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7 -2588暂停一下

官仙 2587 2588暂停一下(求月票)

许纯良接了宋敏的电话之后,也没避讳高云风和田强,很随意地将电话内容说了出来,说完还看一眼陈太忠,“你不是跟孙正平惯吗?想再查下去。。你得找孙正平了。“你这话说得才奇怪,“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我还跟夏大力惯呢,可我就是纳闷儿了,为什么要我来查?”

“这是你文明办要抓的事情,你不查谁查?”许纯良理直气壮地反驳他,“而且我说太忠,你跟咱科委还没断绝关系呢。”

“我的意思就是不查了,到此为止,”陈太忠摇一摇头,他没再查**局了,而且他有他的道理,“我没有必要找出最后的元凶来,那是纪检委考虑的事情。。”

“只要交通局承认,他们确实换了咱们的货,这就够了,GPS设备上打标牌,是咱凤凰科委的货,咱就认,不是科委的,不许他们随便打标牌。”这们事听起来跟素波交通局关系不大,但是陈太忠不这么认为,货可是你交通局买的,你要不肯答应换货,那**局的领导再强硬,也做不到这一点。说白了,就是交通局不想得罪人,而那些出阻司机的反应,他们不会在乎,所以才有了这件事,陈某人习惯透过看本质。

这两个行局在这件事里的责任,有点类似于态子党和帮闲的关系,警查局是暴力机关,但终究不是具体做事的,因为有交通的放纵甚至默许,才会有此事发生,没有帮闲捧臭脚,态子党能做多大的坏事?

当然,这世界上再没第二个罗上仙,敢不卖同级警查面子的领导也不是很多,但是话说回来:坚持一些基本的原则。。真的有那么难吗?

所以陈太忠认为,根子还是在交通局。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田强不知道啊,猛地听说要查素波警查局,田公子登时就觉得,自己也终于具备一些插话的能力了,毕竟他老爸做了四年的素波政法委书记,“太忠,素波警查这里,你是不方便,我能帮你问一问。”

你小子总算是毛须一点了!陈太忠挺满意仓他的态度,至于这家伙随便插话的错误观点,为人处事的习惯,不是一天养成的,也不是一天能纠正的。

所以他不打算叫真,而是转头看向高云风,“云风,要是找这素波交通局的麻烦,不会给你带来什么不方便吧?”不管怎么说,高胜利是前任的交通厅长,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高云风也听得明白,于是笑着摇一摇头:“太忠你这可是想得多了,这是市局又不是厅机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姓彭的该是伍海滨的人。”

“伍海滨的人?”陈太忠和许纯良都听得一皱眉,做为素波市委书记,伍海滨可是相对低调的,但是再低调,人家也是省委常委?。“嗯,那会儿朱秉松想指定这个局长,不过伍海滨死活不同意,”高云风不愧是老素波,知道很多轶闻,“后来还是我老爸协调的。”

你老爸能有这个资格协调吗?陈太忠真的不是很相信,然而高公子下一句话,却是展示出了证据,“那人太忠你也知道,朱秉松推荐的,是蓝河啊。”

“蓝河不是一直在省厅的吗?”陈太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此人是高管局的副局长,市公交公司的老总乌标,就是仗着此人,不给凤凰科委拔付“一卡通”余款的。

甚至他都知道,这蓝河是崔洪涛的人,以前崔洪涛是交通厅常务副的时候提拔上来的,现在崔厅是交通厅老大了,所以蓝局长在高管局的威风,一点不比一把手于局垂差。要知道,老于可是还兼着交通厅的副厅长呢。

“他以前靠朱秉松的,朱秉松歇火以后,不知道怎么就傍上了老崔,”高去风对此人也知这甚详,不无酸意地表示一下,“反正老崔现在大能了嘛。”

“合着老彭靠的是伍海滨?”陈太忠听得眼珠转一转,他想着商翠兰好歹也是文明办的助理巡视员,或者能通过她通融一下?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个念头抛到了一边,商巡视员原本就是很在乎文明办的,而且,这次明显是交通局做事不合适,凭什么我要去找人通融呢?

“咱不管他靠着谁,坑科委是不对的。”难得地,许纯良居然强势一把,不过同时,他也接受了陈态忠的说法,“这件事情宜再扩大,就是找交通局的问题吧。”

不知道他跟宋敏说了什么,下午的时候,李云彤在客运办给陈主任打来了电话,说是交通局已经在协商了,打算补订三千套GPS系统,当然,这目前只是一个意向。

“费用呢,怎么算,摊到出租车身上?”陈太忠冷冷地发问了,他真的觉得有点齿冷。

这件事情,彻头彻尾地就是无耻地剥夺民脂民膏的典范。

首先说这个GPS设备的采购,采购价格真的不算低,凤凰科委在其中盈利不少。这个就不说了,陈主任是有小集体主义倾向的,起码放在凤凰科委身上,他觉得这不算暴利。

其次就是这个出资方,按说大头应该是交通局的,但是交通局很好地利用了移动和联通的竞争关系,将一半的成本,转嫁到了移动头上。

当然,行动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垄断的买卖,是不愁收入的,人家图的是长久,这真的无可厚非。

但是交通局购买了设备之后,不但将成本转嫁到出租司机头上,还加了不少增值的东西。。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交通局总不能赔本赚吆喝不是?

然而,出租车司机高价买来了GPS定位系统,被人掉包了,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凤凰科委把一块钱的东西,卖到了两块五,可是司机们安装的设备,是五毛钱原那种。

就这么一个偷梁换柱,肥了很多人,凤凰科委肥了,人家挣的是技术钱;交通局肥了;人家就是这职能。警查局肥了,谁让人家就管治安呢?

但是损失的是谁呢?移动、交通局和警查局所拥有的国有资产。

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那警查局的领导或者收到了些好处。希望他收到了一点,要不然,只是为了彰显一下自己的能力,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那还真有点亏了。

说来说去,买单的是老百姓,得利的是不同的利益集团,流失的是国有资产。\";这个费用。。彭局长希望通减免一点。“李云彤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古怪,”一机一卡,移动不可能再出钱了,这些设备款,都要他们自己负担呢。“这真是天大的实话,移动帮着交通局把设备买来了,还安上了,那自然是一机一卡,你多买空几台设备,移动都不干。。我们就没放这么多号出去!

既然没有冤大头代为支付费用,交通局那边的采购压力就重了,现在买空三千台的费用,赶得上以前买六千台的了。。这设备他们还不能不买,移动当初代买设备的时候,就说好了的,人家每个月要收月租费的,才不管那卡你有没有投入使用。

说句难听话,这也是一报还一报,当初交通局的人情做得是爽了,现在报应来了,他们该为自己的人情买单了。不过,这跟陈太忠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也就是淡淡地问一句,“凤凰科委那边是什么意思?”

她虽然性子比较粗疏,但还是能感觉到领导对凤凰科委的矛盾心理。。陈主任既不想管那些事,却是又受不了凤凰人被人欺负,所以,她才探听了这些不该探听的消息。“这个许纯良,真是一点担当都没有,”陈太忠很不满意挂了电话,要是哥们儿有那么一个省纪检委书记的才爹,我肯定让姓彭的原价再买三千台。不成想,他心里正抱怨的那位,下一刻就打了电话过来,许主任声音苦涩,“李强那边有新动向了,现在已经扯出来粮食厅储运处了。。”

这粮食厅的储运处,权力范围还真不小,手下管的粮库就不少,国家三级战略储备粮,省里就能插手两级,眼下虽然是对粮库放权了,但是储运处算是个协调周转的部门,没啥字实权,但是牌子还是响当当的。

职能是不容怀疑的。

“张峰做不了那么大的主,”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这张峰便是储运处的处长,但是明白人心里都清楚,粮库这些事儿,学真不是他一个储运处处长搅得下来的,“怎么也拽得出侯国范了吧?\";

\";?想拉侯国范下马,那真不是容易的。“许纯良在电话那边苦笑,”你也知道,他的根子在郑飞身上呢。“郑飞虽然是天南的老字号了,但是也只是一点余感了,毕竟是人都不在了,所以某个纯良的家伙同,说得不是很客气。

看到这儿,给顶一下,后面的部分一会儿给更上去,要手动打的!

2788章暂停下陈太忠也没想到,一开始只是想制止李强关说,现在事情却是越搞越大,扯出面粉一厂是他的第二目标的,但是现在连的问题都波及到了。

“还要往下查吗?”他沉声发问,“你要想往下查,我支持你。”

“估计不能不再往下查了,”许纯良吧一口气,再查下去就是捅破天的大事了,“先歇一歇吧,反正李强是暂时不能放了。”

陈太忠默默地挂了电话,他听得出来,纯良是代表许书记跟自己打招呼呢,都涉及到战略粮储务的问题了,给谁谁不害怕?

当然,这个“先歇一歇”肯定是有说法的,这就是先捞人的主儿出现呢,李强是不能放的。。遇上涉及粮食安全的大事,纪检委不往下查是不可能的,但是停一停顾惜很正常。

陈太忠努力想理顺脑子里思路,借用一下何军虎事件,他不难想像得出,这个粮食问题,不捅破要比捅破了强。。捅破的话,要天下大乱了。

不捅破的话,只要查到地方了,为了弥补过失,某些人必然会做出一些补救行为。。比如说皎挪用的粮食补回来。

事实上,许纯良并没有说粮库出问题了,但是有些话,用得着说出来吗?

这叫“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人家将东西补回来,从形式上讲,那就算粮食安全又得到了保障机制,要是不这么做,直接党纪政纪处罚甚至判决的话,那就是彻底地造成了国家战略物资的流失。。不仅仅是国有资产,而是战略物资。

当然,补救回来之后,相关责任人大约也会得到变相的处理。。有些是不不能一犯再犯的,不过搁给处人乍的话,那就是正常的岗位调整了。

反正遇上这种性质的事情,纪检委就不可能不查下去。许绍辉现在要是敢住手,将来在他的政治生涯的关键时刻,这事儿被告人捅出去,会造成不可能低估的麻烦。

所以说,现在是个好好的选择,等着看有什么大能人物跳出来,如果没人往外跳,那么就继续查下支,也不算是不某些人面子了。

要是有人出面来详情,那就是打了孩子之后家长冒头了,这下可以暗示一下补救措施,再商量一下岗位调整的事宜,无非就是这么回事。

搁在往常,陈太忠真是推断不出这么多的事情,但是随着他情商的日益提高,眼界逐渐开阔,他就觉得,自己猜的估计**不离十。

事实上他对粮食厅这个行来,不算很熟悉,对粮食的收购和买卖,以及国际市场粮食期货这些的概念,也都不是很懂,但是他知道一点,粮食问题,是关系发生,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至于说某些人挪用国储粮,能赚到什么样的钱,他也不是很明白,但是作曲着简单的经济规律,他就能判断出挪用粮食怎么获利。。其实,跟挪用公款一个道理,国储粮放在那里是死的,是不动的资产,而这资产只有流转起来,才能获利,就这么简单。

不能流转的资产,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从但是浪费的是一点点利润,做为国家安定,安定的是人心,震慑的是别有用心的投机资本。

这次还真是惹了点大事出来。。某人情不自禁止地咂一咂嘴巴。下午的时候,凯瑟琳从涂阳回来了,陈太忠接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带着郭建军阳去涂阳去涂阳驻素波办事处。

这时候,就连文明办的人都知道了,涂阳之所以能第一检点交上来调查表,就是因为陈主任接连邦着那边介绍了好向个投资商,大家就算有什么不洁的念头,也真的不敢再说闲话。

办事处这里,涂阳人腾了最好的客房给凯瑟琳一行住。陈主任赶到的时候,载着凯瑟琳一行若无事人的车队也到了,陪同她的去是一个厉姓的副市长。

厉市长盛情邀请陈主任也在这里用餐,对于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她热情得有些过分,不过想来也正常了,这是能让刘东来高度重视的主儿。

“这怎么能行呢?”厉市长表示强烈反对。她这次来素波的目的就是送人,要知道,她分管的可是工业,不过市里对这次投资极为关注,想着就算送人,也得来个副厅。。市政府秘书之类的,级别都有点够。

当然,美国人领不领情,那就不是涂阳市政府要考虑的了,厉市长也是占了性别优势,才被委派如此重任的,所以她不能失职,“涂阳的客人,我让您出去吃饭,那成什么啦?”

我真是有事要谈。“凯瑟琳很郑重地声明,但是厉市长笑嘻嘻地摇头,死活不肯答应,凯瑟琳遗憾地耸一耸肩,冲陈太忠一摊手,”那你把许纯良叫过来吧?““他。。。估计回凤凰了吧?”陈太忠听得也是一皱眉,初开始他以为凯瑟琳是想跟自己出去,见她这么说,才意识到是真的有事,“什么事,能先跟我说一说吗?”

“手机的事,”凯瑟琳笑呤呤地回答。

“等着,马上”陈太忠一听这放,就冲郭建阳一伸手,拿过来了手机,这是陈主任最近正在培养的领导风范。。做领导的,谁自己拿手机啊!

这个电话打得还真巧,许纯良的车刚驶出市区,正要上高速,猛地一听说,凯瑟琳要找自己谈关于手机的事儿,二话不说就掉头了,“太忠,这个凯瑟琳太喜欢冒险,这次靠谙吧?”

“嗯,过来再说吧,”陈太忠当着厉市长和凯瑟琳本人,肯定是不能回答,不过他对凯瑟琳还是很有信心的,大家熟归熟,这种玩笑也不会乱开。

许纯良一听这话,知道太忠说话不是方便,搁下手机就一路赶了过来,他原来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对涂阳办事处的位置也比较清楚,居然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赶了过来。

这进修,厉市长已经知道,合着凯瑟琳要找的许纯良,就是许绍辉的儿子,凤凰科委的主任,一时间都有眯暗自心惊,于是赶紧哈哈厨房的饭推迟一点。

许主任来了之后,大家就可以上桌了,早首肯定是凯瑟琳的,许纯良和厉市长瓜分了次席,挨着许纯良的,就是陈太忠了。

许主任跟凯瑟琳也是有过几面,倔心系手机的事情,所以也不客气,开席后不久,他就秀直接地发问了,“凯瑟琳,关于我们的手机生产,你有好主意?”陈太忠委托好帮你们找几个移动通信的专家,“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他,这女人见了谁都是一副烟视媚行的模样,也不知道怎么守到24岁的,”这个没错吧,许主任?“没错,我们急需这样的专家,”许纯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要是能有清楚相关工序的工程师过来,那就更好了。”

“专家我还在找,”凯瑟琳这回答,搞得许主任有点眼冒金星,不过下一刻,刀子就抛出一个惊天的消息。“不过沃达丰最近要加工一批手机,定制机。”

“那。。。这连都有了?”陈太忠听得,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虽然还坐在许纯良的下首,但是他身份先烈,不怕插嘴。

“是啊”凯瑟琳冲他笑着点点头,又去看许纯良,“许主任有兴趣试一试吗?”

我肯定有举,“许主任也是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于是忙不迭地眯头,”字典个单子,我们凤凰科委找你登拿下来》“”前期可能需要一些投入。“凯瑟琳终于不笑了,很严肃地回答,”要引入相关的生产设备?,你们现有的设备,不够用“”多少钱?“许纯良毫不在意地发问了,他有这个底气,对凤凰科委来说,拿个七八千万出来,眼都不用眨一下,就算筹措七、

八个亿、那都是一名话的事。

科委的摊子已经全面铺开,除了专项基金,账上大概也就总共剩下两个亿左右的流转资金,但是只要科委放出风声,说是缺钱,有的是银行上杆子跑来贷款。

“钱倒栽没多少,”他不拿钱当钱看,凯瑟琳更是眼里没小钱的主儿,她强调一点,“你要是能接下这个单子,会有相关人过来指导生产的。”

“那更好了,”许纯良笑着点点头,下一刻,笑容在他脸上凝固,“我接下这个单子。。。你是说主我去接?”

“沃达丰的定制机,那是要考虑质量的。”凯瑟琳笑着冲他一摊手。“我不可能为你原产品摄影师担保。。。你现在甚至没有成功的产品出来。”许纯良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才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语重心长地发话了,“太忠,组织考验你的时候到了。。”