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1 -2582倒打一耙

官仙 2581 2582倒打一耙(求月票)

2581章倒打一耙(上)

报警?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他可是没告诉对方,自己看到了那纸箱里是砖头,只说对方随手放下一个纸箱、随便翻看乘客的东西,是不〖道〗德的,而他又不可能让对方知道,自己有天眼。

听到王师傅果断地要自己报警,他真是有点疑惑,心说我要是个出租司机的话,为这十二、三块的车钱,就需要报警?

不是都说……和气生财吗,而且整天在外面跑买卖,万一被人记住了怎么办?陈太忠有点不了解这老司机的思路,就试探着发问,“王师傅你这是,怀疑这纸箱里有见不得光的东西?”

在问这句话的同时,某人脑子里情不自禁地生出“杀人抛尸”之类的桥段,心说做惯出租司机的,果然是见多识广警惕性够高。

不成想,那王师傅的回答出乎了他的意料,“见不得光的东西?可能性不大,我跟你说吧……”估计就是一些破衣服、碎砖头啥的。”

“啊?”集太忠确实吃惊一小下,你这……果然见多识广啊。

“这年头,缺德的主儿太多了”王师傅见他疑惑,说不得解答一下,“他坐车不给钱不说,你等半天不见人,说自己认倒霉开车走人了……回头保不准就是他报警了,要不然就是跟客运办投诉。”

“还有这种人?”陈太忠听得一时间恼怒无比,你坐车不给钱也就算了,害得习机连走都不敢走,除了硬挺着死等”那也就只能选择报警了。

但去……说句难听的,这十来块的事儿,就算报警”〖警〗察也得愿意出警呢。

“怎么没有呢?”王师傅冷笑一声,“上个月我们车队的一个小家伙,就碰上这种事儿了,等半个半小时等不上人,打开箱子一看,全是破衣服,你猜最后怎么着?”

“怎么着?”陈太忠有点好奇。

“他把箱子一扔走人了,然后那家伙直接向客运办举报,客运办罚他三千”王师傅的声音高亢了起来,“操,就这样,那举报的家伙还说,破衣服里裹着存折呢……混蛋啊。”

人心真能崩坏到这个地步吗?陈太忠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呆了好半天之后,才叹口气,“我知道了,王师傅,谢谢你的指点。”

“谢什么啊?大家同行嘛……”王师傅笑一声,临挂电话之前,不忘记叮嘱一声,“你最好是报警,〖警〗察不理的话,你让110已录下来……,唉”这些人太混蛋了,搞得咱遇上真有急事的客人,都不敢相信了,好人做不得了……”

“好人都做不得了……”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轻声咀嚼一下,这句话带给他很大的震撼,他原本是想着,这不过是一个偷逃车费的小手段,但是照王师傅这话说起来,真是对社会公德心也不无影响。

打车的乘客有急事下车,然后马上就回来,这现象不怎么常见,却也不是没有,要不然刚才陈太忠就不会答应那家伙那么离开一总还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每个人都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别人一把。

但是像这家伙这么搞的主儿,真的就太缺德了,逃费不说,还让司机出巨额罚金,最后司机再见到类似的情况,都不肯通融了,从而没准真正影响别人的急事。

事实上,陈太忠有个很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此事未必会这么简单,见识过了松峰市对普通车辆钓鱼执法的过程,见识到了有人被逼得断指明誓,他就禁不住要怀疑一下,客运办在类似的事情里,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没办法,见识过太多的阴暗面之后,只要是个智商在水准之上的,就要生出点疑心来,陈某人不愿意把人想得太坏,但是他又无法不这么想不过这个疑问,他是不能问老王的,的哥的姐们的圈子,消息传得太快了,拿个对讲系统一叫,大家就都知道了,然而陈太忠只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是的,他不想做谣言的传播者,就更别说制造者了。

总算还好,他还有人可问,那就是李云彤的堂弟五子,这个人他是不怕泄密的,于是他又给五子打个电话,将此事哇啦哇啦一说。

五子去通德玩了一趟,已经回来了,不过陈主任租眉了他的出租车,他也没事干,猛地一听这事儿,赶紧叮嘱陈主任,“陈主任,你这是遇上混蛋了,东西先别扔,再等一等没人,就开车走吧。”

这两个的士司机的建议不尽相同,这很正常,但是就算是让陈主任开车离开的五子,也是建议他把东西先保管好了,省得人家再说里面有存折什么的。

“这件事我撞上了,我肯定要处理,你就不用管了”陈太忠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一句,“我代表个人问你一句,你觉得这种人的出现,跟客运办有什么关系没有?比如说……,就像钓鱼执法什么的?”

“钓鱼执法……不会吧?”五子惊讶地拉了一个长音,接着就陷入了沉默中,这个词比较新鲜,他需要理解一下,而且很显然,在理解了之后,某人的猜测令他非常地震撼,等了好半天之后,他才表态,而且是言之有物。

“陈主任,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客运办想收拾我们这些正式司机,有的是办法,随便多加点什么费用就行了,对付私车,倒可能这么做,但是对我们……嘿,还真是没必要。”

“你说得在理”陈太忠分析一下,觉得五子的话确实有道理,虽然对方的话里,也夹杂着辛酸和无奈,但是他很高兴地发现,客运办的相关人等”还是没有突破底线口唉”从什么时候起,不突破底线,也是值得哥们儿高兴的事儿了?

“那行”这件事儿你就不用管了”他很痛快地吩咐五子,“要是客运办打电话,要你交罚款,那你要求事主一定到场好了,你都不用去,直接通知我。”

“陈主任您事儿忙啊”五子倒是挺客气的,“要不我叫上我姐去就行了,这点小事,哪好意思麻烦您?”

“没事就这么说了,不过……,一这个车得过两天再给你了”陈太忠很干脆地压了电话”然后一堆车门,就走下了车,转到了后备箱处。

现在两点都不到,李子巷里人并不是很多,但是也有一些人”他打开后备箱,众目睽睽之下撕开纸箱,信手丢到地上,然后盖上后备箱,冲院子里怒骂一句之后,上车扬长而去。

有了这个插曲”陈太忠都不想去京华取那奥迪车了,这年头的操蛋玩意儿真的太多了,不狠狠地整顿一下”不足以平民愤啊。

也亏的是哥们儿肯沉下心来暗访,才能发现这么多的阴暗面,天天坐在办公室里,下去视察也是前呼后拥,哪里会意识到,社会风气已经烂到了如此的程度?

所以他将车开出去之后,找个有树荫又比较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打算在这里打个盹等到四点左右的时候,直接去机场接人。

不过,这打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一个小时不到,就有两拨人过来敲窗户,问他走不走,第三拨的更狠,直接是一个交警骑着摩托,带了一个女孩儿到了车前。

“我那QQ中毒了,被盗号了,我现在用的,就是,风宝宝,那个人妖号”交警一边笑眯眯跟女孩儿聊天,一边狠狠地敲两下窗户。

待见到车窗放下,他就凑了过来,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帮我送一下这个,啊?”

“一边凉快去”陈太忠二话不说,从车里递出了他的证件,他不知道这交警是不是想让自己免费送人~其实他也没兴趣知道,反正毫无疑问的是,他现在在休息,麻痹的凭啥你让我起来干活呢?就凭你是交警?

“你这人……”那交警喝了不少,不过神智还算清醒,见这厮递出来一个证件,翻看一下之后,登时就是一愣,又走到车前,细细地比对一下照片和本人,终于呲牙一笑,“原……”原来是省委的领导啊,您咋开出租车呢?”

陈太忠哪里会跟他说那么多,直接将手伸到了车外,微微抖一下,那意思很明显:证件还我,至于说人嘛,赶紧给我消失。

这交警虽然喝多了,心里也置疑省委的领导为什么会开个出租车停在这里,但是他更明白,自己马上消失的话,才是个比较明智的选择。

捱到三点的时候,陈太忠真的受不了别人的骚扰了,要说他停车的地方,其实比较僻静,但是正因为僻静,一般出租车也很少路过,所以那些打不上车的主儿,总要上前问他走不走。

所以他索性驱车直奔机场,将车停在停车场,走到出口去等人,不过还好,刘东来已经带着人到了,随随便便一看,总有十来二十几个这还划小市长来素波,不好太过张扬。

这十几号人里,还有人扛着摄像机什么的,想来也是相关媒体要表示涂阳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视,不过陈某人心里看得老大不是滋味,早知道你带这么多人来,我也带几个人来。

偏偏地,涂阳招商办的张主任还上前套近乎,“陈主任,怎么您一个人过来了?”

“最近有个暗访”陈太忠微笑着回答,心里却是在咬牙,“我是开出租车来的。2582章倒打一耙(下)

凯瑟琳这次来,带了一个五人的团队,不过她并没有在素波逗留,下了飞机之后,直接坐了涂阳的车走了。

有人邀请文明办的陈主任也前去涂阳,被陈主任坚决地拒绝了,开什么玩笑,省委里事情众多,陈主任能抽空前来,对投资商尽朋友之道,那就很不容易了。

按说他这次来不来接机都没必要,不过,好心终是有好报的,就在第二天上午”涂阳市委文明办主任打来电话,说是我们就要收取干部家属情况调查表了,下午给省文明办送过去,请问陈主任,我具体该找谁呢?

“找稽查办的罗克敌主任,或者稽查办的副主任林震”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兴〗奋地捏一下拳头,总算是开蘖了啊。

官场中人都深谙交换之道,但是涂阳这次能抢在凤凰、素波和青旺之前,把表送过来,证明涂阳的党政班子,做事还真的比较靠谱。

有了这么个先例,陈太忠对涂阳那点成见,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心说这也不枉我没命地给涂阳引项目~邵国立、凯瑟琳、高云风这三个主儿,哪个是你涂阳随随便便能拿下来铆不过”他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下一刻,李云集敲门走了进来,“陈主任,五子来电话了,说是客运办的让他过去一下,还说投诉者已经去了…“他想跟您了解一下,您一定要亲自过去吗?”

“嘿,你家五子做事,倒是挺靠谱的”陈太忠笑一笑”五子也知道他的电话,却是先给他堂姐打电话,这就叫做人知道进退”“告诉他不用管了,我现在就过去。”

一边说”他一边就抬手拿电话,连拨了几个电话之后,才站起身,“你帮我喊一下建阳,让他来我这儿守着。”

“我跟您一起去吧?”李云彤这也是关心则乱,尤其是这借出租车,一开始就是她的主意。

你嫌我名声还不够坏吗?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才待说什么,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桩因果,于是点点头,“行,收拾一下,跟我走。”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陈主任和李主任相伴着走出文明办,走出宣教部,走出省委…

陈主任并没有直接奔赴客运办,而是找了个路口,稍稍等了一下,等自己喊的人都来齐了,三辆车一起驶向客运办。

客运办就在交通局,不过由于他们这个性质有点特殊,来来往往的车辆比较多,所以交通局专门给他们开辟了一个侧门,还有好大一块的停车场,以免影响局里的办公秩序。

所以这三辆车进门的时候,一点阻拦都没有,很方便地就开了进来,然后大家纷纷下车,走进了院子里的小二楼。

办公室里,早有人在等着他们了,一见进来七八号人,客运办的人就是一愣,i,你们找谁啊,这么多人?”门AX扣“就是他”一边的沙发上,坐着那个打车的黑瘦中年人,他放下手里的报纸就站了起来,抬手一指站在人群前方的陈太忠,“昨天就是他拉的我,我把货放在车上,让他等我一下,没想到我才一下车,他就跑了。”

“哦,是天A-T44633的车主?”这间办公室不算小,有二十多个平米,四张办公桌两两相对,却是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办公,那四十出头的男人皱着眉头发问了。

“我不是车主,不过,拉他的确实是我”陈太忠沉着脸回答,“他说马上就出来,一等就让我等了四十分钟,我才走的。”

“那你还是走了”中年男人叹口气,眼见对方跟进来这么多人,他也不好说太过分的话,“人家的货还在不在了?”

“狗屁的货,就是一堆砖头,我扔了”陈太忠冷笑一声,大大咧咧地回答。

“你放屁”黑瘦的中东打车者大声地叫了起来,“我那纸箱里是电脑主机……电脑主机,你知道是啥不知道?”

“电脑主机,那值多少钱呢?”陈太忠身后,一个黑壮的汉子笑着发问了,“得两三百吧?”

“四千!”打车者毫不犹豫地伸出四个指头来,“两三百…………切,你买学习机去吧。”

“你确定丢了一个电脑主机…………价值四千的?”黑壮汉子似笑非笑地发问,若是有〖警〗察系统的人在,当可辨识出,此人正是王庄〖派〗出所所长赵明博。

“哼””黑瘦打车者不屑地哼一声,也不做回答,这时候他要确定的话,无形中就要给自己带来麻烦一没错,出租司机是把箱子撕开之后,扔在路边走人了”但是万一人家要问在哪儿买的机子啥的”却也是麻烦。

正经是不回答方为正理,就算将来查明他丢的不是电脑主机,那也可以说他是在恼怒之下”难免有言辞夸大,这算不上什么罪行。

“你们也别说那么多了,现在是消费者投诉”客运办的这位中年男人终于发话,他看一眼陈太忠,“顾客是上帝,我们是服务部门,维护消费者权益,是必须的“……,我说你们还是交罚款去吧,三千。”

“你什么都不问,就要我们交三千?”燕辉忍不住了,他是负责偷拍的,由于粱觏那个啥一粱主播的脸大家都认识,所以今天就是他来了”“责任就是你这么认定的?”

“我不是〖警〗察,我只是照章办事,这是客运办的规定”中年男人不紧不慢地回答,“有客人投诉”而且人家丢了东西…………你要是不满意,那么,叫车主过来吧。”

这个要求,里面其实还是有点猫腻,不是说按规矩该罚三千,就真要罚三千”客运办的职工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关系,真要走通了关系”少罚一点,个人口袋里再落一点”这很正常但是其中利害,一般来说,车主们比较清楚。

然而下一刻,令中年男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年轻高大的出租车司机扭头看一眼黑壮男子,“这个……够得上定诈骗罪吗?”

“先拘回去问一下吧”赵明博微微一笑,一边另一个高大男人二话不说,手向口袋一摸,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副手销。

“来,这司机报警了,你跟我走吧”这位走上前二话不说,一抬手,锋子就向对方的手腕甩去,“回〖派〗出所,咱们慢慢地说。

“我说大哥你搞错没有啊?”打车的黑瘦中年人登时就急眼了,身子才待向后缩去,不成想那高大男人眼睛一瞪,“警家……你给我再退一步试一试?”

“喂喂,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呢?”客运办的这位着急了,一堆桌子就站了起来,“这是客人投诉!”

“我们怀疑他诈骗,怎么……你有意见吗?”赵明博冷哼三声。

客运办所在处,也是不归王庄〖派〗出所管的,但是陈太忠上次规规矩矩地报警,人交到东湖分局那里,反倒凭空生出了不少不便来,所以这次又有事,他还是把赵所长喊了过来。

“不管我有没有意见,这是顾客投诉”这位也有点恼火了,“服务行业,就要服务好客人嘛,省文明办最近一直在强调抓精神文明建设,一个好的服务态度,是至关重要锋。”

“你都知道省文明办了,不认识这司机是谁?”一个女人站了出来,三十出头的模样,这是刘晓lì,她在《天南商报》已经很久没有发重量级的报道了,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您是?”这位终于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了,于是皱着眉头看着陈太忠,脸上的表情,是异常地严肃。

“你不用管我是谁,他投他的诉,我报我的警”陈太忠哼一声,“而且,你们罚人三千块钱,依据在哪里?”

“出租车行业太混乱了,投诉太多,乱世用重典,没有依据”中年人的回答倒是痛快,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一个措辞错误,“嗯……不是乱世,是混乱,嗯,是混乱。”

“行,你算个有担当的”陈太忠点点头,这位敢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这么说,你也知道有些人的投诉是不靠谱的?”

“我们不可能去一一核对”这位一指那黑瘦中年人,“你要求把人叫过来,我就把人叫过来了,这不能说不配合吧?”

“把这个人带走,从他身上多挖几件案子””陈太忠冲赵明博扬一下下巴,又看一眼中年人,“我是省委的,开出租车暗访呢……你确定要我交三千块钱罚金吗?”

“省委的…………”客运办这位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您……您不会就是文明办的吧?”

“这是我们文明办陈主任”李云彤冷哼一声,“你觉得,他是一个贪图别人电脑主机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