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3 -2584行动科冒头

官仙无弹窗 2583 2584行动科冒头(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文明办的陈主任?客运办的这两位一听,登时齐齐地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男人才赶紧站起身,“您等一下,我去给您冲茶。”

“冲茶就免了”陈太忠摇摇头,说句实话,自打知道客运办不是有意钓鱼执法,他对眼前这中年人就没多大意见了,尤其是这位居然敢承认,对司机罚款就没什么法理依据。

姑且不说这位的逻辑对不对,只说这份担当,那就不是一般人有的,而且话说回来,出租车司机是很不容易,但是也普遍存在不文明现象,比如说那些抢道的、拒载的、下雨天不知道减速的,也是屡见不鲜。

所以,陈主任懒得跟这位叫真,“那我就不用交这三千的罚款了吧?”

“那是,是我们管理不善,给领导带来麻烦了”中年人笑着点点头,官本位的社会,原本就是这样,只说“省委领导”四个字,就强过太多的证据了人家都是混省委的了,可能在乎那么一个破主机吗?

然而,他还是有点不情之请,“不过,这件事已经报到我这儿了,您签个字儿再走,行吧?要不然这账对不上……我也不好跟领导交差。”

“李主任签字儿吧”陈太忠冲李云彤一扬下巴,他带她来,不但是要帮五子把手尾料理干净,更是还有别的用意。

“这位领导是?”中年男人又吓一大跳,他看这高大的副主任年纪轻轻,只当此人是科室的主任一更或者是副主任”不过”就算副科,那也是省委下来的,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

不过”这个科级的主任居然以上位者的口气,要另一个主任来签字,这就太吓人了,他琢磨半天之后,猛地想到一个可能。

“我是文明办稽查办公室的副主任,李云彤”傻大姐冷冷一哼”面带不善地看着对方,“怎么,觉得我不够资格?”

中年人却是没心思跟她计较这个,而是浑身一震,面带惊恐地指着某人,手指还在不停地抖动着,哆里哆嗦地发问”“您是……陈太忠陈主任?”

“多稀罕呢,文明办的副主任就我一个姓陈的”陈太忠哼一声,心里也是有点无奈,这官场里称呼混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可以被称为“文明办陈主任”李云彤也可以被称为“文明办李主任”一前者省去一个副字,后者则是不但省去了副字,还省去了所属的部门。

这称呼不规范,但是大家还都愿意这么称呼,不信的可以看一看”现在在文明办里,谁敢管陈太忠叫“陈副主任”?当然,若是杜毅在场”那就是另一个环境了。

“我马上去跟主任……不不,我马上去向局长汇报”这位身子一动就往外冲,不成想被陈太忠一把抓住了他,“行了,你也别走了,我跟你安排点事儿。”

一边说,他一边指一下李云彤,“来,跟你说啊,李主任在稽查办,是分管行动科的。”

“分管………行动科?”中年男人下意识地重复一遍,才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很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不怪他这副表现,实在是……是个人听了都害怕,这女人分管一个科室?

省委的科室可不比县委甚至市委的科室,人家只要敢称为科,那必然是科级,就像中央某部的处室一样~谁敢怀疑那不是个处级?

能分管科室的,怎么也是处级领导了,想到这个李主任还对陈太忠毕恭毕敬,这位的头都大了,而且这行动科………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好路子。

“主要是负责稽查和处理一些不文明现象的”陈太忠解释一句,见这厮已经神情恍惚,于是松开了抓着他的手,转头看向李云彤,“李主任,客运办里的这些混乱,你也看到了。”

“嗯,是该整顿一下了”李主任沉着脸点点头,然而,傻大姐终是美女,虽然过了冰霜玉女的年纪,却也可以用雍容贵妇来形容,所以想做出点冷厉的表情,都不是很容易硪当然,她心里的恨意,是真实存在的,想到若不是陈主任,没准就是她的堂弟遭遇这种麻烦事了,她真是有点恼火,这麻烦未必难得倒她,但是,麻烦终究是麻烦。

“行动科关注一下这里吧”陈主任淡淡地做出了指示,“出租车行业的混乱,是该整顿,但是也要注意保护司机们的合法权益,这里面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不文明现象,你们要起好监督作用。”

这才是他带李云彤来的真正目的,稽查办的报备科已经开张了,行动科也不能太落后了,而类似涉及精神文明建设的事项,就是行动科最好的切入点。

在文明办,大家都认为李云彤做事大大咧咧,然而陈太忠认为,李主任的大大咧咧,是相对于省委的同事而言的,正经要跟下面基层的同志、跟群众打交道的话,这是优势而不是劣势,平民老百姓最喜欢的是直来直去,而不是云山雾罩地说话。

更别说这次被举报的车,是李主任堂弟的出租车,他也不怕她不用心,人只要有点办法,总是爱向人炫耀的,尤其是对了自己家里人,更是要分外讲个面子。

“陈主任的指示,我记住了”李云彤郑重地点点头,其实她这个傻大姐,是相对文明办里的同事而言的,跟一般人相比,她还是很懂得分寸的。

陈太忠只是要她做个姿态罢了,见她的反应中规中矩,说不得扭头看一眼那中年人,“你记住了没有?要配合李主任的工作。”

“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这位的脸缩做了一团,煞是苦恼的样子。

“你是什么并不重要”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手一指李云彤,“你看明白了,这是省文明办稽查办公室的李主任”你要是不愿意配合这个工作,我可以去找段卫华,去找崔洪涛,当然,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吹牛。”

“我没说不配合啊”这位真是要全]文多冤枉有多冤枉了,他只是想强调一下自己身份低微”做不了主而已。这种事儿您跟我说没用,得找我们局长。”

“我找你们局长?呸!他脸真够大的,他想见我,去省委排队去,他把客运办搞成这样,我不追究他责任已经是很给段市长面子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他眼里还真没有这个小小的素波交通局局长一虽然大家都是正处级的干部。

想到许纯良下午就要回来了,他甚至生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感觉,“你们局长那儿自然有人跟他说事,我开那车……gps定位系统,很不好用。”

这样的信息,他不怕透露,这gps出问题,不是一家两家的事情出租车行业,专业性比较强,外系统人不好插进手想捂盖子不难,但是要有人认真一查录开行业保护的外壳,就发现里面赤祼祼的丑恶现象一这区别只在于:有没有人愿意去查!

交待完这些,陈太忠就扬长而去了,没错,gps卫星定位系统是科委的产品,但是他已经不是科委的主任了,想要追究,也是名不正言不顺一由许纯良头疼去吧。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还真的无法做到这一步,起码,他是将李云彤留下来了,想着就是文明办先表明插手的态度,至于说后面是查出租司机的不文明行为,还是查卫星定位,那就看情况的需要了。

他是走了,打车的那位急眼了,紧赶紧地跟在后面喊,“陈主任,陈主任!我…………我只是想省个车钱啊,我狗眼看人低,您可怜我一下成不成?”

他身边的高个警察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来,“麻痹的你现在想到求饶了,你做那些缺德事儿的时候,想到过那些出租司机可怜吗?”

这就是暴力执法了,不过现场肯定没人计较这个,而高个警察这么做也是有说法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老子都敢暴力执法,等进了小黑屋之后,有你好受的!

说白了,王庄派出所的人还是有点怀疑,这家伙跟客运办的某些人有关系做警察的,那都是怀疑惯人的,一点都不会被某些现象所蒙蔽。

所以这高个警察就要现场演示,但是他抽这个耳光的时候,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混蛋身上,而是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众人的反应。

“我真的只是想省个车钱啊”这位不住地哀号着,不过,他今天来客运办作证,已经达到某些嫌疑的范畴了,所以被人毫不留情地拎了出去…,赵明博和刘晓莉、燕辉等人,也跟了出去,就是李云彤走得慢了一步,见大家都出去了,她扭头看一眼身后的中年男人,冰冷的眼神直瞅得人背上冒凉气,“陈主任的指示,你听到了吧?稽查办会高度关注你这里……下午我就会派人进驻。”

“我们非常欢迎文明办的监督”这位只能笑着回答了,“要不要给文明办的领导腾个办公室?嗯“…………我会向领导请示的。”

“4633的车主,是我堂弟”李云彤的眼一眯,嘴角泛起一个冷笑一非常冷的那种,“是我把车借给陈主任的。”2584行动科冒头(下)

中年男人吃了这一眼,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如捣蒜一般连连点头,“我马上就给他一个标兵车的牌子……嗯,马上。”

“你想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李云彤冷哼一声,人向外走去,“不过这辆车,文明办以后时不时地要用来暗访的,嗯……你心里清楚就行了。”

她这几句话,软硬兼施公私兼顾,真的是有愧于傻大姐的形象了,不过话说回来,在省委呆这么久,连这样的势都不会借的话,那就不是傻大姐了简直是二傻子。

“明白明白4633是吧?”中年人还是连连点头,客运办管的出租车多了去啦,为一辆出租车开个绿灯那算多大点儿事?

因为这件事,五子的出租车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根本没有人去难为,这就是意外的收获了“人家不但有那么个姐姐,姐姐背后还有那么牛逼的一个主任呢。

不过,李云彤是爽了,但刘晓莉和燕辉他们表示这个新闻不是很得劲儿,无非就是一个骗术手段,播出来肯定有意义,但是这意叉……,也不是很大。

好在这个出租车暗访的专题系列,还要做下去,素波台的《今日素波》暂时不会播出,既然是系列肯定是要等收集够素材之后连续集中播放。

这是他们的事儿,陈太忠不管,他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中午的时候,他陪着省科技厅的的关厅长同科技部下来视察的某司长共进午餐这种迎来送往实在是太常见了,陈太忠虽然目前不在科委,但关系总还在那里,凤凰科委名声在外,而他跟大部长金相实和副部长安国超关系也尚可,所以该司长在昨天到达的时候就表示愿意见一见凤凰科委陈主任。

以关正实跟陈太忠的关系,那自然是随口答应下来了,于是中午陈某人就做为陪客出现虽然是陪客,却又不是主角搁在往日,某人或者还会心里暗暗恼怒一下,不过现在的他,对这种事儿真的可以淡定了:咱做陪客的,就要有陪客的觉悟。

司长的接待规格,要比部长低得多,所以关厅长在饭后就可以离开,而不像金相实来的时候那样,死守天南宾馆了。

然而陈太忠却也没打算轻易放过他,等两人相偕着走出天南宾馆的时候,他就很不礼貌地挤兑关厅长,“正实老哥,人家涂阳的干部家属摸底调查表都送到文明办了,科技厅可是我娘家来的,您前一阵不是还说要大力支持吗?”

“切,我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把中层干部的底儿也摸一遍”关正实很不屑地哼一声,“支持是要表现在行动上的……”来,你告诉我,涂阳给你交了几张表?”

“中层干部?”陈太忠听得停下了脚步,这个人情领得可是不小,科技厅要交表的话,只交一些省管干部的表就行了,但是关正实居然把中层都要摸一遍,这就是要建立分级体系的干部部家属档案了。

尤其是科技厅不比旁的单位,厅级干部还好说,加上离退休的估计也就是三四十个人,在职的就是**个,可是处级干部就多了,怎么也得一百出头,这些人又相当注意子女的教育问题,关厅长面临的压力,真的不问可知。

“你说的嘛,这是你娘家啊”关正实白他一眼,眼神中带了一丝淡淡的傲气,“娘家人不支持你,谁支持你?”

“嘿嘿,那是,娘家嘛”陈太忠笑一笑,很有点皮糙肉厚的味道,“对了,下午纯良就从北京回来了,晚上还要我俩继续三陪吗?”

“他会回来?”关正实微微愣一下,“鲁班奖的事儿,办得怎么样?”

许纯良进京活动,关厅长也清楚,毕竟凤凰科委大厦申报鲁班奖,不但是凤凰的事儿,也是凤凰科技系统的大事,他关心一下不算奇怪。

“不知道,我不操那些心”陈太忠摇摇头,没心没肺地回答,“不过,钱花在哪儿,效果就要体现在哪儿了,您说是不是?”

“哎呀,你们那个手机,搞得怎么样啊?”关正实终是技术派的官员,关心一些比较前沿的东西,“好像应用上有点麻烦?”

“岂止一点麻烦?”陈太忠苦笑一声,除了许纯良,还有张爱国等人跟他壮报凤凰科委的动向,科委出产的手机,关键是性能不稳定。

这个不稳定,不是说一开始不稳定,而是老化实验过后,总要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凭良心说,比同类国产手机差不到什么地方,但是许纯良是个讲求质量的主儿,格外要个面子,也算是走了陈太忠的老路。

“十年磨一剑,静下心来,技术和工艺的积淀才是最重要的”关正实对他的苦恼视而不见,说实话,这个建议有点不合时宜谁不知道,现在是个信息爆炸的社会?手机又是一个更新换代非常快的产业?

但是陈太忠偏偏地被震撼了一下,他整日里抱怨人心浮躁,分外能感觉到这个建议的份量、我和纯良,对这个手机生产线的期待,是不是有点急功近利了呢?

“唉,都是不该**心的事儿了”他最终还是苦笑一声,“反正我要去接机,找他还有事儿呢。”

“凤凰那边,什么时候改科技局啊?”关正实很随意地发问,当然,这也就是他和陈太忠的关系,换了别人根本不敢问出来。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陈某人的脸登时就拉下来了,沉默一阵才叹口气,“不知道,纯良好像还没计划呢这事儿现在跟我没关系。”

事实上,凤凰科委讨论过改名的事情,只是许纯良被诸事困扰,实在没心思操作此事。

当天晚上七点,许纯良下飞机,去机场接他的有科委驻素波办事处的宋敏还有陈太忠,宋主任开的是陈主任的林肯,陈某人开的却是那辆出租车。

现在宋敏跟许纯良的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不过在机场见到陈太忠他还是有点不太自然,“太忠也来了啊?你提前招呼一下,我就去蹭你的奥迪了。”

“我现在开个出租车”陈太忠对他,也没有多少芥蒂了,但是话还是得说明白,省得对方胡思乱想,“不过老宋,一会儿得让纯良上我的车,让他看一看咱们的gps系统。”

“咱们的gps系统……出问题了?”宋敏还不知道这些呢,等从陈太忠这儿把事听明白了,才点一点头,“行,这件事我可以帮着跑前跑后………

许主任这也是倒霉催的,刚一下飞机都顾不上休息,就被陈太忠拽着去看opc卫星定位,许主任满脑袋都是事情,“哦,就是这事儿啊,反正交通局给冉们钱了。”

“我就…………”陈太忠好悬没被顶得噎死,他叹一口气,“我说纯良,这一旦出什么事儿,被人翻出来,砸的可是科委的牌子。”

“这是交通局的人干的嘛”许纯良还是有点迷糊,所以他回答得理直气壮,“是他们要偷粱换柱,我倒不信了,他们敢把责任推到咱们身上。”

“但是……”还有售后吧?再说了,现在只走出租车装上了,下一步是私家车,那是多么大的市场!”陈太忠哼一声,纯良这家伙就是这性子,不爱惹事,所以他就要用市场来打动此人。

陈某人对许纯良真的是太了解了,就算自己告诉他,说这gps不好用,没准就不能及时保障车辆的安全甚至是司机的生命,纯良都不会在意一咱是产品供应商,车辆和司机真出问题,那也是相关管理部门的责任。

许主任这种逻辑,不能说不对,官场里讲究的就是一个各司其职,供应商保证产品质量就完了,别人偷粱换柱,又关咱们什么事呢?

果不其然,许纯良听他这么一说,登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那是,这私家车市场可是大,咱不能不闻不问,唉…………自打你挂职走了,就没人惦记开发这些市场了。”

“许主任,这跑腿的事儿,就交给我吧”宋敏主动请缨,他在驻素波办事处真的闲得蛋疼,而且来凤凰科委三个多月,他也没做出什么像样的成绩,实在有点不甘心。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要做的事情,是许主任和陈主任都认可的,那么将来就算遇到问题,他也能获得足够的支持。

许纯良点点头,才待发话,陈太忠却是抢先说话,“宋主任的工作热情,值得肯定,不过纯良啊,最好还是你先去一趟交通局,再让宋主任来协助处理,要不然他们未必会重视。”

“那就这样吧”许纯良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宋敏,“宋主任还有补充建议没有?”

宋敏肯定不能再补充什么了,陈太忠心里也松口气,终于是又把这家伙绑上战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