秦连成,可不也就用不着像现在一样费劲沟通了?

说白了,天底下的人,大部分还是愿意讲道理的,有些人觉得,我的领导特别操蛋不讲道理,那是因为抱怨者不具备跟领导讲道理的地位——讲道理也是需要摆资格的。

像眼下的王启斌就是如此了,他虽然是戴复一手提拔的,但是他后来的表现也对得起戴主席,再加上他现在身在组织部,又靠着陈太忠,戴复就算是格外不讲理的人,也得跟他讲个因果,更何况他还不是?

所以,戴主席不能拿王启斌泄密没有来说事,否则真的是伤感情,而且他都不能往心里去,毕竟,是他先做得有点不太好。

于是,他沉吟老半天之后,才苦笑一声,“启斌,你跟我搞这种试探,真的没意思,我还是那句话,我对这个主任兴趣不是很大,但是蒋老板好像有点兴趣,你让我怎么办?”

王启斌闻言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叹口气,“老领导,我想着你对那儿没兴趣,就帮你争取了一下正林的常务副,那边答应全力支持了,启斌我……我也没别的本事了。”

这话可真不像是个处级干部说的,尤其这干部还是省委组织部三大处的处长,不过他就是这么说了,说白了,也是难得的真情流露。

“嗐,我就算怪我自己,也不可能怪你,”戴复听得哑然失笑,却也不无自嘲之意,“不过,一个常务副……嘿,许绍辉还真大方。”

这不是许绍辉的意思,只是许纯良的意思,王启斌很想这么强调一句,然而他也知道,自己说这话,真是跟不说一样,那就……不如不说了吧。

两个小时之后,蒋世方也冷笑一声,面对老部下戴复,他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一个常务副换一个文明办主任?不够”

“我也知道不够,但是……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儿,再让您操心了,”戴主席对蒋省长的态度,还是相当诚恳的,“我觉得这个地方,也能锻炼一下我的能力。”

“你告诉陈太忠,张州的江川,全家都移民到加拿大了,”蒋世方冷哼一声,“他文明办不是能查吗?把江川查下来,我就支持秦连成干这个文明办主任。”

江川是张州市委书记,而且是本地人——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按说,根据回避原则,本地人不能成为当地党政一把手和组织部长。

但是这个原则,在江书记身上破例了,那么江川的背景也就不用再说了,不过,江某人的势力,主要还是在当地,至于说上层,其实还是郑飞一脉的势力。

郑飞做为建国后第二任省委书记和军区司令,在天南的存在,真是有点微妙,他的大儿媳简泊云,是蒙艺都不愿意招惹的,但是同时,他还受到凤凰系和正林系的排挤。

更说不清楚的是,黄老是凤凰人,也偏近“凤凰的党”这拨人,但是黄老跟郑飞的关系还不错,有些事情,真的是欲语还休。

不管怎么说,就是蒙艺在任上的时候,也没有碰江川,不但没有碰,因为张州市委书记提前退休,做为市长的江川还进了一步,成为了市委书记——必须指出的是,这不是蒙艺有意提拔的,而是规规矩矩递补的。

蒋世方剑指江川,其用意不问可知,江书记令他不满了,更关键的是,想拿下江川,不是陈太忠能做了主的,起码得许绍辉冒头——中纪委出面都正常了,毕竟,那是厅级干部里顶尖的存在,下一步往副省走的主儿。

说白了,这就是蒋省长给许书记出的一道题目,想从我手里抢文明办主任?行啊,我给你,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是正部你是副部,想要这个位子,拿个正厅的位子来换

过分吗?真的不过分,你姓许的敢惦记从我手里抢位子,就得有被我出题目的心理准备,我不是不给你,就是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拿了。

“但是……”戴复真的被这个指示惊呆了,心说这正部级干部说话,真的是不含糊,可是他心里很明白,就凭他四年一岗的副厅,还没资格惦记那个位子,“但是查这个江川,跟我无关的吧?”

“想从我嘴里抢食,他不得多准备点本钱?”蒋世方冷笑一声,“别人动了,岗位就要流转,你那么吃惊干什么?”

我其实……觉得那个常务副就不错啊,戴复心里暗暗地叹口气,不过,棋下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他心里禁不住暗暗懊恼: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眼下这一步,我还不如当初痛痛快快地答应了陈太忠呢。

很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的,想到陈太忠旺人的说法,又想一想那休养的马勉都能被调到中央,戴主席越发地后悔了。

陈太忠不知道戴主席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他下午一上班,就接到了刘东来的电话,说是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已经组建了新公司,打算在明天来天南,跟凃阳市把合同签了。

这是大事啊,按说涂阳没必要找文明办的,毕竟这是物质文明建设,但是刘市长很清楚,这个投资自何而来,他这个电话不是饮水思源,而是尽到礼数,以免发生什么变数。

那明天我陪你接机吧,陈主任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领导每天的日程安排,可不就是这些虚应故事?总算还好,他要接的人,也是他的女人,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令人愉快的私活。

约莫是五点多,他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王处长说了,有领导看张州的江川有点不顺眼,“……太忠你要能拿下他,估计秦连成这事儿,就好办了。”

“这不是扯淡呢?江川是省委委员,我艹,”陈太忠气得脏话出口,矛头直指某人,“你跟蒋世方说,信不信我拿下他?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蒋省长总比许书记高半级吧?”王启斌也实在没啥说的了,实话从嘴里冒了出来,“我夹在中间也难办啊,太忠。”

“算了,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陈太忠苦笑,他真知道了——哥们儿提的要求高了,过界了,“这事儿我不管了,这个文明办主任,谁爱来谁来吧。”

陈某人的狂妄,是印在骨子里的,没错,他希望文明办能来一个愿意支持自己的新的主任,但这并不是说,他就要为这个主任的位子,付出太多的代价。

想当初,哥们儿在凤凰科委的时候,该折腾照样折腾,别人也都认我这个副主任,至于大主任文海——谁认识文海是谁啊?

“太忠,你这么说,不是解决态度的问题,”王启斌一听他要撒手,还真是慌了,王处长敢在跟厅级干部有关的岗位上跑来跑去呼风唤雨,还全是仗着陈太忠这张虎皮呢——没有陈太忠,别人认识他是谁?

不管王处长愿意不愿意承认,他自身的价值,是因为陈太忠的支持而倍增的,没错,干部二处的处长很大了,见官大半级,但是,若没有陈太忠支持的话,不客气地说一句,在偌大的省委,他屁都算不上。

所以,在比如文明办主任人选这些事情上,他虽然夹在了中间里外不是人,但是……这也是被夹在了中间,总比直接被人无视强得多。

“你有啥想法,我能帮你转达的,一定就转达了,江川最近,真的有点不像话,好大一片矿,又划给林海潮了。”

2580章难产(下)

不管了,我真的不管了,陈太忠撂了电话之后,只觉得身心疲惫,心说这组织工作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了的活儿。

他这抱怨是一点都没错,但是有一点他还是想错了,有些事情就像湿手抓面,一旦沾手,想甩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第二天,陈太忠就又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这次许纯良倒是没有催他,而是很兴奋地告诉他,“李强那边,有了重大突破。”

事实上,李强上周五被纪检委带走的时候,连双规都不算,只是协助调查,但是这一进去之后,就再没有出来。

按说,这应该算是非法羁押,然而这就是身为国家干部的悲哀了,在纪检委面前,是不存在非法羁押这个词的。

李强的家属当然可以来纪检委折腾,但是眼下八字没一撇呢,谁敢来闹事,嫌老李双规得不够快吗?

此时唯一方便出面,对纪检委调查的程序和手段做出置疑的,就只有粮食厅的党组,比如说他们可以表示一下,不管纪检委你们在调查什么,可是既然没宣布双规,就不该限制李主任的人身自由吧?

不过,那得是有人想力保李强才行,而且侯国范这个级别都不太够——就算他想保人,也得注意避嫌不是?更别说李强被请过去没几天,着急出手反倒容易坏事。

像陈太忠当年被省纪检委抓走,蒙艺做为堂堂的省委书记,都不做声,这里面的道道儿实在太多了,不管怎么说,人在官场总是先要明哲保身,然后再说其他的。

于是李强就静静地呆在省纪检委了,然而就在昨天上午,一个电话打到了监察二室赵主任的手机上,那边说我在离省纪检委不远处的某个建筑工地的角落,放了一叠材料,是关于粮食厅李强的,姓李的做事太差,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啊。

赵主任反手将电话打过去,果不其然,那边是个街边磁卡电话,有卡就能打电话的,此人行事藏头藏脑,而且还要省纪检委出去取证,真是比匿名信还不靠谱——匿名信起码是直接寄到了省纪检委,也省却一番折腾。

但是赵主任不这么认为,以他的经验分析,这个时候敢采用这种方式递材料的,多半都是有真凭实据的,而且这个案子许书记高度重视,可他碍于程序,不好对李强下太重的手,调查也正陷于僵局中。

于是他就带了两个小年轻,亲赴该工地,在现场查找一阵,很快地就找到了那个黑色塑料袋,袋子很随意地丢在那里,怕是只有拾荒者才会划拉一下,看一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不过,袋子虽然不起眼,里面的材料却是真材实料,不但内容充实细节到位,连数据都相当地翔实,更有一些票据的复印件,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绝对是有心人所为。

没错,肯定是有心人,而且铁定是粮食厅内部人干的——最起码也是内部人授意的,赵主任见这种情况也多了,知道越是在这样的时刻,越是容易出现落井下石的主儿。

这种现象,未必合适用“受益者原则”归纳,也可能是有人同李强有积怨,但又扳不倒此人,那么也就只能捡在这个时候下手了——不过一般下手者并不清楚,扳得倒李强扳不倒李强,要点并不在于他们提供的材料,而是在于对李强动手的上位者的决心。

当然,翔实的材料,会加速李强的倒台,这个是毫无疑问的,赵主任甚至猜得到,提供这个材料的人,肯定是希望李强尽快由“协助调查”转变为“规定的时间和地点”。

凭良心说,这份材料来得还真的很及时,监察二室对李强羁押这么久,态度这么强硬,凭的不是掌握的证据,而是“许书记的关注”——是的,在证据方面,还不是很充分。

不过有了这个材料,那就大不相同了,当天下午,省纪检委就有针对性地做出了调查,连夜突审李强,李强显然是没有预料到,居然有人这么快就捅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在官场,有人如履薄冰,有人却是仗着领导的信任肆无忌惮,像李强就是后者,他是得了侯国范的赏识,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他也有再往上走一步的想法,但是做为办公室主任,他首先要紧跟领导,再能谈其他的不是?

李主任自认,平日里自己没怎么太得罪人,而侯国范也是个相对强势的厅长,却是没想到自己才进了纪检委没几天,就有人下如此的狠手。

措不及防之下,李强有些进退失据了,而且由于信息不对称,他并不知道纪检委只是得了点匿名的资料,这样一来,他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尤为难得的是,匿名人提供的材料里,就有关于素波面粉一厂的内容,那打算收购面粉一厂的外地投资公司,幕后老板正是侯国范的侄儿侯大勇。

关于这个细节,资料里显示得不多,但是匿名人可以肯定的是,侯大勇同面粉一厂的老总尚晌端关系不错——很多人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而同时呢,此人跟李强来往得也比较密切,侯国范无子,这个侄儿就是当儿子养呢,李主任自然要跟其保持良好的关系。

这个情况,跟陈太忠了解的线索基本一致,不过他的线索是田立平帮着打探的,倒是没揪出来侯大勇这个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尚厂长是侯厅长一手提拔起来的,而且储运处的张处长,似乎跟面粉一厂也有点关系。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个小小的利益集团就浮现了出来,省纪检委都由不得不认真了,所以许纯良打电话过来告诉陈太忠,这次别说李强了,侯国范都难免要被动一下。

“对嘛,我就说那个面粉一厂,肯定有问题,”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因为文明办主任难产,听到纯良的声音,他有点闹心,虽然这的确算是一个好消息。

然而,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许纯良说完这事儿之后,就问起了跟戴复沟通的情况,某人一听就是长吁短叹,“别提了,人家嫌常务副小,盯着市委书记呢。”

“什么?”许纯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市委书记那是啥概念啊?“这是……老蒋开出来的条件吧?”

“嗯,”陈太忠哼一声,沉默一阵方始继续发话,“好了,这件事我是管不了啦,你也别折腾了,爱谁来谁来吧。”

“哪个市的市委书记?”许纯良对上自家兄弟,不怕问这话。

“哪个市委书记我也收拾不住,”陈太忠听得也是一声苦笑,“而且凭啥收拾人家,就因为人家子女办了绿卡?”

“这是好事儿啊,你正好立威,”许纯良轻声嘀咕一句,不过,好久听不到电话里的回信儿,他也只能叹口气,“那就算了,市委书记,这块头确实大了一点。”

中午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丁小宁的电话,说是奥迪车已经修好了,下午你接凯瑟琳,就可以用这辆车了,只维修费就花了两万多,可想而知王从那家伙撞车的时候,是豁出去要撞出一条路的。

这个暗访,似乎也没必要进行下去了——陈某人昨天晚上开着出租转了一阵,并没有遇到不文明的现象,而且,由于田甜将梁靓盯得很紧,他现在只能一个人跑车。

“没有美女,就没有动力呀,”一点多的时候,陈太忠开着出租车直奔京华房地产公司,开到一个没啥人的地方,刚琢磨着该不该停下车,将车收起来,一个家伙抱着一个脏兮兮的纸箱,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师傅,去一趟李子巷。”

“我还没吃饭呢,”陈太忠不想拉这家伙,事实上,他是不想再将暗访进行下去了——我可以介绍郭建阳来搞这个嘛。

“急事儿,真的,”这位呲牙咧嘴地请求。

拒载肯定是不合适的,陈太忠又见这家伙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心说算了,就这么一次吧,于是按一下开关,后备箱车盖缓缓升起,“你这盒子太脏,我这是新车,放后备箱去。”

李子巷离这里并不太远,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既然号称巷,这街道肯定宽不了,打车的那位指挥他在路边停下,开了车门就向一个院子蹿了过去,“你等我一下啊,反正东西在车上呢,马上就回来。”

搞什么飞机呢,陈太忠眉头一皱,下意识地一道神识打了过去,等了一阵之后,发现那厮在院子里一处房间里呆着不动了,说不得扭头看一眼后备箱,将天眼打开。

“我艹,”某人又开始骂娘了,敢情那纸箱里就是五、六块砖头。

你丫居然敢这么糊弄我,这不是找虐吗?陈某人气得推门就想下车,又琢磨一下,给那个姓王的老司机打个电话,说我是五子的朋友,有人上车之后,撂下个纸箱子就不回来了,“……遇到这种事儿该怎么处理?”

“报警”王师傅马上就做出了判断,回答得非常干脆,“必须的”

(两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